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06章献策

第206章献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如果说圣诞节期间龙门飞甲的引爆有着全民自娱乐的特性在里面,那么元旦之后爆红的女总统就是彻头彻尾的一场政治营销。

    呃,其实歌曲刚推出来的时候,敏感的人就立即注意到了它,毕竟这名字太直接了。但是那些人反应却有些茫然,不仅是因为这歌背后是一个十八线都算不上的糊团,更重要的是这些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手段。

    坦诚的讲,以前朴大妈是干过类似行动的,sbs电视剧大物嘛,里面出现了韩国第一个女总统……可那玩意,情节太曲折晦涩,而高贤贞这位韩国小姐出身的名演员又比朴大妈漂亮一百倍,所以如果没有专家解读的话,就凭韩国老百姓那智商,估计是一时反应不过来的。

    哪像现在这歌,这么直接,这么粗暴,这么强硬,上来就女总统三个字!

    而且看一遍mv听一遍里面歌词大意,你也能明白这歌是干嘛的。歌词含义跟剧情真的很简单,胆小害羞女孩看上了帅气的男孩,不敢主动去爱,但是……连女人都要去选总统了,我为什么不敢去爱呢?然后曲风陡然一转,变得激烈和大胆,mv里也变成了性感自信的舞蹈……你能说什么?

    说句歧视女性的话,家庭主妇听一遍都会明白这是在帮着朴大妈搞宣布好不好?

    可是,文在寅也罢,安哲秀也罢,面对着这种粗暴的手段却真的有些懵。

    当然了,懵完之后第一反应肯定是要揭露了,这是本能,肯定要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的支持者,这可笑的口水歌是在为朴大妈搞政治宣传,咱们应该先戴上有色眼镜再来看这个mv里的四个漂亮妹子,对不对?不要一边听着女总统三个字一边还盯着大腿看,对不对?而且他们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可是……太慢了!

    其实说句实话,这时候真要想阻击一下,你应该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比如安哲秀,他完全可以立即在自己正在进行着的爵士乐宣讲会里告诉支持者,说这歌就是在给朴大妈助选,大家要擦亮眼睛,也可以让偏向自己的网络媒体立即闹腾起来开嘲讽或者转移话题;而文在寅,他也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经营日久的人脉,立即让电视台那里进行捣乱,还可以强迫那些受过金大中、卢武铉恩惠的娱乐圈人士,立即派出七八个女团去阻击这个什么十八线糊团狗日子……真要是那样的话,金钟铭也只好冒着授人以柄的危险玩点更粗暴的东西了。

    但是他们没有,两个人都没有及时作出反应。

    不是没反应,而是按部就班的把反应做了出来:官僚主义、纸质媒体、专家教授、两三天后的专栏、一周后的某个时政节目、下一次宣讲会……

    这其实也怪不得他们,因为哪怕是最年轻的安哲秀也已经五十岁了,他身边说的上话的所谓年轻人也最少要四十岁。这些人虽然懂得一些信息时代的道理和东西,也懂得一些年轻人和娱乐圈里的戏码,但却终究还是雾里看花。

    所以,他们错过了一开始就掐死这歌的机会,而机会这种东西,一旦错失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歌曲出来以后,环顾四周,往年精彩纷呈的元旦档期的女团市场上,此刻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当红女团在活动……这在竞争激烈的所谓女团盛世中简直不可想象。

    然后很快,这女总统的mv就开始在非竞争性的视频网站页、电视墙中频频出现,音源也被广播电台、电视台大量引用和播放……呃,顺便说一句,就在这时,站在这歌背后的金钟铭的身影就已经开始若隐若现了。

    毕竟,这种的病毒式的泛娱乐圈轰炸是需要大量资源花费的,没钱没人脉你根本轰炸不起来的,而且时机配合还如此恰到好处。业内人士一看就知道,不是金钟铭的cube系就是李在贤的cj系在干这件事情,李秀满的s.m或许尽全力状态下能做到,但是他们绝对不舍得这个钱。

    而随后,当各大电视台王牌综艺也恰到好处的开始播放一周前,甚至两周前四个女孩过来录制的综艺时……所有业内行家都明白过来了,这件事情只能是金钟铭在做了!

    这么说当然不是讲cj没这个实力,而是说如果真是他们干的,那一定会从自己的打歌节目入手……而不是现在这样先走综艺开路,因为现在的王牌综艺全都在cube那里攥着呢。

    说实话,很多有些懵圈的圈内人此刻第一反应是这个gir1sday的组合里面是不是有个叫郑秀妍的成员?毕竟,能让金钟铭这么干的组合,似乎也只有少女时代了,2o11年的音源王者,两个成员跟金钟铭传过绯闻的tara都不该有这待遇的。

    可是,此刻的少女时代正在jtbc拯救危险少年,tara也在日本调教花美男。所以,现在拿钱搞泛娱乐圈轰炸的人虽然是金钟铭,但享受这个待遇的组合却只是叫做狗日子。

    原因嘛……不问自知了。女总统嘛!金钟铭公开直接的站了队,而且宁可捧一个十八线糊团来干这件事情,却没让自己的妹妹趟这个浑水……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才叫真正的妹控!

