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5章电影不只需要剧本(下)(1万2四合一)

第285章电影不只需要剧本(下)(1万2四合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部长,你知道吗,一直到昨天晚上之前,我这部电影还什么都没有。”坐在主持人座位上的金钟铭一身正装,再加上脸上的那副黑框眼镜,还真有这么一点新闻主持人的味道。“不过,在金英硕代表的协助下,我们一晚上就搞出了一个让人心潮澎湃的电影剧本,这一点,我还真的蛮自豪的。”

    “这说明金钟铭先生和金英硕代表才气过人。”坐在桌子斜对面的曹大弦板着脸认真答复道。

    而此时,一旁靠在窗边的金英硕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说实话,他宁可不要这个才气过人。

    “或许吧。”金钟铭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的意思。“那你应该也知道,电影不只需要剧本。”

    “这是自然。”

    “也是。”金钟铭面无表情的吸了口气,然后抬头打量了一下头顶的天花板。“你是电视台本部长,每年十几部电视剧过手,自然对这些东西一清二楚……”

    曹大弦忍不住叹了口气。

    “像投资、制片人这样的东西咱们就不多说了,毕竟kbs也好,我们cube也罢,都不至于差这点东西。”金钟铭没有理会对方情绪的那丝变化,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所以说,对我们而言,真的拿到了一个好剧本以后,第一件事情其实是应该去找一个能够完全吃透剧本的导演……举例而言,我们这部电影的导演昨天就已经定下来来了,那就是全程参与了剧本制作的金英硕代表!”

    “那就要恭喜金英硕代表了。”曹大弦诧异却又不失分寸的表达了一下祝贺。

    “导演这个位置对电影而言很重的,不知道多少好剧本就砸在了导演的人选上,但是反过来讲,如果一部电影能有一个好导演或者说合适导演存在的话,那这部电影基本上也就没有大问题了。”话到这里,金钟铭停下来稍微思索了一番。“我出道以来的几部电影,说实话,也确实受几位导演的恩惠良多,而这其中如果非让我点出来一个最有感触的导演,那莫过于奉俊昊导演了!说实话,跟他合作的那部母亲,虽然不是主角,但却真的让我有一种被榨干的失控感……那段时间籍着那种感觉也确实趁机思考了一番人生,受益良多!”

    “奉俊昊导演的能力和层次都毋庸置疑。”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但曹大弦还是很有礼貌的认真倾听和应对了起来。

    “确实。”金钟铭恳请的点点头。“咱们接着说,导演找好了,接下来就该是场地和器材了。当然,这个场地和器材专指出一个影视制作公司常规储备的那种……就好像拍泰坦尼克号需要专门搞个轮船,拍校园戏你最起码得去租一个学校,而为了拍这部戏我刚写完了剧本大纲就给你们李台长打了个电话,表示希望能到你们kbs租个演播厅……”

    “完全可以理解。”曹大弦心里已经有一分狐疑不定了,但还是没有显露出来。“请您放心,我保证拍摄期间会给剧组最大的照顾……”

    “不是说这个。”金钟铭似乎是准备继续忆苦思甜了。“我现在想的是,自己在这方面遭遇到的那次最大危机……当时是在拍摄熔炉,在光州的一个聋哑学校里,剧组几乎是被整座城市所敌视,最后片场还被烧了,火光冲天,先是下黑雪,然后大雪真的来了,尹壮弦市长和光州天主教会的主教也来了,最后秋美爱女士和金武星委员长竟然也都来了……”

    曹大弦已经不敢接茬了。

    “一个好剧本,有了投资方、制片方、导演、场地、器材……那么再往后,就应该去找一些好演员了。”金钟铭继续认真的讲着自己的电影常识课,丝毫不顾及对面那人已经渐渐流露出的不安。“我演了这么多部电影,曹部长知道从演员角度而言,我最得意的是哪一部吗?”

    “金钟铭先生优秀作品太多,我还真不清楚。”曹大弦赶紧摇头。

    “作品虽然挺多的,但是回到演员本分上面,好作品却也只有那两部而已。”金钟铭自嘲般的笑了一声。“而这其中,我最自傲的还是大叔……”

    “原来如此。”曹大弦敷衍的点点头。

    “那部戏拍的很有意思,一开始的时候就有这么一点出掌控的感觉,下着大雨,湿滑不定,可五层楼的高度我说跳就跳,根本就没想着用替身。而等拍到最后,整个人就已经忘了本身了,彻夜不休不说,为了放大瞳孔,还不计后果的滴入眼药水,以至于整个人到后来都进入到了一种失焦的状态……那段戏拍完了以后,我当时就跟导演说,这部电影我尽力而为了,你的剧本配不上我的表演!”

