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45章内定(下)

第245章内定(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怎么看?”当雪莉得到承诺和鼓励离开以后,李秀满那张慈祥的脸变登时得严肃了起来。

    “能尽量帮一下就帮一下吧。”金英敏倒是想的很纯粹,他甚至有些不理解李秀满的这种认真态度,自己都准备去吃午饭了,还被对方打电话给叫来说这种事情。“雪莉怎么说都是公司内部主捧的演员人选,这次机会又难得……李总监莫非有什么想法吗?”

    “我在想允儿、侑莉,还有那部拥抱太阳的月亮。”李秀满微微叹了口气。

    金英敏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的点了下头:“确实,本来以为是白捡的机会,结果却成了笑话。所谓小鬼是他,钟馗也是他……感觉,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秀满拿下眼镜,露出了通红的肿眼泡,看来这位最近没少辛苦或者愁。“甚至再进一步来说,原本最有冲劲的允儿这次最惨,人气低一些又是第一次尝试电视剧的侑莉却中规中矩,这种结果未必是白来的。”

    “有那么邪乎吗?”金英敏有点不大相信。

    “不邪乎的话还是金钟铭吗?”李秀满倒是颇有一番自己的见解。“不邪乎会有拥抱太阳的月亮?不邪乎会有李在斌、李美敬的倒戈?不邪乎会有如今韩国电影界最大巨头的诞生?不邪乎……他会放着电影界那么大的一摊子东西跑过来拍什么狗屁电视剧?电视剧拍到天上,有那边把两个院线先整合了更有意义?”

    “那您的意思是?”折腾了那么多年,如今的金英敏已经完全没了和李秀满对刚的意思了,话里话外还都是蛮尊重的。

    “我的意思是,帮帮雪莉未尝不可。”李秀满捏了捏鼻翼以后重新戴上了黑框眼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如今韩国文化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模仿金钟铭戴黑框眼镜了。“但是,手段可以适当的激烈一些……”

    金英敏愣了一下,然后……呃,更加不知所措了起来,因为他根本没搞懂李秀满是什么意思。

    时间来到下午时分,虽然金钟铭尚未体会到李秀满的什么激烈手段,但却已经有些神情恍惚了,因为他刚刚遭遇到了第二个说情的电话……不要觉得这才第二个,实际上随着他如今地位的攀升,这种电话本来就应该少之又少的。但是一旦真的打过来,那基本上都是要重视的,因为对方要么确实有把握,要么确实有交情。

    而这第二个人情电话嘛,坦诚的讲,着实让金钟铭有些惊愕万分,甚至在对方说出具体请求和理由之前,他是打死都没想到这是个说情的电话。

    “怎么了?”金钟铭刚一回到会议室里,李明翰就注意到了他的某种不对劲。

    “没什么。”金钟铭明显有些恍惚的答道,而随即,他就开始在乱成一团的会议桌上翻腾了起来,这下子,所有人都停下了工作和讨论,等着他的后续。

    “找什么?”李明翰更加奇怪了。

    “lizzy的报名表。”金钟铭无力的叹了口气。“在石哥问我能不能给lizzy一点适当的照顾,当然,他本人说的非常小心,但是那意思嘛……”

    李明翰当即也有点蒙圈了,实际上不止是他,在场的剧组核心们大多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没有长期共事过,可那毕竟是刘在石,是姜虎东离开以后韩国唯一的一名国民,人品、性格在圈内都是有目共睹的,这么一个人为一个女ido1跑角色……呃,这太阳莫非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这个lizzy有什么特殊的吗?”过了一会,眼看着金钟铭翻到了那张报名表,一名女编剧实在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金钟铭拿着这张报名表往后深深的躺倒在了座椅上,然后盯着上面的照片微微出了点神。“这个lizzy确实人气不怎么样,也没有演艺经验,但是今天我才知道,不止是在石哥,包括我在内的runningn剧组,其实都有这么一点对不住她……换句话说,我本人也欠她半分人情。”

    李明翰毕竟是综艺pd出身,几乎是一瞬间就心思通透的反应了过来:“钟铭你是说,她从runningn下车的那件事情?这算什么,综艺嘛,人选不合适下车也是正常的……”

