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3章一个疯狂剧本的诞生(下)

第283章一个疯狂剧本的诞生(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的时候,一个看似无解的矛盾或问题摆在眼前时,一旦有了一个出点,又打开了其中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通路,那剩下的东西似乎就会随着某种逻辑链条一一展开。

    而现在,这个出点已经定了下来,就是封闭空间的设定,一条细微的通路也出现在眼前,那就是将这个封闭舞台放置在某栋大楼的高层,这样就能够有足够的视野去阐述炸断大桥这个弘大场景了。

    实际上,此时的金钟铭和金英硕已经开始俯在桌前,使用网络上查看起了麻浦大桥周边高层建筑的资料……然而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接下来的事情显得极为顺理成章。

    “麻浦大桥不仅横穿汉江,也横穿了整个汝矣岛,东侧的标志性建筑分别是sk总部、lg总部、证券交易所、韩国惠普总部……”

    “全都是财阀们的建筑。”金钟铭仰头皱眉道,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且想要观测整个汉江江面上大桥的话,只有最靠近江边的lg总部可以……但是lg总部大楼周边都是他们自己的员工公寓楼,没有任何施展空间。”

    “那西侧呢?”

    “西侧的话……从北到南,标志性建筑依次为纯福音教会、肯辛顿酒店、kbs总部。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里面最高也最具有视野性的地点就是kbs总部了。”

    “跟kbs隔了一条马路再往西……是不是国会议事厅?”金钟铭转了转眼珠问道。

    金英硕这次没有答话,而是深深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自家老板这是心意已决了,而且还是准备再接再厉,搞个大新闻的节奏。

    毕竟,kbs对面是什么地方谁不知道?是个韩国人都知道!在kbs出入多少年的金钟铭更是比谁都知道!

    “那就kbs!”

    金钟铭一锤敲定,并直接拿出签字笔来在一张白纸上堂而皇之的写了下来:

    地点:kbs总部大楼俯瞰麻浦大桥、国会议事厅。

    “如果在kbs展开一切的话,那么一些故事就很有参考价值了。”看着这行字写上去以后,尤其是看到麻浦大桥和国会议事厅并列之后,饶是心里有所准备,金英硕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参考价值?”金钟铭闻言抬头瞥了眼桌面上之前张恩赫带来的那个剧本,这个名为新世界的出色剧其实是自于无间道,但是改编的极为亮眼。甚至,他之前最得意的大叔也明显有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痕迹,却也依旧掩盖不了自己的光芒。

    “是。”金英硕赶紧收敛心神解释了起来,他这是担心金钟铭对参考二字有所不满。“韩国电影总是在模仿,但总是能够在原本就很好的设定上按照韩式人物的思考模式和社会环境进行推演,所以关键不在于参考和模仿,而在于继续推陈出新……”

    “这个我懂。”金钟铭放下笔站起身道。“我对此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只不过以国家电视台为舞台的出色电影实在是太多了……”

    “这倒也是。”

    “但是最著名的莫过于v字仇杀队!”金钟铭话锋一转却又直接定下了主题。“如何?”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如何?

    金英硕心中无语,却仍然快的点头表示赞同:“那么以国家、公民、媒体为电影的讨论主题吗?”

    “可以有,但是应该有韩国特色,而且没必要如v字仇杀队那样象征化和极端化,最好真实贴切,这样炸大桥的时候才会有真实的触感……”

    说着这话,金钟铭又重新弯下腰在稿纸上继续写到:

    主题:政府、媒体、公民的关系讨论矛盾,只要矛盾才会引大桥被炸。

    金英硕心中更加无语了起来,自己这老板到底是多想炸大桥?

    “那么,事情到了这一步,就是这么一个样子了。”说着金钟铭又拿来一张稿纸,在上面重新写写画画了起来。“三个建筑,麻浦大桥、kbs大楼、国会议事堂……分别代表了公民、媒体和政府。三栋建筑,三个势力,背后要有各自的代表群体,所有的角色都要属于这三个阵营……”

    “没错。”金英硕登时眼前一亮。

    “那么麻浦大桥被炸,意味着有公民的权利受到了侵犯……嗯,受到了谁的侵犯?”金钟铭突然停下笔抬头问道。

    “政府。”金英硕一声轻笑,这种设定才是韩国电影里的政治正确。“救援不力?政府的官僚视民众为草芥?”

