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32章一刀两断(下)

第232章一刀两断(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屋内谈的如何金钟铭不知道,可有意思的一点是,当郑虎成起身离开以后,院中却立即陷入到诡异的沉默中去了,甚至就连守在一边的那位安保型的助理都忍不住频频往这边看过来,很明显,这位也对眼前的情形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话说,一张小桌子,四把椅子,一个茶壶,几个茶杯,月明星稀,微风阵阵,两男两女……照理说,气氛应该很好的!

    可实际上,除了坐到郑虎成之前座位上的金钟铭稍微保持了笑吟吟的表情以外,其余三人全都有些紧张不安的感觉。

    恩静的紧张完全可以理解,她一次次的朝金钟铭打眼色,想让对方给句准话……然而金钟铭这时候真的是懒得跟对方解释什么,因为场合完全不对头。

    可是,车恩泽和崔顺实面对着金钟铭时的紧张不安和闭口不言就显得有些不明所以了。

    然而,没过一分钟呢,打破奇怪氛围的东西说来就来,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次打破沉默的东西不是谁的主动出言,而是来自于院子外面突兀响起的门铃声……会是谁呢?这个时候来这里?

    看的出,崔顺实和车恩泽也有些紧张,其中车恩泽几乎是本能的跑过去试图辨认来客……你还别说,他一瞬间就认出了对方。

    “是……罗卿媛议员。”车恩泽一脸怪异的回头看向其余三人。

    “赶紧请罗议员进来啊!”不等崔顺实答话,金钟铭就毫不客气的号了施令,堪称越俎代庖。

    车恩泽立即回头开门,崔顺实则低头不语,恩静却更加紧张了起来……她就算是层次再低也有些明悟了,罗卿媛和任太熙,这可是跟tara有着直接接触的两个政客,而且立场不对路……几乎可以想象,对方对自己会是一种什么态度了。而此刻,态度什么的自己都可以忍,最怕的就是这位的到来会让金钟铭的努力付之东流……那样,自己和tara将何去何从?

    其实,恩静想的多半没错,罗卿媛此行正是冲着这件事来的,不然呢?这里是私宅,接待的客人就是金钟铭二人而已,她来这里如果不是冲着客人来的,难道还是过来喝茶的?实际上,罗卿媛回到家,从娱乐新闻中看到了金钟铭要带着恩静呼吸新鲜空气的新闻,再想到朴大妈回到私宅见客的那个事情,登时就猜的不离十了……正所谓趁热打铁,甭管是顺着打还是逆着打,尽快过来才能对朴大妈施加影响,对不对?

    于是,她即刻出赶了过来……也不知道算是来的早还是来的晚。

    呃,回到正题上,恩静没猜错是没猜错,可即便如此,场面里也依然没有她想象中的脸色和火药味,甚至没有任何的别扭感,甚至当罗卿媛步入院中以后,整个院子里竟然瞬间进入到了一种热闹且和谐至极的氛围中:

    金钟铭立即热情的起身跟这位尔大的学姐认真问好,而对方也毫不犹豫的笑颜相对;然后,崔顺实和罗卿媛这两个老女人更是热情相拥展示亲密;再往后,轮到恩静时,这位实权女国会议员更是主动揽住了恩静的肩膀问长问短,还安慰式的帮对方整理了一下头……就好像之前拍摄dreamgir1s的事情还是昨天一样,就好像任太熙和tara互动的新闻出来以后心不能平的不是她一样,就好像昨天她让人传话不许动的不是刘花英,而是恩静一样。

    这就是政客,而恩静还是太幼稚了一些。

    添了一把椅子,交谈继续。

    谈笑风生中,金钟铭很快就察觉到了一点新的但却没什么意思的东西,比如罗卿媛和崔顺实之间明显有些相互忌惮,双方各自都有些小心翼翼却又对立的感觉。这当然可以理解,古往今来,当权者身边的大宦官有几个跟正式的官僚之间亲密无间的?完全对立倒是合情合理。

