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5章衍圣公和包皮(下)

第255章衍圣公和包皮(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暮色渐渐变成了夜色,几颗银星开始在不远处的船坞上方眨眼……这是村上春树对晚间港口城市的描述,确实很美。但实际上,根本没人再留意这种让人心沁的静谧了,因为现如今的城市中,生活节奏越紧凑,一到晚间反而才是交际应酬、办事请托、娱乐释放的真正时间。

    港口是静谧了下来,可旁边的整城市却刚刚活了过来。

    就是在这么一个时间段,釜山沙上区乘鹤山畔,一个蛮上档次的餐厅中,金钟铭则迎来了自己来到釜山后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应酬。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家的一位世交伯父。”和拍戏时随意的着装不同,此时的金钟铭已经勉强穿上了一件还算是正儿八经的外套,还摆出了一副象征性的应酬姿态。“伯父,这两位是……”

    “我知道。”坐在餐厅包间内侧位子上的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看上去温文尔雅,而且态度也显得非常亲和,对上两个年轻人竟然还满带笑意的主动起身,这在韩国社会中可不常见。“容和还有徐仁国先生嘛,这次钟铭你新电视剧的两个男主角,对吧?都是不错的孩子。”

    徐仁国、郑容和,还有两人各自带来的一个助理都赶紧低头问好,而郑容和更是心里有些慌……话说,他认得这个人!

    “都坐吧。”虽然看起来是中年人请客,但金钟铭依旧摆出了一副主导者的姿态,而周围所有人也都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话说,他这个德行说到底还是被惯出来的。

    “伯父是经营会计业务的,手下有一个会计事务所,在尔、釜山、仁川、济州岛都有业务……”众人坐定,这才是正式的介绍了,不过金钟铭似乎没有在某些方面多嘴的打算,只是稍微点了一下,就绕到了另一个方面。“不过你们也不用多生分,因为说起来伯父也算是你们的长辈,他是davichi敏京的父亲……”

    此言一出,郑容和和徐仁国赶紧又站起来问好,金钟铭的世交伯父是一回事,但那终究是一层隔着天堑的脉络,而姜敏京的父亲就不同了,甭管和对方熟不熟,这总归又是多了一层所谓的长辈身份。

    不过,包间明亮的灯光下,郑容和本来就很俊俏的面色却显得更加白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晚餐气氛意外的很好,这里面的关键还是敏京父亲这个长辈不摆架子,劝酒、说笑话、讲段子、说风俗……看的出,这位世交伯父确实很擅长酒场应酬,非只是金钟铭和王忠秉,郑容和和徐仁国他也都能照顾的到,甚至后二者的助理竟然都没有遗漏,确实堪称长袖善舞,也确实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

    到最后,就连一直强颜欢笑的两个年轻艺人也都真的多了几分笑意。

    不过,随着酒过三巡,气氛微醺未醺,这位据说是因为恰好在釜山这边处理生意的世伯终于觉得时机到了,然后袒露出了此行的一些真实目的。

    “话说。”姜大会计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算是把在场人的注意力全都拉了过来,当然,主要还是为了让金钟铭扭过头来。“我在釜山这边牵头组织了几个基金会,钟铭拍摄电视剧,需不需要一些本地的投资?如果需要的话,我来处理,一定很利索……”

    “要看是什么性质的基金会了。”金钟铭似乎早有预料,又或者真的是已经养成了某种气度,手上夹着菜呢,面不改色的就接上了话。“来到釜山拍摄,当然要给釜山本地的朋友预留一点份额,这是历来就有的潜规则。伯父你又跟我们家是世交,我现在还记得小时候敏京过生日,母亲带我去拜访的情形,交给你来联络和处理,当然也是放心的……”

    听到这里,姜大会计当即笑眯眯的连连点头,好像两家真的是什么世交一样,其实也就是金钟铭说的那一次生日宴会罢了,使性子穿着拖鞋的金钟铭见到了一次这位世伯,除此之外再无机会……不过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正儿八经的长辈,这次还走了自己亲妈权珍淑女士的路子,再加上姜敏京那半次无疾而终的相亲,世伯什么的,金钟铭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唯独一点。”金钟铭兜兜转转,却突然话锋一转。“我不接受任何有宗教色彩的投资基金,因为我跟李沧东导演一样,都对韩国五花八门的宗教触角厌恶之极,这些人……”

    大伯父面色一硬,但马上,不等金钟铭继续说下去他就立即拍了胸脯。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金额数字和回报周期大致的由王忠秉插嘴说了一下,然后,随着金钟铭突兀的叫了一杯咖啡,这位世伯当即起身结账告辞了。

    利索的很!

