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2章一个疯狂剧本的诞生(上)

第282章一个疯狂剧本的诞生(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想法很直接很暴力,然而现实却很骨干,因为在随后几天里,几乎所有人都告诉金钟铭并没有这么一个能够炸掉麻浦大桥的……剧本存在,所有电影制作公司的剧本库中都找不到这么一个东西。

    从cj到cube,甚至shobox那里都很给面子的帮着查阅了所有的库存版权剧本,统统没有这么一个能炸掉麻浦大桥的剧本存在。

    为什么?金钟铭当然知道原因。

    话说尔汝矣岛周边的几个标志性建筑,国会大厦、三大电视台中两个的本部、63大厦、sk总部、纯福音教会教堂、证券交易所……当然还有麻浦大桥,这些建筑都是什么?它们哪一个不是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威?可别忘了,连麻浦大桥当初都是三星和政府一起修的!

    所以,到底谁会在剧本里去炸这么一个大桥呢?

    话是这么说了,可金钟铭就好像是王八吃秤砣一样,铁了心的要搞这么一档子事,各大电影制作公司的剧本库里没有,他竟然开始试着约稿了!

    没错,他开始半公开的在圈内征募剧本了。其实这也没辙,剧本是一个电影立项的基础,是第一步……没剧本,怎么开炸?!

    金钟铭先是干脆利索的朝着韩国电影编剧协会出了征募要求,然后他想了一下,又朝着韩国导演协会出了征募要求,毕竟这群导演个个肚子里都有货,甚至可以说大部分真正的好本子都是导演们搞出来的。当然,选择导演协会的本子那就意味着你要把导演这个职务给让出来……

    然而一开始几天,这个征募并没有引起多么广泛的注意,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征募剧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话说,就在2o12年的这个暑假,早在盗贼联盟上映前,大家就有所预感了,而这部电影上映后,几乎所有人都彻底明白了过来韩国电影在经历暴跌、低谷、复兴之后,终于要正式的进入一个新的市场兴旺期了。

    于是乎,导演和演员们摩拳擦掌,意图作为;制片人和制作公司上蹿下跳,左右串联;而大量的资金也重新涌入到了这个市场中,意图捞一笔快钱。

    这里多说一句话,之前导演协会之所以撑不住劲,固然有金钟铭手段了得的原因,但在一定程度上不敢违逆整个行业的潮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不然呢?院线在人家手里,耽误了大家赚钱,管你是什么电影教父还是酵母呢?一并滚蛋!

    总之,这种情况下,找剧本的可不要太多!甚至在外界看来,拍完电视剧的金钟铭不去征募个像样的电影剧本都不正常……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盗贼联盟正式跨过一千万观影人次大关,并以一种破纪录的感觉继续狂奔时,突然间有人对金钟铭的这次剧本征募做出了一点阴谋论的解读!

    要知道,盗贼联盟是中韩合拍不错,演员也是各家齐上阵不错,里面的全智贤、金秀贤都算是金钟铭夹带里的人,甚至导演崔东旭都跟金钟铭本人关系莫逆。可即便如此,却也掩盖不了这部注定要在韩国观影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电影,是出自于cj影业竞争对手shobox之手的现实。

    没错,同时期的金钟铭确实做了点事,比如请回答1997眼看着要破了有线电视台的电视剧收视记录了。那么他之前夸下海口,说是tvn从他接手那一刻起,就会在综艺和电视剧上全线压制三大无线电视台,如今也已经算不得是什么狂言了,那叫事实。

    但是,在高傲的韩国人电影人看来,电影就是电影,岂是电视剧和综艺那种东西能比的?而且就算是那些个收视率是很不错的成绩,那也要放到李在斌他姐姐李美敬头上吧?毕竟tvn电视台被剥离出来之前一直以来都是et管着的……执掌cj影业十几年的李在斌就不急?

    所以,考虑到2o12年的国际热点形势,看着炸掉麻浦大桥这种奇葩的约稿要求,再联想一下cj影业自从落入金钟铭之手还未尝力……呃,突然间,整个电影圈子里就都在谣传,说是金钟铭想搞个大新闻,准备拿一个反恐题材的大制作跟盗贼联盟掰掰腕子!或者说找回面子!