    “但是当时这个过程没有处理好,甚至有点粗暴。”金钟铭皱起眉头,然后伸出手指略显烦躁的弹了一下报名表的一角。“当时节目组为了让她下车的影响降到最低,就对外宣称她之前那么多期节目其实只是特邀嘉宾而已,不存在上车和下车的说法……”

    屋内这群kbs综艺局出身的人纷纷晒笑不已,李明翰也撇着嘴笑了一声,这种态度,固然是在嘲讽sbs同行们的自欺欺人,也有一些综艺流派的门户之见。

    话说,相比较于其他各式各样的综艺人,李明翰、罗英石乃至于留在kbs的刘浩镇pd,他们这条线上的综艺人才,其实更讲究以人为本和真诚……这种思想在这群人的节目中到处都有体现。这就如同赵孝镇那边,从xn到runningn,sbs的那帮人更讲究人跟人的即时互动性和肢体对抗游戏一样,谈不上谁高端谁低端,只能说各有各的路数罢了。

    “小姑娘92年的,当时听说要跟刘在石一起做节目甭提有多兴奋了。”金钟铭继续无奈的讲述道。“所以她很早就跟家人朋友都讲了这件事情,再然后,又做了那么多期节目……可突然间被下车,更重要的是下车的时候,电视台还不愿意承认她曾经常驻的身份,一点说法也没有,这就让她有些抑郁了……”

    “抑、抑郁了?”李明翰这才止住了嘴角的笑意。“哪个意思的抑郁?”

    “哎。”金钟铭无奈的摇了下头。“就是你想的那个抑郁,我也是刚听在石哥说才知道这件事情,lizzy竟然因为这个患上了轻度的抑郁症,一段时间内根本不敢见人……作为一个艺人,得了这种病,那节目行程什么的基本上都废了。现在想想,我之前说中感觉她有些放不开,其实就应该是来自于那段时间的一些印象了!”

    “那钟铭你准备怎么办呢?”明白大致情况以后,李明翰放下了多余的心思,然后干脆的问出了最核心的问题。“给她角色吗?什么角色?”

    “女二吧!”金钟铭有些无力的将贴着lizzy照片的报名表扔到了桌子上。“不是给在石哥面子,而是给自己一个面子。怎么说呢?之前不知道这件事情倒也罢了,知道了,顺手拉一把也好,省的以后一看到对方,就觉得自己是个多么冷酷的大资本家一样,把一个小孩子逼成了抑郁症!我估计在石哥也是这种想法……”

    “其实这个角色并不是太需要所谓的演技。”老板定下了人选,那么很快就有人谨慎的筹措了一下词句。“关键是要懂釜山的风土人情,而且放得开,能让自己融入角色里……对不对?我记得lizzy还是很能接受扮丑的,在runningn的时候玩的也开……”

    “然后还抑郁了,对不对?”金钟铭有些蛋疼的打断了对方,这不知道算是拍马还是安慰的说法。“不用安慰我,我又不是小孩子。总之,这事就这么定吧,包括lizzy在内的责任,我本人都会在片场里承担起来的,所以女二就用她好了!至于女一,我其实也有了一些想法,你们……找谁?”

    这段话前面是在跟剧组主创们说的,但最后两个字却是朝着门外讲的。众人皱着眉头回过头来,这才现金钟铭之前进来时忘记关掉的会议室大门门口,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个手捧资料夹的中年男人,似乎是有事要说。

    听到问话,来人赶紧进门对着金钟铭鞠躬致意,而李明翰也立即站起来帮着做了下介绍:“这位是外联部门的朴部长,负责对外接洽合作的……”

    “有什么事情吗?”金钟铭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本能的以为对方这是故意在自己面前在刷印象分呢,所以一个部长亲自跑过来送什么不知所谓的东西。

    “是这样的,代表。”这位朴部长小心的打开手里的文件夹,递上了一张传真。“就在刚刚,s.司突然送了一份法律文书的传真过来,是关于我们新电视剧的,而我们外联部的人相互讨论了一下,觉得他们这是另有所求,这才决定应该想给您过目……”

    “什么意思?”金钟铭不解的接过传真,而可能是连着两天都被演员人选搞得头昏脑涨,所以扫了几眼后他竟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hot的文化版权,不希望安胜浩以hot的名义……这个事情不是昨天上午就搞掂了吗?”

    “代表。”朴部长认真的低头解释道。“版权在对方手里,所以搞掂的事情也有一万种理由让它搞不掂。更何况,hot本身都还是分裂的,想找借口反悔简直不要太容易!”

