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1章又有人撑不住了!

第251章又有人撑不住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傍晚,釜山沙上区和沙下区之间,海拔五百米的乘鹤山山坡上,一群形色各异的人正在爬山,其中几个健壮男子身上还背着拍摄器械,一看就知道是剧组或者节目组的人,估计中间也少不了艺人。不过,当地山脚下看到这一幕的釜山本地人也只是随意的看上几眼罢了,根本没有半分好奇,也没有半分去围观的意图……想想也是,这又不是十几年前了,那时候ido1都是神秘主义作风,为了等个签名多少妹子能在艺人家门口耗一天一夜。

    当然,这倒也不是说如今这年头就没有迷妹迷弟的存在了,只是隔得远远的,鬼知道那里面有哪家oppa?为了一个看不清脸的艺人爬山,也不嫌累得慌?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能看清的话,估计真有不少人会围上来的,因为这一行人中几乎汇集了一小半釜山知名的ido1……apink的郑恩地、aftersnetb1ue的郑容和,尤其是最后那个,绝对在釜山闻名遐迩。

    没错,这一行人正是请回答1997的剧组成员,虽然只是剧组来到釜山第一天,虽然只是例行的来看一眼主要外景地的地理状况,可由于金钟铭亲自过来了,那半个剧组也就都跟着过来了。

    “就是那边吗?”来到山坡上,走在最前面的金钟铭突然停下脚步,然后伸手指向了山坡西南侧的一片老式住宅。

    “哎。”旁边一名已经满头大汗的pd立即跟着停下脚步,然后气喘吁吁的指着那边的某栋房子介绍了起来。“就是那儿,那儿就是我们之前选定的程诗源家的拍摄地,那是一栋93年建好的独栋住宅,户主一家大概是两千年的样子就出国了。所以,不仅是外面的样子很合适,里面的很多摆设也都很有借鉴意义,像那个时代的化妆品、磁带、日历、杂志,甚至阳台上的大酱缸,我们都没舍得扔,能保留的保留,能仿制的仿制……”

    “这个我都知道。”金钟铭赶紧打断了这些听了很多遍的废话。“可为什么这里看过去,总觉的哪里怪怪的……”

    此言一出,身后的恩地、徐仁国、lizzy、郑容和等本地人纷纷面色怪异了起来,而那名釜山出身的tvn电视台pd似乎有些无语。

    “怎么了?”金钟铭立即察觉到了什么。“我哪儿说错话了吗?”

    “代表。”缓过劲来的这个名pd有些无奈的解释了起来。“乘鹤山是沙上和沙下两区的制高点,也是分界线,所以从咱们这个高度和角度看过去,位于西面的老式小区和房子固然很清晰,但是偏南方的沙下区也是一览无余的。而那边又恰好是韩进集团的地盘,别的倒也罢了,只是从这里看过去,那边码头上一排现代化大吊臂就好像是正好竖在房子旁边一样……当然会感觉怪怪的。”

    金钟铭哑然失笑,眼前的情形确实如这名tvn电视台的助手所言,一边是破败了十几年的老式小区,一边是现代化的工业设施,要是感觉不怪那才不对劲呢!

    不过这也没辙,因为韩进海运几乎占据了整个釜山沙下区,造船厂、货运码头、冷藏仓库、装配厂区、家属住宅楼、学校、公园……一应俱全,简直就像是个城中城一样。

    而且实话实说,真正不合时宜的,反而应该是这边被选中作为拍摄片场的老式风格房子、小区,而不是远处的现代化工业设施。

    而身后的一群釜山本地人之所以面色怪异也完全可以理解,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对这种奇怪的城市模式估计已经彻底熟悉了。实际上,如果从这里转向向东的话,还能够远眺釜山最繁华的本镇、东西区以及影岛,甚至还能隐约看到近些年开成海滨度假区的海云台,那边就完全是现代化海滨都市的感觉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对比明显的城市规划,让金钟铭禁不住思绪万千起来。

    “这个其实不耽误拍摄的。”看到自家老板兼导演面色有异的盯着远处的沙下区呆,这名pd明显是误会了什么。“拍摄角度问题而已,只要不从这里采全景,所有的拍摄都可以完全遮盖过去。”

