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74章八月未央(上)

第274章八月未央(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间一晃半月,转眼间已经八月中旬,金钟铭正在cube公司大楼自己的办公室里安坐,而坐在旁边另一张桌子上帮着办公的却是又闲下来的初珑。

    高层办公室,阳光充足,却又寂静无声,堪称双影空对浓夏。

    “这个剧本不错。”突然间,金钟铭抬头打破了沉寂。“珑珑你去送给张恩赫代表,让他看一眼,如果没问题的话就让他联络一下这个创作剧本的导演,就说有机会我希望和对方面对面聊聊,是关于其中一些剧情的讨论。”

    “好。”初珑当即起身答应。

    话说,虽然讲是秘书,可初珑的业务能力也确实有限。

    其实这也难怪,毕竟她和圈内的很多ido1一样,为了出道,刚一高中毕业就放弃了学业,而且即便是在高中时期,也要花很多时间要用来进行舞蹈、歌曲、礼仪等方面的练习。所以,细细说来,这样的秘书确实跟专业的差太多。不要说帮着刘清玄那些专业人士处理什么财务方面的东西了,就是办公室里的杂务也依旧是苏小娅负责,而初珑只是坐在这边打个下手而已,什么处理一下文字工作了,什么分个类汇个总了,当然还有跑腿这种工作……

    不过,什么东西都是需要学的,金钟铭让初珑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也不仅是因为她的业务水平如何,更多的还是想让她借着这个机会有所锻炼和有所见识。毕竟,金钟铭本人的办公室里,几乎汇集了形形色色甚至堪称五花八门的信息,而单是长时间处理这些信息累积起来的见识,就能让她有一种格局上的提升。

    这才是金钟铭的真正目的。

    初珑按照吩咐带着剧本离开了,然后不到一分钟就去而复返。

    “怎么了?”金钟铭瞥了眼对方手里依旧还在的剧本,很显然这丫头刚出门就遇到什么了。

    “门口正好遇到了张敏雅代表。”初珑言辞一丝不苟的答复道。“她让我告诉你一声,下午三点半公司要在9楼召集所有艺人拍家族全家福,让你别忘了这件事情……”

    “哦。”金钟铭顿了一下才答应了一声,他心里很清楚,这是崔振浩给迟迟未舍得走的洪胜成搞得一个送行仪式。

    初珑点点头,然后捧着剧本再度转身离开。不过,这次不到一分钟她又抱着剧本回来了。

    “这次又是什么?”金钟铭头都没抬。

    “崔振浩代表打电话给前面,正好让我遇到了,他让我告诉你一声,说是杨贤硕社长和其他一群人实在是闹腾的厉害,他恐怕拦不住了,马上就该上来了……”

    “哼!”金钟铭轻笑了一声,然后摆了下手。“知道了,珑珑你送完剧本就去准备合影的事情吧,不要回来了。”

    “哦。”初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

    而短短数分钟后,伴随着电梯门的打开,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和嘈杂的议论声立即在这个原本安静的楼层里铺开,然后,各个韩流娱乐公司的掌门人们或是面红耳赤或者脸色铁青的朝着金钟铭的办公室直接走了过来。

    然而,当这群情绪激动的大佬们走到门前时,却纷纷停下脚步,之前各自激烈的话语也登时消失不见了起来。

    这当然不是说坐在里面背身对着大家,假装看什么报告的金钟铭,如今已经可以做到不怒自威的地步了,更不是说有什么王八之气四溢。或许,这群人平日里的确对金钟铭有这么一点敬畏感,可今天不同,这次这群人沉默的真正目的要落在别处:

    果然,等了一会后,原本就因为面色苍白而在人群中显得极为突出的杨贤硕杨社长,在众人的逼视下,终于不得不咬紧牙关上前,然后轻轻敲了下玻璃门。

    金钟铭回过神来,迎上了杨贤硕那有些躲闪的目光,面色也随之变得刻板而冷峻了起来。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稍待片刻后,还是亲自起身将这么一大群人给迎入了自己的办公室。

    众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而进去后,有人无力在沙上坐下,有人则黑着脸立在一旁,还有人干脆在办公桌前的空场里打起了转,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始终放在了回到办公桌后的金钟铭身上。

    “诸位!”重新坐回来以后,金钟铭当即板着脸看向了眼前的一窝子人。“咱们坦诚一点吧,我呢,既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出了什么事情我一清二楚。可是既然你们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总得给我个说法吧?”

