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1章时也,境也,意也!(12.6k还债成功)

第211章时也,境也,意也!(12.6k还债成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伍德,1o号是秀英生日。”2月9号,周四,这天中午,远在美国的西卡突然打来电话。

    “明天我博士入学……白天要演讲,晚上估计还要陪老师应酬。”金钟铭略显无奈的在电话中答道。“帮我送份礼物就好。”

    “本来就没说开party。”西卡随意的答道。“那天晚上我们要在巴黎开演唱会,怎么可能有时间?就是问下你要不要让我捎一份礼物而已……不过伍德,你也太不走心了,忘了时差吗,还白天晚上的?太没诚意了!”

    说完,电话就没头没脑的挂掉了,但是没隔半分钟,当金钟铭刚刚返回工作间准备继续剪辑电影的时候,手机却又再次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竟然还是西卡的。

    “这次又什么?”金钟铭一边往外走一边有些无力的打了个哈欠,话说,有时候这丫头着实让他无奈。

    “不是,我刚想起来,22号是你的生日。”西卡略显兴奋的答道。“那时候我应该回国了,顺便给你筹备个party吧!”

    “没兴趣。”金钟铭回答的很快。“最近很忙。”

    “这算什么?”西卡的声音里满满的透着不爽,不过还是马上就妥协了。“那也可以适当的庆祝一下……在家里让偶妈给你摆上一桌如何?或者出来吃顿饭好了,叫上那两个演员,让她们俩出钱!”

    “还是不用了。”金钟铭真心是忙得心累。

    “那……我跟二毛还有初珑,四个人,晚上拎个蛋糕回去如何呢?”西卡终于有点放弃的意思了。

    “要不……”金钟铭也有点妥协的感觉。“你看我跟初珑生日很近,打个折扣,2月底的时候你拎两个蛋糕回家……省事了对不对?”

    “照这么说,我生日不也就是4月份?拎三个蛋糕更省事!”西卡无语至极。

    “其实也不是不行。”金钟铭略显随意的答道。“说实话毛毛,咱们都多大了,又不是二毛那种没成年小丫头……生日这种东西,何必呢?”

    “行吧!”西卡意兴阑珊的答道。“就像你说的那样,都多大了……没人逼你过生日,你忙我也忙,算了……嗯,再问你个事。”

    “说。”

    “秀英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金钟铭大为不解。

    “感觉她受伤回来以后变了很多。”西卡语调略显怪异的答道。“以前她好胜心还是蛮强烈的,而且还算是队内人际关系的一个核心,基本上该她的都不能少。但是这次回来……感觉她的在这方面少了很多竞争的心态……伍德你懂我的意思?”

    “变得不是那么强硬了?”金钟铭试探性的问道。

    “嗯。”西卡赞同的答道。“就是这个感觉。你知道吗?在最近的几个美国节目里面,就连本来该是她这个言人负责的控场,也都主动交给了我和帕尼,说是我们俩英文好,文化习俗更清楚……虽然说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我总觉得她这是心态上有了很大的转变,就好像……不是很在意这些东西了一样。”

    “受伤的话会有心理创伤吧?”金钟铭稍微无力的靠在走廊的墙壁上。“还是那个部位的伤,那一个月对她而言应该很……尴尬和羞愤吧?”

    “这倒也是。”西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且,就算是不考虑到受伤部位的敏感性。”金钟铭继续说道。“毛毛,让谁趴在床上一整月都会去想一些事情的,这就好像黑海之后那段时间的你们一样……闷在宿舍几个月之后,不也是跟脱胎换骨一样?而且多说一句,现在的你们其实也跟o8年一样,处在一个重要的事业节点上。所以说,她的转变几乎是必然的。只不过这种远离你们,独自进行的转变,让你们有些措手不及罢了。”

    “我……知道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西卡的语调突然变得低沉了起来。“那就这样吧,伍德你去忙,我也要早点睡了。”

    “行吧,毛毛你好好休息。”

    电话挂上,金钟铭忍不住稍微愣神了一会,他此时才反应过来,说起时差的话,美国那边貌似才是前一天的深夜。

    所以,西卡这个电话打得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金钟铭原准备回去继续剪辑电影的,但因为心里糊里糊涂的算着时差的事情,他忍不住抬手看了眼腕表,然后立即就改了主意——已经12点半了,正好可以去吃午饭,不如去食堂吃完饭再忙也不迟。

