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96俩枚硬币(给大家拜年了!)

第196俩枚硬币(给大家拜年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感谢一千斤砒霜带来的第十盟,也感谢大家一年以来的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

    华灯轮转,已经是晚上八点,此时,世宗文化大礼堂里的选举刚刚尘埃落定,上千口人,考虑到执委会本身只有十来个人,当然也没有什么经费搞庆祝晚宴。实际上,选举刚刚结束,估计就算他们有能力请客也不大敢请。不过话说回来,光华门外繁华如斯,饿着肚子的上千人人融入这片光影之间也只是花了一瞬而已,丝毫没有掀起什么波浪。

    而这其中,在避开了不少堵在附近的专业电影记者后,金钟铭和安圣基这对师生并肩走在了景福宫外的小巷子中。

    “其实……钟铭你刚刚真的没必要顾虑我的。“安圣基有些不安的摇了下头。“我一开始就明白,当时应该是院线那帮人给你下的套。“

    金钟铭微微一笑,并未答话。

    “你笑什么?“安圣基莫名其妙。“我说的是真的,这真的是个好机会,他们把机会拱手送到了你眼前,你可以少走两年的弯路。“

    “老师。“金钟铭干笑的摇了下头。“我真不是在故作清高,实际上我也明白,虽然是别人给的套,却未必不是个好机会……所以我当时也确实是动了心的。“

    “那你……“

    “犯难嘛!“金钟铭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枚五十韩元的硬币,然后略显无聊的抛接了起来。“真的很犯难,一方面诱惑就在眼前,让人心痒难耐,一方面一丝清明又在提醒着自己务必要小心。所以……“

    “所以什么?“安圣基追问道。

    “所以我就试着抛了一下硬币。“说着,金钟铭还把手里的硬币给对方展示了一下。“5o对5o的概率,公平合理。“

    安圣基一下子就愣住了:“你抛硬币决定的?“

    “嗯。“金钟铭点了下头。

    “开什么玩笑?“

    “老师。“金钟铭摩挲着手里的硬币再度笑了一下。“关于抛硬币有个很烂俗的段子,你听过没有?“

    安圣基自然懒得答话。

    不过,金钟铭并未在意,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遇到事情之所以要抛硬币,不是因为硬币可以为你做决定,而是扔出来的那一刻,你有很大概率会搞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安圣基微微一滞,但马上跟着点了下头:“那你搞清楚了吗?“

    “或许吧。“金钟铭摇了下头,然后缓步沿着巷子继续走了下去。“但也只能说当时一瞬间促使我迅做出了决定而已。先,对方送上来的大好局势没理由不利用,所以那两个名额我就坦然接受了。可至于要不要一个人掌控所有……说实话,我想了一下,一来没必要,二来我也不需要根基不稳的这种绝对权力,因为我可以拿到更好更纯粹的。“

    “所以才会力劝演员协会、工会、制作人协会选我担任最后一个执委吗?“

    “是啊,名额在老师手里和在我手里有什么区别?而相比下来,强行索取最后一个名额,除了满足我个人的权利外别无他用,我们控制的票数还是那个票数,但是圈内人对我们的警惕心却会大大增强……朴槿惠这个女人的自传满篇谎话,可有一句却还是有那么几分神韵的……“

    “想要走得远,就得大家一起走?“

    “就是这句。“金钟铭突兀的停在了巷口的路灯下。“恕我直言,这次您这么容易拿下第二个执委名额,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大家确实对我有所顾虑。实际上我想了一下,这次是有资方的助攻,为了掌控局势才临时推举您当这个不管执委,可实际上如果我们准备充分,那应该尽量把名额分散,借以拉拢更多的人和力量……可惜了。“

    “已经不错了。“安圣基摇了下头。“毕竟也算是意外之喜。“

    “不过,接下来我们要狠狠的对付资方,一来划清界限,二来展示权威……“

    “这是必然的……“

    安圣基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有一辆车子突兀的停到了两人面前,而且两人很确定这不是来接二人的车子,因为这家车子的档次太高了!实际上,这应该是丰田旗下的豪华车雷克萨斯系列中最贵的一个型号,售价近十亿韩元,换成软妹币也有6oo万的售价。而金钟铭之所以认得这个车子,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恰好是因为两天前的大钟奖给他的人气奖奖励就是一辆这样的最好丰田旗下豪华车。

    而现在看来,当初丰田给自己这个出限度的奖励说不定也是有故事的。

    车门打开,从驾驶座上下来的赫然是韩国顶级富豪,sk会长崔泰源。

    金钟铭和安圣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闪过了一丝明悟。

    “安圣基先生、钟铭。“

    “崔会长。“

    “崔会长,你们聊。“大略的寒暄了半句,安圣基就直接告辞了。

    “这是恰好碰到?“未待对方开口,金钟铭就率先戏谑的开口问道。“还是崔会长有备而来?“

    “不瞒你说,我其实是专程在旁边侯着的。“粗声粗气的崔泰源腆着脸答到。“怎么样,够意思吧?听说你要搞选举,我帮你搞定了两个名额。只是可惜了,最后一个名额你竟然主动放弃了……“

