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78章来自于生命之桥的亲切问候(上)

第278章来自于生命之桥的亲切问候(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78章来自于生命之桥的亲切问候

    日落时分的楼顶,金钟铭的心情早已经因为渐冻人这个词语而变得异常糟糕了起来,而当他怀里的手机铃声不知趣的突兀响起时,这种糟糕的心情无疑更了一层楼。

    然而处在一栋这么高的大楼楼顶,再一层楼又是哪里呢?

    总之,或许是烦躁,或许是纯粹在跟自己闹别扭,金钟铭干脆放着手机铃声不去管它,任其在自己怀自生自灭。但是,铃声停下以后,却也没给他带来多少快意。

    实际,等到天边的光线逐渐暗淡,等到华灯初,等到金钟铭整个人都置身于一片五光十色之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的他,心情反而彻底糟糕到了极致。

    原来,傍晚打电话过来的不是想象的哪个无关的什么人,而是朴昭妍!

    一想到自己因为心情不爽愣是把朴昭妍的电话给放了过去,金钟铭心里自然更加不安了起来。

    “优博噻优。”金钟铭一边沿着楼道往下走一边迅速回拨了朴昭妍的电话。“昭妍姐……找我有事?”

    “哎,有一点吧。”电话那头的朴昭妍语气略带着一丝惊喜,不过很快平静了下来。“其实……也称不是什么有事,我们开完演唱会回来了,听说你也正好拍完电视剧回来了,问你有没有时间出来吃顿饭?”

    “没问题。”金钟铭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并暂时停在了电梯入口。“不过还来得及吗,这跟刚才你打电话已经有一阵了,隔了这么久你们还没吃吗?”

    电话那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突然陷入到了一阵略显怪的沉默,而所谓略显怪的意思,是指电话并不是因为信号断或者卡顿而陷入沉默,很明显,电话还是通着的,但却突然没了声音……稍微想了一下,金钟铭只能认为对方是用手捂住了话筒,然后去跟谁说什么事情。

    只是……为什么呢,这种话题还需要瞒着谁吗?又或者有什么话不想让自己听到?

    确实很怪。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通话很快又恢复了,朴昭妍的声音再度出现在耳边:

    “那个钟铭,她们可能有点事情去不了,我们俩出去吃饭吧……行吧?”

    “哦,那行吧,你有地方吗?”金钟铭这才明白过来,对方刚才应该是捂着话筒在问哪个队友要不要一起来。

    “地方有的是,看你是想找清静的地方还是想找个有特色的地方了……”

    “之前在大学路找到了一家店。”

    “专门卖童子鸡的,很有意思……”

    “不想吃油腻的?呃,旁边还有一家披萨店,偏水果口味的那种……”

    “地址发给你。”

    讨论着吃饭的地方,朴昭妍的语气明显变得活泼了起来,而直到金钟铭提醒她自己的电梯快到了的时候,她好像才刚刚反应过来,然后象征性的问了一句:“对了,你那边有人吗,要一起来吗?初珑、西卡、krystal?”

    金钟铭本能的想带初珑,但却突然想到,对方这时候应该关心娜恩去了;至于西卡,说不定又有自己的生活,早该干嘛干嘛去了;krystal估计这时候刚从汉江里游泳回来,正准备复习功课呢。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想到了一个人:“还真有一个,方便吗?”

    “方便的,当然方便……”朴昭妍回答的很迅速,但是语气却有一种令人感到怪的感觉,称不是敷衍或者是不满,反而是一种类似于解脱和放松的那种东西。

    “哦。”电梯说到到,金钟铭来不及细想,当即应了下来。“那这样吧,见面再说。”

    “见面再说。”朴昭妍这一声回答的很干脆,完全没有了她往常的嘴碎。

    而最终,晚七点多一点的时候,金钟铭按时赴约了。

    “这是你的还真有一个?”甫一见面,朴昭妍的眼神变的微妙了起来。

    作为回应,金赛纶毫不客气的撇了撇嘴,她当然听得出对方那种把自己当做小毛孩子的感觉。

    “都认识吧?”金钟铭笑了笑,完全没在意俩人的怪互动。“你们俩可是同一年出道的,说起来应该有交集吧?”

