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8章电场(中)(从今天开始,重新做人)

第218章电场(中)(从今天开始,重新做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下午三点半,随着金钟铭和一群主创来到了观众与媒体见面会的现场,原本热热闹闹的电影院立即变得井井有条了起来。

    之所以如此,先当然是因为媒体和喜欢热闹的观众都集中到了最大的放映厅中,少了这些人的乱窜,环境自然会安稳不少。而与此同时,不知道怎么回事,美嘉院线也展现出了出预想的热情和动员力,场地的安排和周到的服务倒也罢了,可拥有几十个放映厅和一个商业小广场的大影城到处都站满了穿着制服的服务人员,这就让人很无奈了。无论如何,当着一个满脸笑容影城服务人员的面,之前那些窃窃私语就有些不太好张口了吧?

    不过坦诚的讲,除了少数别有心思的人以外,这其实让大部分人都觉的舒服。毕竟,大多数人来到这里还是要看电影的,为什么一定要讨论那些事情呢?

    外面的秩序稳定了下来,见面会那边的秩序其实也很好,想想也是一部毫无话题性的纯爱片,又是金钟铭作为导演爱情三部曲的句号所在,既没可以去怼的事情也没有去怼的人,所以大部分媒体的问题其实也都很……呃,很明智且和谐。

    然而正是由于这种反衬,等到观众互动环节开始后,话题就显得格外有意思了起来。毕竟观众才是无所顾忌的,思路也是天马行空的。

    “金钟铭先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我是个sone……”第一位被金泰熙指名站起来的小姑娘非常兴奋的接过了话筒,但刚一张口就雷到了不少人。

    而被媒体席隔开的艺人嘉宾那边,少时等人更是齐齐的脸色黑了起来,这要是对方接着来一句为什么不用我们忙内而用tara的朴智妍,那让她们怎么说?实际上,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媒体记者已经全彻底兴奋了起来,各种摄像设备全都对准了少时和就坐在她们身边的朴昭妍。

    不过,这个自称是sone的小姑娘明显让大家失望了,却也让有些人的脸色更加黑了:“是这样的,你对电视剧应该很在行,侑莉电视剧处女作时尚王上周播收视率是12,好像不是太好,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吗?而且明天,我们林演员的爱情雨就也要上映了……你对这部电视剧又有什么看法和预测呢?”

    “哦!”金钟铭笑着听完这个明显是允儿粉丝的丸子,然后又瞥了一眼双目无神的侑莉和气势如虹的允儿,随即毫不客气的点了下头。“是这样的,先辛苦亚仁和根硕了……”

    一阵哄笑声从台下响起,憋得允儿跟侑莉一口气闷在胸口。

    “其次,我有个事情要提醒一下你。”金钟铭笑眯眯的继续跟这个丸子交流道。“明天上映的月火剧不只是爱情雨,我们cube公司和mbc联合制作,我身边秀贤主演的月火剧拥抱太阳的月亮也会在明天播!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太好对自己公司作品的竞争对手做出一些不恰当的预测,我只能说我更相信我们公司的制作实力……”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什么叫不好的预测,什么叫更相信自己公司的制作实力?你还不如直接说不看好这两个电视剧呢。

    不过,哄笑声中,少时两人的反应却截然不同,侑莉是有点被笑的泄了气,毕竟她的播确实很差。可允儿却干脆的握紧了拳头……对于不服输的后者而言,不撞南墙向来是不回头的!还没播呢,要你在这里可怜?!

    就这样,这个令现场气氛彻底放松下来的问题似乎给观众互动环节开了个好头,接下来的问题中除了预料之中的拍摄秘闻和电影畅想之外,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类似的有趣话题,让众人哄笑不已。而且说句实话,看看旁边媒体们奋笔疾书的样子就明白,其实还是这些东西更容易引话题和关注度。

    比如,有个观众站起来以后直接了当的问金泰熙,跟朴智妍合作是一种什么感受?会不会真的有穿越时空做回少女的感觉?坦诚的讲,如果不是在这里,这种问题绝对不会有机会被当着金泰熙的面问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个中年男性观众站起来质疑这部电影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因为电影名字建筑学概论跟爱情之间毫无关系,两者怎么可能会想李勇周说的那样完美的结合到一块?是不是在拿建筑学当噱头?

