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00章江湖夜雨十年灯(8.5k)(初六继续给大家拜年)

第200章江湖夜雨十年灯(8.5k)(初六继续给大家拜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初六继续给大家拜年了!

    中午到了,雨势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s.m公司的人很懂事的为综艺主创们叫来了大量外卖充当工作餐。

    至于金钟铭,虽然他今天因为runningman的二次中止录制而闲的慌,但说实话,呆在jtbc电视台里却也让他浑身不自在。于是乎,趁着这个纷乱,他稍微跟西卡打了声招呼,就干脆直接推开大门离开电视台回家了。

    到底,金钟铭都没有想过把雨伞还给孙石熙。

    然而,家里面似乎也不是好待的。

    先,那只名为煤炭的小白猫着实让人心烦意乱,哪怕是贝克改行当了专职牧猫犬也架不住它的歇斯底里,见到金钟铭就弓起背乱嚎,嚎的金钟铭恨不能直接化身虐猫狂把这厮给分尸了!

    其次,天气也实在是太糟了,就连金钟铭向来最喜欢的阳台都是黑沉沉的,开了灯也是如此,这般情形实在是让他提不起工作或者学习的精神头。

    可是,天气又有些冷,他又不想出门。于是乎,到最后,金钟铭竟然就在客厅沙那里颓废了一下午,然后不知不觉中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正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冬猫窝,金钟铭闭眼这一睡就颇有些不知山中岁月了......直到手机铃声从扔在沙靠背上的外套中响起,并将他从迷迷糊糊中惊醒了过来。

    躺在沙上没动,伸手将外套拽下来,一摸,一看,赫然是朴昭妍。

    “优博塞呦。”金钟铭沙哑着嗓子接通了电话。“昭妍姐,有什么事?”

    “钟铭,吃饭了吗?”朴昭妍的声音开始很是欢快,但听到对方嗓音后马上就担心了起来。“嗓子怎么了,感冒了?”

    “没有,刚睡醒而已。”说着,金钟铭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竟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然后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睡的时间太长了......”

    “嗯,没事就好。”朴昭妍的声音恢复了之前的那种欢快。“是这样的,钟铭你之前给我安排的电视剧来了,下月底立项,12年mbc开年的正剧......”

    “然后呢?”眼看着对方又要说个不停,金钟铭赶紧出言打断了一下。

    “然后姐姐请你吃饭!”朴昭妍终于绕回来了。“正好今天下雨,晚上和明天的露天商演都取消了,姐姐我请客!”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饿了。”金钟铭倒也没客气,实际上连中午饭都没吃的他确实是饿了。“有地方了吗,吃什么?可以带贝克吗?”

    “当然,当然!”朴昭妍忙不迭的说道。“我知道你不耐烦吃西餐,所以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家口碑很好的中式火锅店,地址马上给你到手机上,你现在就带着贝克开车过来吧……”

    朴昭妍还在絮叨个不停,而这时候,金钟铭却已经夹着电话穿好了衣服并给贝克带上狗链,还已经准备出门了……说实话,认识了这么久,在金钟铭看来,这位比自己大了半岁的小姐姐什么都好,就是嘴太碎!

    不过你还别说,嘴太碎的朴昭妍找到的火锅店还是不错的。

    锅底味道不赖,汤水也很干净,材料新鲜,配的几个小菜也都各有风味……这些都让专门驱车来到弘大的金钟铭没白跑一趟,也让默默啃了一整天冰冷狗粮的贝克稍微享受了一把!

    当然,更重要的是,还有什么比得上在秋雨绵绵的夜晚和一个朋友一起出来吃火锅舒坦呢?总之吧,不大的店面,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两人一狗,简简单单,却又暖气四溢。

    “要喝酒吗?”随意的吃了一点后,朴昭妍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来了兴致。“这时候来两瓶烧酒应该很不错。”

    “昭妍姐。”金钟铭有些无奈。“我要开车的,而且这又不是包间,万一有客人进来拍照传网上多不雅观?”