    不过说实话,实际上也是三天不到,两天多一点的时间吧,金钟铭就已经在泛娱乐圈的外围撒开手了。因为再往后,事情本身的展就合情合理到没人能说什么的地步了——由于没有任何竞争对手,由于不明所以的全方位轰炸,这歌和这个组合迅的走红!

    是真正意义上的走红!

    全程没有任何作弊或者数据的恶意修正,在正式的音源网站里和统计播放数量的音乐mv视频网站里,这女总统就很快来到了页。而gir1sday这个组合马上也开始凭着自己本身出色的素质和特点,在各个独享的电视台综艺里迅的圈粉、蹿红。

    再往后,在打歌节目里,她们开始跟一些心里乱打鼓的男团进行了真正公平的竞争,并立即就在膝盖最软的sbs那里勉勉强强收割了第一个一位……

    而这时候,这歌的潜在效应竟然立即就开始出现了:在朴大妈最无力的年轻人群体里,她的支持率竟然出现了一点点提升……

    注意,这点支持率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因为朴大妈从来都没指望从年轻群体中获得什么支持和胜利。

    重要的是什么?重要只是这种细微波动的本身,和年轻人对女总统三个字的接受程度。

    没错,她需要的仅仅是这些政治热情低下的年轻人不反对她,不对她有恶感,不把她当做那个邪恶独裁者的后代而已,她根本没想着把这些人给拉过来……因为那些敌视朴正熙的韩国年轻人,对于保守阵营而言本身正是最保守和坚固的敌人。

    想当年,朴大妈还为此在脸上挨过一刀。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有意思,脸上挨了一刀差点毁容都没做到的事情,这次竟然被一简单粗暴的口水歌给做到了!

    而这个时候,当一些觉得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的人试图说明情况时,却引了年轻人群体的不耐烦和厌恶感……这意思是我们被骗了?一歌而已,以为我们不懂吗?把我们当小孩子吗?我们不知道把糖衣吃下去,炮弹扔回去啊?抛开政治对立,女总统三个字怎么了?

    说实话,这时候有些人心里已经憋屈到了极点,他们很想骂点什么,揭露点什么,但是却无话可骂,无事可揭露……因为那些在电视台工作的自己人告诉他们,这歌如今的蹿红和成绩真的不存在什么明显的作弊,也没有来自于对方明显的压力。

    只不过……是那些本来应该跟gir1sday一起过来考试的其他学生们全都弃权了而已。她们就算是最后一名,却也是第一名!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时代变了,在这个信息化时代,想要在一个五千万人口的网络社会中形成一种年轻人之间的风潮只需要两天就行了,你们来晚了一步,就永远晚了一步,没得救了。

    不过,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不仅是安哲秀和文在寅反应的太晚了,就连朴大妈那边的反应也有点晚了。那边的人当然明白这歌是什么意思,当然在电视台和媒体那里也有自己人,当然也从一些渠道知道是谁在干着这件事情,所以当然也会有所谓的紧急支援过来。

    可是,等朴大妈的支援赶到时,却和对方的反扑一样落入了跟不上形势的尴尬境地。他们想帮忙修改一下音源排行,却现这歌已经是实实在在的第一名;他们想在电视台那里施点压,却现这歌已经凭着真实成绩拿下了一位;他们想帮着这四个女孩多点曝光率,却现市场已经开始主动选择gir1sday这个组合了。

    总之,这歌大势已成,风潮已经卷起,两边的人根本无事可做,也不知道下一步到底需要怎么做。

    而金钟铭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就是要告诉那些人,自己或许不是实力最出众的那个,但绝对是在特定领域有着不可替代作用的一个人。

    比如在韩国娱乐圈这一亩三分地里,他金钟铭要想干一件事情,别人是拦不住,甚至是来不及反应的。

    再比如面对着年轻人,他金钟铭的策略是最准确无误的,而你们这群四十岁还敢自称优秀青年的人,却根本连看都看不懂他到底在干什么!