    而且,这种对立很快就扯到了可怜的车恩泽身上,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罗卿媛隐约中对车恩泽有些居高临下的感觉,但崔顺实却总是多番维护……而金钟铭当然也明白这里面的内由,这里面别的东西暂且不说,敲打车恩泽这个办事人的同时顺便试探自己的意思恐怕也是有的,只是,这种小把戏特也实在是懒得说破,毕竟,决定一切的终究还是身后的朴大妈。从1979年算起,这位韩国保守阵营和忠清两道国民眼中的长公主已经打熬了足足三十多年,根基深厚,气势如虹,更兼天时地利人和……试问,此时此刻,同一阵营下的罗卿媛如何敢违逆这位大了自己十岁的顶头上司?

    政治生命这个词汇听过吗?

    就这样,任由罗卿媛借着车恩泽各种试探,金钟铭始终稳坐如山,甚至等郑虎成出来以后换成崔顺实进去以后,他也也依旧无视这个女议员的施压。不过,罗卿媛的注意力也难免生了一点变化,她开始试探性的跟郑虎成扯淡,试图获取一些直接的信息。然而,郑虎成堂堂大学教授出身,又跟着朴槿惠在最无耻最丑恶的政坛里面撒泼打滚混了小二十年,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被对方撬开嘴?

    总之,一个律师一个教授,两人你来我往,玩的似乎很是开心。

    至于金钟铭,他微微瞥了眼身后客厅的灯光后,却也乐得清闲。

    “顺实怎么看这件事情?”此时的朴大妈还是个很有讲究的上位者的,政治层面上的事情交给专家,而事关私人财务方面的事情则咨询自己的个人亲信,没得黑。

    盘着腿,很随意坐在一边的崔顺实板起脸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这非常不符合她往日热情、激烈的那种性格,而朴大妈也马上注意到了这一点:“今天怎么回事?一整晚都没有好脸色?”

    “我那什么,前些日子不是想让车恩泽从cj那里掏出一点东西来着吗,但最后没办成。”崔顺实拉着脸解释道。“所以,对这事朝这个方向展,有些……不爽。而且,我对金钟铭这种人也没有什么好印象,总感觉他不是喜欢听话的人……”

    “原来如此。”朴大妈点了点头,自己这个私人心腹几乎就长在自己眼前,这种受不了半分委屈的性格她还是知道的。

    “但是。”崔顺实突然将一条腿不雅观的伸直,然后话锋也陡然一转。“事情那么大,钱那么多,这种时候就不应该讨论我个人的想法了……那什么,大姐你问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很简单,这事对您好处是天大的,手里有自己的钱,无论是摆在明处还是存在暗处,那好处都不是……”

    “你支持?”朴大妈诧异的问道,她是真没想到对方这么快转过来。

    “国民经济我肯定不懂。”崔顺实还是那副别人欠她钱的不耐烦表情。“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没理由放弃这么大一笔钱。这个道理是很清楚的,金钟铭买了cj的东西,cj手里的钱才足够多嘛,而我们本来就治一治李在贤的,他有钱没钱都要治的……现在能多弄到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干?!”

    朴槿惠心中大定,之前郑虎成告诉自己,如果是金钟铭接了cj的盘子,那么肯定不会出问题,因为对方在娱乐圈根基深厚,完全有能力稳住场面。而现在,掌管自己私人金库的心腹又告诉自己,虽然她个人对金钟铭的观感不佳,但是从自己这边的利益视角来看,却没有理由拒绝这么一个方案。

    连着两个心腹的认可,让朴槿惠彻底下定了决心,说到底,身边聚拢的人再多,再有本事,那都是有私心杂欲的,唯独自己的这些心腹,他们的一切都来源于自己的权力,不信他们信谁?

    “顺实你能有这个想法我很欣慰。”朴大妈微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听我一句劝,以后别对谁都拉着脸,金钟铭年纪轻轻就如此,将来成就不可限量……说实话,我是觉得,指不定很快就能看到他整合起娱乐圈,成为韩国一个新的话事人呢……”

    “不至于吧?”崔顺实满脸不屑。“电影圈里的那群导演他能拉的住?而且就算是他吞了cj,那sk和乐天不也还在娱乐圈躺着吗,他能动的了?”

