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9章在首尔

第259章在首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尔,七月的日子里,我们那向来看的开玩的嗨的sunny难免有些伤心和落寞,因为她刚刚遭遇到了一次可耻的失败。话说,面对着患上了高考综合征的郑二毛,她最引以为傲的电子游戏竟然败给了权侑莉的健身!

    没错,郑二毛如今已经沉迷于健身不可自拔了!而且,这还得到了郑妈妈的一力认可,因为在这位体操运动员出身的母亲眼里看来,学习之余沉迷健身总比沉迷游戏强吧?反正这丫头几乎遗传了自己夫妇二人所有的运动细胞,比那个整天只会躺在沙上捋狗毛的大毛强太多……而且,远在釜山的伍德对此也是蛮欣慰的。

    总之,事已至此,sunny确实很无力。

    不过,七月流火的尔,sunny的心情实在是微不足道,因为有太多的人和事情在吸引着人的眼球。

    而所谓吸引眼球的事情,其实是指造势。

    政界那些破烂玩意就不用多说了,这个报纸说那个候选人的政策是在瞎扯淡,那个网站暗示这个候选人合影的是个黑帮老大,然后双方齐刷刷互指对方儿子逃兵役……呃,幸亏殷志源早早逃到了釜山,不然这件事情少不了他一刀的。

    然后金钟铭虽然人在釜山,却也碍不着他在尔这边为自己的电视剧造势。

    话说,tvn电视台和金钟铭打得如意算盘很好。

    花样爷爷第一季的欧洲行虽然极为亮眼,但是秉承着罗英石新的综艺原则逗号,其实也就是走一段歇一歇的意思了,所以其实篇幅也很短,眼看着7月中旬就要结束了。所以,如果能够让请回答1997紧接着播出的话,那说不定就能接上观众的关注度,直接以一个高的播收视率接档,这样的话,虽然潜力摆在那里,最终收视率不会变多少,可却省了收视率爬坡这种事情引的损失了,从成绩和效益角度来说对电视台而言更是大有裨益。

    当然了,想要让一部电视剧和一个综艺接轨,这里面颇有些难度,所以就难免需要一些人为的造势活动了。而之前的大肆炒作,什么金钟铭的电视台新政,什么tvn电视剧和综艺将会对无线电视台形成全线压制,什么tvn全线崛起……此时看来,除了为那边电影圈要干的事情打掩护外,这里面有一半倒是故意为之了,那就是无条件突出tvn作品的品牌形象,突出金钟铭和罗英石的个人色彩,然后模糊作品差异性,最好让观众第一反应就是tvn出品即为精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而且你还别说,进入七月份,这波热度的炒作和造势效果还真的不错。

    歌谣界那边其实也有人在造势……呃,这个说起来就简单了,主要就是tts那边成绩非常不错,而眼看着少时就要出道五周年了,什么tara更是滚到日本开演唱会了,那s.司自然要下大力气准备再接再厉的搞一波大事情了。

    先,少时已经被确定登上了伦敦奥运的韩国国家宣传版面,什么国家形象小册子都已经印出来了。但这还不算,据舅舅党们传闻说,李秀满不知道走了谁的路子,又花了多少代价,竟然搞掂了文化体育观光部,史无前例的要为少时出道五周年布属于她们自己的纪念邮票!

    这可真是要彻底的奠定地位了。

    不过,相比较于这些,另外一场在七月份爆的造势活动却显得格外高端,而且显得格外精彩。

    说起来,这件事情依然是金钟铭搞出来的,但又不能说全是他搞出来……

    事情的起因来自于李庸观,这位庆熙大学电影学科的带头人,釜山电影节的委员长,本来是代替导演协会去做中人联络金钟铭的。可没成想,对方这一去就不回来了……和之前李在贤派他姐姐弟弟一起去应付金钟铭,结果却被对方反戈一击的戏码简直是一模一样。

    大势已定!

    而且事到如今,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几乎所有的韩国电影界的精英们,都已经完全明白了金钟铭这个新地主的新想法。且不谈院线那边的慌张,正如大多数人所预想的那样,在新版图中得到了巨大利益分成的电影学科教授们还有资深专业电影媒体们,立即就对着导演们先剑拔弩张了起来。

    然后,这种对峙还没两天呢,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教授们和电影媒体们竟然不受控制的先制人了。

    说白了,事到如今,金钟铭不仅有些低估了自己如今的威权,也低估了如今自己这一方的全线优势,更低估了一些人面对着利益的迫切感和强烈的表现欲。这就好像有本官场小说里说的那样,什么叫做权力,权力当你到了一定份上,有些事情你自己都没想到,就会有无数人为你想到,并且主动为你前赴后继,而却只为了你抬眼看他们一眼。

    金钟铭明摆着是要在釜山拍完电视剧,然后等到釜山电影节的到来,到那个时候,尔这边的导演协会估计已经精疲力竭了,到时候夹着主场优势,趁机一波流就可以带走……但是,架不住教授们和媒体们已经等不及表现出自己的价值了!