    “这件事情确实听人提起过。”曹大弦越来越不安,感觉敷衍行不通的他又开始试着主动介入谈话了。“那次大家都说,金钟铭先生是个能对自己狠下心的人,将来一定能成大器……不过后来证明,我们这些人还是眼界太低,您这两年何止是成大器的格局?”

    “狠这个评价很符合韩国人的价值观。”金钟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其实应该是恨!金大中大统领就曾经对韩国人的性格有过异常精辟的评价,说是恨文化和兴尽文化贯穿着整个韩国社会,所以韩国人才会行事激进行为冲动,一方面失落起来能搞到万念俱灰,说跳江就跳江;一成功却又容易自我陶醉,说膨胀就膨胀……我从小在国外长大,一开始很难理解韩国人的这种思维模式,但是慢慢的却也有了一些心得,甚至是理解和认可。金大中总统确实很有水平,他当年以兴尽为依据大力推动韩流产业,恐怕也是看准韩国人的这种心态。”

    “其实韩国的文化产业本身也很受这种文化影响。”曹大弦不失时机的插了句嘴。“尤其是韩国电影,韩国电影中的狠劲向来只会过头,而不会缺失。甚至……金钟铭先生之前说的那些事例,很大程度上都有这么一种难以描述的、出限制的恨或者兴尽的精神头在里面!”

    “没错。”金钟铭连连点头。“对奉俊昊导演印象深刻,是因为他把我的理性和雍容给扒的一干二净;光州那次大火,是双方矛盾彻底白热化的后果;大叔那一次,是我自己把自己给使用到了一种极致……然而,虽然当时很煎熬,但是当事情过去以后你就会现,这种过度的、出理性的精神气其实是能让人欲罢不能的。实际上,人在这种状态下,总是能够做到一种极致,从而表达出一些平日里难以表达的东西!”

    “这次也是如此吗?”曹大弦突然有了一丝明悟。

    “知道我为什么戴眼镜吗?”金钟铭突然拿掉了自己的黑框眼镜,然后露出了满眼的血丝。“我昨天晚上开始写剧本,九点多的时候完成了大纲,但之后并未休息,而是快马加鞭一夜未眠,在凌晨四点钟左右才完成了剧本的大略……因为不写完它,心里总觉的有这么一丝不舒服。”

    “可以理解。”略微失神了一下后,曹大弦赶紧表态。

    “但是还不够。”金钟铭又重新戴上眼镜,并四下打量着眼前的演播厅。“人嘛,进入了所谓的兴尽状态也好,干脆点说钻了牛角尖也罢,如果不能看着事情被一件件的处理好,心里总是膈应的慌……这样吧,我直说好了,曹部长!”

    “是!”

    “我准备在电影里炸了kbs大楼!”

    “请不要开玩笑。”曹大弦当即肃容反驳了一声。

    “而且我希望得到kbs的正式授权,允许我在电影中使用真实的kbs大楼外景!”

    “如果,我是说如果只是犯罪片,kbs又属于单纯受害者方的话,我不是不可以去跟台长说一下这个问题……”面对着金钟铭的咄咄逼人,曹大弦突然又软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金钟铭之前那么多铺垫真的起了作用。

    “而且,我还准备把九点新闻这次丑闻当做电影素材放进去。”面对着对方的突然让步,金钟铭非但没有见好就收,反而得寸进尺。“主角就是九点新闻的男主播,因为受贿事件被本部长当成替罪羊给撵了下去……”

    “请金钟铭先生不要开玩笑!”曹大弦面色涨红拍案而起,是真的拍案而起……没错,这位kbs本部长突然就情绪失控了,直接形象生动的演绎了什么叫韩国人特有的恨文化。

    “怎么了?”金钟铭不以为然的摊摊手。“讽刺时政是韩国电影和漫画最常见的桥段了!你们自己干的恶心事,都上jtbc的新闻了,还不许我们拍?要不许我们拍,先得去把jtbc告上法庭再说吧?”

