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8章本色出演的演员们(下)

第258章本色出演的演员们(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平日里就是那副样子,用李明翰的话说,只要他往那里一坐,就像是个随时准备教训人的老师。实际上,今天下午这场戏他根本没有什么表演的准备,换上格子衬衫戴上黑框眼镜以后,金钟铭还真就直接放松的往办公桌后面一坐了,而过来掌镜的李明翰就差闭上眼睛任其挥了。

    “医科大学?”伴随着金钟铭扮演的班主任那略显无奈的语气,一张名为釜山广安中学关于升学的商谈面试的表格被拿了起来。“想上医科大学?”

    坐在对面,扎着土到爆小辫的女生立即兴奋的点起了头来,这是电视剧中恩地的死对头,水晶男孩的狂热粉丝,绰号殷斧头的一名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真实姓名叫智妍……因为这是韩国那个年代最烂俗的名字。

    “延世大学的医科专业?”班主任无语的重新确定了一遍。

    回应他的,则是殷斧头那更加猛烈的点头和更加兴奋的表情:“从初中开始这就是我的梦想,想做电视剧综合病院里申恩静那种帅气的医生。”

    “真的吗?”

    殷斧头再度肯定的点了头。

    “你高中评分累计等级是15,知道吗?”班主任无语的撕破了对方的幻想。

    等级制度,是韩国高中特有的一种常规评分,成绩好的甚至可以不用高考,就拿这个申请一些中等大学,当然,成绩好的也不会真的就去申请一些中等大学……回到正题上,殷斧头这个成绩,大致可以理解为全韩国高中生里面后三分之一的那个水准。而此言一出,果然这位敢跟釜山看板娘对殴的猛女也马上蔫了下去。

    “你得重新选了再过来。”班主任终于也懒得跟对方瞎扯淡了,而第一段戏也到此为止。

    说实话,这第一幕戏并不是很有戏剧效果,但这是必然的,因为一个好的故事结构里,夸张和冲突性就应该是渐进的,这才能把观众带到坑里去。实际上,这场戏的前后设定是经过编剧团队苦心设计的。

    果然,当等到第二个女学生出场时,戏剧效果就开始凸显了起来。

    这是一位想当播音员的女学生,然而当她在班主任的要求下拿起一段新闻稿朗诵起来时,有些喜剧效果很自然的就喷薄了出来——满口的标准釜山方言,面无表情的脸蛋和夸张的捧读技巧,读到一半时就已经有工作人员憋得满脸通红的跑了出去。而好奇跑过来看的几个ido1中更是有人直接低头咬住了自己衣袖,不然估计就要影响到拍摄重拍了。

    第三个出场的赫然是来客串的智妍。

    而这位刚一出场就几乎逼得所有人都低头咬住了袖子,原来,秉承着周围女学生不能有人比恩地更漂亮的原则,为了这不到二十秒的戏份,智妍之前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来上妆——鸭屁股一般的型,黑黄黑黄的皮肤,而更可怕的是那一双堪比金钟铭和殷志源的粗眉毛!

    尤其是后者,这简直太惊悚了!

    男人粗眉毛那叫浓眉大眼,那叫给人安全感,那叫英气!但是换到智妍的脸上……那叫啥?

    趁着李明翰还没开始下令打板,李居丽第一个反应过来,掏出手机啪啪啪啪啪……不知道拍了多少张,而周围的人,不管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甚至是那些助理,全都有样学样,一时间,啪啪啪的声音响彻拍摄场地。

    而粗眉毛的智妍抿了抿嘴唇,没敢说话。

    五分钟后,拍摄正式开始。。

    “画家?”语调上扬的釜山口音中带着一丝尔那边的味道,主角大哥这个角色真的是为金钟铭量身打造的,连不怎么地道的釜山口音都是那么合情合理。

    而坐在对面,黑黄版的粗眉毛智妍当即兴奋的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这造型很糟心,不过效果却很好,而智妍经过建筑学概论的洗礼后,也明显有了一点表演力度。

    金钟铭扮演的班主任并未直接回复,而是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嗤笑,然后他直接从身后拿出了一张画板,再然后……再然后从坐在机位总控台后面的李明翰开始,全场笑场,最后连金钟铭都没撑住。