    “呼!”

    “嘶……”

    “哼!”

    一句话问的,满办公室的大佬们反应各异,可他们当然也明白,人家金钟铭这是问到了点子上了,因为来这里的人不仅很多,还心思各异。不过总体而言,此时的他们却大都是为了金钟铭能够不避前嫌接手这事而感到松了一口气的……

    天塌了砸到谁且不说,终究还是需要真正的大神来补的!

    话说……没错,五天前某位牛肉哥突然而然的爬上了独岛,宣示了主权!然后他本人面临的苦逼局势登时逆转,民族主义情绪下,他那原本百分之十几的可怜支持率瞬间爬升到四成往上……这尼玛简直作弊!

    而在此情况下,什么亲哥哥贪污,什么欲除之而后快全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举国上下的一致赞誉,就连之前想方设法把人家亲哥哥送进拘留所的那群人,现在也都捏着鼻子说好……敏感局势下,不说好你就是国贼!

    不过嘛,日本人什么德性还用说吗?一时间,两边瞬间就斗鸡似的顶了上去。然而这种情形下,最苦逼的就是夹在中间的商人了。且不说1t这样的庞然大物都被例行的吊起来婊了,呃,主要还是问题它姓韩还是姓日的问题,而所谓的在日韩流这边,更是遭到了灭顶之灾!

    限韩令!

    这玩意可不是后来谁的独家明,韩流肆虐是半个亚洲共有的问题,但凡是个有着自己独立文娱事业体系的国家都受不了这玩意的猖狂无忌……再加上之前就说过,在日韩流最大的靠山日本电通的成田社长已经在11年底去世,局势本来就很差了,现在李大统领往独岛上一站那更是捅了马蜂窝。

    当然了,在某些人看来,这里面还有某位杨姓社长自作聪明,强行表达了跟环球唱片中止合作的意图,所以才把事情推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要知道,虽说国家面前无偶像,可是对于就指望着偶像吃饭的眼前诸位来说,丢掉日本市场,这可是要老命的事情!

    “我知道诸位想法不一,不过既然找到了我,我也不会就这么置之不理的。”金钟铭不耐的挥了下手。“各种想法都说一下,我一条条的听着好了……”

    “能不能联合起来,然后请金钟铭先生做个正式的行业代表,去和政府讨论一下?”有人满头大汗的起身问道。“总要考虑一下我们的生存吧?”

    “讨论什么?”金钟铭往身后的椅子上一靠,满脸不明所以的问道。

    “讨论不要煽动民族情绪……”朴振英煞有介事的站起来说道。

    “滚!”金钟铭勃然作色,吓得对方差点没站稳。“国家面前无偶像知不知道?!民族尊严还要不要了?!这种问题是你能讨论还是我能讨论的?!”

    少有在这些人面前真正脾气的金钟铭甫一作,还真是惊得满室鸦雀无声,而这几句反问更是如同一个个耳光一般扇的众人耳边嗡嗡作响。

    “我警告你们,这种事情上谁都不许玩火。”金钟铭继续黑着脸教训道,宛如老师教训小孩子一般。“真有人敢扯出什么激起民族情绪的话来,不要全社会口诛笔伐,我先清理这个害群之马!”

    众人为之凛然。

    “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停了半响,似乎是感觉到了来自于金钟铭的逼视目光,朴振英赶紧解释了起来。“而且这里谁会外传啊?大家都是自己人……”

    “要紧的不是你们,而是你们手底下的艺人!”金钟铭冷笑一声。“自己的嘴都管不住还想管住自己的艺人?!我就纳闷了,东亚三国志中间什么东西不能碰难道不知道?实在没辙碰到了,什么样的艺人又分别要拿出什么立场真的需要我教吗?!这种事情,你们就不能都跟s.m公司学学吗?李秀满前辈就在这里,待会大家就可以向他要本s.m公司内部的相关教材,省的以后拖累所有人!”

    众人瞥了一眼同样满脸无奈的李秀满,却也只能为之默然。

    “当然了。”金钟铭突然面色一缓。“也不能就这么白白的受委
九霄神王无弹窗
屈……无论如何还是要让国民都明白,我们的立场是多么的坚定,又是受到了日本人多大的打压,同时又为国家尊严受到了多大的损失……当然,表达方式要委婉!”