    “但是kbs本部长推卸责任找替罪羊什么的……完全是污蔑!”曹大弦气急败坏。“而且九点新闻那两人好好的在原地呢,我也没准备拿他们当替罪羊!”

    “哦!”金钟铭当即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我忘了曹部长你是好人了……那这样好了,kbs电视台台长如何?”

    “什么?”曹大弦不明所以。

    “我是说,既然本部长是好人,那电影里干坏事不是人的那个干脆是kbs电视台台长好了。”金钟铭一脸严肃的点了点桌子。“是他,先恶意奉承政府,并唆使下属接受青瓦台的贿赂,从而避免总统的负面新闻,粉饰政府形象。但东窗事后,他又把新闻主播这个下属当做替罪羊踢出局……然后,在电影中的主要事件里,也就是kbs大楼面临恐怖威胁时,他先是为了收视率而选择和主角合作,但是现事不可为的时候却又再次干脆利索的出卖了下属……”

    “咳!”不远处的金英硕干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嗓子不舒服。

    曹大弦呼吸急促,目光闪烁,很明显是在躲闪,但竟然慢慢的坐了下来,也没有主动反驳的意思。

    当然,金钟铭也根本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想法:“曹部长,你自己也在kbs生存,这个半是官场半是大众传媒的地方有多险恶,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说,我这种剧情设定是不是荒诞至极却又真实可信?是不是很有剧情张力?我自己都很佩服自己……”

    曹大弦回头看了眼演播厅内,现cube的助理们早就守到门外,屋内只有三人时,不由面露苦笑:“金钟铭先生,你能说出这话来,想必是已经知道了点什么……”

    “刚刚才想到的。”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真要是有竞争对手看上了kbs台长的位子,怎么可能会跟孙石熙勾结?孙石熙那可是文顾问手里的刀,要搞你的人到底是哪边的?这个说不通的。而且,刚才李台长那个样子实在是太敷衍了,连我都看不下去!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哼!”曹大弦自嘲般的笑了一声。“说到底是我自不量力,其实这件事倒也简单……”

    原来,正如金钟铭猜想的那样,真正看上下一任kbs电视台台长这个位子的人不是别人,而那位大妈身边的一个叫做金时君的人……没错,这边大妈还没上台呢,手下人就开始准备分蛋糕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上面对下面就要讲工资讲报酬,真要是讲情怀那不是山穷水尽就是脑子进水了……总之吧,那位大妈也就一口应了下来!

    不过,这边李炳淳是谁啊?他可是不知道多早就投奔了大妈的人,而且kbs电视台在他手里这几年那叫一万个好,什么扭亏为盈,什么不出乱子啊,什么绝不出现现任政府和保守派负面丑闻啊……总之真要是大妈上去了以后他的高升是必然的!

    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李炳淳早早的就拿台长这个位子吊着曹大弦了!

    至于什么……哎呀,将来kbs在你手里我一万个放心啊,kbs将来也只能靠你了之类之类的话,在俩人喝酒的时候曹大弦也早就听得耳朵出茧子了。

    实际上要不是为了这个,曹大弦这些年在本部长这个位置上何苦做牛做马呢?要知道,苦劳都是自己的,功劳可都是人家台长李炳淳的!

    但是呢?事到临头,眼看着还有四个月李炳淳任期就要结束,眼看着安教授和文顾问还在为了谁当老大去跟大妈pk闹得不亦乐乎,眼看着一切都要顺理成章……那边却蹦出来一个鬼都不认识的金时君!

    而这个时候,所谓阶级二字真是再次体现的淋漓尽致,你以为你是根葱,私下里还直接叫什么炳淳哥的?可在人家马上要高升的李大台长看来,你没用的时候什么都不是!要是没什么岔子,拉你一把自然也没问题,将来还可以引为助力,可那个金时君是大妈的亲信,而且大妈都点头了,我怎么好驳面子?我何苦为了你一个下属的前途去影响自己的前途?

    当然了,李炳淳也明白,这些年曹大弦做牛做马的根本就是为了接自己的位子,直接说恐怕是要起逆反心理,一个闹起来恐怕谁脸上都没光。

    正好,这个时候出了一档子孙石熙攻击九点新闻收受财阀贿赂,为对方减少负面报道的这么一个事情,李炳淳趁势咬死,说对方这就是冲着曹大弦来的,就是为了不让他当kbs电视台台长!

