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49章sunny的逗号(终)(8k)

第249章sunny的逗号(终)(8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呃,我无话可说……但是依然要说,我搞错了一点事情,我以为今天还是清明假期呢……所以昨天晚上肆无忌惮的承诺会有大章……但是两点钟的时候……有人质问我为什么还不睡觉,不知道明天要打卡吗?我这才一脸懵逼……说起来昨天也没偷懒,群里书友推荐了一本小说,看了一白天。

    充电……充电……蛋疼!

    ————————————

    秀英和西卡的出现让金钟铭放松了不少,而她们一前一侧将金钟铭堵在了阳台那里也让满屋子人更加随意了起来。

    毕竟,四五月份作为艺人们活跃的最黄金档时间,几乎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满身心的疲惫,而s.m公司名望和sunny的随和,在此时充当了一种双重保证,使得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放松一下。

    甚至就连tara这个最近一点活动都没有的组合,此时也颇有些放浪形骸的感觉。其实想想也是,相较于其他人身体上的劳累,tara虽然一直在休息,但是也需要一定的心理释放,来缓解之前一段时期的压抑感。

    所以很快,就连恩静和孝敏都有点喝高了的感觉,搞得周围诸如朴奎利、sunny等和她们挤在一起的人都有些无奈。

    “那边干吗呢?”一喝多了,竟然连孝敏都多了几分胆量,竟然敢在恩静和sunny直接指着人说话了。

    “好像在说什么时尚品牌之类的话。”同一张沙上,旁边的朴奎利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似乎是感觉那个话题未免离自己太远了一些。

    “其实也就是这两位大小姐。”另一边的恩静趴在朴奎利背上,显得有些有气无力,话说她刚才喝的有点猛,搞得现在有些头疼。“想想孔孝真前辈那样的资历,又拿了视后,这才咬着牙创立了自己的时尚品牌,而且还小心翼翼的。再看看金泰熙前辈和尹恩惠前辈,两人都到了那个份上,却还不敢轻易动作……啧啧,我家的咖啡厅都准备关门了。”

    “当然喽。”朴奎利无奈的应道。“金泰熙前辈财力应该是够的,尹恩惠前辈也是有着视后傍身的……但是两个人都也有短板,前一个缺少名望,后一个应该缺钱。”

    “两人凑一块就好了。”恩静不是傻瓜,她刚说完就猛地醒悟了过来,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应该讨论秀英和西卡的,更不应该说什么咖啡厅的问题,这个问题太敏感,所以马上也就跟着自己的闺蜜说起了两个远远的前辈。

    但可惜,孝敏却没有察觉到话题的敏感性,竟然还是眯着眼睛扯了下去:“说的也是啊,其实秀英和西卡这两位前辈也是可以凑在一起的,毕竟是同一组合……”

    “不可能的。”sunny微微叹了口气,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结束了这个话题。“她们本来就是用个体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而且真要合在一起公司也不会答应……再说了,孝敏你管这个干吗?一辈子都摸不到的东西说它有意思吗?不如喝我们的酒!”

    “说的对。”第一个响应的竟然是恩静。“干杯!”

    于是很快,沙上又闹作了一团。

    而另一边,金钟铭也早已经明白过来秀英此行的一点小心思了……对方其实是来探听消息的。

    话说这一阵子,秀英借着慈善的名义也在搞一些东西,而慈善是个什么鬼,金钟铭自问比谁都清楚,一门生意罢了。

    换句话说,秀英在做生意,又或者说包括她在内的她的家人们都在做生意。

    做生意当然没问题,做慈善生意说不定还是好事,因为这里面终究还是要有几分东西落到实处的。不过,由于这个慈善是关于眼疾方面的东西,那么在具体操作中除了一些常用的手段外,也免不了触及一个关于眼镜方面的生意。

    呃,当然了,这个眼镜指的是墨镜,而不是泰妍家里的那个眼镜,更何况泰妍也没有那个让自己家的眼镜店全球开满五百家什么的意图……但是话说回来,墨镜不仅在眼疾慈善活动中是个很好的生意,在时尚品牌中也是最常见、最简单的一个物件。而西卡,最近对时尚方面的关注度又难免有些让人生疑。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秀英终于忍不住想过来问一下。

    坦诚的讲,对于金钟铭和秀英之间一点就透的东西,西卡本人却有些懵逼,她的智商让自己想不到那么远的地方是一回事,这里面的利益脉络恐怕她都没搞懂。

    “她只是先看一下这条路顺不顺而已。”金钟铭倒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刚才还说搞不懂呢!”

