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72章阶级(下)

第272章阶级(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气氛意外的很融洽。

    李胜基在刻意的奉承,哪怕笑起来都显得很憨厚的样子;金钟铭则在用一种戏谑的态度来观察,语调中明显透着一种轻佻。

    然而,双方其实都很虚伪,李胜基这人绝对没那么贱,金钟铭也绝对没那么傲慢,但是现场就是这么一个样子……

    为什么?说白了,前者在刻意的培养气氛等待开口的好机会,后者也在敷衍的等待,等着对方尽快开口,所以说,这俩人心里其实都是对对方一万个不耐烦的,都是想尽快说事的。但问题偏偏就这么来了,也不知道是觉得火候真没到,还是单纯的演对手戏演上了瘾,这俩人竟然就没完没了了!

    就这样,烧酒喝了两瓶,菜也重新上了几盘,甚至上菜的服务员紧张的提出来想要合影,俩人竟然也都笑靥如花,配合至极,双双一副亲民做派,最后竟然就让餐厅里所有的服务员挨个站到俩人中间玩了张自拍。

    而想都不用想,就在这俩人在这个汝矣岛上的餐厅里吃喝做戏的时候,那边网上估计已经开始扯淡了。说不定已经有粉丝对着这些个照片开始幻想什么了,比如李胜基是不是要参与tvn电视台的新节目了,或者干脆觉得这俩人要合作了!

    可谁又能想到,这俩人都对对方是一万个腻歪呢?

    两天一夜的风波已经过去很久了,当时另一个主要当事人姜虎东都要复出了,但是对于两个年轻人而言,他们之间却不可能那么大度的。

    尤其是李胜基,当年的他从娱乐圈里的事业进度上来看,简直是乘风破浪,但偏偏就在综艺线上,因为被金钟铭横踹一脚,基本上算是一直坑到了现在。

    两天一夜本身且不说,金钟铭走了是不错,位置让给他了也是不错,但是李胜基所依仗着的姜虎东马上却也被圈内人一起力给搞的去隐退了。紧接着,这个昔日的综艺王者一夜间沦为了收视率垫底的节目,偏偏李胜基还不敢走,不然就坐实了是过来蹭热度的,只能辛辛苦苦的继续满世界风餐露宿的。

    而且这还没完,眼看着罗英石走人两天一夜第一季正式完结,李胜基赶紧脚底抹油,自以为逃出了这个天坑。可没成想,第二季两天一夜如今在车太贤和昔日那个被姜虎东等人欺负过的新人pd刘浩镇的带领下竟然重新焕了生机,如今隐约有一种要重回昔日荣光的感觉。

    然而这一切都跟李胜基无关了,这个节目的所有成绩、人气、荣誉都和他无关,唯独坑到死的那一年全都砸到他头上了。

    恨不恨金钟铭?不恨就怪了!

    至于金钟铭,其实心里也是一万个不待见李胜基,不过作为昔日那场风波中的胜利者,他到不是因为那场恩怨本身,而是因为对方在事前事后展示出的某些细节态度。

    话说当年李胜基之所以能够乘风破浪,那是因为他无论在哪个领域,背后都有一个强力党支持:音乐上,他有个老师叫李善姬;而在电视剧领域,他走的是李瑞镇、李顺载这条高端路线;至于综艺上,他自然是铁杆的姜1ine了。

    这三条线,其实都有一种隐约可见的师徒传承感觉。可就是在姜虎东出事以后,这位昔日靠着姜胖子提携才能在综艺圈里大杀四方的年轻人,竟然没有丝毫的表示……没善意的表示倒也罢了,他甚至还在姜虎东离开后第一次单独主持强心脏的时候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金钟铭这人当时看不惯圈内有年轻人对自己紧追不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有可能是因为当初的两天一夜风波使他对这人有了成见,平白把人恶意的往坏处想。