    “也是。”金钟铭干笑了一声,算是回过味来了。“所以李秀满这是想干吗,对之前的开价又不满意了?还是说想借这个机会再试试hot合体捞一把钱?文顾问最近缺钱我也是知道的……”

    “应该都不是。”朴部长小心的观察了一下金钟铭的表情,然后又从文件夹里取出来了一张纸。“这是s.司跟着法律文书一起来的东西,据他们说是无意间操作失误的废弃传真,让我们没必要在意……可是,我们外联部觉得并非如此,实际上,他们的意图应该很明显了。”

    金钟铭随意的接过了第二张传真,然后一瞬间就怒极反笑了起来无他,这张传真赫然是一张个人简历,就是经常用来报名的那种,影视剧也好,广告综艺也好,最常见的那种报名简历。

    而这张简历上的主角,赫然是崔雪莉!

    两张薄薄的传真在会议室内传递着,几乎所有看到了这两张纸的人都瞬间明白了过来,s.司这是希望做个交换……呃,这么说有点文雅,说白了,对方是在用一种挟持的手段索要女主角。

    平心而论,这种手段,如果放在对等的两个企业或者个人之间,或许真的是一种公平的交换。而如果剧组或者节目组本身只是充数的那种,那就更无所谓了。

    但是在这里,以金钟铭的强势地位,以他旗下这么多企业对s.司的优势,以他那种动辄拍起戏来几个月不回家的工作态度,这个手段就显得格外可笑乃至于讽刺了起来。

    于是乎,场面顿时变得异常尴尬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金钟铭突然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然后开始收拾起了东西。

    “钟铭,别在意……”李明翰尴尬的伸了一下手,似乎是想把对方拉住,但是眼看着都要摸到对方衣角的时候,却还是放下了。

    话说,当年两天一夜时,对于李明翰而言,金钟铭只是个节目辅助,可他那时都可以梗着脖子用跳冰坑这种激烈方式来强行退出节目。如今,他已经反过来成为了自己的老板,那么这么伸手去拦一下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刚想起来。”收拾停当的金钟铭语调生硬的答道。“我家毛毛今天要从日本回来,我答应过家人要接她回去吃完饭,所以先去机场好了……至于这部电视剧演员人选,大家也不用多想了,今天是周六,该去休息就去休息,周一回来的时候我会给大家一个明确方案的。”

    说完,金钟铭就直接黑着脸离开了会议室,不知所向。

    当然了,不知所向只是会室内的诸位脑补出来的,金钟铭真的没说谎,他是真的去接西卡了。不过如果没有传真这档子事的话,他可能会先讨论工作,最多晚上的时候接再去少时宿舍那里接对方回家罢了。

    西卡整个四月都在外面活动……话说,如今的少时是真的有一种各奔东西的感觉:

    允儿和侑莉在演戏,理论上秀英也应该是在这个行列,但事实上她却一直在空档期,只是在忙一些慈善啊时尚啊之类的事情;

    tts在继续音乐的道路,而且明天就要新专辑,理论上西卡和孝渊也是在这个方向的,但这段时间里,两人根本就是在和同公司的师兄们一起在国外捞金,如果非要说正事的话,那这二人还真的算是无事可做;

    当然了,还有一个sunny,不过她似乎是准备宅死在那里了。

    不过话说回来,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s.司才会在tts布第一张专辑前将所有成员召集回来,以求务必向外界展示一下少女时代的团结。

    而金钟铭就是在这么一种情况下迎面遇到了一堆人的,允儿、侑莉、秀英、sunny……这四个留在尔的人难得集合起来一起来到了机场,她们今天会先接上西卡和孝渊,明天还会相约一起再去看望或者说应援tts。

    这固然是好事,但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机场这次明显有些热闹的过了头。毕竟嘛,tara之前的挫折,无论怎么讲,客观上也更加奠定了少女时代的地位,再加上6个人一起出现在这里,还有s.司特意配合着作秀的感觉,其结果就是,金浦机场从里到外满满腾腾的全是人!

