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27章春夜雨微凉,谁人在旁(上)

第227章春夜雨微凉,谁人在旁(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本来想来个大章的,但是一回来就睡着了,将就着看吧。

    金光洙是来见自家老板李在贤的,他已经想明白了,这件事情要分成两个层面来看。

    先是事情本身,退队风波和刘花英的作个不停,还有网民起哄,包括各大娱乐公司的围剿,甭管怎么样,这种事情再复杂和无力,最起码自己也都是可以做出动作的!且不谈能不能成功,最起码是可以尝试一下的吧?

    但是另一层面的事情,譬如之前车恩泽的强势警告,却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有能力反抗的。然而话说回来,真的沉下心来仔细想想就能明白,罗卿媛什么的这种大人物真的是冲着自己和tara来的?恐怕眼睛还是瞥着李在贤这个层面的人物,tara什么的不过是恰好有过接触而已才稍微表达了一下关注。

    甚至那位最让人生不起反抗心思的朴女士,真的稍微打眼过来的话,恐怕也同样只会看到cj和任太熙,而不是什么哪门子ido1吧?tara再火,在这些人眼里又算什么?!

    既然如此的话,那自己和tara就是毫无疑问的在为自家老板挡刀,而李在贤可不能就这么坐视不理啊?

    车子很快就来到对方在三成洞的别墅门口,而下了车,金光洙才打通了电话……不出所料,李在贤的语气很温和,并很快就让人把他带了进来。

    宽阔的玄关那里,金光洙本能对着穿衣镜观察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他就现自己此刻的形象简直糟透了,乱蓬蓬的灰白头,红肿的失神眼泡,还有两天都没刮的胡子茬……稍微整理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苦笑着放弃了,自己本来就是过来诉苦求助的,还搞什么仪容?!

    但是穿过玄关,来到闹市区中这间宽阔的院子里,看到等在眼前的大老板李在贤时,金光洙却又有些恍惚感。无他,虽然对方的仪容比自己好太多,但无论是那同样显得憔悴的面容还是那同样有些无神的目光,统统说明,对方最近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想到自家老板那艰难的家务事,金光洙的心当时就先沉了几分。

    “坐。”正在院子里吹着晚风喝着茶的李在贤给对方留了一把椅子。“喝茶。”

    金光洙倒也没矜持,直接就坐了过去,不过,如今的他去也没心思喝茶了:“会长,我这边过得很艰难。”

    “我知道。”李在贤低头干笑了一下。“闹得这么大,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本来我是想尽力而为的。”金光洙继续恳切的说道。“但是会长,车恩泽直接用罗卿媛议员的名义警告了我,我现在根本没法动弹……”

    “可以理解。”李在贤继续保持着那种怪异的笑容和轻松的语调。“以大欺小嘛,罗卿媛怎么说都是一位国内顶尖的政治人物,有传闻说,等朴女士真的成了总统,有意让她接任党内最高代表,以此压制金武星,这种级别的人说话了,你一个小娱乐公司社长又有什么资格动弹?”

    “所以……”

    “所以你来找我了,对吧?”李在贤终于收起笑容,然后微微叹了口气,并干脆的给出了答案。“对不住了,金社长。我知道你现在的艰难,更明白你很大程度上是在为集团、在为我挡刀子,但是我只能记在心里,以后再给你补偿。可现在……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伸手帮你的。”

    金光洙一言不。

    “看来你也能理解我的难处。”李在贤扭头瞥了对方一眼。“是吧?”

    “确实懂一些。”金光洙勉力答道,但声音已经开始无力的打颤了。“但更多还是有些绝望……这个女团几乎是我下半辈子倾尽所有心血培养出来的。”

    “我也理解。”李在贤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一点,你能把她们培养出来,不仅是因为你的辛苦和她们自己的努力,集团几乎任你索取的资源也是不可或缺的。”

    这话一入耳,金光洙已经彻底明白,对方是铁了心的要放弃ccm和tara了,他就算是跪下去哀求恐怕也会一无所获。

    “怎么不说话?”李在贤放下茶杯后又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彻底失望以后金光洙反而有些放开了的意味,他直接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平时的他断然没有这个胆量在李在贤面前如此。

    “总是有的。”李在贤丝毫不在意对方放肆,也向后颓然的倚在了椅背上,就好像真的是两个老朋友在喝茶一样。“两个即将在事业上陷入低谷的老男人坐在一起,什么话不能说?心里对我有怨气吧?”

