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29章谁是我们的敌人?

第229章谁是我们的敌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要问题。”——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

    “我今天就这么过来……你们不会嫌我沉不住气吧?”回到车里,金钟铭稍微笑着问了一句。

    “从我的角度来讲,说不心疼是假的。”负责财务的刘清玄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提前动,对方虎死不倒架,要多花很多钱的……不过,代表你这么干我们做下属的却也无话可说,谁不希望自己的老板重感情?”

    “确实啊。”张承文也微微笑了一句。“说句不好听的,损失终究是老板你的……”

    “然而前提是要能够成功。”金钟铭眯着眼睛打断了两人的拍马。“明天上午就开始,不要让一些人有做动作的机会……清玄主持财务,承文跟着我,准备和那些政客们打打交道。”

    “明白!”

    “明白了!”

    “回尔。”金钟铭继续吩咐。“开慢点……不急,让新闻飞一会……我也要适当的休息一下,明天会很忙。”

    保安公司出身的司机会意的点了下头,车辆随即在忠州急救中心记者们目光中缓缓的驶向了归途。

    就这样,雨夜中,金钟铭稳稳的在车内进入到了梦想,但有人却还一直未合眼……比如说s.m公司的李秀满总监,他从之前西卡sns账号出那条信息以后,就一直没有了睡意,现在更是红着眼睛在浏览网络上的新闻。

    说实话,从西卡账号那个信息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有一种想砸电脑的冲动,因为甭管对方是谁,他李秀满都没有被人肆意威胁的习惯。

    上来用西卡的账号言就是一个裸的威胁,不然呢,为什么不用krysta1的账号?为什么不用他自己的?这是在警告自己,s.m公司的支柱少女时代和tara其实是一样脆弱的,最起码在他金钟铭眼里是一样脆弱的。

    而且,西卡出声以后自己在公司的禁言令还需不需要继续实行?实行的话怎么解释这个言?废止的话权威又在哪里,还怎么搞金光洙?!

    但是,这些思量到了深夜以后却也都无所谓了,因为目前新的也是最大的问题是,明天一早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就会启动对这件事情的调查。而依照着崔岷植那脾气,真要是有小王八蛋之类的人塞几份s.m公司收买媒体之类的证据过去,估计那位崔大炮真敢当众爆出来,到时候可就不是乐子大的问题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谁来成为新的副会长,并参与主导调查,那就无疑多了一层保障。可是话说回来,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可是韩国娱乐圈数得着的一个位置,谁当了这个副会长最起码在这件事情上就不能不对金钟铭投桃报李吧?但要继续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真要是投桃报李……那查不查其他那两个公司干的破事呢?

    查了,不怕人家反咬一口,一起下粪池?反正大家都是长毛的妖怪,谁不知道谁!

    可不查呢,都不查呢?这种情形下,三家达成默契保持互不揭底,似乎成为了唯一出路……但即便如此,也要一起站稳立场,将tara打捞上岸,不然金钟铭真撕破脸了怎么办?

    就这样,左思右想,想了大半夜,李秀满终于想明白金钟铭这么干真正目的了……他还真就没想过怎么动三大公司,他只是要求三家停手罢了!甚至,隐约中还有拿这个副会长作为tara之前各种坏业内规矩的某种补偿的感觉……倒也是为了tara这个组合仁至义尽了。

    想想也是,这件事情展到现在,李秀满也看的非常清楚,事情本身已经无所谓了,关键在于娱乐圈同行们的报复性打击和政商两界神仙打架的波及……金钟铭明显是要快刀斩乱麻式的解决较低层次的娱乐圈……呃,也就是自己这些人,然后抽出手来再去跟真正的大人物掰掰腕子喝喝茶!

    当然了,道理是这个道理,只不过,对方却安排好了一切,让你只有一条路可走,这种方式某种意义上其实还是一种威胁……着实让人气闷!

