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34章山寺桃花始盛开

第234章山寺桃花始盛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伍德。”krysta1抱着几个纸袋钻进了车内。“我们现在去哪儿?”

    “当然是回家了。”金钟铭无所谓的答道。“去江北还是江南?”

    “我倒是觉得时间还早。”krysta1放下纸袋,一边拉起安全带一边四处打量了一下。“天都还没黑彻底呢……这么早回去干吗?”

    “嗯……”沉吟片刻,金钟铭也觉得没必要对二毛这个好学生逼迫太甚。“那你想干吗?”

    “咱们回去。”krysta1兴致勃勃的指了指刚刚走出来的那栋公寓楼。“好久没和sunny欧尼一起玩游戏了,正好这位孝敏前辈听说也蛮会玩的,我们四个人来一波星际吧!星际2!”

    金钟铭摊摊手,当即就从善如流的把车子熄了火,然后兄妹二人又重新回到了刚刚离开的孝敏公寓前,并按响了门铃。

    然而,等了足足两分钟竟然都没有人出来开门,这让金钟铭的脸色不禁有点古怪了起来。

    “伍德……”krysta1也有些不安了起来。“要不我们还是回家吧!”

    “为什么?”金钟铭眯起眼睛问道。“你不是要玩游戏吗?”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传闻。”krysta1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你忘了,sunny欧尼和这个孝敏……她们俩第一个绯闻好像就是跟对方?咱们是不是打扰到人家了?”

    “然后呢?”金钟铭继续眯着眼睛盯着眼前的大门。“拉拉也不能耽误我家二毛玩游戏啊,对不对啊?好不容易来了点兴致。”

    krysta1立即闭上了嘴。

    门铃第三次按响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孝敏终于慌里慌张的跑出来开了门:“抱歉oppa,我以为你们走了,就准备先洗个澡……”

    “和sunny一起?”金钟铭一边往里走一边戏谑的问道。

    孝敏登时满脸通红。

    “一起怎么了,不许吗?说的好像你没进过公共澡堂一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话飘出来好几秒钟sunny才一边整理着身上的针织衫一边从卧室中走了出来。“说吧,这么快回来有什么事?”

    “我家二毛突然想玩星际。”金钟铭倒也懒得理会这俩人之间的事情,只是回手按住了krysta1的肩膀。“麻烦两位高玩先别忙着洗澡,陪这位高三应考生过把瘾,成不?”

    “这有什么?”sunny豪气的点点头。“早说嘛,我们就不洗澡了……”

    孝敏低头不语,玩游戏当然没什么问题,只是……呃,只是脸皮有点薄的她实在是有点难堪,之前金钟铭的吐槽倒也罢了,毕竟她很早就感觉对方应该察觉到了一些什么,而且这位明显不太在意的样子。倒是krysta1这个小姑娘……明明不是很熟,却一直用一种毁三观的眼神盯着自己,这就很尴尬了。

    而大概是因为被盯的不太舒服吧,接下来的战斗中,这位高玩明显挥失常,而这又反过来增添了游戏的趣味性,毕竟,金钟铭对星际这个韩国国民游戏也不太熟悉的样子。而这种高手搭配低手的组合,在2v2的战斗中竟然显得格外有趣。

    然而,暂且不说这边四个人吃完喝完还准备要玩完,那边恩静和昭妍之间的谈话却已经进入到了一个要玩完的节奏。

    “说到底,恩静,你是在跟自己较劲吧?”昭妍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萧索了起来。“其实钟铭已经彻底放开了,反倒是你,心里面还是有些旧情难了,所以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不停的板着脸,你最近的这种态度……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更像是在刻意的吸引他的注意力对不对?”