    这话说的,让朴大妈登时就更加安心了,不过她嘴上却是另外一番说法:“甭管如何了,对人家尊重点还是必要的,这个年轻人……”

    “我知道,我知道。”崔顺实撇着嘴打断了对方。“是个有本事的人,惹不起我躲不起吗?”

    “那就好。”朴槿惠彻底放松了下来。“你把他叫来,我给他个答复……礼貌点!”

    崔顺实也不应话,只是立即站起身来朝门外走过,不过,刚走了两步她却又回过了头来:“那个……”

    “什么?”

    “罗卿媛不知道怎么回事摸上门来了。”崔顺实满脸厌恶的答道。“明显是心眼太小还不想放过那群小ido1,刚才话里话外一直压着我,让我不要耽误大局什么的,也不看看谁才是当家做主的人……要让她先进来吗?我的意思是,无论如何得防着她一套一套的那些话误了我们的事……”

    朴槿惠立即变了脸色,且不谈罗卿媛自以为是依仗着的金钟铭背叛说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更重要的是,经过崔顺实寥寥几句话,她就对罗卿媛这种行为产生了一种近乎逼宫上门的感觉。这跟之前金钟铭看着自己父亲遗像,说出的那番交心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见。”想到这里,朴大妈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先让钟铭进来,我先给他答复!”

    崔顺实点点头,立即在玄关处踢拉上一双拖鞋,然后一副恶人相的出去了,而随着金钟铭再次入内得到答复,事情终于也彻底的定了下来。

    所谓,一刀两断,尘埃落定,再无反复!

    至于罗卿媛,其实她也很快就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朴大妈,因为在金钟铭进去不到两分钟以后,这位执政党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就亲自又将金钟铭送了出来,甚至来到了院子大门外。

    这是一个明显而又简单的信号和态度展示,深谙政治戏码的罗卿媛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可是明面上对方手下的第一大将,可对方在崔顺实进去以后明知了自己的来却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召见,这已经是一种警告了。而此次,她又这么将金钟铭送出来,那意思就更明显,这件事情她朴槿惠愿意为金钟铭背书……其余人,就别插嘴了!

    昏暗的巷道里,门口的路灯下,一行人正在一起做话别。

    “这件事就按照你说的来,不过不要着急,按部就班就好。”朴槿惠温言有加,像极了一个关心晚辈的大妈。“而且,有时间帮我劝劝志源,他老婆因为他沉迷游戏的事情已经快要跟他离婚了……我这边也是忙得不得了,一点辙都没有。你跟他说的上话,多劝劝吧!”

    金钟铭自然是一一答应。

    “这个是恩静吧?”最后,朴大妈终于也想起了金钟铭此行带着恩静的目的了。“那个tara的队员?年轻人不要被一时的困难所吓倒,那种事情就跟打雷下雨一样,很快就会消散了……我年轻的时候,比你经历的东西多太多。这样吧,难得有这么出色年轻人愿意过来拜访,还带了礼物,没什么回礼的,我的一本签名自传,送给你好了。”

    话说,虽然头顶上一直都是皎洁的月亮高高在上,但此刻,从崔顺实那里接过书的恩静却才终于觉得那漫天的乌云算是彻底散开了。

    然而,眼看着金钟铭已经要作势拉开车门,朴大妈也准备回转进院,心有不甘,外加脑子有点被情绪冲昏了头的罗卿媛却终于忍耐不住了:“那什么……钟铭,一直想问你来着,恩静跟你是什么关系?是女友吗?”

    听到这个问题,几乎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恩静更是有些惊愕和慌张。

    “说起来让您见笑了。”金钟铭倒是毫无芥蒂的样子。“恩静和我确实曾经交往过一阵子,不过两年前就已经分手了,我现在的女友另有其人。”

    “哦。”罗卿媛干笑着点了下头。“是同组合的那个朴昭妍吧?”