    “我懂得。”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然后伸出右手手掌挡住了从西方直射过来的太阳光,并眯起眼睛再度打量了眼前的特异景色,心里面却已然有了几分明了。“其实这里的景色也很不错,角度低一些,隔开远处的吊臂,只看山坡下的这些场景,未必不是一个好外景……这种光线下面,建筑物外墙的斑驳几乎可以无视,简直就像是一个真正的97年釜山市区一样。”

    “这倒也是。”触景生情,顺着对方话里的提示一眼看下去,这名已经四十多岁的釜山本地pd也是心头微微一动。“其实,何止是沙下区靠着韩进海运达起来的?这边沙上区lc区也是靠着那边的韩进展起来的。但从98年开始,韩国经济的黄金期彻底终结,虽然这些大企业还能用一些方式继续生存下去,而且显得光鲜亮丽,但实际上,这种外围城区的展停滞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是啊。”金钟铭放下手掌,转身背对着夕阳,不无感慨的接上了这个助手的话。“请回答1997,可仅凭所谓的青春和追星,真的就能完整的回答那个时代的问号吗?”

    “代表的意思是?”有人勉强听出了一点东西。

    “我的意思,需要回答的绝对不止是1997,更不只是釜山,我们需要一个完整的系列和充沛的感情来回应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金钟铭放弃了对拍摄地点的观察,直接背手沿着山坡走了下去,显然心头已经有了决断。“请回答1997只是一个开始。”

    “嗯……需要先拍一点外景吗?”有vj敏感的追问了一句。“代表,夕阳光线很不错,机会难得……”

    “不用了。”金钟铭回头招呼了一声。“今天第一天来,就都先回去休息吧!”

    剧组众人面面相觑,不过,上山的时候太阳还在西面高高挂着,但是此刻那轮已经变红的圆盘子却已经有一半隐入了洛东江畔,算算时间,也已经是傍晚了。其实正如金钟铭所言,初来乍到,是可以好好休息了。

    不过,好好休息倒不是说所有人都应该直接跑回酒店房间睡大觉,这个点睡觉也是扯淡……所谓的休息,其实无外乎是要吃饭喝酒聚餐。

    当然,这种聚餐也是有讲究的。

    一般来说,剧组来到外地,那么就应该是导演或者制片人出面,动用公款,理所当然的请大家喝一顿。而考虑到金钟铭这个老板就是导演,那也就是他请客了。

    不过,请回答1997这个剧组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为为了彻底的方言化,剧组的主要演员几乎都是釜山本地人,就连徐仁国都是紧挨着的蔚山人。那么且不说演员请剧组工作人员吃饭是常见的情形了,所谓来者是客,本地人做东更是天经地义……

    所以,算来算去,按照韩国这边的风俗,就应该是出道最早的两个男艺人,也就是郑容和和徐仁国请客。

    而且,怎么请也是也有说法的。

    先,老板在这里,不宜奢侈太过,你几个小演员也没资格在金钟铭这种人物面前装大葱。其次,既然是做主人的,别人来到你家乡,肯定要吃的有特色点……总不能来到釜山啃羊蹄子喝葡萄酒吧?

    所以,最后商定的结果是,第一天初来乍到,郑容和这个出道早点的人先请客,所有人去海云台那边吃海鲜,图个新鲜热闹。

    至于徐仁国,他可以等到杀青宴的时候再做准备。

    合情合理,无可辩驳。

    实际上,剧组的聚餐选择在了金钟铭和釜山人都很熟悉的地方——海云台的沙滩上。当然,如果对于面色不渝的恩地而言,这已经不是很熟悉的地步了,因为她家就在后面的村子里。

    不过,天刚擦黑的沙滩排挡里,所有人都在喝酒聊天,而恩地作为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却并没有离开这里回家的资格。

    “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喝了两杯酒后,金钟铭突然戏谑的盯着看板娘问了一句。“看大家高兴所以不开心?”

    “没有的事情,只是担忧演不好电视剧而言。”心不在焉的恩地猛地一激灵,当即脑袋一扬,摆出了一副忧国忧民的姿态。

    “哦。”端着烧酒杯子的金钟铭马上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是来到釜山想家呢,说起来你弟弟民基应该上初中了吧?”

    恩地:“……”

    “怎么不说话?”

