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40章空洞的加冕仪式(下)(10k)

第240章空洞的加冕仪式(下)(10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的出来,安圣基和宋康昊二人的心情应该蛮轻松的,因为两人一坐下就跟周围一圈人说说笑笑的,一副念头通达的样子。实际上,二人确实念头通达,之前的青龙和大钟两人一人一个影帝,还有啥不通达的呢?

    但是,隔了一会,一个念头不通达的大叔就出现了,崔岷植黑着脸……呃,他一向黑着脸的,总之,崔大影帝是一脸严肃的坐到这边来的。这当然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的电影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跟其他几部作品相比,天然的有些底气不足,具体而言,是这部意图营造大时代浪潮感觉的电影最后有些没撑住史诗架子的感觉。

    当然,这不是指崔岷植和河正宇这两位演的不好,要是演得不好崔岷植也不会成为影帝候选了,恰恰相反,这部电影到最后,基本上只能强行靠着两位主演的飚戏才勉强搞掂。问题其实出在剧本和导演上面,剧本牵扯到了釜山黑帮的沉浮,而一直到现在釜山黑帮都是最嚣张的那个,有些戏份越往后就越难铺陈的开,而考虑到导演又是个刚刚满三十岁的人,达到这个效果其实已经不赖了。

    可甭管什么原因,跟身边三人相比,他的电影的总评略低,票房也略低,那么拿奖的概率也低,这个总是没法反驳的吧?所以,也难怪已经沉寂了好一阵子的崔岷植面色有些黑。

    然而,心情好或心情差,崔岷植说话却总是一样的直接。

    “听说你把cgv院线和cj影业都拿到手了,加上之前美嘉和咱们的cube,莫非是有什么想法吗?”刚一坐下,崔大炮就毫不客气的问道,而且金钟铭有什么想法不知道,他却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认为院线一直以来的分成太高了!”

    “您说的对。”在周围人好像不经意间扭过头来之前,金钟铭就干脆利索的点了头。“照这个思路咱们回去再说。”

    崔岷植其实并不是鲁莽,只是性格使然性子直罢了,而既然金钟铭短促而肯定的回答让他暂时满意了,那他也就立即放下了这个话题,转而在周围人反应过来之前聊起了纯粹电影的话题。

    就这样,崔岷植、金钟铭、初珑三人坐在桌子的这一边,安圣基和宋康昊坐在另一边,影帝候选们在同一张桌子上很是吸引眼球。不过,介于这四位的地位,倒也很少有人过来打扰……倒是乐得清静。

    当然,这种清静是相对而言的,总有交情到了又处于同一个圈子的人会过来问声好,张根硕、刘仁娜、金泰熙、金秀贤、李光洙……还有刘亚仁。

    刘亚仁本人其实没有什么奖项入围,但是他主演的格斗少年苑徳这部电影却有入围了最佳电影和最佳导演这两个重要奖项,所以他其实专门过来捧场的那种,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卡着开场时间才到也没人能说什么。那么再进一步,既然来的那么晚,那么这位理论上是金钟铭夹带里的年轻演员,朝着其他三位前辈稍微问好以后,来不及跟金钟铭打声招呼就急匆匆的离开去找位子,也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至于金钟铭,当然也没什么可表示的。

    这时候,开场音乐已经响起,安圣基微微眯起了眼睛,宋康昊微微叹了口气,两人同时闭上了嘴。但崔岷植瞥了一眼金钟铭后却突兀的开口了:

    “我其实挺喜欢刘亚仁这孩子的。”

    “哎。”金钟铭毫不含糊的答道。“外柔内刚,外面看起来吊儿郎当,实际上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关键在这一行里,论演技,他真的是我们这一辈人的佼佼者……这种人谁不喜欢?”