    “然后为什么要以kbs的视角来看大桥被炸?”金钟铭追问道。

    “因为公民找不到直接面对政府的门路,只能寻求媒体的帮助,而kbs是国营电视台,表面上是为底层民众声,实际上却又受到政府的控制,所以双方,乃至于多方的矛盾在此交汇。”金英硕回答的很轻松。

    “金英硕代表。”金钟铭轻笑着在稿纸上画了个圈。“你是个好捧哏……我们现在有了电影背后的主题思想含义了。”

    金英硕也笑了出来。

    “然后咱们继续说角色。”金钟铭继续低头在稿纸上写写画画。“三个势力阵营的代表角色,底层民众的代表角色好办,麻浦上面的人质就是天然的人选……”

    “这个自然。”

    “媒体阵营的代表角色也好办,去现场采访的记者,在演播厅播放新闻的主持人,还有控制节奏的pd,还有在幕后掌控着的一切的电视台高层……”

    “考虑到kbs国营电视台的特质,这个身居高层的人应该横跨政府和媒体双重阵营……”

    “干脆让pd和这个电视台高层身份重合成一个人?”金钟铭稍微想了一下,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前期更像是个纯粹的媒体人,但后期受到政府压力后他身上的政府官员成分就变的多了一些,这样更能体现出国家媒体的虚伪……”

    “完全可以。”

    “最后是国家阵营,这里先应该有官僚的角色,比如总统!”

    金英硕欲言又止。

    “还应该有警察……或者将这个角色一分为二,一个是无能却刚愎的男性警察厅长,一个是很有水平的女性反恐专家。”

    “这个没问题。”金英硕松了一口气。

    “那么问题来了。”金钟铭掂着笔尖在几个角色上面点来点去。“主角,也就是被限制在kbs大楼某处高层密闭空间里的我,应该选择哪个阵营?然后是哪个角色。”

    “先我觉得应该是媒体阵营。”金英硕认真的答复道。

    “是啊。”趴在桌子上的金钟铭头都没抬,语气也是一副毫不意外的感觉。“媒体阵营是矛盾的交汇点,而且本来就是在kbs大楼工作的人员……而且最好选择一个中层的身份,不上不下,更利于矛盾的交汇……对不对?”

    “节目主持人?”金英硕试探性的问道。

    “就是这个了。”金钟铭心满意足的在节目主持人上面画了个圈。“而且如果一个主持人被民众所信任,又或者说某些民众个人角度相信他可以为民众讨还公道,那就可以把矛盾集中在这个人身上了,不过最起码他得是个正经的时事新闻主持人……”

    话说到这里,金钟铭的语越来越慢,手上写写画画的动作也跟着慢慢停滞了下来,因为他本能的想到了那天晚上和金九拉一起出去吃饭的事情。

    话说,金九拉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他在韩国娱乐圈中其实很有名号,很多知名艺人甚至因为畏惧他而不敢上他的节目。可一个看起来在圈内如此强横的人,却因为欠债而被一个家里有背景的后辈给当成道具随意使用……

    为什么?阶级二字而已。

    当时的情形,尽管金九拉没说,尽管李胜基他爹也没提,但金钟铭却也看的通透,这个骂了半个韩国娱乐圈的著名主持人,身家性命早就被李胜基他爹给捏在了手里,让你圆你就圆让你扁你就扁……形同傀儡。

    这叫什么?这就叫阶级压制。

    同样的例子还有杨贤硕,这位之前韩国歌谣界一度扶摇直上搞得差点成了带头大哥一般的人物,如今不也被自己攥在手里跟小鸡子似的?

    甚至再想想那天晚上的事情,李胜基对着自己扑通那一跪,固然是让自己恶心到了极致,甚至因此生出了某种愤恨之意……但却也掩盖不了自己和对方父子之间宛如鸿沟一般的阶级差异。

    叫着对方伯父又如何?等用完了这一波该翻脸时就翻脸!

    “代表?”金英硕不明所以。

    “你说,我们要不要打电话给kbs的九点新闻主持人,让他过来帮我们完善主角的人设?”回过神来的金钟铭嘴上吩咐着,却突然不知所谓的在稿纸上加上了阶级这两个字。“而且仔细想想的话,主角的台词应该需要专业人士的台本吧?”

