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37章背叛者(上)

第237章背叛者(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夜玉玲珑,横斜水月中。小行孤影动,生怕惊花梦。

    4月23日,金钟铭根本就没有叫醒初珑,而是很早就独自起床了,因为今天又是一个周一,他还有一期runningman需要录制。

    呃,至于郑二毛在哪里,说实话,金钟铭已经忘掉了,反正这么大的人了也丢不了。至于蹭着李在石的保姆车时,现自己跟侑莉的一些可笑新闻到处在刷屏他也没有在意……不然呢?反正初珑是知道自己昨晚是跟谁在一起的。

    所以说,生活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和随意。

    但是,对于一些陷入到困境的人而言,这个周一就变的格外难以忍受了,因为周一本身就意味着一些事情重新进入到了节奏里。

    “金钟铭昨天在美国那边又达成了一笔交易,还是老样子,不等上市,拼着一些损失,也要拿facebook的股票套现,可以想象,马上股市一开盘我们的cgv院线估计又要被公开举牌。”这里是已经持续了大半个月的cj高层早餐例会,会议室里,大家一边吃着自家公司出产早餐一边听着一些简报,此刻,说话的是李美敬,netet的理事。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李美敬理事虽然也姓李,但却只是巧合,实际上他是cj会长李在贤的姨表兄弟,而非来自于李在斌、李在贤、李在镕的那个三星李。

    “撑不住了。”李在贤和李美敬二人共同的娘舅,也是cj的二号人物孙京植,立即放下麦片粥擦了擦嘴。“现金是个好东西,可是这年头的韩国,能跟金钟铭拼现金的企业里面绝对没有我们,数以十亿计的美金,谁抗的住?更何况现在局势微妙,银行和其他企业根本没有帮忙的可能性。那么单纯的从商业操作的角度来说,要么停牌,要么放弃!硬扛下去是最可笑的手段!”

    此言一出,坐在位的李在贤倒是没说什么,下面一群孙啊李啊的公司高层立即交头接耳了起来,但大致意思是相同的——那就是宁可停盘重组,往里面掺不良资产或者之类的,也不能放弃这么大的一个盘子。

    想想也是,在韩国,产业意味着一切,而cgv影院长久以来又一直是一个健康盈利的正资产,且不谈这里面的商业价值,单就从这些人的私人角度来说,那里面可以安插多少家族子弟?可以让多少人凭着一个父母的血缘关系就能人五人六的成为这个社会的顶层?

    真要是忽的一下归别人了,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这里指不定就有人要掉出核心层的,谁乐意?

    于是乎,讨论越来越趋于统一,而至于那些所谓的ceo职业经理人之类的,虽然坐了很多,但却都没有吭声……毕竟是打工仔嘛,还是要有打工仔觉悟的。

    “我反对停牌!”说话间打脸的就来了,还真有人公开对着两家人喊出了这句话,而且,声音虽然突兀却又显得好整以暇。

    众人循声望去,确定了声音的主人后,几乎所有cj高层都面色突变,因为说话的是一个重量级人物,但却也真的既不姓李也不姓孙,而是姓郑。

    话说,cj集团的历史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三星创始人李秉喆虽然把大儿子撵出了家门,却给了大儿媳一份三星起家的食品产业。然后在母族,或者说主要就是在孙京植这个老娘舅的扶持下,李在贤凭着这份产业一手展起来了现如今的cj集团,而公司基本盘也基本上就是两家的子弟。

    但是,既然是财阀,那cj也免不了韩国财阀特有的局限性,那就是为了扩张而进行复杂而又不自量力的产业收编。这种财阀,远远的看上去像是一个很有气势的怪物,走近一看其实就是一个依附着核心产业的胡拼乱凑集合体。

    那么回到如今的cj集团身上,这家财阀的资产主要集中在三个大盘子上,根本的食品类产业、正在遭受金钟铭抢食的泛娱乐产业,这两个都在孙李两家子弟的控制中。但还有一个,也就是新兴的游戏产业,虽然名义上属于cj,但有一位叫做郑弘均的人却对cj的游戏产业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实际上,这位郑先生在集团中有多大能耐和能量,从一个地方就能看出来了。话说,cj集团除了一个会长李在贤外,还有三个代表理事,分别是李在贤自己、老娘舅孙京植,剩下的一个自然就叫郑弘均了。

    总之,没人可以忽视这位的存在和建议,因为这是真正的大股东,惹急了人家,直接带着企业下了cj的大船,你能奈何?