    金光洙接着这种气氛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其实您只要打声招呼,很轻松就会帮我们这些下面的人控制局势的……”

    “说得对。”李在贤赞同的点点头。“层次不同嘛,就如同罗卿媛打了声招呼你就动弹不得一样,我去展示一下态度,你们的处境自然也会好很多……但是我不敢的,金社长。我现在一方面在跟我那个伯父一家公开对垒着,一方面在倾尽全力扶持着任太熙室长,而两边却同时打成了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消耗战,以我现在的实力而言,已经是捉襟见肘,力穷气短了!”

    金光洙欲言又止。

    “你知不知道,你那边的那件事情之所以会到这个地步,根本就是有人想用它当做诱饵来哄我下场。”李在贤微微感慨着答道。“昨天还好,但是今天那些事情,我坦诚的跟你讲,不仅有任太熙室长政治场上对手们的试探,其实也有三星那边的加码。据我所知,大宇证券那里就是李富真亲自打电话过去要求的……这些人根本就是千方百计的想逼我参与进去,成与不成到无所谓,先给我放几斤血再说,他们就能达成目的了!”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层。”金光洙陡然反应了过来,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层感觉,那些人一开始好像也没有下场的意思,但是事情闹大成为了全民关注的焦点以后,这才突然压上,但却没有一下子压死,而是隐约中有逼迫自己来求助的感觉。

    “不怪你。”李在贤干笑着的摇了摇头。“你处在旋涡的最中间,焦头烂额,而且视野低狭,根本看不到整个局势。不过你也别怪我,我们这些人想要干大事总是要牺牲局部利益的,我现在这么忍耐,说不定对面还有人会佩服我的隐忍呢!”

    金光洙苦笑一声,你是隐忍和保全了,我们这些下面干活的却要遭遇灭顶之灾了。

    “我知道你觉得我冷血,可其实,哪个上层次的人不冷血和残酷呢?”李在贤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就好像金钟铭,我其实也挺佩服他在这件事情中的隐忍呢……”

    金光洙只觉得自己脑子嗡的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摆在了眼前,可却又始终摸不着看不清的那种感觉……自己这些天怎么就忽略了这么一个重要人物呢?他又为什么会坐视恩静落到这个地步,毕竟是有一丝情分的吧?甚至只从最简单的道理上来讲,建筑学概论都还在上映着,智妍落到了这个地步,他就算不对人,怎么说也要维护一下自己的电影吧?

    “其实呢,金钟铭想要管这件事情也实在是轻轻松松,简单易行。”李在贤没有去管对方的什么反应,只是在自顾自的说着心里的一些无奈。“不要他出面,让安圣基站出来,打着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的名义,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甚至某种意义上而言,他本来就应该借着这次事件展示自己在娱乐圈的权威并扩展委员会影响力的。但是他没有,为什么,金社长明白吗?”

    金光洙茫茫然的摇了下头,他是真的想不通。

    “因为他看出来了。”李在贤自嘲般的嗤笑了一声。

    “看出来什么?”金光洙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李在贤的小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就好像三星和罗卿媛那帮人借着这个事情做局,想引诱我下场放血一样。我这边之所以坐视不理,眼看着事情恶化到这个地步,其实也是想借着这个事情把金钟铭给拉下水……那个组合里面不是有他的前女友吗,年轻人总是怜香惜玉的。”

    “是这样吗?”金光洙今天总觉的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一整天从头到尾都在失神和茫然中度过。

    “不然呢?”李在贤继续自嘲的冷哼了一声。“今天之前,这种破事而已,我也好他也好,都能轻轻松松的摁下去!可是那小子就是坐视不理,亏得他那么年轻,简直就跟个老头子似的……要什么大局观?!按照我的安排一头撞进来,然后跟罗卿媛还有李富真撕起来多精彩?!”