    “那个……这个要求恐怕暂时很难做到。”金英硕一脸为难的答道。“现在真请不过来……”

    “为什么?”金钟铭不明所以。

    金英硕没说话,而是无奈的亮了下手表,这下子金钟铭登时恍然大悟。原来,此时正是晚上八点四十多,九点新闻马上就要开始直播了,这尼玛来个大头鬼啊?!

    “那就趁着直播没开始赶紧联系一下,让对方明天再来……这个应该可以有吧?”金钟铭稍微想了一下后继续提出了建议,话说,虽然他也明白这种紧迫感其实毫无实质作用,但依旧没有放过今晚上尽量搞掂一切的想法。

    有时候,陷入某种状态的人就是如此执着和可笑。

    “那我试着去找一下!”金英硕不再推辞,立即出去打电话了。

    而金钟铭也再次盯着眼前的稿纸上阶级那两个字起了呆,也不知道这两个字到底有什么可看的。

    “kbs九点新闻的那两位主播都说明天愿意过来。”金英硕很快就带来了回复。

    “那就好。”金钟铭头都不抬的随意应了一声。

    “那个……”金英硕似乎还有什么话说。

    “什么?”金钟铭不明所以。

    “我刚才出去找电视台的人脉……顺便听说了两件事情。”金英硕略显小心的解释道。“都是今天刚爆出来的……”

    “那就说吧。”金钟铭不太理解对方为何如此小心。

    “第一件事情就是关于现在这个kbs九点新闻的。”金英硕尴尬的解释道。“我在打听联络方式的时候才知道,最近jtbc电视台刚刚爆了料,说是九点新闻的pd接受了一些财阀的贿赂,故意在新闻中避免大财阀们的不利新闻……现在还在打嘴仗呢!”

    “这不是常例吗?”金钟铭不以为然的应道。

    话说,九点新闻这种东西威力巨大,不要说财阀,就连青瓦台都会有所表示,唯一的区别是前者是用钱,后者是用权,向来也是惯例了。

    不过,金钟铭忽然又反应了过来:“你是说这两个主持人恐怕也不太干净,他们答应的这么利索恐怕是存着让我保一保的意思,省的稀里糊涂变成了替罪羊?”

    “对。”

    “没问题。”金钟铭倒也干脆。“使功不如使过嘛,说不定效果还会更好呢!”

    “那就好办了。”金英硕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件什么事情?”

    “还有一个就不是很重要了,只是顺便听来的而已。”金英硕面色轻松的答道。“据说昨天的黄金渔场里,金九拉一时口快,把妓女比作了慰安妇,估计这事情又要折腾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住……”

    金钟铭闻言登时愣在了那里。

    “代表?”金英硕对自家老板的过度反应有些难以理解。“他应该只是平日里口无遮拦惯了,把自己真当做了一个人物了而已……”

    “确实。”回过神来的金钟铭当即不咸不淡的答道。“不用管这种人,让他自生自灭好了,我现在有了一个别的问题……”

    “什么?”

    “你说大桥谁炸的?”

    “恐怖分子?”金英硕回答的很坦然。

    “没错,恐怖分子。”金钟铭面无表情的连连点头。“炸了桥就必须是恐怖分子,不是恐怖分子也是恐怖分子了,可恐怖分子属于什么阵营?政府?媒体?民众?”

    “应该是……第四阵营吧?”

    “不对,这部电影不允许有第四阵营的出现!”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答复道。“因为一旦出现了第四个阵营,所有三个阵营的矛盾都可以在共同面对第四阵营时被隐藏和终结,所有人物的特色也都会在面对第四阵营时失去……而如果矛盾可以如此轻易消弭的话,我所追求的感情压抑和喷也就没了任何意义。”

    “那反正不可能是国家阵营。”金英硕苦笑一声。“而且,生活稳定而富足的国家媒体阵营也不大可能突然就去引爆一颗炸弹吧?所以就只能是官逼民反了……这个炸大桥的恐怖分子,其实也属于底层民众阵营,因为被政府侵犯权利,被迫成为了恐怖分子,以求讨回公道,但在这个过程中却又只能拿同为底层民众的无辜市民当胁迫对象……好像还很有深意的样子?”