    就这样,第一波造势来的非常猛烈,主要是教授们和专业电影媒体们突然开始全线关注底层电影从业者们的社会保障问题……多么高大上,多么伟光正的论题,而且这个问题真正讨论起来又是多么吸引人的目光那些个摔断了腿的临时工,因为层次低加入不了工会,也不能称之为专业人员,所以一旦在剧组出了事,就只能拿几十万韩元滚蛋,别的什么都没有!

    有人爬回老家种地,有人开始摆摊,有人放弃了这个行当去当市收银员……当然,也有人还在不服气,还在一直在打官司,可打了五六年,打到家底子全赔光了也没拿到赔偿的事情却也屡见不鲜。毕竟嘛,这是资本主义社会,没钱打你妹的官司啊?!

    而当这些例子一个个摆出来的时候,认谁都不能不承认韩国电影确实存在着噬待解决的大问题。

    所以,这波造势甫一动,立即就席卷了整个韩国文娱届,而且成功吸引了民众和其他泛文娱圈人士的注意。

    然后,舆论的主题迅的从底层从业者的悲惨境遇,转移到了这究竟是谁的责任上面,并开始了大讨论……呃,这才是这波造势的真正关键。

    其中,院线的深层责任当然是必然的了,他们是整个行业的吸血鬼嘛,但是要注意了,在这问题上主要是之前那三大院线的责任,人家金钟铭可是清白的哦;而电影制作公司的锅也少不了,他们是直接责任人嘛,同时这个时候,金钟铭的cube也要成为业内典范的……这什么意思谁都知道。

    而没过两天呢,这件事情的矛头却突兀的指向了导演这个群体。

    坦诚的说,这么讲绝对坑爹,或许在单个案例中你可以揪住某个导演的不适宜言论和作为,然后狠狠的抨击他,但是将之前电影届实际的意识形态掌控者,也就是资方主要对抗者的整个导演群体当做一个靶子,这难免就有些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甚至指鹿为马了。

    不过怎么说呢?这就是这个社会的现状。

    任何一个人,一个群体,想要获得话语权,想要阐述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必须要先攻击和压制别人……哪怕你心里清楚,自己的攻击是虚伪和可笑的。

    但没辙,皿煮选举如此,官场掰腕子如此,现在两拨文化人争夺电影圈意识形态的话语权也是如此,甚至同时进行的tvn造势活动中,有线和无线电视台也在互怼吗?甚至,就连女团们在搞竞争的时候,那些粉丝都会不自觉的顺势踩别家的艺人一脚。

    这是这个社会的天性。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时候,导演协会的强大战斗力也就体现出来了。说实话,面对着这种强烈的舆论攻势和大肆抹黑,换成韩国别的什么狗屁协会,要么早就膝盖一软直接跪了,要么脑子一热就怼上去了。

    可实际上,相比较于对方那群人的无组织无纪律,导演协会已经立足于韩国数十年,从日据时代就尼玛跟日本鬼子怼过了,后来更是一届届政府怼下来的,有人坐过牢,有人街上挨过打,有人被喷过胡椒水,还有人跟总统谈笑风生,至于什么示威啊,散步啊,那更是家常便饭。经历了这么多,他们早就有了一个非常强大的组织架构,而且还锻炼出了一批出色且得到了业内广泛认可的领导者。

    所以,导演协会那几个出色的精英人物,迅的判断好了局势,理清了思路,然后主动且强有力的约束住了导演群体因为他们知道,这时候冲上去是找死,因为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中都存在着一个在道德上有着绝对性价值的标杆,那就是底层从业者的保障问题。

    你这个时候去怼以人民的名义骂你的人,那么无论是否能在单个论战中占到便宜,可最终都会把自己摆到了人民的对立面。

    而一旦摆到了人民的对立面,那对于只能打嘴仗的文人而言,可就真的一败涂地了。更何况,对面还有资本这个东西撑腰。

    当然了,就在忍让的同时,这群导演也没有坐以待毙的意思,虽然从大局上来说他们已经不能再糟糕了,但是不代表他们不能给一些人颜色瞧瞧……

    就这样,来到7月中旬的时候,导演协会的反击终于来了,有着韩国电影教父之名的林权泽导演亲自表了文章,重新讨论了底层电影从业者悲惨境遇的深层原因……院线压迫、制作公司二次挤压成本,这些没得说,而个别制片人和导演的不公正处置他竟然也承认了。但是在最后,他着重讨论了演员的片酬问题,而且挨个点名了不知道多少大牌演员,袒露了不知道多少部电影多少大牌演员的片酬,一通乱拳,硬是把演员这个看戏的群体给拉下了水!

