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35章长恨春归无觅处

第235章长恨春归无觅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恩静没有去大影院,而是在一家只有两个放映厅的路边小影院买了一张晚场票,可即便如此,面对着相当的上座率,她也不得不承认这部电影的火爆。而且说实话,这让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之前那部那些年……同样的火爆场景,同样的国民初恋的称号,这些都由不得她浮想联翩。

    然而,时光荏苒,也仅仅就是浮想联翩罢了。

    就这样,恩静努力的静下心来,去前台买了一份单人的影院套餐,也就是所谓的爆米花加可乐,然后带着口罩的她就早早的入场了,现在她准备集中精神,认真的看一看朴昭妍嘴里某人给自己传达的讯息。

    另一边,汉江南岸某地,随着信号灯的放行,两辆豪华跑车迅的从尔三十一座汉江大桥之一的某座桥上驶了下来,但却没有消失在满是车流的江南主干道中,而是顺势一拐,驶入了汉江边上常见的停车场里……晚上这个点,这里的车辆和人员很稀疏了,而夜色和波光粼粼的汉江,还有远处江堤上,晚饭后全家出来散步的行人,又是坦诚交流的天然掩护。

    “怎么把车停在这儿了?”后一辆车的车门推开,穿着一件白色休闲针织毛衫的孙艺珍略显不解又略带兴奋的从车里走了出来。“不是说要去看你朋友吗?”

    “欧尼。”还穿着片场那套西服的侑莉也拉开车门从前面一辆车里走了出来,一脸的无奈。“公司那边刚才打电话,说是有狗仔堵在那边楼下了。”

    “哦。”孙艺珍微微一怔。“你们公司人脉和水准倒是没的说的……”

    “而且,我也觉得我们得好好谈谈……”

    “谈什么?”孙艺珍往前几步来到侑莉身边,双手倚着对方跑车的车门靠了过去,然后饶有兴致的盯着对方的眼睛问道。“其实我也准备跟你好好谈谈的。”

    “欧尼,我这个人不善于拒绝。”侑莉抱着怀,勉强撑住劲答道。“但我不想因为这个就给你传达出某种不正确的信号……”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正确不正确的呢?”孙艺珍当然听懂了侑莉话里的意思,实际上她早有准备,但却毫不在意。“侑莉啊,不用让别人的固有观念影响到自己,时间长了你才会明白,一个女人,在这个复杂、市侩、脏兮兮的娱乐圈里,想要独善其身就得保持自我,而要保持自我先就得保持思想上的独立……你说呢?”

    侑莉瞬间有些懵逼,因为她觉得对方的话似乎很有逻辑的样子。

    就在krysta1跟孝敏、sunny兴致勃勃的玩着游戏的时候;就在金钟铭回到公司签字的时候;就在远在东南亚活动的西卡因为自己的生日被金钟铭黑掉而不爽的时候;就在贝克在家中独自打盹的时候;就在初珑陪着恩地等人准备回宿舍抠脚的时候;就在侑莉又一次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别人的时候……电影院中,电影已经开始了足足五分钟,而盯着大银幕的恩静已经有些失神了,甚至,连手里的爆米花撒了一片,弄的隔壁空座位一片狼藉都没注意到。

    幸亏周围的人多半是情侣,所以少许电影以外的注意力也都在自己的男女朋友身上,只有一名独自观影的中年女性瞥了她一眼,却也并未多事。

    恩静这个时候的念头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朴昭妍没有说谎……这部电影里确实有一些自己上来就读的懂的东西,而且隐约中确实有这么一种跟金钟铭隔空对话的感觉:

    电影的开头很俗套,一别十年,曾经的初恋费尽心思,突然来到了男主角的面前,想要对方给自己建一栋房子。

    那么疑问随之而来,为什么要盖房子,为什么要找男主角盖房子,隔了十年为什么还要来找男主角?

    恩静隐约中从这个开局中察觉到了一丝恶意,一丝来自于金钟铭的恶意,他像是早有预料一般点透了自己心理,然而用这部电影搭建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主场——虽然看起来是对话,但实际上在这里,只能任由他金钟铭开口,任由他金钟铭解释,自己却只能被动的听着。

    心里那一丝本能的倔强几乎让她想立即站起来走人,但是开局中金泰熙扮演的女主角和金钟铭扮演的男主角那一丝微妙的互动还是让她留了下来。

    很有意思的互动,相隔十年,早有准备的女主角假装大方的询问,你这些年过的好吗?但是男主角竟然不解风情的假装不认识对方……一句你是谁?直接让对方憋屈到死。等到男主角恍然大悟般相认后,女主角却也只能愤愤然的问上一句你怎么能把我忘了?