    而实际上,一周后,当几个素质不错的组合仓皇的带着所谓新歌曲对上狗日子的时候,却只能憋屈的铩羽而归。这时候,大家也真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一言而令所有女团让开道路,这叫威信;泛娱乐圈的全线配合宣传,这叫实力;细致而准确的定位,简单粗暴却意外煽动了年轻人心思的手段,这叫只有年轻人才有的专项能力。

    总而言之,金钟铭完美的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从安哲秀到文在寅,再到……那位女总统。而既然如此的话,在韩国娱乐圈里,在年轻人的宣传档口里,有些人,是否应该多多依仗一下这个年轻人呢?

    果然,元旦才过去了十多天,就在金钟铭得知自己那部绰号3d洗脚的电影成功突破百万观影人次的时候,他同时也接到了朴大妈的邀请。时间是不引人瞩目的晚上,地点就在已经成为她选举大本营的汝矣岛办公室里,理由当然也很充分……我选举对策委员会的人还没给钟铭你做个正式的介绍呢!

    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信号。

    “来钟铭,这位是金淇春老先生。”金武星笑眯眯的拽着金钟铭的手,一副两人很熟的样子。“金老先生可是我们所有人的前辈!”

    金钟铭立即毕恭毕敬的给金淇春行了一礼,他当然知道金武星说的没有任何问题,这个因为别人跟他名字一样就要霸道的把人赶走的老头子,确实是有着足够霸道的资本。

    呃,为什么这么说?答案就在金武星的那句前辈里面。

    话说,自古以来,政坛上最强力的武器从来都是活得长三个字!

    德川家康熬死了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他自然就可以慢悠悠开创三百年德川幕府;司马懿熬死了曹魏五个皇帝,他自然就是司马宣王;那么对应的,眼前的这个老头子虽然是公认的废物、小心眼……但是架不住人家从朴正熙时代就是高官啊,架不住人家出过n次丑闻,被人撵下去n次不止,却还能跳出来继续吆五喝六啊!

    没错,这个快八十岁的老头子起家于朴正熙时代,在韩国皿煮化后更是保守派政党第一任党务厅厅长……换言之,他几乎是现存的韩国执政党也就是传统保守派阵营中辈分最大的那个,不知道多少总理、部长、执政党最高代表、国会议员都是他的直属后辈。

    除此之外,这厮在地方上履历也极为丰富,他是忠清南道出身,少年时期却在庆尚南道读书,釜山出身的保守派司法大佬郑烘原就是他一个中学的学弟。实际上,郑烘原刚刚成为了韩国执政党政策推进委员会委员长,好像背后就有这位老爷子给朴大妈的建议。

    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金淇春老爷爷一直认为朴正熙是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实际上早在那个时代他就跟朴大妈这位长公主有过不错的交情。所以,这次朴大妈下定决心要二战后,他都这把年纪了却毫无怨言的跑过来给这位长公主当定海神针……

    不过对金钟铭而言,最最有意思的一点是,明明朴大妈的幕僚班底几乎全都是来自于成均馆大学,可是这位连金武星都能压得住的领头老爷爷,却是金钟铭尔大学的前辈!

    所以说,为什么金钟铭一直觉得朴大妈这次是风从虎龙从云呢?看看眼前的两个人就知道了,幕僚长金淇春是韩国保守派阵营资历最老的老不死,而党内仅次于她和李明博的第三大派系釜山系的老大金武星竟然也老是出现在朴大妈的办公室里!

    所以说,什么安哲秀惊艳出山?什么罗卿媛大败而回?什么文在寅众志成城?有毛用?!

    “我听很多后辈提起过钟铭你。”看来直属后辈的身份和在学界大把撒钱的做派还是很有用的,虽然金淇春一开口就老气横秋到很讨人厌,却意外的没有什么刁难或者白眼。“你在学界的名声很好,生意做得也很大,听说在娱乐圈也有一手……好像还跟志源关系不赖?说实话,干的不错!不过接下去还要好好做,我们这群老头子迟早要让开的,未来迟早是你们这群年轻人的。”

    金钟铭自然忙不迭的点头和奉承,没办法,对于这种老不死的能哄就哄着好了。

    “钟铭跟朴代表私人关系很好,但是跟诸位幕僚并不是很熟。”眼看着金淇春摆谱摆的差不多了,金武星这才继续了下去。“这次来是来专门过来认识一下诸位贤达的……”

    “这个好办!”金淇春马上就展示了一下什么叫霸道。“把他们都叫过来,排好队,我来给钟铭做下介绍好了!”

    金钟铭登时愣在当场。

    要知道,虽说是幕僚,可实际上,郑虎成、安钟范、金在原、安峰根……这群人个个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而且他们中少的都跟着朴大妈干了几年,多的干过十几年,郑虎成甚至二十年前还是帅哥的时候就跟着朴大妈混饭吃了!

