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28章春夜雨微凉,谁人在旁?(下)

第228章春夜雨微凉,谁人在旁?(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钟铭。”脖颈被固定着,躺在救护中心床上的朴昭妍只能微微侧过来一点点眼角而已,但已然可以看到她眼神里的某种歉疚感了。“我是不是弄巧成拙了?”

    头上还滴着雨水的金钟铭迎着对方的眼神对视了一会,良久才神色复杂的坐到了对方身边,然后微微叹了声气:“为什么会想到要辞演这部电视剧?”

    “不想跟你添麻烦而已。”事到如今,朴昭妍也不想矫情。“我自问还是对你有一定了解的,真要是事情简简单单的,你早就会帮忙了,可退队的事情都过去一天半了,还没见到你帮忙,那说明事情是真的惹上大麻烦了……”

    “再麻烦也不至于如此的……”

    “我原本想的是,不声不响的过来,直接跟制作人谈好辞演的事情,再不声不响的走开。一晚上功夫而已,这样说不定就没人注意到这件事情了,到时候对谁都会更方便一些。可没成想,刚谈完事情离开,第一个路口车子就滑出去了……这种事情……”

    金钟铭沉默不语,朴昭妍的受伤让他很是愧疚,而因为怕给自己添麻烦所以过来辞演这才出了意外,就刚让他难以接受了。只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心思放在心里就行,说出来推推拉拉的就没意思了。

    “别多想了,好好养伤。”等了半响,金钟铭才勉力安慰了一声。

    “安心吧。”之前几句话说完以后,昭妍明显情绪好了很多。“全都是骨折之类的硬伤,根本不值一提……说句不合适的话,车子翻了那一刻我其实还是蛮高兴的,因为当时我就想,这下子你十有会过来的,事情说不定就会像车子一样翻转了……是不是蛮可笑的?”

    金钟铭忍不住挤出了一丝笑意。

    昭妍也忍不住想笑,但是刚一笑,她却陡然觉得浑身上下都在隐隐作痛……就好像刚刚清醒过来一样。

    自己之前为什么没有感觉到疼?昭妍忍不住压着疼痛感努力去想,想来想去却只有一个答案,其实躺在这里的时候,她还是一直在心底暗暗担心和纠结的——金钟铭到底会不会来?

    “说不定也是运道如此。”想到什么事情的金钟铭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表情,而是低着头顺着对方的话笑着说了下去。“这场雨来的不早不晚,要是再晚一天,就算是我相插手,你们恐怕也万劫不复了……”

    “事情真的那么糟糕吗?”昭妍被对方的那个词汇给拉回了到了现实中。

    “是啊。”金钟铭轻飘飘的答道。“只会比你想的更糟……因为再这么下去,所谓民意就会具象化了,你们的粉丝会开始退出刚刚成立的官方俱乐部,会有人组建网络社群向你们要真相,还会有什么类似于反ido1的家长组织号召反对你们,说不定还会有社会正义联盟之类的ngo组织公开出面为刘花英要公平……”

    听对方说到ngo组织为刘花英要公平,朴昭妍又顾不着身上的疼痛想笑。

    “别笑。”金钟铭嘴上如此轻斥道,自己却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民意这种东西是韩国的最终极力量,一旦具象化根本没人能拉回来……而这个对你们这种靠人气吃饭的ido1而言伤害会更大,你想一想就知道了,以韩国人爱面子的程度,就算是以后事情的真相被揭开,那些曾经参加过针对你们的大型anti活动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承认错误呢?曾经背离过你们的粉丝又怎么可能会回去呢?正所谓法不责众,其实德更不责众!”

    “幸亏事情没到那一步。”躺在那里不能动的昭妍也有些黯然。“不过,虽然不是太懂,可就算是没到那一步,现在这个局面事情也有些让你为难吧?而现在你既然来了……”

    “我既然来了,昭妍姐你就不要想太多了。”金钟铭陡然起身,然后伸出两根手指点了点对方被固定在救护床上的手背。“安心养伤,一切交给我。”

    昭妍不是恩静,她立即顺从的眨了眨眼,然后就转过头去闭上了眼睛,金钟铭也随即转过身来离开了急救中心。

    外面的雨其实不大,但是黑夜的加成足以让人对出行感到忧虑,别的不说,朴昭妍的车子打滑翻车就是一个现成的警告。可即便如此,金钟铭出现在这里的新闻足以让很多新闻媒体死活不顾的往这里赶……于是乎,当金钟铭来到外面的时候,迎接他的竟然是满满当当的媒体记者。

    “金钟铭先生怎么看待最近的tara排挤事件?”

