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6章本色出演的演员们(上)

第256章本色出演的演员们(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郑容和买房子和徐贤买到了一块去,这应该是巧合,毕竟,对于韩国富人而言,出色的地段就那些,很多艺人、名流、富豪都是邻居……实际上中午打电话过来的西卡说,同样在买房,但还没彻底说定的侑莉最近就有放弃原定目标的意思,因为狎鸥亭某高档住宅楼的某家人准备出国了,有意出售金钟铭先生住所对面的一套房子。

    呃,大致如此吧。

    那么回到郑容和身上,这厮买房子或许真是巧合,但是在这之前把我结里一起甜甜蜜蜜买的吉他转手送给姜敏京,却着实是把徐贤同学给恶心坏了。当然,或许那个被爆出来来的吉他只是一个同款的,是当初拍摄的时候郑容和觉得不错,眼看着要追妹子就又买了一个……但是徐小贤同学这脾气嘛,说好听点叫耿直,说不好听点叫执拗,即便如此她也是绝对不爽的。

    于是乎,本来我结时双方好合好散,还蛮有意境的,可等吉他的照片被爆出来,转眼间忙内就黑了脸。而两人从这件事情以后在公开场合里基本上就没了主动互动,这对于我结的里面的假想夫妇而言确实少见,以至于资深粉丝马上就猜测,要么俩人是真翻脸了,要么就是他们真有一个十年之约之类的东西,等着待我长及腰,嫁你可好?

    不过很快,最近这不是俩人买房子买一块去了,如今后者这种猜测竟然还是占上风的!

    当然了,忙内肚子里再黑,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吉他,就要对一个一起拍摄过节目的同行绝交一辈子,而且这不是成邻居了吗?难道天天下楼摆黑脸?不过,就是最近刚刚搬过去不久,徐小贤同学觉得自己又被气到了……这就是所谓的上错车事件了。

    上错车没问题,被私生饭给拍到也没问题,又被迅见了报还是没有问题……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有逻辑性的,是可以理解的,强行说有猫腻那是在贬低对方的人品。不过,真正忙内感到一丝不爽的是对方随后的反应。

    先,对方作为男生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澄清,其次,在黄金渔场里澄清的时候对方还多说了一些废话。

    那么怎么澄清的呢?

    尹钟信:“女生保姆车里有没有特殊的香气?”

    郑容和:“我没时间注意那个……”

    金九拉:“直接了当一点,你到底喜不喜欢徐贤这种类型的?”

    郑容和:“说实话,我确实没有那种想法……”

    金九拉:“一点都没有?”

    郑容和:“说一点也没有,那是谎话。我们拍我结……当时……互相很努力去拍摄了……”

    于是乎,就前几天,各大新闻头条又冒出来一个红薯夫妇坦诚好感的新闻,让当初的红薯粉们热泪盈眶,而且更加肯定是有十年之约的,就等着待你长及腰时,嫁我可好了!

    所以,徐贤又黑脸了!而且不用想,等资深红薯粉丝们再次现这种冷淡态度以后,肯定又会引申出新的待你长及腰时……呃,嫁我可好了。

    而想到这里,忙内又愈生气了!

    不过,忙内生气后果其实不严重,最多脸更黑而已,说不定脸还会变胖,但是她的西卡姐姐回到韩国后现忙内很生气,那后果就很严重了!

    这其实也就是这天晚上,金钟铭顺手把这厮拎过来敲打的本质原因了!

    然而,不知道西卡大小姐是不是对这种处理方式还不够满意,隔了一天,她竟然亲自跟着要来拍戏殷志源来到了釜山,而且还很霸道的把贝克塞到了人家殷初丁的车子里……

    “阿嚏!”

    话说,就算是殷志源再喜欢贝克,也阻止不了他一下车就蹲在车前一个喷嚏加一个喷嚏的打下去。而且看着他这副样子,金钟铭也大概明白了西卡大小姐此行的真正目的了冬天的时候和二毛抢着贝克当暖脚婢,夏天人家很自然的掉毛比较多而已,就又嫌弃人家了!而且想都不用想的,等过两周贝克的新毛换上来了,它肯定又要被郑毛毛小姐给抢走……当冷脚婢。

    不用怀疑,这就是郑秀妍小姐历来的作风!

