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4章衍圣公和包皮(中)

第254章衍圣公和包皮(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2o12年的郑容和是大势中的大势,这话一点都没错。

    实际上,经历了在日本的锻炼,从o9年下半年开始,甫一回到韩国,这个年轻人的星途就是一帆风顺的,甚至可以用披荆斩浪来形容。而在随后的两三年的时间里,对他而言,一个ido1能拿到的东西基本上已经全都拿到了音乐本身上面的成就暂且不说,甚至连电视台里电视剧的最佳新人和综艺的最佳新人他都拿过了!

    想想也是,形象气质俱佳,善于做人,本身音乐上又有两把刷子,而且身后还有着公司资源的全力支持和老板的一力认可,想不成大势都难。

    当然了,放在眼前更重要的一点是,正如恩地所言,这里是釜山,是郑容和度过少年时期的地方,是他毫无疑义的家乡,在这里……他是真正的男一号,金钟铭都得让路。

    “那个……导演。”好不容易亲自出面安抚好了粉丝,郑容和马上面色尴尬的主动找了过来。“刚才的事情真的抱歉。”

    “有什么可抱歉的?”当着整个剧组的面,刚刚来到片场的金钟铭摆出了一副完全不以为意的样子。“粉丝嘛,我见得多了,你是没看到过之前的仙后们……”

    “关键是给片场的秩序带来了问题。”郑容和倒是知道问题所在。“我已经跟釜山这边的粉丝团队联系了,保证她们以后不会再轻易过来……”

    “然后呢?”金钟铭面无表情的反问道。“让她们在网上骂剧组?你听说哪个剧组不许人探班的?”

    话至于此,郑容和当即沉默了下来,他不可能做出承诺的,因为哪怕是自己真能够约束的了自己的粉丝,也指不定有人借着这个名号攻击剧组呢,到时候那才叫八张嘴说不清。

    实际上,听到这话以后,剧组的其他人也都敏感的看向了这边。

    “既然我们没有选择封闭式的拍摄,也没有把片场给隐蔽起来,那就没有理由不许别人过来。”金钟铭继续一脸平静的继续朝郑容和说道。“你人气高是你人气高,粉丝多是粉丝多,可剧组毕竟是一个有着几十个艺人常驻的地方,要是因为这种原因而做多余的动作那才显得掉份子呢!”

    “是。”事到如今,郑容和只能点头不止。

    “这样吧,不要干涉她们,只要不进片场想的话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是她们的自由。”

    郑容和这下子却有些难以接受了,允许那些人留下来是一回事,不干涉她们又是一回事,鬼知道这么放纵下去会闹出什么乱子……到时候满剧组的人都敌视自己怎么办?!

    不过,想到这一点后,郑容和心头一个激灵,竟然又鬼使神差的点了下头:“那我听导演的。”

    于是乎,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就这么被金钟铭给终结掉了,迷妹们被允许留了下来。而且,据说剧务还得到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指示,导演亲自吩咐了,既然大家都是釜山迷妹,那么如果电视剧需要迷妹群众演员的话,就应该从这里找,都省的给钱了。

    刚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还以为这是个玩笑,但是很快,这个消息就从另一个角度得到了侧面的验证。话说,上午导演公开讲戏的时候,女一号郑恩地当众收到了一个指令,金钟铭要求她应该趁此机会多多体验生活!

    而且理由竟然还是那句话大家可都是釜山迷妹!

    虽然隔了十五年,但是迷妹就是迷妹,总是有学习价值的!

