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95章诱惑(7.5k)

第195章诱惑(7.5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祝大家春节愉快!先给大家拜年了!

    大钟奖刚刚结束还不到48小时,金钟铭竟然又坐到了世宗文化大礼堂里,连座位都没变,而且还是那个嘉宾席的角落里,甚至他身边的竟然还是cj影业的李在斌。

    不过这不是什么玄幻小说,自然也不会有所谓的时光倒流,实际上这跟大钟奖一样,是另外一场由韩国电影人联合总会举办的盛会——韩国电影人联合总会执委会的内部选举。

    说实话,要不是来到这里,金钟铭估计都不知道韩国竟然有这么多职业电影从业者,满满堂堂的,几乎塞满了半个大礼堂。

    “先,我们需要明确新的执委会主题方针。“台上的李沧东像是老师讲课一样唾沫直飞。“什么方针,说白了,不求锦上添花,也不求雪中送炭。但是,当我们遇到威胁韩国电影正常展事物的时候,务必要代表全体韩国电影人出一致的声音!从而显示出韩国电影人的团结!具体的行为,请参考当年的光头运动和死守配额运动!“

    此言一出,很快就有一个署名的条子被人猫着腰直接递到了台上李大导演的手里。

    李沧东笑着甩了甩手里的条子:“就在我眼前的cj院线孙总裁问我,两个活动都是针对国产电影配额的,如果电影人执委会秉承的是这个方针,那是不是意味着院线方面的利益将会被被新的韩国电影人执委会所针对?如果这样的话,院线方面还有没有必要参与到这个执委会选举中,参与了,又有什么意义?“

    李沧东话音未落,台下一片嘘声。当然,这是针对院线方面的嘘声……某种意义上而言,韩国电影基本上处于天下苦院线久已的这个感觉。

    “无论多少收成,院线先收割一半……“金钟铭看着周围的群情激奋,也是无奈的摇了下头。“也难怪大家对待院线问题时会这么激动。“

    “可以理解。“李在斌沉着脸应了半句,也不知道是可以理解哪一方。

    “孙总裁!“李沧东倒是一副好风度,他在台上摆了摆手。“先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两个运动针对的是政府,不是院线,院线只是执行者而已。我说的没错吧?“

    不仅是cj院线的人,实际上很多院线从业者都跟着点了下头,因为这无可置疑的事实。

    “而且,哪怕政府方面一直是干扰韩国电影展的主力军,可今天我们依然还是将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的郑进周会长请到了这里,而且马上他还会自动获得一个执委名额,对待他们尚且如此,何况只是一心追随着市场毫无针对性的院线方面呢?“

    台下的院线从业者纷纷鼓掌,最起码从演讲的角度来说,李沧东这话很是有风范和水准。

    “所以说。“李沧东点了点桌子,很有气势的为这个问题做了收尾。“我们这次执委会选举,是为了寻求一个真正有约束力有战斗力的电影人组织架构,凡是韩国电影正常的组成部分,凡是合情合理的条件,我们都会欢迎,并保证他们的话语权。那么不欢迎的是什么?又或者说是谁?当然是那些不愿意堂堂正正讨论问题的人!具体而言,比如说金东虎先生……老人家明明已经不是公职人员了,却要绑架着釜山电影节无条件的追随政府。再比如说,郑仁烨会长,对自己的定位也模糊不清。所以!在执委会这个东西开始筹划之前,我们就先请们他退休了!然后,才有了这次选举……“

    台下掌声雷动!

    话说,什么叫做威胁韩国电影正常展的事物?最起码在导演们、编剧们这些文艺创作者们来看就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韩国政府!而金东虎这个韩国政府埋在电影圈子里的大钉子被大家协力用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式拔除,简直可以吹一辈子!