    “为什么呢?”一脸疲惫,一直在低头啃面包的李在贤终于也眯着小眼睛开了口。“老郑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大家都是自己人。”

    “当然是因为停牌弊大于利!”郑弘均毫不客气的答道。“停牌,往里面掺毒丸子,或者玩其他的金融手段,固然可以救得了cgv院线一时,但是诸位想过没有,这么做,会让市场和投资者对我们整个cj的信心大受打击!”

    “但是郑代表。”已经74岁的老娘舅孙京植环顾四周,心里明白,这时候也只能是自己和李在贤亲自说话了,其他人根本没插嘴的余地。“咱们的cgv院线盈利良好,财务报表一出来,市场信心终究会回来的。”

    “孙代表。”郑弘均立马驳斥了回去。“您说的是cgv院线,是有着六百块银幕和很多不动产作为影院的行业终端产业,是实体经济,它当然没问题。可我根本就不是在说这个,我说的是它的停牌会波及到cj的其他产业,具体而言则是指尤其受投资者信心影响的游戏产业!现在韩国的游戏产业在nexon的带动下正处于全面爆的态势,政府的扶持力度也是前所未有的,甚至特定的游戏研究人员都可以免服兵役……这种时候,突然它所属的母公司那里明显出现了财务问题,投资者怎么看?”

    “我们没有出现财务问题。”有位姓孙的理事小心翼翼的插了句话。

    “那为什么停牌?”郑弘均冷冷的反问道。

    满场登时鸦雀无声。

    “逻辑就是这么简单。”郑弘均回头看向了坐在位的李在贤。“停牌会造成市场对整个cj集团的信心不足,而产业跟产业之间是不同的,或许制造业和垄断性的产业不怕这个,或许cgv院线真能因此撑过去,可新兴互联网企业的根本却正是投资者的信心,这么做很有可能会让我们的游戏产业在最紧要关头丧失竞争力。所以我建议不如直接把cgv院线卖给对方好了,这有什么吗,为了产业调整做生意而言,当年我们不就把饮料产业卖出去换取在制糖的全线垄断吗?也没人说什吧?买卖毕竟跟停牌不是一回事……”

    话说到这里,可能是觉得自己有些咄咄逼人,郑弘均又主动把语气放缓了起来:“当然,这是因为我负责集团内部的游戏产业,所以才以此提出了反对意见,李会长您是会长,您可以从全局角度再重新作出决定,但请务必综合考虑所有人的意见。大家……终究是为了集团好。”

    “我明白了。”李在贤努力挤出了一份笑意。“郑代表的意见我确实收到了。”

    早餐会议不欢而散,但是李在贤真正的七八个心腹却都留了下来喝茶。这是因为他们都知道,无论是停牌还是放弃cgv院线,其实都需要尽快做决定。毕竟,真要是让金钟铭在股市上一次次的举牌完成了收购,那才叫真正的笑话呢!

    “郑弘均这么干太不地道。”负责cj院线的那位孙家子弟当仁不让的第一个炮。“大家这么多年了,现在大哥你遇到一些困难,他怎么能背后插刀子呢?”

