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99章送衣服(初五继续给大家拜年)

第199章送衣服(初五继续给大家拜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雨势并未见缓,金钟铭也没有在狗日子一行人离开后选择走人,而是拿起电话挨个的打了过去……天气骤冷,他担心有些人会受凉。

    先是初珑,得到的答案令他很安心,虽然那个流浪狗的综艺还要拍摄,但由于两只狗已经住进了她们宿舍,拍摄也是kbs主动上门进行的,不用出门自然也不会挨冻。

    当然了,初珑向来都让他很安心。

    接着是西卡,不过电话没打通。

    然后是krysta1,这丫头倒是干脆,她在电话里连连喊冷。

    于是乎,金钟铭稍作思考,立即又给郑妈妈打了个电话过去。

    “你回一趟东湖小区,按我的说明给她们俩找两件衣服送过去。“郑妈妈的回答也很干脆。“你不是正闲着吗?“

    金钟铭耸耸肩,却也无可奈何,只好依言而行。

    就这样,苏小娅先行回了公司,金钟铭则驱车回到江北,然后按照郑妈妈的指示翻箱倒柜的为大毛二毛姐妹俩取了几件秋天的厚衣服,并包成两包,准备分别给两位大小姐送过去。

    krysta1那里很容易就送达了,短腿的反击片场很固定,一般就在永登浦区那里四处活动,而下雨的话几乎可以确定他们会拍室内戏,那就更容易锁定目标了。

    实际上,金钟铭根本没有和郑二毛再联络,就直接把车子停到了片场外面,也算是给小丫头带来了一个惊喜。

    打着伞走进去,摄影棚里满满是人,看得出,出乎所有人预料的雨势和降温让大家都有点受不了,可是室内是拍摄用的片场,又不好进去,所以大家才会挤在摄影棚这里取暖。

    这么多人,金钟铭刚开始还担心一时间找不到郑二毛呢,可实际上他刚一进去,周围就有人替他处理好了一切,有人让座,有人问好,还有人直接朝着特定方向喊了起来:

    “水晶,先别化妆了,你哥哥给你送衣服来了。“

    “哦哦!“krysta1的声音登时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响了起来,然后一转眼她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就冒了出来。

    而且第一眼金钟铭就看出来了,这丫头在电话里确实没说谎,应该确实冻得不轻,因为她腿上还裹着应该是李柱英或者谁的外套呢!

    “伍德,你还真来了?“krysta1来不及接过包包,倒是差点被裹在腿上的外套给拌倒,幸亏周围人多,直接把她给扶起来了。

    “不用这么急,偶妈让我给你送点衣服而已。“金钟铭无力的抖了抖手里的那包东西,除了露在外面的外套以外,里面还有毛衣、厚打底裤,甚至还有一双厚点的袜子,郑妈妈向来想的很周全。“拿过去换好,然后赶紧把别人的衣服还回去,你冷别人也冷。“

    “也好。“krysta1拿下了别人的外套,却转手把自己的外套又围在了腰下。“我马上给柱英oppa他送去……不过他好像开车去买暖宝宝去了。“

    “暖宝宝用多了对身体未必有好处。“金钟铭略显无奈的叮嘱道。“还是抽空回车里把衣服套上吧……你看,偶妈连袜子都给你准备了。“

    “不是这意思,伍德。“krysta1系好自己的外套厚从容答到。“我还有戏要拍,拍完再穿,不如先贴几个暖宝宝将就一下。“

    “那倒也是。“金钟铭看到小丫头裹着外套不容易走路,就一手拽住对方的衣领一手重新拎起包包。“暂时就先这样,你继续化妆,我陪你等到柱英哥回来。“

    krysta1自然没有意见。

    于是,两人跌跌撞撞的来到了拥挤的化妆室边上,一路上,周围拥挤的人群像是被风吹来的麦浪一样分开,而化妆室内这边的很多演员也都纷纷起身向他问好。看得出,虽然是都市日日剧,不需要什么过分的妆,但这场雨却实在是太大太密,逼得几乎所有演员都需要重新补妆。