    “那现在还有机会吗?”金光洙突然忍不
超级金钱帝国帖吧
住咽了口唾沫。“我是说让智妍,恩静我没把握,但是智妍……就是演他电影的那个孩子,让智妍去求求他,说不定就……”

    “不可能了。”李在贤迅的摇了摇头。“一开始没跳还可以理解,退队以后有了光明正大介入的借口却还没跳进来,那就是对我有所警觉了。而现在李富真和罗卿媛都已经亲自下场了,他又怎么会上当?怎么聪明一个人……”

    金光洙为之默然,刚刚升起的一丝希望陡然又破灭了,三星和朴系人马已经直接出现了,谁又会为了一个女团的生存而去和这种庞然大物对抗,金钟铭又不是圣人!而且,对方本来就是处在朴女士阵营中的人,这要是动手了,那可就真是二五仔了,这种钱袋子般的人物一旦改头换面,比tara这个政治花瓶的乱换立场严肃的多!说不定就要进监狱!

    一想到这里,金光洙忍不住抬头看向了头顶,夜色清清凉凉,但是四月秀蔓的夜空中竟然看不到任何光亮,他现在很确定,自己和tara真的是要成为政治博弈、家族内斗中的弃子了!然而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仔细想来,自己和tara之所以会掺和到这些事情里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不知节制的依靠李在贤;而事情本身的失控,乃至于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却也是因为自己仗着cj的势力和资源在娱乐圈中肆意妄为;甚至回到最简单导火索上,不也是因为自己没有管住自己吗?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金光洙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金光洙站起身来朝自家会长鞠了一躬,又恢复了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要应付的事情还很多……”

    “去吧。”李在贤眯起眼睛打量起了头顶的夜空。“这应该是云彩太厚,从玄关那里拿把伞,似乎要下雨了。”

    金光洙点头称是,立即准备告辞。

    但就在这个时候,令他心惊肉跳的手机铃声再度在怀中响起,而一名助理也快步走入庭院朝着李在贤而来。

    似乎,生了什么事情。

    五分钟后,金钟铭放下了电话,然后默不作声的从阳台走回了客厅。

    “伍德,又怎么了?”沙上,抱着贝克脑袋,还强行往对方嘴里塞着一些不明物质的krysta1敏感的察觉到了一些什么。“是生意上的事情,还是tara那边又出新变故了?”

    金钟铭的反应给人一种迟钝的感觉,他先是略显迟疑的回头看了一眼阳台外黑漆漆的夜色,然后继续往回走了两步,这才好像刚听到了自己妹妹的问题似的稍微瞥了对方一眼。

    不过,他的回答依旧显得模棱两可,跟这些天他面对所有人质询时的态度一模一样:“哎,是有点事情。”

    “看来是tara那里又出事了。”krysta1松开了贝克的狗头,拍拍手,还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不过随便你吧,伍德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无论如何我都会听你的……要不你再想想,我反正马上就要睡了,明天还要拍戏。”

    “哦。”金钟铭的回应依旧还有些失神的感觉,但是,稍微顿了一会后,他这次终究还是没有坐回到客厅里继续闲坐,而是突然间,脚步利索的走到玄关处,并麻利的做起了出行的准备。

    “外面要下雨了,伍德你别忘了带伞。”眼看着自己哥哥下定了决心一般,这两天洞若观火的krysta1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tara如何krysta1根本不在意,同情是有的,但是却绝对称不上要念之切切。只不过,看到自己哥哥能够摆脱疑虑下定决心,这实在是让她有些欣喜和放松,所以压着贝克的身子探出脑袋提醒了一句。

    “已经下雨了,而且忠州那里下的很大。”金钟铭一边套着鞋子一边语气肃然的答道,跟刚才的失神判若两人。“昭妍姐在从剧组回来的路上据说就是因为路滑出了车祸,整个车子都翻了,我准备去现场看看……”

    “昭妍欧尼吗?”krysta1猛地一惊。“原来如此……很严重吗?”

    “不是很严重,所以你也没必要大晚上的跟我去。当然,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又是前辈,无论如何你都应该表示一下关心……用你姐姐的账号个推特,祝福一下就好!”