    话说,这幅图是朴智妍同学自己刚刚现场泼墨画出来的,是一副给自己团队中的大姐全宝蓝画的全身像……然而你不得不承认,她的绘画天赋确实惊天动地。

    怎么说呢?幸亏这幕戏简单粗暴,没有太多互动,不然就算是重拍一遍估计都没人能撑下去。

    不过,真正的戏肉似乎才刚刚开始,接下来恩地扮演的女主角出场,然后名为师生,实为兄妹的二人关于东国大的一场讨论正式开始,而正是这段剧情也终于让围观的路人们明白了这部电视剧的真正尺度。

    班主任一脸恳切:“现在开始也不晚,要不要选个专业体育科之类的?以你的运动神经,好好练一两个月,还是很有希望的。”

    程诗源一脸无奈:“东国大没希望吗?”

    “东国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已经化好妆过来的徐贤觉得金钟铭扮演的班主任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

    “我的梦想是和hot的tonyoppa上一同所大学。”迷妹的人生观就是如此干脆。

    “哈……哈哈……呵呵。”一阵意味深长的冷笑之后,金钟铭扮演的郧太雄终于将自己的角色从班主任转变成了诗源的哥哥。“你要我直接说实话呢,还是绕着弯说呢?”

    “请绕着弯说吧!”迷妹也感觉到了一点什么。

    “你的成绩想上东国大的话够费劲的,试试别的大学吧。”

    徐贤登时就愣住了,这算是绕着弯说?

    “那直接说呢?”诗源似乎早有预料。

    “狗屁东国大根本不能算大学!”金钟铭根本想都没想就爆出了粗口,这是他很早就想说出来的心里话了。

    而不远处人群里的徐贤当即懵逼,然后就是气血上涌,完全听不到什么后续的内容了。毕竟,母校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自己可以骂,而不许别人骂的那种!

    更何况,相比较于在这里的其他校友……徐贤是真的在认真的上课和学习,对于学校的感情绝对不能说是假的。再联想一下手里的台词,其实剧组给徐贤的台词简单的就一句话,可是此刻看来却更有讽刺效果。

    当然了,何止是徐贤,就拿今天来说,现场的恩静、娜恩,甚至徐仁国,都尼玛是东国大的,金钟铭这吐槽简直是在集体打脸……但愣是没人敢说话,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无力吐槽金钟铭的立场,也不仅仅是他们也都知道自己是如何上的大学,更重要的是,平日里老百姓对东国大的吐槽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徐贤也是如此!

    所以,轮到她上场的时候,忙内只能抱着一种义愤填膺的特殊自豪感走了过去。

    “东国大?”班主任又一次无语的拿起了名为釜山广安中学关于升学的商谈面试的表格。

    “哎!”因为某种恶意的化妆本来就显得很胖,而徐贤此时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更是把自己挤成了一个胖丁。

    “徐贤同学。”金钟铭扮演的班主任摘下了自己的黑框眼镜。“你的努力我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你好像确实没有学习方面的天赋,直接说吧,东国大的话……”

    “不管怎么样,我就是要上东国大!”徐贤满脸的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已经改了台词,也没注意到自己也改了台词。“将来还要当东国大的教授……”

    几个编剧面面相觑,但李明翰pd歪着头想了一下,竟然没有叫停,而是任由摄像机前的二人自由挥了下去。

    “这么想去的话,也……不是不行。”金钟铭重新戴上了眼镜。“这样吧,我在尔读书时认识了一个开歌谣经纪公司的人,叫朴振英……”

    “哈?”徐贤茫然不知所措。

    “你外形不错,减肥成功的话应该会很出众,我打个电话给他,你试着看能不能在一年内成功出道,而如果能出道成为ido1的话。”话到这里,金钟铭很自然的顿了一下。“哪怕是只蛞蝓都能上东国大的……”

    徐贤:“……”

    完美的临场挥!李明翰大为赞叹!