    “也不能这么说。”孙京植倒是见惯风雨了,而且他的侄子他来教训总是最合适的。“郑代表目前终究只是就事论事,而且之前这段时期不停的从游戏产业那边抽调资金,他也始终没有怨言,大是非上还是站的很稳的。”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必须要更加重视他的意见。”一直默不作声的李在斌轻声附和了半句,也不知道是对孙京植的认可还是反驳。

    “我明白的。”李在贤揉了揉有些蓬乱的头。“什么投资者信心什么立场稳定都是虚的,无非是僵持到现在,依旧看不到获胜的希望,所谓军心浮动,亲近如老郑都隐约有些
帝国法兰西吧
不满了,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有些人我可以罢免,可以冷藏,可以快刀斩乱麻,但如老郑这个集团三号人物,我却只能选择优容和安抚。”

    孙京植欣慰的点了点头,自己外甥没有因为这件事情产生情绪上的波动,依然用最理智的态度来面对,着实是很有气度的,也不枉自己这个三星生命的大股东几十年如一日的追随对方父子了。

    “那是要牺牲掉cgv院线了?”李在斌显得有些艰难的问道。

    “不用担心。”李在贤勉力安慰了自己这个远房堂弟一声。“开门做生意嘛,院线在谁手里,只要咱们电影制作的好,也少不了排片的……”

    李在斌深呼吸了一口气,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却也没再多说什么,那位负责cgv院线的孙理事更是沉默了下去。

    “可是tvn和fnc那里又如何呢?”其他人都不说话,可李美敬无论如何都要难堪的追问一句。“据我所知,金钟铭跟tvn那几个有官方背景的股东已经隐约达成了某种默契,就等局势生某种变化,然后就可以直接入主tvn了……未上市的企业,内部股东并购是不需要其他股东同意的……”

    “所以最怕二五仔啊!”有人跟着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还有mnet。”孙京植也苦笑着摇了下头。“得陇望蜀,也是人之常情,这次吃掉了netet也显得自然而然了,难道真要眼看着那个年轻人把我们公司的小三分之一的产业全都吞掉?”

    “所以我们需要跟他谈谈。”李在贤若有所思的搓了搓手指。“第一,尽量拖时间,第二,让他放弃韩胜浩。”

    孙京植眼前一亮,而下面很多正在壮年的二代子弟们却忍不住或是交头接耳或者是暗自对视了起来。

    话说,虽然大家是靠着血缘关系来到这个位子的,但哪怕是头猪在这种位子上历练个十几年那也能修炼成天蓬元帅了,更何况这些人本来就是各自家族中的佼佼者……李在贤这个方案的意思自然也很容易就能理解:

    先一个,胜负手终究还是在三星那里,或者说是在任太熙那里。所以,哪怕是任由金钟铭这么一口口的吃下去,但只要能拖到大局上获胜,那也真的是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那么甭管是靠交易院线示之以弱还是在tvn那里玩手段或者如何了,拖时间的意思,大致如此。

    第二个,韩胜浩的问题。这个人的意义并不在于一个小小的fnc,毕竟这种子公司在net电视台都要咬着牙放弃了,甚至连mnet都可能要当做诱饵任由金钟铭去啃了,一个fnnetbsp;  关键是,这人是第一个逃兵!是第一个二五仔!不把他三下五除二的剁翻在地,如何稳定军心,聚拢士气,再去跟三星搏一把?!

    说到底,李在贤和孙京植的视角始终放在了他们孜孜难忘的三星上面,李在贤是因为父子相传,心怀夙愿,孙京植更是一开始就是三星生命的大股东,是李孟熙的代言人,他们做梦都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为了这些,牺牲掉一些cj的产业又如何呢?

    于是乎,李在贤本能的想到了这个方案,而孙京植也眼前一亮。但是,底下这些事业根本就在cj这里开启的年轻人们却都有些无奈、黯然和烦躁不安,因为隔了几十年,他们这代人已经跟自己的父辈想的不一样了,他们对三星什么的根本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或者说羁绊。

    实际上,在这场背水一战中,他们唯一支持李在贤的理由就是指望着对方完成王子复仇记,自己这些人跑到三星水涨船高。但是,开战两个多月了,眼看着局势非但没有起色,反倒更加艰难,这些人也就难免心中愈不安了。

    “败了怎么办?”心情激荡之下,李在斌终于压不住喉头的那句话了。“大哥你要早做打算!”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但出乎意料的是,李在贤闻言并未生气,只是淡然的端起了茶杯轻啜了一口,想来聪明如他心底也是有一丝清醒的。