    那意思很清楚了,你曹大弦认了这个说法,本部长接着干,事情大家一起糊弄过去。不认,那别说台长了,本部长都别干了,反正这事可大可小,下周就开会,锅背起来以后你就当什么综艺局的副局长去!

    至于刚才金钟铭遇到的那一幕,其实是李炳淳既要吃干抹净不认账,又要当众婊深情……你看,我可不是不想让你当台长,我很努力了,甚至连恰巧路过的金钟铭都没放过!只是呢,事情实在难办,你将来可不要因为此事对我有怨气!

    不过,听完这故事,金钟铭当即笑出了声:“曹部长,你是真对你们李台长一往情深,到现在都维护着他?还是说,你觉得我就是个蠢货呢?”

    一口气说完了一大通的曹大弦干笑了一声,想再说点什么,但又主动闭上了嘴。

    “我就挑破了吧!”金钟铭无奈的摇摇头。“九点新闻收受贿赂这种事情向来是惯例,业内人都知道。可是这么一个潜规则似的丑闻,为什么早不被道破,晚不被道破,偏偏是现在被道破呢?”

    曹大弦终于笑不出来了,但是依旧没开口,而坐在窗边的金英硕却眼睛都直了,他已经顺着自家老板的话猜到了一点什么。

    “因为孙石熙拿到证据了。”金钟铭冷笑一声。“所以他才能理直气壮的跳出来骂!可是证据从哪儿来?是哪家财阀出了内鬼,还是哪家电视台出了内鬼?”

    曹大弦不仅不笑了,而且已经开始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了,但马上这种愤恨的情绪就又迅的转变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和无奈,最后,他竟然眼圈红了!

    真真又是鲜明的展现了一番韩国人特有的恨文化!

    “看来曹部长也明白,你不仅是被人当成废料给扔了,甚至根本就是被人给出卖了!”金钟铭戏谑的答道。“人家李台长害怕你纠缠,竟然能主动的找孙石熙那种人塞把柄……当然肯定只是塞你的把柄!塞完了呢,还要装好人,还要你感激,你还不敢不去感激涕零……怎么说呢?李台长这种人要是爬不上去那才是怪事!而你这种人之所以一直在他下面,看来也是有原因的,对不对?”

    几句话下来,被说中心事的曹大弦已经委屈的要命,到最后,不用金钟铭在刺激他,他就已经潸然泪下了,几十岁的人了,委屈的跟个孩子似的,幸亏眼前没烧酒,不然说不定喝了几瓶后一转身就能去麻浦大桥跳汉江!

    “不过,老李也犯了个天大的错误,他不该拿我当道具演戏的。”金钟铭面无表情抱着怀,看戏一般的继续说道。“他既不知道我对这部电影的决心,也不懂得我这部电影正好就是讲述这个阶级社会吃人本质的……如此精彩的剧情就在眼前,我反而兴趣倍增了,最后还真让我给猜到了背后的故事!”

    “金钟铭先生。”曹大弦抹了抹眼泪跟鼻涕。“不是我不识抬举,你说要炸kbs大楼,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梦里也有这个冲动;你说在电影里揭露台长的那种恶心行径,我其实也心里很向往。但那只是梦里,只是向往罢了。现实中,我终究还是kbs本部长。往下,我要面对着kbs的整体员工,所以我要尽全力维护kbs的名誉;往上,哪怕是最后几个月,我也还要面对着李台长,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面对着他的那些手段我又能如何呢?所以,炸大楼也好,把这个丑闻编进电影剧情大肆嘲讽也好,你要是用个kbc之类的,我一万个支持,因为那样的话,最多是kbs的同僚们背后骂你两句,没人能当面说什么的。可你非要在电影里直接对kbs点名道姓的话,我恐怕半点都不可能答应的!”

    “所以说……曹部长你活该被李台长玩一辈子。”金钟铭无奈的继续嘲讽了一句。“需要我再强调一遍吗?等电影上映的时候,死活都是2o13年了,李炳淳早就滚蛋了!”

    “那又如何?”曹大弦无力的反驳道。“我还在kbs呢!”

