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79章来自于生命之桥的亲切问候(中)

第279章来自于生命之桥的亲切问候(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79章来自于生命之桥的亲切问候

    身后车水马龙,面前水光交错,再加耳边自动换播放的轻柔音乐广告牌,还有迎面吹来的晚风,确实蛮有感觉的……当然,前提是忘了之前那些葩广告牌的精神污染。

    “昭妍姐,你知道吗?”金钟铭的目光随着一艘豪华游艇在汉江缓慢移动着。“你这人最大的问题是太善解人意了,让人不忍回避……”

    “我倒是觉得。”朴昭妍没有直接回应对方的话,而是微微抬头看向了远处的首尔塔。“钟铭你这人最大毛病其实是太聪明了,让人无处遁形……”

    坐在两人间的金赛纶在黑暗撇了撇嘴,然后继续低头啃起了自己的黄桃千层蛋糕。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顿了一下,终究还是昭妍忍不住先问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遇到了一点不开心的事情。”金钟铭对着眼前的汉江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想起了一些不怎么如意的往事……人生八苦不断,一旦陷进去,只能尽力挣扎罢了。”

    “我不是太懂。”朴昭妍显得有些不安。

    “一些自怨自艾的话罢了。”金钟铭随意的答复道。“心情不好是真的。”

    “不想说吗?”朴昭妍关心的追问道。

    “不是不想说,而是消息还没得到验证……”金钟铭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有个事业相处很不错的伙伴吧,可能得了绝症,真正意义的绝症,只能拖时间的那种……当然,还是需要验证和检查的。”

    朴昭妍面露恍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可以理解了,这种无力的感觉我不是不懂……”话说到这里,朴昭妍再度反应了过来。“你……不会是觉得我对这个话题特别敏感,所以才坚决不愿提及的吧?”

    金钟铭默然不应,他确实有这么一点顾虑,跟朴昭妍说什么绝症之类的话题,未免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这都多长时间了?”朴昭妍本能的想笑一下,但是终究没能笑出来,今天穿着一件黑色针织衫的她在夜色几乎跟身后的背景融为了一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体贴。”

    金钟铭勉力干笑了一声。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接下来当然不至于有什么狗血的道歉,然后再去给你下一碗面吃什么的。

    实际,大概不到半分钟的样子,金钟铭再度开口了:“那昭妍姐今天又是怎么回事?我都说了,你也说来听听吧。”

    “其实也没什么。”朴昭妍这次终于借机笑了出来。“工作的事情不太顺利而已……猜到了吗?”

    “感觉到了一点。”金钟铭坦然的点点头。“你不是说了吗,往后一段时间tara都要专心于影视方面,而如果那样的话……大部分资源都应该是恩静、孝敏、智妍三人的,李居丽小姐应该也有自己的余地,可是你跟全宝蓝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了。是这样吧?”

    “我说你很聪明。”朴昭妍自嘲式的再度笑了出来。“那几句话被你给揪住了,然后想了个七七八八……其实,之前打电话的时候我是在问宝蓝要不要也一起来,不过她那人倒是乐得清闲,说是懒得动弹。”

    “之前连续的回归,现在又长时间蛰伏。”金钟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金光洙社长的行为逻辑总是很现实……”

    这次轮到朴昭妍默然不语了。

    坦诚的讲,今天傍晚的时候,也是一开始给金钟铭打那个未被接通电话的时候,她其实是很愤怒的,是确实想请求金钟铭帮下忙的。因为那个时候,她刚刚从社长办公室里出来,刚刚得知了自己将会被无限期空置,没有电视剧,没有电影,没有歌曲,甚至没有综艺……而这对于一个对于生活毫无安全感的人来说,简直难以忍受。

    说到底,现在的朴昭妍,还是做不到云淡风轻。

    但是怎么说呢?电话不通以后朴昭妍的当头气已经消了大半,再加后来同病相怜的全宝蓝拒绝过来见金钟铭,而对方又带着一个小孩子过来……总之,她的这种求助心态的是越来越弱的。