    恩静有点恼怒了,说实话,放在以往,如果朴昭妍这么说的话,她一定会毫不客气的甩脸色走人,甚至还会冷战,这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可怀疑的……但是,刚刚经历了那么一次事件,眼前的人还带着伤,她根本没法真的生气。

    可即便如此,她也难以忍受这种评价。

    “都两年了,该忘的早就忘了。”恩静压抑着火气认真的答道。“怎么可能会旧情难了?而且他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

    “可能吧。”昭妍平静的答道。“或者你根本没理解我的意思……”

    “那昭妍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可能是被对方的淡然给彻底激怒了,恩静忽的一下站起身来,但马上她就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宿舍门口的方位,因为她生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会惊到门口的助理,更怕回家的智妍等人突然回来,那样的话,自己根本解释不清,说不定就会在信心上给眼看着要爬出无底深渊的tara重重一击……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经历了这一遭以后,回来再看之前的一些事情,恩静也有了一些额外的感悟。那就是,有的时候,当周围人都这么认为的时候,即便事情不是那样却也会朝着那个方向蜕变真。

    成熟了一层的恩静绝对不敢冒这个险。

    “我的意思是……你心里放不下的其实是自己的那份感情,未必是钟铭这个人。”话到这里,躺在沙上的昭妍忍不住抿了抿嘴唇。“你或许已经接受了分手,接受了对方和他的新女友,但是你还是隐约中想让他承认一些东西,对不对?不然你不甘心,我其实……蛮理解你的。”

    恩静突然间想笑,她很想问对方一句你凭什么理解?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而这一次她不是担心声音太大会让对门的助理以为她们在吵架,而突然间感觉到一些明悟。

    话说,朴昭妍是根老油条,这是居丽某种类似于吐槽般的评价,虽然油条这种早餐在韩国并不多见,可类似的意思所有人却都是懂得,那就是其实昭妍在生活中是个滑不溜秋的人。

    必须要再次声明,这并不是贬低,而是一种夸奖,实际上对于恩静这些人而言,她们对于朴昭妍的某些特质也总是很佩服的:

    舞蹈是团队里最好的,歌也是团队中最好的,标准的组合台柱子;跟公司、电视台甚至商演舞台的工作人员相处起来也总是最滴水不漏的那个;嘴虽然很碎,但是面对媒体的时候也总是不留死角;甚至,在私下的私人活动中,她好像也是唯一一个始终跟外界保持安全距离的人。

    而如果更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的话,朴昭妍在团队关系中,似乎也是一直扮演着这么一种具有安全保护层的角色。她深知自己不是tara中的所谓三高元老,而另一边居丽和宝蓝作为同班同学和同龄人又天然的是至交,所以她一直都对所有人保持善意,却又不愿意成为这个团队里的某种核心,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在这个团队里如鱼得水……这是可以理解的,经历了s.m公司的磨砺,又在一个女孩本该大放光彩的那段时间里,集中经历了那么多坎坷,她比所有的队友都成熟,也更乐意封闭自己保护自己。

    这一点,谁都能理解,恩静自然也会保持尊重。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懂得跟所有人保持安全距离的人,今天就这么直白的刺激自己?这让恩静忍不住去想为什么。为什么就盯着自己不放了?而且为了跟自己说这些话她还专门提前出了院?是因为经历了这一次事件以后,愿意彻底的对自己敞开心扉,还是……另有他由?

    沿着这个思路再往前想,恩静忽的现,对方之前好像也并不是从没有过失态和露出马脚过。但是,除了这次事件中因为迷信金光洙社长的权威而丧失了一次警惕心以外,似乎对方大部分跟自己出常规的真诚交流都是因为……都是因为自己的前男友。

    “欧尼。”一念至此,恩静咬着牙重新坐回到了对方身边,语调也变得温和了不少。“你说的理解……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刚才说的意思。”昭妍朝对方微笑着眨了眨眼睛,度很快。“静静,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两年虽然很忙,可是你的追求者也不少,对不对?帅气的恩静小哥吸引了不少女演员的注意……”

    “咳!”恩静忍不住干咳了一声。

    “静静,不用逃避这个话题,你想过没有。”昭妍笑着转动了一下脖颈。“为什么你会跟那几个女演员眉来眼去的,却没有遇到过什么男演员的追求?”

    “因为
影后的驭夫秘籍吧
他的存在嘛。”恩静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没有男演员敢追求我,还有,其实那两位女前辈也只聊得开而已……”

    “不仅如此,就算是有男人追求你,你恐怕也不会接受吧?”