    “我第一次听说11岁上初中的……”恩地有些无语的开口道。“不过我也确实也有点想他。”

    “哦。”金钟铭再度恍然大悟。“原
都市巅峰强少txt下载
来是担心电视剧演不好,同时还想家……我还以为你是担心自己过来拍戏,会让apink的其他成员们更辛苦呢!”

    “我也觉得她们……很辛苦。”看板娘立即咬着牙追加了一条自己表情严肃的理由。

    “这样吗,这么多理由?”金钟铭这下子连筷子都放下去了。“可是我还听说,你因为拿不到片酬的缘故,所以对这次电视剧的拍摄很是抵触,之前甚至在宿舍里画我跟崔代表的肖像,然后贴在阳台上用橘子皮往上扔……”

    “咳!”旁边的郑容和终于被酒给呛到了。

    “说实话。”看了一眼郑容和后,金钟铭继续对着恩地说起了自己的推断。“刚才看你一直板着脸,我还以为你是对我这个剥夺了你片酬的导演有意见呢!”

    “绝对没有!”不愧是釜山看板娘,回过神来以后这话答的也是异常利索。

    “是吗?”金钟铭仍然有点不大相信的感觉。

    “肯定没有!”恩地黑着脸反问道。“这绝对是谣言,不然呢,我在宿舍里干的事情为什么代表你会知道?难道说我们组合里有内鬼,天天给代表你打小报告?还是说昨天晚上……代表你干脆潜入我们宿舍偷窥去了?”

    “咳!”郑容和又被呛到了。

    “那就是无中生有了。”金钟铭重新端起了酒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哎,无中生有!”恩地嘴角上扬,不知道是在嘲笑对方还是在自嘲。

    “那既然如此的话,放你一晚上假,回家看看弟弟,睡觉前再给初珑她们打个电话……等明天回来以后就应该放开一切心结,认真拍电视剧了,好不好?”

    “好。”恩地还能怎么说。

    “干杯。”意见有了三分醉意的金钟铭举起了酒杯。

    “干杯。”恩地也心情复杂的端起了自己的啤酒杯,然后跟对方碰了一下。

    话说,她也成年了。

    然而,恩地的事情终究是个小插曲,甚至在旁边某些笑吟吟的老成剧组成员们看来,金钟铭的动作更像是在随手敲打一下因为某些琐事脾气的小丫头,而且效果卓著……没看到恩地离开宴席的时候态度端正了不少吗?

    那么敲打完毕,接下来就应该是真正的酒场了,该喝喝,该吃吃,闹到夜深了为止……不过,总有扰人兴致的人存在,大概才喝上道不到半小时,竟然就有人找来了,而且是开着跑车来的,车子就停在沙滩那边的海堤上,据说是要找金钟铭赴宴。

    “谁?”金钟铭本能的皱起了眉头。“你说谁找我?”

    “崔恩钲理事请您赴宴。”来人年纪轻轻,西装革履,浑身上下干干净净,跟海滩上这种盖着塑料棚的大排档完全不搭,甚至他刚来的时候闻到这里的海鲜味道还抽了下鼻子。“韩进海运的……呃,崔恩钲理事。”

    金钟铭大概是真喝多了,他停杯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崔恩钲是谁:“韩进海运赵秀镐代表的……那个大舅子?”

    周围剧组中已经有年轻人忍不住想笑了,幸亏被老成的成员给挡住了。

    而来人的面色也稍微变得尴尬起来,毕竟这种说法隐约有一种侮辱性质,但是考虑到金钟铭身上的酒气,他也只能勉强收起某些心思,然后点头认栽:

    “是!”

    毕竟,金钟铭的说法一点都没错。

    “不去。”金钟铭搞明白怎么回事以后立即摇了下头。

    来请人的年轻人彻底尴尬了起来,但是他陡然现,虽然来时信心十足,但对方真的拒绝时他却完全无能为力。

    “不是崔恩钲理事不愿意亲自过来。”想了半天,这人也只能弯下腰给出如此一个说法可。“实在是那边客人也很多,他抽不开身,我是……”

    “这么说吧。”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崔理事不值得我去,韩进海运也不值得我去,哪怕是赵秀镐先生请我过去,我也只会赴私人宴会,因为从家母那里算起他是长辈,仅此而已……呃,这跟小时候敏京开party我也会去是一个道理……你算是敏京的表哥?”