    这还没完,当李勇周试图解释的时候,这位观众竟然直接从包里掏出了一本建筑学概论的教材跟李勇周辩论了起来,一场闹剧折腾了七八分钟才结束!

    而一直到后来有媒体去跟踪采访才知道,这位观众竟然是一个二流大学建筑学教授,是过来宣传自己编写的教材的……

    当然了,见面会的观众很多,点名提问时也基本上需要照顾到各种类型的人,那自然也不可能全然是这种让人轻松愉悦的问题,还是有人带着认真的态度过来讨论电影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人关于电影的讨论也大多集中在金钟铭本人身上……而这倒预料之外情理之中了。毕竟,金秀贤是电影处男,金泰熙和智妍目前为止在电影上面也几乎是毫无建树,至于编剧李勇周,又谁会真的在乎一个副导演?这种情形下,有关电影的问题不问金钟铭问谁?

    “我想问下金钟铭先生,这部电影的定位是什么?”大概是距离结束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一个获得提问机会的青年男性观众兴奋的站了起来,看的出来,他是真的有点激动,以至于说话时都有点紧张了,不过毫无意外,他的目标和之前大多数人一样,都是金钟铭。

    “我的意思是,那个,你向来很重视票房和口碑的双重性,一直以来你的作品也都讲究两者兼顾,那么有没有推陈出新的想法?”看到金钟铭认真思索,这个观众赶紧紧张的补充了起来。“我的意思是……既然宣传的是纯爱片,名字又那么古怪,画报又那么唯美,是不是有可能会是一部纯正的艺术片?我的意思……”

    “我懂你的意思。”看出对方态度很认真,金钟铭也稍微跟着认真了一点。“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很有延展性。不过先当然是要正面回答你的直接疑问……其实这部电影的依旧是个商业片,一个跟我之前大部分作品一样的定位,是在保障商业价值的同时试图寻求一个短促而又集中的社会认可。而这一点,我认为是韩国电影目前的王道所在……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可以后呢?”提问的这名观众明显有些着急,看的出他是个有话要说的真正影迷。“如果说之前因为制作人的商业压力,因为制作习惯,需要为电影的商业价值负责,那么以后呢?你现在对钱应该早没有什么想法了,有没有想过放下包袱,以一个演员的身份去参与一部纯正的艺术作品?这是我连着看完大叔和老千以后的想法。我的意思是……比如说跟金基德导演合作一次?”

    听到最后一句话,金钟铭恍然大悟,而放映厅里也登时响起了一阵嘈杂声——这位满口我的意思是的观众确实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话说,这位的心态其实很简单……在韩国,可能是这个国家的人天性偏执,也有可能是特有的粉丝文化,所以很多艺人粉丝都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对于ido1而言,这种占有欲最极端的表现自然就是私生饭的存在了;而对演员而言,氛围会宽松不少,但是依然有一些不和谐的举动存在,比如说粉丝中的一些人经常会在见面会之类的场合中明确声,希望自己的偶像能够当众表态和承诺,不要去拍摄一些露骨和破坏形象的电影,或者说不要再跟哪个自己不喜欢的演员合作。

    实际上,元彬演完母亲里的傻子,赵寅成演完霜花店里的床戏以后,都有粉丝当面表达过不满。

    所以说这种事情……大家也是见惯不惯了。

    不过,还真没人想到会有类似的事情生在金钟铭身上,毕竟他不需要惯着自己的所谓影迷和粉丝。而实际上,他也确实没惯着,甚至眼前的这个影迷都是从反过来的立场上出的,他是希望金钟铭可以去大胆一些,演一些高大上的艺术片来寻求突破。

    然而话再说回来,虽然立场相反,但是两者性质却是一样的,对方也是本着某种偏执的占有欲,也是希望金钟铭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出特定的选择……呃,比如和金基德合作一把混个影帝之类的。

    这里顺便说一句,金基德这位在韩国电影圈非常不受待见的大导演刚刚宣布,自己要拍摄一部拷问人性的电影,事关宗教、人性、人伦……当然还有性!

