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6章白日积云(10k)

第216章白日积云(10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想尝试下so1o?”李秀满诧异的从办公桌后面抬起了头,旁边跟过来的泰妍也是一脸惊愕。

    “嗯。”西卡有些紧张的低头搓了搓手,说实话,对上李秀满她还是天然的有些畏惧。“其实老师,我昨天犹豫就是因为这个,虽然我知道队伍在五周年的时候要讲大局,但是我觉得我完全有实力进行so1o……”

    “哎。”李秀满立即收敛表情,然后面色如常的点了下头。“so1o的话也不是不行,你的实力和人气确实也没问题。但是秀妍啊,公司这么多人可资源却有限,如何分配和安排是一个大问题。更何况你也说了,马上要出道五周年了,除了beg外你们是第二个,更重要的是你们目前还是第一天团的身份,要是能够保持稳定全员度过五年魔咒的话,那么意义重大。所以,就算这件事情有很大操作性,那也最好等到暑假以后……”

    说实话,别看李秀满一副言之凿凿智珠尽握的样子,其实这位也有点懵逼,因为他昨天真的还以为西卡是厌倦了ido1的生活,准备回去当她的长公主呢。而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西卡跟sunny可不一样,sunny毕竟是自己侄女,再不爽也会考虑自己的意见和态度;而西卡,说句不好听的,她今天说要离队,李秀满也只能看着……

    实际上,李秀满昨天晚上是一度准备打电话问问金钟铭的。

    可没成想,一晚上回来以后,对方就给了自己这么一个答案——她不是厌倦了,而是想要更好的待遇!

    总之,事情的反转让李秀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有些茫然,所以只能尽力张口忽悠。

    “那么……就是这样。”李秀满口干舌燥的说了一通后终于下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秀妍你的意思我已经完全明白了,但是公司也有公司的考虑,你给我们一点时间,或者so1o,或者参加小分队,我会在一周内给你答复……如何?”

    “那就这样吧。”西卡无事一身轻的答道。“这件事由老师您来考虑是最合适不过了。”

    李秀满又有点懵逼了,他才反应过来,怎么绕了一圈后,昨天对方犹豫的事情突然需要自己来犹豫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事你跟钟铭商量过了吧?”

    “哎。”已经来到门前的西卡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又回头说了一句。“对了,李秀满老师,伍德让我跟你说一声……小分队如果出专辑的话可以再早一点,不然跟apink撞上的话会让人起遐想的。”

    “起什么遐想?”这话题转的太快,李秀满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

    “说是apink今年第一次回归撞了tara,第二次再撞我们少时,就好像有人刻意在围攻这个新人组合一样……这是伍德说的。”

    李秀满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西卡的心思未必是自己昨天猜错了,只是她身后有一个既聪明又霸道的金钟铭,这才能轻飘飘的把事情的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不过,apink、少时、tara……这件事情李秀满却有话要说:“你回去告诉钟铭,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了。但是你要替我问一句,少时五月以小分队形式回归或许是要撞apink没错,但他知不知道tara什么时候回归?到时候我们让开了,tara再撞上去了岂不是白白浪费他一片苦心?”

    李秀满话里面的嘲讽意味很是浓厚,而且还在办公室里的西卡和泰妍都明白对方的意思……tara之前7个月回归了三次半,鬼知道五月份还会不会回来,金钟铭不去警告已经撞过一次apink的tara,反而跑过来提醒少时……这不是本末倒置吗?谁能服气?!