    “你能这么想就好。”宋康昊赶紧不失时机的插了句嘴。

    话题到此为止,因为第48届百想艺术大赏眼看着就要正式开幕了,主持人李辉才和金雅中已经一起出现在了前方的舞台边缘,而四个影帝候选人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剧组,于是四人纷纷散开,金钟铭也回到了建筑学概论剧组,然后和熔炉剧组比邻而坐,大家多日不见,有入围了那么多奖,气氛倒也称得上是言笑晏晏。

    可随着开场的到来,一边鼓掌一边微笑着的金钟铭内心却是有些无奈的,原因嘛,自然是因为刚才刘亚仁的行为,对方是什么意思,他其实是一清二楚的。

    话说,和其他人同龄人不同,刘亚仁这个人说他是外柔内刚已经是很客气了,其实这人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性格刚烈,而且立场分明,主见性极强!而他的立场在哪里呢?这根本不用问,反对先行体制的韩国电影界肯定是偏左的,因为政府是偏右的。

    所以,别人可能会因为金钟铭一跃成为韩国电影界最大的资本家而对他小心翼翼,曲意奉承,可刘亚仁却是毫不客气的展示了自己的疏离态度,正如他上个月公开表达了对某位大妈的批判态度,理由是对方跟财阀纠缠不清,所谓公平经济的口号是在欺骗国民!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这种话你让现在坐在刘亚仁身边的最佳男新人候选李光洙来说,他是死也说不出来的。可正是因为刘亚仁敢这么说,而李光洙不敢这么说,所以前者才会受到宋康昊和崔岷植的保护和帮助,后者在电影届却始终无人提携,所以前者才能早早的新人奖到手准备冲击影帝,而后者还只是一个概率极低的最佳新人候选。

    而这就是电影圈子!娱乐性、艺术性、政治性、资本性、群众性、精英性,天然的在此统一,而这也正是这个行业可以凌驾于娱乐圈的根本所在。

    刘亚仁的疏离背后不是一个人,崔岷植、宋康昊对他的维护背后也不是就他们两个人,而是确切的代表了一群人对金钟铭的态度,这是从美嘉入手以后就注定要面对的东西,只不过cj产业的入手让这一切迅激化了,再加上百想艺术大赏这个天然的大场面,一切都避无可避。

    正想着呢,金钟铭突然感觉初珑突然撞了一下自己,抬眼看去,原来是同桌的金秀贤和智妍凭借着建筑学概论双双拿下了电影最佳男女新人的奖项。

    没得黑,没得讲,这时候必须要撑场子,金钟铭立即起身鼓掌,而这下子,从周围的各个圆桌上的剧组开始,到身后的大批电影从业者嘉宾,再到外围的观众,很多人也都一边鼓掌一边顺势跟着站起身来,堪称声势浩大。

    “你们觉得这个奖项如何?”角落里,李沧东一边笑着鼓掌一边扭头跟身边几人交流道。“公平吗?”

    “没问题啊?”崔东勋不明所以的答道。“本来就是大热门。”

    “确实没问题。”朴赞郁肯定的点头道。“两个孩子意外的调教的都不错。”

    “完全没问题。”奉俊昊语气中甚至有些不耐烦。

    李沧东耸耸肩,笑了一下,并未多言。

    颁奖继续,这次的奖项安排是电视类和电影类混着来的那种,配合着本来就很快的节奏,让人感到颇有些眼花缭乱意思。

    最佳搞笑艺人和综艺全都被kbs的搞笑演唱会拿走,男女tv最佳新人也被kbs的鹊桥兄弟拿走,值得一提的女新人是uie,她从出演了黄海以后戏路没的说。至于电影最佳新人导演则给了一位名为任灿义的搞笑电影导演,而四位人气演员则分别是张根硕、姜素拉、朴有天、朴信惠……说实话,这些奖项除了当事人以外大多没人在乎,反正都是热情的鼓掌之类的就行了。

    纵观整个上半场,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就是两个最佳编剧了。其中,李勇周拿下了电影最佳编剧,对此,李沧东也明智的没有问奉俊昊公不公平。紧随其后的电视类最佳编剧也很受关注,因为这个奖项在tv类那边含金量极高,而最终,它落入到了sbs电视台的树大根深剧组手中。