    三更半夜的,放在桌边的手机突然响起,但李秀满却没有任何意外的感觉,因为他知道迟早会有人打过来。

    “李总监。”杨贤硕开门见山。“我想了一下,金钟铭明显是要我们三家一起罢手就行……事到如今,我们没必要再想着把tara钉死在棺材里了。”

    “为什么不能啊?”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但是李秀满嘴上却没有放松的意思。“拖一拖,说不定金钟铭马上就在更高层次上被人一巴掌扇晕呢!到时候……”

    “李总监。”杨贤硕隔着电话微微叹了口气。“我这么说吧,先这件事太急,明天一早开会,金钟铭根本没给我们拖下去的余地;其次,就算是他被扇晕了,以他现在的能耐,晕着也能把我们给做了;最后,坦诚的说吧,我跟朴振英社长已经聊过了,我们都觉的……大家相互认识这么多年了,对金钟铭这人还是有所期待和认可的,他在高层博弈里面真的未必会输,而要是那样的话,咱们的动作就没意义了!我这么说,您能听明白吧?”

    “既然你想的那么透彻,怎么不直接打给金英敏呢?”李秀满也微微叹了口气。“反而给我这个和副会长摸不着边的人乱嘀咕?你忘了,我因为东方神起的事情已经被开除执委会了,金钟铭对记者也说的是金英敏……”

    “我们是怕金英敏社长自误。”杨贤硕毫不客气的答道。“李总监,金钟铭之前的话再怎么操蛋和不要脸,可有一个意思大致还是很对的,娱乐圈的事情我们自己关起门来搞一搞就好,别乱牵扯政治。金社长什么都好,但就是政治色彩尤其浓厚……”

    李秀满登时冷笑:“照你这么说,金钟铭之前搞什么女总统也是在宣扬文化独立?而且就算是有道理,这话也轮不到总是跟在车恩泽那个什么皇太子身后的杨社长你来说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着急是个什么意思,不就是忌惮金钟铭吗?怕他赢了以后,反手先一巴掌抽死你这个总是乱起心思的人!”

    电话那头的杨贤硕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勉强开口:“总之吧,最起码我的意思已经到了,而且这个电话也有为不想跟您直接谈话的朴振英社长代打的意思……希望您能尽快跟金英敏社长说通。”

    言罢,电话被直接挂掉。

    李秀满拿开手机,又看了眼上面的时间,却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他稍微摇了下头,却还是再度点开手机通讯录,准备给金英敏打过去……对杨贤硕摆态度是摆态度,但是有些事情对方说的未必不对。

    可是,就在他准备点击拨号键主动打过去的时候,手机本身却率先震动了起来——金英敏终于打来了,这让李秀满瞬间松了一口气。甭管怎么样,对方终于还是做出了最合适的决断,并展示了某种态度,这总是一件好事。

    就这样,翌日早晨,虽然外面还在下着小雨,韩国艺人权力互助委员会的执委会会议却举行的非常成功。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在按照金钟铭昨天晚上提出的路线行进着:

    先是金钟铭辞去了副会长的职务。

    接着委员会布了针对金光洙和ccm的严厉处罚决定。

    其中,金光洙被开除出执委行列,ccm公司两年内不得签订新的专属艺人合同……

    呃,这里多说一句,这个处罚出来以后几乎引了在场几乎所有经纪公司高层的震动和反对,因为正所谓有一有二就有三,此例一开,无疑是进一步加强了委员会对各大经纪公司的演艺专属合同的钳制力!但是很可惜,由于ccm作为当事人主动接受了惩罚,同为netc和cube系的两个公司也都同意,三大公司猝不及防之下,竟然就看着投票通过了!