    金钟铭没有理会对方,而是伸头向着车子驶来的方向打量了几眼。

    “怎么了?“崔泰源不明所以。

    “崔会长自己开车来的,没有司机?“金钟铭继续用那种戏谑的语气问询道。

    “我晚上回去的时候一般都是自己开车的……“崔泰源倒是一副很自得的样子。

    “那崔会长就要额外小心了。“金钟铭终于收回了不礼貌的目光。

    “这话怎么说,我开车技术向来很好……“

    “不是这意思。“金钟铭笑眯眯的负手而立。“您可是有着多次入狱的案底,按照新的交通法,您这样的人一旦违规就要入刑的……“

    崔泰源瞬间面色尴尬了起来,好久才回复了那副尽在掌握的姿态:“多日未见亲近,钟铭你还真是尖锐了不少。“

    金钟铭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

    “难得的机会,顺便请你去我家做个客吧!“崔泰源放弃了嘴上的占便宜。“我家那位还是很擅长做饭的……顺便谈点事情。“

    “那就搅扰了。“金钟铭毫不犹豫的就绕过车头坐进了副驾驶。

    对方态度有些直接的过分,这让崔泰源心里咯噔一下,他预感今晚的讨论似乎不会那么顺利……但是,这位喜欢把霸气二字贴的满公司都是的霸道总裁却习惯了不撞南山不回头,他终于还是按下浮动的心思坐进了驾驶座。

    话说,这辆豪华丰田汽车并没有向着清潭洞那栋大的可怕的崔氏大别墅驶去,而是沿着景福宫前的直道一路向南,最后拐进了梨泰院……金钟铭自然知道这是哪里,这里是梨泰院的汉南洞,是崔泰源的情妇、汉南洞夫人的所在,也是这位崔会长最日常的住所——话说,崔泰源对那位心理辅导医生出身的夫人疼爱至极,他甚至接受了对方丧夫后带着的两个孩
彪悍的人生txt下载
子。

    作为韩国第二大家族的族长,为情妇做到这份上,也算得上是用情至深了。

    那么话说回来,这次邀请比起数年前那次在清潭洞的宴会,也的确称得上是诚意满满了。

    “考虑到清潭洞的商家林立,单说住宅方面,汉南洞的别墅价格是尔之冠。“看着金钟铭四处打量着周围,崔泰源竟然像个带朋友回家做客的普通人一样介绍起了周边景物。“你在娱乐圈,应该知道很多大牌艺人都在这里购置产业吧?我记得……最近一个在附近买房子的应该是韩孝珠……这人你熟悉吧?“

    “接过吻。“金钟铭依旧笑眯眯的答到。

    “演员真是个挺不错的职业。“崔泰源干笑了一声,不再多言。

    又过了五分钟,车子终于停到了汉南洞的一栋豪华别墅前,两人鱼贯而入,而金钟铭也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汉南洞夫人。

    这是一个很耐看的成熟中年女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大概是素净二字。她的皮肤很好,型也只在末梢微微卷起,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位享受万千宠爱的女人全身上下除了一个指环以外几乎看不到任何饰……这简直令人惊叹。

    “崔夫人。“金钟铭如此称呼倒不是为了拍马屁,而是因为他真不知道对方姓什么,只能用这个称呼而已。

    “钟铭啊,久仰大名。“女人甫一开口就展露了另外一个特质,声音很温婉,这让金钟铭想起了千昌明这个女人,似乎所有的心理咨询师都要有一个好听的声音。

    “何来久仰?“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金钟铭赶紧摇头笑了笑。“莫非崔会长还会经常在您面前念叨我?“

    “何止是他?“汉南洞夫人捂着嘴轻笑了一下。“就连我从意大利回来的学妹也经常说起你……昌明你知道吗,她在你公司工作?“

    “那个……死拉拉?“金钟铭面色一遍,没成想对方还真认识千昌明。

    “什么拉拉?“崔泰源立即警惕了起来。

    “我公司的心理咨询师。“金钟铭面色无力的看向了崔泰源。“意大利留学回来的,最近才现她是个女同性恋,我犹豫了很久才没解雇她!“

    “你认识她,还是前后辈?“崔泰源面色难看的看向了自己的夫人。

    “放心吧!“崔夫人摆了下手,然后回身准备饮料去了。“我那个学妹无论是专业水平还是人品都是有保证的,而且她看上的似乎是个漂亮小姑娘……看不上人老珠黄的我的,钟铭……我记得是喝拿铁咖啡,稍微加奶?“

