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0章有人撑不住了!

第250章有人撑不住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日,金钟铭去了釜山,随行的还有大量tvn电视台的pd、作家、编剧、财务、场记……总之,这是要正式的在釜山组建剧组了。

    对此,几乎每一个韩国媒体都很平常心的用时迅的方式简短的提了一句,从三大报到游戏网站,几乎一个不拉。

    平常心当然可以理解,毕竟嘛,这部请回答1997折腾了半个月了,也该开拍了,而釜山背景电视剧去釜山当然也没问题。

    呃,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媒体主动提及这部电视剧的细微动向呢?要知道,这只是剧组移师而已,既不是什么正式的新闻布会,也不是什么之前艺人多多的选角会,更不要提电视剧距离映还早,根本没有什么收视率作话题。

    其实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最近tvn电视台实在是太惊天动地了,准确的说,是花样爷爷那神一般的收视率太惊天动地了。

    说了这么多惊天动地,还是报一下具体数据吧,最新的一集的花样爷爷,全国agb收视率5.3,最高收视率7.4,而在被广告商最为看重的都圈里,这个综艺更是拿下8.9的神奇成绩。至于网络收视率,请自动乘以十!

    这个成绩……怎么说呢?真的已经不是前无古人的地步了!

    事实上,这个综艺,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在不停的刷新着媒体和电视台同行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停的在刷新着韩国人对有线电视台的认识和理解,甚至是在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在改变着传统的韩国电视行业格局!那么,大家用一种微妙的姿态去面对请回答1997这部还未开拍的电视剧也就可以理解了……所有的人都绷不住心态了,从同行到媒体,谁都想知道tvn到底会在金钟铭的领导下走到一个什么份上!

    其中,朝鲜日报当仁不让,直接认为仅凭这一个综艺,金钟铭之前说要撼动无线电视台的口号就已经成为现实了!

    而中央日报作为jtbnet这一个综艺,抵得上其他所有有线电视台所有节目的总和!

    甚至,有促狭的网络媒体在报道中还不忘趁机嘲讽一下无线电视台,说这个综艺竟然已经比林允儿的爱情雨收视率还要高了!作为媒体,他们希望双方都能够加油,希望爱情雨加油,争取在大结局的时候反,同时也希望花样爷爷加油,争取能够在第一季完结前过时尚王……

    呃,你问为什么要把有线电视台的综艺和无线电视台的一部电视剧相提并论?说来也可怜,因为允儿主演的爱情雨最近在收视率上面也成为了有名的话题对象——就在5月15日,也就是sunny生日那天晚上,这部电视剧再次刷新了自己的收视纪录。

    4.2的收视率,也是可啪,也怪不得那天晚上没看到允儿出现。

    总之吧,事实表明,或许正如sunny所言,哪怕这个世界是被装在一个盒子里的,那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世界。对此,正在釜山惬意吹着海风的金钟铭,莫名的感到赞同。

    但有些人就不那么惬意了。

    “真走了?”尔某个病房里,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咋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李沧东感觉自己面部肌肉似乎有点莫名的不受控制。

    “真走了。”坐在病床对面的也是个大人物,釜山电影节执委会委员长李庸观教授,他很是淡定的重复了一遍之前已经说过了一次的讯息。“我每周都要在釜山和尔好几个来回,今天正好要带不少东西来,就选择坐了火车,然后在釜山车站那里正好又遇到了他,就忍不住多聊了两句……他对我说,电视剧拍完之前不准备回尔了。还说,其实电视剧的主拍摄地是尔这边也是有选项的,不过他做了主,还是选择了在釜山那边的场地进行拍摄,说是要力求精致!”

    “一部电视剧……最少需要两个月的拍摄周期,金钟铭竟然要在釜山熬上两个月都不准备回尔?”李沧东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你信吗?”