    然后他公开征募男女主角,其中女演员要求四十岁以上,男演员要求三十岁以下……怎么说呢?就是那意思!

    总之,甭管金基德如何了,现在的情形是提问的人满怀希冀,相熟的人充满了好奇,媒体们虽然觉得金钟铭会糊弄对方,但却很想知道金钟铭对金基德的态度,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绝对是个大大的噱头!

    “金基德导演是个毫无疑义的顶级导演,是韩国电影的一面旗帜。”金钟铭沉默了一会,然后果然先给金基德戴个高帽子。

    之所以用果然这个词,是因为台下不知道多少媒体记者已经在心里为对方写好言稿了,按照常规流程就应该是这样的:

    先把金基德这个敏感而现实的名字给高高捧起,然后抛开,再然后明确的表达一下对艺术的渴望,最后再说一下机会的可遇而不可求。

    大概如此,一般就能糊弄过去了。

    “但是。”果然,金钟铭继续按照媒体记者们的猜想说出了接下来这个词,而且他还有些不安的打量了一下自己左右,一副心存惶恐的样子,不愧是影帝。

    “但是。”金钟铭突然忍不住笑了一声。“我不想瞒你,我骨子里其实是个保守的人。虽然,很羡慕那些在国外拿奖的人,也很羡慕那些有机会跟金基德导演合作的演员,但我想我并不会为此刻意的去尝试某种题材……”

    轻飘飘,甚至有些随意的一句话一说出来,很多记者和艺人闻言都纷纷一怔,然后心里不约而同的有些惊愕,再然后是愤懑,随后是诡异的沉默!

    没错,就是惊愕、愤懑和沉默!

    惊愕是因为从一个演员角度而言这句话很重,金钟铭不只是公开拒绝了和金基德的合作畅想,更重要的是他那句自称为保守的表态堪称违逆潮流……在韩国,所谓为艺术献身的演员数不胜数,某种程度上而言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

    甚至可以想象,从今天以后,很多出位的电影就要跟金钟铭绝缘了,甚至相关剧本都根本不会送到他眼前。

    但金钟铭就这么毫不在乎说出来了,于是,他们又愤懑了。

    因为在他们看来,金钟铭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有恃无恐,在这个资本主义社会里他有钱,他想拍电影就可以自己拍,自然会有好剧本送上来,也自然会有编剧和导演在资本下屈服并为他准备一些更干净的角色。

    然而,这对那些塑造政治正确的电影媒体而言无异于一种打击,对于那些在大环境下无奈的为艺术而献身的演员们而言更是一种不公平!

    李秉宪年轻的时候被迫参加过全裸培训班,赵寅成因为拍摄霜花店被粉丝正面怼过,甚至坐在一边最近心情不错的宋智孝都猛的有些黯然……如果有更好的成名方式,当初她又怎么可能选择拍摄霜花店?

    至于沉默,那就更好理解了,对于媒体而言有钱的是大爷,对于艺人而言掌握着资源的是大爷,谁会在这种场合怼自己亲大爷?

    那么既然如此,不如安安静静的装怂。

    见面会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迟滞了起来,就好像空气中突然有种粘稠的东西让一切都变得缓慢了起来,这名观众并不是一个多么强硬和极端的人,也不是一个蠢人。所以,虽然他明白的把失望写在了脸上,但却也毫不拖泥带水的摇摇头坐了下去。

    而再往后的几分钟,被点到名的观众明显年轻了很多,还都是女性观众,问的问题大多都是就是一些猜拍摄秘闻之类的东西了……听起来活泼而又有趣,但实际上却显得有些无聊和谨慎。

    “欧尼,刚才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角落里,apink忙内夏荣不解的小声问了一句身边的二哥普美。“怎么感觉大家的表情都很微妙。”

    “就是那个意思了。”普美煞有介事的趁着周围突然响起的一阵掌声扭头科普道。“艺术的保守和激进,新浪潮电影的题材……总之,你知道的!”