    “能不利索吗?”王忠秉摇摇头笑道。“金融掮客,要的就是这种干脆,不然没人信他!”

    郑容和和徐仁国对视一眼,双方眼睛里都有点惊慌的感觉,明明是个开着会计事务所的大人物,怎么就成掮客了?

    “掮客不掮客的无所谓。”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应道。“只说一个,你觉得他能及时把这笔钱运作出来吗?”

    “应该没问题。”王忠秉若有所思的答道。“他在釜山、仁川也都是个人物,毕竟有个好岳父嘛,名望是有的。而且他这人装信徒装的很虔诚,跟一个天主教会组织关系很密切,资金来源应该也是不缺的……”

    “又是衍圣公救灾的把戏啊!”金钟铭忍不住笑了一声。

    “那是抬举他了。”王忠秉立即摇了下头。“他终究只是个掮客,吃点利息而已。倒是教会那边,仔细想想的话,靠着基督的名义把信徒的钱凑到一起,名义上还是信徒的,但却从没准备还回去,那才是真正的衍圣公手段……”

    “不对。”金钟铭也摇了下头。“大寒冥国真正的衍圣公其实是那些财阀,就好像刚才那位岳父所在的韩进海运,已经亏了多少年了?怎么活下来的,还不是靠着银行不停的输血养着?可银行的钱哪来的,说到底还是老百姓的钱,而钱到了他们手里是私底下分了还是用来救助企业了,谁也不知道吧?所谓国之大盗,莫过于此,可他们却还是这个国家的顶梁柱,谁不救,谁就是相关产业工人的敌人,就要上街……”

    王忠秉当即默然。

    “听明白了吗?”就在此时,金钟铭突然回头盯住了两个年轻演员。

    “哎……不是很清楚。”郑容和觉得背上汗水直流。

    “不是很懂。”徐仁国是真的不懂。

    “刚才那位世伯,其实并不是靠着会计业务生活的。或者说他有更取巧的方法赚钱。”金钟铭淡定的介绍道。“具体来说是这样的,就好像刚才忠秉哥说的那样,他的岳父是韩进海运第二大股东,这使得他有一定的名望和人脉,算得上是仁川和釜山的头面人物;而他本人又跟教会的那些基金会关系密切,这使得他背后有充足的资金渠道……然后,就好像刚才那样,他凭着人脉关系找到了我,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机会,转过身来再拿着教会的资金投资进来,而教会的大部分资金理论上都是死账,你们知道法律上教会的基金会能干什么吗?”

    “买国债、修教堂、纳税、做典礼、做善事……”徐仁国老老实实的张口就来,作为一个韩国人,对于这种教堂里的基金会是司空见惯了。

    “总之一句话。”郑容和叹了口气。“只能纳税和做公益性的活动,投资也只能限于国债和办学之类的半公益化事物……但实际上,教会高层总是乐意拿出去投资的,因为利息全是他们的,我甚至听说有人连教堂的水电费都要打主意。”

    “是啊。”王忠秉笑着接过话来。“说到底还是财帛动人心,韩国法院每年都会处理一大批教堂基金会的相关案件,全都是因为投资失败而导致的,但却总是拦不住这些神父和掮客们打主意。”

    “冒昧的问一句……”郑容和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刚才敏京的父亲不是答应了不用宗教色彩的钱吗?”

    “是啊。”金钟铭淡定的拿勺子点了点咖啡杯的杯底。“那容和你觉得,他会怎么做呢?”