    不过,刚一走上电梯,金钟铭就有点后悔了。

    话说,恰恰就是因为时间正在饭点上,所以公司里到处都是人流,比上下班的时间段还忙!而电梯里满满腾腾的人,见到他以后立即老实的跟小鸡一样,甚至有人为了鞠躬还撞到了前面的人……说实话,这些人尴尬他些尴尬,真不如平时那样错过时间去随便吃点。

    不过,好在电梯很快,食堂所在的三层说到就到,而一出电梯,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毕竟,食堂里异常热闹,一出电梯就可以迅融入人群。

    至于如此热闹的原因嘛,自然也很简单。

    话说,这栋大楼本来就是酒店改建而成的,不仅上下交通迅方便,而且食堂用餐环境极好;更重要的是,当时收购酒店时是有就业方面补偿的,原来酒店里的高级大厨到也罢了,但是很多纯粹拿工资的后厨员工却跟前台、物业一样选择了留下工作,这就使得cube公司这里的饭菜质量和花样很是出名;再加上员工在自己公司用餐,那肯定是有最大限度物质鼓励措施的。

    所以说,这种情况下难道要叫外卖?傻了吗?

    不过,金钟铭倒是难得一见这种情形,不是他总是搞特殊化,而是他作息和用餐时间很古怪……且不提拍摄或者去学校的情形了,哪怕是平时在公司,那午饭也一般要等到下午一两点钟再过来,今天其实真的是被西卡的一个电话给弄巧了。

    “难得在饭点见到你一次。”就在金钟铭看着宛如大学食堂一样的公司食堂愣时,隔壁电梯门打开,却是刘在石迎面走了过来。“就像这样,一日三餐的时间稳定一点吧,省的胃老是出毛病!”

    金钟铭无奈的耸耸肩,然后很自然的跟上对方一起走了过去。

    点单、刷卡、托盘盛饭……这些自然不用多说,而刚一坐下,饭还没吃两口呢,刘在石就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gary和智孝,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想的那样。”金钟铭回答的很干脆。

    “所以,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样吗?”刘在石无语的放下了筷子。“且不说那俩人这次录制比上次干脆了那么多……你注意到没有?”

    “注意什么?”金钟铭夹了块排骨啃得津津有味,完全没在意对方的话。

    “昨天,六号的时候,李多海过来的那次,gary……”

    “不就是他没同意跟李多海一组吗?”

    “你听我说完。”刘在石有些无奈了。“昨天那期是从金浦机场的停车场开始拍摄的对不对?我现我们的车子,包括节目组的车子,都是东门进去的,但是gary和智孝的车子却是一起从西门进去的!你要明白,智孝住在高阳,从西门进去没问题,但gary怎么回事,还一起到?然后还有你说的那个,李多海选中gary的时候他还拒绝了,平时他很敬业的,这种陪衬嘉宾的事情……你懂我的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样。”刘在石话唠不停,金钟铭却淡定放下干净的骨头,然后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那句话。

    “我想的究竟是怎样?”刘在石更无语了。

    “呃……是这样的。”金钟铭稍微回忆了一下事情梗概。“上周一孝敏来那期,结束后,智孝姐不是喝的挺多嘛?就上了gary哥的车子,说自己跟白昌洙分手了,然后又下去了。我当时在车里,就劝那哥直接坐地铁去高阳截住对方……他就去了。”

    刘在石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他……他就去了?”

    “哎。”金钟铭面无表情的端起汤碗轻啜了一口。“其实一开始他是不敢去的,我就告诉他,现在外面都在传他是gay,跟吉不清不楚的……他就很愤怒嘛,就去了。”

    刘在石好久都没说话,而对面金钟铭又是啃骨头又是喝汤的,而且大概是急着回去工作的缘故吧,吃的还很快。

    就这样,眼看着对方饭都快吃完了,刘在石这边才终于点了下头:“好事!好事!不过你……”

    “我其实……是看到钟国哥跟恩惠姐那个样子,心里挺不是滋味的。”金钟铭微微笑着摇了下头。“当年我可是他们那对cp的脑残粉。但是没辙嘛,我总不能说,你们俩结婚吧,结婚就送你们一栋汉南洞的别墅……对不对?”