    “那就学学你们李台长甩锅的本事啊?”金钟铭面无表情的反驳道。“告诉你kbs的同僚们,当初授权给金钟铭,让他把kbs污名化的那个人,正是当时在位的李台长……跟你无关!如果有人继续反驳,说电影这么糟践台长,李台
位面转生sodu
长怎么可能答应?你就告诉大家,李台长是算准了他离任后电影才会上映,他这是为了恶心下任台长……反正他都走了,我还是本部长,你们信他还是信我?还不信?好不信就去问金钟铭啊!”

    曹大弦吸溜了一下鼻子,顿时怔在当场。

    半个小时后,经kbs台长李炳淳大略浏览了以后,金钟铭和kbs本部长曹大弦正式签订了一份演播厅租赁合同,只不过,正式签订的合同里还附带了一份有着kbs本部印章的授权文书……合同一式两份,金钟铭和曹大弦一人一份各自保管。

    “接下来该去干吗了?”

    总算又搞定了一件事情,所以走出kbs本部大楼,金钟铭对着头顶灿烂的阳光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应该去招募演员了。”旁边的金英硕小心翼翼的答复道。

    “是啊,场地和授权拿到手了,是该去招募演员了,而且有几个角色确实很重要……”金钟铭突然停下脚步,干脆的站在了kbs大门口的台阶上,正在大太阳底下,不嫌热不说,还扳起手指,似乎是想算一下到底有几个角色需要招募演员。

    “上司那个角色最重要……嗯,然后女反恐专家、警察厅长、恐怖分子,还有记者妻子,这五个角色毫无疑问是最优先的角色”金英硕当即补充完毕。“还有半个角色是敌对电视台的主持人……不过,那只是黑着脸用挑衅性的新闻语言质询主角而已,所以这个角色其实很简单,我觉得找个真正的新闻主播就很合适。”

    “没错,所以最主要的还是前五个,这五个角色找谁?”金钟铭摊开手掌晃了晃五根手指。“你是导演,有想法吗?”

    “想法太多了。”或许是察觉到了自己老板这股子一往无前的决心,金英硕倒也没有推脱,当即认真的建议了起来。“上司……”

    “台长。”金钟铭更正道。“咱们答应了曹部长的,要讲信用。”

    “是,台长!台长那个角色,我建议适当的脸谱化,要突出上级的气势和年龄资历的碾压,以及性格的老奸巨猾……让观众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在电视台里是站在主角上方的,而且可以轻易的玩弄主角在鼓掌之中。当然,脸谱化不代表没有特质。可……在类似角色上出彩的韩国也就那几个配角演员而已!”

    “白允植前辈和李璟荣前辈。”金钟铭当即想到了两个人选。“前者更擅长老谋深算的那种感觉,后者更擅长上位者的气势……不过白允植前辈年龄大了点,跟咱们李炳淳前辈差太多,李璟荣前辈更合适一点!”

    “我也是这么觉得!”关键问题上金英硕依旧没有和稀泥。“而且白允植前辈毕竟是kbs出身的人,让他来演这种戏,他未必能对电视台内部有所交待,所以……还是李璟荣前辈更合适!”

    “而且都姓李。”金钟铭戏谑的调笑了一声。“喊起李台长来还挺有感觉……”

    “金……”金英硕小声的提醒道。“下任台长很可能姓金!咱们答应了曹部长帮他遮掩的……直接说李台长,指向性太强,到时候他想推脱责任都很难。”

    “不用,一点细节而已,没那么多事。”金钟铭满不在乎的答道。“到时候他能不能把锅甩过去完全看我的态度,不在这一点事情上……”

    “这倒也是。”金英硕苦笑了一声。

    “那这个角色优先李璟荣前辈,马上就给他正式的邀请函……算了,我打电话吧!”金钟铭说着说着竟然直接了当的拿起了手机。

    金英硕再度苦笑了一声……他真心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保持的这个劲头。

    “优博噻优,前辈?”电话迅接通,而金钟铭也开门见山。“是我,前辈我跟您说个事情,有部我主演的社会讽刺性的电影,希望你来演最主要的配角……电视台台长!你已经接了我旗下的新世界?啊,我这个……如果今天演员找好,明天剧本台词修正完毕,那后天我就准备拍!不耽误新世界?那就好……我今天就让公司正式给你合同。”

    金英硕已经不想苦笑了……今天演员找好,明天台词修正完毕,后天就开拍……这话怎么听怎么有点疯的意思……但是眼看着金钟铭一夜之间搞出来了剧本,一个多小时又搞定了拍摄地点,现在更是一分钟搞定了除了他自己以外最主要的那个演员……他金英硕对此其实真的已经没有怀疑的余地了,事到如今,更是只能陪着这位老板疯到底了!