    你信不信不知道,我反正是信了!

    于是乎,将错就错的,金钟铭的这个剧本征募陡然变得火热起来,因为没哪个编剧和导演讨厌大投资好不好?于是乎,大制作、大成本、反恐、国际合作、多主角……种种盗贼联盟式的剧本蜂拥而至。

    不过必须要强调一点,那就是主旋律是不会有的,因为除了战争和体育体裁外没哪个韩国电影人会搞主旋律电影。

    实际上,也不是没人恶意的揣测过,觉得金钟铭说不定就是想拍一部主旋律反恐片呢,因为这样可以正好等到13年的时候作为贺礼送给某位刚登基的大妈之类的……但是韩国电影人别的没有,对抗政府的节操还是有的,所以愣是没有什么拍政府马屁的剧本存在。

    可即便如此,谣言迸后的第三天上午,两个协会却也按照约定时间统一的送来了大量的剧本,堆放在金钟铭办公桌上以后蔚为壮观,引得公司人人侧目,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看完。

    不过,金钟铭倒也耐得住性子,他抽掉了几名公司下属的文字工作者,还真就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看起了这些如山的剧本。

    “记住了。”金钟铭如此对进到办公室的一众人吩咐道。“有国际色彩的不要,驻韩美军出场的不要,军方出动都不要,除了麻浦大桥外,炸的越多越刺激的越优先……挑完了不要扔,整理好后一式两份,一份送给cj李在斌代表那里,一份送给张恩赫代表,看看能不能淘到一些好剧本留存或者买下来!”

    吩咐完毕,众人却都没有落座,而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怎么了?”金钟铭不明所以。

    “那个oppa。”最终,还是初珑忍不住上前一步解释了一下。“炸的多我们自然明白,可什么是炸的刺激呢?”

    “麻浦大桥边上的建筑很多吧?”金钟铭放下手里的剧本,冷笑一声。“但是电视台、教会、财阀总部、国会大厦……炸这些东西当然比炸什么居民楼更刺激!”

    众人恍然大悟,却又难免在心中暗自嘀咕……自家老板果然是被盗贼联盟给刺激到了,竟然疯狂到要拿半个汝矣岛开刀!

    甚至就连初珑都有些忧心的盯住了自己男友,心中暗自犹豫,要不要私下里劝他放宽心……

    金钟铭当然没疯,外面的谣言他一清二楚,但是却懒得理会,因为这能为他带来剧本……某种意义上而言,在让他炸了这座大桥之前,别的什么东西他都不想理会!

    有人力就是方便,等到傍晚的时候,这么一大摞剧本竟然就已经分拣出来了,而金钟铭就靠在自己座椅上挨个的看那些被挑选出来的剧本……但是,眼看着身后的观景窗从一片通明一直变成五光十色,他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都是这种吗?”再度放下一个剧本以后,金钟铭终于开口了,他并未怒,但是办公室里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凝固。

    “代表是指哪种?”有人小心的问道。

    “经过主角和恐怖分子的斗争,最终拆除了炸弹的这种……”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连初珑都没敢说话。

    “我不是说了吗?炸掉麻浦大桥!”金钟铭蹙眉强调道。“是炸掉,不是炸个栏杆,不是炸几辆车,也不是炸一半,是直接炸断掉!”

    还是没人说话。

    “那就再加个要求。”金钟铭深呼了一口气。“电影开场十分钟内,麻浦大桥就被炸断,最好是五六分钟时第一个常规时直接炸断!现在你们回答我,看了这么多剧本,有没有符合这个要求的?”

    “没有。”

    “确实没有。”

    “没有一个这样的。”

    一众被拉来看剧本的工作人员纷纷摇头。

    “那就算了!”金钟铭心底一阵失望,然后有些无奈的低下了头。

    “那钟铭,还要继续收剧本吗?”这个时候,等候在门外面的大胡子张恩赫终于趁机推门进来了,他是过来接收剧本的,正好听到了这段对话。

    “如果都是这样的就不用了!”金钟铭陡然抬头应道。

    “你的要求太奇怪了……”张恩赫有些无奈的走上前敲了敲办公桌。“其实很多剧本都不错的!”