    媒体、粉丝、安保、助理……这种情形下,金钟铭反而不好露面了。于是乎,在跟许久不见的韩胜浩部长打了声招呼以后,他干脆的一头钻进了最近很少见到的少时保姆车,然后扯上安全带,就直接在副驾驶座上打起了盹。

    这样也好,外面纷纷扰扰,却也不耽误他宁静致远,顺便静下心来思考一些问题。

    就这样,昏昏沉沉了一下午,再度醒来时,天色已经变暗,而车内除了金钟铭以外更是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趴在最后一排给正在研究着美甲什么的西卡,而另一个,则是不知道为什么坐到了他身旁驾驶座上,并单手托腮瞅着他的允儿。

    呃,趁着暮色往四周看去,原来就连车子本身都已经停到了少时宿舍楼下了。

    “醒了?”西卡把目光从自己的指甲移到了前面的后视镜上,然后隔着镜子和金钟铭戏谑的对视了一眼。“你这一路上睡得可真死……”

    “幸亏睡得死。”金钟铭轻笑着撇撇嘴,满满都是疲惫感。“不然一路上岂不是要听你们把我编排死?”

    “oppa想多了。”旁边的允儿立即敏感的放下了托腮的手。“我保证,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说你一句坏话……”

    金钟铭哑然失笑。

    “真没骗你。”允儿无奈的强调了一下,但依然只是收获了半个似是而非的白眼。

    “伍德。”西卡似乎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自己的指甲上面。“允儿说的没错,实际上我们一路上根本就没说你什么,因为一路上都有大量的粉丝尾随,进小区前大家都在忙着劝阻粉丝或者互动。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们确实听到有不少海外粉丝用不怎么正的韩语质问我们,为什么要让你一个大男人坐到我们车里来?”允儿接口笑道。“感觉海外的粉丝越来越多了。”

    “可以理解。”金钟铭信服的点点头。“海外粉丝对我理解有偏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指不定我会被他们当成大反派来看待呢,说不定还有擅长码字的会写几本小说,用上千万子讲述如何跟我斗智斗勇,把你们从我的魔爪里解救出来……”

    这次轮到允儿咧嘴大笑了。

    “其实,我本来也没准备去机场,更没准备躲进你们车子里,突行为而已。”金钟铭打了个哈欠,这才解开安全带,又伸了个懒腰,勉强算回复了点精神。“不过话说回来,今天下午机场那副场景确实蛮吓人的,恍惚一下子,少时就经成为韩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名片了,到了五年这份上,海外的粉丝的群体不减反增,确实给了所有人一个巨大的惊喜。”

    “也算是靠着之前五年的辛苦,一路积攒酵出来的效应。”允儿沉默了一下才勉强开口评价了一句,至于西卡,这丫头依旧在低头研究美甲,似乎对这个话题不大关心。

    “其他人呢?”金钟铭勉力转了转眼珠,这是他判断自己的是否感冒的一个小习惯,如果会疼的话那一般就是受了风寒……但还好,今天虽然有些疲惫,但身体却没出岔子。

    “一到这里大家就散了。”西卡抬起头解释道。“侑莉有夜场戏要拍,孝渊急着回去,sunny和秀英原本倒是想把你叫起来一起去吃顿饭,可我告诉她们,今晚上偶妈会在家等我们,那她们也就走了……”

    金钟铭当即把目光对准了坐在驾驶座上的女孩:“那允儿有话就快说吧,等这么久,肯定是有事情的。”

    “嗯……oppa。”允儿立即尴尬的应了一声,但却迟迟没有说出理由。“其实,现在我……”

    “其实你也想试试我这部有线电视剧?”金钟铭蹙眉问道。“不然我想不到别的事情,这是想从爱情雨的坑里跳出来?”

    “确实是有人想尝试一下这部电视剧。”可能是听到爱情雨这三个字的缘故,允儿当即有些来气,说起话来都有些一字一顿的恨意,不过马上她还是调整好情绪,恢复了正常的对话节奏。“但不是我,是爱情雨剧组中一个因为昨天下午临时加戏,而错过了面试机会的剧组新人……”

    “是因为你才临时加戏的吧?”金钟铭不失时机的挑逗了一句,引得后排趴在座椅靠背上的西卡直接笑出了声。“是吧?”

    “是!”允儿终于忍不住了,胸膛因为生气一鼓一鼓的,这也是瘦子和平板特有的技能了。“怎么了?!对,他因为我出错耽误了去面试,我实在是觉的有些尴尬,有些对不住人家,然后今天又正好遇到了你,所以才想着趁周末帮他单独争取一次机会……你就说行不行吧?”