    郑容和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勇气说出口,而旁边的两个年纪大的助理更是直接变了脸色,就连徐仁国也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有什么可担心的?”王忠秉轻笑着插嘴道。“包间里就我们六个人,钟铭在这里,谁还敢乱传吗?刚才那位,无外乎就是凭着自己的会计优势,把教会的钱暂时借过来,然后换张皮再投资到咱们电视剧里……这年头,做会计的,所谓撑死胆大的,
农绣txt下载
饿死胆小的……”

    “万一……资金链那头的基金会,或者这个账目上……账目上作假的时候,出了问题怎么办?”郑容和满头大汗的问出了这句话。

    “关我们什么事?”金钟铭冷静的反问道。“我们剧组哪里犯法了吗?爱查谁查谁去!”

    “但是,为什么不能直接找一些更干净的投资呢?”徐仁国懵懵懂懂的问了一句。

    金钟铭突然笑了,笑的对面两个年轻演员头皮麻:“如果照仁国你这么说的话,我干吗还要找投资呢?是我缺钱,还是我们剧组缺钱?”

    有些东西不是不懂,在圈子里混长了,什么没见识过?一点点常识而已,只是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难免有些难以接受而已。

    回到问题本身上,剧组明明不缺钱,为什么还要接受投资,为什么还要接受那些其实就是来自于教会基金会的钱?

    答案很简单,甚至金钟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在哪儿拍戏,就要给哪儿的地方势力留点份额,这是潜规则。

    只不过,金钟铭这人太强势了,强势到片场周围真正的大势力韩进海运都在第一天降下了吊臂,强势到釜山本地的文化界领前一天晚上就来主动拜访,强势到官方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那么,面对着想来讨口饭吃的这些不要脸的宗教势力,他的态度就很明显了——爱来来,不来滚!

    于是,掮客和基金会那边立即老老实实的承担起了所有相关风险,以求夹着尾巴接下这块骨头。

    “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不知道包间里沉默了多久,金钟铭突然冷笑一声打破了安静。

    “怎么会呢?”之前提问的徐仁国赶紧摇头。“本地势力的配合是片场安稳运行的前提,而把风险推给别人也是为了剧组省心……”

    “是啊。”郑容和也赶紧跟着点头。“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个制片人应该有的手段,而这些东西也本来就是一个剧组运行中不能忽视的组成部分。”

    “说的一点都没错。”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的盯住了眼前的两人。“知道吗?当初拍摄熔炉的时候,那可是顶着整个光州市政府压力的,而对那部戏而言,将拍摄进行下去本身就是最大的难点。再往前,咖啡王子一号店的时候,虽然不是制片人,可那时的我却已经试着将整部电视剧扛在肩上了,所以才会跟电视台的监制闹得很不开心,因为他想乱加戏……说到底,一些看起来跟拍摄毫无关系的事情,实际上却是关乎着影视作品的成败,从幕后的制作、人设、投资,到道具、演员、片场……总之这种事情,随着你在一个剧组中担当的角色不同,是在千变万化着的,对不对?”

    “您说的是。”徐仁国脑子里突然回忆起了之前面试时的一些话,不由的有些心慌。

    “一点都么错。”郑容和也似乎是想到了一点什么,虽然还没搞明白,但他依然立即跟上表面了某种态度。

    “既然你们那么聪明,那么深明大义……”金钟铭微微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今天下午拍摄结束后会是哪个反应?”

    除了王忠秉,其余四人瞬间站起身来,这是在表达态度。

    “有些话,我跟仁国说过,却没跟容和你讲过。”金钟铭再度叹了口气,丝毫没有让两人和他们助理坐下去的意思。“一部电视剧,决定他能否成功的因素很复杂,有多复杂,我估计今天你们也见识到了,它不仅仅是我们常规理解中的一些东西……从隔壁教会组织救灾基金会的衍圣公,到邻居港口上挂着吊臂,再到你郑容和的粉丝,最后到你徐仁国的包皮……这些其实都是决定一部电视剧成败的因素!”

    “好了,都坐下吧。”王忠秉笑眯眯的插了句嘴,算是大大缓解了气氛。

    “是啊,都坐下吧。”金钟铭也摆了下手,包间内的四人这才头昏脑涨的坐了下去。“不要不服气,我来给你们说一下就知道了……郑容和,你知道你在这部电视剧的担当是什么吗?”