    总之吧,剧组开拍的第一天,事物多如牛毛,但早上这件事情依旧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且,这件事情被当成笑话广为传播之余,也不免有人多嘴金钟铭对郑容和太过于纵容与和气了。

    而这一点,在电视剧真正的男一号徐仁国看来,却显得更加直接和明显。

    第一天拍摄,由于需要各种设备、设施的搭建,演员们只是听金钟铭这个导演讲了一上午的戏,到了下午才勉强试拍摄了几段简单的戏码。真的是很简单的几场戏,并没有情节上的连贯性,也没有道具和场地的严肃要求,只是为了让演员们迅进入状态而已。

    几个主演,从金钟铭本人,到成东镒、李一花这对老戏骨,再到几个年轻演员,所有人都搭配着随便来了一段,而且都还很顺利……直到徐仁国上场。

    话说,徐仁国在爱情雨中因为演技力度出色,戏份被一加再加,已经算是老手了,而恩地和李一花扮演的程诗源母女,之前一场戏也配合出色,所以新的一场戏是三人共同的群戏。

    这当然也没什么,徐仁国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随着导演的一次次叫停和针对性的批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金钟铭对徐仁国的要求跟其他演员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割了包皮是这么走路的吗?”金钟铭又一次叫停了拍摄,简简单单一场戏,从四点钟到五点半,这已经是第七次还是第八次了,而且每一次都把矛头对准了徐仁国。“徐仁国,实在不行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再割一次。那边电线杆上写的清清楚楚,十五分钟,简单利索,我保证你回来根本就不用为难该迈哪条腿……”

    徐仁国涨的满脸通红,无论如何,当着剧组这么多人,讨论包皮的事情,哪怕是拍戏,也会让人尴尬的。而且,这种戏突出的是夸张的剧场化表演,走路的动作什么的……讲真,你不去追求真实也没什么,甚至做好了也未必有人在意!

    而更让徐仁国感到愤慨的是,同样是第一场戏,郑容和下午的那段戏,根本就是简单的耍酷,而郑容和也不过就跟偶像剧里的表现一样,装装花美男而已,可金钟铭这个当导演的根本就没深究的意思!

    大家都是演员,难道人气高就有特权?!

    大概是忽的又想到了这个角色的来之不易,徐仁国勉强掩住情绪点了点头:“我再来一遍好了……”

    金钟铭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似乎并未在意。但仅仅是半分钟后,随着他又一个叫停的手势,刚刚迈步的徐仁
曹魏之子笔趣阁
国立即尴尬万分的被晾在了片场中心。

    “去割一次吧!”金钟铭这次异常的干脆,却也不容置疑。“那玩意多割几次只会对身体有益……给你二十分钟,太阳下山前拍完这一段。”

    片场鸦雀无声,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质疑金钟铭,对方是导演,也是编剧团队,还是电视台老板,更是成名已久的大演员……无论是谁,无论从哪个角度,他都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徐仁国当然也是如此,不需要激烈的心理斗争,他马上和经纪人一起去了不远处的社区小医院,然后真的又割了一遍。

    后来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半小时后这场戏干脆利索且效果极佳的结束掉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很多人都直接瘫坐在了昏黄的夕阳下。而其中,当恩地看着徐仁国挎着腿弯准备回到保姆车上休息时,竟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家那只可怜的煤炭。

    说实话,这一刻,她也觉得金钟铭有些过分了。

    自古,不患寡而患不均,徐仁国和郑容和,金钟铭对这两个年轻主演的区别对待,实在是让感到有些不忿,心中暗自为徐仁国打抱不平的,又何止是一个恩地?当着金钟铭的面无人敢开口,但当他和自己的助理王忠秉一起离开以后,整个片场却也免不了窃窃私语。根本不用等到回酒店,所谓暗潮就已经开始涌动。

    “外面怎么说?”出乎意料的是,被认为得到导演青眼相加的郑容和竟然也和徐仁国一样,一个人躺进了保姆车内。

    “都在同情徐仁国,也都在说你耍大牌。”登上车的助理直接随手拉上了车门。

    “哥……我也很委屈。”阴暗的光线下,郑容和毫不避讳自己的心情,话说,无论是哪个艺人,贴身助理或者说经纪人都是他们最亲近的人,郑容和自然也不能免俗。

    “我懂……”

    “不是,哥你不懂。”郑容和突然烦躁的坐起身来。“我出道到现在,从来没在形象问题上出过岔子,我跟那群有点成就脑子就烫的蠢货根本不是一回事……但是问题在于,咱们这位导演说话了,他说要让那群粉丝留下来,就算是可以摆出高姿态我都不敢摆的,生怕引起他不快……这种破事,怎么就要算到我头上?”

