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0章粉红CP概论(下)(8.8k)

第210章粉红CP概论(下)(8.8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runningman每次拍摄结束以后都要聚餐,所以自然不可能多么奢侈,基本上也就是部队锅、烤肉、烧酒、啤酒之类的。不过,得益于随和的mc们和不敢不随和的嘉宾们,聚餐气氛总是意外的好,甚至在圈内已经有些成品牌的形势了。

    实际上,不止一个艺人在参加完runningman的录制回去以后,在sns上夸赞这个节目组私下的气氛,对于之后的聚餐也一般会报以很高的评价。比如说,金宣儿就曾经公开感慨过,说到了runningman以后最舒服还是之后的聚餐喝酒,在那地方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喝得多不用担心,因为有安全感;喝得少也不用担心,因为没人逼你喝。

    至于原因嘛,不问自知,自然要算到金钟铭和刘在石的头上。

    先,有这俩人在,无论是谁过来这种场合也不用有太多担心,再无力的人也保证没人敢动歪脑筋。

    其次,这俩人本身喝酒就很有意思。话说刘在石这人相当自律,喝酒基本上浅尝辄止,一方面既不破坏气氛,一方面也能保证在场一直有一个清醒的掌舵人。而金钟铭则是基本上就是想喝点就喝点,不想喝就放那儿,甚至有时候还会自斟自饮……有这么两个领头的,下面的人自然也不会有韩国酒场上的那些陋习。

    可话说回来,这绝不是今天晚上宋智孝一口气灌倒孝敏、高雅拉、林秀香三个人的理由,更不是她灌完桌子上的三个嘉宾以后还跑到隔壁桌子上,然后揪着冥pd的衣领接着灌对方的理由……

    “这是怎么了?”哈哈无语的端起自己的杯子,话说刚才要不是刘在石直勾勾的看了过来,估计宋智孝就要找到自己了。

    “谁知道,失恋了吗?”池石镇也有点无语。

    “要去劝一下吗?”李光洙忍不住推了一下一直很沉默的gary。

    “让她喝吧。”gary轻笑了一下,倒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她的酒量你们还不知道吗?”

    众人立即不再多说什么了。说到底,没人担心宋智孝喝多了如何,因为且不谈她的酒量到底如何,光是对方私底下那种男人都要惧三分的不服输性格,就让大家向来很尊重她。所以,这个提醒更多的只是一种例行的问候,而不是真的担心她会出岔子。

    更何况了,连gary这个平素最关心对方的人都不愿意去管,那其他人自然更是不愿意越俎代庖。

    就这样,聚餐一如既往的在十点钟左右结束,然后刘在石开始起身安排车辆和人员分组,以确保每个人都能被安全送回家。而同样只是稍微喝了几杯的金钟铭却没有帮什么忙的意思,只是干脆的一头钻进了gary的那辆路虎揽胜车里。

    话说,他这个喜欢蹭车的毛病大家是见怪不怪了……大多数时候,他会蹭刘在石的车,因为两人都住在狎鸥亭,顺路。但也不全是,比如现在蹭gary的车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cube公司大楼就在清潭洞和蚕室的交界处,说不定他这是有事回公司呢!

    不过,今天的情形似乎有些不一样,就在前金钟铭和gary一个副驾驶一个后排眯着眼睛打盹,而前面gary的崔姓助理已经准备要启动车子的时候,一个有些意外的人突然拉开车门钻了进来。

    “智孝姐要去哪儿?”金钟铭微微睁开眼睛问道。“让崔助理想好路线……”

    “西大门路口那里把我放下就好。”宋智孝满身酒气,却依然神志清醒。“我让我助理在车子后面跟着呢。”

    “有什么事要跟我说?”金钟铭稍微一想就有点明白了,这一期的拍摄地点在麻浦,距离转向高阳的西大门其实很近,甚至车子从哪里走还有些绕路的嫌疑,那么……对方应该就是有事要说了。

    “是有点事。”后座上的宋智孝先是扭头瞥了眼正在自己身边打盹的姜gary,然后就扯着车内顶棚的把手椅小心的越过了对方的身体,还把脑袋探到了金钟铭身旁。“我其实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因为仔细想想也没必要,但是……”

    “那还是说吧。”金钟铭随意的答道。“我尽力而为好了。”

    “不需要你为。”宋智孝想了一下,还是松开手勉力以正常姿势坐回到了座位上。“其实只需要你知道就行了……我准备跟白昌洙社长分手。”

    车内陡然一静,除了正在微微打鼾的gary外,金钟铭和gary的助理一起怔了一下。

    而等了几秒钟,金钟铭才算是反应过来了:“真失恋了?”