    就这样,相比较上午篮球场的戏份无果而终,下午这段办公室的室内戏却是在徐
大主宰无弹窗
贤和金钟铭的精彩临场挥下额完成。不过,额完成的代价就是忙内直接满脸委屈的回尔了,也没说晚上和这么多同行一起去吃顿海鲜。

    金钟铭也没说,他独自留在了办公室里,据说是要收拾和整理剧本,所以今天蜂拥而至的ido1们去聚餐前也没敢叫上他。至于剧组的其他人,已经开始由李明翰带着去了街道上的一家ktv,准备在那里拍摄金泰元的戏份。

    一时间,学校里倒是安静了不少。当然,仅仅是安静,因为六月精阳,所以,窗外的太阳一直到西斜都没有失去光芒。在这种温暖光线的照射下,绝对不能用冷清这个词来形容。

    “伍德?”西卡突然推门进来了,跟在她身后的是摇着尾巴的贝克。

    “哦。”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应了一声,似乎早有预料对方会来。“毛毛你这是又准备下什么指示?”

    “想找班主任老师你问几个问题而已。”西卡淡定的撩了一下刚到肩膀的头,然后坐到了办公桌对面,而贝克也蹲到了桌子边上。

    “升学商谈面试?”金钟铭戏谑的问道。“你也想考东国大?”

    “不是。”西卡的回答难得显得很有力量。

    “问吧。”金钟铭朝对方轻轻眨了眨眼睛。

    “伍德,你结了婚,有了孩子,我也是你的妹妹吧?”西卡双臂撑着桌子托着腮,眼睛盯着自己的哥哥,意外的直来直往。

    “是。”金钟铭回答的非常利索,然后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因为担心,因为害怕,所以才过来专门找我对吗?来到以后,又看上了那个角色的台词,是这样吧?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内心总是这么胆小……毛毛你的这个问题我可以理解。”

    “sunny生日那天晚上,oppa去找初珑了吧?”西卡稍微沉吟了片刻,然后突然又问了一个显得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没错。”

    “这么多人……伍德你为什么会选择初珑呢?”西卡幽幽的问道。“是因为像今天讲的那样,爱情是调皮的吗?”

    “当然有偶然因素。”金钟铭毫不避讳的答道。“但更多的是一种必然……”

    “因为她的性格,还有对你感情的纯粹?”西卡突然迫不及待的追问了出来。

    “是。”金钟铭用一种略显微妙的眼神打量了一下西卡,然后依旧回答的很直接和迅。“不需要遮盖什么,这些年,我其实走的很累,而这种纯粹正是我最需要的……毛毛,我知道很多影影绰绰明白我和初珑关系的圈内人都有类似的疑问,为什么会是她?还有人特别不理解,为什么她成为了我的女朋友后还会甘于保持那么纯粹的互动?”

    “其实是反过来的对不对?正是因为她这种温柔而沉默的性格,永远给人以归宿感的纯粹,再加上生活的偶然,还有她一力的坚持,所以才会是她。对吧?”

    “所以,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理所当然的事情,金钟铭并没有再重复第二遍的意思。

    “当然。”西卡重新调整了状态,继续问了下去。“妹妹,也算是伍德你人生中的主角吧?”

    “我今天不是已经说了吗?”金钟铭戏谑的笑了出来。“一个人生活一辈子,他人生中的女主角可不只是自己的老婆。毛毛,你还不如哪天找机会把家里人全都聚集起来,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问我,就问你、二毛、两位偶妈、还有初珑,全都掉汉江里了,我会先救谁……”

    西卡也憋不住笑了出来:“我知道……你肯定会说自己谁也不救,因为你游泳水平还不如贝克,所以应该先问二毛,她准备先救谁?”