    “下这么大的雨哪来别的客人?”嘴昭妍总是有道理的。“至于开车更不用担心,我跟我经纪人oppa说好了到点来接我……你总不至于害怕我把你灌醉了,然后联合经纪人一起把你绑票吧?”

    话到了这份上了,金钟铭自然无话可说,于是烧酒也送了上来。不过两杯酒下肚后他却也得承认,这种天气稍微喝两杯确实是一种享受。

    “钟铭。”几杯酒下肚后,朴昭妍突然放下了筷子,然后双手托腮盯住了金钟铭。“问你个事情。”

    “什么?”饿了近一天的金钟铭远远未到酒足饭饱的地步,所以显得有些不以为意。

    “呃……那个,允儿和侑莉是你帮着调解的吗?”朴昭妍略显犹豫的问道。“我听小贤、孝渊跟我说了一些之前的事情……又听说她们俩现在又勉强和好了?”

    “小贤和孝渊吗?”金钟铭若有所思的抬起头。“她们怎么说?”

    “能怎么说?就是说了之前拍摄runningman时的那些事情,然后还有西卡送你去医院回来脾气的事情。小贤其实是担心的不得了,却又不好开口;孝渊纯粹是抱怨自己的经纪人被换掉的事情,不过也有一些为自己前途担心的感觉。原本我也有些担心,可是那段时间正忙着,也就没问。但现在一转眼,小贤又告诉我,似乎允儿和侑莉又……最起码在表面上又恢复了正常的交流。所以,我当然第一反应就想到了你。”

    “称不上调解吧。”等对方长篇大论结束以后,金钟铭稍微皱起了眉头。“只不过是放开了她们的手脚,让她们光明正大的撕上一回罢了!”

    “怎么说?”朴昭妍自然茫然不解。

    金钟铭倒也没瞒着对方,就把自己的安排稍微讲了一下。

    末了,他才稍微解释了一句:“其实允儿和侑莉是老心结,而且泰妍也曾经跟我聊过几句,她说的很有道理,这种争端牵扯到切身经济利益,是根本没法彻底解决的。既然如此,我的意思是……堵不如疏!光明正大的让她们闹一次,也就不用把这些争执带入队内了!”

    “也蛮有道理的。”朴昭妍信服的点点头。“不过,也确实只有你才能做到这么举重若轻,一部电视剧加一部电视剧的……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昭妍姐都会用成语了。”金钟铭忍俊不禁的解释道。“那以后说起话来,岂不是更加无人可挡?”

    “你真是够了……”朴昭妍有点愤愤然的感觉。

    “说实话昭妍姐,我一直很好奇现在的你跟西卡她们的关系现在到底如何?”金钟铭见势不妙,赶紧扯开了话题。“孝渊和你我是知道的,其他人呢?”

    这个问题果然吸引了朴昭妍的注意力:“其实……我觉得你应该都知道的。孝渊是关系最好的;西卡现在交流也没问题;小贤因为是忙内嘛,也是不错的;其余人就要次一等了;以前泰妍和帕尼都有点陌生,但是最近跟泰妍意外聊的不错……唯一有些古怪感觉的应该是sunny吧?”

    “这话怎么说?”金钟铭低头将一碟丸子下进了火锅里。

    “怎么说呢,你和她一起来找我的情形感觉一辈子都不能忘,那个冬天的任何一点温度都足以让我感念不已。”朴昭妍盯着火锅中翻腾着的丸子,情绪明显有些变化。“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后见面的机会虽然很多,她人也很好,可就是没有聊起来,总感觉是我失礼了的样子。钟铭,其实我大概想过一次……”

    朴昭妍的话戛然而止,因为金钟铭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你先接电话,不用管我。”说着,昭妍略显无聊的在火锅里捞起了丸子。

    “是让你觉得失礼的那位。”金钟铭从挂在椅子上的外套中拿出手机后给对方展示了一下,一个标注着sunny名字的狮子头像正在手机屏幕上闪动着。

    朴昭妍立即来了点兴趣。

    于是,金钟铭也没有把手机放到耳边,而是干脆直接放到桌面上点开了免提,反正就像朴昭妍之前说的那样,下这么大的雨,小店里根本就没别的客人。

    “哟,亲故!”sunny的声音带着嘲讽从手机那边传了过来。“今天做的不地道吧,把我坑完了人就没影了,到什么地方花天酒地去了?”