    秀英当即松了一口气。话说,和西卡的懵懂不同,作为清潭洞里长大的孩子,她比谁都清楚这里面的道道。

    毕竟嘛,少女时代的形象其实是一个公用的财富,而且还具有一体性和排他性,同一个物件你用了我就不好用了,再加上西卡本身有着比自己强横的多的资本,那么如果说对方看中了一些重复性东西的话,秀英自问,自己恐怕上是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

    不过即便如此,秀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其实也有些想当然了,因为她好像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什么承诺一样。可实际上,且不谈西卡本人根本就没有理解这个问题,就连金钟铭也并没有摆出什么太正式的态度。而考虑到今天晚上他的心情有些难以言喻的落寞,那么注意力不集中其实也是正常的。

    当然了,以金钟铭现在的心态来说,恐怕即便是注意到了什么,那他也懒得去解释。因为冲突也好,避让也罢,对如今的金钟铭而言这件事情只是个不足挂齿的小事情而已,这个所谓的生意对现在的他而言也就只是个小生意罢了。

    甚至某种意义而言,这只是一个让西卡有事可做的小玩具罢了。而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送给妹妹的玩具在意太多?

    实际上,之前对着雪莉的时候,金钟铭就颇有些无力的现了——自己根本无法对雪莉生气,不是不想,而根本就生不起气来,因为对着一个刚成年的孩子耍威风,并没有任何意义。

    那非但不能证明自己有多么强力,反而只会告诉别人自己有多无聊!

    金钟铭今天情绪不是太高,这对现场所有有心人而言都不是什么难以察觉的事情,因为他的尴尬处境几乎是一目了然——无外乎就是陷在了这个低档次的party中,走也不是,不走也不好,不是没有朋友,只是跟气氛格格不入罢了。

    当然了,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位oss的情绪低落不低落根本就不关他们事情的,还是那句话,一来不敢理会,二来不想理会。尤其是到了晚上十点以后,就连有心人们也都变得醉意朦胧外加精神不济起来,那就更加没人在意了。

    不过,昭妍不在此列。

    熟悉昭妍的人都知道,这位小姐姐在私下的party和宴会中总是很无趣的摆着一张脸,对谁都板板整整的,不要说放浪形骸了,甚至已经到了可以称之为无趣的地步。所以,一直到这个份上的,她竟然还能分出一点精力盯着屋内的一些人。

    金钟铭正在此列。

    坦诚的讲,金钟铭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枯坐,这一点昭妍看的很清楚,因为从一开始去找他的人就不少。

    譬如上来就抱着问罪架势的雪莉,到后来理所当然的西卡,然后还有秀英。而等到秀英和西卡的双双离开以后,afterschoo1的uie就立即小心翼翼的跑过去问好了,随即还有netb1ue的郑容和,昭妍盯着这人想了很久,然后才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位圈内公认的釜山暖男极有可能一开始根本就没出现在party里,很有可能是在听到金钟铭在这里的消息后专程跑过来表示感谢的。

    毕竟,谁都知道是金钟铭给了他这么好的一个电视剧的机会,而郑容和这个月也确实想找到这么一个表示感谢的机会很久了,只是苦于对方一直都缩在tvn的会议室内不愿意出来,这才没有得逞罢了。

    而且这还没完,紧接着过去的还有喝到微醺的利特,这应该是去恳求金钟铭的,希望对方适当的在兵役以后给他留点后路,然后还有shinee的谁和victoria带着雪莉又过去了一趟……呃,这个应该是去道歉或者做类似动作的,而且以昭妍对那位李秀满老师的了解,说不定这里面还有来自于门外某些s.m公司助理的强硬指示。

    然而,早知如此一开始又何必玩那么一出呢?

