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65章格局不同了(下)

第265章格局不同了(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真打起来了?!”龙山区检查厅外的一辆轿车内,杨贤硕盯着窗外目瞪口呆。

    原来,熬到晚上点钟的时候,或许是检查厅觉得外面的人少了一点,又或许是李相得自己撑不住劲,觉得自己再躲下去丢了份子,毕竟他今天只是来参与问询的,批捕估计还要再等两天……呃,就是他还觉得自己目前还算是个清白身子的意思。

    总之吧,这位总统的兄长还真就在一群保镖、助理,当然还有检查厅这边的人一起护送下走了出来。结果,还没来得及对民众说几句抱歉的话呢,一群义愤填膺的大妈就冲过来,直接对着这位已经七十多岁的大爷玩手撕贪污犯的游戏了。

    而且别忘了,这群大妈可是从下班以后晚餐前就在这儿守着了,其中有人可是挎着菜篮子的。

    于是乎,正所谓鸡蛋与菜叶齐飞,警察共保镖一色。大妈怒目,响穷龙山之巅;大爷心惊,声断汉南之路……一时间,吓得检查厅几乎全员出动,愣是把李相得给抬到了他的车前,然后给塞了进去。

    话说,这件事情让全程旁观的杨贤硕是如此的印象深刻,以至于一直到了两天后的某个会议上他都还念念不忘:

    “堂堂大统领的兄长,去年还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可一朝失势,就被人当成过街老鼠一样穷追猛打……”

    “杨社长。”旁边很快就有人听不下去了,这是刚拿到贷款而松了一口气的韩成洙。“那种东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咱们今天不是要说日本那边的事情吗?既然金钟铭代表说他不管了,你又要干,总得拿出点章程吧?”

    全场安静了下来,代替金钟铭、洪胜成来开会的崔振浩一脸平静,估计是打过招呼了;李秀满和金英敏双双在座却也齐齐低头不语,看得杨贤硕心里痛快异常;至于其他人,大多是一脸期待……毕竟,日本是韩流主要的资金收入来源,韩国这边根基稳固了就去日本捞钱,已经成为了韩流的主要盈利模式。而说句实话,金钟铭之前联络日本那边的金融势力强行逼迫所有人都只走环球唱片的路线,确实有些让歌谣界的同行们感到有些气闷。

    不是说不行,而是太粗糙太霸道,金钟铭可以不在乎那点精耕细作多出来的一点饭渣子,其余人可都是当主粮来看待的。

    “咳。”看到一切都一如所想,杨贤硕难得没摆出那张菊花脸,他笑容满脸的很快就把自己的方略给讲了一遍。

    方略很简单了,还是杨贤硕孜孜以求的那种方式,就是脱离环球唱片,利用日本四大唱片公司的竞争现状,寻求建立一家属于韩流自己的日本制作行渠道……实际上,当年bigbang环球合约到期后他就已经准备搞这么一个玩意了,只是正好遇到了金钟铭,一个电话又把yg给拉回到环球那条船上去了。

    “会不会有些操之过急?”出乎意料,那边杨菊花刚说完,就有人提出了怀疑的看法。

    “步子迈得太大,小心扯着蛋。”更有说话一点都不客气的人。

    “我们跟杨社长你不同。”韩成洙倒是一脸恳切。“杨社长你家大业大,这件事情成了那自然万般好,不成以你的身价和yg的底蕴日子照样过得好。可是我们这些小公司呢?大多数人都只有寥寥几个甚至只有独苗般的一个盈利点,日本市场要真是出了点问题,这日子就没法过了。所以,我恳请您再认真考虑一下这个方案……我们小公司还是希望能够稳中有进最好。”

    这话不卑不亢的,再联系到p1edis的现实困境,还真让杨贤硕一时语塞。

    不过,支持的也不是没有。

    “蛇无头不行。”崔振浩就面无表情的参与到了讨论中。“来时钟铭已经说了,杨社长之前主动找到了他,希望担起这付担子,而钟铭最近也确实忙着别的事情,没法顾忌这边……既然如此,就应当尊重和信任杨社长的权威和业务水准。”

    当然了,这话听起来更像是撇开责任……可即便如此,杨贤硕也是乐意听到这种明确承认他是主导者的说法的。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了杨贤硕的想象,崔振浩这么一撇清,原本还持观望态度的其他人竟然立即群起而攻之。