    而最终,当朴昭妍也察觉到金钟铭今天心情不是不好的时候,再加这种事情本来有些尴尬和敏感,所以她很快决定此打住,不再多言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些东西总是事与愿违,明明都已经准备放下一切回去了,结果却又好死不死的在回程路遇到了这个尴尬的生命之桥。两人现在被困在这里,倒是让双方都忍不住将对方本不愿提及的心事给挖了出来。

    “你跟宝蓝这样被空置,恩静她们有什么说法吗?”金钟铭稍作思考后突然追问了一句。

    “怎么可能?”昭妍敏感而迅速的反问道。“公司的安排她们怎么好开口?事先说好,我今天过来,只是自己突然来了点性子,公司也好,她们也好,全都对此毫不知情……”

    “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金钟铭突兀的打断了对方。

    “这倒也是。”朴昭妍苦笑着想起了刚才大学路的围观,哪怕那些人喊得是小米和大叔,但是在社交络,自己的影像却是逃不掉的。“但是,我依旧觉得她们应该不会想那么多……”

    “也是说,抛开卡在间,应该只是去当配角的李居丽小姐不说,那三位要去当主演的人对你和宝蓝的情况明明心里清楚,却又总是假装看不到的意思了?”金钟铭趴在大桥栏杆,微微皱起了眉毛,也不知道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问出了这句话。

    “钟铭。”昭妍有些无力的转过身来,也和对方一样趴在栏杆面朝汉江江面。“要是刚才别人私下里问这种话,我一定会扭头走的……”

    “我知道。”金钟铭理解的点了点头。“出了之前的那样的事情,无论如何,你们tara都不能再在团结这个词汇出任何问题了,无论是内部还是跟公司,都不能出问题。”

    “你懂好,其实,这也是宝蓝不愿意过来的真正原因,她和你终究有点……陌生。”朴昭妍仔细想了一下,才用了这么一个词汇。“不如你我之间可以这样毫无顾忌,所以,她怕过来跟你说那种事情会让你误以为我们组合又出问题。”

    “昭妍姐你多虑了。”金钟铭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两个口香糖,自己
超级光脑系统小说5200
一个,还递给了对一个。“哪个组合没有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而你一口一个出问题,其实是在本末倒置。”

    “什么意思?”朴昭妍不解的问道。

    “有些东西只要不对外说出来,那不是问题。”金钟铭摇头道。“所以你这是过于敏感了,这种事情其实没什么好尴尬的,我会找机会金社长打声招呼。”

    “那……多谢了。”朴昭妍明显犹豫了一下才点了头。

    “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更好昭妍姐你现在是一种什么心态。”金钟铭嗤笑道。“被自己的队友忽视,却又不好开口,只能默默忍受,这可不好受吧?”

    朴昭妍没有答话,而是把下巴贴到了栏杆,侧眼看去,她的两腮一动一动的,俨然是在专心嚼着口香糖,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单纯的回避。

    “怎么了?”金钟铭轻笑一声后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

    “那倒不至于。”朴昭妍坦然答道。“你我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只是被你这么一问,我自己也有些疑惑,细细想来又有些五味杂陈……要是我说面对她们三人忽视的态度,我最主要的应是懊悔和自责,你信吗?”

    “我信!”金钟铭毫不犹豫的应道。“但是却不懂……”

    “这对了。”朴昭妍今晚第一次真正的绽开了笑脸。“钟铭,你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你在干什么吗?”

    “去年……”金钟铭勉力回忆道。“好像是在拍摄建筑学概论?”

    “没错。”朴昭妍当即笑着点了下头。“那时候我去给你和智妍探班……遇到了同样去探班的金泰妍。”

    金钟铭心微微一动:“然后呢?”

    “然后,我们讨论了一下队内团结的问题。”朴昭妍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那个时候我还不是队长,却又对少时队长这个位置有一种特别的敏感,所以对她难免有些额外的关注。”

    “这倒是可以理解。”金钟铭倒是反而笑了起来。“所以跟她聊了起来?”