    朴大妈不由的皱了下眉头,不知道是在对罗卿媛的不知趣感到不满,还是觉得金钟铭喜新厌旧的在一个组合里换女友让人厌恶。而金钟铭四下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然后也跟着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恩静有些紧张,她几乎是本能的想说明一下这件事情。

    “咳。”就在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车恩泽突然尴尬的低声开口了。“其实,罗议员平日忙于国事,不清楚情况,有所误会也是正常……金钟铭先生条件那么好,绯闻多之又多,但实际上一般都是媒体在自说自话而已……据我所知,金钟铭先生的感情一直很稳定,当初他和恩静因为事业同时忙碌起来而和谐分手以后,不是没有新女友,但却是apink的队长朴初珑小姐,清州人士……”

    罗卿媛一脸茫然,什么朴初珑她根本不认识好不好:“可是……朴昭妍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鄙人的小。”金钟铭终于干笑了一声。“说起来很奇妙,我的小很多都是艺人,这实际上是因为我小的时候经常在妹妹的公司厮混,认识了很多以艺人为人生目标的练习生罢了,昭妍姐当时就是我妹妹的练习生队友……”

    “是……这样吗?”罗卿媛尴尬不已,她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又在朴大妈面前丢了份。

    实际上,回头看去,朴大妈早就满脸的不耐烦了,她一个六十岁的老处女……什么情情爱爱的,这个女友那个队友的,关她什么事?如果不是金钟铭把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带来她都不认识还不会?至于那个朴昭妍她到还真知道,不就是任太熙最喜欢的ido1吗,这还死盯着不放了?

    “嗯。”不过,金钟铭却没有到此为止的打算,他稍微沉吟了了一下,突然再度开了口。“罗议员是把昭妍当做了我的女友?”

    “误会而已。”罗卿媛此刻也只能如此干巴巴的应付了,她巴不得自己没提这事呢,因为这么死盯着不放,除了让别人以为自己小心眼还能有什么作用。

    “原来如此,误会吗?”

    “是……”

    金钟铭也不再多言,只是朝着对方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示意恩静上车,同时自己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并当即启动了车子……

    然
无限升级之最强召唤txt下载
后,在合上车窗前,他突然轻飘飘留下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怪不得出车祸的是昭妍姐……原来如此。”

    车子慢腾腾的驶走了,但是留在朴大妈宅子前的人却陷入到了一种近乎于凝固的气氛中:崔顺实毫不顾忌的用一种警惕的眼神打量起了罗卿媛;车恩泽深深的埋下了头;朴大妈一言不却也没有回转到家中的意思,只是站在家门口愣愣的盯着金钟铭远去的车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至于罗卿媛,饶是她向来以形象上佳,风度和煦闻名,此刻却也压抑不住的冒出了满额头的汗水。

    “咳!”关键时刻,站在一边的郑虎成突然轻咳了一声,算是为罗卿媛解了围。“其实,单从车子来看,金钟铭这个年轻人将来也必有一番作为,我印象中他已经七年没换车子了,还是那旧现代……了不起,委员长以为呢?”

    “确实了不起。”朴大妈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然后回身往里走去。“不过,我倒没注意到他的车子,而是突然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我之前一直想,这小子就算能够统合娱乐圈,成为韩国的这一亩三分田里的话事人之一,那也肯定是在我上台之后的事情,甚至更晚……但现在我觉得,他说不定很快就能做到这一点,甚至抢在这次大选尘埃落定前指不定就能先行立于不败之地了。”

    “没这么夸张吧?”郑虎成有些难以置信。

    “你们不懂,其实在某些方面他跟我是一样的人,是个懂得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也是个有动力的人。”话说到这里,朴大妈却就此打住不言,并且径直进入到了房内,从头到尾,都没有给罗卿媛解释的机会。