    “确实花天酒地呢,怎么,你还没吃饭?”金钟铭笑着看了眼眼前的一片狼藉。“我这边都吃的差不多了!”

    “你诚心气我吧!”哪怕只是听到声音,也能想象的到此刻这只小狮子是如何黑着脸的。“我们这边有一堆心理专家和什么教育专家分析什么一堆我听不懂的东西,弄到现在才散了场,可到了这点却不愿意一起去吃顿饭……”

    金钟铭忍不住笑了一下,那群专家批判了半天什么喝酒抽烟的,现在怎么好原形毕露?

    “总之吧,我现在还饿着呢!”sunny继续在手机那头泄着某种不明的坏情绪。“你那边残羹剩饭给我留点……”

    金钟铭直接把电话推到了昭妍的眼前。

    “sunny前辈。”朴昭妍干笑了一声。

    “声音蛮熟的,还挺好听。”sunny隔着电话嘟囔了一句,很显然,这声前辈让她根本没有往昭妍身上想,所以一时蒙了圈。“金钟铭你是不是又在哄人家未成年小姑娘?经过我批准审查了吗?漂亮的,声音好听的都是我的,我挑剩下的你才能下手……”

    金钟铭撇撇嘴没有理会这丫头,倒是朴昭妍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赶紧拿过电话关上了免提:“sunny,是我,tara的朴昭妍……是火锅,一起过来吃吧,我让老板换汤……赶紧的吧……地址我给你……等你来……有烧酒的!”

    “sunny说要来吗?”金钟铭拿过手机塞回到身后的外套里。

    “嗯。”昭妍点了点头。“我对她感觉有些微妙,她对我自然也是,所以生疏这种感觉有时候还是有用的……她现在就在西江大学那边,估计五分钟就能到。”

    朴昭妍的估计一点都没错,这边刚刚换好新锅底,摆上新涮料,那边sunny就举着一个比她还要高的大黑伞来到了这家店里。

    “外面又是风又是雨的,你们还真会享受……吃着火锅唱着歌?还真是……”小太阳收起雨伞来到桌前,看着满目琳琅的食物还有桌子底下吃的很豪华的贝克,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还真是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啊!”金钟铭接过对方的话,将一杯烧酒摆到了她的面前。

    “什么意思?”sunny略显茫然的问道。

    “说起来好久未见的意思。”金钟铭轻笑了一下。“我们俩其实很久没一起好好聊聊了。”

    “对不起,我高中毕业没文化,没理解你的雅兴真是抱歉……可说到什么好久不见,前一阵咱们不是刚一起喝过吗?当然了,夜雨下的一杯酒还是没问题的。”sunny端起酒杯答道,随即一饮而尽,那简直就像喝水一样。

    金钟铭讨了个没趣,却也不生气,因为他隐约知道sunny为什么对自己有气,这种感觉就好像很久之前那样有意思。

    sunny坐下来跟昭妍打了声招呼,又象征性的逗了下贝克,然后就放开的吃吃喝喝了起来……看来,她也是真饿了。

    “我来之前两位聊什么呢?”缓过劲来以后,sunny终于开始有点巴山夜雨涨秋池的感觉了,不过换她这里涨秋池的却是烧酒,没怎么见到她喝,两瓶烧酒就不知不觉的没了。

    “我们在说些闲话……”这是朴昭妍的回应。

    “老板,再来两瓶烧酒。”这是金钟铭的回应。

    “什么闲话?”sunny笑眯眯的问道,配合着她新专辑中金色短的流氓造型很有威慑力的样子。

    “关于允儿和侑莉内讧的事情……”金钟铭从容答道。“听说有一位叫做sunny的小姑娘为了队内和谐主动放弃了去runningman的事情,昭妍姐很佩服的样子。”

    朴昭妍慌乱的看了一眼sunny,又赶紧看向了金钟铭,虽然一时没理解这话的头尾,却也马上低头不语了起来。

    “所以今天你才这么好心让我一个人担当一个危险少年吗?”sunny有些没好气的问道。

    “只要不是那个黄勇贤,其余的四个人随便是谁你都能ho1d住。”金钟铭认真的答道。“多点露脸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给我分配了金承焕。”sunny随意的答道。“确实是个好孩子,十八岁的小孩子长得很帅气,一米八六的个,比你还高……应该会玩的很开心。可是亲故……你不觉得你有点越俎代庖了吗?”