    实际上,哪怕是以私人立场而言,泰妍和西卡这两个人跟tara成员的关系还不错,但从组合的角度而言,她们也对对方如此不按规矩的肆意活动感到警惕和不安。

    其实……某种意义上而言,李秀满的嘲讽真的不是很过分,因为金光洙虽然没让tara五月份就再回归一次,但就算是刚刚结束打歌,他也绝对闲不下来。

    3月4日,带着李雅琳见过tara的几个成员,第二天,自觉得意的金光洙就公布并开始实施了一系列的计划。

    先是3月6日的时候ccm公司按计划推出了tara在youtube上的正式官方频道……呃,这个当然没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然后金光洙就开始联络一些渠道,准备着手在东南亚、日本、韩国各来一场演唱会,并在3月上旬就开始预售门票……这也没的说,就是要圈钱嘛;但是,又过了几天ccm公司宣布的第三个消息就有点辣眼睛了,他们毫不掩饰的公布了tara演唱会后的回归计划,其中六月份的时候,tara将会布自己的第一张日本正式专辑,七月份的时候,将会有新的一张韩语迷你专辑对方行!

    为什么说这个消息辣眼睛?掰开手指算算就知道了,从11年6月29日算起,到今年7月份tara的这个新迷你专辑,正好一年时间。而前者布的那张专辑其实是tara的第二张迷你专辑,后者这个,则是第六张迷你专辑,这中间,不算日本那边的各种正式非正式的活动,去年12月份的时候她们还有一次跟姜敏京、李海丽合作的单曲……累计回归了五次半!平均每两个月回归一次!而别人家基本上是半年回归一次,甚至成名以后有组合一年正式回归一次!

    所以,消息一出来就有同行嘲讽,是不是该谢谢她们四月份跟五月份没回来?而且,如今的tara已经是顶级女团了,看看刚刚过去的二月份的表现,你们一回来其他人就没饭吃好不好?怎么还跟新人期一样不讲规矩?别的不讲,要是少时跟你们也一样,其他女团是不是都该解散?

    总之,各项计划公布出来以后一时间人人侧目,据说连电视台pd都在嘲讽ccm公司的贪得无厌。

    然而,且不谈金光洙根本就懒得理会同行们厌恶的目光,实际上就算是你跑到他面前讲,这时候他也停不下来了。同时说句题外话,tara之所以没有在4、5月有公开的活动,并不是真的要修整,也不是说要给同行面子留下两三个月的空档,而是这段时间这个组合要全力进行影视剧的活动!

    想想也是,一月份跑到日本的时候金光洙都没忘了一边搞团综一边让孝敏、恩静、昭妍搞了一个音乐剧,三个月的时间他又怎么会浪费呢?实际上,金光洙的算盘打得很响,智妍的那部电影会在三月下旬映,而昭妍的第一部电视剧也跟着过来了,武神,mbc古装大制作周末剧,马上也要开拍。既然如此,不如一并放出恩静、孝敏、居丽这三个本来就很有演员基础的成员,好好的刷一波电视剧屏幕!

    cj难道缺影视资源?别开国际玩笑了!

    所以,事情就这么愉悦的定下来了,新专辑布前,除了常规商演外,一边制作两个专辑一边派出所有主力进行影视剧的活动……呃,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两个已经开始进入制作流程的专辑里面,新的忙内李雅琳也已经开始正式而全面的参加排练了。而金光洙也准备等到月底智妍电影上映后引起热度的时候,就对外公布这个消息。

    总之,一时间,金光洙感觉自己面对着的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

    不过,金光洙这里感觉眼前的三月份春光明媚,他老板那里这个三月就过得不是很好了……原因嘛,全韩国都看的清清楚楚,李在贤父子关于三星生命的股权上诉称得上是举步维艰,一个多月了,除了砸下去大笔的律师费以外,官司几乎毫无进展。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李健熙面对着自己哥哥实际上是侄子,哥哥坐起来都困难的剧烈反扑,采取了一种极度保守,却也极度稳妥的策略——拖!大家各自把半个韩国的优秀律师一起组团,然后放到法庭里扯皮就是了,不求扯赢,只求不输。

    话说,事关一万亿韩元左右的官司,打个两年不算夸张吧?不行二审再来两年!