    就是这句话,让恩静产生了一种欲罢不能的代入感,这种心理她太懂了……就算是分手了,就算是相隔了很久,就算是各有各的生活,你怎么就能把我忘了?怎么就能无视我?

    而恩静来到这里,就是在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

    而且……而且多说一句,这种微妙的憋屈感跟自己现在的心态好像很是类似,莫非金钟铭连这一点都算好了?

    但是,眼看着扮演着男主角如今女友的朴初珑出场,恩静的这种代入感、迫切感和压抑感和荒谬感一起迸,而且愈强烈之时,大银幕上的画面却陡然一转——随着穿着花格裙子的智妍奔跑的脚步,时间线回到了十年前。

    智妍……恩静不得不承认,智妍的出现让她能够冷静下来,能够静静的坐在影院里感受着那种纯粹的阳光和美好。

    初恋的故事处理的非常出色,承转启合,各有映照。

    当然,故事是截然不同的,恩静自问自己和金钟铭的故事里是没有什么高富帅学长的,也没有渴望逆袭的寒家美人,实际上,金钟铭本人就像是高富帅,而自己也是那个周围人里面最傲气的人。

    不过,仅仅是类似的美好和阳光,这就已经足够了。

    因为坦诚的说,讲初恋的电影大致如此,你是没法有多大期待的,因为甭管是那些年的明快喜感,还是这部电影的舒缓阳光,本来就是需要观众自己品味的。能够产生代入感或者回味感,那就是神作,产生不了也只能如此了。

    而试问一句,看着金钟铭在电影中出现,恩静哪里还需要多余的代入感?!

    当然,回到电影里,想要更多的观众产生感觉肯定是要电影倍加用心的,而这部电影俨然也有自己的出彩之处。

    先是建筑这条线……曾经的过往不仅刻在了心里,也让更能抵抗时间的建筑留下了痕迹,这种出彩而又耳目一新的设定让人倍加新奇和触动。无论是代表着父女之间感情的水泥池子里的小脚印,代表着成长的学校围墙身高线,代表着一切美好所在旧院落,哪一个都让人莫名感慨。

    其次,则是漂亮干净的画面,简单干净的化妆,清晰的脚印,黑色礁石与蔚蓝的大海,看似随意而又别有特色的衣物,全都给电影增添了一种纯粹感。毫无意问,虽然名字怪怪的,但是看了十几分钟后所有人都能确定,这就是一部纯粹的爱情电影。

    不过,最让人惊叹的还是演员。

    其中,金秀贤和金钟铭有着相似的背影,却一个木讷青涩一个成熟舒缓;而智妍清丽稚嫩的面孔结合着金泰熙那种温婉丽质的感觉,更是让人忍不住头皮麻;除此之外,该有的几个配角,无论是乱出主意的死党和不坏好心的高富帅,又或者那个独立承担起家庭的男主角母亲,全都显得特色分明。

    实际上仔细回忆起来,电影刚播出那两天的时候,由于tara这边的事情尚未开始,很多人确实都在盛赞这部电影的选角,恩静也是看了一些评价的……大概意思就是,电影的四个主角的选择都已经绝到了一定份上。

    其中,两个男主角是演技绝到了一定份上,金钟铭毋庸多言,据说其中几场出色的挥甚至让人怀疑马上到来的百想艺术大赏会让他占据两个影帝候选名额,一个熔炉,一个建筑学概论。而金秀贤的出现媒体则用了惊喜来形容,说他将男主角年少时的那种木讷、腼腆、闷骚、隐忍塑造的格外出色,而这种性格上的缺陷却意外的让绝大部分观众都会产生代入感,因为真正的年少时,面对着爱情,绝大部分人都是有着各种性格缺陷的。

    至于女主角,则是脸绝到了一定份上,准确的说,就是颜值高到了一定份上,金泰熙和智妍确实让人无话可说,一出场,配合着干净的画面,简直美得让人窒息。更重要的是,两者那除了一丝皱纹而隐隐相似的眼神和面孔,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服气。