    “我信。”李庸观还是一副面无表情正襟危坐的死样子。

    “我想信。”李沧东嗤笑了一声,还不屑的翘起了二郎腿。“但不敢信。”

    “为什么?”李庸观微微皱起了眉头。

    “因为钱。”李沧东坦然答道。“李大教授,我给你算你一笔账如何?很简单的。”

    李庸观立即点了下头。

    “金钟铭的身价大概是6o亿美元。”李沧东比划出了一个六。“可能不准确,因为有股价浮动的缘故,但大致意思就是这个了。”

    李庸观又点了下头。

    “而他为了能够完成之前那些收购,不等到美国那边上市就急着变现和交易,据说亏了不少钱,而且至少交易出去了价值三、四十亿美元股票。”

    李庸观这次不仅点头,还面无表情开了口:“这件事情他跟人说过,其实说的也很有道理,一个韩裔……美国人是不允许他持有那么多facebook的股票的,而且这么多财富也不允许他这么便宜的拿走,实际上为了这些交易,听说他付出了大量的税务……据说有小十亿美元的样子。”

    “说的好,说得对。”李沧东点了下头,然后收回那个晃悠着的手掌。“韩裔嘛,在美国人那里总是要交保护费的,没辙!不过回到正题上,三四十亿美元,也算是从facebook那里能获得的极限了,剩下的股票也没必要动了,那么这三四十亿其实也就是他看起来很庞大的资金流的上限,再去掉小十亿的保护费……他带到韩国这边的钱最多……”

    “取个中值,二十五亿美元。”李庸观再次主动开了口。

    “好,二十五亿美元。”李沧东摇摇头。“那李教授你知道他买下美嘉院线花了多少钱吗?”

    “美嘉……他这次买的美嘉不止是韩国这边的,而是整条院线,而是包括中国那边……反正少不了。”

    “我告诉你吧,6.5亿美元。”李沧东给出了一个确切的数字。“然后net、cj影业,虽然说有李家主动壁虎断尾的一种节奏在里面,但是这么大的产业,交易过来花的钱也不少,估计要有近十亿美元的规模……”

    “只多不少。”李庸观一直古井不波的面色上终于展示出一丝动态。“而且考虑到李家那姐弟俩在mnet和cj影业中还有一定保留,那这里面占大头的交易依然是cgv院线……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

    “没错。”李沧东收起了二郎腿,面色古怪的稍微笑了一下。“你想想,哪怕是以金钟铭的财力来算,前一阵子的大收购他也依然是倾力而为了,
秦楼春笔趣阁
而且不等上市就交易股票的行为本身也说明了他对这次收购的极端重视。而别的咱们暂且不管,只说电影产业,这一次,他收购的各项电影产业一下子就成为了他旗下的主力产业支柱……那么,他有什么理由会放着自己的支柱产业两个月都不闻不问呢?”

    李庸观皱紧了眉头。

    “最起码,无论如何也应该先把两个大院线合并一下吧?然后为了抑制一下李在斌,也应该立即把cube那边的电影制作产业和cj影业整合一下吧?”李沧东继续似笑非笑的追问道。“可这都大半个月了,他连院线的名字都没改,反而要放着这儿的一大摊子产业跑到釜山去拍电视剧,还两个月……疯了吗?”

    “你是说……他一定有后招?”李庸观敏感的询问道。“但是……”

    “李教授。”李沧东突然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我知道很多人最近都在说,说我们导演协会这些人有些过于敏感了,说我们这群穷措大见不得人家年轻有为,也见不得人家产业兴旺,还说我们在瞎嫉妒,乱搞事,逼得人家半个月都不敢露头……可真的是我们多事吗?”不等李庸观回应,李沧东就自问自答了起来。“怎么可能?他们也不想想,哪怕只是最简单的两个院线合并,那也意味着有一个人突然掌控了韩国一半的院线!这就好像一个地主突然占了村里一半的地,他非要说从今天开始五成租子都不够,最少六成……我们怎么办?”

    “是不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李庸观紧锁眉头反问道。“我对钟铭印象很好……”

    “相信我,我对他的印象比你好的多!”李沧东干笑了一声。“我可是视他为同志的!”