    随意的摆了一下手,眼看着krysta1要继续化妆而李柱英还没冒头,金钟铭就随意的抱着怀站在一旁跟小丫头聊了起来:“二毛待会要拍什么戏?什么内容?“

    “安秀晶的阁楼保卫战!“krysta1煞有介事的答到。

    话说,短腿的反击这部电视剧延续了之前两部highkick的风格,以一家之主的姓为标准,其余的人只是按照血缘关系改个姓,名字基本上是真名。比如说安秀晶这个名字,就是扮演krysta1父亲演员的安姓加上她自己的名字凑出来的,平日里在剧本中甚至会为了方便直接写秀晶。

    “听起来蛮有意思的。“金钟铭本来想认真讨论下这个话题的,但是思来想去,他都没能想明白这个阁楼保卫战是个什么情形,有心想问,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不好承认自己干脆没看这部电视剧,所以只能敷衍着应了一句。

    “伍德。“安秀晶……呃,郑秀晶小姐何其聪明,她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话里的敷衍太明显了,是根本就没看我们的电视剧吧?你不是说只要到办公室有时间就会看吗?“

    “我这两天确实比较忙。“金钟铭有些不安的换了个抱怀的姿势。“所以连着三天,三集都没看了。“

    “是吗?“

    “是!“

    “阁楼的争夺剧情从一周前就开始了。“郑二毛小姐丝毫没给自己哥哥留面子。“伍德你要不要重新想一下自己几天没看了?“

    “我忘了。“金钟铭无可奈何。

    “随便你吧。“

    krysta1嘴上这么说着,可脸上的囧字眉却意外的散开了,而这也让金钟铭露出了笑意,毕竟嘛,这个世界上总有人会让你无缘无故的笑出来。

    “对了伍德。“稍等片刻,krysta1又开启了另外一个话题。“这两天我一直在江北,没去你那儿,煤炭闹过几次?“

    “闹过好几次……其实我已经受够那只猫了,今天要是还有时间,就送到宠物医院再阉割一次,看看它还闹不闹?“

    “伍德,其实我一直在想,它变成这个性格未必是阉割的不够,而是你把它阉割的太多次了……让它对你记仇了。我倒是觉得,之前的煤炭还是蛮老实的……“

    “一派胡言……“

    “伍德。“krysta1突然心里一动。

    “嗯?“

    “你先回去吧。“小丫头一边任由旁边的化妆师整理眉毛,一边勉力回过头来。

    “哦?柱英哥回来了?“

    “应该没有,他回来肯定会找我的……关键是你在这里大家都很紧张。“krysta1认真的说道。“好半天了,之前很热闹的,但是你来了以后就只剩下我们俩说话了……伍德你应该是习惯了才没注意到的。“

    金钟铭扫视了一眼确实早就安静下来的化妆室,忍不住稍微笑了一下:“说的对,我不该打扰你们工作的……拍好戏别忘了换上厚衣服。“

    “安心,安心!“krysta1忙不迭的答到。

    金钟铭上前摸摸对方的脑袋,一笑而走。

    接下去该是西卡了,说实话,虽然从s.m公司那里很轻松的就打听到了她的所在,但金钟铭却有些犹豫了起来,因为这次西卡所在的地方对于他而言有些特殊——jtbc电视台,少女时代全员都在那里为自己的新团综开会。

    当然了,金钟铭所担心的这种特殊并非是指jtbnet处于商业竞争态势,而自己又掌控着tvn的综艺部门……实际上在他看来这种竞争是根本不存在的,因为他很清楚,跳槽过去的罗英石经过一段休整后已经准备推出自己的新综艺了!据说是准备让一群老爷子去旅行的题材。

    到时候谁要再提两个电视台的竞争,估计就只有两个字了——呵呵……

    而且说到底嘛,这年头商业层面上的事情,是很难有对立这种情绪的存在的。今天大家可以是竞争对手,转天可能又会一起财,谁会因为这个对谁不爽呢?更何况,外界虽然一直都说这两家电视台是竞争对手,但实际上一开始这家电视台和tvn在某种意义上是截然相反两种类型,一个是完全侧重娱乐,一个是完全侧重严肃政治新闻;一个是为了赚钱,一个是为了以笔为刀进行政治攻讦。

