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4章电影不只需要剧本(上)祝sunny和书友小神医生快

第284章电影不只需要剧本(上)祝sunny和书友小神医生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很久没来kbs电视台了。

    在外人看来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哪怕他的公司还跟kbs有商业合作,但这却掩盖不了他拥有着tvn这个正在飞崛起电视台的现状,也掩盖不了tvn的迅崛起是靠着挖kbs地基才成功起航的事实。

    这种情况下,别人倒也罢了,见了面终究脸上是过得去的,可台长李炳淳和本部长曹大弦这两位指不定就要拉下脸了。

    然而,八月下旬这天生的事情,给所有善于用阴谋论思索一切的kbs员工们好好的上了一课金钟铭还真就来了,但是李炳淳和曹大弦却是热情依旧,甚至热情的过了头。

    “这间就不错。”金钟铭放下百叶窗,一边慢慢踱步走过来一边认真的分析了一下。“正好处在大楼西北角的方位,北面的窗户直面汉江,整个麻浦大桥一览无余,西面的窗户正对着国会议事厅,更重要的是楼层足够高……完美!”

    “所以就这间了?”李炳淳抱怀站在门口的方位,显得格外无所谓。“不是说想要一个电视演播厅吗,怎么又变成电台演播厅了?”

    “把电台演播厅临时改成电视演播厅说不定效果会更好一点。”金钟铭也略显随意的应了一声。“怎么样,这间没问题吧?”

    “这间演播厅是干吗用的?”kbs本部长曹大弦当即板着脸回头问了一下身边跟随的工作人员。

    “coo1f…温朱万的音乐秀。”工作人员稍作查询便小心的给出了答案。“深夜电台节目。”

    “这个……不是我霸道啊。”金钟铭听到这话后赶紧说明了一下情况。“我是准备把这个演播厅从天花板拆到地板的,深夜节目恐怕也很难凑合。”

    “那就调整一下。”曹大弦立即回头对下属下了命令。“让温朱万跟哪个白天电台节目将就一下,把这间演播厅空出来三个月。”

    “其实用不着三个月。”正在演播厅里翻翻捡捡的金钟铭赶紧打断。“两个月就得了,顺利的话一个半月就成。”

    “尽量放宽嘛,反正是无所谓的事情。”曹大弦干笑了一声。

    “是啊。”李炳淳也跟着笑了一下。“也就是趁着现在说话还有人听,真要是过了三个月再找我们,就算是我们想安排恐怕也有心无力了……”

    “话里有话啊。”正在摆弄电台设备的金钟铭略显戏谑的抬起头。“怎么回事,李台长不是说要高升吗?”

    话题来到这里,不用人提醒,跟来的kbs工作人员就主动离开了这里,cube的工作人员也在金英硕的示意下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高升……高升也免不了人一走茶就凉!”李炳淳看着屋内就剩三人了,终于放开了情绪连连摇头。

    “到底怎么回事?”这下子金钟铭也不得不收起心神,一屁股坐了下来,算是摆出了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我倒是还好。”李炳淳也随意的找了张凳子坐下。“还有四个月整就要走人了,关键是曹部长的事情……”

    金钟铭闻言瞥了眼曹大弦,对方依旧板着脸站在门口的位置一言不,也不知道那副尊卑有序的样子是摆给谁看的。

    “曹部长又如何?”无可奈何之下,金钟铭终于还是顺坡下驴的问了下去。“你走之前没给曹部长安排好吗?”

    “钟铭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李炳淳满脸的无奈。“本来想着曹部长跟我多年,我当本部长的时候他当副部长,我当台长的时候他当本部长,相互合作的那么好,所以走之前就想着无论如何都要给他安排一个结果……”

    “你想让曹部长继任kbs台长?”金钟铭倒是一副毫无意外的感觉。

    不然呢,本部长往上的实权职务还有什么玩意?

    “没错。”李炳淳倒也坦然。

    “很难吧?”金钟铭再度瞥了眼曹大弦,仅从对方表情就能看出来事情的进展。

    “我尽全力了。”李炳淳再度无奈的摇摇头。“能打招呼的地方都打了,能活动的对象都活动了,本来进展还挺顺利,但是没想到有人跟我玩阴的……”

    “jtbc孙石熙爆料,kbs九点新闻收受财阀贿赂,从而回避负面的报道……是这件事吧?”几乎是本能的,金钟铭就想到这事上去了。“先说好,两位主播答应我要给我当台词助理的,可别拍电影拍到一半被检察官闯进这里,然后直接把人带走了!”