    这名fnc的经纪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哥,实际上我也不瞒你。”郑容和无力的继续说道。“早上的时候,我之所以没有坚持,其实是突然想到,可能是这群粉丝的出现抢了他的风头,惹得他不爽,所以才会让那群只会捣乱的女高中生留下来……因为希望那群粉丝的存在引起全剧组的不满,继而让剧组对我不满,这叫杀人不用刀,也叫捧杀,还叫郑伯克段于鄢……”

    “不至于的。”眼看着对方越说越激烈,越说越过分,经纪人赶紧打断了对方。“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差距太大,人家金钟铭没必要对你小心眼……”

    “可是下午徐仁国的事情又怎么说?”郑容和压着声音不忿的质问道。“现在的局势不正是像我想的那样展吗?那群粉丝还在门口堵着,剧组搬个道具都要先清出一条路,我走一边那边就要乱成一锅粥,这对比也太明显了吧?摊我是徐仁国,我也觉得郑容和是个耍大牌却什么都不会的王八蛋!”

    这话,经纪人就更加没法回答了。

    “徐仁国怎么样?”停了半刻,重新躺下喘着粗气的郑容和无奈的追问了一句。

    “和你一样,在车里干躺着。”

    “我也不好去安慰他。”

    “我也不建议你安慰他。”经纪人思索片刻后勉力劝说道。“公司的人都知道,金钟铭虽然不是我们fnc的大老板,却也差不离了,公司现在只有傍着他才能生存,委屈也好,甚至可能他确实在故意把你当靶子……但是,你都没资格反抗的。”

    “我懂得,不然早上我就……”

    “你还没懂。”经纪人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你知道吗?外面的人虽然都在私下为徐仁国抱不平,然后嫌你耍大牌,但实际上……大家更多的话题还在那边港口上!”

    郑容和面色立即为之一僵。

    “昨天晚上喝多了之后的一句话,甚至都可以当做醉话糊弄过去的,但实际上,今天一大早,韩进海运就把沙下港西边这一排的吊臂全都给放下去了……光秃秃的一片,没什么比那个更有说服力了!我进来其实还是想劝你,看在那些一晚上就消失掉的吊臂的面子上,理顺气了,就马上走出去笑容满面的,别摆出这种样子了!你也出道几年了,娱乐圈是个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信不信马上金钟铭回来就有小人打小报告,说你在保姆车里躺了半个小时都没动弹……”

    郑容和长呼了一口气,马上按着车内的座椅坐起了身来,但却也就是坐了起来,因为再成熟再聪明再懂得人情世故和利害关系,他终究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怎么了?”本来已经要拉开车门的经纪人不解的问道。

    “我想到了七年前的事情。”郑容和无奈的应道。“那时候我第一次见金钟铭,大家都只是稍微成熟点的熊孩子而已……七年的时间,怎么就翻天覆地了?”

    “东边那么大的国家,解放战争也才打了三年……”经纪人突然又觉得郑容和今天有点上头了,这种话有什么意思?“七年时间,多少时代的兴衰的都出来了,何况是两个人的差距?”

    郑容和疲惫的点点头,再度深呼了一口气,准备换上笑脸出去在片场附件绕上一圈,顺便去见一下那群还没离开的粉丝。

    而就在此时,车门外突然突兀的响起了一阵敲击声,这让他当即呛得咳嗽了起来:

    “郑容和先生在吗?我是你们导演的助理王忠秉,他让我来叫你和徐仁国一起去吃饭,说是晚上请吃饭的是个熟人,推不开的那种……希望你们俩能作陪,帮他应付一下。”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