    “……”

    “这当然也可以理解,分手了,如果天各一方倒也罢了,因为很快就会忘记对方,然后各自拥有各自的生活……但是金钟铭这个名字,你在韩国,在你所生存的娱乐圈是躲不开的,你无时无刻都在受这个名字的影响。”昭妍说着,忍不住伸手捻了一下对方洒在自己肩膀上的长。“看看你的头,你喜欢长是不错,可是短真的那么讨厌吗?很长一段时间你的短形象都已经深入人心了,为什么还一定要坚持长,甚至不惜跟社长闹腾了好几个月?有意义吗?当然有,因为他一直都说很喜欢你的短,对不对?所以你就坚持要留长!”

    恩静无力的张了下嘴,意外的没有反驳。

    “还有这一次。”昭妍继续淡定的剖析着对方。“孝敏说,你这次生气是因为他把你的电视剧给推了,可在我看来肯定不止如此,但是无论如何,你的较劲都显得可笑和毫无意义……”

    “欧尼。”恩静再次压制不住心底的那份倔强了。“你说过,你理解我的。”

    “我当然也理解你。”昭妍从容应道。“我说了,这种现状你已经接受了,人也已经离开了,这我懂。但是我认为,某种曾经的过往,迄今还摆在你的心底。更重要的是,他的客观存在时时刻刻都让你无法释怀心底的那份过去。而这种时候,你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这种羁绊反倒不重要了,温柔点的人说不定会哭,而诸如你这种硬气的性格注定了你要用这种强硬的方式来应对……”

    恩静嘲讽式的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嘲讽躺在自己眼前的昭妍。

    “但是静静。”昭妍突然深呼了一口气。“我今天说了这么多并不是要单纯的给你做心理辅导,更重要的是想提醒你一下……”

    “提醒什么?”恩静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觉得……钟铭也有类似的感觉。”朴昭妍语出惊人。“那段感情在你心底有刻痕,在他心底恐怕同样也有。只不过他现在比你更聪明,更豁达,所以他由己及人的察觉到了你的处境。并且。还在努力让自己释然的同时向你出了某种回应,真正的回应……只不过,你因为种种原因根本没留意到而已。”

    恩静茫然不解。

    “他的电影,就是智妍演的那部建筑学概论。”昭妍冷静的看着对方的脸。“你还没看过吧?”

    恩静心中微微一动。

    “你以为,他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用智妍,一定要再次讲述初恋?”昭妍继续用那种冷静的目光盯住对方。“可能是我多想了,但我看完以后就一直觉的,这部电影一开始就是拍给你看的……可惜,你竟然还没看。”

    恩静呼啦一下站了起来,披上外套,戴上口罩,一言不的离开了宿舍。

    正所谓,脚步匆匆,迫不及待。

    此时正是晚上八点多一些,金钟铭刚刚开始了第三轮的较量,但是刚开局没多久,一通电话就直接打到了他眼前。

    “伍德?”krysta1察觉到了一点什么。“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嗯。”金钟铭倒也没瞒着。“不是什么需要担心的事情,只是很重要的流程而已……有笔钱需要我签字才可以转账,我恐怕得走了。至于二毛你,想玩就继续玩,三位高玩相互混战好了,我忙完再回来接你。”

    krysta1终究是正玩的开心,歪着头想了一下后就立即同意了这个方案,金钟铭则随即独自离开了孝敏的公寓。

    走出门来,夜风中迎面遇到了一个有些惊慌的女人,金钟铭瞅了眼对方怀里遮盖不及的相机后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朝对方笑了一下就往停车场去了。毕竟有二毛这个王牌掩护在,什么流言都扯不到自己身上的,他当然不在乎。