    而金钟铭真正所担忧的,恰恰就是那些以笔为刀的人。

    要知道,当初韩国皿煮派在与朴大妈争夺mbc失败后,那些当年用牛肉噎死李明博的mbc新闻皿煮精英们都去了哪儿?就是jtbc!这里是他们新的大本营,甚至考虑到这些人的领袖孙石熙当初领着自己的新闻团队离开mbc还在电视台运营开始前,直接说这家电视台根本就是为了容纳这些人而重新组建的都未尝不可!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这个站在朴女士身后的狗腿资本家跑过去,迎面遇上一群被朴大妈迫害的皿煮精英……就算是双方涵养都很好,那别扭不别扭?传出去,麻烦不麻烦?

    于是……稍作思考后,呃,金钟铭还是驱车前往了jtbnetbsp;  为什么?很简单,天大地大,比不过郑大毛童靴挨冻的事情大,再苦再难也要给她送过去!

    然而,正所谓天不遂人愿,当金钟铭试图驶入jtbc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迎面就遇到了一个麻烦。

    “金钟铭先生……你需要通行证。“地下停车场前的保安虽然第一眼就认出了金钟铭,却还是略显为难的拒绝了金钟铭和他的现代车入内的要求。“我们这里安保很严密……“

    金钟铭无言以对,因为从道理上来讲,自己出入kbs、mbc之类的其实也应该先申请通行证,只是三大电视台自己都曾经常驻过综艺,混啊混啊的就基本靠刷脸了!

    这种情形还tm第一次遇到。

    “去哪儿申请通行证?“且不谈对方说的有道理,就算是没道理,金钟铭当然也不至于跟人家一个保安为难。

    “楼上大厅。“保安有条不紊的解释道,很显然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了。“门口的车位是可以临时停车的,您直接一打方向盘就可以能把车停到那儿,去大厅办完通行证就可以回来把车停进去了……“

    “但是我没什么正经事情要办,只是为了送两件衣服。“金钟铭有些无语,按照对方这个方式去做确实不能说有错,可是这外面下着大雨呢。“直接来这里就是为了省时间……能通融一下吗?我送完衣服就下来。“

    “这个……我们的管理很严格
重生现代当女王全文阅读
。“保安如此重复了一遍,看样子是不能通融的。

    “那行吧。“金钟铭无可奈何,只好准备冒雨去办通行证。

    “这样做是不合理的。“就在金钟铭准备打方向盘的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在保安身后响了起来,随即一个一直被金钟铭认为是保安亭遮雨布一角的雨伞被收了起来,露出了一副韩国人普遍都能认出来的正气凛然的脸,此人赫然是有着韩国第一新闻主播之称的孙石熙。“平时让来访的客人这么做当然没问题,但现在的问题是外面下着大雨……“

    “孙部长。“保安赶紧惊慌的鞠了一躬。“我没注意您在这里……“

    “孙部长。“金钟铭稍等了一会,才重新放下车窗跟对方打了声招呼。

    “金钟铭先生。“孙石熙用他那副全韩国都很敬重的认真脸,朝金钟铭微微挤出来一丝笑容。“很抱歉给你添了这样的麻烦……“

    金钟铭似笑非笑,并未作答。

    “孙部长。“保安更加惶恐了,无论如何,被电视台的实际掌控者当面说不合适还是很让人惊慌的。

    “不关你的事情。“孙石熙轻声安慰起了保安。“没有理由按照规矩来做也是有问题的,很显然有问题的是我们的规矩……我们应该在这里为出入人员常备几把雨伞,那就完美了。“

    金钟铭挑了下眉毛,面色如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您说的是!“保安大为松了一口气。“我这就对上面打报告,申请一批雨伞……“

    “正该如此。“孙石熙更加称许了起来,然后却将自己的雨伞倒持着送到了金钟铭的车窗前。“金钟铭先生,给您添麻烦了,去办理通行证的时候请务必用我的雨伞好了……“

    金钟铭微微一笑,毫不客气的接过了雨伞,然后将它放到了脚下自己雨伞的边上:“承蒙孙部长的帮助了!您的一举一动还真的跟传闻一样有原则……“

    “举手之劳而已。“孙石熙还是那么有礼貌。“至于传闻什么的,习惯成自然罢了!倒是金钟铭先生,年轻有为却不气盛,竟然这么尊重一个保安,这真是让我……“

    伪君子!金钟铭忍不住心中暗骂了一句,明明在旁边站了那么久,看了这么长时间,却非要等都最后时刻才露面,真不知道是在构思他的出场呢,还是在期待自己出丑的样子!刚才自己要真是像个富二代蠢货一样对着这个保安脾气,或者干脆强闯,对方肯定会义正言辞的站出来展示什么叫韩国新闻界的良心!