    但甭管如何了,这俩人之前确实是有过龃龉的,确实是互相不对眼的,而且一直到现在还都有些抹不开……

    可话又说回来,金钟铭虽然一直不待见对方这人,但却也没怎么刻意的去对付过对方。实际上,这些年来,李胜基虽然在综艺一坑到底,但在电视剧、音乐方面全都刷的杠杠的,甚至在11年底到12年初这段时间,当金钟铭彻底进军综艺市场后,这厮还趁机全线退出了综艺,两天一夜、强心脏全走的干干净净,而金钟铭也依旧没有说什么。

    总而言之,双方其实一直都是眼不见心不烦的那种……可既然如此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现在这厮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和人情,七拐八抹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何必呢?

    “何必呢?”眼看着对方又主动站起身来给自己热切的满上了一杯酒,已经有些微醺的金钟铭终于适时的问了出来,而这时候双方已经虚与委蛇了一个多小时了,时间都到了晚上九点多了。“胜基兄毕竟比我大了一岁,哪能让你给我一次次的倒酒呢?来,也该我给你倒上一杯了。”

    李胜基闻言一怔,却也终于停下了动作,然后放任金钟铭反过来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并随即端起来一饮而尽。

    “17亿韩元啊……为了见我一趟,胜基兄也是拼了。”眼看着对方喝了下去,金钟铭略带醉意的调笑了起来。

    “这账算的不对吧?”李胜基尴尬的笑了一下,显得很是憨厚和坦诚。“只是帮了金九拉前辈一个小忙,2o亿变成17亿而已,算是帮着调停了3亿利息。而且,这还是靠着银行的面子,你也知道放高利贷人的背后大多是各种宗教基金会的那些人,这个钱的来往全都靠银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所以他们还是给面子的……”

    “啊。”金钟铭这才好像反应了过来。“不错,是3亿不是17亿,看来我真喝多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诚意我确实是感觉到了,胜基兄你终究是花了很大力气,还走了金九拉和钟信哥的两次人情……那么今天晚上,胜基兄莫非是有什么价值3亿以上的事情要找我帮忙?不然何必呢?”


诡影狂盗吧
    “并非如此。”低头想了一下后,李胜基连连摇头。“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要请钟铭你来帮忙,其实只是看到新闻,知道虎东哥要回来了,觉得冤家宜解不宜结罢了。仔细想想,当初咱们因为虎东哥的事情闹得有些不愉快,可现在连虎东哥都要复出了,就没必要再这么下去了……”

    金钟铭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这种事情我早就忘了,而且我也真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心结,这两年不是一直相安无事吗……有事还是说事吧!”

    “确实没有什么具体的事宜。”李胜基言之凿凿。“只是想跟钟铭你亲近一下……”

    “哈!”金钟铭忍不住又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真的是这样。”李胜基依旧言辞恳切。“说实话,钟铭你现在事业越做越大,眼界肯定也跟以往不同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以前的一些不愉快就当是……”

    突然间,李胜基停下了恳切的表态,随之而来的是面色慌张的豁然起身,并朝着餐厅小间门口手忙脚乱的行礼,而金钟铭也略显诧异的眯起眼睛看向了门口方向……这时候竟然有人来了,而且看李胜基这反应,来人还是个他的熟人,应该不是随意闯进来的。

    可是……金钟铭却不认识这个头花白、一身便服,却依旧显得气质非凡的老男人。

    “敢问您是……”既然对方明显是特意过来的,而且还是李胜基的什么人,那金钟铭也就借着醉意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原地,根本没有起身问候这个明显是长辈的什么人的意思。

    “贸然前来,实在是冒昧了。”来人微笑着一开口就显得语调柔和,教养极佳。“金钟铭代表,请容我稍作介绍,鄙人是朝鲜日报经济版副主编李……”

    “哦!”对方话更说了一半金钟铭就恍然大悟,然后还忍不住瞥了一眼身旁面色苍白却还弯着腰没敢起身的李胜基,同时终究还是礼貌的站起身迎了上去。“原来是伯父……真没想到我和胜基兄喝杯酒倒把您给惊动了。”

    “哪里的话?”李父立即笑着上前跟金钟铭亲热的握住了手。“一直想找机会认识一下年少有为的金钟铭代表,这次也算是得尝所愿了。能不能借个地方,喝杯水酒,也算是结识一下?”