    “下一个角色……女反恐专家。”金钟铭果然也没有给金英硕继续苦笑的余地。

    “这个角色需要有女性特有的干练稳重,让人一看到就有安全感和信任感……最好还要让观众有一点误解!”已经进入到状态的金英硕还是很有一套的。

    “你们好……最后一点什么意思?”前面那一声是金钟铭在回应朝向自己问好的一组后辈艺人,好像是exid还是什么的,不过后面还是在问金英硕。

    话说,这里是kbs本部大楼的门口,再加上日头渐高,所以虽然呆的时间不长,却已经有不少眼熟的人经此路过了,但是金钟铭依旧岿然不动,死活是要就在门口搞掂演员的事情了。当然,大部分圈内人见他和金英硕谈话极为认真,也就都很知机的绕开了,只有少数如这样刚出道不久的新人实在是不敢躲,才硬着头皮过来的。

    “是这样的。”金英硕认真解释道。“我们昨天不是设定为男主角为了在丑闻下翻身,不惜去偷自己老婆的独家新闻,反而导致离婚了吗?”

    “是。”金钟铭猛地反应了过来。“你说要让这个女反恐专家和男主角之间有暧昧?但是主角还是心系在自己妻子身上的吧?而且火线爱情……太恶俗了!”

    “所以是让观众有一点误解!”

    “虚晃一枪!”金钟铭恍然大悟。“造成反转效果?”

    “没错。”

    “那还真需要一点魅力!”

    “没错。”

    “这样的话……尹恩惠、李真、成宥利、韩孝珠、李瑶媛、具惠善、刘仁娜……韩孝珠年轻了点?这个角色要着重看稳重感的,而且她档期最近错不开,在李在斌那儿拍着电影呢。”

    “确实如此……其实刘仁娜也有点媚,具惠善的知性感觉也太强了,不像个处理危险工作的专家的感觉。”金英硕也跟着否定了两个。

    “那李瑶媛前辈……?”

    “不行。”身后还有几个cube跟来的助理,他们立即按照金钟铭示意通过公司出了问询,而仅仅是两分钟后,cube那边就传来了对方公司的回应。“李瑶媛小姐刚接下c的一部古装剧,下周就开拍,档期怕是正撞上!”

    “那只好算了。”金英硕无奈的摇摇头,其实李瑶媛很适合这个角色。

    “恩惠姐……她心思最近好像不在表演这块,而且太小女人了。”金钟铭的无奈的又排除了一位。“那李真还是成宥利?”

    “两个一起如何?”金英硕突然给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建议。“成宥利短造型扮演女反恐专家,李真马尾辫造型扮演主角妻子,也就是那个记者……这俩人一起出演,肯定会对观众造成某种错觉!”

    金钟铭面色恍惚,却是突然想到了之前英雄豪杰的时候,李真扮演记者采访自己的那个样子……现在想想,确实很有感觉,好像那人还真是很适合记者兼妻子那个角色!

    一念至此,金钟铭倒也不含糊:“让李真来演记者,也就是妻子那个角色……成宥利的反恐专家,先联络一下,我下午要先看定妆再做决定!”

    “可以……”金英硕随手示意几名助理立即通过公司去联络,然后却忍不住问了自家老板一个问题。“可如果代表您很担心这个角色的话,是不是可以找一下诸如河智苑、宋慧乔小姐之类的演员,她们肯定能把握住角色,也应该会卖您面子过来演配角……”

    “关于这一点。”看到又有几个艺人从远处过来,金钟铭果断的转过身来背对着正门的方位,以防被打扰。“我其实是有一点想法的……你看,这部电影主要的矛盾都集中在我那个角色上,情绪扭转的种种复杂之处也在于此,而更重要的一点是,电影想要表达的主题依然是在我这个角色的转变以及最终命运上。所以,这一次我想要光明正大的当个戏霸,尽量压缩其他演员的戏份,专门突出我本人的表演……所以,河智苑前辈固然是这个年龄段韩国最好的电影女演员,但是她来了,会不会反过来抢我的戏?”