    总之,看了半天以后,朴昭妍这个有心人也算是看明白了,虽然去的人很多,但除了西卡那一趟算是让金钟铭稍微露出一点笑意,其余人大多人都只能让他敷衍以待。认识的时间长了,也算是熟人,昭妍自问还是能看得懂金钟铭一些心思的……很显然,从秀英离开以后,对方的情绪明显又比开始低上了那么一层。

    就这样,眼看着金钟铭和victoria闲聊了几句,然后victoria也有些紧张的离开。犹豫了片刻,昭妍突然想起身去跟对方闲聊几句话,不说一些烦心的事情,也不指望能开导对方,只是不想这么一个晚上只有贝克一条狗蹲在那里陪着它的主人罢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在party上一直很活跃的家伙突然比昭妍更快行动了,这个略显低矮的身影揣着两瓶烧酒没错,宴会升级了,然后毫不客气的抬腿迈过了贝克的脑袋,并一头钻进了阳台——这是sunny,理论上今天party的主人兼主角。

    而几乎是立即的,昭妍马上又恢复了之前那种板板整整的态度,并安然的坐回到了客厅的一角……sunny去了,效果应该会比自己要好的多。

    “这是要坐禅?”sunny一开口就带着嘲讽的味道。

    “差不多吧。”盘腿坐在阳台上的金钟铭盯着窗外头都没回。“我在思考人生……”

    “思考出什么鬼玩意了?”sunny懒得在对方面前装样子,实际上她就差直接把鄙视直接写脸上了,还思考人生?

    “一开始我只是在想这群人为什么这么放纵。”金钟铭回过头来淡淡的应道,同时却也毫不避讳的接过了对方手里的烧酒。“他们平时在人前总是一副礼貌、认真、勤奋的样子,还要按照角色设定去展现某些有特色的性格。但是今天晚上,明明有这么多人在,却都毫不避讳的变成了这个样子……”

    “别说的好像是我把他们带坏了一样。”sunny微微抽了下鼻子,然后也盘腿坐了下来,这是她自己的生日party,所以难免会对这种现象做出辩护。“其实不止是在这里,很多人艺人到了夜店以后会玩的更疯,那里的人可比这里多多了……”

    “我知道。”金钟铭脑子里几乎是本能的蹦出了那个一到夜店就刹不住车的张根硕,说实话,因为这个缘故,自己一直很难把对方彻底而安心的塞入夹带里。“这已经算不错的了,还知道收敛一些……”

    “也难怪,大家平时要带着面具去应付粉丝、媒体,还有摄像机,好不容易放松下来自然会有些真情流露的感觉。”sunny略显感慨的接着说了下去。“人被压抑久了不都这样吗?其实……我们忙内好像就很喜欢这种乱糟糟却不惹事的场合,然后她还很喜欢端起一杯酒参与进去。”

    “这跟她的人设可不一样。”金钟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纯洁善良古板正直徐小贤,背地里竟然……”
逆天圣级系统sodu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sunny突然有些不解,这种事情别人不知道对方怎么可能不懂。

    “我其实是在想……即便是现在这个样子,就真的就是他们的真面目吗?”金钟铭问了一个让sunny本人也有些恍惚的问题。“他们在家里对着家人的时候,在见面会面对粉丝的时候,在公司面对老板的时候,在剧组面对同事的时候,当然还有现在这个时候……每个不同的环境其实表现都是不一样的,对不对?可是,真的能够笼统的去讲,某一个是全都是真的,某一个全都是装出来的吗?”

    “怎么可能?”sunny愣了一下后很快就给出了一个合理的答案。“面对粉丝和摄像机未必就是在装,在这里放松未必就没有逢场作戏的意思,哪怕是在家里面对家人也恐怕会有……虚伪的一面。其实应该说,每个人在不同的环境和场合里都有自己的角色,但是角色中的真假成分,除了本人以外,别人都是难以评判的……”

    “这就是我想说的。”金钟铭低头喝了一口烧酒。“愤世嫉俗的人天天喊着人生如戏,大家天天都是戴着面具生活。可是,我也确实看到过很多优秀的演员,他们在演戏的时候,会带入角色甚至沉溺于角色,从而真情流露。真真假假,这些人自己恐怕都说不明白吧?”

    “你到底什么意思?”sunny再度抽了下鼻子,这一次她不是不满,而是有些担忧对方的状态,毕竟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说好听的叫做哲思,说难听点,叫做神经。

    “你听说过盒子理论吗?”金钟铭倒也没有故弄玄虚的意思。

    当然了,这在sunny听起来还是有点故弄玄虚,所以她立即就黑了脸:“我就是一个高中生,成绩还不咋地,尔大的博士请不要……”

    “所谓盒子理论……这么说吧,我们只是一个小说或者影视作品中的角色罢了,就好像是一个盒子中的生物一样,很可能是受盒子外某些东西的操控的东西,但却对盒子外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你果然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了。”sunny一脸同情的打量了一下金钟铭。“是不是演员演技到了一定份上都会有类似的问题?我听说过很多演员入戏过深然后自杀的……”

    金钟铭无力的叹了口气。

    “醒醒吧亲故,外面的生活很美好。”sunny也跟着叹了口气。“你有爹有妈有妹妹有女朋友,有钱有势还有我这样的哥们,那边还有一位知心小姐姐一直在看着你,甚至就在你身后,还有一条从小被你养大的大白熊犬蹲在那儿替你望风……如此美好的生活,何必走上精神病这条不归路呢?”