    “有时候不服气是不行的。”刘在石明显还沉浸在之前那个消息中。“我给人拉了那么多1ove1ine,从来没真正成过一对。可没想到你这么一激……以后节目要适当的照顾一下他们俩了,有嘉宾也不让他们分开……”

    “哎。”金钟铭已经开始端起汤漱口了。

    “其实吧。”刘在石继续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些节目里的经典粉红cp真不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是想要成,必须要趁早……因为一拖下去,成名了,大红大紫了,双方形象固化了,那心里面别的一些考虑就多了。就好像你说钟国和恩惠,放在六年前,一个还没三冠王,一个还没视后,说不定真的有可能,哪像现在?”

    “算了,不说这个话题了。”金钟铭放下汤无力的答道。“当年我可是被那对弄的五迷三道的,那天晚上还跑到钟国哥面前说,他要是跟别人结婚的话,我肯定不会参加婚礼……膈应!所以说真到了那么一天,别说我任性,到时候哥你就替我出两份礼金,我就真不去了!”

    言罢,金钟铭收拾了一下餐盘,站起身准备端到回收台,旁边坐着的两名员工本能的想过来帮忙还被他挥手制止了。

    “还真是任性。”刘在石无语的应了一声,但正当他低头准备认真吃饭时,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然后忍不住叫住了对方。“那个钟铭……先别急着走。”

    金钟铭虽然有些不解,却还是坐了回去……嗯,这次旁边的员工终于趁机把他的餐盘给顺手带走了。

    “既然说到了节目拍摄的事情,我正好有件事情要跟你讲一下。”刘在石换上了一副认真脸。“崔振浩代表昨天找到了我,希望我能给初珑……嗯,apink她们,适当的安排一期runningman的节目,配合一下她们的回归行程,但是被我拒绝了。”

    金钟铭仰头想了一会,也跟着认真了起来:“apink确实该第二次回归了,毕竟已经等了半年时间,中间还只有一次跟infinite合作的综艺,这次必须要拿个一位,不然凭什么号称去年的新人王?”

    “我也知道。”刘在石无奈的点点头。“可是问题在于时间上特别紧凑,你自己算算,来得及吗?”

    金钟铭为之默然,因为稍微一想,他就理解了刘在石这边的难处。

    话说,11年下半年到12年上半年,何止是少女时代、tara、apink这些团队在急上升定型,就连runningman这个综艺也正在趁着无限挑战的停播急上升定型。

    实际上,作为一个嘉宾多之又多的综艺节目,进入2o11年下半年以后,从金宣儿、金泰熙开始,真正的大牌演艺明星就开始或主动或随波逐流的选择了这个节目。而就在最近这段时间里,runningman连续来了金喜爱、池珍熙、池城、李多海……等等大腕。

    说实话,这种级别的演艺明星本身来综艺都少见,节目组怎么可能轻易撒手?

    总之一句话,这种情况下,这些人的档期你是没法抢的,就算是能抢也不可能是apink这种新人组合去抢,不然节目组那边都交代不过去的。

    “何止是这段时间扎堆来了大牌嘉宾的缘故。”刘在石继续无奈的解释道。“咱们节目组自己的特辑也没法再拖了。我说实话吧,下周一要播放的不是李多海来的这期,而是之前gary能力特辑获胜后,欧洲返航那一期,已经快一个月了……拖不了了吧?”

    金钟铭立即跟着点了下头,确实……那一期没法再拖了,那是去年圣诞-元旦档期的大制作,所有成员抽取能力对战,过程极为精彩,收视率极高。所以,且不谈这种队内设定对于节目展的好处,光是为了给观众一个交代也必须要尽快放出来。

    “你看。”刘在石继续说道。“这么一期,再加上李多海的两期,结束以后就直接三月份了。到时候且不谈初珑她们那时候已经到打歌末期了,没法起到多大作用了……实际上,bigbang三月份初也要回归,yg也好,甚至大成都已经跟我还有pd们说过好多遍,希望能全队上一次,这个也没法推吧?”