    “完全没有。”金赛纶率先摇头。“不过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如电影首映式什么的……”

    “嗯……”朴昭妍坐在原地动都没动,只是仰头想了一下。“好像只有大叔映前后见过一次,不过也没说话。钟铭你知道的,我这人第一个像样的电视剧还是今年你给我安排的那个,之前根本没跟影视剧打过交道。”

    “这倒也是。”金钟铭面色恍然,一边推着金赛纶往里坐一边坐到了朴昭妍的对面。“不过迟早会熟悉起来的,赛纶这些年电视剧不少,昭妍姐你不也开始涉及电视剧了吗?电视台里以后有的是机会……”

    “或许吧。”朴昭妍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是很感兴趣。“不过现在咱们应该先讨论下吃什么为好。金赛纶小姐有什么想吃的吗?这家店有不少适合孩子吃的,梅子饼披萨、黄桃千层蛋糕……对了!这家店有给小孩子专门准备的黄桃千层便当,是专门打包带走的那种,里面有招牌黄桃千层蛋糕,还有树莓芒果双拼披萨,还有蓝莓饮料,你们来之前我刚刚点了一份……”

    “欧尼有孩子了吗?”刚刚坐稳的金赛纶突然插嘴问道。

    “什么?”朴昭妍一时没反应过来。

    “欧尼不是说你刚刚点了一份给小孩子专门准备的黄桃千层便当吗?”金赛纶一脸认真的追问道。“欧尼家里有小孩子吗?”

    “哎……给我们组合里一个人带的。”朴昭妍尴尬的答道。

    “那个你们小很多的忙内吗?”金赛纶紧追不舍。

    “不是。”朴昭妍更加尴尬了。

    “是她们组合里的大姐。”金钟铭插嘴解释了一句。“应该是给那个全宝蓝带的。”

    金赛纶为之语塞。

    “既然有这种东西,那多带几份吧。”金钟铭掀开菜单随意的说道。“给赛纶带一份,然后一份给krystal,再一份给初珑宿舍里送过去,还有一份塞冰箱里当零食……”

    朴昭妍自然不无不可,而金赛纶却不满的嘟了嘟嘴——后者当然听得出来,对方是在隐约警告自己不要惹事生非。

    “幸亏演唱会是先从rb开始的。”或许是觉得小小的金赛纶无足轻重,在菜的空档里,昭妍很自然的开启一些话题。

    “怎么说?”金钟铭也暂时放下了金赛纶,转而陪朴昭妍闲谈了起来。“独岛那档子事?”

    “是啊。”朴昭妍微微感叹了一下。“我们一直等到前几天去了泰国以后才知道rb那边出了问题,然后公司现在到处都在传,说是rb要全面禁止韩流,而且还有人说,要是当初不巧把rb那场演唱会放到最后的话,指不定现场会出问题了……”

    “以讹传讹罢了。”金钟铭轻笑道。“事发突然,加rb娱乐界对韩流积怨已久,所以才显得挺吓人,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到那种地步的。而且……”

    “而且?”金赛纶一边吃一边插嘴问道。

    “而且日韩两国再折腾,这经贸的往来基础还是有的。更重要的是,美国人也不会放任这两个国家闹个不停的。看着吧,少则三月,多则半年,这阵风波过去了。”

    “希望如此吧。”朴昭妍无奈的摇摇头。“可是三月也好半年也罢,对我们tara而言也够麻烦的了……”

    “这倒……也是。”金钟铭跟着点了下头。

    “为什么?”金赛纶又插了句嘴,引得金钟铭一个白眼瞟了过来。

    “这个恐怕你是不懂得。”朴昭妍笑着朝金赛纶解释道。“具体缘由我不跟你说了,总之,眼下这个状况,韩国这边我们tara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回归的,而现在rb那边又出了排斥韩流这样的事情,所以公司已经决定,暂时只能走影视的路线了……”

    “哦。”金赛纶恍然大悟。“欧尼你本来不擅长当演员对不对?刚才你说了的。所以,这种路线对你而言最不利,是吧?”