    金钟铭为之默然。

    “实在不行就回头摸摸你家的狗。”sunny进一步鼓动道。“它今天掉的狗毛已经让半个屋子的人打过喷嚏了……我保证它是真实存在的,说不定一个喷嚏之后你也就清醒了。”

    “其实我只是觉得生活有些无趣。”金钟铭终于开口了。“权势到了一定份上,所有人都对你唯唯诺诺的……”

    “我就没对你唯唯诺诺的。”sunny冷笑一声。

    “那是因为你无欲无求。”金钟铭倒也实诚。“真要是有想法,肯定也会跟其他人一样的,我实在没想到,连秀英都对我小心翼翼了起来……她十岁那年就认识我了……”

    sunny沉默了一下,事关自己的队友,她也实在是不好说什么。

    “不瞒你说,刚才我一下弄懂秀英的意思以后,整个人就有些难受了,我一直觉得人应该活得无所顾忌,可真活到这份上,周围人都对你那个态度……到底有意思没意思?”

    “其实你之前一直说什么盒子不盒子的……”sunny突然而然的插口打断了对方的话。“但是你想过没有,这件事情能不能证明盒子的存在我不知道,但肯定可以说明就算是有盒子,那也是一个可以捅破的纸盒子。”

    “怎么讲?”金钟铭蹙眉问道。

    “能怎么讲,讲规矩啊?”sunny无奈的答道。“这说明这个盒子是讲规矩的,你有钱有势了,别人大多畏惧你或者巴结你,而我不想着找你帮忙,所以依旧可以骂你神经病……换句话说,这个盒子是讲道理的,而一个讲道理有规则可言的盒子,又怎么可能是别人的一本小说或者一部电视剧呢?你看看你们那些编电视剧编小说的,不就是想添人就添人,想减人就减人,想让谁跟谁分手谁跟谁就撑不过下一集……对不对?”

    金钟铭有些恍惚,因为sunny说的意外的很有道理。

    “换句话说。”sunny继续侃侃而谈。“哪怕这真是一个盒子,那也是一个值得信任和珍惜的盒子,因为在这个盒子里,只要你对别人好,除非是心理变态,否则别人没有理由对你使坏,就算是真的突然变得不好了,那暗地里也一定会有什么可以找得着的理由……所以回到我一开始那段话上,你有爹有妈有妹妹,有钱有势有朋友,还有我这样的对头和贝克这么一条狗……有这些在,你还有什么可愁的?”

    金钟铭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呢?”

    “然后。”sunny无奈的揉了揉眼睛,气势突然就消失了。“你就是累了半个月,突然一闲下来不知所措,然后在我生日这天故意找茬神经而已。”

    “干杯。”金钟铭举起手里的烧酒瓶子跟对方碰了一下。“为了故意找茬!”

    “干杯!为了我的生日!”sunny撇撇嘴,却还是和对方碰了杯,不过刚喝了一口酒,她就似乎想到了什么。“嗯,钟铭,有件事情忘了跟你说……”

    “什么?”金钟铭略微不解。

    “刚才泰妍她们回来的时候其实初珑她们也跟着一起来了。”sunny淡定的解释道。“但好像是因为初珑听说这里人太多太杂,来的路上就有些不安,后来又在门口犹豫……我出去看了下,就让她带着apink几个毛孩子一起回去了,这里对两个小的而言确实有点乱。”

    金钟铭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那我也回去好了。”

    “去吧。”sunny淡定的点点头。“回去看看她也好,初珑就是这个性格,总是想得太多,担心的太多,而且不喜欢热闹……”

    金钟铭不置可否,而是径直起身。

    初珑不喜欢热闹是一回事,想得太多担心的太多也是一个缘由,但肯定不止是担心着南珠和夏蓉来这个场合不合适的问题……对方肯定也有一些别样的想法,比如说,几乎是汇集了所有当红ido1的场合,她该如何和自己相处?会不会引不好的骚动?