    夏荣虽然听得云里雾里的,可她再蠢也明白,
群雄逐鹿之南方王帖吧
对方这根本就是也没懂,是在糊弄她!于是乎,这个个子最高的忙内马上就转向了另一边的恩地:“欧尼!”

    “别听普美胡扯。”坐在另一边的恩地稍微翻了个白眼。“人家这是公开示爱呢,是向旁边的那位小姐姐做保证,他既然是有女朋友的人,那就不会拍什么太过分的电影了。”

    “什么叫太过分的电影?”夏荣求知很强烈。

    “就是金基德导演的那种电影。”釜山看板娘撇着自己的大嘴答道。“你知道的。”

    “我真不知道,金基德导演的电影是哪种?”

    “就是床戏很多的那种了……”恩地无奈的答道。“有空要多开开眼界。”

    “金基德导演的电影床戏很多吗?”普美也好奇的隔着夏荣凑了过来。“保守是这个意思啊?”

    “我回去给你传两部好了。”恩地坦然答道。“空房子很不错的……很有感觉”

    一旁一直放空着的娜恩终于无语的扭过了头来。

    “我也要。”眼看着要散场了,另一边的南珠毫不在意的举起了手,于是娜恩无奈的又把头转了回去。

    就这样,纷纷扰扰中傍晚时分说到就到,见面会也终于在中规中矩中结束了,接下来自然核心中的核心,是放映时间!

    不过,这次映的安排却很有意思,由于放映厅太多,来的客人也太多,所以几位主创并未呆在一起,而是分组前往了各个放映厅。

    其中,金秀贤和智妍各自去了ido1比较多的放映厅;李勇周导演去了很多导演同行所在的放映厅;金泰熙也去了有一堆中生代演员的放映厅。

    至于金钟铭……呃,由于他去哪里都不会让人疑惑的,所以其他人也没问。

    但是很快就有人惊愕的现,这位电影的绝对主角哪个放映厅都没去,而是直接一头扎回了刚才的休息室里!

    坦诚的讲,这就有点不礼貌了,有点像是刻意的摆架子。毕竟,这是你电影的映礼,你是主人,其他人是客人,就算是你对电影的每一帧每一画都心知肚明,却也不应该这么做。

    不过,和之前听到那个回答之后的反应一样,不满瞬间被藏在了心里,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和假装不知道。实际上,散场后偷偷讨论之前那个话题的人都不多,很多都是诸如apink这种年轻不懂事的ido1。

    当然,之前由于坐在最前面,根本没法开口讨论的少女时代不在此列。

    “刚才他那话是那个意思吧?”甫一散场,帕尼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什么意思?”走在前面找放映厅的西卡立即回头质问了半句,不过周围队友倒也没生气,因为她们已经习惯了对方这种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就以金钟铭的角度来回应关于他的话题。

    “就是……不演尺度比较大电影的意思。”帕尼转了转手指继续好奇的问道。“我没理解错吧?”

    “应该没有。”西卡不明所以的答道。“有什么问题吗?”

    “他不是美国派吗,怎么在乎这个?而且周围的人好像都很敏感的一样。”帕尼微微摊了下手,引得几乎所有队员像看傻子一样看了过来。“我哪儿说错了吗?”

    “这不是美国派不美国派的问题。”泰妍作为帕尼最好的朋友觉得有必要给对方科普一下。“在韩国娱乐圈,公开宣称自己保守,不想去演大尺度电影,这才是一种更出位的行为,因为这是一种……不正确!所以,总之吧,我说不清楚,可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这个上面。”

    “你只要知道知道这话在韩国演艺圈就像是在好莱坞反犹太人一样。”秀英看泰妍本身有点茫然,于是忍不住多了句嘴。“其实大家刚才之所以那么敏感,不是那些话本身,而是因为他敢这么说实在是有点……有点有恃无恐的感觉。”