    金钟铭连连点头:“bigbang的档次,还有大成跟节目组的人情摆在那里,没法推得。可……既然困难这么明显,拒绝就拒绝吧,何必要再给我说一遍呢,莫非怕我有想法?还是说……崔振浩因此很不满,认为你在搪塞他?他这人虽然性格比较暴躁,但是……”

    “当然不是。”刘在石赶紧摇了下头,打断了对方的无谓猜想。“实际上我当时一期一期跟崔振浩代表讲完以后,他马上就很礼貌的道了歉……反而搞得我很不好意思。”

    “那……”

    “我是担心有人对你不满。”

    金钟铭这下子是真不懂了。

    “你是真忘了还是忙晕了?”刘在石无语的摇了下头。“你刚才不还提到了吗?2月份的runningman里面,这么多扎堆过来的大牌艺人中间,咱们确实有给一个回归的ido1组合见缝插针的准备了一期节目,虽然打得旗号是什么演员……”

    金钟铭眼皮猛的一跳,心里马上反应了过来。

    “钟铭。”刘在石一边吃饭一边认真的说道。“崔振浩代表还有apink那群孩子,或许能够理解我们节目组的苦衷,而且因为同一个公司的缘故,说不定心里也真的没什么。可是对那个组合,不只是他们,我觉得整个cube这么大的公司,心里都未必没有疙瘩……甚至对你,也都未必没有微词……”

    金钟铭连连点头,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似乎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好。

    “其实,ccm确实太不讲规矩了。”刘在石恳切的继续说道。“一个曲子,换个什么重置版就已经回归了一次,弄的所有人侧目相对。现在竟然又来一个后续版,五旧歌三新歌,竟然又算是一个专辑回归了一次。偏偏如今少女时代在欧美,tara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积累,已经开始彻底爆,这次专辑才出来不到一周,却已经在业内无人可挡了!但是,赚得多是一回事,横扫是一回事,得罪人却也是一回事?”

    “呃……电视台都有意见了吗?”金钟铭极为无奈的领会到了对方真正想表达的含义。

    “怎么可能没意见?”虽然食堂里声音很大,但刘在石依旧努力压低了声音。“电视台也是人组成的,谁没有自己的关系网?我不信只有我们runningman节目组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情,自己同一公司的艺人隔了大半年回归,过来找期节目,竟然就没法安排,可却给tara安排了一期节目,这像话吗?而且一次两次罢了,这已经连续七八个月了,偶尔不在韩国活跃还都在日本圈钱……据我所知,不仅是跟ccm有着直接竞争关系的同行,这种情绪已经已经形成了一种氛围,而且已经往电视节目制作公司和电视台里蔓延了!只不过,八分看在cj的脸上,两分看在你的脸上……没人愿意说话而已。”

    话到这里,刘在石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恳切的讲道:“钟铭,我今天说这些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我知道你跟那几个女孩关系不错,公司的行为也不关她们的事情。但是,这样真不是长久之计,对她们而言也绝不是什么好事。你要是真关心她们,就该帮她们刹刹车的!”

    “这件事情,其实我早有考虑。”金钟铭忍不住叹了口气,说实话,此刻他心底难得泛起了一种似真似假的无力感,一方面是真的无力,另一方面有些手段却也没法跟对方说。“哥我也不瞒你,她们这么疯其实是有多重层面的原因。而且,很早之前我其实是尝试过的,但李在贤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反而在刻意的在tara这角度试图给我造成了一种投鼠忌器的感觉。这就行成了一个看起来很无奈的死结,我想解决这件事情,竟然需要从李在贤这个层面去触动……”

    “这样的话。”刘在石也忍不住跟着叹了口气。“只能当我没说了。不过,即便不考虑tara背后李在贤那个层面的事情,最起码……你也得从自己身上考虑一下吧?我觉的你得让大家都明白,tara这种几乎公敌一样的行径跟你的纵容没有关系……不然呢?现在连自己的公司新人组合,连……连自己女朋友所在的组合都要受对方的直接碾压吗?碾压倒也无所谓,毕竟不是一个层次,可是你的态度在哪里?真要是对这种直接竞争保持暧昧态度,不说别人,公司里面怎么想?初珑怎么想?”

    “哥你说的对!”听着刘在石苦口婆心,且越压越低的声音,金钟铭毫不犹豫的认了错。“即便是从初珑这个角度,我也会立即展示态度的。不然……过犹不及!”

    “那就好。”没有细细思索什么过犹不及的含义,刘在石直接起身端起了餐盘。“赵孝镇pd送来的下期剪辑还没来得及看,我先回去……你也忙吧。”

    金钟铭点点头,却抱着怀留在食堂座位上,然后一言不的坐了下去。

    话说,他刚才对刘在石或许隐瞒了一些东西,但是所说出口的以及所展示的态度却全都是真
乡村透视小仙医吧
心实意……无论如何,现在tara和apink撞到了一起,还已经因为一些东西确实产生了事业上对立,那他自然不可能强行无视!

