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3章衍圣公与包皮(上)

第253章衍圣公与包皮(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好吧,我承认,上一章没写尽兴,这一章是补充……顺便,上一章精修过了,从6k变成了7k,欢迎品尝正版。

    第二天,金钟铭拒绝了剧组一早派车来接的请求,而是选择在恩地家吃了早饭,并等来了昔日的助理王忠秉。随即,就如同多年以前那样,由王忠秉开车,载着金钟铭还有蹭车的恩地,三人一起前往了沙上区的片场。

    话说,一路上金钟铭和王忠秉二人聊个不停,堪称言笑晏晏,精神抖擞,这让旁边看着的恩地目瞪口呆……对方明明先是半宿宿醉,接着半夜未眠,哪来这么多精神?

    哪来那么多精神不知道,但当车子停在了距离片场很远的一个停车场里以后,恩地知机的选择了先走一步。她算是看出来了,金钟铭肯定还是有话要跟他的这个心腹说,自己没必要学昨天晚上那样再听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种事情听多了,对自己没好处。

    果然,跟着小跑离开的恩地身后,金钟铭和王忠秉一前一后,两人也慢悠悠的沿着乘鹤山下的公路一路走了过去,而各种随意的话题也随之展开。

    “怎么样?”金钟铭问的很宽泛。

    “很不错。”王忠秉倒是回答的很坦然,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什么。“我们的韩国淘宝已经成为了韩国电商的实际主体,也成为了釜山的支柱产业,而且因为地理位置的选择,我们在海对岸的rb也有了足够的影响力和市场份额……”

    “这种话就不要多讲了。”金钟铭倒是没怀疑这些话是假的,新兴产业,互联网和实体经济的结合,外加垄断的性质,要是没这种程度的展那才怪了,不过他今天并不想听这些话。“你觉得企业展到现在,有没有什么问题?”

    “你是指?”

    “比如说躺在功劳薄上睡觉,人浮于事,企业内部人事僵化……大致如此。”

    王忠秉沉默着跟着金钟铭走了好一会,这才重新开了口:“这种事情或许有,但是我却不好说,也没有资格说……”

    金钟铭微微一笑,他当然也明白对方的意思。

    话说,王忠秉固然是自己派到釜山这边的监督,但更多的却只是在财务权力上的监管。至于自己刚才说的这些东西,说实话,并不在对方的职权范围内,所以才不好说。而且说白了,在这些事情上,王忠秉终究也只是个外行,所以也没资格说。

    强行要说,也只是在献媚而已。

    “钟铭你这是要趁着人在釜山,清洗一下这边?”思前想后,王忠秉也只能如此猜测了。

    “没那么阴谋论。”金钟铭一脸轻松的答道。“只是准备扩大一下业务范围而已,在尔那边建立起一个跟电商有关联,但实际上却是独立的新公司,以此来刺激一下老公司……”

    “这样的话最合适不过了。”王忠秉当即松了一口气。“不过这种事情成王败寇,办成了,自然是万般都好,办不成,恐怕反而会让釜山这边轻视你……”

    “想多了。”金钟铭背起手来戏谑的答道。“我赚起钱来自己都害怕!”

    王忠秉当即又闭上了嘴,人到中年,有些棱角早就被磨光了。

    就这样,两人兜兜转转,眼看着沙下的海港出现在了眼帘中,话题却又说到了海景,说到了釜山电影节,说到了李庸观,自然也就说到了金钟铭一直在筹备着的事情。而王忠秉,作为金钟铭心腹中的心腹,这些事情自然也没有瞒他。

    “别的到也罢了,1o会不会太多了?”和年轻时截然相反,已经在釜山这里坐镇了数年的王忠秉对数字显得异常敏感。“这可是一个行业的总收入的1o!太多了!”

    “你想多了。”金钟铭淡淡的答道。“我这是在硬生生的用利益缔造一个新阶级,不拿出整个行业成比例的收益,又怎么可能会成功?”

    王忠秉再度为之默然,说到底,这个话题对他而言还是显得有些太大,让他不敢接嘴。

    “而且。”走在前面的金钟铭突然回头笑了一下。“哪里真有1o,说不定只是5呢。”

    王忠秉登时又哑然失笑,他当然也明白这话的意思,基金会控制权在金钟铭手里,真正出血的其实只是被强行带进来的剩下那些院线的1o,而金钟铭操纵着私人出资的基金会,指不定左右手一换,钱又回去了。

    “当然了。”金钟铭继续摇摇头笑道。“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是,韩国电影行业实在是太严整了……一切收益从院线那里结算,甭管你怎么抽税,所有票房5o归院线……这钱赚的也太容易了点。”

    这下子,王忠秉终于一脸戏谑的笑了出来,话说,他在釜山这里看着韩国淘宝的展,虽然不参与经营,可作为金钟铭的代表理事,最起码商业上的见识还是比以前多的多了。

    要知道,所谓院线和影院其实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其中,院线是负责排片的,也就是理论上的行方;而影院,则单指放电影的具体商业场所,这里不仅放电影,还可以卖爆米花,同时楼下说不定还可以开个火锅店卖方便面。