    但是这些终究只是开胃小菜,很快,随着netb1ue的中场表演结束,大多数人都变得态度认真起来,一如既往,好戏总在后半场,毕竟真正的大蛋糕要来了。

    下半场一开始,视帝就诞生了,韩石圭这位前辈凭借着树大根深成功封帝的;视后则被孔孝真摘走,她这次的作品是mbc的最佳爱情。

    说实话,甭管这些演员如何如何,电视剧又如何如何,整个韩国就这三大电视台而已,所以无论是谁封帝封后都是要被婊一番内幕的。不过好在这次的大赏直播第一次交给了jtbc这个有线电视台来做,网上一时间还婊不起来。

    但是话说回来,李沧东这次却根本就没问公平不公平,其余三人也是一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漠然感。

    话说,电影和电视……对某些人而言真不是一回事。

    “获得电影最佳男演员的是……”这次的颁奖真的非常干脆利索,嘉宾拿起信封后都不带卖关子的。“建筑学概论——金钟铭先生,恭喜!”

    金钟铭深呼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先朝安圣基鞠上一躬,往前来到台前再度回头朝身后的观众席鞠躬,随着他这个动作,观众到也罢了,颁奖席和嘉宾席上的人几乎全都的自的起立鼓掌。和六七年前稚嫩的岁月不同,事到如今,除了一个安圣基以外,这个行业里已经没人有资格敢坦然受他一礼而不作出回应了。

    李沧东和奉俊昊也不行,实际上这四位大导演也是齐刷刷的起身鼓掌回礼。

    就这样,随着金钟铭拿着奖杯在台上开始表获奖感言,刚刚坐下来的李沧东也再度笑着问了:“如何,这个奖项你们觉得还算公平吗?”

    “前辈这是什么意思?”崔东勋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您听到什么传闻了吗?”

    “没有。”李沧东连连摇头。“只是就事论事的问一下,颁奖典礼不说这个难道还有别的可说的?”

    “当然没问题。”奉俊昊有些无力的应道。“这个奖项其实是最公平的,五部入选的电影,都是票房、口碑、话题度俱全的电影,四个候选人也都是业内公认,哪里有半分不公平的成分?”

    “是啊。”话不多的朴赞郁也插口说了一句。“而且咱们坦诚的讲,三大奖终究是要平衡一下的,之前安圣基前辈和康昊都已经拿过来,而这次金钟铭是以二对一,他拿影帝真的没话说。”

    李沧东立即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影帝影后是重头戏,除了表感言外,金钟铭还要安心等着新晋影后严正花结束她的感言,然后两人还一起在台上礼仪式的定格,方便摄像机和记者们留下正式的影像资料。

    然而,刚下来不到三分钟,随着tv类最佳导演金正民的下台,金钟铭又一次起身对着观众席鞠躬了,这一次他又凭借着建筑学概论这部电影获得了电影类最佳导演!

    “怎么说?”李沧东很自然又是刚落座就问出了口。

    “没问题吧?”虽然犹疑了片刻,但是崔东勋依然给出了肯定的态度。“电影确实不错。”

    “要考虑一些合情合理加成的。”奉俊昊主动为金钟铭辩解了起来。“当然,我说的是电影层面的加成……这是他爱情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任何一名导演完成了三部曲,还都得到了普遍意义上的成功,那就应该被额外看重!”

    “没错。”李沧东竟然认真的点了下头。“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而且说实话,坏家伙的导演尹宗彬和格斗少年的导演李翰,在电影结构的处理上面,这次都有些明显的不足。火车又有些,这个提名到也罢了,真要是颁奖的话,百想作为传统的大奖,还是要考虑影响的。”朴赞郁也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那断箭的郑智泳导演呢?”李沧东追问了一声。

    朴赞郁本能的皱了下眉头,他对李沧东今天这种满嘴应和却又不停吹毛求疵的态度有些不满了。

    “不能这么说的。”奉俊昊倒是非常认真的对着李沧东陈述了一遍自己的观点。“我们不是坐在那边的十名筹备委员会委员,作为旁观者,虽然我们在讨论着奖项归属的公平,可是却没有理由将从每个候选人拿出来品头论足。说到公平,我们唯一应该讨论只是金钟铭获奖这件事情本身公不公平,不能因为别的竞争者也有竞争力就否定获奖的公正性!”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出乎意料的是,李沧东竟然再次赞同对方的观点,因为周围朴赞郁和崔东旭完全摸不着头脑。“我其实也是这么看的……金钟铭获得影帝也好,获得这个最佳导演也好,包括之前他的这部电影包揽了男女新人,都确实让人无话可说!我是个讲道理的人,而这是我的真心话!”