    更何况,这群人大部分人还都是有着大学教授身份加成的正牌专家,放在社会里那个个都是韩国权力金字塔中的上层……可就这么像是去觐见亲爷爷一样被金淇春给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然后拍好队给金钟铭作介绍。

    说实话,金钟铭和金武星这俩人都有点尴尬癌的意思,可那七八个朴大妈的核心幕僚却好像已经适应了这位老头子的霸道,真的像是小学生一样挨个的出列对金钟铭做自我介绍……比如什么……我叫郑虎成,今年多大多大,是成均馆大学教授,现在负责什么什么……听得金钟铭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这通闹剧持续了十分钟之久,最后还是小金淇春这个朴大妈的生活秘书跑过来,说是朴大妈要跟金钟铭聊一下选举宣传的事情,这才算是给大家解了围。

    “平时……这位金老先生都是这样吗?”一到走廊里,金钟铭就忍不住朝金武星问道。

    “可能他觉得五十岁的人跟二十岁的人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区别吧!”金武星只能如此说了。“不过……这样也好。”

    金钟铭微微一怔。

    “我跟钟铭你说句实话吧,其实那群幕僚们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金武星停步在走廊里,给金钟铭稍微做了一点科普。“他们大部分都是有着成均馆大学背景的人,不是教授就是那里上过学,所以平日里总是互相勾连成一团,而且还都仗着朴女士的信任肆无忌惮……现在,既然金淇春老先生觉的你是他的尔大学后辈,对你青眼有加,那其实反而为你省了一堆麻烦!最起码,这群成均馆的人估计就不敢乱打你什么主意了。”

    金钟铭咧嘴一笑,并未搭话。

    其实这一笑有多个意思,一个固然是他听明白了金武星的嘲讽,明白了成均馆大学出身的幕僚们在朴大妈这里勾连成一团,而金淇春又是个霸道老头子,所以,估计着双方平时没少乱折腾。

    而对应的,金钟铭也确实觉得,既然金淇春这么看重自己尔大直系后辈的身份,好像还很在意自己跟殷志源的私交,那未尝不能趁机扯扯虎皮应对一下那群幕僚……毕竟,一个快八十岁的老头子总比一堆玩政治的大学教授好应付吧?

    不过除此之外,这笑容里还有一个不能说的意思……金淇春是霸道,那群幕僚是难缠,可你金武星竟然就在这走廊里直接说这个说那个的,莫非你就是个善茬?一个公认的政治派系老大,一次次的跑过来对自己示好,甚至跑过来给自己当解说员……图的什么?不就是看中自己在釜山那边的家底了吗?是防着自己呢,还是想拉拢自己,又或者是单纯的想要钱?

    不过,两人对视一笑,却都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并肩朝着那间办公室踱步走了过去……说一千道一万,等在那边的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主角。

    “钟铭来了……坐。”办公室里依旧还是那副老样子,朴大妈一个人坐在办公桌那里,小金淇春秘书奉上咖啡后就消失在了秘书室的门后,看的出来,金淇春说她这个人孤僻并非虚言。

    不过,从她此时面带笑容且随和的态度来看,最起码对方此时的心情应当还是不错的。

    “这歌的效果实在是出我的想象。”稍微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后,朴大妈踱步走到了这边的会客沙旁,不过却没有坐下。“之前一部大物,花了那么多代价和心思,却比不上你这么简单直接的一口水歌。这歌现在还在活跃中……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的。”刚刚坐下来的金钟铭赶紧做出了保证。“当红女团我全都打了招呼,二月份之前不会有人回来的……至于其他乱七八糟的什么小手段,您就放心交给我好了。”

    “那就好。”朴大妈再度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退回到了办公桌前。“其实……这件事情你确实给了我一个惊喜,本来我只是想倚重你在海外的一些渠道帮我整理一些……东西的,但是没想到,在宣传档口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对付年轻人还是需要年轻人的。”坐在一旁的金武星笑眯眯的附和了起来。“钟铭在这方面真的是很有一套的。不说这次的事情,就好像之前圣诞节那部龙门飞甲,一部译制片,突然间就火成那个样子。这里面的道道,你让我去想,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的……”

    “是啊。”朴大妈也露出了一副略显茫然的感觉。“确实很奇妙,一下子就引起了全民的关注,舆论焦点也一下子就被……就被你的一双脚给吸引过去了,译制片这种东西几乎没有成本吧?听说今天突破一百万关于人次了,那就是……多少钱?”