    不过,来到宽阔的停车场坐上车子以后,金钟铭马上就现不对劲了,因为四下张望过去,周围的夜色中竟然有些人影重重的感觉。

    她们大多是女性,或单独抱着手机,似乎是在跟男友进行长时间的电话煲粥;或两三成群,像是闺蜜一样窃窃私语。而且,这些人还都借着夜色出色的隐藏在树荫下或者其他没有光线的角落里,不仔细去看根本看不到人,可一旦仔细看去,却会现她们的衣服普遍性的都很宽大……说实话,如果不是刚才一下楼就遇到一个狗仔记者,金钟铭都未必会反应过来,但现在他很确定,这十之是一群典型的高级韩国狗仔,而她们的衣服下面藏着的则十之是相机。

    你没看错,韩国狗仔因为国内社会文化的缘故,一般都会尽力和偷拍对象保持安全距离,而不是像欧美同行那么疯狂。而为了防止生剧烈的冲突,真正的高级专业狗仔一般都用女性,一来便于伪装,二来如果被现那也基本上没人敢打……

    但是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尼玛是冲自己来的?金钟铭一头雾水,自己什么时候又搞了个级大新闻?虽然自己确实无时无刻的在搞着大新闻,但那些新闻好像用不着狗仔吧?直接过来采访多好?

    那么……是sunny和孝敏?金钟铭马上又想到了那对黏糊糊的家伙,但马上就否决掉了,因为那俩人已经好多天足不出户了,没有异动也就没有必要这么大的阵仗伺候着……总不能是二毛吧?

    想到这里,金钟铭立即黑着脸下了车,然后朝离自己最近的两个年轻女性走去。这俩人坐在一个绿化灌木丛后面的水泥台子上,一开始一直低头窃窃私语,像极了出来闲坐然后相互讨论问题的一对闺蜜,但当金钟铭毫不顾忌的直奔二人身前时,她们俩终于还是被班主任抓到的逃课学生一样站了起来……根本不敢逃走,因为她们已经看到了金钟铭黑的像锅底的那张脸了。

    “你们在跟什么新闻?”金钟铭开门见山。“谁的?”

    两个女狗仔对视了一眼,一时间竟然没人敢说话。

    “哪个社的?”金钟铭有点不耐烦了。

    “我们是尔体育,在跟权侑莉小姐的一个绯闻。”一个女记者受不了压力赶紧开了口。“三角绯闻。”

    “听剧组的内线说,她下午拍戏的时候提过,好像晚上会来这里看下朴孝敏小姐。”另一名记者跟着说出了详细情况。“这个绯闻的相关消息可能比较劲爆,所以我们全社女记者都出动了……希望能撞大运拍到照片。”

    “到了这里才现您和郑秀晶小姐竟然也在。”第一个开口的女记者继续紧张的叙述道。

    “侑莉的三角绯闻。”金钟铭完全懵逼。“跟谁和谁?”

    “跟孙艺珍小姐。”一名狗仔小心翼翼的给出了一个名字。“还有……”

    “侑莉和孙艺珍二女争一夫?”金钟铭吓了一大跳。“这是够劲爆的……你们有确切消息吗?男主角是哪个?”

    “不是这样的。”那名女狗仔继续小心翼翼的解释道。“我还没说完,其实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孙艺珍小姐和韩艺瑟小姐似乎同时在追求权侑莉小姐……一开始我们也不信,但是后来我们得到了一个确切情报,说是孙艺珍小姐甚至送给了权侑莉小姐一辆崭新的跑车……至于韩艺瑟小姐……金钟铭先生,你在听吗?”

    “哦!”金钟铭这才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是够劲爆的……你们的话让我感觉这个世界上的拉拉已经泛滥成灾了!那什么,你们玩吧,我还有事。”

    说完,金钟铭立即回身朝自己的旧现代走了过去。而两分钟后,眼看着对方的现代车驶出了停车场,两名女狗仔也好,停车场内其余的狗仔也好,全都立即松了一口气。看来,金钟铭对这种无聊八卦,还是女同八卦,似乎是嗤之以鼻的……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实际上哪怕是她们自己现在都是感觉到很荒谬的。

    呃……其实,如果今天金钟铭并没有遇到一吃完晚饭就要一起洗澡的那两位的话,他现在似乎还真应该会嗤之以鼻的。嗯,如果……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瓜的新闻……真是感慨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