    话音刚落,金钟铭就已经拉开大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次,轮到krysta1呆了,不过和自己哥哥一样,稍微呆滞了一会后,她就陡然活跃了过来,先是光着脚恶意的踩踏着贝克跳到了地板上,然后就一路小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按照对方的要求用自己姐姐的sns账号布了一条简短的祝福的信息:

    “听说昭妍欧尼因为路滑出了车祸,真的很担心。不过伍德已经赶过去了,有他在,想来应该会帮忙处理好一切的,毕竟伍德总是令人信赖的。

    还有,无论如何,都希望昭妍欧尼能够平安!”

    写完之后,krysta1稍微通读了两遍,确定没有语句上的问题以后就满意的拍拍手并关上了电脑,然后就准备安心睡觉,丝毫没有署上自己名字的觉悟。

    话说,朴昭妍的车祸其实很快就传播了开来。想想也是,当时她匆匆赶到片场,却又匆匆离开,车子因为道路湿滑而撞到栏杆并翻车的地点更是就在距离片场不远处的地方,所以周围的救援极为及时。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如今的tara正处于风口浪尖上,剧组中本来也不缺乏记者和艺人,所以几乎是第一时间,这个新闻就迅传播了开来。

    但是,一开始的时候,整个娱乐界都保持着诡异的冷漠。

    要知道,ido1的朋友基本上都是ido1,但是在这次风波中,几乎大部分ido1都得到了来自于自家公司的内部禁言令,而少数没有被限制的人经过了安在民的那场无奈之后,也都察觉到了什么,根本不敢轻易做声。

    然而更让人感到悲凉的还是tara的剩下五名成员,她们早在推特事件后的第一时间就全都受到了公司的新闻管制,而为了防止她们受到网络上各种不堪谣言的影响,基本上手机什么的也被禁绝了……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好事。但是,此时此刻,因为可能会有记者,所以公司禁止她们去探望,这就显得很让人无力了。

    都是成年人了,连智妍都成年了,想知道消息总是能知道的,可是明明知道却不能出属于自己的声音,表达属于自己的真正感情,这才是最让人无奈的。而现在,自己队友遭遇到了车祸,最是需要有人陪在旁边,可自己这些人却全都得到了公司和家人最严厉的保护和限制,寸步难离:

    宝蓝躲在自己家里,她的妹妹和母亲都在身边,李美英一边做着点心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女儿,她向对方保证,那些娱乐媒体会卖自己前夫父母的面子,黄海的辈分摆在那里,就算是不打招呼那些媒体也会适当留手的;

    居丽也在家中,虽然因为被卷入的事态最少,精神状态比其他人好很多,却此刻,听着自己弟弟站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内幕和政治派系之类的废话,她的脸色却也忍不住越来越阴沉,眼看着就要起身揍人出气;

    恩静和智妍则一起留在了宿舍,这种时候,恩静几乎把心思完全放在了智妍身上,她根本不敢放任脑子不够用的智妍独自去面对一些情况……然而,这种毫无限度的关心或许本身就是一种让自己保持坚强的好法子,这么长时间了,她都没有垮掉,听到车祸的消息以后也都能保持一种坚韧,只是那满头长因为两天没洗而变得有些糟糕而已;

    孝敏或许是所有人中最幸福的,她一个人留在了自己的出租屋里,虽然父母家人都在釜山,不过由于sunny这两天一直在陪着她喝酒吃肉的,侑莉拍戏间隙也来了几次,所以此时此刻,她竟然处于烂醉如泥的状态,生活糜烂如此,想担心却都还不知道消息。

    而到了晚上十一点,金钟铭终于也赶到了忠州那边的急救中心,并见到了原本应该心情最低落和无助的昭妍。

    总之,甭管如何,这个有些微凉的春日雨夜中,所有人的身边总还是有人陪着的。

    实际上,就连金光洙此刻都不会寂寞的。

    “金钟铭已经到忠州了。”自己别墅中的吧台里,李在贤满面红光的亲手打开了一瓶白兰地。“来来来,金社长,今天晚上就不要回去了,一切交给那位有情有义的年轻人好了,我们俩今晚上不醉不归!”

    ps:来来来,嫌剧情压抑想爆粗口的加群了,45716o898,走过路过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