    “一点网络时代心理学的应用罢了。”金钟铭心里无语至极,脸上却一副笑眯眯成竹在胸的样子。说实话,他自己都没搞懂龙门飞甲是怎么火起来的,网络上吃瓜群众的事情是他能控制的吗?但是,这并不耽误他用这件所有人都搞不懂的事情装十三。“至于收入嘛,一半普通银幕,一半3d银幕,一百亿韩元的收入……再分给院线一半,最后拿到了五十亿韩元罢了……除去龙门飞甲那件事自身的花费,剩下的恰好用在这次女总统的外围宣传上了。”

    “原来如此。”朴大妈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总之,这次确实辛苦你了。”

    “不敢当。”金钟铭连
极品透视吧
连摇头。“一点小手段罢了,贻笑大方。”

    这时候有幕僚推门进来,朴大妈一言不的盯着对方看了一下,此人马上又出去了,气氛稍微变得微妙了起来。

    果然,随着房间里又沉默了一会,朴大妈终于认真的开口了:“钟铭啊,选战这东西,第二名毫无意义……所以,任何力量都是需要,任何好的建议也都是应该考虑的。我这次也算是看到了你的能力和实力,那么以后这一年,还是要多多依仗于你的。”

    这是正式的表态了,金钟铭自然立即起身答应,毫无含糊之意。

    “这就好办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了,钟铭要是有什么好的想法、好的意见,尽管说出来。”眼看着金钟铭重新坐了下来,金武星也收起之前那种不明所以的笑意,转而认真的朝着眼前的年轻人说道。“事到如今,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确实有一点点不成熟的想法。”金钟铭也毫不客气的答道。“一大一小,也不知道对朴委员长的选举有没有助力。”

    “尽管讲。”朴大妈精神为之一振。

    “先还是宣传档口的事情。”金钟铭认真的讲道。“三大报方面我没有任何言权,也就不给您添乱了,但是对于电视台的问题,我有一个想法,而且愿意为朴委员长分忧……”

    朴槿惠立即点了下头。

    “其实,从之前两年的事情完全可以看得出来,朴委员长您对这方面向来是很重视的。kbs的掌控、sbs的投效,还有mbc的压制……种种手段,这才营造出了如今的大好形势。到最后,竟然逼得所谓孙石熙那些皿煮派的新闻力量不得不逃离mbc,转而去了jtbc这个新成立的有线电视台,这确实是非常成功且了不起的成果。”金钟铭平静的讲述着对方的功绩,描述的角度完全是从对方那里出。“但值得注意的是,现在的局面依然称不上全权掌控……”

    “没错。”朴大妈严肃了起来。“jtbc是一个问题,mbc残余的中层pd们也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想说的正是这一点。”金钟铭认真的接口道。“jtbc倒也罢了,一方面仓促成立,一方面又是有线电视台,短时间内恐怕形成不了战斗力;再加上他们猬集成一团,仓促之间实在是难以插手。至于mbc那边……恕我直言,我在那边也称得上是熟门熟路,对那里的情形心里有数,那边的中层pd们,从新闻到综艺,个个都是典型的左派,而且才华横溢、年轻气盛,就算是上层权力结构屈服了您,他们也一定会在将来的宣战中通过节目,直接对你作出不利的宣传或者攻击!”

    “那又如何呢?”金武星突然插口反问了一句,似乎有些不以为然。“我们现在掌控着节目的审播权,他们再有才华,立场再坚定,我们让他们的节目放不出来就是了!”

    朴大妈心里微微一动,忍不住看了金武星一眼,她这是想起了很久以前金武星专门为mbc设计的一个策略。

    “问题就在于这里。”金钟铭坦然答道。“这群人年轻且富有有冲击力,如果对他们的节目进行严苛审查的话,他们甚至会让这件事情本身成为攻击朴委员长的口实……”话到这里,金钟铭忍不住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其实,对付这些富有热情的年轻人,永远不能想着用压制的方式,因为那样反而会激他们的斗志……唯一的方法,其实是让他们选择性的释放自己的热情。”

    “接着说。”朴大妈饶有兴致的抱着怀靠在了办公桌上。

    “我的方案很简单。”金钟铭继续讲道。“既然他们无论如何都要闹,mbc无论如何都要成为不稳定的源头,那么不如提早定向的引爆这个炸弹,让这群富有激情的电视台中层们为别的事情而宣泄热情,甚至可以干脆让这家不稳定的电视台在选举期间完全进入崩溃状态……这样,不就能确保电视台方向您的绝对优势了吗?”

    朴大妈忍不住再度看了一眼金武星,却现对方的眼角在不自然抽动,这下子她才确定……金钟铭是真的跟金武星想到一块去了,而不是两人有所勾结。

    “具体方案呢?”稍微调整了一下不忿的心情,金武星这才忍不住追问道。

    “具体来讲的话,听说,mbc的现任社长金才哲先生……私德不是很好的样子。”金钟铭微微挑了下眉毛。“不仅有包养情妇的传闻,还有从广告商、电视剧制作方那里收受贿赂的恶行……这些我都是有确切证据的。而与此同时,很多电视台自己的签约编剧和演员去却根本无法领到足额的工资,这实在是大家难以忍受。实际上,很多mbc中层如今都在支持mbc本部长李敏浩部长,希望他能够带头夺回电视剧制作的权力……”

    金武星忍不住干笑了一下:“你想让我们动用mbc9人委员会的力量撤掉金才哲,然后让李敏浩上位?”