    这是非常正确的策略,李孟熙比李健熙大了6岁,还切了半个肺,身上还有癌细胞……鬼都知道谁更能撑得住劲。不然呢?如果不是李孟熙岌岌可危,李在贤何苦冒这个险?他亲爹的身体状况确实是这边的七寸。

    当然了,话说回来,李在贤也不傻,他对此早有预料。

    实际上,以三星的隐太子的身份在韩国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李在贤比谁都清楚,在这个小岛国上,讨论这么大的问题,那最终的审判结果肯定不是看那近百名律师之间的撕逼,而是要看私底下的博弈。所以,这段时间这位小李会长几乎是对着自己叔叔手段尽出,明的暗的,大的小的,能上台面的上不了台面的……甚至知道自己叔叔有招技师习惯的他都开始让人在清凉里卧底偷拍了!

    然而,估计李健熙也知道这是关键时刻,所以过完年以后深居简出,连个高尔夫都不碰,何谈找技师?

    于是乎,百般无奈之下,李在贤倒是先忍不住叫了几个外围女……呃,他需要自己小任太熙的帮助,而这位小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躲到安全的套间里叫几个外围女服务一下了。

    怎么说呢?习惯了,俩人已经习惯了在事后烟的时候谈正事,这次也不例外。

    “我现在恐怕很难给你实质性的的帮助。”一番折腾以后,洗完澡换好衣服来到会客室的……呃,韩国经济专家、劳动部长、总统秘书室室长任太熙,一进门就略显烦躁的点了一根烟,那个有些败顶的脑袋在吊灯下面显得很是滑稽。

    “这话怎么说?”等了对方很久的李在贤立即做了个手势,然后马上就有心腹把那几个外围女带了出去,说这种话安全第一,不然他也不会搞这个秘密据点了。

    “我知道你那边很困难。”任太熙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到了沙上。“但是我这边也很难。党内支持率还行,毕竟李总统还在我身后,不是不能搏一搏的,可外面的支持率太低……你也知道,如果不能在党内初选前有个2o左右的国民支持率,那最终这些支持者也会放弃我的。”

    “我知道。”李在贤点了点头。“政党推出候选人是为了赢得大选,党内初选也是要看外界总体的支持率的,2o是个入场票……不过,很急吗?”

    “说急不急,说不急也急。”任太熙微微蹙眉道。“年中才会进行初选,还有好几个月呢,但是……难道要等到那个时候再采取措施?”

    “这倒也是。”李在贤信服的点点头。“宣传造势,重要人物和机构的收买,该花的钱不要省,我这里随你提钱……政治游戏嘛,不烧钱哪有用?”

    “你的帮助已经很多了。”任太熙感叹着答道。“这才几天?几百亿韩元就已经帮我砸下去了……然而,对方无论是谁,其实都比我们更有钱。”

    李在贤哑然失笑……这倒是大实话,哪个候选人背后没有金主?自己叔叔给朴槿惠砸的钱肯定是自己的倍数,郑梦准生意再苦逼那也是财阀天然的代言人,文在寅背后也是有半个釜山的富豪为他输送养料的,就连刚蹦出的安哲秀那也是浦项制铁的顾问。

    而仔细算算,要不是自己饮鸩止渴式的从集团里抽血,说不定在这一遭上面就会让任太熙撑不住劲的。

    多年老友,任太熙自然也知道对方在笑什么,不过他却也知道,对方一定还有后文在等着自己。

    “我直说吧。”李在贤笑完之后果然开口了。“咱哥俩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赢了,我才有一线可能拿回三星,我半道撑不住劲,你的政治生涯就要到此为止了……所以,咱们都不要留力了,也不要顾忌什么了。”

    “你的意思是?”

    “很简单,别玩虚的了,咱们摆明车马站到一块好了!”

    “不要开玩笑好吗?虽然有些事情大家心里都明白,可真要是给国民政商勾结这种印象那就尴尬了!”

    “是开玩笑,也不是开玩笑。”李在贤终于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其实我是有个好的形象宣传策略,只是需要你我公开站到一块……当然了,到时候肯定会尽量淡化这件事情,让人说不出话来的。”

    “你的法子总是怪怪的。”任太熙嗤笑道。

    “这叫另辟蹊径。”李在贤戏谑的答道。“其实砸钱也要讲策略的,真要是拼钱,我四十岁的时候就被我叔叔用钱给砸死了,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我这个野路子混大的人老是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这个法子还有一些别的好处,你还是先听听吧!”