    “我们允儿都说话了,那当然是可以的。”金钟铭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算是应许了这件事情,反正只是见一面,又不是做出什么承诺……
神级英雄全文阅读


    而且怎么说呢,这毕竟也是允儿的请求,这丫头被自己带进坑里又顺便盖上了几层土,爱情雨那收视率被拥抱太阳的月亮挤得跟小鸡子似的,也是可怜。

    金钟铭甚至已经想好了,反正是个剧组新人,甭管如何,看对方表现适当的给那个人一次不大不小的机会,反正片中配角多得是。

    至于雪莉的事情,说实话,静下心来想了一阵子以后,金钟铭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而现在回头看去,自己下午的反应反而是有些上头,甚至是中套的感觉了。

    所以,倒也没必要气得跟什么似的了。

    而且,所谓一码归一码,最起码从目前来看确实应该如此。

    “那就好。”允儿终于松了一口气。“那麻烦oppa和欧尼你们再等一小会,他人已经在小区外面等着了,我打个电话就好……”

    金钟铭耸耸肩,似乎是对允儿如此紧凑的安排有些无语,而回头看了眼西卡,却现对方也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很显然,毛毛也是不在意的。那既然如此,他也只好静静的坐在车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等着人来了。

    索性,这里是高档小区,保安严密,除了少数不用在意的专业狗仔以外,倒没有多少人流集中,更没有之前允儿她们提及的热情海外粉丝会因为他和两个少时成员独处一车而冲上来打他一顿。

    允儿并没有骗人,对方应该确实很早就等在小区外了,因为仅仅是数分钟后,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而看着允儿推开车门去接人,金钟铭无奈揉了揉脸,也从副驾驶座上离开,转到了正对着车门一个座位上。

    不久后,允儿拉开车门从正面上来,然后就势坐到了金钟铭身侧那排座位上,她的身后则出现了一个眯眯眼的男性。

    坦诚的讲,这让金钟铭一开始有些愕然,因为按照他的惯性思维,既然是允儿推荐的人,那应该是个女演员才对吧?当然,很快他也就释然了,毕竟允儿确实没说是男是女,而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人给他的第一印象非常不错:

    先很懂分寸和礼貌,上来就在车门外鞠躬致意;然后眯眯眼,肿眼泡,八字纹,尖下巴,也不知道是不是整容失败,但这人总体上长得确实不咋地,而长得不咋地的话,那就很适合这部电视剧非偶像化的风格了;而且,由于这人的八字纹、肿眼泡等等面部特征有效的掩盖了皱纹等年龄表现,这使得对方看起来很是稚嫩,那么扮演高中生看起来应该很合适;而更重要的是,对方既然男性,那可安排的角色就更多了。

    鞠完躬以后,这个年轻男演员在允儿的招手下小心翼翼的走进了车子,然后又略显尴尬的和后排西卡问了声好,这才安静的坐到了挨着门的位置……表现的极为羞涩。而就这么一开口,金钟铭的心情就更不错了,因为此人的口音和恩地非常相像,就是那种语调不断上扬的标准釜山口音,想来,这也是他原本准备去应募演员的缘故了据允儿介绍,他是个釜山边上的蔚山人,而那两个城市,其实是一回事了。

    接下来是允儿的工作,中间人嘛,主要就是介绍这个叫做徐仁国的蔚山新人演员的来历。

    原来,虽然面相很嫩,可对方竟然是跟金钟铭同岁,而且出道也很早。不过,那是音乐出道,而且还很扑街,爱情雨则是他第一部尝试的影视作品……呃,好像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配角。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失去这次面试的机会念念不忘的。

    “仁国oppa是个很敏感的人。”允儿似乎跟对方也不是很熟,大略的介绍了一下履历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平时很少说话,但是昨天下午他确实是很着急的样子,难得找到我,希望我帮忙做个引荐……希望oppa你能给他一个新的面试机会。”

    “徐仁国是吧,你原准备面试哪个角色?”金钟铭倒是听着允儿的介绍,又看着对方这种沉闷性格和外形,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微妙的触动,然后产生了一个略显仓促但却很有意思的想法。“应该已经看了相关角色的资料了吧?”