    “哎。”宋智孝坦然答道。“算是吧,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严格意义上的失恋。但是……”

    “但是什么?”金钟铭不解的追问道。

    “但是……除了正常的失恋反应外,还有一丝解脱的感觉。”宋智孝挽了一下鬓角处的头,那是之前在饭店中被热气打湿的。

    “可以理解。”金钟铭随意的点了下头。

    而过了一会后,眼看着车内依旧毫无反应,他又低头多加了一句:“我知道了。”

    “那就好。”宋智孝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同样低头闭上了眼睛,车子里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话说,喝完酒打个盹,实在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西大门路口也实在是太近了,而从这里开始,金钟铭和gary就要继续东走,宋智孝则要向西回到自己所住的高阳。所以,没睡上两分钟的她马上就被崔助理喊了起来。

    而大概是为了不打扰到其余两人的休息,宋智孝下车的时候既没打招呼也未说话,而是很干脆的下去换乘了自己那辆一直跟在路虎车后面的黑色保姆车。

    然后,两辆车就一东一西的背向而行了起来。

    “前面找个地方停下。”路虎车刚刚再次上路,还未驶上大路,金钟铭就突然睁开了眼睛。“喝酒喝得有点渴,麻烦崔助理下去帮我和gary哥买点热咖啡。”

    旁边开车的崔姓助理敏感的点了下头,然后立即就把车子拐进了路边的巷口的一个路灯下。

    话说,这位助理不是蠢货,实际上这么长时间了,作为gary的助理他对runningman里面一些人和一些事还是有这么一点了解的。

    其中,对于金钟铭,他印象极为深刻的一点是,这个大人物似乎从来都对小事情很雍容,吃饭晚了就自己啃凉盒饭,渴了就自己找饮料……总之,对方很少在这种小细节上给任何人添麻烦。

    所以说,那边宋智孝刚下车,这边他就索要什么热咖啡,这就显得很是刻意了。

    除此之外,什么自家老板对宋智孝的一些想法之类的事情,那就更不用说了,没人比他这个助理更清楚。

    而如此一来,再联想到之前宋智孝上车时说的那寥寥几句话,这位崔助理怎么可能不明白,金钟铭这是要自己避讳一下,他有话要跟躺在后座装睡的自家老板说一说。

    “怎么不睡了?”果然,那边崔助理刚一下车,这边姜gary立即就在金钟铭戏谑声中坐了起来,完全没有之前睡的死气沉沉的样子。

    “我……智孝那边不会有问题吧?”gary没有理会金钟铭的嘲讽,而是开门见山的把心里的块垒给问了出来。

    “能有什么问题?”金钟铭抱起怀不以为意的反问道。

    “当然是白昌洙那个人……他不是黑帮大哥吗?”gary巴着金钟铭的后座认真的问道。“智孝跟他分手,他会不会有什么不满,然后……你懂我意思?”

    “我懂。”可能是稍许酒精的作用吧,金钟铭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头疼,却也只能略显无力的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话说回来,你这是关心则乱到一定程度了吧?不然怎么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哪里幼稚了?”gary依旧一脸认真的质问道。“这可是很严肃的问题。”

    “嘿。”金钟铭稍微笑了一下,又把手无力的放了下去。“gary哥,你这是小看了人家白昌洙,也小看了智孝姐,更重要的是根本没看清楚那两人的关系以及你自己……”

    “我……我?”gary一脸茫然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而且答非所谓。“今天我喝的比你还少。”

