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71章阶级(中)

第271章阶级(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71章阶级

    傍晚时分,汝矣岛某家餐厅的小间内,金钟铭略显诧异的放下了酒杯:“金九拉前辈真欠了不少债?我还以为你们只是在节目里相互调侃而已。 ”

    “好像还挺多。”尹钟信在旁边模模糊糊的附和了一句。“具体有多少来着?”

    “目前是十来个亿。”出乎意料,金九拉的答复显得异常干脆利索。

    呃……但是随着这句干脆至极的话,气氛却又立即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金钟铭是愣在当场,而尹钟信也是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金九拉给自己满满的倒了一杯白酒。“别人听到这句话一般都会惊叹这个数字,可你们二位最差的也是个开公司的老板,所以第一反应应该是能欠这么多,大概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坏事吧!是吧?摊我我也这么想。”

    “那到底是怎么欠这么多的?”尹钟信无语的放下了杯子。“我可不记得你搞过什么投资,你可是连炸鸡店都不愿意搞的,买股票都是只买大公司的……”

    “哎。”金九拉将手里的这杯白酒一饮而尽,然后才点了下头。“钟信哥还是了解我的,我这人对财务很敏感,不会轻易做什么投资……实际欠下债的是我老婆,而且不怕你们笑话,一直到前两个月有个熟识的债主找到了我,我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回去一问,十来个亿!”

    “目前?”沉默了一会的金钟铭突然想到了对方刚才用到的一个词。

    “目前。”金九拉再度点了点头。“全是高利贷,所以只是目前是十来个亿,很快会变的更多……”

    “咳!”尹钟信是真的呛到了,脸涨得通红不说,又赶紧把喝了一半的酒给放了下去。

    “是这样的……”金九拉苦笑一声,开始给自己的好友还有自己好友的好友解释了起来。

    按照金九拉的解释,原来,他的妻子其实一直有些爱慕虚荣或者说爱面子。当然了,作为一个成名艺人的妻子,作为一个童星的母亲,作为一个江南富人区的家庭妇女,爱慕虚荣似乎也是挺能理解的。

    实际,江南地区这块地方富人、名流太过于集,而地方又实在太小这一点,想想侑莉住到西卡对面,郑容和和徐贤是邻居也真的明白了,而且韩国富人的妻子大多也会在家相夫教子当家庭妇女,所以,无聊之下她们之间会在任何一个场合相互吹捧,外加勾心斗角!甚至金九拉自己都在节目说过,说是一些人为了一点面子的小事都能扯出八十种流言来,甚至他还专门发明了事主这个词汇,讲的是这群富人的妻子,说她们闲着无聊,喜欢搞事。如说今天哪个女明星买了个新包,那明天会传遍整个江南,而且跟狗仔关注于款式什么的,这群人会更在意价格,然后去嘲讽,或者买个同款的去社区的公共场合炫耀。

    而相较这种事主而言,什么爱慕虚荣真的不算什么!

    但是,话又要说回来了,在韩国这地方,当任何一种不良习惯遭遇到债务问题时,会出现极为恶劣的化学反应,而金九拉的妻子是这样。

    一开始,只是金九拉的小舅子做生意借债时找他姐姐做了下担保……姐姐给弟弟做债务担保当然没问题,而且这个姐姐毕竟有着财务实力和社会名誉的,怎么想都不能说什么的,实际单这件事情而言金九拉本人也是知道的。

    然而,这件事情顺利结束以后,却引起了一些涟漪……一方面是亲戚们惊叹于金九拉妻子这个名号的作用,毕竟在韩国私人借债是个极为尴尬的问题,根本不是你想借借的,不然也不会高利贷业务如此发达了;而另一方面,金九拉妻子本人大概是因为平日里丈夫不让她和事主们来往,有些压抑,经过这一次以后却也非常享受这种来自于周边人,尤其是亲友们的奉承和吹捧!

    于是乎,事情开始走了味,这位放着富太太日子不过的家庭妇女开始大包大揽,因为一些奉承和吹捧开始为很多亲友做担保,甚至有些所谓的亲友已经八竿子打不着了……然而做担保看起来没什么,不需要什么真金白银的付出,可顾名思义,欠债的人换不起或者跑了,那可要理所当然的认到你头了。

    “也怪我。”说到这里金九拉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平日里总是黑着一张脸,对待财务问题也总是非常敏感,之前她给自己弟弟做担保的事情我不止一次发过牢骚。所以,等到那边债务一出问题,她根本没想着告诉我,反而是直接去借了高利贷,拆东墙补西墙……”

    尹钟信完全无语:“亲戚们请她做担保不是为了不碰高利贷吗?怎么她这个担保人先沾了?”