    因为那样的话,即便初珑本人不说话,他也无法向对方交代!

    就这样,想了不知道多久,金钟铭这才抬手看了眼腕表,那是初珑送给自己的礼物——2月9号,周四,下午1点23分。

    算起来……美国时间貌似是8号晚上23点23分,之前毛毛说自己不走心,还真tm不走心!

    “拿下今年第一个一位!”下午四点,mnet电视频道的王牌打歌节目,也就是mnet的后台待机室里,韩国女子偶像组合tara的新队长朴昭妍童靴高高举起了自己一只手,来为队友打气。“二月份是属于我们tara的!”

    “哦!”周围成员起哄式的喊了一声,却没一个人过来陪新任的朴队长做动作,而是继续各自玩各自的……

    昭妍无可奈何,本想摆摆队长架子,可是一想到之前孝敏当队长时自己干的那些事,却怎么都硬气不起来,于是,她只好委屈的嘟了下嘴,但不一会却也跟着孝敏闹到一块去了。

    话说,tara的成员们如此自信和放松绝不是白来的。实际上,从o9年出道开始,作为那批团队中最先杀出重围的一个组合,又经历了足够的积累,如今的她们已经来到了最巅峰的时刻。

    而且,虽然这一次金光洙又是在搞着花样圈钱……呃,一个迷你专辑八歌,五是旧歌。但是,这种圈钱手段再烂,也架不住新沙洞老虎为她们准备的主打歌loveydovey够意思啊!电子c1ub风格中带着一丝复古旋律,让人感觉毫无负担,再加上tara本来就是韩国女团音源王者,所以甫一出,立即大火特火。

    除此之外,著名广告导演车恩泽更是亲自操刀,为她们拍摄了剧情连贯了之前专辑,而且情节趣味性极高的mv,甚至还准备了三个版本。而刚一放出来,也立即成为了如今最火热的话题。

    当然,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tara作为公认的韩国第二女团,除了一个少女时代,又有谁能拦得住她们呢?可少女时代又在哪儿呢?答案是她们在美国,马上还要去欧洲……撞不上的。

    那么此时挡在tara面前所谓的最大对手又是谁呢?答案是去年刚刚出道的女团新人王,apink。

    说实话,apink虽然不错,而且这次的主打歌也是可怜的新沙洞老虎亲自操刀,听着也还不错,但她们总归还是个幼苗……双方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所以,仔细想想,此时的tara局面竟然似乎好到不亚于上个月狗日子独享市场的盛况。然而,狗日子的战斗力能跟巅峰的tara相提并论吗?

    最后回到眼前,这里是mnet啊,是ccm的母公司!天时地利人和,二月份从这里开始扫他个十几个一位难道不行吗?实际上这种情况下,就连不怎么合群的刘花英都多了几分笑意,谁刚一出道就能有这个成就?更何况,因为金钟铭的要求和车恩泽的照顾,原本mv中智妍的戏份几乎都被她拿走了……呵呵,能不高兴吗?

    “说起来。”正在抹指甲的居丽突然想到了什么。“过一会apink应该会过来问好吧?”

    待机室里原本欢快的气氛陡然一滞,正在玩夫妇扮演游戏的恩静和智妍齐刷刷的停了下来,孝敏也忽的看向了居丽。而待机室内的几个伴舞、化妆师、助理纷纷诧异的看了过来,对这种莫名的气氛转变不明所以。

    “哎。”朴昭妍这时候也有点紧张了。“怎么了,居丽你想干吗?不许做蠢事!”

    “我能干吗?还蠢事?!”居丽虽然后悔提及这个话题,却也无语至极。“我就是觉得,我好像还没怎么见过这个组合呢……有点好奇,倒是你们几个,反应太大了吧?”