    “哈!”金英硕尴尬的笑了一声,却也是恍然大悟,其实他也是忙昏了头,金钟铭凌晨三四点才睡,他昨天也是两点钟才离开的公司,然后今天大上午的就跟着对方又一起出来了,所以脑子有点晕,否则断然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犯蠢。

    “所以啊,我就一直挑选那种有些实力又有些名气,偏偏又没法跟我相提并论的演员。”金钟铭倒也没藏着掖着,或者说他内心的那股子入魔的气一直就没散过,所以平日里一定会遮掩的话也照说不误。“倒是让英硕代表你见笑了。”

    “哎,本来就该如此。”之前没想到倒也罢了,此时金英硕既然已经明白了老板的心思,那就自然要祝对方一臂之力了,一些手段也就自然给亮出来了。“实际上,我觉得我们还可以拿出一些话剧常用的手段,来确保您这个角色的绝对主题性……您看,我还是觉得密闭的演播厅其实就是一个狭窄的话剧舞台,所以只要能确保您是单独一个人一直坐在那个密闭舞台的中央,那也就能一定保证所有观众的目光都在您身上,其余人注定都只是您的配角!”

    “但怎么确保那里只有我一个人呢?”金钟铭被勾起了好奇心。“总不能让所有的角色都不跟我互动吧?!”

    “那肯定不行!比如上司……台长这个角色肯定是要不停的跟作为主持人的您互动的,剧情人物的出场和体现也是省不了的。但是,在演话剧的时候,经常会出现这么一种情况……为了尽量让观众对剧情和人物印象深刻,也为了能让狭窄的话剧舞台不出现太多角色以至于生混乱,很多时候,我们会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删减特定角色戏份!”

    “说来听听。”金钟铭瞬间来了兴趣。

    “比如说,在话剧中出现国王或者当权者之类角色形象的时候,我们干脆不设置演员,而是通过一些象征性的物品,比如说一张圣旨,一刻印章,或者干脆借助其他角色的台词来体现这个角色。”

    金钟铭嘴角微微翘了翘,却没说话。

    “举例而言,反恐专家这个角色,我们可以让她跟您这个被炸弹威胁着的主持人用手机短信来互动,一个落后于时代但却显得安全的手机,这时候就可以代替这位反恐专家!”

    “妙!”金钟铭当即点头。“还有呢?”

    “恐怖分子这个角色,也完全可以使用语音来代替他跟您互动……虽然这个角色因为代表着底层民众,所以必须要以一种鲜活的形象出现,但不到最后一刻把他从恐怖分子拉回到底层民众这个阵营时,却也没必要让他出现!”

    “很好的设定!”金钟铭兴趣更大了。“而且确实是典型的话剧手法,还有没有?”

    “还有就是总统这个角色……”金英硕认真的建议道。“代表,您真的没必要过分追求震撼性,如果最后大楼真的塌了,国会议事厅真的被明确无误的砸了,那总统露不露脸,长没长一副三角眼又有什么必要吗?”

    “你就这么害怕总统出场?”金钟铭微微笑着反问了一句。“我直说吧,咱们的李大总统未必就怎么在乎这件事情,甚至他本人可能正希望有人能往死里黑他呢!”

    金英硕笑了笑:“我确实有些担心您会直接在电影来一句李明博大统领如何如何,可经历了今天上午这档子事情以后,我也想明白了,想要直接拉住您恐怕是不大可能的……但是,如果我说我这个建议是从电影艺术性乃至于合理性上出所得出来的呢?”

    金钟铭做了个手势,示意身后准备传递什么消息的助理暂停一下,此刻他更想听听金英硕的想法:“艺术性,藏而不露更有感觉这点我懂……可是合理性呢,怎么解释?特别突出总统的形象和名字反而会不合理吗?”

    “当然!而且道理很简单的。”金英硕微微叹了口气。“您还记得昨天你一开始为剧本设计的基础吗?我是说三个阵营、三个建筑那个东西……”

    “当然,这个我们早有定论。”

    “那么,总统这个角色存在的意义你还记得吗?”金英硕追问了一句。

    “他是政府这个阵营的核心和最高层,或者干脆说他代表了政府!”金钟铭依旧答得很利索

    “那我们电影的一个重要主题,是不是想表达,政府的形象其实是被大众传媒所包装出的虚伪存在?”