    “我就是
异界武道至圣小说5200
搞不懂你是真的想与世无争还是在刻意的牺牲自己。”金钟铭举杯跟自斟自饮的sunny碰了一下。“所以才想试一下的。”

    “坦诚的讲……我也不知道。”sunny一杯酒下去,语气终于变的缓和了不少。“亲故,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又怎么能试探的出来呢?”

    金钟铭为之默然,桌子上突然变得沉默了起来。

    “其实……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又是一杯酒下去后,sunny稍微晃着酒杯答道。“没出道以前我的人生轨迹就是一个单纯的练习生,一切都是为了出道成为ido1而存在的,所以父亲公司倒闭以后才会那么惶恐无措。”

    沉默了很久的昭妍轻轻瞥了sunny一眼。

    “但是真的出道了……前面几年还好,有理想、有低谷、有重启、有起飞、有登顶……那时候真的感觉很有意思,也觉得自己活得很有价值。”sunny低头喝下手里的烧酒,不用她动手,金钟铭就给她满上了新的一杯,而且又叫了两瓶烧酒。“谢谢……但是突然间吧,我并不是指日本那段时间,那时候有些东西已经明面化了,其实更早一点就有预兆的……当时你还在中国拍戏,周围的成员就都开始用事实告诉我,接下去这个团队的一切还是要算到钱这个最终的字眼上……有了钱就可以买房子、买车子、出去玩……我仔细想过,却根本没法反驳这个东西,说到底,无论是什么事业到最后都确实应该用收入来衡量。”

    金钟铭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可说句不好听的,钟铭。”sunny微微皱起了眉头。“就算是从你的角度来说我是个穷光蛋,可我也真的不觉得自己这辈子会缺钱……既然如此,为这些东西闹得横眉冷对又算什么呢?”

    “可既然你内心的想法如此清晰,为什么又说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呢?”金钟铭早有准备的抛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除了做ido1,我根本不可能干别的。”sunny沮丧的答道。“我现在,其实在内心隐隐约约的羡慕着那些正常的高中生、大学生,羡慕她们的生活。可是你也知道,我从懂事开始就在父亲的公司里当练习生,高中毕业也就毕业了,那时候面对人生选择题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有勇气去寻找别的人生轨迹……而现在,勇气确实是有了,却又被自己仅有的朋友、长辈给束缚在这里。”

    “是啊,少女时代这四个字值……我也不知道值多少了。”金钟铭干笑了一声。“本来想说一千亿韩元的,现在2o11年s.m公司市值的一半……不夸张吧?可是想想你们公司的市值涨的太快,而且说具体的数值会被你们的丸子anti,所以……总之吧,我的意思是,这种情况下,谁会允许少女时代这个组合出现纰漏?甚至这个无法估量的价值中还有我的推波助澜呢,对不对?”

    “废话!”sunny言简意赅。

    “这样吧。”金钟铭扭头盯住了小太阳。“对不起sunny,是我不对,我为了西卡一厢情愿的去做一些事情,却没有考虑你的想法,我自罚三杯。”

    说着,金钟铭竟然真的给自己连满了三杯烧酒,并在sunny饶有兴致的注视下一一饮尽。

    “就冲这三杯酒。”sunny看着对方喝完以后突然长呼了一口气。“我原谅你了。因为最起码,李顺圭生活中的金钟铭,还是蛮有意思的……虽然你这么有意思反而更加束缚了我。”

    “谢谢。”金钟铭低头一笑。

    “昭妍欧尼呢?”sunny突然扭头看向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嘴昭妍。“你对自己的人生前途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吗?”