    “其实……确实没必要有太多刻意的东西。”孝敏忍不住干咳一声。“大家当然也没必要紧张,就当是普通后辈来拜访好了,我和昭妍姐负责招待,都别出乱子……”

    “此地无银三百两。”居丽立即更加无语了。

    不过,尴尬的气氛一闪而过,稍等片刻,tara的待机室内马上又变得欢快了起来。而与此同时,其实跟tara组合待机室挨得蛮近的另一个大待机室内,apink组合那边的气氛就截然相反了。

    “孩子们都不要紧张。”崔振浩苦笑着对apink6人,也是对待机室内的apink整个团队,甚至是对他自己,正在做着检讨。“这次的责任全在我。这么好的歌,却在时机上没选对……我也不瞒你们,一月份gir1sday的女总统确实是有着传闻中女团禁令存在的,所以一月份其他女团为了政治上的考量是不允许歌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犯了一个赌博式的错误,觉得紧挨着这个时间禁令歌,别家应该会有所顾忌,我们就会趁势争取到一点空余时间。不要多,一周的时间,拿个一位,对我们新人女团而言就已经算是无怨无悔了。可没成想……有人跟我们一样快,而且还是目前市场上最强大的一个巅峰女团……”

    “其实也不怪代表。”直接负责这次专辑运作的负责人室长,自然要站出来为顶头上司转圜。“说到底,就算是tara,谁会想到对方这个歌竟然会那么火?”

    “这个我更要检讨。”听了这样的安慰,崔振浩反而更加严肃了起来。“其实……关于tara和ccm的动向我不是没听到过一些情报的,可我总是看不起对面金光洙的运作水准,重置版、日文版,次次对粉丝都没诚意。所以这一次知道对方是一个单曲包装成一个专辑以后,说实话,心里是有些轻视的,觉得哪怕是tara也未必不能撞一下……总之,我说这些话,不是为了给谁交代,因为我是acube的代表,我就是总负责人……我说这个是想告诉你们,关于这一轮回归打歌,孩子们谁都不要有负担,毕竟咱们是新团,没一位就没一位,天长日久,慢慢看吧!再过三个月,我们还会有一个正规……”

    “崔代表。”未等崔振浩继续说下去,待机室的大门却突然被拧开,还有人敲了下门板。

    性格有些粗暴的崔振浩不耐的回过头去,却马上又把脾气按了回去,因为来人是apink的司机贾潮,虽然理论上对方只是自己手下的一个毛头小子,但崔振浩心里明白,真要是谈将来,这个年轻人指不定就会跟着金钟铭成为一个骑在自己头上的大人物,没必要跟对方出岔子。

    “麻烦您来一趟。”贾潮倒也不客气。“有人要见您。”

    崔振浩微微皱了下眉头,却也只好回头安慰了一句,然后跟着对方走出了待机室。

    “真的没一位了吗?”人一走,恩地就忍不住从后面直接抱住了忙内夏荣的肩头,不过这话却是对着前面的娜恩问的。“我记得几天前刚专辑的时候,销量和音源都是第一……”

    “那有什么意义,隔了一天tara前辈们不就也了吗?”平时不怎么活泼的娜恩这下子更显得愁眉苦脸了。“音源和专辑都一下子压了过去。”

    “其实。”普二爷也不满的撅起了嘴。“如果周四是在sbs打歌就好了,说不定还能先凑个一位,毕竟咱们早了一天,真要是计算销量、音源……咱们未必就输,可谁让这是mnet呢?对面真是所有地方都稳了!”

    “好了。”要说不郁闷是假的,但是初珑作为队长和队内最大的那个,这时候必须要带头摒弃这种不合时宜的情绪。“与其想这个,不如准备充足一点,说不定就能凭着直播分和节目分争一争呢!”

    “欧尼你信吗?”南珠也有点委屈的感觉。“直播投票我们的粉熊怎么可能赢得过对面?节目分还是mnet自己主页上的数据,他们自己说了算……其实就像普美欧尼说的那样,音源、专辑,还有mv,因为上传时间的问题,未必就比对方差,但是直播分和节目分这两个1o却根本是没法争的。”

    初珑微微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对方了,辛苦大半年……有着一位的实力,却因为撞车而死的不明不白,谁甘心?甚至回到她自己心里,虽然不说,她也想逆袭一次含恩静好不好?