    “我就是这个意思而已。”朴振英赶紧又附和了半句,不过被金钟铭一瞪就再也不敢说话了,一直到现在,他还被对方刚才那一嗓子滚给弄得有些神魂失守。

    “这件事情要大家一起动着来做。”金钟铭摆摆手继续安排道。“大势如此,不可逆转,而正是因为大势不可动摇,所以才需要同舟共济……所谓吴越同舟的典故大家应该都明白,所以诸位也就都不要藏着掖着了……各家在媒体那边的力量都动起来,务必要将受的损失清晰、准确、不掺水分的告诉国民。”

    众人纷纷会意点头,媒体宣传嘛,当然要清晰、准备、不掺水分的。

    “还有什么想法……接着说。”金钟铭挥了下手,算是把刚才那个议题给过了。

    “是这样的。”这下子,很多人都忍不住做出了表示,最后还是由一位年纪较大的人上前一步做了代表,金钟铭认得对方,这是dsp公司的一位常务理事。“这件事和金代表您无关,我们只是想找您做个见证而已……”

    “前辈你说。”金钟铭一边答应着一边顺着对方的目光瞥了一眼面色显得更加苍白的杨贤硕,话说,这位一个月前还意气风的韩国三大娱乐公司老板,此刻竟然已经有些精神恍惚的感觉了,而感觉到周围刺眼的目光后他甚至在八月天打了个冷战。

    “一个在业内产业规模第三,个人资产第二的娱乐经纪公司老板,当着几十位同行的面公开做出的承诺,应不应该履行?!”这位理事牟足了力气,中气十足的问道。

    “这个问题还需要问我吗?”金钟铭面无表情的反问了出来。“除非他想自绝于整个行业,顺便断了自己累积了几十年的商业信誉……还要添上几十个仇家……对不对?”

    “我!”杨贤硕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却丧失了最后一丝力气。

    看的出来,这种来自于出他能力甚至想象的大格局变动。以及因而引的严峻局面,已经严重的打击了他的信心。

    “看到没?”金钟铭扬了一下下巴。“杨社长也没说要毁弃承诺……”

    “哈!”这位年纪较长的dsp理事依旧有些不服气。“那是在这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没法否认,鬼知道一转身会如何?他要是个省油的灯,能来到今天?”

    “而且要我说。”ts公司社长金泰颂也忍不住上前。“事情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上面的大格局谁也不怪,可是杨社长那个迫不及待断了日本环球关系的行径,也有很大的责任!金代表,恕我直言,今天绝对不能让杨……”

    “我知道那天的事情。”金钟铭用一种毫不掺杂感情的语调打断了对方。“杨社长的提议如何且不说,但是那天包括我们cube崔副社长在内的诸位都是同意了的……我记得崔副社长回来跟我和洪社长说的是一年,到明年八月为止的一年?对不对?”

    dsp的那位理事当即闭口不言,但是金泰颂咽了口唾沫后却还是咬着牙说了下去:“其实……并不是我们咄咄逼人,只是出了这档子事,对我们经营不利的小公司而言,都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撑得下去。金代表应该知道,我们公司刚刚买了新楼,然后又推了一个新男团出来,bap嘛,您见过的,现在是各种资源全都砸下去了。您说,这要是secret明年一年日本的进项全都断了,我们ts怎么办?恐怕我就只能去借高利贷了吧?”

    “银行不行吗?”金钟铭问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听说最近银行的人很有善心的,借钱也好,债务担保也好,都挺方便的……”

    众人面面相觑,银行的钱哪是那么好借的?今天这办公室里这么多家公司,也就是从杨贤硕开始往上的三家可以轻松拿到贷款,就连朴振英和韩胜浩缺钱的时候,当初都尼玛是找教会借的隐性高利贷!真当银行是善堂啊?

    “我明白了。”金钟铭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黑框眼镜戴了上去。“这年头谁都缺钱。不过,既然能来到这里的,也都是得到过我认可的公司或者个人。这样吧,谁因为日本问题而使生意遭遇困境的话,可以找我拿一份十亿以下的个人贷款周转一下,全都按照银行利息来……但是,明年八月,把真正的损失按照约定统计出来之前,就不要去找杨社长喋喋不休了。如何?”