    说实话,远在釜山的金钟铭看了这篇刊登在中央日报上的文章后,那也不得不服……明明已经山穷水尽了,可是导演协会依然揍了个所有人手忙脚乱。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对方通过这种出色的防守反击,向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证明了一点导演协会就算是失去了半壁江山,那也是韩国电影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不容无视的,是应该有自己位置的。

    总之一句话,别拿豆包不当干粮,更不要想着把韩国导演当成中国导演……前者是有独立话语权的,而且将来也要保持这种然地位,至于后者,抛开某些个别大导演,从行业群体这个角度上来讲,真的只是资本的仁波切罢了!

    那什么,现在的中国有句流行语,叫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导演……也是讽刺。

    回到正题上吧,话说,其实韩国电影演员们才是最苦逼的,他们原本好好地蹲在岸边看资本爹和导演妈们在泥潭里撕逼,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处在劣势的导演妈妈们一个巴掌就把自己抽进了泥坑里,晃晃悠悠刚站起来,又一拳被直接砸到了脸上……没错,愣过神来以后,教授们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做,于是这群人竟然也开始一边捏着鼻子一边大肆呼吁检讨片酬制度!让本来跟中国同行就没法比的韩国演员们再降片酬!

    然而,内心完全崩溃的韩国电影演员们环顾四周却现,面对着这两拨人,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声渠道,只能被动挨打。

    可以想象,他们现在有多苦逼!

    啧啧!总之,金钟铭看完这场戏以后都佩服的不得了,然后……呃,他依旧去准备他的电视剧映去了。

    然而,就在这时,就是映前一周不到的时候,在尔的一片躁动之中,一名为江南sty1e的歌曲很随意的被了出来,然后……毁了好多人的计划和心血。

    话说,绰号鸟叔的psy布自己第六张录音室专辑前,肯定是有过类似于迎娶
归藏剑仙小说5200
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之类想法的,但他和所有人一样,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这主打歌竟然……呃,竟然……反正鸟叔自己一时间也想不到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了。

    刚一布就在国内音乐榜登顶,虽然挺吓人的,但却也在理解之内,毕竟鸟叔也是老牌艺人,这歌流行度也不错。不过,这也就是psy和yg公司之前的最高期待了。但是,这部作品突然间就通过互联网在全世界全方位的爆了,而且随之大量涌现的二次创作更是亮瞎所有人的狗眼!

    说实话,谁也不能否认这里面有韩国文化部门的暗自推动,毕竟psy和yg公司向来紧跟朴大妈的脚步,而目前其实已经在朴大妈控制下的韩国政府也特别喜欢干这种破事。但实际上,等到相关文化部门参与推动的时候,那已经是锦上添花了,有些东西真的做不了假。别的不说,你韩国政府再重视暗地里的文化推介,那也管不了洪都拉斯和挪威还有葡萄牙的歌曲排行榜吧?然而仅仅是四天后,这歌就已经是彻头彻尾的火遍了全世界,而韩国政府也不过是在后期帮忙维持一下热度而已。

    其实,psy这歌本意是在嘲讽或者说自嘲,是在说韩国的富人们表面上绅士,实际上素质低下;所谓骑马舞也只是从一开始十几个模仿动物的舞蹈中挑选出来的而已;泫雅的feat、刘在石和卢洪哲的对舞更只是圈内很常见的合作,甚至可以说是友情客串;而yg公司把到油管上绝对是在例行公事。

    但是……刚一传上去,就t炸了!炸的所有人猝不及防。

    台海的周天王一夜之间现周围所有人都在听一韩国歌,于是号召大家联合起来支持华语歌;陶二吉盯着看了好几遍,但就是没搞懂为啥这歌这么火,于是还专门在微博上跟网友讨论互联网时代的流行哲学……

    但甭管如何,它就是炸了!宛如平地一声雷的炸了!从南美洲炸到北美洲,从大洋洲炸到欧洲,最后又炸回了韩国本土,而这个时候的韩国人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至于原因,虽然后来涌出来一堆专家,在那里说什么这是psy多年积累后必然的爆了,或者说什么这歌从舞蹈上来讲是多么易于模仿之类之类的了,华尔街日报甚至还找到了第一个传播这歌的名人,黑人歌手tpain……但那都是马后炮加瞎扯淡。

    因为,互联网时代,真正流行是不需要理由的,是允许一个纯粹的流行存在的,这歌或许真的只是恰好与病毒式传播这种流行方式产生了共振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平地一声雷却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的!