    朴赞郁闻言心中微微一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只是他性格如此,并不想多说什么罢了。而崔东勋依旧对李沧东奇怪的态度有些疑惑和不安,倒是奉俊昊,被憋回来以后愈的无奈了。

    而接下来,随着最佳电视剧被cube制作的拥抱太阳的月亮拿走,四位导演之间的气氛变得愈古怪起来。而一直到最佳电影被断箭拿走,老牌电影名导兼著名电影社会活动家郑智泳率领剧组登台领奖,这种气氛才变得缓和了起来。

    “大赏你们怎么看?”借着这个气氛,崔东勋主动问了出来,因为他生怕李沧东又来一句你们觉得公平吗。

    “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朴赞郁微微睁开了眯着的眼睛。“这次很难将大赏颁给个人。”

    “有道理。”李沧东连连点头。“具体而言呢?”

    “这怎么猜?”奉俊昊嗤笑一声。“大赏又没有候选名单,只要是今晚上出现过的电影基本上都有可能入围,你看看前面颁奖区这么多桌子,一个桌子一个剧组,鬼知道哪个是哪个?”

    “这倒也是。”李沧东微微点头。“可其实仔细想来也就是那几部而已。”

    “电视剧我不懂。”朴赞郁突然迎着李沧东答复道。“电影的话,公平的讲,除去已经获得大奖的断箭和建筑学概论,其余几部电影确实都很有可能……sunny、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格斗少年,还有没在最佳电影入围名单里却在其他奖项中出现过的辩护人、最终武器:弓……自然还有社会话题性极强的熔炉!”

    “多说了两个。”李沧东毫不客气的点评道。“最终武器:弓一开始虽然因为所谓大场面得到评委的青睐,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方面韩国根本没法和好莱坞还有中国相提并论,关于这个方向的展是必须的,但是弓这部电影的反思却已经成为了共识,它不大可能再被追捧。而格斗少年嘛,说实话,大赏终究是要讲究格调的,甚至建筑学概论如果没获其他奖项的
都市天书sodu
话恐怕也没这个资格,因为爱情片、励志片天然在题材上无法撑起大赏的厚重感,这就如同片经常入围最佳电影但很少有真正获奖的一样,这是任何一个人做评委时都会本能遵从的规则。”

    众人连连点头,不得不承认李沧东虽然废话很多,但基本上都还是很有道理的。

    “所以,我认为应该就是熔炉、辩护人、坏家伙、sunny这四部电影概论最大。”李沧东继续推断道。“而其中,辩护人和sunny又因为一些……咱们都明白的原因而被有着保守官方背景的组委会所忌惮,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应该是熔炉和坏家伙二选一了。”

    其余三位大导演一起沉默了下来,不是因为对方在胡咧咧,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李沧东说的很有道理才沉默的,各种所谓合情合理的因素叠加起来,看起来没有任何门槛的电影类大赏竟然只剩下区区两个备选。

    坐在前面的金钟铭其实也已经有所预感了,而且他比角落里做推断的那几位更加肯定,这个大赏十之是自己的……而理由嘛,或许是组委会那群教授们在刻意奉承自己,或许是某位大妈抱着某种挑拨离间的恶意故意为之,但甭管如何,这种气氛他确实是感觉到了,而且现在想做出一些反应恐怕也来不及了。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金钟铭仔细的反了一下自己今天获得奖项,乃至于cube旗下那些电影电视剧获得的奖项,他自问哪一个都拿的理直气壮。

    回到眼前,如果是建筑学概论获得了大赏,那自己一定会弃之如敝履,不是电影不好,而是一部纯粹的爱情片确实没有资格包揽那么多奖项。但如果是熔炉获得了大赏,自己凭什么不能甘之如饴?

