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38章背叛者(下)

第238章背叛者(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抱歉,资料查的不仔细,李美敬是李在贤亲姐姐,已经修正了,不过不影响剧情。

    多说一句,其实不是拉订阅,但仍然希望看盗版的同学们过来看下正版,阅读体验不一样的,这本书前半截到也罢了,后半截我经常性的有修改和重新微调,在正版这里刷新一下再阅读你会现很少有bug,里面的错别字也会少很多,经常出去一章55oo字,一回头就会变成6ooo字,而诸如这样获得新资料后重新修改的地方也很多。

    ——————我是改正的分割线——————

    地面上的玻璃渣子很快被清理干净了,但会议室里的亲信们却都无可奈何停下了脚步。

    “fnc……”李在斌欲言又止,但意思很明显,这第二个背叛者都冒出来了,那fnc还需要抓着不放吗?甚至整体上的策略是不是可以就此再调整一下?

    “在贤。”李美敬也关心的看向了自己的弟弟,而且说得更露骨。“我觉得局势已经崩坏了,这时候需要的是守势……”

    “姐姐说的没错,事到如今,确实需要好好安抚一下人心。”跌坐回原位的李在贤黑着脸答道。“所以,越是如此,郑弘均那里就必须要更加优容一下……”

    “可以适当的给出一点让步。”孙京植也认可这种说法。“甚至把游戏产业那边的一些关键的位置让给他,总之千万要稳住局势,这才能继续集中力量对付三星!”

    “就是这个意思!”李在贤强行压制着某种情绪答道。

    周围的两家二代子弟有些茫然的相互对视了起来,他们现自己真的很难理解这两位cj掌舵人的心思……为什么一定就要死死的咬住三星不放呢?虽然说有保住核心产业的一些措施,但是其他的文化娱乐产业和游戏产业难道真的就这么不值一提?那怎么说也是大家几十年辛苦换来的心血吧?

    但是没人说出口,毕竟在这个企业里,李在贤和孙京植一起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够反对,这一点无论是从威信还是实际控制力上都不可能有操作的余地,所以大家只能保持沉默。

    “还是原计划不变。”想了一下,李在贤继续朝自己的姐姐和弟弟吩咐道。“不过美敬姐和在斌在跟金钟铭谈事情的时候,务必要求对方同时放弃韩胜浩和金光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稳住局势……”

    “我明白了。”李美敬抿着嘴应了一声。

    “我也知道了。”李在斌也跟着点了下头。

    说完,姐弟二人就一起心情沉重的离开了会议室,面色非常严峻。当然,其他人也都能够理解,毕竟是要去服软的,摊谁谁都难以接受。

    然而很快,这对平日里风风光光的姐弟俩就现,就算是去服软,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先是通过cj这里正式的打电话给cube公司,得到的回复是代表人不在,然后李在斌亲自打电话给金钟铭的私人手机,接电话的竟然是个小心翼翼的sbs电视台工作人员,然后对方也不知道这边是谁,只是小心回复说金钟铭正在拍摄runningman,今天一天都会在金浦机场附近的某个地方录制节目云云的……那意思很简单,着急的事情自己过来,不着急等金钟铭忙完好了。

    还能怎么样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姐弟二人觉得只要金钟铭愿意点头,无论在哪里都是可以接受的,当众受点委屈和奚落说不定还能对谈判有利呢,于是二人即刻同车出,又去了拍摄现场。

    话说,这期runningman的嘉宾你死都想不到是谁……朴猩猩,没错,jyp公司最当红的男艺人朴振英亲自出马了,而且是来给自己新专辑做宣传的!他要在五月份和韩国第一女团少女时代的小分队tts以及新晋女团apink来一场火星撞地球的大撞车!总之吧,从中国街炸酱面馆的独唱开始,到江滩上的隔空猜物,这位jyp第一男主角玩的可嗨了……呃,直到他一回头,看见了韩国文化娱乐界的两个巨头姐弟站到了身后的江堤上,然后一哆嗦就把游戏给忘了。

    “找你的吧?”池石镇抬起肘子轻捅了金钟铭一下,毕竟,金钟铭收购cj院线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这俩人到来,工作人员也好,嘉宾也好,都基本上没有了拍摄的定力。而金钟铭倒也懒得装十三,因为李在斌毕竟相识已久,那位李美敬也是自己尔的学长,后来更是去复旦深造了中国史,标准的直系前辈,所以无论如何还是要给俩人点面子的。

    于是,金钟铭并未矫情,他主动迎了上去,三人就站在江堤上迎着春日那已经延续了一天一夜的大风直接进入了正题。

    “不可能放弃韩胜浩和金光洙的。”金钟铭干脆利索的给出了自己的底线。“netc和ccm独立也是一个必须的条件。”

    “钟铭,如果不处理掉这两个人,以后cj还有什么面目在韩国文化娱乐界立足?”李在斌苦口婆心。“无论如何给点面子。”

    “如果我护不住这俩人,以后我又有什么面目在此地立足呢?”金钟铭针锋相对的反驳道。“明眼人都知道这俩人站出来是因为我的鼓动和承诺。至于cj,李理事你真觉得今年以后cj还有资格在这边立足?我收下netet?”