    为了片酬还有底层电影从业者的保障问题吵得面红耳赤的诸位大教授大导演突然尴尬的现,除了少数专业电影杂志,根本没人愿意登自己的文章了,想骂都只能在憋在嗓子里;请回答1997前两集已经送到了tvn电视台,可是网络上的搜索指数却一降再降,最后之前攒了一个月的热度愣是在两三天内消失的无影无踪,好长时间了,金钟铭终于难得失控再次爆了粗口;apink那边也很可怜,她们好不容易耗走了tts,重新确定了新的歌曲作为活动用曲,就等着恩地的电视剧了,可呼哩哗啦所有人都在说鸟叔和同公司的泫雅;还有刚出道的aoa……

    总之吧,此刻唯一做梦都要笑出来的除了psy自己以外,大概就是yg公司的人了……杨贤硕点燃了一颗自以为只是二踢脚规模的小擦炮,可等点着了才现,自己无意中引燃了整个烟花仓库……而周围其他准备进行烟花汇演的人却也只能干瞪眼!

    “不能就这么算了!”s.司工作会议结束后,李秀满对着几个留下来的核心人员明确无误的阐述了自己的态度。

    呃,没错,刚才我们明显少算了一位,我们的李秀满总监今天刚刚收到了少时纪念邮票的样品,原本应该喜气洋洋的他,此时却连拆封的心思都没了……论肚子里的邪火,他才是最旺盛的那个。

    “且不谈psy的面子要给。”旁边金英敏也是全身心的无力。“这种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也没什么法子阻击吧?”

    “反正不能这么算了!”李秀满愤愤然的把手里的邮票信封摔倒了会议桌上,看的出来,他是真失态了。“咱们s.司这个夏天……不是,整个尔的这个夏天,最主要的活动本来就应该是少时出道五周年,然后以此造势,推出一系列的商业运作……可这倒好,花了那么大力气,这么多资源,哪里就冒出来了一个乱七八糟的骑马舞?!”

    “可真的没法子。”旁边有位负责宣传口的理事无可奈何的劝道。“总监,社长说的对,这明显是个现象级的作品,整个夏天,我们都只能退避三舍!”

    此言一出,旁人倒也罢了,金英敏却是眼皮一跳,然后心中暗骂自己这个心腹不长眼……别人不知道,他不知道吗?要问李秀满为什么这么上火,又何止是因为少时五周年的风头被遮得严严实实?其实说白了,经过这么长时间,之前那几档子事已经安稳过去了,李秀满已经重新获得了整个公司的认可和尊重,就差年底理事会上重新成为会长了,他这是希望能在下半年拿出一些亮眼的成绩来让股东们服气,少时五周年只是一个手段……可你倒好,张口理事,闭口社长……还不如不说呢!

    不过气归气,金英敏终究还是要防着自己的心腹吃挂落的,于是赶紧开口安抚:“夏天确实是不行了,少时tts也刚回归了一波,是不是可以适当的换个手段、换个时间、换个对象……无论如何,降低损失是必须的。”

    “换谁?怎么换?金社长说的对,应该降低损失。”李秀满本来确实是被气到了,但是看到金英敏如此小心,反倒是消了几分不满。毕竟嘛,金英敏的态度摆在这里,那又何必在意他手下人的一句无心之言呢?

    “fx打头阵如何?”有人理所当然的想到了少时的补丁函数团。“让她们这个暑假先顶上去,然后让少女时代原定的这波活动转移到出道五周年日期的后面……”

    “这个不错。”金英敏连连点头。

    “确实可行……”李秀满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可是金钟铭会同意吗?”就在这时,具体负责少时活动韩胜浩突然小声的提醒了一句。“他可是一心要让krysta1在高考中拿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服气的分数的,11月之前……”

    会议室里突然诡异的沉默了几秒钟,李秀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sj呢?”又是金英敏第一个打破了沉默。

    “利特要服役了,希澈还在服役中,再加上去年一月那场车祸,还有强仁的那些破事,回来三个月都没敢让他露面……”说着说着,李秀满自己都笑了。“指望着sj,不如指望着exo了!”