    “这种方案对于大公司和顶级天团而言更有利,却根本没有考虑过小公司的风险……”

    “要我说,如果杨社长你能学金钟铭代表,就是现在他在电影那边干的那样,拿出一份钱来搞个基金会,等谁家新人在你这个方案中出了意外,你来帮忙兜底,那我们自然乐意参与这个新方案。”

    “本来就该如此,这明明是逼迫我们小公司为yg和s.m这样的大公司火中取粟嘛,真要是成了你们最得利,要是输了我们小公司却要丢掉最大一份财源……”

    “杨社长不会就是在打这个主意吧?反正金钟铭代表不在这儿,你最有钱,到时候崩一家你买一家,马上就可以统一韩流市场了……”

    话越说越难听,李秀满和金英敏也都开始抬起头来冷笑着看笑话……至于杨贤硕,这个聪明人却已经有了一丝醒悟。

    话说,杨贤硕之前之所以觉得自己如何如何,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有钱了而已。

    11年底,yg成功上市,随后他杨贤硕仅凭着yg股票就获得了近12oo亿韩元的身家,而等到这一轮psy突然爆,他更是有了近15oo亿韩元的股票在手。然后再加上yg公司那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大楼,还有经营业绩极为出色夜店产业……林林总总加一块,赫然已经有近3ooo亿韩元的水准了。

    所以就在12年年中这个时间段,放眼望去,除了一个变态的金钟铭以外,圈内同行中,哪怕是李秀满也都远远不如他了。

    再加上自己的靠山朴女士这一波来势汹汹,怎么看怎么比文在寅什么的要更有把握。

    那么手里有钱,身后有靠山,所以他才会觉得只要金钟铭愿意撒手,那么其余人都没法阻止他了。

    阻止他干吗?当然是学金钟铭那样用钱和威权将大家聚拢起来为自己火中取粟了……没错,杨贤硕心里明白,这些小公司的担心其实是正确的,他就是想要这些人聚拢起来为自己火中取粟。这些人说的一点都没错,事情成了,他杨贤硕和yg得名得利不说,败了,那也是这么一群小公司最惨。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太过于自信了……说到底,当初金钟铭黑着脸拍桌子说是什么只许签环球的时候,可是亲手在日本整了李秀满一遭,是先杀猴给鸡看了。自己呢?红口白牙就想套这些大小狐狸?

    一念至此,杨贤硕也有些忍不住愁了起来。

    “李秀满总监是个什么章程?”嘈杂声中,崔振浩突然直接点了s.m公司的名,这让现场立即安静了下来。“您对日本那边的环境应该更有言权才对。”

    “太急切了点。”李秀满先是嗤笑了一声,然后又皱起了眉头。“甚至说的不客气一点,这时候跟环球翻脸再进一步反而风险极大。其实,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日本那边的环境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实际上非但没有进步,反而有恶化的感觉,只是还没有具现化而已。我举个例子,出生在韩国的日本电通社成田社长去年年底因病去世,我们韩流进入日本的一个最大的保护伞已经失效了……而新任的社长是个什么态度现在还不好说,因为他在忙于建立自己权威,不过想来,也快能察觉到了……”

    此言一出,全场又是一阵议论,日本电通是有着一百多家子公司的级大鳄,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广告公司,之前一个亲韩的社长在,使得韩流在日本捞钱如鱼得水……而现在,新的社长给几分面子甚至给不给韩国人面子,恐怕都不好说了。

    “危言耸听了吧?”杨贤硕心中一阵躁动不安,之前的冷静思绪荡然无存。话说,金钟铭和李秀满对于在场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一个心理阴影,这次他好不容易才出来以一个主导者的身份坐在这里,又怎么可能任由李秀满三言两语得到大家认可?