    “恰恰相反。”金钟铭微微搓了下手掌。“我的意思是,请您二位挥影响力,确保9人委员会,无论面对多大的底层怒火,也要死保住金才哲这个烂人的职位……”

    “然后呢?”看着金武星微微通红的脸,朴大妈忍不住开口笑了。

    “然后,我其实很乐意动员自己的力量和人脉,去支持李敏浩部长。”金钟铭略微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到时候我保证,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罢工将会出现,从时政节目到综艺,从新闻访谈到电视剧,所有的一切都会停摆!至于金才哲,什么时候您觉得大局已定,什么时候您再撤了他收买……呃,安抚人心好了。”

    “好!”朴大妈直接拍了一下手。“真的是个绝妙的主意!那么钟铭,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做如何?事先说好,除了金才哲的职务保证之外,我不会给你任何其他的支持……没问题吧?”

    “正有此意。”金钟铭昂答道。

    “嗯……我记得你在mbc也有不少投资,不会耽搁你生意吧?”朴大妈还稍微表达了一下关心之意。

    “一点点经济损失,比不上您的事情重要。”金钟铭恬不知耻的答道。

    “那就委屈你了。”朴大妈大感欣慰的点了下头。“我会记住你的辛苦的……”

    看着眼前两人一唱一和,君臣相得的狗屁姿态,金武星顿时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他……其实很想喊一句,那个金才哲根本就是老子精心挑选出来的人渣,就是为了让mbc停摆而推到那个位置上去的,别人不知道你朴槿惠不知道?怎么就成金钟铭的绝妙主意了?

    但是金武星终究是金武星,他面皮涨红了一圈,却还是笑着鼓了下掌:“确实是个绝妙的主意,如此一来这个不安分的炸弹就不会对选情造成不必要的影响了……想想当,pd手册的一个可笑谣言,就煽动了百万人上街游行……简直……简直太妙了。”

    金钟铭立即朝对方善意的笑了一下,算是为对方支持自己的方案而感谢。

    “还有呢?”金武星收起心思后继续追问道。“我记得钟铭你说是一大一小两个建议的,这个是小的……那大的方略呢?说来听听。”

    “事先说好。”金钟铭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对于电视台这种东西我知根知底,说了就能操作好……而大方略却只是一个想法,我本人难以去操作,也不能说就一定说的对……所以,还请两位不要见笑。”

    “你尽管说。”朴大妈笑着摆了下手。“淇春,给钟铭换杯咖啡。”

    话音刚落,小金淇春秘书立即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办公室里,然后动手将已经冰凉却无人触碰的咖啡给端走了。

    金武星微微一怔,却马上反应了过来:“呃……我还有点事情,先行告退。”

    言罢,这位大佬直接了当的离开了朴大妈的办公室,毫无留恋之意。而更有意思的是,之前在金淇春办公室里见过一次的郑虎成却出现在了朴大妈的办公室门口,很自然的跟金武星达成了交换。

    “其实我也知道。”金钟铭没有去看金武星,也没有去看郑虎成,而是略显急切的说了下去。“所谓选举是一种尽可能团结大多数人的游戏……但是我的建议却有些反其道而行之的感觉。”

    朴大妈随意的摊了下手,那意思很简单,她现在心情很不错,再荒诞的建议她也乐意继续听下去,而这个郑虎成则是她最信任的人,什么都可以说。

    “众所周知,您目前最大的优势在于,传统保守阵营里面您是唯一一个具有可能性的候选人。”金钟铭的话引得刚刚坐下的郑虎成眼皮轻轻一跳。“不仅有着老金淇春先生这样的全阵营共有大前辈的辅佐,还有着金武星委员这种大人物的全力支持……”

    “还有钟铭你的支持。”朴大妈笑着插了句话。

    “不敢当。”金钟铭继续分析道。“而对应的,当年跟您在党内竞争态势激烈的两个派系,李明博总统主动让自己的后继者吴世勋市长进行了退让,郑梦准先生则是很不巧的遇到了世界范围内的造船业萎缩,往后或许不好说,但是今年他的资产损失过半、财力萎缩,根本没法再有余力参与这场游戏……您现在的境遇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朴大妈微微颔,并没有否认,她现在在保守阵营里面的态势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好,根本没有任何人会对她造成挑战。