    “我吗?”一直托着腮的昭妍突然有些恐慌了起来。“我不知道……”

    金钟铭微微一怔。

    “说实话。”朴昭妍在金钟铭的注视下放下了支在桌面上的双臂,情绪微微缓和了一些。“确实是没怎么细致的考虑过……但总是有一些迫切的感觉,比如想多赚钱……”

    “这是没问题的。”金钟铭微微笑了一下。“大多人为了安全感想多赚些钱才是人之常情,不要老是看sunny,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也都应该得到尊重。”

    昭妍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其实你的一个词说对了,就是安全感……o6到o7年那段时间生的那些事情让我不停的……在寻求一种安全感。”

    金钟铭报以了一种理解的微笑。

    “当然了,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出道是不能带来安全感的,钱也不能,有些命运中的事情根本不是出道或者钱就可以挽回的……”昭妍继续说着,然后中途停了一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烧酒然后学着sunny那样咕嘟嘟的边喝边说。“可是,我却还是不停的寻求着类似的这种东西。找到了,还是不够,又去找新的……想让自己的组合变得更好,想让更多人认可自己,想让别人多听听自己说话,想跟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的人贴的更近一些……虽然我心里明白,这么做没什么意义,因为马上就会重新变得空虚和惶恐,可我还是会不停的这么干……这就好像一个童年忍受过饥饿的孩子,她长大后有了钱却总是不停的买面包塞进冰箱里,最后又不停扔掉一样。这种寻找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慰藉。”

    金钟铭和sunny一起沉默了下来。

    “其实……在感情上我也是这样,一直做着不切实际的梦,渴望着不切实际的东西。”朴昭妍终于学着之前sunny的另外一个动作,也就是将一杯烧酒像喝水解渴一样灌入喉中,却难得没有呛嗓子。“可是我自己也明白,如果真把机会摆在我面前,恋爱我或许会尝试,婚姻我一定会畏惧……所以我更喜欢那种不停接近的感觉,却不想真正的挑明,然后如何如何……”

    “迫不及待的挑明和表达……那是含恩静小姐的做法。”sunny微微抽了下鼻子。

    “不错,那是恩静的做法。”昭妍脸蛋红扑扑的答道。“我永远学不来,因为我不想学。钟铭……你不会笑话我吧?”

    “怎么会呢?”金钟铭起身给坐在对面的朴昭妍又满上了一杯酒。“如果没有给别人造成伤害的话,任何就没有资格笑话别人的生活方式和内心想法。”

    “那你呢?”昭妍仰头问道。“钟铭你心里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你希望自己的将来会如何?我……一直很好奇。”

    “我吗?”金钟铭拿手指顶着自己的脸饶了两圈,很明显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而旁边的sunny和对面的昭妍则一起认真的盯住了他。

    “大概是这样的。”金钟铭没有让这两位久等,实际上他回答的非常迅,之前的思考更像是一种调戏。“我的想法一直很具体,比如说我希望十年后的我……家人健在,感情稳定且有结果,朋友不少。像今天这样可以随时出来吃火锅喝酒的知己也依然有两位以上,然后一起江湖夜雨十年灯……sunny不要这么鄙视的看我,没文化确实是你的错……再然后,再这么喝酒的时候聊起自己之前的十年,当然也可以像现在这样对过去有着各种懊悔,但是面对以后的十年……却依然是昂然向上,充满信心!”

    “太奢侈了!”sunny给出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

    “没错。”有点醉了的昭妍立即跟着点了头。

    “你们啊!”金钟铭笑着摇摇头。“我这辈子从小就活的那么富有前瞻性……求得是什么?不就是这个吗?我的条件这么好,凭什么不能活得奢侈一些?”

    “确实。”sunny突然又点了下头。“如果是你的话还真有可能这么奢侈的活着……韩国人都说金钟铭全亚洲最出色的二十代……”

    “没错。”昭妍又跟着点了下头。

    “一般一般,亚洲第二。”金钟铭微微一笑。“朝鲜半岛藏龙卧虎,指不定明年这三千里江山就有一位新的二十代传奇,以天降伟人的模式出现了呢!”