    再往后,则是副会长的选举,让人感到有些意外的一点是,金钟铭在这件事情上根本没有耍心眼的意思,当安圣基询问他作为主动辞任者有没有人选推荐时,他毫不犹豫的重申了昨晚的三个人选,并且直接点出了委员会要想得到广泛认可,那就应当尊重三大公司对于歌谣界的传统影响力……

    而最终,则是显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杨贤硕登上了这个副会长的职务。想想也是,大家对s.m总归有些忌惮,而朴振英又有点不靠谱的感觉。

    紧接着,则是鉴于tara成员退队引起了全民讨论和不安,委员会立即启动了由两个副会长主导的事件真相调查,以期给公众一个明白的交代!

    会议的最后一条很有意思,所有执委,包括其中几位在国会内部负责文化领域的国会议员,一起署名表了一个声明,坚决反对娱乐事件的政治化……公开要求处在大选年中的政治势力就此远离文化界!还文化界一个清静!

    早上八点钟开的会,九点声明就出来了,绝大多数人都还在办公桌前打着哈欠,早上的新闻报纸还都停留在昨晚上昭妍出车祸的事情……然而,呼啦一下子,底层娱乐圈就翻了天!

    先是大批次的艺人纷纷毫不避讳的借机表态,他们声称相信委员会的出面会还事情一个公道,而自己之前一方面固然是作为同行擅自讨论其他艺人有失偏颇,但也有受制于凝固的政治高压气氛不敢言谈论这件事情的缘故……好像那位在野党的金议员一个人就压住了整个韩国娱乐圈一样!

    但甭管如何了,大量的艺人开始在网络上阐述自己的看法和相关经历,或者以实名的身份爆出了一些相关佐料……当然,也免不了艺人们对受伤的朴昭妍进行安慰的戏码。

    随即,mbc电视台和sbs电视台也分别出了声明,而且大概意思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两个电视台的pd全都是以个人立场评论这件事情,和电视台以及节目毫无关系……话是没问题了,只是pd和节目没了关系,那还叫个毛的pd?

    当然了,这件事情的背后其实更直接一点,金钟铭大清早的打了个电话给正在领导着罢工的mbc本部长李敏浩。别的没说什么,只是感谢了一下电视台这些天对昭妍的照顾,而现在她受伤了演
都市极品嚣张高手帖吧
不了戏,感觉很抱歉。不过,拥抱太阳的月亮最近收视喜人,一定要稳住劲……云云的。至于sbs,金钟铭甚至都没打电话……整个电视台半个综艺局都是自己养活的,找死吗?!

    而等到了中午,随着新的一波舆论时间到来,韩国娱乐媒体们终于纷纷转向了……有人是因为背后的金主突然离开,见势不妙赶紧心虚的回头是岸,大部分人则是感觉到了风向的变化,看不起局势,不得不试图维持一个中立的立场……然而这就足够了!

    这里多说一句,总是说积累资源、调动资源,什么是资源?这就是资源!这个时代里,这个国家中,人脉、人情、资产、威望、组织架构……一切有形的无形的,只要你能把它用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上面的东西,就都是资源!

    而正是因为平日里积累了大量的各种资源,金钟铭这才能一夜间只手翻云覆雨。

    话说,为什么李在贤对这件事情本身一直不屑一顾的样子,说自己也好,金钟铭也罢,想抛开政商的架构在娱乐圈解决这件事情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和金钟铭都是有着大量的社会资源可以调动的,分分钟就可以让事情的导向生改变。

    然而这还不够,真正的老油条都知道不够,低层次的战场金钟铭可以凭着地利快刀斩乱麻,但是决定一切的还是上层的博弈……谁让人家其他的大手先插进来了呢?你这么干,会引人不高兴的吧?

    实际上,让我们回到上午九点,会议刚刚结束并对外表了声明的时候,那时候就已经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对着电视里的即时新闻面色不渝了。

    “这个年轻人想干什么?”刚刚吃过早饭,看了报纸,又看了即时新闻的李健熙满脸的不爽。“真不懂假不懂?昨天你刚给大宇证券打了电话,今天他就给那个什么什么组合站台……我们不去搞他,他反而蹬鼻子上脸了?真想跟着李在贤那个小杂种混下去吗?”