    然而,愣了半响,初珑却也只能转移了一下话题:“无论如何调整下情绪吧,咱们是新人,榜单前五十的都在这里,除了两个主待机室咱们至少还要拜访二十个房间,拉着一张脸算什么?先……去主待机室转一圈吧!”

    apink其余无人对视无言,却也只能收起情绪跟着队长还有几个助理一起走出了待机室……新人就是这么无奈,当o9年出道的tara可以在待机室里玩闹的时候,她们却只能提前一小时挨个去打招呼。

    “没问题吧?”眼看着有着足足五十组艺人的后台走廊里变得热闹了起来,而apink甚至就从不远处的走廊外穿过时,金光洙终于关上了门,然后忍不住又跟节目负责人问了一句。

    “能有什么问题?”m!net的总pd无语的对自己这个老同事反问道。“老金你自己说能有什么问题?数据摆在这里好不好,又不是作假!mv、音源、专辑,这8o的分数打平没问题吧?这些数据又不是我们搞到的,是网站自己的数据。然后节目分咱们公平合理,五五开怎么样?公平合理吧?然后让粉丝拼投票就是了,如何?这么干,cube难道还不服气?这……这实际上已经公平到极点了好不好?甚至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专门给apink安排了最好的待机室,跟咱们自己的最好的艺人tara一个待遇,还要怎么样?!”

    “我其实也知道你说的这些。”金光洙无奈的摆了下手,然后坐回到了办公室里的一个椅子上。“不过,这不影响我心虚啊?你不懂,我之前一直带着她们在日本,真不知道apink也要歌,不然再晚一天,让出一两个一位就好了。没成想……跟厂家和商家都约好时间了才现,竟然正面把人撞死了……”

    “我也理解。”总pd抱着怀立在了办公桌边上。“确实会让人有想法……要是让金钟铭觉得你是在刻意怼他,肯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不过,这都好几天了,他不是没什么态度吗?那种人物,估计正忙呢,怎么会在意这种小事情?”

    “希望如此吧。”金光洙干笑了一声,有些话却不好跟对方说。“说实话,我也知道自己有点神经质,我是真没想到,这歌能这么火!”

    “其实……”pd若有所思的问道。“这1ovey-dovey确实气势非凡,你觉得能跟去年少时theboys正面来一波吗?”

    “坦诚的说,难!”提到这个话题,金光洙立即来了兴致,然后口吐白沫,言之凿凿。“但是,两个月后就未必如此了!”

    “哦?”

    “你想想,当初ondergir1s是怎么被少时逆袭的?”金光洙兴致盎然的答道。“还不是ondergir1s冲着虚无缥缈的欧美市场去了,被捧得老高,结果却错开了韩国本土市场,被少时一口水歌端了老窝……现在,虽然少时那边李秀满安排的很稳,韩国、日本、华语圈、欧美,一步步来的,但实际上总体局面却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所以,只要tara能跟继续……呃,补强和进步,然后再这么来上一次两次,我觉得,到时候就真的能有一战之力了!”

    “那就恭喜老金你……梦想成真吧。”pd也只能如此说了。“你就在我这儿随意……随意吧,我去巡视一下直播台。”

    金光洙无奈的挥了下手,兴致立即降了下去,说实话,这种话没人听,能有什么意思?

    pd淡然的背着手走出办公室的大门,却突然觉得走廊气氛有点古怪,然后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平日里这个点应该后台是最喧闹的时候吧?

    话说,自己之所以习惯这个时候去巡视直播舞台,某种意义上是为了享受那种走哪儿哪儿就立即静音的美妙效果……这其实跟老同事金光洙喜欢口吐白沫的讲自己如何逆袭李秀满是一个套路。

    然而,回到现实,此时的走廊却平静到了极点……注意是平静,不是安静。隔着门,还是能够听到各个房间里的一些说笑声,甚至远处拐角后面的男女主待机室里更是热闹非凡,隐隐的还能够听到更乱的嘈杂声。

    这些都没问题,都很正常。

    但是话说回来,回到走廊里……这尼玛可是足足五十组艺人啊!每周音乐综合榜单前五十的艺人,加上mnetet自己的工作人员,走廊里怎么就会平静跟个坟墓一样?没人喧哗,所有人走动的都小心到极点,还tm有人敢见到自己挤眉弄眼却不鞠躬问好?!

    “过来!”总pd立即对那个胆敢对自己挤眉弄眼的下属黑了脸。“你干什么呢?!那叫什么表情?!”

    “pd……金钟铭先生来了,坐那边呢!”下属无语的伸手指向了走廊的远端。“apink待机室门口,他没找到apink,就坐到门口去了。”

    pd一个激灵,连看都没看,就直接返身拉开门回办公室了。弄的那个下属立在当场,不知所措……话说,遇到这个样的上司,还能怎么样?