    “但都不符合我奇怪的要求。”

    “其实未必就要这种奇怪的设想。”张恩赫
仙域科技霸主笔趣阁
勉力劝道。“崔岷植前辈那里接了一个很不错很不错的剧本,黑帮卧底题材的,无间道授权,几个主角都很出色,我把剧本带来了,你可以试着挑一个……”

    “那我只能自己写了。”金钟铭回答的非常利索,也显得很强硬。

    “有故事梗概吗?”张恩赫试探性的问道。“有的话不是不能写,很多出色剧本都来源于一个简单的故事设想……”

    “只有炸掉大桥的设想,和一种将所有复杂情绪激烈释放的意图。”金钟铭坦率的回复道。

    张恩赫瞬间无言以对。

    实际上,在这位无论是电影上还是生活里都是金钟铭长辈的人看来,眼前的这小子虽然衣着干练,神态从容,说话干脆,动作利索……但内里上却已经走火入魔了。

    一个演员,或许还是一个导演,或许还曾经亲手将一部小说改编成了电影,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方有能力在没有任何故事设想的情况下写出一个完整的剧本。

    于是乎,张恩赫放下自己带来的那个剧本,然后带着其他工作人员抱走了其余的剧本,办公室里瞬间就只剩下了初珑和金钟铭。

    “oppa?”初珑担忧的喊了对方一声。“要去吃饭吗?”

    “你自己去吧。”干坐在那里的金钟铭抬起头应道。“顺便让食堂给我送上一份便当来……我要试着写剧本。”

    初珑不好再说,也只能离开,偌大的办公室很快就只剩下金钟铭一个人。

    然而正是这种感觉,当初珑小心的将大门带上以后,金钟铭似乎又回到了前些天的那个夜里。

    狭闭的空间,愤懑欲出的情绪,同时还有一种无能为力却又喷薄欲出的奇妙感觉在周围压制着你,一方面想将那些情绪压制在你的体内,另一方面却又似乎在催促着你将一切尽情释放。

    转过椅子,身后的观景窗是透明的,外面尔江南地区的繁华和汉江的景色一览无余,但是一层玻璃却将现实的一切都锁在外面。

    文王拘而演周易……在一阵毫无所得的思索以后,金钟铭莫名的就想起了这句话。然后,他又自嘲般的笑了出来,自己只不过是想写一个商业电影的剧本而已,又有什么资格拿这个去和先贤相比呢?!

    实际上,又何止是在孤寂的哲学精神上相差太多,接下来两个小时生的事情根本就证明了金钟铭在文学创作上的一无是处他一个字都没憋出来!

    又或者再干脆一点,当金英硕敲门进来时,金钟铭唯一干了的事情就是看了一遍张恩赫留下的那个剧本……你还别说,这部改编自无间道的新世界故事非常惊艳,读起来就很有感觉,如果不是金钟铭一心一意想要炸大桥,估计还真想去凑一把!

    “金英硕代表找我有什么事情?”金钟铭按捺住心里焦躁的情绪,表面上依旧显得镇定自若。

    “我……刚从张恩赫代表那里听说了您在构思剧本。”金英硕开门见山。“也听说了您的特殊要求,所以有一点想法想要与您分享……”

    话说,这就是张恩赫和金英硕这二位金钟铭电影制作方面左膀右臂的不同之处了。

    前者,是自家老板私下里的长辈,又有着带路之恩,所以一直到现在他都还能在金钟铭面前保持着矜持和高度,也能在现金钟铭的要求荒谬而执着时直接告辞。

    而后者,说句不好听的,金英硕能够爬到现在,完全靠着金钟铭的赏识和提拔。所以,他可以放下身段,毫无顾忌的去帮自己这位老板解决问题,哪怕这个问题一听就奇葩到让人无从下手……那他也能试着用脚去拨弄一下。

    “你讲。”金钟铭这个时候倒是没有在意对方的钻营,实际上他是真的有些走投无路了。

    “代表。”金英硕上前一步,略显沉吟的提议道。“您有两个要求,第一,炸掉大桥;第二,将复杂的情绪激烈的释放……是这样吧?”