    郑容和没敢开口。

    “除了基础的表演之外,还有宣传的责任。”金钟铭略显无奈的给出了答案。“没办法啊,几个主演,除了你我之外没有大势,甚至普遍性没有什么知名度,恩地、徐仁国、lizzy、李时言、成东镒前辈、李一花前辈……还有一个后天才来的殷志源也半年没上节目了!而且我又要当导演,又要当制片人,又要当编剧……只有你这个大势ido1才能承担起宣称责任吧?”

    郑容和恍然明悟。

    “你去看看今天中午韩联社更新的页面。”金钟铭的语调渐渐升上去了。“从上到下,国际新闻、国内新闻、韩流资讯,你看看你粉丝堵路的消息是不是上了新闻头条?你的粉丝不堵路,哪来的新闻关注度?你不去造势,谁去造势?!我闲着蛋疼了,把你当靶子?!拍完戏一个人把自己关车里有意思吗?!”

    郑容和嘴角哆嗦了一下,说实话,他有点慌,还有点恐惧,而旁边他的经纪人更是面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感觉。

    “履行好自己的责任,该出风头出风头,我不想解释第二遍!”

    “请您……请导演放心!”郑容和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张开口了口。

    “那就好。”金钟铭语调缓和了不少。“至于仁国你,你那个反应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包皮事情,太过于尴尬……”

    “是我眼光太狭隘了!”徐仁国当即站起身来鞠躬认错。“我只顾着从自己的角度考虑,却忘了从整个剧组的层面来说……演技,尤其是演技力度这个东西,只能由我和我这个角色承担了!”

    “说的没错。”金钟铭略显感慨的点了下头。“说句不好听的,几位老戏骨固然不错,我也有信心。可实际上,电视剧中依旧有很多剧情是在你们几个扮演学生的人之间展开的,其他人很难凑和进去,李时言不错,但他这个角色是个喜剧角色,跟力度二字无缘,而容和是要卖腐卖脸的,lizzy和恩地两个小女孩,年纪摆还在那里,那么你这个男一号……别忘了你这个男一号是怎么来的?当初允儿对我推荐你时,说的可是……”

    “表演力度。”徐仁国满脸通红。“我是因为这个才被看中的。对不起导演,今天下午的事情我实在是想的偏了……”

    “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金钟铭再度摆摆手。“坐下吧。不过坦诚的讲,我也只会跟你说这一次,从今天以后,我对你的要求依旧是最严格最出位的那个,而如果你不能成为起整个表演团队的力度担当……说句不好听的,我要你何用?”

    徐仁国不敢多说什么。

    “这样吧,借花献佛。”说着,金钟铭重新拿起酒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千言万语,我只要电视剧的成功,而我相信,电视剧如果能够成功你们受的委屈都会在别的地方十倍奉还……干杯!”

    两人赶紧举杯。

    就这样,五分钟后,包间内就只剩下金钟铭和王忠秉二人了。

    “应该镇住了吧?”等了一会,王忠秉才略显戏谑的开了口。

    “无所谓。”停了半响,躺在椅子上呆的金钟铭才轻声应道。“顺手敲打一下而已,服气不服气我是不在乎的,说出来不过更简单一点而已,不说他们难道敢不按照我的心意去做?”

    “这倒也是。”王忠秉轻声笑了下。

    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沉默。

    “怎么了?”这次开口的是金钟铭,虽说是曾经的贴身司机,但隔了这么久,却也难免有些生疏,他突然间才反应过来对方似乎有话要说。

    “刚才听钟铭说到韩进海运靠着银行输血……想到了早上咱们的话题,你说要搞一个跟电商相关的新企业,跟韩进海运的物流有关系吗?他们其实到处在找资金……”

    “没兴趣。”金钟铭连连摇头。“我只对他们的在仁川和釜山的冷冻仓库有兴趣,至于整个海运那么大的一产业,我是不敢有想法……早上的话题,其实也不在这里。”

    王忠秉点了下头,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而稍微沉默了片刻以后,他马上把话题转移到了别的方面:“说起来……看娱乐新闻,说郑容和新买的房子竟然和徐贤新买的房子挨在了一起……是真的吗?”

    “哎。”金钟铭轻笑了一下。“有这个事情,还因为这个上错了小贤的保姆车……她很生气的样子。”

    王忠秉突然间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