    只是……一个喜欢站在角落里窥探别人丑态的人,本身就是一副丑态!

    就这样,好不容易听这位韩国新闻的良心灌完鸡汤,金钟铭终于一打方向盘将车子停在了雨幕中的临时停车位,然后……他就直接打着雨伞拎着西卡的衣服就去了大厅。

    很显然,他这是要办理完准入证之后就不去什么地下停车场了,省的再遇到走进去的什么国民良心!

    顺风顺水的就办理完证件,这一次金钟铭直接按照前台的提示找到了西卡所在的大会议室。

    说是大会议室,但金钟铭悄悄推门进去的时候却并没有在开会,而是一群人坐在一起看着一些不良少年的视频资料,想来就是她们团综需要对付的那些人。

    而看到西卡认真工作的背影后,金钟铭倒也不想打扰她,他只是将之前遇到孙石熙的不快给遮掩起来,然后又拒绝了s.m一众熟人的邀请,最后直接坐到门后面的一个角落里,和周围人一起看起了这些不良少年的资料。

    五个不良少年,都是高中生,抽烟、喝酒、脏话、学习不好……说实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金钟铭还真未在意,因为这些东西在他看来着实什么都算不上。

    先,这年头成年韩国男人哪个不喝酒、抽烟?而这些高中生马上就要迈入成年关卡了,这算得了什么?而脏话,这个确实很影响人观感是没错,但是一群男高中生在一起的时候爆粗口难道还是天大的罪过?至于成绩不好……这个最无稽,凭这个就算是不良?

    实际上,金钟铭自有自己的一番判断,在他看来,真正能体现出这些高中生难缠程度的其实是他们跟周围人交流的方式……但是按照这个观点一圈看下来,金钟铭只觉的那个被亲生母亲都放弃了的黄勇贤有点问题,这家伙被现兜里的香烟后甚至跟老师都还能嬉皮笑脸的讨价还价,很显然是个老油子了,而且他的年龄最大,已经贴近成年了,估计最不好矫正。

    至于其余四个人……说实话,金钟铭觉得他们基本上都还算是正常的高中生。

    而且,其中那个朴景奎的情形还显得极度情有可原,因为他的父母离异,自幼被奶奶养大,可奶奶的身体如今也已经濒临崩溃了,所以才会辍学到处厮混。

    甚至再极端点说,那个金辉勋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不错的孩子……也就是跟父亲这个传统型的家长因为音乐而起了冲突而已。

    所以说,这算什么拯救不良少年?需要拯救的是你们九个吧?前几天才内讧过好不好?其中最值得吐槽的却是喝酒的问题,两瓶烧酒的酒量也有脸在少女时代面前装不良?少时里面最少有两个能喝趴下去他们五个好不好?得亏没让韩孝珠过来拍这节目,不然她先得被眼前的这群教育专家给电一电……

    这么高大上的立意,这么出色的策划……最后不会变成似是而非的东西吧?慢慢的,随着视频资料的播放,金钟铭的心头开始冒出了一丝丝阴云。

    资料终于看完了,众人开始随意的讨论和休息,而这时西卡这才在自己助理的提醒下现了坐在门边的金钟铭。至于其他人,s.m公司的人大多见怪不怪,而jtbc的人则带着一丝矜持,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多反应。

    “伍德。“西卡的反应和krysta1其实很是类似,都是惊喜之外带着一丝理所当然。

    “偶妈让我给你送衣服。“金钟铭坐在角落里提了下包,却是一动不动,很显然是要对方过来的意思。“降温太突然了,估计这场雨继续下去还要更冷。“

    “感谢思密达。“西卡倒是没多想,她直接小跑着过来,然后蹲在地上翻腾起了包。“衣服挺全的,不过其实我更想要那件军绿色的外套,今年很流行那个……总之,屋里挺暖和,我先裹下外套,毛衣回去前再穿,剩下的等回到车里再说好了……话说伍德,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好心?“