    “是的导演。”徐仁国局促的抓了一下膝盖位置的裤腿。“我是希望能够尝试江俊熙这个角色……”

    “你不合适。”金钟铭第一句话就否决了对方的念想。“江俊熙这个角色有两面性,一方面是跳舞时的帅气,另一方面是日常中的食草系男生,所谓小天使类型的,还有点娘……你外形不够帅气,也没看出有什么热心温柔的感觉。”

    徐仁国立即着急了起来,但是碍于金钟铭的身份和车内狭小的空间却只能强自辩解:“其实……角色这个东西,演技我是愿意钻研的……”

    金钟铭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真的,仁国oppa和我不一样的。”允儿腆着脸在旁边履行着引荐人的责任。“尹锡湖导演都经常说,仁国oppa的演技是很有力度的……”

    “是吗?”金钟铭适度的表达了一些兴趣。“如果连允儿都这么说的话,我再适当的给你一个机会……”

    允儿有些茫然的看向了金钟铭,什么叫做连自己都这么说?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脸了?嗯,这话一出口,甚至连西卡都无语的盯住了金钟铭。

    “这样好了,念段独白吧。”金钟铭根本不理会这俩人,而是不管不顾的掏出手机开始在屏幕上打字。“背景是这样的,众所周知,你是个眯眯眼的男人,闷骚。你叫郧云宰,你父母早逝,几乎就相当于生长在父母的好友釜山巨人队教练家中,那家人有个女儿,叫做程诗源……”

    “那是男一号?”徐仁国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哎。”金钟铭淡定的点点头。“就是男一号,既然你知道那些资料我就不多说了。”

    西卡平静的将美甲用的工具塞进乐包里,而同时,听到男一号的允儿,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

    “那么因为你跟程诗源的关系实在是太熟,所以长久以来一直都无视对方的性别,直到有一天,要上高中了……对方在戴上了隐形眼镜,你突然就觉得她很漂亮。”说着这些,金汉中门将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就是这么一个背景下,你将这段关于青春悸动的独白给我念出来……眼睛要盯着我,我就是程诗源,也是镜头。”

    “请给我两分钟。”徐仁国接过手机后咬着牙请求道。

    “随意。”金钟铭依然不置可否。

    两分钟后,酝酿好感情的徐仁国深呼了一口气,放松了坐着的姿势,然后盯着金钟铭开始这寥寥几句独白:“在街上偶遇,在图书馆选一本书,跑进某个人的伞下……就这样,陷入爱情的瞬间会以为很独特。可真是无法想像,就因为这种事,就爱上对方!”

    独白很简单,也很短,念完了,车子里就立即又陷入到了沉默中,只剩下几个人或粗或细的呼吸声。

    “怎、怎么样?”允儿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她刚想起来自己是引荐人。

    “不错。”金钟铭很坦诚的给出了评价。“从电视剧的要求而言……第一,虽然我没有特意要求,但是他很知机的用了釜山那边的方言,而且很地道;其次,语言中感情和力度确实都是有的;而最重要的是,虽然据说是音乐出身,可是他身上完全没有ido1病,表情、肢体都放的很松,根本没有刻意摆形象,这点对于电视剧而言尤其重要。”

    “是、是吗?”允儿莫名有些尴尬。

    “总之,从面试这个角度而言确实不赖。”金钟铭给出了最终的总评。

    “那么……”允儿有些不安的提醒了一下。

    “那么我就直说好了。”金钟铭看着更加忐忑不安的徐仁国说道。“虽然面试很出色,但这对于角色而言却并没有什么用处。”

    徐仁国如坠冰窟。

    “为什么?”允儿硬着头皮追问道。

    “两个原因。”金钟铭眯着眼睛看向了车窗外,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先,一部好的作品其实并不一定需要什么多么出色的演员,它应该是由出色的故事、精巧的编排、足额的资金、完善的制作制度和文化工业,以及认真的制作团队和制作态度等等等等……一起构成的。而演员和演技,真的只不过是其中一环罢了。而且,如果非要拿出其中一部分换取宣传效果或者其他利益条件的话,演员作为最容易被高估的那个部分,反而是最应该被牺牲掉的。”

    “但是oppa你的电视剧,不至于需要牺牲演员人选来换什么东西吧?”允儿不解的问了一句,她这是真的不大明白,并不是在为徐仁国说情。

    “或许不需要。”金钟铭扭头盯着允儿看了很久,看的对方心里直毛才重新开了口。“或许需要,但这就需要说到第二个原因了……徐仁国对吧?”话到这里,他又回头继续盯住了眼前这个寂寂无闻的男演员。“你觉得相比较于一个花瓶都难找到的韩国女演员而言,韩国很缺优秀的年轻男演员吗?”