    而周围几人,也无一人敢追上去说话,到最后,干坐了一阵以后,除了崔顺实和那名安保助理留下来了以外,其余三人却也只能各怀心思的就此散开。

    至于另一边,在离开三成洞的那栋宅子大概七八分钟后,金钟铭的车子却也停了下来,他没有送恩静回tara宿舍,也没有带对方去某个餐厅补上一顿晚餐,而是在一个僻静却又凉风习习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是一栋围绕着一座小山坡建成的市民公园。

    “这是要干吗?”恩静一边跟着对方往上爬山一边没好气的质问道。

    “不是答应你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吗?”金钟铭一边往上爬一边戏谑的答道。

    “说人话!”

    “在这里接受你的采访,总比躲在汽车里舒坦吧?”金钟铭轻笑了一声。“我开了这么一段路,感觉你的嘴就没停过,而且话说回来,我也有事情想跟你说。”

    恩静随即闭上了嘴,专心爬山。然而,小山坡真的很矮,三五分钟吧,两人就已经来到了山顶的凉亭里,不得不承认,这里的风配合着清新的空气,还有春日晚间的温度,确实让人感觉格外清爽。

    “昭妍姐的车祸是意外吗?”但刚一坐下,来不及享受什么夜风,恩静就迫不及待的再度问起了这个问题。“你最后那句话原来如此什么意思?至于吗,就因为她是任太熙室长的偶像,就要出车祸?是这意思不?”

    “想多了。”面对着恩静连珠炮的质问,金钟铭却优哉游哉的脱掉鞋子,并舒舒服服的斜躺在了凉亭的里的长条水泥座上。“昭妍姐的车祸应该纯属意外,雨天路滑,外加开车的助理也有点被你们的事情搞得心烦意乱的样子……哪来那么多阴谋论?至于我刚才那句话,纯粹就是趁机上点眼药,恶心一下罗卿媛而已,喋喋不休的,还真以为拿她没辙了?”

    恩静立即松了一口气,然后马上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我回去我需要做什么?需要把自传亮出来吗?”

    “扔了!”金钟铭给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我要是你,回去就把书跟石头捆一起扔进东国大的校园湖泊里。”

    恩静茫然不解。

    “别迷信政客们的能量。”金钟铭无奈的解释道。“他们今天不可一世,但明天说不定就要变成丧家犬,朴大妈也是这两年只手遮天,指不定再过三五年就要臭大街,到时候那玩意说不定是个招祸的呢!”

    “可我们tara眼前的退队危机呢?”恩静还是有些不懂。

    “静静。”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你们今天这种状况,其实跟什么退队没多大关系,别人也在退队,也在内讧,也没见到会落到这种地步吧?这件事情之所以闹得那么大,其实是事件在传播过程中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强制加成了而已,把这些东西在相关层面给解开,那么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

    恩静似乎有点明悟,但却又说不出来。

    “你们半年回归四次半,而且无节制的跨行业揽钱,几乎惹怒了所有娱乐圈的同行甚至非同行,所以他们纷纷落井下石。”金钟铭扳着手指头解释道。“这是第一次事情的复杂化,那时候想解决问题,就最少要从整个行业的高度出,让李秀满、杨贤硕这些人停下手来才行……这第一次外界的强制加成,最直接,最汹涌,最复杂,却也最好办。”

    恩静默然不语,她知道金钟铭已经做好这件事情了……只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原本以为只是自己辛苦就行的事情,竟然还会引起业内如此大的敌视,怪不得少时也好bigbang也好,都会如此节制的回归。

    自己真的是恶人吗?

    “但是第二次和第三次的加成就捅破天了。”金钟铭干笑了一声。“一个是商业领域的,一个是政治领域的……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吧?”

    恩静点了点头:“罗卿媛议员,还有任太熙室长……我当然已经明白了。至于你说的商业领域,是指我们会长家族内斗事情吗?”