    思索之际,tv类的大赏已经颁出,赫然是宋仲基参演、韩石圭主演的树大根深。坦诚的讲,这也是预料之中的结果。因为拥抱太阳的月亮虽然有现象级的趋势,但终究没有还没到那份上,而如果没到一个极端的收视率的话,拥月这部爱情主题的电视剧其实还是没资格跟树大根深这种历史正剧相提并论的。

    没错,所谓树大根深讲述的是世宗为了摆脱汉语,正式创立朝鲜文字的故事……还尼玛有比这更主旋律的历史电视剧吗?2o11年韩国电视剧万马齐喑,不给它给谁?!

    有些东西,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

    sbs的树大根深剧组全体上台,热泪盈眶,历史高材生金钟铭面无表情,不知所想。这一切,都被jtbc电视台的摄像机不怀好意的给投放到了一侧大屏幕上,考虑到他们电视台可怜的收视率,也不知道这么干有什么意义,大概唯一的作用就是让现场的影视剧同行们把注意力全都从台上转移到金钟铭的表情上吧?

    最后出场负责颁奖的人有些意外,竟然是李秉宪!而他出现在这里的名义竟然是韩国演员协会会长……这也是让人浮想联翩。

    话说,李秉宪虽然虽然过年前后去了一趟好莱坞,然后又灰溜溜的跑了回来,但是那副舞台上做作的姿态倒是一点都没变。

    “第4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电影类大赏得主……”李秉宪拆开信封,拿出卡片,本能的笑了一下。“熔炉!恭喜!”

    干坐了一整晚的熔炉剧组本能的一跃而起,聚光灯和摄像机如影随形,金雅中也不失时机的读出了颁奖词:“电影熔炉用最残酷和冷静的视野揭露出了社会中最黑暗的一幕,以电影叩击和拷问整个社会,向人们展示出了文艺作品的社会责任和良心。以电影而言,这是上个年度最具社会影响力的作品,堪称伟大!”

    热烈的掌声即刻响起,而就在这时,台下角落中的奉俊昊突然扭头质问了正在鼓掌的李沧东一句:“前辈怎么说?公平吗?”

    “非常公平!”李沧东一边鼓掌一边从容答道。“熔炉获得大赏我无话可说!但是我更加对金钟铭感到恐惧……”

    “我相信钟铭的人品。”总算听明白李沧东意思的崔东勋终于也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知道今天他和他的电影以及他公司的电影得到了太多的奖项,但我认为他并没有施展任何不当的手段,每一个奖项都是经得起考验的。”

    “我知道。”李沧东面色严肃的答道。

    “我知道前辈有前辈的立场。”奉俊昊略显无力的劝说道。“你是代表导演协会过来找我们谈的。但我们不应该就事论事吗?怎么就能因为他成长起来了,感觉无法控制了,就这么针锋相对?他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存在即是原罪。”台上整个熔炉剧组已经就位,并且准备接受颁奖,而李沧东面色平静的翻出了一块口香糖塞进了嘴里,这是抑制烟瘾的表现。“同样的事情,出点不同,看法也是不一样的。我实话实说,在我看来,金钟铭确实应该没有刻意的对组委会施压,每一个相关奖项也都是合情合理的。可是哪怕是在这在状态下,大赏、最佳导演、影帝、最佳男女新人、最佳编剧……全是他的,对不对?”

    奉俊昊没来得及回复,因为随着金钟铭以制片人的身份从李秉宪那里接过了大赏奖杯,四周再度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很多观众都站起来持续性的鼓掌,表达对这部电影的支持。

    接过奖杯就应该是表感言了,但金钟铭却将第一个表获奖感言的机会让给了导演黄东赫,自己往后退了一步。而随着黄东赫的言,下面几位导演再度继续了自己的话题,或者说,是李沧东一个人在对其他三个沉默着的人演讲。

    “而如果从公司的角度来算的话,断箭的那个最佳电影也是他的……当然,咱们只说电影,拥抱太阳的月亮什么的就不提了。”李沧东继续阐述着自己的态度,或者说导演协会的态度。“可这还不够吗?他一点坏心思都没有就拿到了所有的电影类重头奖,还想怎么样?而且你敢说,就算是他没有暗示的举动,组委会那些人就没有主动拍马的意图在里面?”