    “不至于。”李炳淳冷笑了一声。“人家本来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就是冲着曹部长这次升迁来的,把主播扔出去当替罪羊也没用啊!”

    金钟铭连连点头,顺便又瞥了一眼板着脸的曹大弦,他总感觉曹大弦的反应有点不对劲,而李炳淳似乎又有些太放松的感觉。总之,这里面绝对有点问题,只是一时间自己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而已。而且,考虑到马上还需要这俩人的帮助和认可,他也暂时不想干涉过多。

    不过,接下来生的事情却证明,金钟铭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就在他还想着如何把这件事情敷衍下去的时候,对面的李炳淳却突然话锋一转,竟然又重新回到了眼前的事情上去。

    “是这样的钟铭。”李炳淳指了指眼前的演播厅。“既然你拍电影要用到我们kbs的场地,以我们的交情自然也无话可说,一个地方而已,你随意用,别说只是拍电影,就算是你把这儿真拆了都没事,待会就可以让曹部长和你们cube的人正式的签一个租赁合同。”

    “那就多谢了。”金钟铭嘴上答应着,却禁不住眼皮一跳,因为他已然从对方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估计转折就在眼前。

    “但是怎么说呢?”话到这里李炳淳突然嗤笑了一声。

    来了!金钟铭心中早有准备。

    “俗话说的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笑完之后的李炳淳盯着金钟铭认真的陈述道。“年后如何我是不管的,因为那时候无论谁当总统我都不会再留在kbs了。可年前我依旧是kbs台长,是要为kbs形象负责的。钟铭,这里就我们三个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们拍电影的那群人最喜欢干的事情我也明白,无外乎就是嘲讽政府,嘲讽权威,那么这部电影既然选择用我们kbs的演播厅当主要场景,那肯定会趁机讽刺我们kbs对不对?”

    “这么讲也不能说是错的。”金钟铭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也不瞒你,肯定是有一些段子存在的……”

    “我就知道会如此。”李炳淳继续轻笑了一声。“我很了解你们这群韩国电影人的通病
无限之创世纪帖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们之间总是要互相给点面子的!”

    “你想如何?”金钟铭陡然警惕了起来。

    “帮我个忙。”李炳淳回手指了一下站在门口的曹大弦,语气显得格外诚恳。“然后你在电影里把kbs大楼炸了我都认!”

    “这事我怎么帮?”金钟铭无语至极。

    “其实很简单。”李炳淳继续恳切的解释道。“kbs电视台台长是要总统任命的,所以,其实今天我们讨论的一切都是以那位女士上台为前提,真要是姓文的或者姓安的上了台,我和曹部长肯定要回家种地,这个也就不用钟铭你操心了……”

    “所以呢?”金钟铭似乎听出了一点意思。“你们想让我干吗?”

    “所以,能不能请你去跟那位女士聊一聊?”李炳淳图穷匕见。“听说你跟那边的关系不错……”

    金钟铭愣了很久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kbs电视台台长这么重要的一个职务,而那位大妈那里的人情又是如此的宝贵,可李炳淳这厮竟然只想用给自己拍电影大开方便之门这种事情来换取这些……他以为自己是傻子吗?!

    再说了,这部电影上映肯定要等到明年以后了,到时候他李炳淳早就天高任鸟飞了,kbs的名声被污成什么样管他毛事?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给对方留什么幻想的余地,所以根本不用再思考,金钟铭瞅了一眼站在门口沉默不语的曹大弦之后干脆利索的摇了头:“不可能的,老李,事情不是这么搞得!我直说吧,我宁可在电影里把kbs改成什么kbc之类的玩意,也不会掺和这种事情!”

    “那就没办法了!”李炳淳竟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干脆的起身了。“我也理解你的想法,但你也得理解我的难处,所以咱们说好了……演播厅租给你,但如果电影中真的出现太过分的含沙射影,我们kbs是不认的!或者说我待会就会给你一个明确的法律函文,除非得到授权,否则绝对不允许这部电影中出现任何对kbs的不实诽谤!”