    “哎,其实那天我们说的不是什么别的队内团结的问题,是在说少时队内的那些矛盾,这个问题我清楚,她也清楚。”

    “这是自然。”金钟铭点了点头。

    其实想想也是,这俩人在一起只能说少时,不可能说tara,这不仅是因为金泰妍对tara一无所知,更是因为当时tara队内矛盾不显,但少女时代却刚刚闹出了高阳大巴车内的那件破事……而且,好像那天朴昭妍还真的和自己说了一下孝渊什么的事情。

    时间太久,再加少时队内的矛盾以及大大缓和,自己完全记不得了。

    “当时的事情其实我也记不大清了。”朴昭妍若有所思的继续陈述道。“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那是我当时的态度……钟铭你知道吗?当是我们tara正在快速起飞,活动排的满满的,算是宝蓝和我也是天天累到死。所以,我当时对孝渊的抱怨其实是有一点不以为然的。”

    金钟铭猛地一怔。

    “站在高处的人总是很难理解站在低处人的心境。”朴昭妍放缓了语气。“那个时候的我完全不懂孝渊的那种郁闷,也完全不能理解她那种被队友无视的不安。而我所做的不过是站在高处,然后用一种看似公平的手段和语调去安慰一下她……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简直太没良心了!所以说钟铭,你说现在的我异地同感,然后回忆起当初的事情,再感到懊悔和自责,难道不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感情吗?”

    “更重要的是,这让你根本对恩静、孝敏她们恨不起来?”金钟铭追问了一句。

    “没错。”朴昭妍语气复杂的答道。“很苦闷,也很生气,但却又不知道该朝谁生气……恩静她们三个的心态我也曾经有过,而且大家都是二十代的年轻人,没亲身经历过的话,怎么能够指望她们能够理解我和宝蓝的郁闷和不安?而要说对公司生气,rb的事情又不是社长和经纪人oppa他们惹出来的。总不能怪咱们的大统领登了独岛吧?要是对着那个生气,那才叫脑子有问题呢!”

    金钟铭无话可说。

    “还是应该怪那个社长安排的不近人情吧?”

    在这时,伴随着一股淡淡的芒果味道,脚下的黑影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差点没把金钟铭吓得把嘴里的口香糖给咽下去,而旁边的朴昭妍似乎也被下了一大跳。不过好在他们二人马反应了过来,这不是闹鬼了,而是他们聊得太投入,把一个人给忘在这里了。

    “这时候要考验社长的功力了。”金赛纶站起来身来,同样学着两人巴着大桥栏杆,然后言之凿凿的发表着评论。“一个好的社长,所有的问题都应该考虑到,既然是艺人们年轻想不到问题所在,那他应该想得到,然后在分配工作时把这个问题给抹到最小……”

    “蛋糕吃完了?”这是昭妍关心的问题。

    “你这是从哪儿得到的理论?”这是金钟铭的询问。

    “我那份已经吃完了。”金赛纶痛快的朝朴昭妍点点头,然后又看向了金钟铭。“这是我的个人经验之谈啊……我是童星,所以那些跟我合作的导演和演员总是能替我想到小孩子在片场里会遇到的特有状况……阿加西你之前不也做的挺好吗?”

    “这倒也是。”金钟铭干笑了一声。

    “送我回去吧。”金赛纶继续说道。“本来不想打扰你们的,但是天已经很晚了。”

    “这倒也是。”朴昭妍连连点头。

    “那昭妍姐送她回去吧。”金钟铭挥了下手。“她家在桥对面的永登浦……”

    “你呢?”朴昭妍诧异的问道。

    “我还有点事情。”金钟铭随意的催促道。“你们先走……”

    不过不用催促,因为当金钟铭放开栏杆走过去的时候,旁边一直放音乐的广告牌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发出了来自于生命之桥的又一声亲切问候:“听了这么久的歌还不走,您此刻的心情一定很差吧?”

    朴昭妍和金赛纶齐齐色变,不再犹豫,转身走,而金钟铭更是勃然大怒!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