    就这样,2月9日,周四下午4点多,金钟铭来到了m!net现场直播的后台,没有遇到apink,只好跟崔振浩一起在apink待机室门口坐了下来。但是,坐下才五分钟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抽身离开了,全程并未有多余的动作的语言。

    不过,对于一些人而言,这五分钟已经足够的展示出了他的态度,也足以改变一些事情的结局了。

    当天晚上,虽然在占据1o的粉丝投票那边不够给力,但是凭借着出色的现场唱功和舞蹈水平,新人女团apink却在同样占据1o的节目分中强势爆,然后已一个很勉强的总分勉力压倒了晚一天专辑和音源的巅峰女团tara,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一位!

    很不容易!真的很不容易!面对着巅峰中的tara,还是在mnet这里,连queens都觉的apink很不容易,晚几个小时歌,舞台出点失误……这个一位就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有什么好失落的?”直播结束后,正如开始前崔振浩去安慰apink一样,ccm的社长金光洙也满脸含笑的来到待机室,然后对着tara几人口吐白沫,言之有物。“你们自己说,人家apink虽然是新团,可现场唱功和舞蹈是不是比咱们强太多?节目分赢了有问题?当然了,且不谈什么等明天这个时候咱们音源和专辑就能彻底压制住对方这种话,单就说这个舞台问题。舞台不如人家就不如好了,对不对?我们平均颜值可是比她们高一点的,对不对?”

    然而,金光洙最后费尽全力的这个冷笑话却只逗笑了一半不到的人。

    “还有呢?”apink保姆车副驾驶上,坐在那里的金钟铭一边打电话一边忍不住看了下腕表上的时间。

    “我们上周还上了大卫深夜秀。”电话那头的西卡用一种比较淡然的语调继续说道。“然后是liveithke11y,马上天一亮就要出去巴黎,然后晚上有个叫legrandjourna1的什么法国节目,1o号当天,就是秀英生日那天了,在巴黎还有一场韩流演唱会……”

    金钟铭静静的听着这些东西,他知道西卡不是在炫耀,又或者说不止是在炫耀,对方确实是想跟自己表达一些东西的,不然也不至于从那边的凌晨两点多断断续续的跟自己说到了凌晨四五点。

    “伍德。”西卡的语气突然间有点寥落。“之前挂上电话以后,我想了一下。你说的一点没错,我们现在确实也在一个跟黑海之后一样的节点上,所有人心态都在生剧烈的变化,当然这种变化跟o8年是相反的……这种飙车式的行程开动着的时候其实还算可以,因为大家都没时间去想这些事情,可是稍微一停下来,比如今天……我就总是忍不住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具体而言呢?”金钟铭轻声问道。

    “我以前……我是说很小的时候。”西卡的声音突然又变得平静了很多。“在韩裔社区里的时候,总是很羡慕好莱坞那些大明星。不过再蠢再小我也知道,自己是个韩裔,是没那个机会的……所以,回国以后遇到了公司的星探,才会变得那么执着,7年练习生,出道又5年……整整12年,又回到了洛杉矶。”

    “有什么感触吗?”

    “称不上衣锦还乡,得偿所愿吧。”西卡叹了口气。“但是我也明白,从一个韩裔艺人的角度来说,我这次回来算是做到了极致,对不对?”

    “或许吧。”金钟铭忍不住笑了一声。“谁让你是个韩国棒子呢?能从韩国娱乐圈一步步的重新走回去,就已经算是了不得的成就。”

    “那么然后呢?”西卡终于问了出来。“伍德你告诉我,然后我该干什么?刚才咱们说,tara昭妍欧尼她们现在已经在巅峰了。可也是你告诉我的,我们少时其实已经在巅峰更上面了……没人追的上。可然后呢,我该怎么办?再往上飞两厘米,让她们跟我的距离再远一点?这个……真的还有意义吗?”

    “这要看……毛毛你自己想要什么。”良久,金钟铭才给出了这个空洞的回答。

    “伍德,我现在心思很乱……有些事情和想法,回去再整理吧。”西卡突然间挂掉了电话。

    金钟铭握着手机,沉默许久。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后的车门突然被拉开,后视镜里,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六个女孩鱼贯而入,连落在最后的初珑都不能幸免。

    看的出来,得到了这个一位,让她们极度满足和幸福!

    ps:2月16日,祝自己生日快乐!也感谢今天群里的红包雨和诸位的打赏!拜谢!

    顺便,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我竟然看到了垃圾小抽也在打赏我的书。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