    “朴智妍的形象不佳会对电影产生什么不利影响吗?听说这两天电影票房已经受到波及了……”

    “金钟铭先生跟tara很多人合作较深,对她们的人品有什么评价吗?”

    “含恩静之前布sns承认……”

    头顶日光灯极为刺眼,这让金钟铭忍不住挑了挑眉毛,然后捋了捋还带着湿气的头,不知道怎么回事,随着这个动作,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

    “容我先问诸位媒体朋友们一个问题啊。”金钟铭深呼了一口气。“我来这里是听说昭妍姐出了车祸,过来探视的……你们不该先从我嘴里验证一下她的伤情吗?”

    周围一群媒体猛的沉默了一下子,这裸的讽刺和打脸来的有点突兀,他们一时没反应过来。

    “请问金钟铭先生,朴昭妍小姐的伤势如何呢?”一个刚从雨幕中冲进来的记者瞬间打破了沉默。“我听说是翻了车,立即从尔兼程赶过来了……”

    “不要脸!”不知道多少同行心中暗骂,却同时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金钟铭今非昔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上的这种气势越来越强,自己一群娱乐记者,又不是玩政治笔杆子的大报记者,要不是新来的这厮反应快,刚才那一瞬间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打破尴尬呢。

    “我见过昭妍姐了。”金钟铭笑眯眯的答道。“她身上的伤虽然多,但基本上是硬伤,多休养一阵子就好,唯一受到影响的大概就是电视剧的问题了,本来这是她第一部电视剧,但是现在恐怕没辙了。”

    “那她的精神状态如何呢?”之前一名开口就是恩静sns什么的记者,一边做认真状的低头记录着什么,一边稳稳的开始带起了节奏。“由tara成员退队引隔离风波正在酵中,朴昭妍小姐现在又受了伤,那么精神状态会不会不太好?对伤势又会不会产生影响?”

    “精神状态确实不好。”金钟铭干笑了一声。“原因嘛,你自己把话都说透了,这种情况下又翻了车怎么可能会精神状态稳定?”

    “那么金钟铭先生怎么看待这次的隔离风波呢?”有记者终于迫不及待的绕回到了最关心的问题上。

    “你问我怎么看。”金钟铭微微束手叹了口气。“我跟恩静是初中同学
新刺客列传全文阅读
,认识了这么长时间,跟昭妍姐也是她在s.m公司做练习生时就熟识的朋友,智妍也刚刚出演了我的电影,你说我能怎么看呢?可是呢,真要是说出来看法恐怕你们又会说我因为人情在偏袒她们……对不对?人言可畏嘛!”

    “知道人言可畏你还来?”不知道多少人心里暗暗吐槽,这时候过来不就已经在表态了吗,还说这种话?不过心里想是心里想的,面上当然不会有人再恶了对方。

    “那么既然到了这种地步,总归是要表达一下看法的吧?”有人按捺不住的鼓动道。“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全民讨论的焦点事件……”

    “哎,既然来了,自然就不会再躲着了。”金钟铭坦然答道。“我的态度清晰而明确,事情本身复杂而又让人难以捉摸,擅自讨论人品这种事情也是很低端的表现……但是,智妍作为建筑学概论的主演,网络上的一些流言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电影的风评,作为网络流言的切身受害者,我这个制片人和导演,有义务为整个剧组的利益声,我会正式的向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提起求助……希望委员会能够继续挥出在上一次东方神起事件中的出色表现,还事件中所有人一个公道……”

    “您本人会参与委员会的调查吗?”

    “必然不会,哪有既当原告又当法官的?我会借着这次调查主动请辞委员会副会长的职务,同时为了进一步保证公平,哪怕是安圣基老师我也会建议他对这件事情保持一个回避的态度,毕竟他是我的老师。实际上,我更倾向于让崔岷植副会长来主持调查……我想应该没人会质疑这位的人品和决心的……当然了,这样还不够,毕竟崔岷植副会长也是演员出身,对ido1这个行业缺乏了解,所以我认为在调查启动前要尽快选定一个有歌谣界背景的前辈接替我的副会长职务,并共同参与调查此事。”

    “新的副会长选出时间是什么时候?”记者们已经严肃而敏感了起来。

    “当然是明天一早,因为我今晚对着你们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已经相当于正式辞职了,那么明天一早没有理由不召开委员会的执委会议。”

    “虽然很冒昧,但是你觉得应该由哪位歌谣界背景深厚的前辈接任你的副会长职务呢?”