    “那就更能说明问题了。”金钟铭一脸淡然的回过头来。“先说说人家白昌洙好了,什么年代了,哪个黑帮老大还玩那一套啊?不只是白昌洙,泛西方派的那几个我都见过,现在混得最好的那个是在朴女士那边一个宴会上见的,西装马甲穿的比我都像正经人,见到我就亲热的鞠躬问好,然后拉着手一个劲的跟我说他是做游戏产业的,想洗白的心思比谁都紧!你知道吗?整个2o11年,检察官对有过一次案底以上的全踢黑帮成员进行过内部统计,昔日韩国最大的泛西方派,包括白昌洙在内才12人有案底!你管这个叫黑帮?!当然了,非说他是黑帮也无话可说,可人家早就集体上岸了好不好?没你想的那么1o!”

    gary松开手,茫然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微微皱了下眉头,说实话,他现在脑子有点乱。

    “说句不好听的。”金钟铭似笑非笑的继续回头盯着对方道。“玩hiphop的艺人里面,一年之内有案底的恐怕也要过12人吧?韩国歌谣界最德高望重的那个……我说的是就是李秀满,他的案底比白昌洙还大吧?什么年代了,别把人想那么差劲!”

    gary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两个说法好像还真的没法反驳。

    “至于智孝姐。”金钟铭收起了戏谑的笑容。“之前聚餐的时候,大家都说恩惠姐这个人有野心,钟国哥完美主义,两人很难在一起……可实际上,何止是恩惠姐,这年头在韩国混娱乐圈能混出头的女人哪个没点心思和性格?真正软塌塌的人早就被大浪打穿了!”

    gary这下子倒是点了点头:“其实这个我也知道,智孝这人很好强。之前霜花店的事情她……她就一直在一声不吭的硬挺嘛!”

    金钟铭稍微沉默了一会,霜花店这部电影已经足足三四年,喝了几杯酒的他需要时间来回忆一下……不过,仔细一想,他却也不得不承认gary的说法,因为这部电影对宋智孝而言,确实是个巨大的人生考验。

    话说,当时的她正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为了能够摆脱桎梏,成为业内公认的成功演员,再加上演对手戏的人是业内最当红的两个小生,又是大投资的古装戏……反正吧,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最后宋智孝竟然选择了那条对于一个女星而言最为冒险的路子——仿照全度妍的为艺术献身。

    可结果呢?票房很成功,电影很受好评,然后赵寅成和朱镇模这两个当红炸子鸡继续火,甚至连龙套小兵都捧红了一个宋仲基,唯独对于牺牲最大的宋智孝而言却是……恶评如潮!

    而对于一个女艺人而言,说实话,这种打击不仅是强烈的,而且是不堪的。实际当时上宋智孝本人的事业几乎瞬间跌入到了低谷……那段时间,她一方面不得不咬着牙硬抗流言蜚语,另一方面却不得不重回二三线的行列去拍那些毫无价值的恐怖片。而与此同时,好强的她为了保证能够继续在娱乐圈生存下去,还要顶着这种压力和白眼陷入到所谓通告艺人的尴尬地步……一部垃圾恐怖片出来,她能串十几个综艺的场!

    不过话说回来,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有意思,也就是那段时间里,宋智孝在家族诞生的片场里遭遇到了刘在石,然后那种好强、认真和辛苦给这位国民mc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也正是因为如此,当runningman因为李孝利失去兴致而陷入到没有女mc的尴尬境地时,她获得了一个宝贵至极的机会,并最终挤掉了具荷拉这种竞争力强大的对手,重新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

    而除了这些流于表面的事情以外,所谓的霜花店之于宋智孝,其实也给金钟铭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当然,这个印象肯定不是指所谓的为艺术献身。

    “其实……”隔了很久,金钟铭才若有所思的回应了对方的话。“我对智孝姐的印象和感官八成就是这种坚硬和不服输……实在是不服不行。”

    “我知道。”gary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袋湿巾,撕开来递给金钟铭一张,剩下一张则蒙在了自己的脸上。“其实霜花店那部电影,智孝私底下一直觉得挺对不起你的……有次她跟我说过,当初你给她机会,让她拍了评价那么高的纯爱电影,结果她一转身就是一部霜花店……”

    “早感觉到了。”金钟铭接过纸巾在脸上擦了一把,精神立即为之一振。“毕竟是我当第一次导演时的演员,可是来到runningman以后,连光洙哥都跟我很快熟了起来,她却一直给我感觉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刚开始我还不懂
大圣,我要嫁给你txt下载
,后来经人提醒,再看她那种性格也就猜到了一二……不过,我是真没在意,反倒是对她这种死撑着的性格有所欣赏……这年头,一个女艺人能咬着牙撑过那种局面,坦诚的讲,强过太多人了!”