    “没错,这就是底层民众的悲哀。”金钟铭不咸不淡的点了下头。“不过暂时先不讨论这个,因为开局故事我们已经有了……”

    金英硕精神为之一振。

    “政府施政不利,工薪阶层经常在
漫游诸天sodu
麻浦大桥选择自杀。”金钟铭面无表情的陈述和总结着两人刚刚搞出来的成果。“于是,大财阀四星集团和政府为麻浦大桥搞了个生命之桥的形象工程,而为了迎合总统,为了刷政绩,政府强行赶工期,强行夜间施工,致使几名修桥的民工坠江而死……但是当时为了举行g2o峰会,所有的警察都去汉江边上拆大排档去了,致使救援不力……死去民工的家人和同事走投无路,又迟迟得不到公道……这个时候,其中一名勉强活下来的残废民工也死去了,他高学历高智商儿子被逼上了梁山,一怒之下自己开始制作炸弹,策划了一场独狼式的恐怖袭击!所以,开场五六分钟后,为了表明实力,引起注意,这名恐怖分子在和主持人的连线失败后,直接了当的炸断了汉江麻浦大桥,先声夺人!”

    好不容易等对方说完,金英硕一声苦笑:“故事当然没问题,开局直接炸断大桥也很有张力。但是这个背景……四星集团什么的,还有g2o峰会警察拆大排档之类的……完全没必要吧?”

    “谁知道呢?”金钟铭戏谑的答道。“说不定三星和我们的李牛肉大统领心怀天下,根本不在意这点事情呢?当然了,人家要是不乐意我们就该,改成五星集团和g3o峰会。”

    金英硕当即明智的闭上了嘴。

    “那么接下来呢?”金钟铭一边问着,一边用食指轻轻拂过了稿纸上阶级这两个字,那两个字周边的墨点很多,以至于他的食指上当即沾上了一些油墨痕迹。“接下来的剧情有思路吗?”

    金英硕并未直接回复,而是陷入到了诡异的沉默中,金钟铭也盯着稿纸开始了新一轮的思索。

    然而,两人如此表现却并不是因为毫无思路,恰恰相反,这种表现是因为现在的思路太多太杂了,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方向了。

    话说,韩国电影的真谛就在于所谓没思路就去找现成的创意,之前金钟铭这个看似不大可能的剧本设想之所以能够走到现在,全靠一部v字仇杀队的精彩主题设定……而接下来,既然剧情已经有了如此精彩和精确的指向性,那么能够接上现有这些剧情设定的精彩电影可不要太多!

    “有着媒体成分的主角和犯罪者的互动,这种电影实在是太多了。”金英硕无奈的感慨了一句。“多到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那就剖析一下主角,按照他身上的成分分成几个部分来讨论。”金钟铭一言而定。“先,他是一个……丈夫或者男友?”

    “英雄救美?”金英硕试探性的问道。“这种段子在已经上映的电影中能找到上千种花样,在咱们自己的剧本库里我都能找到几十种花样……”

    “这个没辙……总是要有的。”金钟铭无可奈何。“因为按照正常情况分析,一个爬到电视台主持人位置上的男人不可能没有老婆或者稳定女友的……”

    “那么,他老婆就是那个记者角色,被上司兼pd出卖,派到了断掉的大桥上去,成为了恐怖分子变相的人质?”金英硕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搞出了一个设定。

    “可以有!”金钟铭俯身将这一条支线剧情写了上去。“那么继续分析,除了感情上的私人生活外,男主角还是一个职场中人,电视台里的那些破事咱们都清楚……你说上司在出卖他?”

    “没错,就是从那两个九点新闻主播身上想到的。”金英硕连连点头。“他们答应的这么利索,不就是怕上司卖了他们当替罪羊吗?所谓如今很流行的职场内斗线嘛,这又是一个可以自由挥的好支线……”

    “没错,这年的电视台里,上司随时可以出卖你,你也可以随时出卖下属。”金钟铭连连摇头感慨,却还是将金英硕提议的这个新支线剧情在稿纸记录了下来。“放在剧情里,我们可以设定为原来的pd被主角过河拆桥撵走了,因为为了收视率和往上爬他需要和上司直接合作……其实吧,这年头为了收视率和往上爬而无所不用其极,真的是kbs的真实现状……”

    话到这里,金钟铭突然醒悟似的掷下了签字笔,俨然是得到了某种启性的灵感:“收视率!”

    “什么?”金英硕大为不解。

    “收视率!”金钟铭点着稿纸答道。“主角在直播!”