    但是恩静对这些仅仅是抱
双行贼sodu
着一丝认可罢了,这些让其他观众沉浸入电影的东西只能让她安静下来,暂时愿意继续看下去罢了……她还在等待着金钟铭给自己的答案。

    当然,金钟铭没有让恩静多等,就在电影中年轻的情侣渐入佳境,开始动情、开始定情的时候,另一边,十年后的男女主角却终于开始要面对那个问题了。

    济州岛上,男女主角藉着修建房子的机会,相互之间的接触越来越多,而面对双方都若有若无的那种疑问和试探,两人终于彻底的不耐烦了。

    一个夜市小摊,几份烧烤,一碗辣汤,几瓶烧酒,两个人终于撕破了脸。

    看着电影里金钟铭那张脸,说实话,恩静觉得,这个场景似乎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因为她在自己脑海中已经预想过很多次。

    如果有一天有这么一个机会,借着酒劲,自己会不会也像女主角那样情绪失控,狠狠的朝对方泄一番?如果是现在,自己大概会像女主角那样阐述这两年生活的劳累,以及刚刚过去的事情中自己的绝望。而如果再早一些,自己或许会挺着胸膛声色俱厉的讲述着自己这两年的成就,如何如何的辛苦,但又取得了如何如何的效果,演唱会、专辑、一位、圈内的地位……当然,后一种场景现在看起来有些可笑,仅此而已。

    不出所料,这么一次撒泼崩溃后,电影又回到之前的时间线上,这一次,电影讲述了初恋的和隐忧。男主角趁着女主角睡着时的偷吻这是智妍的银幕初吻,恩静对此印象深刻,因为在吻戏开始前她狠狠的提前亲了对方好几次,以及不经意间的女主角对男主角敏感自尊心的伤害——她在高富帅的学长的车里嘲笑了男主角的山寨卫衣。

    看到这里,恩静忽的明悟般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东西形式截然不同,但是内里的实质是相同的。回头想想,当初对方突然在通话中来到了自己的宿舍里,然后低头强吻了自己,那跟电影中偷吻的甜蜜有什么不同吗?因为那一次,自己才会感觉到一种彻底的安心和互相拥有的感觉吧?

    但是,也就是那段时间里,因为对方身边少时的存在,而自己又是如此争强好胜的性格,那么有些事情,可能自己跟电影里的智妍一样一直都想不通或者以为没有生,可它实际上一定存在过,且伤害过彼此并不成熟的性格和心理。

    当然,对方伤害自己自尊心的事情恩静记得一清二楚,他鄙视过自己的理想,嘲讽过自己的野心,认为tara和自己这辈子都没法和少时相提并论……这一点对方当时也肯定没有注意到,或者是明白却也不以为意,然后混入不知道它已经给敏感的自己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但是反过来想一想,人不够成熟的时候,总会因为各自的敏感和性格缺陷而容易受到伤害,对方不经意伤害过自己,那自己就没有做过一些刺痛过对方,或者让对方难以忍受的事情,只不过,是被热恋和甜蜜所暂时遮盖了呢?

    想到这里,恩静有点堵得慌……长久以来,就跟电影中的女主角一样,她从未觉的自己曾经伤害过对方,偶尔站在所谓公允的角度上安慰自己,也只是觉得由于双方性格和理念的不和,两人才渐渐觉得那段感情有些挣扎,乃至于负担。但实际上,一个简单而浅显的道理,如果没有先相互刺到对方,又怎么会感觉到性格不合呢?

    昭妍姐所指的讯息就是这个吗?恩静有些疑惑,因为她本能的觉得不够,这最多让她少了几分赌气的心理,距离释然还远得多。

    再说了,这部电影是金钟铭拍得,他很可能早就察觉到了自己性格和心理上的这个弱点,然后特意让智妍扮演的女主局承担起这段初恋中某些责任,从而让有了代入感的自己本能的去反省……那家伙那么聪明,那么无耻和冷漠,说不定是特意如此设计的。

    但是随着剧情的深入,情节陡然一转,高富帅学长终于对女主角下手了……他不怀好意的用酒灌了年轻的女主角,然后准备下手。至于心理闷骚而又敏感的男主角,他看到这一幕后彻底死了心,因为他太敏感了,没有注意到后来女主角对学长的拒绝。总之,甭管真相如何,男主角的反应已经对这个初恋宣判了死刑。