    “exo……”又有人不甘的提到这个企划。“sj这个样子,shinee先天不足,东神又只能在日本才能爆棚,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新的主力男团来掌握韩国市场,并进一步试水中国市场……”

    “我们跟金钟铭有说法的。”又是韩胜浩耷拉着眼皮提醒了一句。

    于是乎,会议室里再次诡异的沉默了下来。

    “都出去吧。”等了一会,李秀满突然面色如常的下达了解散的命令。

    众人不明所以,却也只能纷纷起身离开,一时间,会议室内就只剩下了李秀满和金英敏这两个s.司的真正核心。

    “前辈有想法了?”合作多年,金英敏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

    “他们说的对。”李秀满的脸瞬间又变得阴沉起来。“金钟铭……”

    “krysta1的事情我们真的没法开口。”未待李秀满说完,金英敏就主动的劝了起来。“exo也已经是说定了的事情……”

    “我并不在意这么一丁点的具体事宜。”李秀满摇摇头恳切的解释道。“江南sty1e这种东西遇上了就遇上了,走大街上还有遇到车祸的呢,不过是倒霉而已。可是这次的事情却也提醒了我们,当金钟铭像个大钳子一样在上面箍着我们的时候,再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我们的回旋余地太小了……不能事事都受他钳制!”

    “可是。”金英敏咽了口口水。“他如今如日中天……”

    “你还不明白吗?”李秀满轻声的反问道。“就是因为他太如日中天了,说不定就对歌谣界这边的小事情看不上了……我们又不是聋子、瞎子,对不对?他都要在韩国电影圈当皇帝了,这未必不是我们的机会。”

    金英敏怔了足足半分钟,但还是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咱们不该冒这个险……前一阵子拿雪梨的角色去试探,已经得到一次警告了,这要是真惹急了他……”

    李秀满默然不语。

    “前辈。”金英敏有些着急。“你没看到如今他这声势吗?导演协会都被他搞成那样子,我们又算什么?就算是你说的有道理,我们也没资格试探了。”

    “所以。”李秀满依然用那种非常清晰但却很飘忽的语调答道。“我们应该让别人去试探。”

    金英敏再度怔住了。

    “如今如日中天的何止是金钟铭?”李秀满略显戏谑的直接揭开了谜底。“杨贤硕那个人,平日里看起来很有水平的样子,可是经历了几次事情以后我也算看明白了,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说的就是他!相比较下来,还不如朴振英的真性情,最起码后者蠢在脸上……”

    金英敏干咳了一声:“前辈的意思是,鼓动正在风头上的杨贤硕去釜山试探一下?”

    “是啊。”李秀满淡定的答道。“就让我们的杨社长去问问金钟铭,既然你都是如此一般的人物了,甚至连电视台都有了,歌谣界这边什么电视剧联盟,什么日本那边的环球专属合同,对你而言还算个屁啊,能不能都让一让啊?”

    金英敏思索了一下,却怎么想怎么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因为且不谈杨贤硕这个人如何,光是自己一想却都能为对方想到一堆理由……bigbang在日本的专属合同;yg白捡了psy这么一个真正的世界级歌手,所谓的如日中天;而且还听说cube社长洪胜成正在跟yg打商量,希望psy和泫雅一起出一张江南sty1e的后续专辑,借机把金泫雅捧上去;更重要的是……

    “在担心什么?”李秀满似乎看出了金英敏的一些想法。

    “不瞒你说。”金英敏小心翼翼的指了指窗外。“现在大选的形式,怎么看那位朴女士都是真正的大势吧?这种时候,杨贤硕如果以另一种身份,也就是同一阵营更低层次者的身份去见金钟铭,姿态再低一些,指不定还真就能让他拿下金钟铭在歌谣界的遗产……”

    李秀满低头笑了一下。

    “请不要不当回事。”金英敏严肃的解释道。“毕竟,估计那边的上头也不乐意看到金钟铭这么强横吧?电影歌谣一起吃?金钟铭也不会没去想过那位女士的态度吧?从他的角度来说,为了得到对方在电影那边的支持,转手把歌谣界这边的剩饭送给杨贤硕,不是很正常的吗?杨贤硕伺候那个什么车恩泽可是很上心的!”

    “说的非常有道理!”李秀满微微一笑。“我没说你的想法有问题。只不过,所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咱们想抢食或许很难,可坏事难道很难吗?我们只要预留一些小手段就行了,以此确保杨贤硕试探出金钟铭真正态度的同时,却又不能占到便宜……”

    金英敏又怔住了。

    ps:果然断更涨均订……昨天到今天竟然涨了两个均订……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