    李在斌为之一滞。

    “可是金代表……”李美敬也忍不住开口了。

    “学姐叫我名字好了。”金钟铭倒是保持了对这位学姐的尊重。

    “那好钟铭。”李美敬板着脸说道。“就算是cj被撵出了文化娱乐领域,但它始终是韩国数得着的集团企业,试问我们这种企业又怎么可能放过在商业竞争中先倒戈的背叛者呢?到时候你真的要为了这两个瘪三跟我们跨行业的纠缠不清?”

    “时间会抹平一切的。”金钟铭依旧毫不松口。“恕我直言,三年五年你们拿他们没辙,往后还能怎么样?”

    “怎么可能三五年拿他们没辙?”李美敬紧追不舍。

    金钟铭似笑非笑,答非所谓:“前辈也知道,二五仔这种人最招人恨?”

    李美敬和李在斌心头猛地一凉,他们已经反应了过来——确实,cj不会放过这俩人,可上头就会放过cj吗?如果任太熙倒台、官司失败,就如同李在贤今天早上自己说的那样,对面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他十之要被投入监狱中去的,而且还不是如同sk崔泰源那种会客室里办公的监禁,到时候恐怕是真正的牢狱之灾。

    甚至多想一些,自己这几个人到时候恐怕自身都难保,就算是保住了恐怕也要尽全力去维护cj的稳定,哪有什么多余的精力和胆量再去收拾什么二五仔?防着被别人收拾吧!

    那么恐怕就真如金钟铭所言了,三五年拿那两人没辙,还能如何呢?

    而这里面的关键问题是,李在贤和孙京植的豪赌又到底有多大胜算?

    见面不欢而散。

    金钟铭浑不在意的回身继续录制节目,而那边的李氏姐弟却心情愈沉重回到了车内。

    “这里风大,姐姐先回去吧。”停了半响,李在斌忍不住劝了李美敬一声。“我跟金钟铭多年私交,我留在这里等他录制完节目,然后一起出去吃顿饭,私下里再好好谈谈……”

    这话明显是在敷衍,最多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的感觉,但出乎意料的是,一回车内就沉默不语的李美敬却点头同意了,这让李在斌有些感慨,看的出来,这位李在贤的亲姐姐也丧失了信心。

    尔这地方,四月下旬的大风跟中国北方那边没区别,呼哩哗啦的那种。但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季节交替的一部分,大风将盛开的鲜花吹落,将刚刚繁盛起来的植物绿叶吹得蔫蔫的,而等这几日的大风过去的时候,真正
湘西秘术闯都市最新章节
的夏日也将到来。

    不过,即便是大风,那也是有区别的,如果是纯粹的风,配合着暖暖的阳光,那就会让这个季节交替的时分变得闪闪亮。可如果风太大,卷起了欧亚大陆那边过来的沙尘,你就会现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就连蔫蔫的绿叶上也蒙了一整层灰尘,让人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那么回到眼前,在李在斌眼中,此刻江滩上的大风正属于后者,而为了躲避这场大风,他一个人窝在江滩的车子里枯坐了一整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甚至连午饭也是金钟铭让节目组的人给送来的。

    当然,他也没吃。

    就这样,眼看着车窗外的太阳从东到西,耳听着车窗外的风声时断时续,感受着车窗外的人群聚散无常,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当剧组已经要散开的时候,李在斌竟然都没有走下车子的意思。

    “钟铭。”眼瞅着节目组收拾停当,池石镇忍不住再度捅了一下金钟铭。“那边那位你不管管?”

    金钟铭回头瞥了一眼李在斌的车子,却并没有去过问的意思,反而是似笑非笑的盯住了今天一直在提醒他的池石镇:“石镇哥是不是买了不少cgv院线的股票?”

    “咳!”池石镇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之前稍微买了一点,你也知道,我是个老股民了。”

    “卖了吧!”金钟铭轻声笑道。“赶紧卖了,差不多就行了。”

    池石镇微微一愣,但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然后立即点了下头。他知道,最起码在金钟铭看来,cgv院线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虽然不知道对方哪来的信心,但是还能有比这个更直接的内幕消息吗?

    就这样,节目组一如既往的去参与了聚餐,而声称要请金钟铭吃饭的李在斌却依旧枯坐在江滩的车内,一直到晚上点钟,有些神情恍惚的他才钻出了车门。

    迎着波光粼粼还有着不少游艇的江面,这位李在贤的堂弟,cj集团核心人物之一,长久以来负责着cj影业的李在斌理事哆嗦着点燃了一根烟,但仅仅是抽了一口回复了一丝精神,他就直接把烟给扔到了江滩上。再然后,这个四十多岁,正处于一个企业家最巅峰状态的中年人深呼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来,给金钟铭打了个电话。

    “来我家吧!”金钟铭如是答道。“想着你也该来了……”