    “我其实已经想好了,真要是败下阵来的话,以对面那种对我恨之入骨的情绪,我肯定是要坐牢的。”李在贤毫不避讳的说道。“而你们几个一定要团结一致的帮住我,也是帮先皓守好netbsp;  李先皓,正是李在贤的小儿子,也是儿子中最出色的一个,今年才22岁,常年在美国读书。而此言一出,饶是大家心情复杂,却也免不了兔死狐悲,同时收起一些多余的想法。毕竟,现在看来李在贤还是清醒的,还是知道把cj的核心企业保护起来作为大家安身立命根本的。

    “先。”李在贤板起脸来,严肃的交代道。“我一旦坐牢,就不知道要花多大代价才能回复自由身,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但为了维护住公司的基本大局,也为了压制住郑弘均,到时候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个真正能掌控局面的人在这里为cj掌舵。”顿了一下,李在贤扭头看向了孙京植。“到时候,我准备麻烦舅舅你来出任这个会长。”

    孙京植毫不客气的点点头,在他看来,也只有自己获得了会长的权力以后才能彻底的压制住郑弘均,从而让cj这艘大船不散架。而下面的孙氏子弟也是面色一松,从他们的角度来讲,孙京植来当会长,总是没得说的。至于其他人,虽然心种无奈,但也明白孙京植的资历、人脉、地位摆在那里,确实是最好的人选,甚至是唯一的人选,于是也都跟着狠狠的点了下头。

    “那就好。”看着所有人都不假思索的认可了这个方案,李在贤欣慰的笑了一下,想来照这个趋势就算是一败涂地,cj也能平安传到自己儿子手里。“然后,为了稳固住咱们孙会长的权威,保证他能压服cj内外的所有有着不轨之心的人,我宣布一下一个大概的人事调整,你们心里先有个数,真要是到了那一步,我会按照这个方案进行正式的任免……”

    所有人都正襟危坐了起来,虽然只是粗略的分工,但事关重大,由不得他们不认真。

    就这样,李在贤挨个的宣布了一些人事分工,而大致意思则是按层次从食品业核心企业开始到总公司的高层位置,按部就班的将心腹安插了进去。

    而值得一提的是,李美敬这个既是孙京植外甥也是李在贤大表弟的人物,明显是因为自己在孙李两家中的微妙地位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重用,副会长、统筹负责cj所有文化产业,而且不是等到什么假如失败以后,是马上就要正式任命,并尽快集合资源应对来自于金钟铭的进攻。

    无人反对,这更加让李在贤感到欣慰,后方的稳定才是让他放手一搏的基础。

    就这样,小会议到此为止。然后李在贤准备起身亲自去安抚郑弘均;孙京植则受命去安抚那些杂七杂八的小股东和公司经理人;李美敬为正、李在斌为副,也准备立即去和金钟铭那边接触一下,谈谈谈谈cgv院线的转让,并执行拖时间和分割韩胜浩的应对措施;其余人也都各自领命纷纷散去。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已经等得不耐烦的一名助理却也趁势冲了进来。

    李在贤一声苦笑,似乎早有预料:“是股市那边又被举牌了吗?直接把文件给李美敬理事好了……”

    “会长。”助理瞥了眼会议室内的众人,情知全都是对方的心腹,也就没作遮掩。“不只是那一件事情,就在刚刚,ccm那边来正式的传真,金光洙提出来,说是希望以大股东的身份向我们提出内部股权收购……”

    整个会议室再度陷入到了鸦雀无声的地步,刚要收拾韩胜浩,这第二个二五仔就出现了……没错,经过刚刚过去的那档子事,金光洙已经是公认的废物了,但是问题不在于这里,而在于这种废物竟然都起了二心,当了二五仔,那第三个呢?第三个会不会出现?又是什么时候出现呢?娱乐文化产业那边,局势真的已经崩坏到了那种地步?

    “叛徒!”李在贤像头怒的狮子一样狠狠的将面前的水杯扫落在地,破碎的玻璃渣子溅的满地都是。

    失态如此,实在是因为无计可施。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