    “言重了,这酒本来就是贵父子花了三亿韩元摆出来的,何谈借地?!”

    说着,金钟铭赶紧把对方笑着让到了正对着门口的主位上,然而对方却坚辞不就,只是随意的坐到了一侧。

    而就这么一番寒暄和礼让以后,金钟铭却已经对来人有了一百分的警醒要知道,从自己亲爹进门以后,李胜基就一直面色苍白的弯着腰站在酒桌的后面,而眼前这个当爹的全程和自己言笑晏晏,风度翩翩,却根本就没看自己儿子一眼。

    怪不得这个人银行行长干完了,还能摇身一变成为朝鲜日报副主编,着实不简单。要知道,可能因为有个强力政府的缘故,中国人是感受不到所谓媒体的强悍的。但是在国外,这种大型媒体靠着自己话语权的力量,无冕之王四个字绝不是一种形容词,他们一言颠倒黑白,一言指鹿为马,左右逢源,四处横行,堪称资本力量和政客们的天然盟友。

    实际上,这个道理哪怕是当年那个很菜鸡的韩国政府也明白,不然他们不至于强行把三星撵出朝鲜日报了,实在是钱袋子和笔杆子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彻底合二为一的话,就显得太恐怖了。

    总之,无论是银行家的身份,还是如今朝鲜日报副主编的职务,眼前这个人确实都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了。

    就这样,双方坐定又笑谈了几句,足足五六分钟后,李父才似乎终于想起了自己儿子还在身后弯着腰等候落呢。

    “不瞒金钟铭代表您说。”李父仪态端正,言辞不急不缓。“我今天在报社加班,刚一回去,就听妻子和女儿说到了胜基的事情,说是他要来找你道歉致意,就赶紧心急火燎的过来了。没办法,胜基这孩子自幼被家里人宠惯了,踏上社会以后也是靠着家里人的一路保驾护航,向来不怎么懂事,我这是怕他不知深浅,乱耍小聪明,然后无意间冲撞了您……”

    “哎,伯父哪里的话?”金钟铭赶紧摆手。“我跟胜基兄聊得很开心……”

    “这就是一个重大的问题所在了!”李父突然面色严肃了起来,语气也显得板正了不少。“既然是来道歉,是来恳请您高抬贵手的,肯定要有诚意吧?聊得开心反而说明他根本不诚心,来的路上我就看到了服务员在网上的合照,简直急的不得了,好在及时赶到了……”

    金钟铭尴尬的笑了一下,对方这个逻辑,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听到了吗?”就在此时,李父突然脸色一变,直接黑着脸看向了还在弯腰站着的自家儿子。“道歉就要有道歉的规矩,道歉时下跪是韩国人的常识吧?只是鞠着躬给谁看呢?!”

    听到这里,原本还带着笑意的金钟铭面色陡然一僵。

    然而,随着李胜基干脆利索的低着头对着自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金钟铭的脸色瞬间又变得和李父一样黑的吓人了起来。

    不过,不等李父回过头来,金钟铭却又迅的恢复了刚才的那种略带醉意的笑容幸亏老子是影帝!

    “您别见怪!现在,烦请金代表听我来讲讲这孩子的一点小心思吧。”刚才还脸色黑到滴水呢,但回过头来的李父却已经和金钟铭一样满含笑意了。

    也够专业的!

    ps1:陪合肥来的高中老同学爬了长城……本来想写完凑大章再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太累了。

    ps2:那位一直加不了群的云岚兄……群那边一直没有你的加群记录啊,你确定你哪里没出问题?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