    “而相比较下来,在野力量却遇到了一匹黑马……安哲秀教授跟文在寅顾问一分为二,反而使得在野力量难以集中挥。”金钟铭接过了重新出现在眼前的热咖啡,还稍微朝小金淇春笑了一下。“从这个角度来说……似乎这种团结对分裂的态势是最好的局面。”

    “不是吗?”朴大妈认真的反问道。

    “确实是这样,可恕在下直言。”金钟铭的语调变得认真了起来。“文在寅顾问和安哲秀教授并不是不讲大局的人,在野力量也不会坐视他们内耗,等到了最后关头他们一定会团结一致,转而推出同一名候选人的……”

    “这确实是必然的。”郑虎成微微皱起眉头,毫不避讳的插了句嘴。“有些局面是有着客观规律的,他们背后的力量固然会先支持他们争取到那个位置,但是久拖不下的时候也一定会敦促弱势的那一方放弃这次选举。所以几乎可以肯定,他们的内耗不会太持久……不过,金钟铭先生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我的意思是,保守派阵营中应该立即出现一个活跃的,看起来很有力量的,而且还和朴委员长极端对立的一名总统候选人。”咽了一口咖啡后,金钟铭从容答道。

    说实话,金钟铭的话颇有些石破天惊的感觉。但实际上,朴大妈也好,她最信任的郑虎成也好,却全都诡异的沉默了起来……他们都是聪明人,所以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金钟铭这当然不是在敦促什么保守阵营分裂,而是在建议推出一个跳梁小丑式的总统候选人来当靶子,来进行战略性的欺骗!

    这是一个真正绝妙的主意!不过,这个人选实在是太难了!

    “这名候选人要看起来很有实力,但实际上却又弱不禁风。”等了很久郑虎成才低声描述道。“这样才能做到既能麻痹对面的那两位,让他们放心的内耗,又能确保不假戏真做,方便朴委员长在合适的时间随时终结掉这个对手。”

    “而且最好立场极度保守。”金钟铭立即跟着补充道。“这样,朴委员长就可以通过对他毫无保留的攻击来吸引中间选民,而这才是最关键的一点……因为真正到了最后决战的时候,决定胜负的其实就是那寥寥少部分处在中间的摇摆者。”

    “钟铭你既然这么说了……莫非真的有合适的人选?”朴大妈倚着办公桌,有些不安的连续变换了好几个站立的姿势,很显然,她确实动心了!

    “实际上,我认为这个人选是存在的,而且是特定的。”金钟铭立即答道,很显然他确实有一个腹案。“他既要有一个明显的党内派系背景,又要有明显的财阀关系,但是又要确保……”

    “淇春!”就在这时,朴大妈突然高声喊了一句。“去门口守着……谁都不许进来,順实和罗议员要进来都不行!”

    推开秘书室大门的金淇春愣了一下,但随即就直接按照吩咐消失在了办公室门口。

    “现在可以说了。”朴大妈认真的盯住了金钟铭眼睛。“说完……你就要忘了这个人。”

    金钟铭微微点了点头,而数分钟后,他就干脆的离开了朴大妈的办公室。

    “金秘书进去吧。”金钟铭拉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还不忘微笑着朝金淇春打了声招呼。

    不过,金淇春一直看着对方消失在走廊尽头,这才尽职的返回了办公室。

    “你怎么看?”确定金钟铭已经离开后,朴大妈这才开口朝着郑虎成问道。“他说的这个人选?”

    “很合适。”郑虎成略显头疼的答道。“太合适了!合适到好像只能选择这个人一样。”

    “你是说他可能别有用心?”朴大妈认真的追问道。

    “不是可能。”郑虎成坚定的摇了摇头。“而必然别有用心,这位新出炉的6o亿美元先生肯定是别有所图,只是……”

    “只是这个方案太有诱惑性了,对不对?”说着,朴大妈抱着怀回到了办公桌后,然后抿着嘴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实际上他也不怕我们知道他别有所图,因为这是操作性极强的一个阳谋……对不对?”

    “没错。”郑虎成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头。“实际上别说他很可能只是求利,就算是真的在某些不恰当的地方有别的企图,我也觉得这个方案很有操作性……”

    “如果真要实行的话……是不是越早越好?”足足过了十几秒钟,朴大妈才再度开口问询道。

    “没错。”作为追随了朴大妈二十多年的心腹,郑虎成的回答毫无保留。“如果您信得过我的话,现在让我回去再想一夜,如果确实没想到什么明显风险的话……我建议立即执行。不过……我们要对所有人都保密,哪怕是金淇春幕僚长!”