    金九拉一脸沮丧,却也回答不出来,只好低头喝酒。

    但是另一边,一直神色淡然听着故事的金钟铭却是信了这个说法,这没什么怪的,其实这好像有的大学生平日里家里管得严,等到开车撞了人出了事,第一反应不是救人,而是先去补几十刀。且不谈这么干有多么丧心病狂,但是还真这么干了……为什么?当时懵了头之下,只有一个念头占了风,不想让人,或者极端一点,只是不想让父母知道而已。

    而且说实话,这种心态和事例在东方传统社会太常见了,长久压抑而刻板的家庭氛围会给人带来渗入骨髓的习惯和压力,而这种习惯和压力又会让一个人在初次面对社会现实问题时,陷入到一种难以理解的非理性思维。然后,他们有些极端的人经常会更加畏惧那些被家人灌输的心理教条,而无视法理人情。

    那么回到眼前来,事情的性质发生了这么恶劣的偏转,确实是金九拉妻子犯蠢,这个没的说,但是金九拉本人平日里的苛刻却也难辞其咎。

    当然了,从他语气可以感觉得到,他本人虽然说不清楚,却也隐约意识到了这一点。

    “后来的事情不用多说了。”金九拉略显崩溃的继续说道。“最开始只是一亿左右的坏账,但是高利贷这种东西,这么乱的债务,这么长的时间……我这么说吧,不说这一亿是怎么涨到十亿的,现在而言,据我所知,所有的账务加一块,个月是产生近两千万的利息,利滚利,所谓驴打滚……”

    “而且高利贷这种东西。”听到这里,金钟铭突然莫名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谁。“可不是你想提前还还的,借据是多长时间得多长时间。实际以你的名气……十亿的话,找圈内人有身份的朋友咬咬牙借一圈,房子什么的卖一卖,总是能凑够的。但如果算利息,数字恐怕会变得更夸张了,甚至高利贷本身的麻烦和恶名也足够你一个艺人喝一壶的了……崔真实和安在焕是怎么死的?”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金九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等了一会,最后还是尹钟信清了下嗓子:“所以说这件事确实很麻烦啊!”

    “是这个意思。”反应过来的金九拉瞄了对面的尹钟信一眼,然后起身给坐在间金钟铭倒了一杯酒。“我统计过了,这些债务里借据最长的要到2015年,算所有的利息,满打满算应该有近20亿的总额……”

    “20亿?!”尹钟信会意的站起了身,满脸惊异。“20亿的话……九拉你也别怪我,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你这个麻烦太大,我根本无能为力。”

    “我知道。”金九拉一脸恳切。“我现在
无限进化笔趣阁
是跟老鼠一样人人喊打的,钟信哥你能过来吃我一顿饭已经很不错了……”

    “哪能让你请啊?”尹钟信干笑着转身道。“既然是当哥哥的,一顿酒总还是能请得起的。这样吧,我去付账,然后回家好了……你们接着聊……”

    金九拉没多说什么,只是朝对方点了头,然后很有默契的放任这个间人直接离去了。而金钟铭,则一直盯着尹钟信的后背,直到对方消失在门外都没吭声。

    毕竟嘛,按照常理来想也确实该如此。

    在私人债务问题,为什么韩国债务哪怕是私人借债利息都那么高,为什么高利贷会横行?说到底,韩国人这里面子大于天,当着共有熟人的面借债总是让人很尴尬的。那么从这角度来说,三人如此默契,一个走,两个沉默倒也显得合情合理了。

    然而,真的等尹钟信走了以后,现场气氛虽然尴尬,却没有想象令人牙酸的那种借钱场景。

    “我……”等了好一会,一只胳膊搭在餐桌的金九拉才略显尴尬的开了口。“其实,其实只是钟信哥误以为我是要借钱……而我本身是想找金钟铭先生你,说一件其他的事情而已。”

    “我竟然没有吃惊。”金钟铭直接晒笑了出来。“不过前辈……你确定是而已?”

    金九拉干笑了一声:“应该是吧?反正没什么真金白银的需求。”

    “天底下的事情,好像商品一样。”金钟铭再度面色怪异的笑了一下,然后将之前对方递来的那杯酒给放回到了桌子。“多一层人转接好像商品多了一层批发商一样,最后在价格总是要不停往涨的……所以说,如果请你帮忙的人付出的代价是帮你搞定债务问题,那么前辈凭什么会觉得,到我这里你要付出的代价会低于那个?”

    “代价这东西,可能是因人而异吧。”金九拉立即严肃了起来。“对我来说,那些债务是天一样的东西,可是在另一些人眼里其实什么都不值……当然更重要的是,其实这次请我代为说项的人也并非是真替我还了20亿债务之类的那么夸张。”

    “哦?”金钟铭稍微来了点兴趣。

    “是这样的。”金九拉终于道出了事情。“我之前拜托了另外一个人,那人家里父母都是银行业出身,母亲还在银行继续工作,父亲虽然刚刚从行长的位置退休了,但是却去了朝鲜日报当了经济版面的副主编,影响力反而更大了……所以,他父亲帮我打了声招呼,让高利贷和我一起往银行里做了交割,算是以银行为心理清了头绪,现在我是欠了银行17亿韩元……”

    “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金钟铭没好气的点了点桌子。“少了3亿利息不说,关键是没有了高利贷这三个字的纠缠……说句不好听的,真要是还跟高利贷纠缠不清的,你现在算是拍卖房子都没人敢买!”