    不过,扫兴的人还是来了,院线方面该鼓掌鼓掌,但是轮到他们言的时候却毫不客气,甚至上来就直接提出了选举大会计划外的东西。

    “这场选举的九大协会架构缺乏说服力!“上台的乐天院线的总裁直接开了炮。“我们不是说演员、编剧、导演,还有女性电影人和独立电影协会这些协会不合适,实际上这种详细的分配很合理!但是,把代表了韩国电影重要组成部分的所有资方力量都汇集到一个可笑的制作人协会里却肯定是不合适的!我们也是韩国电影的组成一部分,没理由这么多人,这么多细致的行业,却只给我们一个名额!我们要求一个独立的院线协会,实际上我们本来就有相应的行业协会,直接拿来就行了!我们还要求一个演艺人经纪公司协会,代表演员经纪公司出自己的声音!“

    台下嘘声一片,得亏这位总裁中气十足,这才坚持把话说圆乎了。

    “韩国电影内部四股力量……“李在斌幽幽的叹了口气。“官方、资方、直接从业者、意识形态掌控者。“

    金钟铭耳朵微微一动,这话跟当初安圣基给自己分析的韩国电影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四股力量,又或者四个层面,只是说法不同而已。

    “而这四股力量之中无外乎是两组永恒的矛盾。“李在斌继续说了下去。“资方和从业者关于收入分配的矛盾,意识形态掌控者和官方关于话语权的矛盾,这两组矛盾永远不会消失,只会此消彼长而已。而一个想要在电影圈有所作为的人只要能调理这两个矛盾,那基本上就无往而不利了!“

    金钟铭诧异的看向了李在斌。

    “一点感慨之言,钟铭不要在意。“李在斌微微一笑,似乎自己刚才是在酒桌上侃大山一样。

    “虽然是感慨之言,却也是金玉良言啊!“金钟铭也笑着点了下头。“就好像这场会议之所以可以成功举行,就是靠着去年大家一起力,搬倒了代表官方力量的金东虎、郑仁烨,然后才携此之威召集了几乎所有的电影从业者。不过……“

    “不过什么?“李在斌好奇的问道。

    “不过,官方和民间的争端暂时告一段落,那么劳资之间的矛盾就是主流了。“说着,金钟铭看向了台上右侧的方向,那里,包括安圣基在内的几个电影人协会会长正在一起交头接耳,很显然,他们都是明白人,知道资方的力量不容小觑,他们的意见也不容无视,所以才会这么严肃以待。

    “呃,李理事,你不上去吗?“金钟铭突然反应了过来,自己老师是以工会会长的名义上去的,而自己身边的李在斌貌似也是九大协会中制作人协会的现任会长,是应该上去的……呃,顺便说一句,金钟铭自己也还是个副会长。

    “昨天给你打电话开会你不来……“李在斌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昨天为了整合力量,制作人协会进行了重新选举,你的副会长还在,可我的会长却被那位孙总裁拿走了。“

    “原来如此。“金钟铭恍然大悟,怪不得这次资方这么咄咄逼人,原来早有准备。

    至于李在斌的奇怪态度更是可以理解的,cj集团家大业大,虽然是李在贤多年打拼出来的结果,可回到这个集团的原身,却是三星创始人给自己长儿媳孙女士的那家企业,换句话说,cj集团一开始就是孙与李共天下,李在斌的位置被换,肯定有cj内部协调……但是让给一个姓孙的,那未免就让李在斌格外不爽了。

    台上的纷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下面的各大协会成员也是喋喋不休,不过,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一段商议以后,其余八大协会还是统一了意见。

    “我们尊重院线、经纪公司、制作人对韩国电影展付出的努力,也尊重你们的存在和力量。“林权泽亲自上台回应了资方的要求。“实际上,我们也愿意在执委会名额上做出让步。但是恕我们直言,从力量体系来讲,增设一个院线协会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十人名额容易让执委会的运行出现问题,因为很容易引对立……而如果给资方更多的名额,比如按照你们的意思演艺人员经纪公司也有一个名额,那对于人数占绝大多数的演艺人员而言却无异于是更大的不公平。更何况,众所周知,制作人和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天然具有很大的重合度……所以,我们的方案是,增设一个院线协会,但也要增加一个代表一线电影工作人员的协会名额……“

    台下的人交头接耳,但总体上是点头的居多,毕竟从人数上来讲电影一线从业者占据着绝大多数。

    “我们不同意。“资方的几位大佬稍作商议后马上否决了这个方案。“协会本身的设立应该是考虑到真实的力量分配和利益诉求,平白无故为了制衡我们就搞出来一个不明所以的协会算是什么?而且今天可以临时增加一个稀里糊涂的协会,明天会不会增加第二个,这对执委会的权威有多大伤害?“

    cj孙总裁这话问的很有力量,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谐,此言一出,不要说台下安静了许多,就连林权泽等人也沉默了。