    “所以呢,法子是什么?”任太熙这个时候其实是有些心不在焉的,他还是觉得相互公开站台是个很蠢的主意,只是在给对方面子而已。

    “你自己说,你们执政的保守阵营最头痛最看重的是什么?”李在贤收起笑容认真的问道。“是不是对面阵营天然吸引着年轻人,而你们却根本拉不动他们?就比如朴槿惠,她爹在年轻人眼里就是那种……恶魔化的形象,金钟铭搞了个女总统,也只是另辟蹊径,避开那些话题。只不过,这些年轻人的参政意愿太低,这才让你们有机可乘对不对?而如果,你能在年轻人这里有所突破,那么哪怕是支持率还没到份,也会让党内各位实力派大佬对你刮目相看的,说不定就能趁机团结到党内反朴的那些人。”

    任太熙转手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说实话,虽然没听到具体的细节,可他却已经大为心动了!

    因为,李在贤的话让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一直让他有些介怀和警惕着的人——前尔市长吴世勋。

    这个人,明明资历比自己浅,明明经济水平执政经验什么的远逊于自己,但就因为作风温和,形象亲民,而且由于年龄问题天然在年轻人中有着远于党内很多人的支持率。所以,当李明博当上总统之后,没有让自己这个心腹爱将留守大本营,却尽全力将那个经验不足的毛头小子送到了尔市长的座位上。

    虽然吴世勋最终因为执政经验不足主动辞职下台,虽然是自己最终成功成为派系的新领袖,但是那个人的经历确实说明了一些问题,也确实验证了李在贤的这个说法——谁能拉住年轻人,谁就一定会让那些党内实力派对他刮目相看。

    而且,年轻人
大圣,我要嫁给你无弹窗
对朴槿惠的敌视态度,始终是对方的一个软肋!

    “具体法子呢?”仰头躺在沙上沉思了很久的任太熙突然扭头问道。

    “我旗下有个当红组合。”李在贤一脸淡定的说道。

    “我知道……跟罗卿媛那女人玩过家家的那个。”任太熙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那是哪一年的事情了?而且那时候你还在干劳动部长呢!”

    “我不是这意思。”任太有些熙无语。“我只是一想到那个女人输了尔市长选举就忍不住的痛快!然后呢,接着说……”

    “其实,之前用她们充当当政治上问路石子的效果就很不错,现在她们人气更足,所以我有个想法……你觉得如何?”

    “说自己是她们粉丝?”愣了半响,任太熙这位已经55岁的大爷才反应了过来。“还参加粉丝见面会?我都不知道她们谁是谁……”

    “你还真准备听完她们歌看完她们的综艺吗?”李在贤也很无语。“一个投石问路的信号而言。我帮你搞个机会,你去露个脸,说自己是……呃,朴昭妍的粉丝,算是对外展露一下你跟年轻人合得来的形象。如果反响不错,咱们再来一个后续的,类似于安哲秀那种爵士乐巡回宣讲会之类的那种全套方案。”

    “哦。”任太熙恍然大悟。“这样的话自然没问题,先看看反响如何……不过,为什么是那个什么朴……”

    “朴昭妍。”

    “朴昭妍,为什么是这个朴昭妍?”任太熙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个组合本身也有点特殊,她们背后有人。”李在贤也没有瞒着对方。“组合里面一个叫李智贤的,她父亲是很个有资历的检察官,跟我也打过交道,所以你不能说是她粉丝,太敏感。”

    任太熙眼前一亮。

    “还有叫含恩静的,跟金钟铭传过绯闻,实际上据我所知他们俩是真的交往过……所以你也不好自称是她的粉丝,因为会很刻意,还会引来不必要的警惕。”李在贤言之凿凿,很显然,来之前他做足了功课,否则以他cj会长的身份怎么会注意旗下一个组合的人员构成情况?