    “所以你才说我小看了她吗?”gary稍微有些明悟。“这么一想,我确实有些杞人忧天了。”

    金钟铭默不作声。

    “还有你说我没看懂那俩人关系。”gary扯下湿巾无力的抛在了一旁。“其实擦把脸以后仔细想想,我确实是有些关心则乱了,怎么说呢?我也不是不懂……”

    “说来听听。”

    “一开始我跟外人一样,觉得她跟白昌洙之间像是……”

    “直接说就是了。”金钟铭嗤笑了一声。“你歌词里面不是什么都敢写吗?”

    “不一样的。”gary忍不住仰头叹了口气。“也就是你,哈哈当面我都不会说的……一开始觉得那确实是个坏女人,演那种戏,还跟黑帮混在一起,不是包养是什么?”

    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挑了挑了眉毛。

    “可是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一点点的就觉得,那两个人似乎是真的恋爱。不然呢?智孝那种性格的人能真心做个可笑的金丝雀?而且等到你都来到runningman了,我就更肯定了,因为真要是有强迫和压制的含义在里面,智孝一句话求过来,白昌洙就不可能撑得住你的压力……所以两年间吧,慢慢的就认可了她和白昌洙的关系,而且这种认可的比重越来越大,你让我现在说,我觉得那两个人确实还有一种上对下、老板对员工、黑帮老大对艺人的……包养成分,但最多只有两成了。”

    “能有一成就不错了。”金钟铭忍不住插了句嘴。“然后呢,剩余的是什么?”

    “你说的没错,一成就不错了。”gary盯着车顶答道。“而且还是因为自暴自弃,因为他们交往的时候不就是霜花店之后吗?她当时的名声跌落到了谷底,根本不在乎了。至于剩余的……还有三成应该是相互扶持和依靠吧?当然,也可以说的势力一点,算是相互利用……这个太复杂,我不大懂,但是……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对不对?”

    金钟铭点了点头:“没错,我也是那么想的。那段时间智孝姐和白昌洙的日子都不好过,智孝姐想在娱乐圈生存下去,她需要一个明白的关系罩着自己。至于白昌洙,他也需要一个全新的生活圈子来跟过去那些破事斩开……两人一拍即合。可还有六成是什么?”

    “剩下的自然就是很正常,很让人羡慕的普通爱情吧?出入相随、去见父母……话说那次我知道白昌洙去见了智孝母亲的时候,说实话,当时我在心里真的是无条件在祝福……十分十的祝福……”

    “那说明,那个时候你已经彻底陷进去了。”金钟铭终于听不下去了。“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喜欢上了智孝姐!”

    “我知道。”gary的语调突然有点不对劲了。“所以……我刚才才会装睡,我感觉很内疚!”

    内疚个鬼啊?金钟铭很想直接回头质问一句,但是他虽然张了张嘴,却终于没说话。

    “就像我们刚才说的那样。”gary的语调还是很古怪,虽然没回头,金钟铭却能肯定对方的情绪已经有些不对劲了,而这个,对于万年都是淡定心情加表情的gary而言简直是……有些火山在内心深处迸的感觉了。“那俩人的关系有四成是不正常的,而且随着现在两个人都重新站稳了脚跟,那四成促使他们在一起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可这还不对,因为还有六成正常的爱情关系在撑着他们。所以,虽然很危险,但是仅仅是事业和地位上的变动,还不足以让他们分手,我这账算得对不对?”

    “对。”

    “但是这个时候我很不合适的出现了。”gary的语气变得更加颓丧,语调也变得更加古怪,金钟铭毫不怀疑这个冷面男会随时情绪失控。“白昌洙毫无疑问的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也是……然后我在节目里对智孝总是很不自觉……再然后,那些……那些感情流露,他、他也肯定看的出来……是个男人都忍不了对不对?”