    某种意义上而言,杨贤硕这是有些心魔了。

    “或许吧!”出乎意料的是,李秀满竟然没有坚持自己的观点。“韩流在日本这么多年,已经成型了,说是根深蒂固也没问题,或许真的是我想太多。但是有一点我需要提醒杨社长你……”

    “李总监请讲。”杨贤硕皱紧了眉头。

    “现在的问题其实已经很清楚了,杨社长你想仿效钟铭之前那样建立起一个新的日本韩流输出模式。但是呢,大家都知道,你没有钟铭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帖吧
那个威权作保证,所以大家对你都持怀疑态度……”

    杨贤硕脸上还是那副菊花脸,心里却已经无名火起了,而且是阴火燎原,不显于外的那种。

    “总之一句话。”韩成洙突然举手插话道。“我们小公司需要一个保障机制……甚至我们不指望比以前赚得多,但只要能让我们不至于亏得关门就好了。”

    “没错杨社长。”李秀满继续不慌不忙的表态道。“我们s.m是不在意的,因为我们的团队在日本很有基础,亏不死的……但是其他小公司你必须要做出一个保证。”

    “还是那句话,金钟铭代表最近在电影业搞得那个基金会就不错,听媒体说所有五年内受伤的底层电影从业者,甚至因为从事电影而患上职业病的人都会得到救助……我们没指望杨社长你有那个善心,最起码可以比照我们之前的日本业绩做个兜底吧?”

    “是啊,反正大家都是从环球过去的,谁去年赚了多少钱也不能作假吧?”

    “照你们这说……”杨贤硕怒极反笑。“你们家ido1老了,闹内讧没人喜欢了也算到我头上?”

    “那倒不至于。”李秀满继续笑吟吟的插嘴道。“这个兜底最多一年,也就是如果今天大家都认可了杨社长的方案,从明天开始您就去日本搞这件事情,那就从8月份算起,熬过风险最大的第一年就行了!”

    道理是道理,可是一看到李秀满这么如鱼得水,杨贤硕就肝疼。

    “甚至照我说,既然是兜底,那就应该比着底来,不亏就行。”崔振浩也难得继续帮了句嘴。“在日本亏钱得应该没有,盈利的话,抛开音源、唱片、演唱会这些波动性极大的收入,单说最常规的商演盈利……去年商演盈利的一半如何?从8月到明年8月,不足上一年度商演盈利一半的,由杨社长补足如何?当然,对应的,我们应该认可杨社长对这家日本韩流公司的控制权!”

    杨贤硕大为心动,哪怕是前期出现了渠道困难,但也没有理由出现韩流在日商演盈利暴跌到五成的情况吧?这个兜底还真是合情合理了,因为某种意义上,自己确实是让一群小公司抱团为自己撑腰,人家真要是亏了一半收入,怎么都应该补点。而且,自己现在不是拿不出这么一笔钱……别忘了,自己可是这间会议室里的富!

    当然了,杨菊花没注意的是,他心中还是隐约的迫切想摆脱李秀满和金钟铭的阴影,建立起自己的权威。

    而就在这时,崔振浩又开口了:“而且照我说,大家抱团,是为了减少在日韩流内讧和增加盈利,那么这个时候就应该少拖后腿……所以我觉得,诸位提出来的这种兜底应该仅限于小公司,netc、ccm就都不要趁机扯杨社长的后腿了,他毕竟是想做事情的人!”

    韩胜浩、金光洙默然点头,毕竟,他们根本不知道崔振浩这话背后是不是金钟铭的意思,而且他们也确实不担心netb1ue和tara在日本会如何如何,真要是连这两个组合在日本都崩了,那韩流在日本市场就全崩了。

    李秀满看了看面色潮红的杨贤硕,又看了看一心为杨贤硕保驾护航的崔振浩,心中微微一动,竟然也鬼使神差的点了下头。

    朴振英也没有说话,他跟韩胜浩和金光洙一样,对公司唯一的财源2pm很有信心,并不想为这事跟杨贤硕搞的掉了价……而且他也觉得杨贤硕的方案很不错,真要是成了,那日本收入能少一半盘剥。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说定了!”身家三千亿的杨贤硕拍案而起豪气冲天。“就照这个方案来,今天在这里的所有公司,除了刚才几个以外,其余小公司的明年在日商演收入我杨贤硕以5o为底线兜住大家!但是也请大家收起多余的心思,全力支持我,决不允许我在前面开路,有人在后面捣乱的情形出现!”

    “杨社长放心。”崔振浩笑眯眯的相应道。“这是集体的讨论结果,谁扯后腿,所有人都饶不了他!不过,相应的,你说完刚才那句话以后,在场所有公司明年的日本市场可就全都交给你了!”