    “好了毛毛。”金钟铭侧过脑袋看了眼窗户上的金黄色阳光,然后认真的回复了对方这第三个正式的问题。“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实际上,你就当我是在回应七年前家中的那次被拦腰斩断的表白好了,或者说是当成一个本来就该是由七年前的我做出的表白好的……”

    “你对我的?”西卡盯着对方小心的重复了一遍。

    “没错,我对你的表白。”金钟铭毫不示弱的迎上了对方的目光,然后一字一顿的做出了这份迟到的表白。“这几天我已经想的很明白了,郑毛毛小姐,不管如何,哪怕是仅凭着亲情,哪怕是你又笨又懒,但你也依旧有资格当我人生中的女主角,这是从你还在摇篮里的时候就确定的事情。”

    西卡突然有点想哭,却又忍不住想笑,停了好一会才有些哭笑不得重新开了口:“总觉的伍德你还在演戏,该不会是为了哄我,不想让我再缠着你拍那段戏吧?”

    “你要是这么想的话。”金钟铭若有所思的答道。“明天,明天就抽时间把你那段戏给拍了吧!反正就两句台词。”

    “是啊,就两句台词。”西卡幽幽的笑了一下。“oppa,我想要这个,oppa,我爱你……还真是贴切。不过伍德,你这样不怕初珑生气?她明天刚一走,你就赶紧让我拍这个戏……”

    “我为什么怕她生气?”金钟铭似笑非笑的抬起头来。“你这次来,不就是因为她在sunny生日后主动去找了你吗?”

    西卡怔了一下,然后转了转眼珠,似乎没反应过来似的。

    “别装了。”金钟铭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她去找你,不是她主动向你表达心迹,以你的智商,怎么会想的那么通透?”

    西卡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话说,多少年了,自己的心思和行为在对方面前始终无所遁形。

    “当然了。”金钟铭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不是没有准备,实际上我已经决定把我这个角色最后的老婆,就是医生那个角色交给初珑了……这样她总不会还怀疑我另有二心吧?”

    “你还真是坚持本色出演。”说到这里,西卡才突然想到了一件好像很重要的事情。“不过刚才忙内气得脸都肿了,晚饭都不想跟我们一块吃……不要紧吧?”

    “有什么要紧的?”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我这部电视剧讲究的就是一个本色出演。实际上我也不瞒你,就今天那个殷斧头,就是跟恩地在教室里打架的那个角色,一开始我可是想让二毛来演的,毕竟她也被恩地摁在地上揍过……不过最后怕耽误她高考复习功课,这才没把她拎过来再挨一顿打……”

    “不得不承认,伍德你确实是个好哥哥。”西卡微微眯起了眼睛。“二毛一定会感激你的……”

    金钟铭耸耸肩,完全没有居功的意思。

    “那行吧。”西卡满心轻松的站了起来。“我先走了,晚上要和她们一起去吃饭……伍德你来不来?”

    “到地方给我电话,我要等李明翰pd那边的拍摄结果。”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挥手送客。

    西卡随即离开。

    就这样,眼看着对方离去,眼看着日渐西沉,眼看着周围又变得安静了起来,等在办公室里的金钟铭却突然忍不住掏出手机给尔那边的某人打了个电话。

    尔,狎鸥亭,傍晚,krysta1同学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做着残酷的数学题。

    话说,放暑假对于一名韩国高三应考生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情,甚至恰恰相反,这是一个催命符,尤其郑二毛同学还把目标定在名校这个范畴上,那就更显恐怖了。

    实际上,她今天白天跟同班同学们一样,依旧去了学校,因为那里会有老师留校辅导功课,而且傍晚在亲偶妈的陪同下去了一家数学补习班。而此刻她正在做着的,也正是补习班下来的提高练习题。

    然而回到眼前,平日里还算是能够恪守住心境认真做功课的郑二毛,今天明显有些心神不宁。原因说起来很可笑,刚刚回来的路上,她看到了好多朋友在sns上面转了粗眉毛般朴智妍的照片和她的绘画作品,而一想到自己哥哥、姐姐、贝克、恩地,甚至几乎所有的朋友们都正在釜山愉快的玩耍呢,郑二毛就总觉的自己是被人忘记和抛弃了!

    而辛辛苦苦做完半张习题后,心情崩坏的郑二小姐终于忍不住了,她推开大门直接来到了自家对面的一户人家面前,然后砰砰砰砸起了大门。

    “怎么了?”刚刚搬来的侑莉无奈的打开可门。

    “侑莉欧尼!”krysta1直接哭哭啼啼的扑到了对方怀里。“他们不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