    “我该怎么演?”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上来就找到金钟铭直奔主题的却还是殷志源,他看起来明显有些无所谓的紧张。“我其实不是很会演戏……”

    “初丁先生你不是演过校园爱情喜剧吗?”摄影棚下,早就看到来人的金钟铭有些无奈的抬起了头。“我记得还是男一号。”

    “那只是搞笑的电视剧而已。”殷志源略显小心却又有些认真的答道。“你这部电视剧那么大的声势……我怕演不好。”

    话说,看着这熟悉的对话场景和旁边那只简直一模一样的大白狗,很多两天一夜出身的剧组成员们当即就笑出了声来。

    “问你个事。”金钟铭放下手里的文稿,面无表情揽着对方的肩膀走了出来。“初丁先生觉得……表演是什么?”

    “我来之前仔细读了几本关于这方面的书……”

    “噗……”

    前面那句话是殷志源认真的作答,而中途笑出声打断人家的则是西卡,而且在她的带领下半个摄影棚的人都在笑,看的出来,殷志源读书确实是个很让人震惊的事情。

    “你接着说。”金钟铭回头狠狠的瞪了西卡一眼,这才继续在阳光下和初丁继续讨论起了演艺哲学问题。

    “我觉得上面有句话讲的很有道理,而且就是抱着这种信念过来的。”殷志源咽了口口水,然后认真的表述道。“它说演戏就是创造另外一个自己……”

    “放屁!”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给予了一个评价。“你没那个本事!”

    听到消息,已经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过来,两人宛如拍综艺一样的搞笑对话已经让人陷入到了群体性的兴奋中……呃,就是那种店内又充满了快活的气氛之类的感觉了,也就是大家又哄笑了起来。

    不过,殷志源还是很认真:“我是很想演好这部戏的……”

    “我理解。”金钟铭语不惊人死不休。“下个月就是
首富巨星帖吧
党内初选了,你姑妈估计要跟人刺刀见红了,而且嫂子眼看着你不务正业也已经准备跟你离婚了,你现在巴不得能逃离尔呢!”

    这下子,周围彻底安静了,快活的气氛当即消失,所有人老老实实的滚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准备过来问好的后辈演员们也纷纷落荒而逃,甚至殷志源本人虽然因为太熟不好骂人,但也有些面色讪讪的感觉。

    “不过说实话。”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继续推着对方的肩膀往旁边的山坡上走去,从这里可以眺望到不远处第二个主片场一栋马上要放暑假的中学。“你真的不用那么紧张,其实只要扮演好你自己就行了……”

    “什么意思?”殷志源略微不解的追问道。

    “你知道你这个角色怎么设定的吗?”金钟铭淡定的反问道。

    “……”

    “你姑爷爷是军事独裁的总统,家里从小管得严,所以给你安排了一个军人父亲的背景;你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制,所以给你安排了一个网上下片不能自制的设定;你跟初恋的人结了婚,所以给你安排了同样的爱情线;你因为沉迷游戏跟老婆分居,所以这里面专门设定了一个你因为沉迷下片差点被父亲一枪崩掉的剧情;你傻不拉几的,这个角色也傻不拉几的……不要这么看我,你之前高考失败跑到夏威夷留学,所以这个角色也是因为高考失败前往了夏威夷留学……顺便逃兵役;甚至,因为你是水晶男孩里的殷志源,所以你这个角色一开始就设定为长得像殷志源……这么说,听懂了吗?”

    殷志源并不笨,只是长得样子有些傻不拉几的而已,而且金钟铭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又怎么可能不懂呢?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角色干脆就是依照着我殷志源自己的人生经历而设定的呗?”

    “当然。”

    “就像两天一夜里罗英石pd说的那样,做好自己就行了,不要演技?”