    徐仁国感觉自己的心彻底沉了下去,他又不是真的高中生,相反,虽然算是这车子里所有人的后辈,可不小的年纪和出道以来的各种失败,让他对这个圈子有着充足的认识,所以他自然也知道,对方的这两个理由他根本无可辩驳自己是有一些演技,还挺入对方的眼,这都没错,但是这点长处在竞争激烈的韩国男演员中却根本不足以彻底打动对方。而除了演技之外,自己又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跟对方这种级别的人做所谓利益交换。

    那么既然如此的话,这次的面试,恐怕也就是如此了。

    当然,对方说不定会看在林允儿的面子上,让自己出演一个男五、六、七这种角色。而这,也是他保持沉默继续腆着脸坐在这里的缘故了即便是这种角色和机会,他也不能放弃。

    “咳!”允儿也立即反应了过来。

    话说,出道五年,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菜了,自然知道徐仁国的沉默是什么意思。而所谓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如此了,一个配角中的配角开开口也不是不行,最起码以后一个月在爱情雨剧组里,也不用看到对方就尴尬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沉默了一阵子的金钟铭突然又抢着允儿之前开口了。“既然演技不赖,还有允儿推荐的话,我也未尝不能卖她一个人情……”

    省事了!允儿心里当即松了一口气。

    果然!徐仁国也准备起身下车了狭窄的车内很难做到完整的鞠躬感谢。

    “这样吧。”金钟铭目光扫过允儿和徐仁国后,嘴角不自觉的上翘了起来,这引得后排的西卡好奇的歪着头盯住了他。“看在允儿的面子上,我做主,男一号郧云宰这个角色就交给徐仁国先生你了,后天上午来tvn电视台找我就行。记住了,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别让我和允儿失望!”

    车子里的四个人,两个人愣在当场,而另外两个人则不明所以的对视笑了一下。

    但甭管如何了,两分钟后,随着徐仁国千恩万谢的离开这里,允儿却死死的盯住了金钟铭:“oppa在搞什么鬼?”

    “我们允儿魅力非凡,亲妈粉都成千上万,多一个我给你面子难道就不对劲吗?”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摊摊手。“一部有线电视剧的男一号而已,无线正剧的女一号我都送给过我们允儿。”

    西卡再次忍不住捂嘴笑了出来。

    但是允儿比想象中的更难糊弄,也更富有行动主义精神,她干脆的从座位上跳过来,然后拉上了保姆车的大门,并且整个人死死的抱住了门把手那意思很简单,如果金钟铭今天不给她个交代的话,连着西卡在内,你们兄妹俩就别想回家吃饭了!

    “其实……”金钟铭终于似笑非笑的揭开了谜底。“这不仅是在给你面子,也是在给你们李秀满总监面子。”

    “哦?”允儿皱紧了眉头,虽然理由是足了,可是给李秀满面子为什么要从对方根本就不认识的徐仁国入手?

    “算是某种示好吧。”金钟铭恬不知耻的答道。“你帮我转告他一声,女主角我已经给出去了,所以只好用允儿推荐的人选出任男主角作为补偿……”

    金钟铭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允儿真的没那么好糊弄,她竟然直接单手拨通了李秀满的电话然后将手机递了过来。

    “优博噻优,是钟铭吧?”李秀满的声音带着某种说不清的戏谑情绪,他明显听到了刚才对话的一点尾音。“你刚才说什么补偿?”

    “哎。”金钟铭无语的摇摇头,但还是接过了手机并,用一种毫不示弱的轻松语调应答了起来。“是这样的前辈,你下午的传真来晚了,女一号我中午就已经许诺出去了,我们netk的主唱郑恩地,不好撤啊!”