    不过一般而言,无论是哪个主流电影国家,这俩家加一块分成确实都是5o左右,这一点和韩国一样。

    但请记住,这是两家一起吃的份额,而且是理论上。

    那么实际上呢?实际上,绝大多数有着电影大市场的国家碍于种种现实,院线拿走的远低于理论上的那份,而影院的分成却远比名义上多的多。

    这其中的缘由很复杂了,既有偷票房之类的各种隐性潜规则手段;也有真正的大市场环境下,好影院的自由度很高,院线不敢不给对方一个好分成的缘故;甚至还有院线吃掉了文化政策上的红利,只好捏着鼻子对影院做出让步的原因。

    这里多说一句吧,其实这也是金钟铭之所以原意在中国花这么大力气投资所谓院线的缘故了他所谓的中国美嘉院线,实际上应该是中国美嘉连锁影院而已,因为中国的院线是不对外开放的,但反过来讲,因为种种上面说到的原因,在中国开影院也确实很赚钱。

    除此之外,还有市场中各种复杂的代理行商,中间的利益和学问多的去了!

    总之吧,闲话少说,记住一条就行了,那就是大多数国家的电影市场情况都非常复杂,在这个院线和影院共同占有的5o中,利益流失非常严重,更多时候,这个数字其实也就是一个数字而已。

    那么韩国呢?很抱歉,韩国电影市场……呵呵,自有国情在此!

    第一,市场很繁荣,小小一个韩国就有着足足近两千个银幕,而且韩国人的观影热情毋庸置疑,这个行业确实很赚钱。

    第二,监管严厉,全国票价统一不说,所有的票也都是联网的,你这边哪个电影院哪部电影通过哪个院线卖出去一张票,那边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的电脑上立即就会把数据收集起来,而所谓影院想要从正经路子以外偷钱,简直不可想象!

    第三,垄断性极强!刚才说全韩国两千个银幕,那么三大院线有多少呢?答案是每家五百个左右。换句话说,这三家说定了的事情,其余所有小影院小院线都要捏着鼻子认,甚至政府也要捏着鼻子认,整个行业都要捏着鼻子认。

    第四,垄断性极强……这话没重复,因为刚才的垄断是指横向垄断,而这个垄断是纵向的。比如说金钟铭出手之前,cgv后面是有cj影业的,而美嘉院线后面也是有shobox
盛世谋凰吧
的,这其实都是连在一块的,而等到了金钟铭出手后,这种纵向垄断就更紧密了。这样的话,所谓的代理行,也就是行佣金,这个占行业总票房1o左右的大蛋糕,在真正的大院线那里其实也是通吃的!

    最后,也是最可怕的,相比较于小影院和各种小院线,三大院线基本上是垂直化管理。所谓垂直化管理意思也很简单,那就是院线和影院是一家,或者说影院是属于院线的产业。在这种情况下,甭管你怎么算,这5o就是这个院线老板的,所谓影院,其实也就是负责伺候客人的场所而已。

    更何况,别忘了还有所谓的文化扶持政策,韩国政府的文化扶持红利,可都被这三大院线吞的干干净净……呃,外国电影来到韩国,对不起,统一的15分成,剩下的85全是院线的。小众电影的文化普及?艺术片?对不起,请交给公立小院线,爷我不伺候!

    总之吧,凭借着垄断加一体化的措施,韩国这边的院线是真正的oss,他们的5o是真真正正的5o,绝不打折扣!而其中的三大院线更是真正的吸血鬼,是整个行业的收割者,所有人都在为它们打工!

    所谓地主收租子的比方,在别的国家是笑话,而在韩国电影界,简直太形象了!

    那么,在韩国特色的电影市场环境下,如今有了半个村子的地……啊呸,有了一千张银幕在手的金钟铭,他说大家要一起减租减息,拿出来1o给行业底层兜底……怎、怎么了?

    lt辛家不服,咱们自有一番道理说一下,其他人谁敢不服?

    “导演协会怎么办?”想了一会,王忠秉终于还是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那群人其实能量不小,而且这次也是受损失最大的一个群体,他们会甘心?”

    “其实啊。”金钟铭再度回头瞥了眼已经步入中年的王忠秉,然后停住了脚步,当着这个心腹他也不怕说话过分。“忠秉哥,说白了,这就是一个衍圣公做慈善的游戏。”

    王忠秉一头雾水:“衍圣公我知道,中国皇帝给孔圣人后代的封号,慈善我也知道,釜山这些年我见多了,但是连一块我……”

    “话说明清时代,山东每次出灾祸,曲阜的衍圣公都要领头组织救灾!”说着,金钟铭扭头又看向了不远处的沙下海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眺望海对岸的山东……不过方向好像不对,那边似乎是rb。“比如说某次小灾,衍圣公当仁不让,捐出了五百两银子,知府老爷捐了两百两,城内有名的士大夫每家捐五十两,普通乡绅捐二十两,而城中中等商户每家五两,累计得银一万余两!”