    金钟铭和崔泰源面面相觑。

    咖啡最终还是没喝成,因为听说到了这个点两人都还没吃饭以后,崔夫人立即亲自下厨准备酒菜晚饭去了。而既然有饭菜,那自没理由空腹喝什么咖啡。

    “我得承认,今天你的表现出我的想象。“双方坐定以后,崔泰源依旧是那副老气横秋的感觉,似乎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说起这个。“金钟铭拿起筷子倒立着点了点小茶几。“崔会长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我现在都还没搞懂崔会长为什么要找我的茬……一开始听到一些传闻的时候,我还不大相信呢!“

    崔泰源沉默了片刻,然后端起一小杯白酒一饮而尽:“其实这种事情我以为你来这里就会懂的……“

    金钟铭耸了耸肩膀。

    “你看你,就是典型的身在福中不知。“崔泰源自嘲般的笑了一声。“白天去做自己的事业,晚上有这么一间房子可以安静的坐下来喝杯酒吃口菜……这种生活你知道我花了多大代价才换来的吗?“

    “考虑到那位健在的前总统还有您日常入狱的经历……我大概可以理解。“金钟铭突然有所明悟了起来。“你是觉得不公平吗?我要是普通人,享受着这种生活倒也罢了,偏偏我在事业上还让你感到了一丝威胁……是这样吗?你觉得不公平。“

    崔泰源闭嘴不言,很显然是承认了。

    “没想到崔会长五大三粗的……还是个傲娇的性子。“金钟铭忍不住咧嘴笑道。“何必呢?李健熙死了女儿,郑梦准死了兄弟,李在贤甚至马上要死爹……也没见他们对谁感到不爽的。“

    “谁让他们跟你的渊源不够深呢?“崔泰源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边喝边吃边说道。“而且,我们些人眼里其实只有一件事会重视,就是自己的家族产业会如何如何……别的都不在乎。而你呢,虽然很早进入到了他们的视野,可在他们看来还是个美国人,有钱也是在美国那里混……换句话说,他们根本没有察觉到你的野心。可是这份野心,我老早感觉到了,李在贤虽然现在感觉到了却也已经晚了……当然,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你得告诉我,明年这个时候你手上多了数以十亿级的美元后,你想要做到什么份上?“

    “我不想做到什么份上。“金钟铭稍微摇了下头。“只是想完成娱乐业的产业布局而已……电视台、院线、音源网站、艺人资源、影视制作、行业内领导权……这些是最起码得吧?“

    “和我想的一样。“崔泰源点了点头。“可怜李在贤走火入魔,自己豪赌的时候却把所有的破绽都露出来了……这样吧,虽然你觊觎我的产业,可我该下的绊子也下了,就冲你今天的表现我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了,更何况,娱乐行业对于sk而言着实九牛一毛……现在就卖给你如何?“

    金钟铭今天第二次心动了起来,也是他今天第二次真实犹豫了起来,于是他今天第二次掏出了硬币。

    在崔泰源和坐在远处汉南洞夫人的怪异的目光中,金钟铭面色如常的将硬币高高抛弃,然后拍在了手背上。

    打开来看了一眼,金钟铭随即认真的告诉了对方:“很抱歉崔会长,我扔硬币的结果是暂时拒绝您高傲的施舍。“

    崔泰源眼睛眯了一下:“你扔硬币前,正面是拒绝还是反面拒绝?“

    “没想过。“

    “那是什么意思?“崔泰源怒极反笑。

    “没什么。“金钟铭端起一直未动的酒杯一饮而尽。“我只是受够了崔会长的这幅做派!或许三年前你还有资格在我面前高深莫测,或许这世界还有一些别的事物可以在我面前高深莫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没资格再像戏耍老鼠一样戏耍我了。因为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是当初那场宴会中会被五光十色所弄得头晕的菜鸟了,我忍了三年,投资了政治,积累了人脉和声望,熬过了年限,为了避开无谓的风险还大半年都没有在尔出没,甚至今天还忍耐住了你的权利毒药,并以此团结和稳固住了身边的人!面对这个时候的我,你有什么资格摆出这么一种高深莫测的嘴脸?没错,1oen的音源网站和sidushq的艺人资源都是我想要,而且是一定要的,可这一次我会自己去拿。至于崔会长你,等着就好!“

    说完,金钟铭不顾崔泰源粗重的呼吸和颤抖的拳头,径直放下酒杯离开了这栋别墅。

    “玩脱了哦。“半分钟后,安静的客厅里突然响起一声戏谑的话语。

    崔泰源攥紧的拳头随即松开:“我……不跟这种小子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