    “可这就让我很为难了。”李秀满毫不客气的截断了金钟铭的话。“雪莉对那个角色很在意的样子,还专门求到了我面前,而我们s.司为了配合你们电视剧这次可是要牺牲形象的,hot已经那个样子整整十年了……”

    “所以我做了补偿嘛。”金钟铭也反过来打断了对方的话。“正好允儿向我推荐了一名男演员,我就把男一号给他了,这还不够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而慢慢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允儿也变得眼神犀利了起来。

    “允儿私人推荐的人选……”李秀满等了一会才有些苦涩的开了口。“不能算到我们公司头上吧?”

    “算的。”金钟铭坦然答道。“此时的金泰妍和林允儿,就是你们s.司的核心艺人,正如同十年前的安七炫、文熙俊之于你们公司一样,其实是一体的。所以说,她们的什么事情都应该算到你们公司身上。这就好像我家毛毛和二毛之于我一样,无论她们做了什么,大家第一反应都会算到我头上,对不对?”

    “大概吧。”李秀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其实咱们之间也没必要算这么清楚,因为允儿、泰妍也好,西卡和krysta1也好,对我们而言都是善意且共通的,长久以来,少时、fx她们都一直很受你照顾,这些我是明白的……”

    “前辈。”金钟铭突然不明所以的笑了一声。

    “什么?”

    “东方神起也很受我照顾。”

    电话那头的李秀满陡然将干笑声卡在了喉咙处,一股怒气勃然而起,但却很快就被一种无力感所取代,你还别说,金钟铭这么一黑脸,他还真有些心虚:“这种……”

    “其实就像前辈你想的那样。”金钟铭根本没有给对方开口的机会,他自顾自的继续了下去。“我确实在电影界筹划着一些动作,一些很大的动作。但是那又如何,莫非事到如今你觉得还有机可趁?”

    s.楼办公室里,一直在为tts第二天出道而加班的李秀满突然有些口干舌燥了起来:“其实只是心虚之下的一点小小的试探罢了,你也知道,你这么诡异跑过去搞电视剧实在让我心里没底。说到底,一个角色什么的有什么可在意的?放心吧,真正大动作的时候我也一定不会乱掺和的,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情……”

    “前辈,有些事情不是到时候不掺和就算了的。我一个学历史的,就跟你用历史做比方,你知不知道历史上官渡之战前的两个有想法人的下场?”金钟铭冷笑着反问道。“一个是雄心壮志乱蹦跶的孙策,结果呢?死了!另一个是跑到汝南匆匆立起大旗却自以为曹操不会来找自己的刘备,结果呢?像兔子一样跑了……前辈,咱们千万不要自误,如何?”

    “好。”虽然等了一会才有回复,但这次李秀满的回答严肃而简洁了很多。

    “好就行。”金钟铭总算是把之前一下午的气给按下去了。“毛毛和允儿都在我旁边,这次算是你我借着她们俩做桥梁,相互给个面子,可真要是再来一次的话,咱们最好都有心理准备!”

    “明白了。”李秀满百无聊赖的挂上了电话,某种意义上而言,他的目的其实也算是达到了。

    天色已经越来越暗了,允儿终究是没有出脾气来,而是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目送着金钟铭和西卡跳下了车子,然后也跟着跳下了保姆车。

    然而,让允儿感到无力的是,就在这种严肃气氛中,金钟铭突然回头拍了拍她的后脑勺。

    “搞什么?”允儿无语至极。

    “好久没看到你这么生气了。”金钟铭从容笑道。“挺可爱的。”

    西卡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捂嘴笑出来了,而允儿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气,但终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兄妹俩步行离开了这里,扬长而去。

    第二天上午,tts布了自己的张专辑tink1e,以一种理所当然的现象级成绩横扫了一切可以横扫的东西,而apink出道一年后推出的正式专辑uneannee当即一败涂地。

    晚上,acube的代表崔振浩应许了金钟铭关于郑恩地参演请回答1997的提议,他希望以此来维持住apink活动期间的人气,免得被tts搞得民不聊生。

    不过,考虑到郑恩地是私自去应募这个女一号的,作为惩罚,电视剧导演金钟铭主动提议,把她这次的片酬一分为五打入acube这边……呃,唯独没有釜山看板娘自己的那份。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最近这几天不是没思路或者怎么样,而是确实累得不轻,经常晚上九点多就昏昏沉沉的,今天也是……感觉是最近的工作力度确实上来了……也难怪,算算时间也确实需要认真了。

    还有,不要老是说节操,虽然经常会萎,但我这个月怎么都有16万多字了……这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