    “明天我就去日本跟环流日本唱片的社长开诚布公!”杨贤硕起狠来倒也干脆。

    众人再度议论纷纷,却是已经纷纷点头,竟然正式通过了杨贤硕这个另起炉灶的方案。

    而唯一有能力阻止这一切的李秀满却不顾旁边金英敏的眼色,反而仰头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起了呆……他在想,昨天上午被媒体现已经返回尔金钟铭这时候在干什么?

    呃,金钟铭这个时候在蒸桑拿,汗蒸桑拿房里谈事情在韩国非常普遍,甚至还有在这里看电视、打游戏的……已然是一种文化了。

    但是金钟铭这次是真正的蒸桑拿,脱了衣服围着毛巾的那种,跟澡堂没什么两样,而跟他坐在一起的则是一个大人物——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崔光植,这是一位已经花白头的地中海人士,粗眉毛是他的特征。

    呃,其实就是之前金钟铭和李秀满提及的那个,从一个博物馆馆长突然变成文化部部长的崔先生了。

    “这次的事情还是要多谢崔部长了。”白色的蒸汽中,金钟铭倒是言辞恳切,给人一种蛮尊敬老人家的感觉。

    “都是以前说好的事情,少女时代也是韩流文化的代表嘛。”坐在一旁木凳上的崔光植声音倒是中气十足,跟那满头白的形象相去甚远,实际上坐近了才会现,这位别看年纪一大把,还是个博物馆馆长出身,但上半身的肌肉却也不是盖的,一看体格就不错。

    “不过可惜啊。”金钟铭闻言反而有些无奈。“行纪念邮票这种事情,本来该是韩流历史中大书特书的一个事情,却被psy的光芒给遮盖的严严实实……”

    “这也没办法,确实是巧了。”崔光植略显尴尬轻笑了一声,但是很快,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对方之前的出价,他主动提出了一个附赠的优惠。“不过……我刚想起来,奥运会后面的残奥会还没有宣传大使,你的两个妹妹形象不错,我回去联系下s.m,让她们俩出任今年的残奥宣称大使吧?”

    “那就多谢了。”金钟铭丝毫不以为意,一个残奥会宣称大使,最多一个人情罢了。

    “其实,今天找钟铭你来是有事情要说的。”顿了一下,崔光植终于还是主动揭开了这次邀请对方见面的来意。“两件事情……都是公事,却不好公开说。”

    “洗耳倾听。”

    “第一个,我的任期只有半年了,你在电影行业里这么大动作,不会在最后阶段给我出乱子吧?”

    “请您安心,不会出问题的。”金钟铭回答的非常自信。

    “那就好……第二个,其实上个月底我就跟你打电话说了吧?小心在日韩流市场的问题,该适当收缩就收缩下……政府这边有动作。”

    “这么快就来了吗?”金钟铭微微一挑眉毛。

    “这不是人家逼得狠吗?”崔光植一声冷笑。“连李相得先生都被抓了,还鼓动民众动粗……不急不行啊。”

    “具体什么时候?”

    “8月1o号,出访中国前一天,总统就会登上独岛,宣示主权……让你们从事韩流事业的诸位受委屈了。”

    “国家面前无偶像。”金钟铭突然嗤笑了一声。“格局不同了,站在我现在的角度,用我们这个格局来看事情,又怎么会有怨言呢?”

    “是啊,钟铭你如今格局不同了。”崔光植连连点头。“拿下韩国电影产业,你也是这个国家半个话事人了!要是再掌握韩流产业的话,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话事人了,谁干什么相关的事情总是要听听你的意见的……”

    “都还早呢!”

    “早什么啊?”崔光植笑着摇了摇头。“这点眼光我还是有的,韩国娱乐圈,从电影到歌谣,从电视剧到综艺,整个文娱界迟早要听你的。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至于上个月刚帮李总统想到登独岛挽民意这个主意,就先跟你说道一下了,实在是需要尊重你的意见。”

    “还是那句话……我没意见!”金钟铭抱着怀笑道。“而且我保证,整个行业也都不敢有意见。”

    “那就好。”崔光植满意的点点头。“我替总统谢谢你。”

    桑拿房里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水蒸气在肆意蒸腾着。

    “李总统……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他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金钟铭突然由衷的感慨道。“怪不得……怪不得……”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