    不过,功课没白做,一说出金钟铭的名字,任太熙更加来兴趣了,不说别的,选战中没人会嫌钱少!

    “至于剩下几个成员,全宝蓝形象太,你说是她的粉丝恐怕反而会很尴尬;其余几个成员都是93、94的,说实话,也不太合适。”李在贤继续认真的解释道。“所以,实际上只有两个人选符合你的形象。或者说对你形象有助益,一个是跟金钟铭瓜葛比较小的朴孝敏,一个是被金钟铭推荐进入这个组合的朴昭妍……”

    “那样的话,朴昭妍就很合适了。”任太熙满意的点点头。“可以给金钟铭一个信号,却又不过分刺激他,也不会引起对这个组合稍微知情的人的警惕?诸如罗卿媛。总之,确实好人选!”

    “你同意了?”

    “就冲那个做检察官的父亲和那个叫金钟铭的前男友……也要试试嘛!只当是投石问路也值了!”

    “是啊!”李在贤长叹了一口气。“金钟铭要是能拉来,我也能松口气,这些日子搜刮下面太狠,集团内部已经怨声载道了……明天我就跟tara的经营社长好好聊一聊。”

    “一言为定。”任太熙随即拿定了主意。

    话说,第二日是3月15日,金光洙丝毫不知道晚上自家会长要见自己,还要给自己一个令人头疼至极的任务,但还在中午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这个三月份有点晴转多云再转阴天的感觉了!

    因为,他刚刚现自己的影视剧战略出了一个很……很让人无语的问题,或者说漏洞,呃,甚至连漏洞都称不上。

    事情是这样的,当居丽、恩静、孝敏、昭妍,这四个有点威信的人全都带着各自的经纪人、助理,开始了电视剧行程的时候。那么,长时间专心拍摄mv,或者说呆在练习室里进行练习的人,其实只有四个……四个忙内!

    真忙内、假忙内、旧忙内、新忙内,总之,这四个人中根本没有一个能控住场的,那么一些不和谐的事情就随之出现了。

    实际上,关于这一点,金光洙还是有一些心理准备的,因为早在刘花英刚刚加入tara不久的时候,具体来说还是2o1o年的时候,她和智妍就在电视台那里起过冲突。

    当时,虽然一开始只是一名助理和刘花英因为需不需要上台排练而引了争议,而第一个表达不满的也是孝敏,但是最终爆剧烈冲突的却是路过的智妍。

    事情很有意思,智妍这种蠢货或许一直到最后都不明白为什么是自己跟对方吵了起来,但是ccm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金光洙,却都是一清二楚的:

    说白了,刘花英跟孝敏没有根本上的冲突,但是跟智妍却定位重合,不跟你吵跟谁吵?

    那么,时事易转,如今智妍跟对方虽然还有一点定位上的问题,但是很明显她最近是有点朝着影视路线走的感觉,而对于刘花英而言,带来更多威胁的自然就是新忙内李雅琳了。实际上,金光洙早早的通过了刘孝英提醒对方就是这个意思,而那天的突然宣布也有防止对方闹事的感觉。

    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郑室长,你自己说,你这个练习生室长是怎么做的?”办公室里,刚准备去食堂吃饭的金光洙感觉自己头都大了,却也只好先从管理层开始训斥。“男子练习室不是在楼下吗,怎么就一下子全都跑上来围观了?!围观自己的前辈组合成员在那里吵架?!你说,还有什么体统可言?”

    负责管理男子练习室的室长一言不,因为这一点确实是他的失误!话说,这位室长本来就是tara原经纪团队的一员,最近才开始升职并负责着一批男性练习生的管理工作。所以,当今天楼上出了问题以后,他赶紧上楼去劝说,却忘了先管好身后的一批少年练习生。

    于是乎,结果就是一群十二三岁的毛孩子一拥而上,直接目睹了刘花英和李雅琳的冲突,这要是回到家嘴上不把风,然后传出去……那乐子可就大了。

    “挨个做好工作,不要让他们乱说。”金光洙训斥了半天后也觉得无力。“记住了,这群孩子人多嘴杂,而且不比成年人,谁也不能漏!去吧!”