    金钟铭闻言微微一怔,却并没有说什么。

    “昨天的请回答我看了,确实挺佩服钟铭你的。”朴昭妍端起一杯奶昔继续了她的嘴碎模式。“第九集里那个泰迪太重口了……”

    “公泰迪本来那么色!”金赛纶继续插嘴道。“我记得有一次跟爸爸出门,在汉江堤遇到了一个他遛狗的同事,两人刚远远的打了声招呼,然后那个伯伯的泰迪飞奔过来,直接抱住了我爸爸的裤腿,我爸爸也不好把它踢开,一分钟不
海贼王的副船长sodu
到,等伯伯把它拽走以后,那裤腿给跟撒了奶昔一样……”

    朴昭妍闻言当即呛了一下,然后赶紧放下了自己的奶昔。

    “没办法。”金钟铭狠狠瞪了一眼金赛纶,然后才扭头解释道。“大部分有点疯的泰迪狗其实都不是发情,那应该是一种替代行为,心情好了那样,心情不好也那样,见到生人那样,见到熟人也那样,紧张了如此,放松了也如此……所以,之前陪侑莉去买狗的时候,那宠物店老板告诉她,要么阉了,要么买母的……”

    正捂着嘴的朴昭妍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她本能的端起自己的奶昔,似乎是想喝一口缓解尴尬,但打眼一瞟迎了金赛纶那怪的目光后又赶紧放了回去,然后,她再度压抑不住的笑了出来。

    “开个玩笑而已。”金钟铭赶紧停住了这些废话。“其实泰迪的概念本来只是商业的炒作概念而已,我这么拍说到底也只是为了呼应那个前段时间热映的泰迪熊电影……”

    朴昭妍第三次掌不住笑了出来,而这下子金赛纶却傻眼了,才12岁的她根本没机会去看那个19禁的泰迪熊,所以饶是小丫头内里成熟的过了分,却也想不通泰迪熊怎么和那么污的东西形成呼应。

    “不过说实话,钟铭你的擦边球确实打得很厉害。”朴昭妍隔了好久才缓过劲来继续聊了下去。“跟泰迪熊一样厉害。我们是前天回来的,先是大家想看看那些客串戏份,没想到看了半集以后彻底看进去了,先在追了前八集,然后又一起看了最新的两集,一晚前一个小时大家都在笑那个泰迪,但是看了第十集以后又开始讨论起了俊熙和云宰的cp……”

    “我猜你们组合里很多人都是支持这对cp的吧?”金钟铭戏谑的问道。

    “那是自然。”朴昭妍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感觉……这好像是韩国第一部阐明了男男同性立场的电视剧,对吧?”

    “没有的事情。”金钟铭连连摇头。“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半点露骨的表示……”

    这样,或许是金钟铭那几个白眼起了作用,又或许是这家被朴昭妍看的餐厅食物确实不赖,总之,金赛纶彻底的老实了下来。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从这以后,现场的气氛反而变得有些乏善可陈了起来。饭菜很不错,朴昭妍和金钟铭的谈性也都似乎很浓,两人相互说了很多这一个多月以来的各自经历。可说来说去,前者无非是讲一下几场国外演唱会的事情,而后者也不过说了一下请回答拍摄和热映的一些趣事罢了。

    甚至隐约,双方都察觉到了一些对方对气氛的刻意维护。

    “对方,有什么瞒着自己的吗?”这大概是此时双方共同的心思了。

    而在双方一致的对这顿饭感觉有些乏力的时候,转机还真出现了……而这次转机依然是金赛纶引发的,或者说是大叔和小米引发的。

    话说,金赛纶演过很多作品,但是其余所有的作品加一块,无论得多少奖,都不过一个大叔那个小眼神深入人心;金钟铭作品连连,也从不拿架子,但是架不住他很长时间没出来浪了;至于朴昭妍,说实话,她好像确实对影视作品这块有些不太明了,根本不懂影视作品的影响力。

    总之,所有人都低估了大叔这部电影的艺术形象,都忽略了大叔和小米这对cp有多么的深入人心。

    当然,这里面还有些外因——这里是大学路。

    没错,这里是韩国话剧场地最集的地方,被认为跟旁边的忠武路相得益彰,互为补充。实际,韩国有小两成的演员和幕后从业者都出自大学路,甚至cube如今支柱性的人物金英旭以前在这里做后台。

    而之前,昭妍把地方定在这里,本意是追求安静的……

    然而,当时间来到八点钟左右的时候,随着晚间剧场的逐渐开幕,大学路突然变得人流密集起来,而这些能欣赏的来话剧的人,或许会不在意tara是什么,但又有几个会不知道大叔和小米呢?