    金英硕眼前一亮。

    “大桥倒下以后,为了收视率他没有报警,反而叫来了顶头上司一起合作,并排挤走了原本的下属pd,然后意图搞个大新闻,希望升职或者……复职!就如同那个朴英华一样……他本人也是被排挤下来的替罪羊主播。”

    金英硕连连点头。

    “这条支线就完善了。”金钟铭兴奋不已。“然后就是主线了……得有一个亮眼的主线设定,然后让辅助支线推动者主角在主线上走,有什么好思路吗?”

    金英硕茫然的摇摇头:“一时间还真不好找……”

    “我倒是有一个。”金钟铭笑了一下。“你还记得深夜f?就是前年那部电影!”

    “确实!”金英硕恍然大悟。“就是深夜f”

    话说,两人口中的深夜f2o1o年的一部电影,票房其实不怎么样,口碑也是毁誉参半。

    而且这里顺便多扯一句,4nute的泫雅和队长南智贤还一起客串了这部电影,不过却表现的烂到家。

    然而,那部电影的主线剧情设定却真的让人眼前一亮,并一度成为话题,最后还在青龙奖中将女主角的扮演者秀爱捧上了影后的位置。

    而这个剧情设定其实就是胁迫直播!

    话说,女主角是一个深夜电台的dj,是一个被大众传媒包装出来的知心姐姐……还经常在晚间电台节目中批评社会败类,控诉社会的不公正,堪称是正义敢言,同时冠冕堂皇。因此,节目非常受欢迎。

    而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听众在她的蛊惑下成为了一个伪正义的连环杀手,并一次次的去按照女主角的批判去擅自将那些社会败类一一正法,而且还不忘向女主角表功!

    但是随着自己送过去的那些功劳被当成私生饭的恶意骚扰而被无视,男主角终于忍不住去近距离接触了对方。然后传媒的谎言彻底被揭开,这名精神有问题的连环杀手很快就现,那个所谓的深夜电台的正义天使其实也是一个为了名利不择手段的虚伪……婊子!所谓的深度批判不过是为了制造话题提高业绩罢了。

    于是乎,崩溃的精神病连环杀手劫持了女主角的妹妹和孩子,强迫正在做直播的对方按照他的要求去主持节目……

    “简直是无缝连接!”金钟铭感慨的摇了摇头。“我们也可以把那个被逼的做了恐怖分子的民工家儿子,设定为男主角的粉丝,在他眼里男主角作为新闻主播也同样仗义敢言,也同样是一个完全可以信任的社会清流!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恐怖分子联络到男主角,其实是希望对方可以用他的媒体影响力协助自己,为自己带来公道。但是很快,随着直播开始,他却现男主角也不过就是个被包装出来的样子货,于是,这个情绪失控的恐怖分子就开始利用某些东西去胁迫对方,逼迫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思在失控状态下继续进行直播放送……”

    “他妻子。”金英硕赶紧提醒道。“咱们刚才就设定了他的妻子去了现场,可以变相的成为人质……”

    “主角可以被这个事情所触动,但恐怖分子却不一知道那是他的妻子。”金钟铭若有所思的应道。“我们可以借鉴狙击电话亭,这样密闭空间也就产生了……我有炸弹,我已经炸了麻浦大桥给你看了,所以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留在这个直播厅内,然后按照我的意思直播,不然我就炸了kbs大楼!”

    “完全可以!只是还有一个,恐怖分子是如何在短促的一次恐怖袭击中得知男主角真面目的呢?”

    “你忘了吗?”金钟铭忍不住笑了。“咱们刚才还说了,为了收视率而尔虞我诈的电视台内部斗争……他不是为了收视率排挤走了原本的pd吗?就让那个pd跑到jtbc,去找一位叫孙石熙的人来负责这项工作!”

    “那是不是就……完美了?”金英硕陡然觉得似乎所有的线头和角色都可以串在一起了。

    “是啊。”金钟铭也觉得浑身上下,就好像是刚出了一身汗一样变得虚脱了起来,并无力跌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是可以整理和总结一下了……”

    “那我来整理吧。”

    就这样,一心一意想要拍马的金英硕重新拿起了一张新的稿纸,开始誊写起了两人之前商定的那些东西。而不过十几分钟,一个剧本大纲就出现在了金钟铭眼前:

    电影主题:探讨政府和底层民众的对立,探讨大众传媒的社会作用。

    电影角色及其阵营:

    恐怖分子底层民众;

    受困人质底层民众;

    新闻节目主持人媒体;

    记者媒体、受困底层民众;