    李庸观这次没有回答,而是保持了某种强硬的沉默。

    “庸观啊。”就在这时,两位电影界大佬中间的病床上,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原来病床上竟然有一个人坐在那里听二人对话。“我觉得沧东说的很有道理……”

    “釜山那边的电影届乃至于所有文化界人士,都对金钟铭印象良好。”相较于对李沧东的坚持,李庸观明显对这个人态度好很多。“之前我们能撵走金东虎,控制住釜山电影节,也很得金钟铭的帮助……”

    “我知道。”病床上这人满脸蜡黄,但言语中却很有一种气势,竟然毫不客气的就打断了李庸观的话,而且对方还毫无不满之处。“但是你想过没有……沧东的话再怎么说,那个比方却是没有问题的,那个金钟铭手里有院线,那他就是韩国电影这个村子里的地主,而一个地主或许会小恩小惠,或许也真的会道德高尚,但是地主就是地主,佃户就是佃户,他是不会背叛自己的阶级的……”

    坐在李沧东和李庸观中间的这位,是一个隐居很久的韩国文化界大佬,名为朴光洙。他是韩国新浪潮电影的起人,是著名导演,是大学教授,还是釜山电影节两个主要创办者之一另一个就是代表着政府的金东虎,更是李沧东走入电影界的引路人,同样是李庸观在釜山电影节的前辈。

    没错,这位朴光洙先生正是那位因为喝酒喝得太猛,而被金东虎老爷子给撵下去的前釜山电影界委员长,也是李庸观绝对难以拒绝的一个人。

    话说,韩国这破地方,用一个说了一百遍的话来形容,依然是池浅王八多,庙小妖风大!而为什么这句话要说上一百遍?因为它太贴切了。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韩国尤甚。

    就拿电影界来说吧,作为文化层面上的最高建筑,这里面有保守派有皿煮派,有左派有右派……这个自然不用多讲,毕竟哪一国文化界都有这个分层。

    但是要只是这么算就好了……这里面还有复杂的地域派系,比如说尔忠武路这边是一拨人,釜山那边因为釜山电影节的缘故又有一拨人。而且,韩国这破地方全罗道和庆尚道天然对立,小老百姓都互相看不过眼,电影界焉能免俗?

    除此之外,因为这是文化界的事情,是文化人的事情,那么不要忘了,韩国可没有经历过什么外挂,这个国家是有学阀这种奇葩东西存在的……高丽大出身的跟高丽大的是一拨,西江大学出身的跟西江大学是一拨,尔大的自然也不会自甘下贱的去找什么东国大的抱团……很多时候,就因为两位教授所属大学不同,就能在报纸上骂出脑子来!

    你以为这就完了?别忘了还有宗教呢!信佛的是一群人,信天主教的是一拨人,信新教的还尼玛是一团……

    你还真别不信!举例来说,李沧东和金基德在导演界之所以不对付,就是因为两人对天主教的态度截然相反。

    关于这个,这里说一个有意思的小事情,李沧东为什么跟奉俊昊聊得来?就是因为后者极度厌恶某个大牌演员,而这个大牌演员又是演员中非常痴迷天主教的人,而且后期也跟李沧东闹掰了。

    呃,这个演员叫薛景求,他第一段婚姻的大舅子是奉俊昊的把兄弟,几乎就是靠着奉俊昊这条人脉上位的,然后成为大牌以后又把老婆给蹬了……

    咳,总之,说了这么多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韩国人,可能是因为骨子里的那种劣根性吧,组成派系内斗几乎是一种本能。而韩国电影界,作为一个充斥着名利二字,又集合了资本、学阀、明星等等人物的地方,从来就不缺乏各种各样的斗争。

    然而到了2o12年这一天,这些人却突然现,原来,这个泥潭中竟然出现了一条远以往认知的级大鳄鱼!而且,这条鳄鱼还不是空降的,他竟然已经在这个泥潭里生存了七八年,熟悉这个泥潭的每一寸土地,知道每一个石头下面藏着什么,甚至还占据好了一个最有利的捕食位置,而且还尼玛有自己的鳄鱼帮小弟!

    但对于泥潭中真正有智商的王八们而言,最让它们感到可怕的是,看着泥潭中所有惊愕的生物,这只鳄鱼竟然只是咕嘟咕嘟冒了个泡,就把脑袋深深的藏进了水下。

    “你们想要我怎么做?”李庸观突兀的开口问道,然后不等对方开口又主动的补充了一句。“无论如何,釜山电影节不应该受到影响……”

    “李教授想多了。”李沧东露出了一丝苦笑。“我们根本没有主动进攻的余地,也等不及釜山电影节……说起来可笑,我们其实只是想反过来问一问他而已,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顿了一下,李沧东的脸色更加难堪了起来:“就这么半个月,有些人就承受不住压力想要逃散了……我们这也是被逼的。”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