    其余三人全都继续保持着沉默,没有回应,也没有否定,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在听台上黄东赫夸赞金钟铭在电影中的担当,还是在听李沧东对金钟铭的不利看法。

    “一家独大,天然会形成垄断,垄断一旦形成,就会自的贪婪。”李沧东言之凿凿,掷地有声。“咱们不说金钟铭,就说他旗下的企业,因为就算是他本人可以信任,他手下那些企业可以信任吗?那些依附着他的人可以信任吗?之前的韩国电影市场里,一个cj就横到那份上,如今,金钟铭一个人握着之前cj两倍的院线,两倍的制作能力,结果会如何?谁敢赌?我直说吧,我觉得迟早有一天,他会制无可制的!”

    说话间,台上的黄东赫言完毕,话筒被推给了金钟铭,但是他又后退半步,把新的言机会让给了女主演刘仁娜。

    说实话,刘仁娜有些情绪激动,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同时还有些又臭又长的感觉。

    而不知道是不是被台上的刘仁娜烦到了,奉俊昊明显带着一些情绪开口了:“那你们导演协会什么意思呢?总不能人家什么都没做,就无端的找人家茬吧?”

    李沧东苦笑着摇摇头:“你们想多了……我们是导演,又不是不讲道理的疯子。其实,导演协会的意思很简单,希望你们这些活跃中的名导能够明确的对外展示一下团结……毕竟我们是这个行业中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大家猬集在一起,任何人都是要顾忌的。”

    “仅仅是这样?”崔东勋从台上收回目光,有些诧异的打量了一下李沧东。

    “当然还要联络跟资本方完全对立的演员和技术人员们,甚至还有相关媒体和影评人,包括学界的电影相关人士。”李沧东坦诚答道。“但是这个就不用你们在意了……”

    “总之,就是要团结金钟铭的一切反对力量,以求自保,然后进一步争取一个公平环境的意思,是吧?”朴赞郁突然插嘴问道。

    “是。”李沧海回答的非常迅。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以接受。”朴赞郁的回复也很利索。

    “如果不搞针对性的活动,我也可以接受这种依附在各种协会上的人脉联盟。”崔东勋也点了头。

    三人随即一起看向了奉俊昊。

    “我想问前辈一个问题。”奉俊昊突然笑了一下。“不过问之前我要先问一个前置问题……”

    李沧东哑然失笑,这人怎么跟台上的女演员一样啰嗦。

    “前辈知道这两年我为什么突然跟金钟铭走的那么近吗?”奉俊昊似笑非笑的问道。

    “因为一些思想和道德的共同立场。”李沧东回答的毫不含糊。“我老早就明白的。就比方说金钟铭的这个熔炉,就是将这个社会虚伪的道德扒得一干二净,尤其是对宗教的批判,应该很得你心,对不对?这就如同你我二人,虽然相处不多,但是我的诗对宗教的批判同样让你很尊重我……我猜想应该在前几年相处过程中,你认识到了对方那种和你我极为相似的道德观……其实,我也是因为这个才对钟铭另眼相看的,他是一个难得的清醒着的人!抛开立场,我很喜欢他!”

    “没错。”奉俊昊坦然承认了这一点。“说到底,我认可的正是他这种清醒的道德是非观,对前辈你也是如此……那么问题来了,你会为了对付金钟铭选择去团结某些你最讨厌的人吗?”

    “不会。”李沧东再度迅的予以了回复。“而且我敢保证,那些人会因为迫不及待的去跪舔代表着资本的金钟铭,而站到我们的对面……就好像这次大赏,我还是那句话,你敢说这里面没有组委会那群人对金钟铭的曲意奉承吗?相比较下来,我认为你应该更关注金钟铭会如何处理和对待他们!”

    “既然如此,我暂且同意!”奉俊昊的回复也变得异常利索,因为此时的台上,金钟铭这位熔炉的灵魂人物实在是避无可避,而终于站到了麦克风前。

    “说句实话,从个人的角度而言,我现在并不是很激动。”金钟铭微微笑着开了场。

    这里是奥林匹克公园大礼堂,台下绝大多数人其实还是观众,所以此言一出,大部分的回应都是笑声,从观众的角度来说,还以为对方在打趣自己今天晚上上台次数太多了呢。

    “我知道大家在笑什么。”笑声过后,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继续笑道。“但我真不是指今晚上台次数太多。当然,我也想过,如果是建筑学概论获得大赏的话我是不是该假装上厕所溜掉,或者提前带着整个剧组离开,省的周围各位前辈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

    笑声再度响起,然后又安静了下去。

    “但是很可惜,这次获奖的是熔炉。”金钟铭收起笑容,高高举了举手里的奖杯。“那我就不能离开了,绝对不能!”