    “自然。”

    “看来我们真的是捅破天了……”

    “想多了,捅破天的是事情本身,你们tara在这件事情里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道具而已,李在贤把你们当道具利用,他的对手自然也会借着这个道具反过来施展手段……”

    恩静:“……”

    “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恩静语气平静的应道。“本来有很多疑问,比如朴委员长,比如车恩泽导演,比如那位崔顺实女士……但现在突然懒得问了……只剩两个问题而已。”

    “说。”

    “如果你不帮忙,我们tara这个道具会是什么下场?而且你跟我说实话,在这次事情里面,你又有没有把我们当做道具的那种味道?”

    “前一个问题很简单。”金钟铭头枕着双臂,仰看了眼凉亭那黑洞洞的顶棚。“装饰道具没有了用的话,大概会被扔在地上随便什么人去踩吧?李在贤可以保护你们,但他不会保护,金光洙想保护你们,却没那个能力。而之前李秀满那些人,注意到上层的动向后应该会更加肆无忌惮,民众也会把你们当做泄生活不满的替代品,然后你们或许还能凭着cj的补偿继续赚钱,但什么荣誉什么成就什么口碑的东西,估计就跟你们彻底无缘了。韩国本土……你们稳稳的十八线小糊团!”

    “第二个问题呢?”

    “这个问题其实也很简单……我确实也有利用你们,并把你们当做运作工具的意思。”沉默了一下,金钟铭如实答道。“我看中了cj的所有娱乐产业,想要全都买下来,李在贤的这种窘境正是我所期待的……”

    “你想干吗?”恩静猛地一愣。“你要买什么?”

    “买下cj的所有娱乐产业。”金钟铭配合着恩静的愣神夸张的摊开手。“院线、tvn电视台、mnet、电影制作公司……甚至还有netnetbsp;  恩静默不作声。

    “然后如果能够利用院线稳住电影圈子里的那群导演和演员的话,我还准备吃下sk在娱乐圈里所有的产业,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垄断性帝国……就如同三星电子可以建三座城,现代和韩进可以垄断一个岛国的航运,sk可以控制一个国家的石油产业,浦项可以控制一个国家的钢铁一样,我的产业规模虽然小了一些,却也能同样掌握这个行业的命脉……而那样的话,只要我不犯错谁也拿我没辙,因为我的产业跟这个国家黏在一起了,所谓与国同休!甚至,你可以称我为这个小国家的当家人之一。到时候,谁从这个领域趟过去,不指望他们会心服,但最起码都要给我鞠躬敬礼才行!”

    恩静依旧默不作声。

    “扯远了,而且有点吹牛扯淡……回到你的原本问题上,不瞒你说,我一开始确实想过,不如就这么算了,一个前女友所在的组合而已,管她们干吗?忍一忍,等到李在贤崩溃的时候再出手,会省很多力气,也会省很多钱。而你们,最多等你们落地的时候伸手接一下,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李在贤的自我崩溃才是最紧要的东西,对不对?嗯……竟然没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恩静平静的反问道。“甭管怎么样,你终究还是把我们拉回去了,我感激都来不及……实际上,我确实很感激你,感激到不足以用任何语言来表达。”

    “然后呢?”

    “然后什么,要我以身相许吗?”恩静语调清冷的质问道。

    “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感觉你有话要讲而已。”金钟铭坐起身来干笑道。

    “确实有话要讲。”恩静斜着眼睛瞥了眼对方。“你后半段说了半天的宏图伟志,不就是想让我表态帮忙,找机会让ccm倒腾到你手里吗?反正我们这家公司就是我们tara和davichi两个像样的组合,而我们tara尤其重要,只要我们表个态,再加上cj自身难保,ccm五痨七伤,金光洙社长根本不敢再折腾……是这意思吧?”

    金钟铭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

    “钟铭。”恩静整理了一下脑后的长,然后忽的站起了身。“就像你说的那样,如果你等下去再出手肯定会省下巨量的金钱和力气,但是你因为咱们曾经那一丝情分今天就站出来帮忙,我对此确实感激不尽,我也知道自己一辈子都还不完这个人情。但是……我含恩静不想当你金钟铭旗下的艺人!就是那么简单!”