    来人面色通红的点了点头,而周围也有不少人打量起了这个手足无措的年轻人。

    “我来釜山是为了拍电视剧的。”金钟铭醉意朦胧的补充了一句。“别的事情不想掺和。你这么说,崔理事懂不懂我不知道,赵代表和你爷爷肯定会明白的……就这样吧。”

    “是!”来人无可奈何的点了下头。“告辞。”

    “对了。”金钟铭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把对方给叫住了。“不管是遇到崔理事还是赵代表又或者你爷爷,替我问一句……沙下那边的港口这么多吊臂……好像有点影响我们沙上那边电视剧的取景,如果最近没有太多的船进港的话,可以不可让港口那边把靠近西侧那些吊臂给放下去?啊,如果这样的话,我承你们韩进海运半个人情……”

    来人愣了好一会,这才点点头,咬着牙离开了。

    塑料大棚搭成的大排档里,已经喝了不少酒的剧组成员们早已目瞪口呆。

    话说,长久以来,何止是釜山人,全韩国人都知道,韩进海运多少年都是釜山下沙区的象征,很多人从小到大都把釜山沙下区当做韩金海运,把韩进海运当做釜山沙下区。

    然而,他们或是成长在釜山,或是在电视台拍摄了不知道多少节目,第一次听说有人为了拍电视剧取景,就要人把韩进港口的吊臂给放下去的……摊上这样的导演,也是厉害!

    “代表……不至于吧?”终于有人小心的问了出来。

    “有什么不至于的?”金钟铭不屑的摇了摇头。“所谓韩进三代,除了二代老小,是一代不如一代……韩国财阀,最不需要给脸的就是赵家了……”

    周围人又是一阵哄笑,其实正如金钟铭所言,韩进集团真的是韩国财阀中最掉份子的那家,初代在世的时候就靠着给美国人当狗家的,更是靠着越战起势,本来就被人瞧不起。而且赵家老头子为人是出了名的吝啬凉薄,不知道有多少私底下的段子传出来,甚至还有放高利贷的传闻在外面,总之在民间名声极差。

    而到了二代,面临继承人问题的时候,当爹的却又没有李秉喆的决断,最后放任四个儿子兄弟阋墙,活生生的分割了韩进。而且如今,反而是分家出去的老小混的最风生水起,三个哥哥却将韩进空运、重工、海运搞得乌烟瘴气……要不是大韩航空一直以来都是顶级的优质资产,三兄弟又实际分家,韩进早就一团糟了。

    所以,此刻有了金钟铭这个老板领头,其他人的段子倒也层出不穷,一时间酒场马上又热闹了起来。

    “其实他们也不想想。”听了一会段子以后,金钟铭继续冷笑道着嘲讽道。“我在釜山又不是没资产,可我连自己的公司都还没去,又怎么可能会参加他们的宴会?明摆着我这是要办正事的节奏,偌大的韩进竟然没人看得懂吗?明显这是韩进海运亏本亏的撑不住劲了,想把我当冤大头。可就算是想把我当冤大头也得有点诚意不是?叫一个二股东的孙子跑过来接我,以大舅子的名义开的宴会……这哪儿跟哪儿啊?自暴自弃还是昏了头?!”

    这一次,没人敢接口,实际上大家这时候才觉得,金钟铭真有点醉了。

    不过,说句题外话,金钟铭不知道的是,赵家四兄弟的老三,韩进海运的赵秀镐一周前刚刚查出来了癌症……他确实是有点自暴自弃了。而其他人,也确实是有些手足无措到昏了头。

    “那个敏京是指?”就在这时,郑容和突然有些不合情理的插嘴问了一句。“是那个敏京吗?”

    “韩进海运前身,被收购的大进海军的创始人,现在的韩进海运第二大股东……的外孙女。”金钟铭若有所思的盯着郑容和答道。“也是刚才这个人的表妹,不知道我们说的是不是一个人?”

    郑容和干笑了一声,大概确实说的是一个人。

    “其实我母亲从美国回来以后就入职韩进了,然后一直在这个韩进海运二股东手下做事,也是有几分情分的。”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不过说句实话,刚才那个样子估计荣和你也看到了,这边其实也是一代不如一代……”

    郑容和再度干笑了一声。

    “总想让我偶妈早点退休,可她就是不理我。”金钟铭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在头疼什么。“该来的竟然还不来,不该来的却来了……”

    满排档的人都为之默然……他们又听不懂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