    “对。”

    “可智孝又那么好强,这个节目对她而言绝对不能放弃,所以……她、她肯定不会屈从白昌洙的要求,对不对?”

    “对。”

    “那么事情就很清楚了,本来这俩人的关系就在那个六成的危险线上了,现在因为我,他们……他们之间就又出现了新问题,并最终越过了保持稳定的红线,然后走到了这一步……对不对?”

    “对。”

    “你之前说我没看清楚自己,就是指这个,对不对?”

    “不对!”

    gary诧异的将目光从车顶往下移到了前面座位上金钟铭的后脑勺上:“什么意思?!”

    “哥你是个聪明人。”金钟铭平静的答道。“实际上,我刚才说你关心则乱没看清楚这个没看清楚那个的,真的是有些小瞧你了,你其实比谁都清楚……”

    “清楚有什么用?”gary忍不住自嘲了一声。“还不是……”

    “清楚一件事情中的所有人和所有的关系还是很有用的。”金钟铭继续用那种不急不缓又带着一丝冷漠的语调答道。“因为它能让你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然而,我刚才说你没搞清楚的是四样东西,可你这个聪明人却只懂了最不重要的三样……最关键的一个东西,也就是你本人在这件事情中的作用,你却始终没有清楚或者说完全的认识。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智孝姐为什么要专门上车跟我说这件事情?”

    “当然是怕万一……那怕是万一白昌洙狗急跳墙怎么办?或许他酒品不好?或许他小弟和兄弟里面有人觉得这让他没面子……”gary说着说着突然又有些焦躁了起来。“钟铭,你还是打个电话警告一下他吧?他始终还是个黑帮,还是泛西方派这种大黑帮里面一个领头的……”

    金钟铭实在是有些无力了:“所以说哥你关心则乱还真没错……你真觉得她是来找我的吗?”

    gary微微一怔,但马上就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件事情,上周喝酒的时候智孝就隐约跟我暗示了一下。今天她在外面跟白昌洙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恰好遇到了……当时我就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了,所以我才会立即就跟着情绪低落的……她也没必要跟一个早就知道的人再说一遍的。”

    “反过来想呢?”金钟铭终于不耐烦了。“为什么不是她一次又一次的试图在跟一个人表达一些东西呢?你可以因为她的坚强、她的容貌、她的魅力而真正动心,她为什么不可以因为你的耐心、你的包容、你的温柔而反过来动心呢?真以为白昌洙只是因为有人喜欢上了自己女朋友就受不了了?!他真正受不了的……恐怕是自己女朋友这边暧昧和动摇的态度吧?!”

    gary茫然失措,欲言又止。

    “也就是你,换了哈哈哥我都懒得说到这份上。”从后视镜中看到对方这个样子,金钟铭忍不住回过身来没好气的锤了一下座椅靠背,语气叶变得完全不客气了起来。“天天跟吉出入成双的,是不是脑子被他带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gay呢!你跟吉谁攻谁谁受?!这种事情,人家一个性格那么自强的女人,三番五次给你暗示,你就知道躲在这里装睡?”

    “真的吗?”gary依旧有些不自信。“是在鼓励我吗?”

    “现在给我……滚下去!”金钟铭无语的指向了车门。

    “这是我的车……”gary弱声弱气的答道。

    “然后呢?”金钟铭冷笑着反问道。“酒驾不犯法吗?”

    “我不是这意思。”

    “那边就是地铁口……哥,趁着还来得及,买张票去高阳吧!”金钟铭苦口婆心。“实际上这也是唯一一个能截住对方的方式!说句难听的……你今天错过这一次,哪怕只是去的晚了,估计这辈子就没机会了!你看看金钟国跟尹恩惠,他们本来是有机会的……可现在呢?我这次把恩惠姐带过来,也不过是为了个人的一点小私心罢了,本身根本就未抱希望!别让自己五六年后再对上智孝姐的时候,变得像那俩人那么尴尬,好不好?”

    gary哆哆嗦嗦的从后座起身,试图推开旁边的车门,但是当他的手摸到门把手的时候,却又忍不住看向了金钟铭。

    “给你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金钟铭无奈的回身坐直了身子,却也懒得脾气了。“问完,你不走我走……”

    “我是想问。”gary咬着牙问道。“真要是我今天没敢去……钟铭,伍德,你还是个熊孩子的时候咱们就认识了,你会看不起我吗?”