    “可能是最近又要出门一趟。“当着西卡的面,金钟铭倒也没隐瞒什么。“去中国宣传之前那部电影,还要谈点生意,回来也不能闲着,电影也要开始剪辑了……估计,再轻松下来就会是12月了。所以,今天的runningman拍摄流产后,就想着要关心你们一下。“

    “怪不得。“西卡歪着头打量了一下金钟铭:“在我面前装好哥哥是吗?不过你不该先哄二毛吗?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哎,本来就是先给她送的……“金钟铭还是那么实诚。

    “切!“西卡不爽的把外套又按进了包里。

    “你在这么暖和的房子里看视频的时候,你妹妹在摄影棚里冻得瑟瑟抖。“金钟铭无语至极。“还切?“

    “可我这边更麻烦啊!“西卡毫不客气的站起身来摊摊手。“你看到了吗?少女时代和危险少年们……危险少年!“

    “那叫少年和危险少女们!“金钟铭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他也跟着站了起来,连音调都高了几分。“你们这个节目到底要用什么形式展开?我怎么觉得先出问题的会是你们?“

    西卡稍微怔了一下,然后继续歪着头打量了一下金钟铭她站起来也要仰视对方:“什么……什么形式展开?不就是要带他们做正经事吗?“

    金钟铭一时语塞。

    “主要就是要我们教他们跳舞。“好久没见的秀英端着一杯热茶从旁边路过,充分展示了她之所以是组合言人的缘由。“然后带他们一起参加一个舞蹈大赛……无论名次,重在参与的那种。哦,有哥哥疼真好,就没人给我送衣服……“

    “这就算是和危险少年的互动了?“金钟铭没有理会对方后来的吐槽,因为秀英前面的说明让他顿生荒谬之感,这算什么拯救这些孩子的人生?

    当然,话虽如此了,与此同时他倒是也松了一口气。毕竟,高嗓门高立意是一回事,可西卡的水平确实不足以拯救谁,那还不如学现在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然后连点到为止都不做呢。

    实际上在金钟铭看来,整个少女时代里也就算是sunny一个人可以勉强胜任这个老师,其余的人,也就只能教教对方跳舞,顺便玩到一起罢了!

    “金钟铭先生有什么想法吗?“可能是察觉到金钟铭脸色有些古怪,又或者是被这边的动静所惊扰,远处一名貌似是从mbc跳槽过来的pd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有的话务必跟我们说一下……毕竟,综艺制作这个方面您是很有言权的。“

    “话虽如此了。“金钟铭立即高声答到。“可是牵扯到教育问题,我其实是没资格轻易置喙的。毕竟……在座的,应该有很多是教育方面的专家。“

    此言一出,果然很多在座的很多教育专家模样的人脸色立即变得好看了不少。

    “不过少女时代我倒是挺熟悉的。“金钟铭突然往前又走了两步,而且话锋一转,引得九个女孩齐刷刷盯住了他。“9个成员5个少年,有人得一对一吧?“

    “是啊!“pd面色更加好转了。“我们正在为这件事情愁呢,毕竟,她们也有自己的通告要赶……是不是该从这方面入手进行分配呢?“

    “这个就不用多想了。“金钟铭继续笑眯眯的走了过去。“这个任务交给sunny最合适,她是这里面最闲的一个,也是最稳重的那个!“

    pd一拍巴掌,显然是为有人替他解决了这个难题而兴奋……又或者说,是为了有人替他背锅而兴奋。

    不过,一头金色短的sunny却像是一头被打扰到睡觉的母狮子一样黑了脸——她的游戏和休息时光被某个王八蛋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吹走了!

    ps:终于想起来了,群号是45716o898,大家可以加一下。最近这波订阅血崩我一直以为是过年的缘故……但是仔细观察了一下,现追订是上涨的,再结合着年前并未生这种事情,终于反应过来了,这貌似是过年活动的赠bi

    !怪不得大手子们过年期间都不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