    练习室长连连点头,赶紧回去做事去了,这样,社长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四个当事人和金光洙了。

    “说说是怎么回事吧?”金光洙微微叹了口气,终于把目光对准了站在办公室墙边上的四个人。“谁先起的头,不知道组合内讧的传闻传出去会怎么样吗?s#arp怎么解散的?不就在眼前吗?”

    “这样确实很不好,但绝不是我的问题。”刘花英毫不客气的扭过了头去。“李雅琳练习舞蹈不认真,我作为前辈和姐姐只是训斥了几句,这有什么,她就哭哭啼啼的?我当初刚来的时候不也是被其他老成员这么严格要求的吗?什么时候前辈在练习室教导后辈也算错误了?”

    金光洙一阵头疼,他略过还在哭着的李雅琳,直接点了智妍的名字:“你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掺和进去?”

    “我就是觉得花英说的话太过分了。”智妍满肚子气答道。“就不让她说了,她就问我为什么针对她,我就……”

    “行行行行!”金光洙赶紧打住了对方的话头,他已经后悔问对方问题了,这丫头说好听点叫萌,说难听点叫蠢,不然就不至于一次次的被刘花英带进沟里了。“宝蓝你来说!不过我先说一句,我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但你是大姐,所以你今天说的话就是最终结果,我会按照你的说法分析和处理这件事情的……”

    全宝蓝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

    “什么意思?”金光洙无语至极。

    “社长,我……我当时下楼买零食去了。”全宝蓝尴尬万分。“一回来就现一个在哭两个在吵架。”

    “怎么不吃死你?”金光洙也跟着无奈了。“还想减一次肥吗?”

    全宝蓝更尴尬了,旁边的李雅琳哭的更憋屈了,至于刘花英更是在心里冷笑。

    “行吧。”金光洙无奈的摆摆手。“我挨个问,你们三个先回去,我先跟花英说几句,待会换你们进来。”

    其余三人低头离开,刘花英则理直气壮的仰头对上了金光洙。

    “你给我说实话。”门一被带上,金光洙立即就黑了脸,话说,这么长时间了,天天接触,就算是蠢货也能看清楚一个人,更和可他绝不是一个蠢货。

    “我说的是实话!”刘花英毫不客气的应道。“只不过是前辈教育后辈几句话而已,我觉得没问题,而且之前我刚加入的时候也听过这些话,为什么她听了就要装可怜?”

    “可你为什么要趁着宝蓝下楼的时候才说那些话?”金光洙反问道。“为什么之前不当面说?”

    “因为我要尊重宝蓝这位大姐啊!”刘花英滴水不漏。“她在的时候怎么好意思越俎代庖?”

    金光洙无言以对,刘花英满不在乎。

    就这样,办公室里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而终于,金光洙决定要坦诚一点了:“花英……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觉得你的定位和好不容易积攒的一些人气会被抢走,但是你对一个新人撒气有什么用?你不知道决定让她进来的是我吗?”

    “决定让我进来的也是社长你。”刘花英从容答道。

    一句轻飘飘不明所以的话,让金光洙再度沉默了下来。

    平心而论,如果有人问这个韩国娱乐圈最近很是春风得意的金社长,这几年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是什么,那大概就是两年前让眼前的这个人加入tara了。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星探跑过来告诉自己,有个不错的好苗子,似乎符合自己的要求。那么,一心要补强tara的金光洙就去见了下对方。

    但是,必须要说明的一点是,对方叫做刘孝英而非刘花英,春香小姐选拔第一名。

    双方见了一面,说实话,对方待人接物、实力气质全都符合自己的想法,但是表现的有点太过于急切了,这让金光洙有点犹豫……然后,他就小看了对方的功利心,并高看了自己的自制力。

    一个想要成名的女孩子,为了一个出道位置,半推半就的跟着娱乐经纪公司的社长去喝了酒,又去糊里糊涂了一晚上,这在这个圈子里比比皆是,金光洙自然也不是什么有着道德洁癖的人物……睡了,就睡了!