    没错,韩国新闻一般都是这尿性,再严肃的时政议题下方也会有娱乐新闻和棒球方面的消息,在这个国家,所谓口红经济其实已经是一种常态化的东西了,那么即时新闻坠上一些娱乐报道不要太常见。

    “冲冠一怒为红颜?”李富真束手站在一旁,却只能给出这么一个答案。“父亲,我也是刚知道,那个组合里的女孩子好像是他初恋之类的……是我失误。”

    “也不怪你。”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健熙忽然间就泄了气。“年轻人总是容易被情情爱爱的事情冲昏头脑的……可以理解。关键是,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

    “当务之急,是不要让有着大量现金的金钟铭和……堂兄合流。”旁边的李在镕赶紧低头讲述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我和富真商量了一下,可以适当的退让一下,反正他只是想捞下几个女孩子而已……”

    “胡扯!”李健熙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自己儿子的废话。“你们到底有没有一点见识?就算是那两个人合流,力量跟我们还是不成比例,但这种示弱却会让别人小瞧我们李家,误以为我们软弱无力……到时候引起一些野心家、白眼狼、瘪三政客的觊觎怎么办?”

    “您的意思是?”李富真立即严肃了起来,李健熙身体其实也不怎么样,所以很多事情已经是子女们来处置,而按照家里的规矩,这件事情既然是她经手的,那恐怕还是要她来搞清尾。

    “很简单,必须要展示出一种决绝的态度。”李健熙盯着自己的大女儿吩咐道。“但是这件事情还有任太熙和朴女士之间的问题……我们也不能越线;更不要激起文化界的情绪,真要是来个反财阀游行之类的谁来收拾?所以这里面的分寸……你明白吗?”

    “我……我会在商业领域继续展示态度的。”李富真已经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意思。“一个偶像组合而已,不值得动手,但cube和釜山淘宝却会受到严重的打击……至于金钟铭本人如何处置,这个主导权我会适当的引导给罗卿媛,那些人更适合对那个有些反水倾向的年轻人下手。”

    “很好。”李健熙当即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这么办!”

    话说,相比较于商人的反应迅,政客们总是显得很缓慢的。前一天晚上那个朴昭妍出车祸的消息满天飞的时候,罗卿媛议员正在做着价值七千万韩元一次的全套护肤保养,然后更是按照按照医生的嘱咐早早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过来她确实是看到新闻了……但是,周围却没有可以商量事情的对象,可以给她办事的人也全都不在,只好作罢。

    而好不容易熬到上午,眼看着金钟铭那个什么反对政治势力介入文化界的声明布出来以后,她反倒懒得理会了……因为在她看来,金钟铭这是自寻死路的二五仔行径!朴大妈暂时收拾不了根深蒂固的二五仔李在贤,还收拾不了你这个小二五仔?!

    既然如此的话,她着什么急?等下午从国会离开,晚上到了朴槿惠的竞选对策委员会以后,再好好的跟几位同仁聊聊这位跟任太熙最喜欢的偶像关系密切的年轻人。

    外面风雨欲来,可大晌午的,金钟铭却坐在自家公司办公室里捧着热咖啡,然后惬意的观赏着透明观景台外面的丝丝细雨……悠然自得,全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有人在苏小娅的引导之下走了进来初珑已经回去准备五月份的回归了,回头一看,赫然是ccm公司社长金光洙。

    “钟铭,这次真的是感激涕零。”回到公司表了一大堆无条件支持委员会之类声明的金光洙,并不知道金钟铭叫他回来干吗,但这不耽误他一进门就直接九十度鞠躬致谢。

    “有什么可感激的?”金钟铭微微一笑,浑不在意的样子。“还是感激委员会吧,你回去之后的态度就不错,就该是这样,一万个配合着崔副会长和杨副会长,他们俩让你躺着你就不要趴着……这就行了。至于别的东西,就真的无所谓了。”

    “还是要万分感谢的。”金光洙眼圈有点通红,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昨天晚上的时候,不瞒您说,我一度已经绝望了。虽然我知道你这么做是因为和恩静的情分,是因为昭妍受了伤。但甭管如何,始终还是你在这时候冒着那么大的风险,花了那么多资源,拉了我一把的……我真的是无以为报!”