    “不要演技!”

    “那我明白了!”

    “那就好。”金钟铭赶紧点头宽慰。“其实不要有负担,因为不仅是你,整部电视剧除了那几个核心主角外,大部分角色都是根据演员本人的性格和经历而设定和编剧的,我们甚至为此准备了一份长达近百人的客串名单……”

    “有这么夸张吗?”明明是在安慰,殷志源反而有些慌张了起来,因为对方这架势怎么看怎么像是要搞事情的节奏,而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不搞事情。

    “有的。”金钟铭言之凿凿。“比如在棒球场上练习的棒球的人,我准备把釜山巨人队的所有现役成员都给给拉来;在ktv唱歌,留着长,腰细的像女人一样的大叔,我准备让我师兄金泰元亲自上阵;一心好学,却只能考上东国大的女学生,我准备让徐贤过来演;自以为是画家,实际上画的还没我家贝克画的好的傻白甜女生,我准备让智妍过来演;明明年纪很大,却因为看起来像个小学生而被同学欺负的尔转校生,我准备让全宝蓝过来演;而欺负她的釜山本地女不良团体,我都准备让孝敏和李居丽来演,其中,前者虽然是老大,可其实是个软塌塌,一吓就哭,后者才是不良团体的真正boss……”

    唯一还跟在两人身后面的西卡耳朵越听越直。

    “总之,这部戏你不要有任何负担,别的戏需要演技,这部戏真的只需要个人的真实表现。”说上瘾的金钟铭似乎停不下来了。“甚至就连我……我扮演的哥哥这个角色,编剧们刚刚也强行通过了新的设定,不仅是尔大毕业,将来还会在釜山开电商财,唯一不大懂的就是,他们非得让我这个角色在很多年后成为总统候选人……”

    “这个不是很贴切吗?”殷志源终于抓住机会反问了。“你去问问周边所有人,是不是大家都觉的你将来要选总统?”

    金钟铭为之愕然。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算是放心了。”殷志源趁机推开了金钟铭的胳膊。“在尔这阵子,我真的是度日如年,来这里又担心给你的电视剧添乱,可如果只是演自己的话,那就应该没问题!我……尽力而为!”

    言罢,有些被吓到的殷志源竟然落荒而逃。

    金钟铭也只好朝对方的背影失神的点点头。

    “伍德。”西卡这下子终于也找到机会插嘴了。“偶妈跟我最近挺忙的,贝克交给你应该没问题吧?”

    “你说了算。”金钟铭一边往回走一边无可奈何的嘲讽道。“我还能反对吗?”

    “你刚才说那么多有意思的角色,我也有个想法。”西卡一脸兴奋的继续跟上,丝毫不在意对方的嘲讽。

    “什么意思?”金钟铭敏感的停下了脚步。

    “我也想演个角色。”西卡两眼光。“我前几天闲的无聊,已经在家里的阳台上看过你的剧本草案了……”

    “你不是说很忙吗?”金钟铭无语至极。“所以才把贝克送来?”

    “忙不忙是看心境的。”西卡理所当然的答道。“照顾贝克没时间,可是演戏有时间啊?而且本色出演嘛!”

    金钟铭停在摄影棚前很久,这才控制住了情绪:“你想演什么?娇生惯养任性可笑的大小姐?”

    “你那个角色死掉的初恋,一起长大的邻家妹妹,程诗源的姐姐……多适合我?”西卡淡定的撩了一下自己的头,然后歪着头一脸戏谑的等着对方的回复。

    金钟铭突然有些心慌:“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角色?”

    “就当是祭奠七年前的那段时光好了。”西卡自然而然的答复道。“不行吗?还是说剧情不贴切?”

    “殷初丁!”等了好一会,金钟铭突然回头叫住了从远处牵着贝克路过的殷志源。

    “哎?”殷志源慌里慌张,不明所以。

    “先剃个部队头!”金钟铭声色俱厉的吩咐道。“你爹是军官,你只能留那个型!”

    西卡当即捂着嘴笑出了声。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