    “那你们想怎么样呢?“僵持中,李沧东突然直接抢过了话筒,他是看出来了,这群人要么是纯粹为了捣乱而来,要么就是有所准备……不管是哪一种都要问个通透。

    “我知道李导演是怎么想的,但我们真不是来捣乱的,实际上我们也愿意相忍为国。“一直没说话的美佳院线总裁突然从容的拿起话筒,引得金钟铭忍不住眯了下眼睛。“实际上我们确实有个方案请全体韩国电影人一起斟酌……先,我们不会诉求占据三个委员会名额,因为那样确实不合理……但是,院线协会是客观存在的,必须要设立,并享有一个名额。“

    “可十人名额是不健康的!“李沧东强调了一下。

    “那就按照你们的意思设立一个新的执委会名额……“

    李沧东怒极反笑,不过,马上他就随着对方的话认真了起来。

    “但是这个名额不应该依托于什么幽灵协会,因为那样不健康!但是,我们可以让今天全体在场的韩国电影人一起选举出一个类似于内阁不管部长的专属执委!这样公平吧?“

    所有人都认真了起来,因为按照对方的这种方案,一方面由于电影从业者巨大的数量而确保这个名额的所属,另一方面却又更加符合所谓的程序正义,让所有人都能够接受,也更能服众!

    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自然会引大范围的讨论,台上台下喧闹成了菜市场,递纸条的,各说各话的,激烈争论的,对峙的……还真有几分韩国国会的感觉。

    “说实话,你们打得什么主意?“金钟铭突然侧身看向了李在斌。“我怎么觉得有些古怪?这么公平的条件且不说,如此多资本的力量竟然如此口径一致,要说背后没大人物做推手就怪了。“

    “我不知道。“李在斌的表情不像是在作伪。“他们确实有所串联,背后也有大人物在做推手……可我真不知道。
剑巫纪帖吧


    金钟铭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在斌,微微叹了口气,却没有再说话。

    正如金钟铭所言,这是一个很公平的方案,讨论虽然很激烈,但是各大协会内部都很快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统一的口径,然后当意见汇总到讲台右侧的时候也是惊人的一致!

    “女性电影人协会弃权,其余7个协会全都同意,加上你们制作人协会本身……方案通过!“林权泽皱着眉头严肃的宣布了结果。“引入院线协会,增加一个总选举产生的执委。“

    “那再问一件事情。“有人没有按顺序言,而是直接喊了出来。“我们新协会仓促选举,如果为了统一力量选择了重复人选……“

    “没有问题。“林权泽大手一挥。“这个话题之前讨论过了,只要是协会内部正规选举产生的人选,就算是十一个执委名额都是一个人也不要紧!因为我们要确保的只是从业者们的意图被真实表达出来……“

    “那就好!“

    台下立即响起了一阵掌声,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在这里拖时间的,不然也不会有各种协会和执委的出现了。

    不过,他们很快就不需要多担心了,因为随着资方的要求得到满足后,会议进程变得格外顺利,从各大协会对执委会的授权,到全体电影人对执委会宣誓认可,到各大协会名册的统一……这些形式上的东西看起来没有用,但实际上根据经验,真到了关键时候,要名多过要命的韩国人会毫不犹豫的屈从于这些视频资料和注册签名……有了这些,才能确保这个执委会的威权所在。

    不过,随着种种流程进行下去以后,气氛终于变得微妙起来……执委选举终于要开始了!