    “哪有你们想的那么多?”西卡有些无力的在旁边应道。“这个东西我很早以前就问过他的,他也很早就说过不会碰那些电影的,说是等二毛成年以后看到了怎么办,很尴尬吧?其实上次龙门飞甲的时候,洗脚的镜头他一开始都有点受不了,就是因为当时他是跟二毛一起去看的……总之,他说的是心里的大实话。”

    “也有给刚才台上那位粉熊妹妹当面打保证书的感觉吧?”孝渊还是有什么说什么。

    “说到底,也真够潇洒的。”秀英微微叹了口气。“甭管是什么原因,他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怎么说的就怎么干,这才是关键……换了我们,哪怕已经出道这么长时间了,说错话该被骂还被骂。”

    一直跟在后面没开口的sunny心中微微一动,她突然想到了那天晚上一起喝酒时候金钟铭的那些话,对方拼尽全力走到这一步,似乎正是为了这种潇洒,不受制于人,也不受制于某些规则,这种说法还真有点应验了。

    然而自己呢?sunny又不由的回到了自己身上,自己现在敢对着外面来一句我不想唱歌,不想做ido1了吗?

    “确实蛮潇洒的。”就在这时,跟在少时边上的朴昭妍突然也开了口,引得所有人敏感的看了过去。“不对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像我们总是要考虑这个考虑那个,然后身不由己。”

    少时众人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昭妍的感慨她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因为对方身上现在就有一个很敏感的话题……智妍主演的电影,tara就来了一个朴昭妍,真当这种事情大家看不到?

    其实想想也是,且不谈在场娱乐媒体们的职业敏感,就连来捧场的艺人们也基本上都在圈子的磨砺中学会了察言观色。更何况,对于一个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的韩国艺人而言,她的日常交际对象大多也都是在工作场合中遇到的艺人同行们……而这,意味着tara这群人的朋友圈子基本上都在这家影院里。

    实际上,早在见面会开始之前,kara的朴奎利就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了恩静,问她为什么会不来?虽然很难理解,但奎利确实早在出道前就跟恩静关系亲密,后来更是渐渐变成了可以睡一张床的闺蜜关系。再加上她本身正是cube公司旗下的一名艺人,是kara的队长,处在这个位置上就难免让她想的多了一些。

    然后还有眼前sunny和侑莉,两人对于刚刚搬出来住的孝敏向来也是很关心的,生怕她有些自误,所以早早的就打电话问了好几遍。而现在昭妍这么一说,这俩人就再次忍不住了!这算什么?就算金钟铭本人不理会,cube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主……更何况,外人会怎么想?!

    一念至此,侑莉也不低头想自己电视剧的收视率了,sunny也不再想什么自由自在的宅女生活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往角落里走去,很显然是要再问问孝敏的口风。

    不过,这注定没有结果的,因为接了电话的恩静等人根本没法找到金光洙去问清事实,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现了这个事实的韩胜浩正在电话里对着金光洙脾气!

    开玩笑,fnc旗下的两个男团齐齐到场,你ccm却来这一出,是不是弄的我里外不是人?当我韩胜浩是傻子还是木头人?

    没错,有些事情既然做下了,那根本就不是你想糊弄就糊弄过去的。

    话说,ccm公司其实跟江南大道的美嘉欢乐影城很近,具体来说,就在两个街区外而已,步行五六分钟就到。不过,从下午三点多开始,饶是一个电话接一个的打过来,饶是周围的人再三劝说,饶是金光洙本人已经被内外的压力搞得有些坐立不安了,可他最终还是稳住了态度——不去,就是不去!

    智妍是主角,去当然没问题;昭妍是金钟铭送进组合来的人,现在还在用着对方的电视剧资源,坚持要去那也不好拦着;但是其他人,三个字——不许去!

    坦诚的讲,这个态度甚至让ccm公司内部的员工都不理解,大家都是开门做生意的,电影行业中的竞争应该跟netc那边一样捏着鼻子低调过去,在媒体边上刷个脸就找个放映厅低调躲着难道也不行吗?

    确实不行,但面对着这些身边或不解质问或好心劝解的人,金光洙却始终无话可说,因为他没法对这些人解释。

    没错,金光洙觉得自己是知道一些这些人不懂的内情的!所以他有着这些人不懂的,且更无奈的苦衷!