    李在斌并未在电话里多言,而是如约驱车前往了目的地,他刚刚下定了一个重要的决心。

    “随便坐。”偌大的房间只有客厅亮着一盏灯,显得有些冷清,不过金钟铭倒是浑不在意,甚至还有心情开句玩笑。“昨天跟权侑莉喝酒闹绯闻,把我家二毛落在别人家了,结果她现在正跟我冷战,连狗都牵走了,弄的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别在意。”

    “钟铭。”李在斌并没有开玩笑的意图,也没有在意周围的环境,实际上,这位刚一坐下来就很严肃的盯住了对方。“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请讲。”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摊了下手。

    “如果我公开支持你对cj影业进行并购的话,你可以在事成之后给我保留多大比例的股份?”李在斌的声音缓慢而又坚定。

    金钟铭当即嗤笑一声:“我竟然没有任何吃惊的感觉……”

    “那是因为你早就在不停的暗示和拉拢我。”李在斌毫不客气的应道。“从去年的大钟奖开始,到选举执委会的时候,再到今年你跟我兄长见面那一次,你一直在不停的暗示我,他一定会一败涂地,想要保住自己半辈子的心血,就只有跟你干……”

    “我说的不对吗?”金钟铭突然冷冷的质问道。“你有什么不满的?”

    李在斌为之默然,然后是颓然:“我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但我就是不明白了,为什么我那位兄长铁了心的要去博什么虚无缥缈的三星……明眼人都知道,三星是想博就能博到手的吗?可他和孙京植代表,不仅要去博,还愿意为此赔上半个cj当赌本!三星对他们舅甥俩重要我理解,可cj呢?cj已经存在几十年了,从一家制糖厂展到现在这个规模,哪份产业没有我们这些人的心血,说砸就要砸出去?”

    金钟铭没有再说话,只是任由对方在那里为自己的行为做辩解。

    “我从二十多岁进入cj,而等到95年公司进军影视业的时候,我从一开始就是这方面的负责人,前前后后已经小二十年了,离开了这个行业,就算是能在总公司里找个位置待着,那我之前半辈子的心血又算怎么一回事?可要强行是留下来,你拿下了院线,控制了演员,我这个单纯的制作方不就被你围得严严实实吗?到时候要么是慢慢去死,要么是被动被你收编……与其如此,不如早点过来,卖个好价钱!”

    “言之有理,无懈可击。”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但你说这么多,无外乎是心里对李在贤还抱着三分愧疚吧,所以才不停的给自己找理由?”

    “谁说不是呢?”李在斌艰难的答道。“多年兄弟不说,之所以有今天也是仗着他的庇护……”

    “那为什么不先放下念头,整理好心情再来呢?”金钟铭敷衍的追问道。

    “你……不在意我的……投效?”李在斌终于察觉到了一丝让他不安的气氛,甚至不安到连喉结都忍不住耸动了一下。“你不是就是想要收下cj所有的文化产业吗?而我执掌cj影业已经十七年了,有了我……”

    “我不是不在意。”金钟铭略微感慨的伸手制止了对方的语无伦次。“李理事你愿意来我还是很高兴的,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你愿意倒戈的话,那我这次的目的基本上就算达成了,至于cj影业那里我也愿意给你留两成半的份子作为酬劳……”

    “但是你不该如此冷静的。”李在斌还是有些慌张不安的感觉。“就算是你能预料到我来,就算是你早有准备,现在我拱手将cj的小半壁江山给你送到眼前,不指望你学曹操见许攸,那也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钟铭依旧未答话,只是将目光投向了没开灯的阳台,竟然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好了在斌。”

    就在这时候,阳台上突兀的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足以让李在斌陷入到痴呆的声音。随即,灯光亮起,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阳台那边显现了出来,一位容貌跟李在贤颇有几分相似的大妈满脸憔悴的走了过来……竟然是李在贤的亲姐姐,mnet的掌门人的李美敬!

    然而,更加让李在斌感觉到自己大脑崩溃的还在后面。

    “别让金钟铭先生看笑话了。”李美敬微微苦笑道。“曹操见许攸的戏码,刚才这里已经演过了……我已经答应了金钟铭先生的条件,帮他把cj所有的文化娱乐产业都拿到手,对应的,他愿意在mnet那里给我留3o的股权作为报酬。”

    “为、为什么?”足足隔了两分钟,李在斌才咬着牙撑住了劲。

    “两个缘故。”年纪更大的李美敬比李在斌从容多了。“先,我也觉得在贤这么干是对cj,对我们这些人的背叛,对于背叛者没必要留情面。其次,我今天上午离开后直接坐飞机去了一趟中国京城,然后傍晚又飞了回来,中间见到了病床上的父亲,是他暗示我带着mnet投奔我这位学弟的……这还不够吗?”

    屋子里彻底沉默了下去,李美敬不想多说,李在斌不知道该说什么,而金钟铭则好整以暇,外加心情复杂的看着这对姐弟……却是懒得说什么了。

    ps:再吐槽一句,查这些人事资料真不是人干的活,熊爪这边信息极少,李美敬的资料全靠书友小明在米兰用谷歌帮我查到的……即便如此,你也会现那里的资料虽然复杂却也错误多多……但是没辙,这本书力求一个逻辑性,出现问题就应该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