    话说,虽然各大协会都有自己的内部架构,可实际上除了导演协会外大部分协会都是以技术为主,很少有这种权力机构的特质。再加上很多协会本身事物极为繁忙或者清闲,很难跟这种常设机构对接。那么,抛开临时的会长制度重新进行内部选举自然就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呼声了。

    实际上,这次会议正始于此。要知道,之前进行会长负责制度的时候,很多协会爆了不明所以的可笑政治斗争……这次会议固然有稳固成果并制度化执委会的意图,但进行一次任期五年的选举,从而终结掉混乱的争权夺利局势,却也是大家一致的呼声。

    那么回到正题上,选举嘛,自然会让人感觉到有些紧张和微妙,就如同外面朴元淳和罗卿媛的君子淑女之争一样,也免不了罗卿媛被人爆出去几千万韩元价位的美容院这样的事情……

    于是,为了避免局势混乱,选举从导演协会开始一个个的按顺序进行!

    上来自然是李沧东的当选,导演协会的内部凝聚力和战斗力向来是韩国一绝,李沧东虽然不是导演协会会长,但身为林权泽指定的接班人,他这次当选自然是波澜不惊。

    接下来是韩国电影人技术协会的选举,老会长韩载翼也是轻轻松松的当选,技术人员没那么多幺蛾子,他的位置一直很稳。

    第三个选出来的执委叫做李大浩,是编剧协会的人选,看看一脸错愕的编剧协会会长崔希奎就知道,这位名编剧会长先生明显被阴了。

    “崔希奎这一年来太热衷于名利了。“似乎知道什么内情的李在斌略显感慨的摇了摇头。“结果引了编剧协会内部的不满,连导演协会的人也不愿意拉他一把,也难怪会这个样子。“

    金钟铭自然也是微微颔。

    第四个执委来自于独立电影协会,还是金钟铭的一个熟人——李忠烈,牛铃之声的导演。

    第五个人选来自于女性电影人协会,依旧是个导演,赫然是金钟铭熟的不能再熟的一个人——新浪潮电影导演著名代表,李廷香。

    这也难怪,虽然女性电影人协会成员多之又多,但韩国终究是个男权社会,女演员们一般都会明哲保身不愿意参与这些事情,于是协会中女导演就占据了极大的上风,而李廷香在其中不说数一也是数二的了。

    不过,眼看着这两个人选的出现,李沧东却忍不住频频看向了安圣基和躲在角落里的金钟铭,因为导演协会一直认为这两个名额应该是自己夹带里的人物,可是这俩人却明显和演员方面实权人物的安圣基师生渊源极深……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两个人人选真的令人无话可说,谁也不能说他们不合适,而且他们都是正儿八经的导演……甚至就连李沧东自己都对自己的怀疑感到那么一丝疑惑。

    “别这么看我……“面对李在斌疑惑的目光,金钟铭尴尬的笑着摇了下头。“李忠烈导演是我鼓动的,他欠我天大的人情,我这么做确实也是为了争夺一点话语权……但是李廷香阿姨,这锅我不背!“

    “背不背吧!“李在斌练练摇头。“把你从美国带过来的阿姨,父母的同校前后辈,自己第一部作品的导演,怎么也不会为难你吧?“

    金钟铭不置可否。

    由不的众人多做联想,很快,紧随其后的第六个执委也产生了,早有协调的演员协会很直接选择了李秉宪,这是之前内部商议的结果。

    随后的第七个执委来自于韩国电影工会,借壳上市的安圣基也豪无阻碍的当选了。

    第八个执委是早就定好的郑进周,作为唯一一个官方代表,虽然韩国电影人总联合会已经被废掉了,可官方毕竟是官方,电影振兴委员会的存在更是谁都不能忽视,给一个执委名额已经是最大的胜利了。

    接下来的选举来自于制作人协会,这下子很多人都来了精神,因为他们很想知道对方到底会玩哪一出……金钟铭和李在斌作为注册会员,其中一个还是副会长,自然也接到了手机应用里面的投票通知。

    这是一个类似于中国企鹅群一样的地方,很简单的一个功能,很直接也很透明,大家可以直接选择自己中意的人选……实际上,大部分协会都采用了这种看起来幼稚,实际上却很实用的方式进行选举。

    金钟铭上来选择了李在斌的名字,然后就置之不理了。

    不过,李在斌马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还把手机递到了金钟铭面前。

    金钟铭的表情微微一滞,无他,手机应用中自己名字后面的票数在剧烈增长着,而且很快就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第九个执委赫然是金钟铭!