    “不会。”金钟铭头也不回,极为利索的答道。“三个理由。”

    “说一下,让我安下心。”

    “第一……虽然比你年轻,可我经验更丰富一点,这方面错过的人和东西,还有冒失的行径也就多了一点,我真没资格看不起你。”

    “略知一二……不过你比我年轻,经历得起。”

    “经历的起也不想经历的……”金钟铭无奈的答道。“知道自己老了,那就应该更现实更成熟果决一点,不要在这里婆婆妈妈的!”

    “第二呢?”

    “第二,就像刚才说的那样,你也好,智孝姐也好,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要面对的东西更为复杂一点,家人、事业……总是要考虑的。”金钟铭在身上摸了摸,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了一个口香糖,撕开包装塞进了嘴里。“这一点,我现在毫无顾虑,你们却都要在这里面不停的挣扎……所以说,出于物质和现实的考虑,我这个站在岸上的人依旧是没有资格看不起你。”

    “这个我也不怕,第三呢?”gary已经摸到了门把手。

    “第三嘛。”金钟铭突然不合时宜的笑了一声。“很简单……万一你真是个gay呢?和吉一攻一受的,而且看你这种弱声弱气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小受……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今天的苦口婆心,智孝姐对你的三番五次……岂不是一开始就失去了前提?对不对?”

    gary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推开车门跑了出去,车外的冷空气瞬间倒灌入车内,从背后让金钟铭浑身一激灵,之前的热情、气恼……突然也就变得无影无踪了。

    然而,更让金钟铭忍不住冷笑的是,同样应该是被冷风激的脱离了情绪的狗哥,没跑两步竟然就折身再度拉开了车门,这次他拉开的是驾驶座的门。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gary有些尴尬的对着正在嚼口香糖的金钟铭说道。

    “你现在死了都不关我事!”

    “钱包在小崔助理那里……我没钱买地铁票……”

    金钟铭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哆哆嗦嗦的翻出自己的钱包,看都没看直接就砸向了对方的脸:“赶紧滚!再晚一步就赶不上最后一班地铁了!”

    十秒钟后,姜熙健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夜幕中,而这次他再也没有回来。

    不过,金钟铭却也突然莫名其妙的下了车,然后一手扶着路灯杆子一手捏住了自己的喉咙……

    “金钟铭先生……你没事吧?”就在这时,小崔助理很合时宜的拎着一个袋子出现在了金钟铭的身后。“咖啡来了……可是没有热的了……”

    “麻烦你再帮我买个汤勺过来。”金钟铭回头接过了咖啡,面色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极为难看。“刚才一不小心把口香糖咽下去了……感觉嗓子很难受……”

    “我看到了,好像您刚砸钱包的时候确实抽了一口冷气,应该是那时候呛进去的……不过金钟铭先生,口香糖而已,没问题的。”小崔助理表情自然,经验丰富的答道。“而且您这人胃不好,催吐对身体危害很大,这种情况下不如咽下去。这样吧,那边夜市有卖热包子的,不如我再去给您买点包子,您大口吃下去……如何?”

    合情合理,金钟铭无言以对。

    ps1: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情人节努力写了个有些人没有错过的妄想故事……但是最近很疲惫,心态也有点崩溃,断断续续写了两三天,写的不好,大家别在意。

    ps2:要出分了,祝考研的诸位个个都能上心仪的学校和专业,然后别忘了来群里红包撒花。

    ps3:最后一条是祝福自己的,因为这章之后,书的正文将正式跨过4oo万字大关,从今天开始我再在韩娱作者群里装逼的时候就可以这么说了:

    “咳咳,写韩娱嘛,其实很简单,只要按部就班一步步来就没问题。第一步,让我们先定个很小的目标,比如,先花一年半的时间写他个4oo万字……”

    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