    这个就纯属想的太多了!还能怎么相处?男女恋人又需要怎么相处?说句不好听的,事到如今,全韩国的艺人加一块也不能碍着金钟铭如何跟自己女朋友相处!

    “伍德?”正在门口附近和具荷拉兴致盎然的说着什么的西卡,马上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你要干吗?”

    “我先回去了。”金钟铭指了指跟在脚后面的贝克交代道。“贝克交给你了……”

    “哦。”西卡不明所以,本来还想问一句的,但是对方走的比记者还快……也就只能拎起贝克的狗绳作罢了。

    夜色将深,和少时宿舍的热闹截然相反,apink宿舍里却安静的可啪。

    累了一整天不说,晚上跟着tts三位前辈去了sunny前辈的生日party,却现那里已经有朝着19禁夜店进化的趋势,当时apink的助理就皱了眉头,毕竟apink的风格且不说,南珠和夏荣实在是不合适去那个地方……比较崔振浩的管理手段虽然比不上李秀满的强硬和洪胜成的柔中带刚,却也不是好糊弄的。

    所以,到了门口,初珑做主,和sunny说了几句话递上了礼物,然后就直接回来了。

    而没过多久,金钟铭竟然也来到了apink的宿舍前。

    “睡了吗?”金钟铭朝住在外面套间的cube公司助理问道。

    “虽然没动静了,但客厅灯还在亮着。”助理赶紧陪着笑解释了一下,同时利索的掏出了宿舍的大门钥匙。“她们其实也刚回来没多久,初珑又总是最后一个睡,估计应该只有她还在客厅,代表想找她说话的话还正合适……”

    “多谢了。”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接过了钥匙,然后拧开了房门。

    几名助理看都没看客厅一眼就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们住在这里不止是需要向apink负责,更是要对公司负责。而金钟铭和初珑的事情他们也早就一清二楚,这时候再守在门口,就有些不知好歹了。

    走进还亮着灯的客厅,但是客厅里却很诡异的一个人都没有,整个宿舍也都没啥动静……这和他印象中总是大呼小叫的apink宿舍确实有些差距。

    而就在这时,随着吱扭一声,旁边的一扇门被推开,穿着睡衣湿着头的娜恩则有些惊愕的出现在了卫生间的门口。呃,得亏是最稳重的娜恩,换了二普估计就要哭了,换成大嘴看板娘估计就要喊出来了,但娜恩她对着站在玄关处满脸疑惑的金钟铭愣了一下神,然后很快就释然了,甚至还不忘朝初珑的房间指了指……自从功夫熊猫李正雅升职以后,初珑就独自睡一间房了。

    金钟铭恍然的点点头,然后径直走了过去,娜恩歪着头目送对方消失,然后耸耸肩,也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和门口的助理们一样,她也不想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

    推开门,眼前的情形着实让金钟铭既好笑又心疼,原来,大概是因为太累了的缘故,还穿着一身打歌服呢,初珑这丫头直接趴在自己床边的桌子上睡着了,而且还是坐在那里睡着的……旁边床上放着的一套睡衣似乎更是能说明刚才的具体情况,估计她是想等妹妹们都洗完澡再去的,结果往这里一趴就实在是忍不住困了。

    想想也是,白天累了一整天,刚才又折腾了一趟,更重要的是她们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好好休息了,疲惫几乎是已经浸在骨子里了,所以别说坐在自己房间里,就算是站在什么地方说不定也能睡着。

    金钟铭回手关上了门,放轻脚步来到了初珑的背后,然后拿开了床上的睡衣并直接坐到了挨着对方的床沿上,再然后他就毫不犹豫的俯身从一侧抱住了对方的身体……但可能是太累了,即便如此,初珑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但是金钟铭也没有撒手,他就这么单肘压在桌上,双手从肩膀处整个揽住了对方的身体,然后闻着对方波浪式卷上的香气,感受着对方从薄薄一层衣物上传来的温度,一种让人醉醺醺的感觉登时就让整个身体酥麻了起来。

    再然后,他竟然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里,初珑是被身后的人给压醒的,惊愕之余,有些无奈还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安全感和满足感……于是乎,颇有力气的女孩轻轻抬起对方的胳膊,只是往后一靠,就将对方按倒在自己的床上。再然后,她也没去洗澡,只是反身抱住了对方,就直接闻着对方的气息在床上安稳睡了过去。

    生活中,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迫不及待想要书写出来的东西,但如果有人愿意来到自己的身边充当自己的逗号,那无论是谁,都不介意稍微停顿一下的。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