    “没错。”

    “前者暂时按下不提。”金英硕继续说道。“我刚从张恩赫代表那里听到后面那个要求的时候,就觉得很耳熟。思考了很久,就是在刚刚,我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原来,当年我在大学路那边做话剧后台的时候,曾经听过有一位老演员用过类似的话去教导过后辈……他当时说,话剧、电影、电视剧,越往前你需要酝酿出的情绪就越充沛,而越往前这种情绪释放的过程也激烈……”

    “很有道理。”金钟铭立即来了兴致。“这其实是一种对表演力度的另类说法,正如同电影演员的表演力度远电视剧演员一样,话剧演员确实比电影演员的表演力度来的更强。而我的要求中,暂且不谈炸大桥或者感情的复杂程度,单单论及释放感情的激烈程度,本身确实是一种对表演力度的追去。”

    “那您想过为什么会如此吗?”

    “时间和空间。”金钟铭当然不是蠢货,哪怕他走火入魔,那也是心里的一个执念而已,并没有耽误他的思考能力,所以稍一思索他就得出了正确答案。“电影之所以会比电视剧更有表演力度,那是因为篇幅所限,同样一个故事,电视剧有几十集去慢慢讲述,可电影却只给演员留下了极短的时间去阐述,所以一个合格电影演员在表演中感情自然更加充沛,释放起来也更加激烈。至于话剧,那就更进一步了,因为相比较于电影,它不仅有着同样短促的时间要求,还有着空间的限制。电影可以借助大量的外景和道具,可话剧却只有一个简单的舞台,这就要求话剧演员去承担更多的东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话到这里,金钟铭豁然起身:“你的意思是说……我需要设计一个类似于话剧舞台一般的封闭式的表演空间?”

    “老男孩!”金英硕笑着提醒道。“老男孩中崔岷植前辈的表演不正是您所追求的那感情的激烈宣泄吗?为什么会如此?因为很长一段剧情里,他被限制在了一个封闭的空间里。”

    “我确实有这种感觉。”金钟铭开始绕着办公桌不停的走步。“确实需要一种封闭性式的压抑来挤爆这种感情,这种感情不仅是演员个人的,甚至还是电影主题的……你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但是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得到表扬的金英硕并未着急居功,而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只想到了这一步,但是再往下,我又被您的要求给困住了……用空间来压缩感情,固然会让它变得激烈,可如何才能让这种感情同时还复杂化呢?”

    “需要剧烈而频繁的剧情转折。”金钟铭本能的应声道。“可在狭小的空间里,该如何体现这种剧烈的剧情转折呢?”

    “没错。”金英硕点了下头。“还有炸掉大桥,炸大桥本身也意味着大格局,大场景……所以,又如何在一个封闭的狭小空间里去阐述一个大格局的场面呢?”

    金钟铭为之默然,他停止了绕圈子的走步,有些无奈的盯住了观景玻璃。

    金英硕完全提醒了自己,这两个矛盾才是自己奇葩剧本要求的真正问题所在,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剧本自己都看不上眼的真正原因……炸大桥的设定和时间可以随意更改,剧情转折频繁的剧本更是多之又多,可是想要同时兼顾,还自带着那种压抑环境下的爆……那就实在是太难了!

    “其实现在想想。”金英硕面露苦笑道。“张恩赫代表之所以知难而退,恐怕也是隐约看穿了这两个矛盾所在吧?代表,您在这里想,我也在办公室想了很久,可真的是无能为力。所以实在不行,咱们也……”

    “然而我还是不想知难而退。”背着双手盯着窗外夜景呆的金钟铭突然轻笑了一声打断了对方的劝解,然后他上前两步,伸出右手两根手指轻轻敲了敲下眼前的坚硬观景玻璃。“因为我有了一个好主意……金英硕代表,你过来一下。”

    金英硕不明所以,却还是依言来到了巨大的观景窗前。

    “铛!铛!”金钟铭神经质似的面带着笑意,再度用力敲了敲眼前的观景窗,然后伸手指向了前面的玻璃。“看到了没有?”

    “什么?”金英硕还是不明所以。

    “这间办公室是个封闭的空间吗?”金钟铭指了指脚下。

    “是!”

    “但从这儿,就能看到我家那里的东湖大桥……”金钟铭又指了指玻璃窗。

    “是……”

    “那你说,从哪儿能看到麻浦大桥?”

    “……”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