    李炳淳说的利索,起的利索,走的也利索,转眼间就转身离开了这间演播厅,让本来还想趁机说服对方让自己在电影中炸了kbs大楼的金钟铭目瞪口呆,却又无可奈何。

    曹大弦低头示意,也带上门离开了,偌大的演播厅一瞬间就只剩下了金钟铭一人尴尬的坐在哪里。

    “代表?”而过了一会,金英硕才带人推门进来。“没谈妥?”

    “本来以为李炳淳这厮马上就要滚蛋了,可以趁机占个便宜,指名道姓的炸一把kbs。”金钟铭没好气的抱怀应道。“可没成想他比我还过分,没等我开口呢,就先提出了一个不可能的条件……一想到电影里炸的竟然只是什么kbc之类的大楼,我就特别难以忍受!”

    “会不会是故意的?”金英硕突然提出了一种可能性,老板无可奈何,他自然要为对方推脱。

    “这话怎么说?”

    “李炳淳就是为了不给您开口的机会,所以才先制人,故意提出了一个让您根本不能答应的条件!”

    金钟铭眼睛微微一眯。

    讲真,单从逻辑上来说,金英硕的这种还真的很有可能。实际上,现在回头想想,对方的反应也确实太利索了一点,说完话,得到答复以后立即就坡下驴,丝毫没有认真商讨的诚意。

    然而……好像也不对劲,因为有些本末倒置了。

    其实,金钟铭来之前和金英硕商讨过这件事情。他们觉得,如果是平日里的话,真要是把kbs黑的太过,那李炳淳这个台长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金钟铭和cube……但这不是因为他多么爱惜kbs的名声,而是因为他要给kbs的员工一个交代,所以不得不作出姿态。

    但是在现在这个奇妙的时间点上,却还是真的有机可乘。因为说到底李炳淳只是一个政客,最多也不过是个有能力和水准的政客,kbs本身和kbs这些年的扭亏为盈之类的东西,只是对方往上爬的工具罢了。

    反正电影上映时他肯定要滚蛋了,反正下一任台长不是他,那么他指不定就会卖金钟铭一个好,说不定还想顺便恶心一下下一任台长呢!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为了毫无干系的kbs将来的名声而和自己耍这么一套心机呢?

    那么,他难道是真的为了曹大弦着想?真的为了自己的好下属能够当上台长而操心?也不对啊,不是说了吗?他的反应太过轻巧和敷衍,根本没有认真谈事情的样子,自己刚一回绝就直接放弃了!这算什么韩国好上司?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金钟铭若有所思,闭口不言。而良久,他突然想到了李炳淳之前说的一句话。

    “kbs电视台台长是要总统任命的,对不对?”金钟铭突然朝金英硕询问道。

    “哎,理事会提名,然后总统批准。”金英硕不明所以,但还是赶紧答复道。“不过一般而言,除非总统天怒人怨,人心尽失,否则理事会绝对不会违逆总统意思的,因为kbs的理事会是执政党养老的地方,不像是c那样奇葩,九个人分成三家……”

    “既然如此的话。”金钟铭蹙眉应道。“假如说因为争夺下届kbs电视台台长而真的出现了人事上的斗争,那肯定是同一阵营之内部的问题了?”

    “还真是这样……”金英硕稍一思索后立即笑了出来。“虽然匪夷所思,但假如真有两个分属不同阵营的人想要争夺下任台长的话,那反而不需要浪费时间和资源去斗争,因为决定这一切的是大选结果,他们安静的看着就行了,说不定私底下还能做知心朋友!反倒是同一阵营的人,才需要亲自上阵斗得你死我活……”

    “所以……李炳淳这个垃圾拿我当枪使!”金钟铭恍然大悟之余忍不住一声冷笑。“我就说刚才怎么那么古怪!而且,他好像还在糊弄曹大弦,甚至还有可能为了一些人和事情在背地里捅自己下属刀子!真是长见识了,kbs真是一个大熔炉,不黑它我都过意不去……”

    金英硕不明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刚才屋子里生了什么。

    “金代表你亲自去一趟,去找一下曹大弦本部长。”金钟铭放轻松笑道。“问问他演播厅的租赁合同好没好?然后不管好没好,都替我问他一句,愿不愿意单独过来见见我,讨论一下之前的一些问题。”

    金英硕自然依言而行。

    ps:睡着了……断断续续的趴在电脑前睡了好几次,每次还不到半小时……特别伤。

    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