    言罢,恩静直接步行下山,长长的头在月光和微风下飘飘洒洒,金钟铭则一个人在山顶凉亭中哑然失笑……对方还是那个硬气的不得了的女孩,还是那个死活不愿意对自己服软的丫头!

    这真的,很让人开心。

    半小时后……

    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凉亭里,并叫醒了不知道是不是在打盹的金钟铭。

    “办妥了?”金钟铭翻身坐了起来。“对方没说什么废话吧?”

    “他哪敢?”张承文轻声笑了一声。“不过我是死活都没想到……这个车恩泽竟然还跟崔顺实有一腿……真是为了往上爬什么都干……在外面是文化界皇太子,在私底下是个豢养的男宠,怪不得刘花英那种人他也能看得上……”

    “别胡说,凭什么不许人家有一腿?”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反驳道。“一个离了婚的单身女人,一个身家清白的钻石王老五,凭什么不许人家在一起?反倒是我们,乱拍人家的,还威胁人家,这才是小人行径!”

    张承文嘿然失笑:“这话一点没错,就是不知道车恩泽的舅舅跟把崔顺实当妹妹朴女士看到那些录像后,会是个什么反应……不过,甭管如何了,这个崔顺实今天晚上应该有很大帮助吧?”

    “应该有,我不清楚。”金钟铭随意的答道。“不过也无所谓,毕竟嘛,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势所趋,能用阳谋就用阳谋解决最好……这种阴私手段,算是个小补充吧!”

    张承文信服的点点头。

    “不过。”金钟铭终于把目光对准了另外一个人影。“白先生终究是辛苦了,说好的数目马上就会到账……有什么想法吗?”

    第二个身影赫然是一直负责跟踪着刘花英的前清凉里传奇人物白沉香,正是他顺藤摸瓜,拍小电影拍上了瘾,从刘花英拍到刘孝英,又拍到车恩泽,更是在车恩泽那里拍到了崔顺实。这次,算是立下了很关键的功劳。

    不然的话,虽然说崔顺实这种人未必能帮着成事,可坏起事来却是轻松异常。

    “当然有。”白沉香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有了这么一笔钱,我先给唐九……”

    “唐九是我一开始答应你的条件。”金钟铭打断了对方。“他老婆已经晚期的晚期了,到她死,我都会帮忙照看着的……不用你操心。”

    “那我就准备去逍遥了。”白沉香倒也放得开。“老唐大概是我最放不下的一个心病,等她老婆熬不住那天我其实也就解脱了。到时候,就带着你给我的钱去潇洒……剃掉胡子,英俊潇洒多金,再包养几个小妞,就再也不回来了……我觉得刘花英姐妹俩就不错,双胞胎,还挺像朴信惠……啧啧,经过这件事情她们俩肯定混不下去了,我又那么有钱……”

    “兴致不错。”金钟铭只能如此答复了。“审美观也……总之,既然如此的话,你把这两个人都带走吧,这辈子不要回韩国了,算是最后一个委托,我再给你加点钱。”

    “好说。”白沉香倒也痛快。“泡妞还有钱拿……”

    “走远点。”张承文追加了一句。

    “放心。”听到这话后,白沉香竟然扭头就走,毫不留恋。

    “你怎么看。”看着对方的身影在月光下渐渐消失,等了很久金钟铭才轻声问了张承文一句。

    “清凉里鸭子出身,有些本事,但是心理和某些行为手段却都已经有点变态了。”张承文蹙眉道。“一刀两断,对我们对老唐都最好……至于那对姐妹俩,落在他手里,也算是对她们娇惯了二十年的人生一个惩罚吧!”

    金钟铭点点头,不再多言,这么恶心的一件事情,一刀两断,确实对谁都好,一念至此,不知道是不是云彩的彻底散开的缘故,头顶月亮却也显得更加皎洁了起来。

    ps:呃,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就是这样……顺便,这一张是周二的……下一章请自动顺延到周三晚上12点之前……节操真的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