    台下突然变得很安静。

    “这部电影从前年年底开始筹拍,去年这个时间上映,前后经历了大钟奖、青龙奖、大学生电影节、釜山电影节、影评人协会奖,五个大奖三十多个提名,但是每次都只获得一个最佳制作人的奖项……这让我几乎麻木了,麻木到将曾经精心准备的获奖感言忘得干干净净,所以我刚才才会让黄东赫导演和仁娜姐先讲,因为我希望藉此回忆一下曾经准备了很久,曾经以为自己肯定不会忘掉的获奖感言。”

    听起来像个笑话,可台下还是很安静。

    “但是很可惜,时间太长了,终究是没想起来……真的感觉很羞愧!”金钟铭严肃的说道。“愧疚到获得大赏的激动被冲的一干二净。为什么?因为我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会像电影中自己所说的那句台词一样,我们一路奋斗至此,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但是很可惜,这话是如此铿锵有力,但才过来一年时光,我就很难堪的现,自己还是被这个世界改变了不少!时隔一年,法律已经修正,犯罪者还在审理中,为了司法的公正,我就不再就电影的主题多言了!只有一句话留给大家共勉——我们一路奋斗至此,或许改变了世界,或许已经被这个世界改变,但如果在某一刻还能记起自己曾经初心的话,请务必尽量反思自己的道路!最后,感谢大赏组委会给我一次反省和审视自己的机会!谢谢!”

    话音刚落,李沧东和奉俊昊忍不住对视一眼,然后齐齐真诚的鼓起掌来——说一千道一万,虽然马上他们就要想法子去钳制对方,但是金钟铭这个人始终还是很对自己二人的胃口的,这一点没得黑!

    翌日早上,作为jtbc的一体的纸质媒体,中央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了昨晚的百想艺术大赏,副标题很有意思——韩国电影皇帝的加冕仪式。

    “虚的!”金钟铭如此对好奇的krysta1说道,对方刚刚因为好奇耳根自己和好。“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皇帝,所需要的可不是这种空洞的加冕仪式,而是一些更重要的东西!”

    “所以到底是什么?”勤学好问的郑二毛同学一边喝着粥一边不解的问道。

    金钟铭想了想,然后很快给出了答案:“主要来说就是……要先杀了顾命大臣们,再颁布属于自己的诏令。”

    低头喝粥的krysta1愣愣的抬起头,嘴上一圈粥沫子很是显眼。

    “或者借颁布属于的诏令,找机会杀了顾命大臣们!”金钟铭又想了一下,然后比划着手刀补充了一句。“这样也行。”

    “我还是老老实实喝粥吧。”郑二毛同学立即放弃了这个话题,转而捧起了粥碗。“当皇帝的事,伍德你就自己慢慢研究吧,我大学不准备上历史专业!”

    ps:最近卡文卡的很虚,写的也异常艰难……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也不想说出承诺而又做不到。

    实际上,这章是通宵码出来的,自以为思路通畅,但是码了三千字,大概是一点多钟就卡在了那里,死活不知道该怎么写……然而想到承诺过了晚上还有一章,就继续干坐了下去,四点钟来了点思路……呼哧呼哧往下写,但是直到去上厕所,正好遇到对面的哥们出门,我才现晚上已经过去了,北京的天都亮了。

    顺便说一句,那哥们出去现雨挺大,回来问我有没有多余的雨伞,我想到自己好像是有两把,就给了他一把。然后老婆七点半起来,现下雨,就问我雨伞在哪儿,怎么就剩一个了……我才现自己做了多大蠢事!

    总之,世事艰难,大家共勉吧,8点了,我也得跟老婆打一把伞去打卡了。

    顺便,还账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