    原节目pd媒体;

    电视台高层媒体、政府官员;

    对立电视台主持人媒体;

    总统政府官员;

    警察厅长政府官员;

    反恐专家政府官员。

    电影主要场景及建筑:密闭的演播室、kbs大楼、麻浦大桥、国会议事厅。

    电影开场设定:受政府与财阀欺压,被逼上绝路的底层民众蜕变为恐怖分子,然后炸断麻浦大桥,并以大桥残余民众为人质,要求心目中的良知媒体人,即电视台主持人广泛报道此事,以寻求正义。

    电影主线:恐怖袭击事件直播。

    前期为节目主持人因收视率而主动直播,中后期因主持人被人身威胁加之人质胁迫而被动直播。

    推动剧情辅线:

    1、受困记者与节目主持人互为夫妻或情人,并意图解救。

    2、电视台职场碾压高层出卖主持人派出记者前往现场;主持人出卖pd使其出局;pd告密对立电视台揭露主角真面目。

    3、政府阵营的无能与恶行总统好大喜功,官员奉迎媚上,强行改造大桥与救援不力,致使民工遇难;警察厅长刚愎自用,致使情况恶化;女性反恐专家沉着冷静,提出有效方案。

    “您觉得这个大纲怎么样?”看着眼前一言不的金钟铭,金英硕突然有些不安了起来。“其实只是一些简单的总结,但是最起码有了清晰的故事要素和走向……哪里不合适的话以后可以在填充文案时再慢慢更改。”

    “没什么问题,总结的也很好。”金钟铭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简单大纲。“就像你说的,我们最起码有了一个主题,有了几个角色,有了一些复杂而有意思的人物关系,还有了一个精彩的主线故事设定,有了几个可以轻易推动主线剧情的辅助线条故事……有了这些,就可以慢慢填充文案和增加角色设定了,一个好的剧本也自然就有了,哪里不合适的话也可以轻易的修正。不过……”

    “不过?”金英硕小心翼翼的跟着重复了一遍。

    “不过……我们还缺了一个重要的东西。”金钟铭面色如常的拂过了眼前那几张杂乱的稿纸。“结局,我们还缺了一个设定好的结局!”

    “确实,定好了结局才好推动剧情走向,从而对各种设定进行修正。”金英硕猛然醒悟了过来,可其实,他心里却觉得对方有些鸡蛋里挑骨头的感觉……还能有什么结局,总不能让人质全都死掉,麻浦大桥炸的只剩桥墩,然后kbs大楼和国会议事厅也全都玩完,最后连总统都被压在里面生死不明吧?

    难道唯一的结局不该是跟深夜f样,让主角最终解决了犯罪分子,救回了人质吗?

    不过,思路来到这里的时候,金英硕反而有所醒悟了,因为即便是这样的结局,在细节上也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需不需要让主角在各种各样的人和事面前幡然悔悟,觉醒了心底的那一丝良心?比如说人质要不要死上几个?再比如说是抓住这名恐怖分子,还是用真情感动了那名值得同情的恐怖分子,让他自或者自杀?

    其中,最后一点尤其重要,因为它决定着整个电影的内涵,而且不同的设定确实会让整部电影的走向和气氛都截然不同……那么,金钟铭口中的结局,其实就是指这个事情吧?

    “您的意思是……恐怖分子本人的结局需要好好讨论,而男主角用什么方式来解救人质也需要认真讨论?”一念至此,金英硕不再犹豫,而是赶紧摆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来迎合自家老板。

    “不不不……”金钟铭连连摇头,然后终于将视线从稿纸上那两个看了很多遍的汉字上面转移到了金英硕的脸上。“那个东西我早有决断,我的意思是……麻浦大桥开场就要炸断是没错,可那只是恐怖分子为了困住桥上的人作为人质的手段而已,后期剩下的大桥主体部分是不是可以炸的只剩桥墩?”

    金英硕有些懵,好像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还有,kbs大楼要不要也一起炸掉?”金钟铭继续认真的问道。“而且假设kbs大楼炸掉了,倒塌了,那要不要往西边倒,把国会议事厅也给砸碎?那么继续往下想,可不可以把总统也设定在国会议事厅里,顺便被砸的生死不明?爆炸,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啊!”

    话说,这边金英硕其实已经回过了神来,可他却盯着自家老板那张认真到极致的脸,良久不语……呃,不敢语。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