    “我自然信得过你。”朴大妈认真而正式的答复道。“而且到时候我会亲自去找李总统谈一谈的……不会有任何多余的人知道。”

    说完,两人的目光一起停留在了办公室里另一个人身上,正在收拾咖啡杯子的小金淇春秘书有些尴尬,却也有些茫然的抬起了头……

    “不要紧的。”朴大妈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淇春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金淇春更加失措了起来。

    “小金秘书,你别想太多。”已经准备回家的郑虎成也笑着起身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话说,他很喜欢这个差点被老金淇春赶出去的小金淇春,在这一点上,他和其他成均馆幕僚们是一致的。“不关你的事,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小金淇春立即感激的朝着离去的郑虎成点了点头,然后就端着咖啡杯子回到了隔壁的秘书室里……办公室里也立即恢复了往日的安静,这是性格孤僻的朴大妈最喜欢的环境。

    数小时后,深夜的路上。

    “所以伍德。”听着车子里播放的女总统,刚刚拍完一场夜戏的krysta1一边捧着热乎乎的芒果派一边好奇的问道。“你真的没有什么不良企图吗?”

    “什么不良企图?”认真开车的金钟铭茫然不解。

    “剧组里现在风言风语很多。”krysta1低头咬了一口芒果派后答道。“比如说狗日子里那个叫金亚荣的,不是身材很好吗?而且还有传闻她家里是sk那边的一个不小的股东,所以有人就说你是为了她如何如何的……”

    “sk不姓崔有什么意义?”金钟铭无语的反问道。“而且你哥哥我的身价现在是崔泰源的两倍,你说我至于吗?”

    “那企图呢?”krysta1吃完芒果派后继续不依不饶的问道。“身材那么好……恩地说……”

    “釜山看板娘的话完全不可信。”金钟铭无奈的叹了口气。“真要论身材,之前偶妈公司的那位……呃,姜敏京,不也蛮不错的?”

    “也是啊!”

    “所以二毛,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金钟铭苦笑着摇了下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其实就跟那些人说的那样,我现在确实是在帮着朴女士搞选举,这种事情没什么可隐瞒的。不过我现在是成年人,成年人参与这个太正常了,大家心里有数的,宋康昊前辈昨天不还公开支持了文在寅顾问吗,也没说跟我翻脸吧?”

    “伍德。”krysta1低头扒拉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其实我也不是害怕你参与政治……因为我对你向来很有信心。”

    “那你到底在想什么?”金钟铭稍微有些不解。

    “我在想一件事情而已。”krysta1歪着脑袋盯住了自己的哥哥。“伍德,如果说我没有你这么一个哥哥,是不是也会像那个金亚荣一样?”

    “这又是什么意思?”金钟铭更加不解了。

    “意思很简单,哪怕是有着金亚荣那么出色的条件,甚至还有着那么优渥的家境,可面对着一些东西,明知道是在被别人利用,却也只能咬着牙接受这种利用?”

    “你……果然快长大了。”金钟铭微微笑道。“你是在埋怨我这么自私的利用别人吗?用理想、美好的东西来引诱她们去做一些……呃,未必是肮脏,甚至未必是负面的,但如果可以的话她们却也依然不愿意不想去做的事情。是这意思吗?”

    “我不是这意思。”krysta1的语调变得认真了起来。“伍德,我只是在单纯的感慨……幸亏你是我哥哥,仅此而已。”

    “所以二毛。”夜幕下,金钟铭突然把车子停到了路边。“你确实长大了,而我不想对一个长大的你隐瞒什么,我今天利用别人,就是为了让你不被别人利用……至于原因嘛,其实你已经说出来了,金亚荣不是我妹妹,而你是!这是一种……确实的,毫无疑问的自私,但我不后悔……这么说,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很自私……二毛,更重要的一点是,你的哥哥虽然称不上什么好人,做的也肯定不全是好事,但是最起码,他没有像一些人那样将这种自私范围扩展下去的活性给丢掉……你懂我的意思吗?这个自私的范围一开始可能只是毛毛、你,还有父母、初珑这样的家人;然后它很快就扩展到同事、朋友这个范围;再不久的将来它还会包含住顺眼的人,值得称赞和鼓励的人……最后,总有一天,这种自私会随着我能力的扩展来到一个被人称之为博爱的地步。你信不信?”

    “伍德。”krysta1轻声应道。“我信。但其实……你的第一个答案就已经足够了……我也蛮自私的。”

    “然后呢?”

    “然后我们回家吧,我有点想贝克了。”

    “那我们就回家吧。”金钟铭点点头,然后轻轻踩下了油门,半旧的现代车在变得毫无负担的情况下迅的就消失在了空旷的街道中。

    只留下一片静谧。

    ps:太可怕了,我现自己一写起政治就停不下来……至于最后一段,我写的是不是有些……仓促和不准确?又或者有点刻意?感觉这段有种会掉订阅的……作用。

    总之,写了快4oo万字,还是笔力不足,真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