    大部分人其实都能从女主角后来的反应,以及某些细节中察觉到这是一个误会,很让人叹息的误会,所以放映厅里满满都是叹息声……但恩静却意外的有些慌张了。当然,她在意的不是这种狗血剧情,演了那么多电影电视剧了,怎么说也是个有些影视剧经验的人,所以她当然知道这是为了引起更大共鸣而设计的剧情,因为对于绝大部分男观众而言高富帅学长之类的都是普遍存在的。而这一点,其实跟恩静无关,她也不至于因为有些一时看不懂的观众在低声斥责女主角绿茶婊之类的词汇生气……剧情而已。

    恩静真正在意的是,金钟铭竟然大致承认了,无论当初生了什么,其实以成熟的心态看来,他都愿意大致的而含糊的承认,那全都是误会罢了!

    这和还在斤斤计较,乃至于隔了两年还赌气的自己相比,对方清晰的从电影中传达出了一个信号……曾经的那些敏感和伤害,那些不成熟性格导致的事端,他真的愿意放下去了。

    但是为什么?心思慌乱的恩静忍不住想问,为什么就能放下去?刚刚还引诱自己反省,想让自己承认当初的伤害是互相的,为什么一转身就能承认那些伤害毫无意义?

    不用等太久,电影中时光荏苒,又来到了十年后,而放映厅中不过几分钟罢了,男女主角各自面对了自己生活中的其他人,男主角有自己的女友,有一直在背后支撑着自己的母亲,女主角有一直疼爱自己而现在却需要自己照顾的父亲。

    当然,还有那栋终于盖好了的海滨别墅。

    总之,各自梳理好各自一切的两个人,终于面对面的摊牌了。

    这个时候,并不是站在上帝视角而释然的男主角想问的是:“这么久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而女主角想问的是:“你怎么就能无视自己?”

    看起来对立,但这其实是一个问题,恩静心知肚明,这是双方对那份并不圆满的初恋的一种遗憾,真的是一个意思。

    而这个问题也是恩静想问的,而且她对对方的回答非常迫切……因为她知道,金钟铭得到了一个让他愿意放下的答案。

    电影中,一对初恋时隔十年面对面的问出了这个问题,可能更情绪化一些,但心底却更淡然一些。

    现实中,一对初恋时隔两年隔着一部电影问出了这个问题,可能更迫切更深刻一些,但好在不用尴尬,不需要勇气,也不用担心后果……这似乎是在照顾自己那骄傲的性格!、?

    “因为……因为,你是我的初恋。”

    无所谓角色,哽咽着的金泰熙代替恩静说出了那句话,无所谓视角,导演金钟铭也借这个演员的口回答了恩静。

    恩静有些五味杂陈的感觉……她现在终于相信,金钟铭是明白自己到底在想着什么了,而且他也愿意对自己说出来这句自己一直想要的话!而为了能够说出这么一句话,他建造了一栋属于自己的海滨别墅——电影里,那栋别墅对应着曾经的破旧小院,那是男女主角结缘定情的所在。

    而现实里,这栋别墅正是这部电影,因为它对应着曾经的那些年,那也是男女主角曾经结缘定情的地方。

    唯一遗憾的是,金泰熙的表演有些不好,最起码在恩静看来,对方的表演实在是太过于浮夸,这句话可以是自己来说的!当然,是现在的自己来说……可惜,晚了一些。

    电影在恩静的失神和失态中来到了最后,如她所料,就好像现实一样,男主角和未婚妻一起走了,从那一刻开始,对方的女主角就是那个朴初珑了。

    但是,女主角在男主角为自己修建的海滨别墅中收到了对方的一份礼物。

    拉开窗帘,巨大的玻璃窗外,满屏都是碧蓝的大海,女主角坐在窗户跟前,释然的看到了曾经的信物——一个过时的cd播放器和一个netbsp;  “给一张过去的cd,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

    据说,这是金钟铭专程前往中国,找了一个曾经合作过的女电影人,专门请她帮忙要来的一歌……静下心来,恩静觉得很好听。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这部电影一开始就是准备写给书里面金钟铭和恩静的……只是时间太急,太仓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