    所有人都再度沉默了下来,这个方案确实让他们无话可说。

    而随后,办公室果然也重新变得嘈杂而又富有生气了起来,甭管如何,人家金钟铭愿意帮大家度过难关的心意还是要感谢的,而且对整个行业的一视同仁,更让大家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但就在人群里,事情的另一个当事人杨贤硕,在沉默了一会后,却突然随着旁边李秀满某种戏谑的目光变得惊愕,然后慌张了起来,到了后来,他的身体竟然有些不受控制的如筛糠一般抖了起来,最后,竟然要靠抓住沙边缘才稳住了身体……

    原来,被李秀满这么一看,杨贤硕才忽的反应了过来,金钟铭这么做,绝不仅仅是在借机收拾人心,也不仅仅是在借机成为某种说一不二的仲裁者。实际上,这么一来的话,对方更是趁机将那些债务转移到了他金钟铭自己身上!

    这就好像银行和会计行可以帮人整理债务一样,现在,金钟铭也帮着他杨贤硕和这些人整理了债务,之前他杨贤硕欠大家的钱,变成了欠金钟铭的钱!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种事情当然求之不得,就好像金九拉面对着那群高利贷一样。为什么?因为债主比欠债的强势!

    然而,说句不好听的,虽然眼前有这么多气势汹汹的同行,但实际上也就仅仅是因为对方人多势众,而且事情就在眼前罢了。真要是给他杨菊花一年的时间,面对着这么多七零八落的同行,还都是小公司,他自问是有各种手段慢慢抹平的,七零八落的,什么人情啊,什么手段啊……真的不需要这么真金白银。

    等真到了一年后的那个八月份,杨贤硕自问虽然还是要脱一层皮,但终究只是脱一层皮。

    但现在呢,他敢赖金钟铭的账?!敢跟金钟铭耍手段?!

    杨贤硕心中想的通透,然而他却终究没有勇气站起来说上半句话……因为真要是敢在这里反驳金钟铭的善意,那对方一定会放任这群人会撕了他的,说不定这次的局面,也很大程度上要坐实了是他杨贤硕惹出来的锅!让他一辈子在行业内抬不起头来!甚至还有可能,现在就逼迫他拿出来一大笔保证金来,先让大家度过难关!

    真要是那样的话,yg或许不会毁掉,但最起码会有三五年喘不过来气!而他三千亿的身价,现在就得被趁火打劫,说不定就得变成一千五……什么夜总会,什么大楼,指不定就直接姓金了。

    辛辛苦苦几十年,那还玩个蛋啊?!

    “看来大家都还认可这个方案。”金钟铭低头笑了一下。“感谢诸位对我的信任。不过,事情不能到此为止,日本的局面必须要稳定下来……李秀满前辈!”

    李秀满心里一咯噔,但却马上笑眯眯的站了起来。

    话说,杨菊花想没想通透,或者想到了哪一层,他李秀满是不知道的。实际上,李秀满估摸着,这厮应该还一直都以为这次是无妄之灾呢!毕竟,李大统领神经一般去爬独岛的事情谁都没料到。但是话又说回来,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对金钟铭这个小兔崽子有所提防的李秀满却能肯定,这厮一定早有讯息,然后,这厮才借机把杨菊花和他那正在势头上的yg公司给一棒槌打得永世不得生!

    甚至再多想一点,当初要是自己没先撺掇着让姓杨的先去试试水,那这次永世不得生的可就是他李秀满了!

    所以说,李大总监有点怕了。

    “是这样的。”金钟铭煞有介事的点了点桌子,宛如上级对下属一般安排道。“虽说情势如此,但咱们万万不能坐以待毙。日本那边的情况呢,还是前辈你熟悉一些,所以,请您务必代表大家去一趟日本,跟艾回什么的老关系多联络一下,我这边呢,也会跟环球多说几句好话。怎么说,日本市场也是韩流最大的财源,能挽回一点是一点……是吧?”

    “义不容辞!”李秀满昂挺胸正气凛然,跟旁边瘫倒在沙上的杨菊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ps:呃,恭喜云岚兄千辛万苦终于加进了书友群,嗯,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