    李沧东和林权泽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很显然事情要大条了!抛开官方和资方,演员和导演是韩国电影中最具代表性的两个群体,不过这两个群体一直相安无事,主要原因是导演天然的压制着演员!

    但是这一次,似乎是要以金钟铭师生为核心翻个个了!

    可是,他们却偏偏无能为力。因为且不说面对官方和资方时两者是天然的盟友,除非是天大的龌龊,否则决难撕破脸;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大会的成功举办更多的还是依靠着喜欢捣鼓事情的导演们的努力,这个选举结果和执委会决议的效力自己这些人是要背书的。否则,损害的只会是自己这些文化人的权威!

    而且就目前来看,这对师生尚未占据着绝对多数,利用最后的总选举还是可以勉强控制住局势的。

    第十个执委的选举也很快开始了,这次是新加入的韩国院线行业协会的选举。话说,现场的很多人都对此毫无念想,毕竟,如果说制作人协会大家还算熟悉一些的话,那院线方面很多人几乎都是白茫茫一片的感觉。

    其实,金钟铭一开始也是如此做想的,然而当选举开始后,他的手机却也开始嗡嗡作响,他的大脑也立即跟着开始嗡嗡作响——刚刚收购了几个微不足道小院线的他刚刚想起来,自己似乎也是这个协会的一分子!而更重要的是,手机中清楚的显示,他这个刚刚涉足院线的人,在这个刚刚有了执委选举资格的协会里,竟然于选举中大幅度领先!

    两分钟后,选举结果成功出炉,第十个执委也是金钟铭!

    李在斌一脸骇然的看向了金钟铭。金钟铭、金钟铭、安圣基、李忠烈、李秉宪、李廷香……哪怕是不去管最后的不管执委的归属,这对师生就已经获得了绝对优势。

    而更可怕的是,假如金钟铭赢得了最后的那个执委名额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那么他甚至可以抛开安圣基,把执委会变成一个属于自己的一言堂!

    很多人知道李廷香和李忠烈跟金钟铭关系的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然后他们或是交头接耳,或是一言不的回头寻找起了当事人。但是所有人心里却意外的很一致——他们觉得这是金钟铭刻意所为,是处心积虑搞出来结果!

    精巧的设计,强横的实力,将资方和演艺人员这两个水火不容的群体整合到一起……而这么一想的话,金钟铭之前离开尔大半年也自然成了刻意的隐忍,前天晚上近乎于放弃掉影帝的行径也变成了对安圣基的安抚。

    林权泽、李沧东一众导演变得脸色很难看,安圣基则耷拉着眼皮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不仅是这些人心思诡异,其实还有很熟人,此刻都恨不得跑到他面前问一句:“用得着那么着急吗?“

    金钟铭没有理会这些目光,他在认真的分析和思考这件事情的缘由,他先得想通这是为什么?他可不觉得自己虎躯一震,韩国的制作人和院线纳头就拜。

    先,这里面当然有李在贤的存在……李在斌的毫不知情,孙姓院线总裁的上位,cj这么大的战术动作要是没有李在贤的肯就怪了。再加上美嘉院线的出现,李在贤这么干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为了适当的在院线问题上给自己一个警告……确实,如果自己将来真的收购成功了,那今天在座的韩国电影从业者会如何看待这个院线协会的突兀出现和自己的当选?

    处心积虑都算是好听的,不好听的叫小人手段,阴私行径!

    不过李在贤的力量似乎还有所不足,他现在自己焦头烂额成那个样子,操纵一下cj当然没问题,可是乐天和美嘉,还有制作人协会里的sidushq……他真的有这个面子和能力?

    想到sidushq,金钟铭突然想起了李秀满给自己说起过的崔泰源……虽然不明白这厮为什么总是针对自己,但这样却也就说得通了。

    想通了以后,自然是分析利弊,凡是皆有利弊,就算是有毒的蜜饵,可真要是外面裹得蜜有俩间房厚,那该吞下去也要吞下去的。

    而这件事情的问题似乎正在于此。

    真要是吞了,就算是导演协会那边跟自己生了嫌隙,就算是名声有损,那又如何呢?五年任期足以生很多事情,也足以改变很多人的观念,更重要的是,掌控全局的诱惑……而自己孜孜以求的不正是这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