    “我知道。”金九拉无奈的苦笑道。“所以人家今天打来电话让我帮忙留下你,说是要请我帮忙试探一下你态度的时候,我是真没有任何法子拒绝……当然了,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你要是觉得我惹你不满了,我可以此道歉走人……”

    “问个事情。”金钟铭突然打断了对方。“钟信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他真以为你今天是要找我借钱?”

    金九拉心里一虚,莫名的没敢搭话。

    “明白了!”等了一下后,金钟铭终于没好气的将手里的那杯酒给喝了下去。“一个个的都是聪明人……然后当我一个人是傻子吗?”

    金九拉依旧没敢吭声。

    “今天做节目的时候我听出来你是要替谁说项了。”金钟铭百无聊赖的晃了晃空酒杯。“可前辈,咱们真不熟……钟信哥我熟,可是他又跑了……你说怎么办呢?我本来今天晚是准备直接去釜山开工的,后台遇到了老熟人连话都没说两句痛快的来了……难道是因为你金九拉先生面子大吗?是尹钟信……尹钟信!走了的那个!”

    “我只是觉得,你现在的身份应该不会在乎艺人圈子里的这些事情了。”金九拉硬着头皮解释道。“所以才腆着脸这么干的。当然,天大的人情在后面逼着,再不要脸的事情也得做……”

    “艺人?”金钟铭忽的眉毛一挑。“我还以为是崔泰源或者李富真想找我赔不是呢!艺人?!钟信哥要是知道,我跟他十几年的交情被一个艺人的什么狗屁恩怨给浪费掉了,以他那种贪财自保的性格……会后悔死的吧?”

    金九拉更加头皮发麻了,他算是明白了,自己和尹钟信的自作聪明终究还是惹怒了人家,只不过,尹钟信在人家那边脸大一些,所以才能安稳的坐到现在。

    “算了!”金钟铭突然间连生气的心思都没了。“不能让人说我这人无情无义,连从小认识的大哥面子都不给,那个金九拉前辈,你说吧,这人是谁?又怎么跟我起的龃龉?我是想不起来,而且脑子里有点火,也不想去想……”

    “人在外面停车场里。”金九拉忽的松了一口气,暂且不管如何跟尹钟信交代了,总算是先熬过这一茬了。

    话说,作为一个久经世事的成年人,刚才他是真的有点心生畏惧了。

    其实在金九拉看来,长久以来,自从金钟铭从真正起势以后,向来是对事不对人,哪怕是最近干倒了半个cj,引得人人侧目,但那也跟自己这些人显得有些过于遥远了。反倒是他之前地位还不是很稳妥的时候,传出来过让保镖当众拿皮带抽广告商的事情,甚至还有让一个未成年女孩发生不好传闻的一些艺人断着腿爬回老家卖炒面的说法……显得很是戾气十足。

    但是,相较于那些传闻,偏偏是金钟铭刚才冷着脸说出的这两句话,却让金九拉真的有些畏惧了,这种畏惧是一种不知深浅的畏惧……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他金九拉虽然得罪人多,但是最多也是嘴皮子不饶人,确实有脾气暴躁的人扇过他耳光,可事后引起了圈内一致的同情却还是他。所以,真要是金钟铭翻脸拍桌子甚至直接拿酒杯砸他脸,他都不会觉得有什么畏惧的。而现在的问题,他完全不知道对方真要对自己有了怒意的话,会用什么手段对付自己……

    这个年轻人有钱,可以轻易让自己这个由债务问题的人一辈子陷入债务漩涡;他还有一堆靠他吃饭的各种媒体,可以轻易的毁掉一个艺人赖以生存的人气基础;他甚至不用做这么麻烦,只要去和跟他有着诸多业务往来的电视台高层打个招呼,那一个mc没有了节目,还能有什么?

    甚至说句极端点的话,他都有自己的保安公司……

    总之,金九拉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甩锅,想把事情推到原本那人身去。

    “让他进来吧!”金钟铭本来是真的有点不爽了,但是一想到眼前这个胖子欠债欠了17个亿,反倒生不起来气了。

    金九拉即刻起身,说是要去把人带进来,但是金钟铭知道,这厮跟之前尹钟信一样,是打定主意趁机溜了……不过,溜了也好,省的留在自己面前碍眼。

    而两分钟后,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果然出现在了包间内,还一进门恭恭敬敬的来了个九十度鞠躬……

    金钟铭面色恍然,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胜基兄……还真是别来无恙啊!”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