    于是乎,三人或者说两人被强势的围观了。

    朴昭妍真的想笑,因为她被人华丽丽的无视了……到处都是喊大叔和小米的,而她这个当红组合的成员却宛如一个蹭热度的人一样。

    “怎么办?”看着隔着玻璃跟外面人打招呼的金赛纶,朴昭妍有些无奈。“我本来还想吃完饭问你要不要看一场话剧呢?”

    “走吧。”金钟铭一边朝外面频频点头致意一边建议道。“带打包的东西,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也好。”朴昭妍爽快的答应了。“反正我在这里没人在意,明天再来开自己的车……”

    金钟铭哑然失笑,三人随即起身。

    这样,突破了人群,三人一起坐了金钟铭的旧现代,朴昭妍坐在副驾驶,金赛纶抱着四盒黄桃便当坐到了后面,然后车子一路向着西南方的永登浦区,也是汝矣岛南方的那个方位行驶了过去——金赛纶的家在那里。

    然而,今天晚的事情似乎有些没完没了,当车子来到麻浦大桥前的桃花洞地区时,却又遭遇到了难得一见的堵车。

    “走过去吧!”已经偷偷打开了一盒便当,以至于满嘴满车都是黄桃味的金赛纶干脆的建议道。“把车子停到那边弘大的随便什么地方,我们走过去吧,反正一座大桥而已。而且……你们送我回家以后还能沿着汉江散散步,当是为你们在大学路的被打扰做个补偿好了……”

    这确实是个很好的建议,金钟铭也向来从善如流。

    然而,等到两大一小还有四盒便当一起踏麻浦大桥以后,却发现自己一行人又被套路了。

    “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刚刚路过桥第一块电子广告牌时,广告牌自动播放出了语音。

    金钟铭和朴昭妍对视了一眼,都觉的莫名其妙。

    “这是生命之桥。”跟在后面抱着一盒便当的金赛纶赶紧解释了一下。“个月刚改的,之前麻浦这里不是自杀的人特别多吗?然后三星和政府一起出钱翻修这套设施,叫什么生命之桥,据说能专门劝解那些心灰意冷的人,还能智能化识别人脸和人数,进行针对性的疏导,号称要把每年自杀人数下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不过好像是哪里出问题了,这才不到九点,不该开这么早的,是因为行人道人少的缘故吗?”

    金钟铭和朴昭妍这两个都是刚刚回首尔的人一起点了点头,却都在隐约觉的好像哪里有些不对的样子。

    走过十几米的路程,来到了第二块广告牌前,柔和音乐立即响了起来,之前的电子音又出现了:“我知道你最近一点时间过得很艰难……”

    金钟铭和朴昭妍面面相觑,他们终于好像察觉到了问题所在……不过没关系,反正自己这二人只是路过,又不是想自杀。于是,两人带着金赛纶继续往前,而第三块广告牌也如约发声了:“我注意到你们是三个人,是一家三口吗?”

    前面两人没有理会,连跟在后面的金赛纶也察觉到一丝不妙的意味,然后一边盯着广告牌一边飞速前追了前面两人,好像这玩意是什么怪物一样。

    “是家里遭遇到了什么债务问题吧?”

    “这时候男人应该展现出担当才对,女人也该展示出自己的温柔体贴……”

    “孩子是无辜。”

    听着听着,三人的移动速度也越来越快,恨不能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后台的设置真的出了什么故障,当他们越过大桥心点以后,原本那让人感到惊吓的电子音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纯正而柔和的轻音乐。

    听了一会,三人确定只是音乐以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是疏导吗?”朴昭妍无语至极。“路人也会被逼的跳桥吧?”

    “应该是故障,应该是故障。”金钟铭无力的答道,但却双手撑在大桥栏杆,死活都不敢再随意往前走了。

    话说,鬼知道前面的广告牌会不会又变成那种鬼玩意?!

    朴昭妍和金赛纶大概也是一样的心思,前者往后靠在了栏杆开始收拾起了自己的头发,而后者则干脆蹲坐在两人间的栏杆黑影里,然后打开便当,似乎是准备用甜食安慰自己受伤的幼小心灵。

    “话说……”好不容易喘匀了气,伴随着耳边轻音乐,金钟铭终于忍不住了。“昭妍姐今天其实是有事要跟我说吧?”

    “你呢?”昭妍一边扎着头发一边反问道。“我总感觉钟铭你今天好像心情也不怎么样……对不对?”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失笑。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