    “坦诚的讲,只有寥寥几位人选合适。”金钟铭倒也痛快。“毕竟这是为了事件调查的公平而重新推选的副会长,那么cj相关,cube相关的人士都应该主动回避,所以,也就是李秀满前辈、杨贤硕前辈、朴振英前辈这三位里面选一个……不然呢,你们觉得还有谁?”

    “既然您现在已经不是委员会副会长了,那能不能以一个娱乐业从业者的身份稍微点评一下这件事情,事情在短短几天内迅展扩散到这个地步,你觉得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一名记者神色自若的继续问了一个问题,却引得很多资深同行心中微微一动。

    话说,外行不懂,可大家都是长毛的妖怪,谁又听不出来谁啊?这名记者在这个问题里的倾向性已经有了实质而微妙的改变……然而,仔细想想也是,金钟铭既然连价值极高的副会长都扔出去了也要捞tara上岸,事情最后的结论未必就不会生逆转,既然如此,干吗还要对tara喊打喊杀的?押错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水准。”金钟铭稍微眯起眼睛,认真看了眼这个如此知趣的记者。“说实话,舆论的爆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对于tara这种顶级偶像团体而言,公众是有理所当然知情权的……但是,我们也必须注意到,事件中有些特殊人物的做法却让人感到困惑不解……比如说一些电视台的pd,他们身上是背负着电视台的形象和整个节目组成员辛苦的,说出的话也要需要为电视台和节目组负责的,事情还未明了,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说我觉得这件事情里面谁是对的谁又是错的,以后我不跟谁玩,又只跟谁玩……”

    哄笑声四起,打断了金钟铭的言。

    “总之吧,tara是公众人物不错,但是他们也是,这种言当然可以说,但是最起码应该经过节目组成员的一致认可以及电视台的批准才行……然而,最让我感到厌恶的是某些政客的参与!”

    所有记者都陡然精神一振。

    “歌谣界也好,电影界也好,天然的属于文化范畴。”金钟铭板着脸恬不知耻的表着某些宣言式的言论。“而文化的展需要独立的空间,但是有些政客始终想要干涉文化界的内务,影响文艺作品的政治导向!我不得不提醒这些人,韩国娱乐圈是有自己独立思考的权利的!不然我们干吗要辛辛苦苦的建立起具有自省机制的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这件事情,既没有明确的法律导向,也没有明文的条规导向,而且事情本身还没有一个明确而权威的真相浮出……那些什么国会议员跳出来干吗?我需要提醒他们,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不仅仅是一个为艺人保存专属合同副本的机构,它是一个囊括了整个韩国娱乐圈上上下下,并愿意为任何娱乐圈内争端的全面性机构,并且内部已经对接了国会的相关文化类文员会。总之,替我转告那些政客,不要觉着大选年来了就要千方百计的搏出位!这种低层次且低能的政客,就算是主子当上了总统也不会委以重任的!”

    “您是说低层次和低能吗?”有记者小心翼翼的问道。“在野党的金议员?”

    “我说的主题是韩国文化的独立和政治势力对文化独立的侵犯!”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答道。“除此之外,明天早上的会议里我还会继续以执委的身份提出另外一个动议……金光洙社长身为委员会执委,无论是开除刘花英离队,还是在事件遭遇到政客表态后,都没有主动向委员会提请说明……种种行为摆在这里,他已经没有资格继续担任执委了,必须要无条件的予以开除的处罚,并且还要在行业内对ccm公司进行严厉的制裁终止!”

    “那……”有记者忍不住还要问。

    “对不住,今天到此为止吧。”金钟铭看了眼出现在急救中心大门附近的张承文、刘清玄等人,毫不客气的拒绝了继续采访的要求。“夜色已深,我急着回尔……”

    记者们不敢阻拦,纷纷让开道路任由对方和自己的下属汇合并匆忙离开。

    “别的不说,最起码态度感觉还是挺公平的。”短促的整理和记录以后,急救中心大厅里,有人忍不住打破了沉寂。“还要处罚netbsp;  “ccm关金钟铭毛事?”旁边有人冷笑道。“他在乎的只有tara!”

    周围人稍微哄笑了一阵。

    “李秀满、朴振英、杨贤硕……还有那个声讨政治干涉的表态。”又有人笑了出来。“真有意思!”

    这次没人附和……周围只有唰唰唰记录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