    一句话,金钟铭就宛如醍醐灌顶:“是了,政府的形象是虚伪的,那最能代表着政府阵营形象的总统也应该是虚幻的!确实没必要让他露脸!你说的对!我们可以通过其他人的台词来体现总统,也可以通过进一步塑造警察厅长和反恐专家的形象来衬托他,却没必要让他露脸。”

    金英硕显得有些诧异。

    “怎么了?”金钟铭不明所以。

    “哎,我还以为您会坚持下去呢!”金英硕略显尴尬的答道。“您今天对曹大弦部长说的那些恨啊,兴尽啊,我倒是觉得挺能体现你现在状态的……”

    金钟铭为之莞尔:“那确实是朝曹大弦表明立场,展示决心的……但是你要明白,我一个在国外长大的人怎么可能完全融入这种什么恨啊兴啊之类东西的?我向来觉得,这种狠劲应该用正面情绪来引导,而不是脑子一热就跳江,实际上我这人是绝对不可能像一个韩国人那样跳汉江求死的……所以,这次要真还跟母亲那样时一样绝望,跟大叔那样时一样不惜代价耗尽一切,我这几年岂不是不是白过了?”

    话到这里,金钟铭稍微停顿一下,仰头手搭凉棚看了看灼热的日头:“所以说人啊,当有所图的时候可以适当的驾驭情绪,让他为你效力,但却不应该被情绪本身所驾驭,失去目标。做事情,总得要先搞清楚自己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然后才能放肆的用情绪作为动力往前冲!老金你这次误会了!”

    金英硕连连点头。

    “你能理解就好。”金钟铭也随意的点点头,然后终于扭头看了眼助理手机上接收的短信。“成宥利和李真都说没问题,前者说马上午饭后就去公司找我面试这个角色,这里日头太毒,咱们先回去吧,顺便在路上商量一下警察厅长这个角色如何更正才能衬托出总统的存在,然后再选一下这个角色的演员……”

    金英硕自然无话可说。

    就这样,一行人朝着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但眼看着快到地方了,几名助理先行两步准备启动车子和拉开车门时,金钟铭突然间回过了头来,然后一言不的盯住了低头跟在身后的金英硕。

    “哎……怎么了,代表?”大热天的,金英硕却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老金。”金钟铭咧嘴笑道。“你刚才是不是在试探我?”

    “我……”金英硕面色突变,急的连汗都出来了。

    “你说你既然已经觉得我会一厢情愿的坚持下去了,那以你的性格为什么还会尝试着劝说我改变方案呢?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吧?”

    “我……代表,其实我今天是被李炳淳和曹大弦这两位的事情给弄的有些心神不定。”被挑开以后,金英硕反倒也放开了。“说实话代表,李炳淳的那种弃之如敝履的狠劲让我有点心凉,而曹大弦找到机会就能把对方说卖就卖的利索劲,也让我感到又一丝不解……”

    “别想太多。”金钟铭莞尔一笑,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忘了,kbs又不是私营的,那俩人也不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他们之间更像是官场的上下级……”

    金英硕心头顿时浮起一丝明悟,是了,是自己钻了牛角尖,那俩人之间是官场上的关系,相互又不是说谁是谁的附属品……所以,上司说翻脸就翻脸,下属也是能反击就反击。但自己和金钟铭却是彻头彻尾的老板和员工,是雇佣关系……这根本没法比!

    “所以说老金,只要你能做好事情,我这个当老板自然会工资和奖金……”话到这里,金钟铭虽然心里明白对方是因为崔振浩的上位有所顾虑,却终究不想多提这事,所以决定就此打住。“总之,有这心思的话,想想怎么拍电影就好,至于那些有的没的的,何必白费心力呢?”

    言罢,金钟铭又忍不住哂笑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拍个电影还要先排解导演的心绪简直奇葩,不过他终究没有多耽搁的意思,而是立即转身上了车子,身后的金英硕也不再多言,而是赶紧跟上。

    这部电影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呃,晚上没了……明天晚上是不是也可以没了?

    期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