    “瞎扯!”sunny没好气的拍了一下金钟铭的后背。

    “没错。”昭妍又一次出了这个不明意义的声音。

    “醉了。”金钟铭歪着头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女孩。

    “嗯。”sunny也跟着点了下头。“这个我有经验,看我的,让她好受一些。”

    金钟铭好奇的盯着酒场老手sunny,只见这丫头向老板要了半玻璃杯热水,然后又倒了小半瓶烧酒进去,再然后递给了已经醉的不行的昭妍。

    “来昭妍欧尼,热水。”sunny在金钟铭的目瞪口呆中把这一大玻璃杯水酒塞进了昭妍的手里。“喝下去就好受多了。”

    “没错。”昭妍还是两个字,然后依言一口气喝下去了大半杯……再然后咣当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金钟铭:“……”

    贝克:“……”

    没错,连在旁边啃骨头的贝克都被这一声给惊住了,然后把脑袋高高举在桌面以上,认真盯着桌上的三人沉默良久。

    “她经纪人会来吧?”sunny若无其事的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哎……说是约了时间。”金钟铭终于回过了神来。

    “那就好办了……咱们就都不用担心了,会睡得很舒坦的。”sunny一副酒桌导师的模样。“咱们可以继续喝,我也跟经纪人oppa约好了,让他凌晨一点来接我……”

    “你经纪人不嫌烦吗?”

    “帕尼经常跟她经纪人约到凌晨两点却夜店接她……”

    金钟铭再度无语到沉默了下来。

    “所以……我来之前你们到底说了什么?”sunny给自己还有金钟铭换了新杯子并重新满上烧酒。

    “就是说了允儿和侑莉的事情……当然,之后她还说……她对你感觉很微妙。”金钟铭有些艰难的接过了酒杯。

    “嘿!”sunny突然笑了出来。

    “笑是什么意思?”金钟铭低头抿了一口酒。

    “我知道她为什么对我感觉微妙。”sunny侧着脑袋跟金钟铭对视道。“我跟她接触不多,但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我是她的情敌!”

    金钟铭突然想笑,却又怎么都笑不出来。

    “那个时候的我和你就不多说了,她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子,虽然当时未必对你有多少想法,但却一定察觉到了。”sunny晃着酒杯侃侃而谈。“然后我们俩无果而终。可这一切她都不知道,她只是在随后的时间里,在你的身上寻找到了所谓的安全感……而我和你一起出现的形象对她而言印象极为深刻,所以她才会对我格外的感觉微妙……”

    “不错的推论……可是你凭什么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描绘着别人的心思?”金钟铭冷静的询问道。

    “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的心绪。”sunny还是一直侧着脑袋看着金钟铭。“我……曾经在去海边那一次也在你身上找到过那种安全感和依赖感,虽然很短,却也很确实,所以才会有后来的事情。同样的道理,那时候我对西卡的感官也还真的挺微妙……”

    金钟铭终于笑了出来。

    “笑什么?”sunny继续歪着头问道。

    “五年了……那时候的毛毛、二毛、初珑、恩地,还有ste11a,还有chris……当然还有你,真的都很可爱。”

    “现在不可爱吗?”sunny忍俊不禁的……例行抽了一下自己的短鼻子。

    “现在的金色短小狮子也很可爱。”金钟铭抬手搓了一下对方的脑袋。

    “毛衣不错。”sunny也毫不示弱的伸手捻了一下对方的衣领。

    “谢谢,初珑给挑的。”

    “再干一杯。”

    “好……咳!”

    “怎么了?”

    “你说毛衣我才想起来,初珑托付的……总之,忘了喂猫了……好像饿了已经过15小时了。”

    “那就不要管了,反正你家已经完蛋了。”

    “关笼子里的。”金钟铭补充了一句。

    “那就更不用管了,反正饿不死的。”

    “说的对!”

    “老板,再来两瓶烧酒。”sunny回头熟稔的招了下手。

    金钟铭再度低头笑了出来。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顺便推本书,群内新人大手子写的书,事先说明尚未签约,但是我看着文笔很是流畅,更新也比我稳定……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试着去看看。

    韩娱之荣……不是在荣,认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