    然而,清醒过来以后金光洙才知道,对方虽然看起来很成熟,但还差七八个月才成年!这意味着,他被那个春香小姐捏住了天大的把柄!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如此,金光洙却也没有同意这个刘孝英的加入。

    不是什么耍流氓,这个流氓他耍不起,而是tara这个组合几乎倾注了他一切心血,他不允许这种尴尬的关系存在于自己和那个组合之间,因为这会影响这个组合的运营。

    于是,坦诚的交流了一番后,刘孝英留在了公司,受到了自己的一定资助和补偿,并用别的方式出道,而她那个看起来只是有点任性妹妹刘花英,则以某种怪异的裙带关系加入了这个组合。

    这是一种极为无奈和尴尬的妥协!

    金光洙这么做的本意其实很简单,他希望这个代替了自己姐姐的刘花英可以不影响到这个组合的运行和展……才18岁嘛,可以慢慢教导。

    但是现在看来,姐妹俩都不是省油的灯!

    “我……你回去吧。”当对方说出那句话以后,金光洙其实是很无力的。“但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社长放心,早知道雅琳这么弱气,下次见到她的时候我会温和一点的。”一直到最后,刘花英都没有露出半点言语上的破绽。

    “记住你的话。”金光洙近乎逃避一般的把对方撵了出去。“去叫一下雅琳……我安慰一下她。”

    刘花英点点头就出去了,然后刚一拉开门就远远的对着等在走廊尽头的李雅琳喊了一嗓子:“雅琳,社长叫你了。”

    语言冷淡,但无可挑剔,李雅琳赶紧擦了下已经红肿的眼泡跑了过来。

    “等一下。”走廊里,两人交汇的时候,刘花英突然又伸手拦住了对方,把李雅琳吓了一大跳,可很快她说的话就让对方放松了不少。“雅琳啊,刚才脾气暴躁了点,你别在意……其实我那么说也是为了组合好,你别有想法。而且我也答应社长了,以后对你一定温柔点……”

    李雅琳措手不及,只能赶紧低头道歉:“花英姐是前辈,我之前应该更认真一点的……”

    “呼!”刘花英突然朝对方脸上吹了口气。“你有这个觉悟最好了!记住了,tara有今天是我这样的前辈辛苦塑造的,你得懂得感恩!总之,进去以后再哭哭啼啼的,以后还有的你受!”

    李雅琳目瞪口呆。

    “而且,你也看到了,今天这种事情社长也没有对我说半句重话,甚至连粗气都没喘,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是前辈!而且你还要记住,真要是出了问题,肯定也是我这个前辈留下,你这个连加入本身都没被公布的后辈滚蛋!所以,一定要听话!”

    李雅琳又想哭了,但想到对方刚才的话她马上就强行忍住了。

    “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刘花英戏谑的伸手摸了下对方的脸蛋,并用指甲轻轻划过了对方哭的红肿的眼泡。“这么漂亮的脸蛋,说话也挺利索的,可实际上竟然那么胆小!记住了,再敢不听话,这次是训斥,下次是直接揍你,在你最期待的电视台打歌节目开始前揍你,我倒想看看你要不要对前辈还手?”

    李雅琳身子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乖!”刘花英撇撇嘴,转身离开。

    ps:感觉写的不好,因为连续两天了,头疼鼻塞,昏昏沉沉的。请了两天假,却还没好转,而且感冒没治好,今天明显感觉胃又受凉了,整夜整夜睡不好……难受的要死。

    关于李雅琳的性格……说实话,她露面不多,也没人知道,但是看最近爆的短信事件,还有她后来近乎于精神反常的那些行为,感觉应该是很弱气的,不然也不至于被吓成那样……也是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