    金钟铭捧着咖啡杯轻啜了一口,并未做声,搞得金光洙不明所以,却也只好低头不语。

    不过,这种尴尬的沉默并未持续太长时间,过了几分钟后fnc的社长韩胜浩也出现在了办公室里,而他刚一进来,就毫不客气的当着金光洙的面跟金钟铭说起了一些想法!

    而且,这些想法一开始还是老生常谈,但是马上就迅的变了味,很快就让旁边的金光洙面色有些难堪和苍白了。

    “cj这种大公司固然资源丰富,但也绝不是让我们这种子公司白用的。”韩胜浩不顾旁边金光洙的面色惨白,毫不客气的当着金钟铭这个外人的面把矛头对准了自家会长李在贤。“就像这次tara的事情,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是因为李在贤这种人对下属资产的肆意使用?tara刚一红,他就把这个组合送到罗卿媛这个前途远大的议员身边当助理,结果人家竞选市长失败,马上又把tara当做政治花瓶放到了任太熙身边……这种情况下,试问罗卿媛凭什么不生气?要说这次的风波中罗议员没有推波助澜的话,那简直是在自欺欺人!”

    “韩社长言之有物。”金钟铭立即跟着附和了起来。“金社长,你说句实话,罗卿媛和任太熙这档子事,有没有给这次的事件造成影响?”

    “怎么可能没有?不过……”金光洙有点脑门子上冒汗了,他有点摸不清节奏,金钟铭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看来李在贤会长确实做得有点过分。”金钟铭一脸同情的点点头。“不过作为子公司,面对着总公司的要求总是难以拒绝的……”

    “就是。”金光洙忍不住跟了一句。

    “但是像李在贤会长这么做,明显过分了!”韩胜浩毫不客气的应道。“说到底,我们这种子公司,无外乎是我们出人出力,他出钱,然后收益对半……可如果都像李会长这样,辛苦培养出一组艺人,分分钟就被毁掉,那我们还干什么啊?!不如早分家!”

    金光洙目瞪口呆,怔在当场。

    “金钟铭先生,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意思很清楚。”韩胜浩站起来认真的鞠躬恳求道。“经历了金社长这次事情以后,我已经想明白也已经下定决心了,他不仁我也不义,请您看在我们往日的私交情分上借我一些资金,无论如何让我把fnc收回来!这个公司是我的心血,我不能坐视它被一些高高在上的什么人给毁掉!”

    “没问题!”金钟铭当即放下咖啡杯站了起来。“虽然我最近正准备在股市上对cj院线举牌收购,啊,那个资金比较紧张。但一来嘛,你我之间还是信得过的,二来,李在贤会长这次确实也有点过分……这样吧,想要多少资金你尽管开口,我尽量给你挤出来!”说到这里,金钟铭还不忘看向了面色呆滞的金光洙。“差点忘了金社长也在这里,老金,我知道你跟李会长相交莫逆,但我跟韩社长也都是光明正大的……要不,你这就回去替我们二人带句话?就说,生意这种东西,万事好商量!让他把netc也卖给韩胜浩社长……钱这个字,好商量!”

    金光洙呆滞的看向了金钟铭,却怎么都站不起身来,他突然觉得不仅自己很傻,就连昨晚上那位一边喊着金钟铭入我彀矣一边打开酒瓶的李在贤也很傻的样子……金钟铭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上你这艘摇摇欲坠的大破船?

    捞tara又如何?一个组合而已,除了一个当事人罗卿媛估计会念念不忘的惦记着以外,什么三星什么朴女士,真的在乎这个?

    金钟铭这一刀朝着李在贤的腰眼插下去,他们只会相顾失笑吧?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