    “还真是……挺相像的。”王忠秉咂摸出了一点味道。

    “当然了,那个时代的救灾肯定有那个时代的特色。”金钟铭继续语调平和的讲着故事。“一万多两银子到手后,衍圣公先拿走五千两,因为他为救灾写了匾额……润笔费!”

    王忠秉猛地一愣,脑子差点没转过弯来。

    “然后知府老爷又拿走两千两,因为他出动了衙役们去维持秩序。其余士大夫则按照投资额双倍领还,因为他们出面喊了口号。而乡绅富户们也纷纷按照原价拿走自己的钱,因为他们坐着围观了。最后,大概剩下五百两交给衙役们去救灾……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虽然明白了金钟铭的意思,但王忠秉依然哭笑不得。“我历史学的不好,明清时代中国那边的衙役什么德行我不知道,但是要放在李氏朝鲜这边,底层的皂吏衙役们能给灾民剩下五十两,那都是清廉到了极点……我估计只会花五两银子买点陈米,然后强行征召一张铁锅,还会让灾民自己劈柴,最后熬一锅稀粥做做样子。”

    “没错。”金钟铭连连点头。“你这历史其实学的很不错了……不过,忠秉哥我问你,即便如此,灾民难道不感激给他们饭吃的衍圣公吗?”

    “当然会感激,那可是圣人后代,而且是唯一站出来组织救灾的人,甚至出了岔子也只是这些衙役们贪赃枉法。”王忠秉回答的很快,而且举一反三。“至于知府老爷、士大夫和乡绅富户,也都个个对衍圣公的义举心悦诚服,因为他们或者拿了钱或者得了名,却全都是靠着衍圣公府的名望才能做成这件事情的。而那些亏了钱的小商户们……也是绝对不敢龇牙咧嘴的。不然,知府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破门令尹,士大夫和乡绅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乡贤治国,甚至惹急了一些人,说不定还会有人煽动灾民,说就是这家人卖的陈米,分分钟就有灾民烧了你全家。”

    “忠秉哥确实老成了不少。”金钟铭似笑非笑的答道。

    “经历的事情多了而已。”王忠秉苦笑一声。“在尔我什么都不是,而在釜山这些年,借着你的名头,有些慈善游戏我可是见识了不少……”

    “不过,我可不是衍圣公。”金钟铭坦然言道。“我只要自己的钱能回来就行。而我的基金会也不是你说的那种,更不是教会用来放高利贷的那种慈善基金会……无论如何,我都会让它真真正正完成自己的救助使命,然后才是乡绅们双倍返还的游戏……这种情况下,导演协会又怎么了?他们要不服,也该一边提防这灾民,一边去找贪了钱的乡绅们算账,找我这个圣人作甚?!”

    王忠秉再度失笑,他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确实,该找谁找谁去?这么好的衍圣公提着灯笼都找不到!

    “对了,韩进海运那边你熟悉吗?”一个话题说完,金钟铭继续往前面的片场走了过去,但嘴上依旧没闲着。

    “当然。”赶紧跟上的王忠秉哭笑不得的答道。“都在釜山且不说,就算是天南海北的,我们做电商的也不可能不认识做物流的吧?”

    “那就替我打电话谢谢他们。”金钟铭伸手指了指南方的沙下海港。“就说这些吊臂放下去以后景色好看多了……”

    “哦……好!”王忠秉不明所以,但依旧赶紧答应了。

    上午的海滨城市阳光明媚,似乎正是工作的大好时机,但是转过弯来,来到片场前的路口时,金钟铭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哎……容和oppa的粉丝!”被堵在路口前的恩地无奈的回头解释道。“听说她们的oppa来这里拍电视剧,一大早就把这里堵上了。亲故你也知道,容和oppa如今是大势中的大势,在釜山,更是标准的男一号……比你都强。”

    金钟铭没有在意恩地的解释,而是歪着脑袋,认真的打量起了眼前的这群疯狂迷妹,说实话,他感觉好久没有迷妹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只见这群女粉丝排着整齐的队列,穿着同样颜色的t恤外套,举着临时制作的牌子,而且还喊着整齐口号,将路口堵得严严实实……甚至,每当剧组那边有一个人影晃过的时候,还会有人忍不住打乱秩序高喊oppa,希望对方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郑容和。

    过了一会,大概是现了自己三人被堵在了外面,fnc的助理一马当先,一群剧组工作人员一拥而出,开始在自己的注视下满头大汗的跟迷妹们作着什么工作……但是,根本不起作用!实际上,这反而刺激到了迷妹们,她们开始用更高亢的釜山方言高喊起了容和oppa的爱称!甚至有人开始冲击剧组!

    一时间,场面乱作一团。

    而金钟铭,这时候竟然也忍不住一脸轻松的笑了出来……还真有意思!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