    话说,那天虽然只是只言片语,可他确实听到了一些李在贤跟金钟铭的谈话,而且通过女总统他当然是知道那个年轻人是站在哪一边的,而前些天李在贤让他办的那件事更是让他明白自己跟tara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无奈立场上!所以,现在金钟铭的这个动作,在别人看来只是影视方面的一个战术动作,但在金光洙看来,却是双方上层全面撕破脸的前奏!

    总之,这种情况下,金光洙是真的体会到了前些年突然上了亲日名人录的名人后代的无奈——祖宗干的破事,却要我来担着,而没法骂出去,凭什么?!

    其实,一个见面会的时间足以让金光洙这个聪明人想明白这个问题,答案很简单,就凭你这个韩奸子孙还在享受祖宗卖国的余荫。不然呢,没你祖宗卖国,你的大宅子哪儿来的?同样的道理,没有cj影视方面的帮助,tara几个人现在哪来的那么多影视资源?没有cj集团在上面罩着,就凭tara半年回归四次半的这些事情,ccm是不是早就被同行给整死了?

    所以,面对着韩胜浩的怒火,金光洙是半点解释的心思都无,他知道自己说出来韩胜浩会理解,但是没有意义,因为他跟韩胜浩在某些方面截然相反。

    话说,同样是netc始终不愿意借助总公司太多的助力,宁可放缓旗下两个乐队男团的展也要坚持自己解决大部分问题。所以,面对着总公司的类似的召唤,韩胜浩和fnc是有底气硬着头皮不去迎合的。那今天,对方自然可以去,也自然可以毫不顾忌。

    但自己呢?金光洙已经想通了,自己就是那个一边用着韩奸祖宗的房产一边还生怕别人不知道的傻帽,之前借助总公司力量换来的嚣张已经使得他失去了对李在贤的反抗能力。同样是子公司,虽然展势头更好,可对应的代价就是ccm和自己还有tara,已经跟cj以及李在贤这艘大破船牢牢绑在一起了。

    这个道理,前些天李在贤来找自己的时候他还没有想到,今天却被几张小小的映礼邀请函给弄的通透了起来!

    “不要担心。”不知道干坐了多久,金光洙突然呼了一口气,然后朝等在自己身前的tara几人尽量挤出了一副笑脸。“钟铭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他是不会在乎这件事情的,你们有什么可担心的?”

    事到如今,估计电影已经放一半了,恩静等人自然无话可说。

    不过,金光洙肯定没想明白,他紧靠着cj这艘大船乱折腾,得罪的人海里去了。如今金钟铭跟cj翻了脸可以不在乎,其他人……有的是小肚鸡肠的!

    “那什么,干坐着不是个事情。都好好休息一下,准备一下明天的粉丝俱乐部成立仪式吧!”又等了几分钟,眼看着恩静等人还是在无可奈何生闷气,自知有些理亏的金光洙终于还是有些逃避式的起身了,说到底,这群孩子有什么过错?“明天的活动对我们tara而言才是根本,是重中之重。更何况,还有惊喜嘉宾……对不对?”

    ps:之前一周很对不住大家,先是重感冒,然后是考研分出来后实验室有点忙,然后还有些状态低迷卡文……当然了,更重要的是我在卡文时犯了懒癌,一次次的拖延了下去、

    这个没的说,我的锅……就是接着那两天感冒后犯懒癌了!

    给大家磕头赔罪。

    然后,第一,这个月其实已经更新了14万字,总节操值不是很差劲的,希望大家看在这个份上原谅我。

    第二,让我们忘掉之前一周的心思浮动和某人一度升起的令人不安的想法,从新的一周开始,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吧!

    新的一周,从这周一凌晨算起,请大家监督……节操一定会努力回来的!

    再次磕头赔罪!

    呃……还有一个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断更这几天,果然均订刷刷刷在涨……已经1183了……我原以为完本前才会12oo的。

    看来那些太监们的经验还是没得说的——断更加均订!果然至理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