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94章大钟奖的看客们(8k)

第194章大钟奖的看客们(8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九月结束十月到来之后,整个天气变得秋高气爽起来。

    先是建筑学概论的拍摄随着秋日的到来变得重入佳境,接着另一个好消息传来,虽然不好说日后的修养和恢复到底会如何,但秀英终于还是重新站了起来,并开始慢慢的重新融入团队。

    而等时间来到十月中旬的时候,在确定了秀英的身体状况以后,少女时代终于将酝酿已久的正规三辑theboys推了出来,具体时间是十月十六日。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天正好是个周日,正是她们参与的runningman特辑第二期播放的时间。

    至于这个专辑效果如何嘛,金钟铭并未在意,又或者说是想在意也在意不了,因为第二天他不仅要录制新一期的runningman,更重要的是,这个周一的当晚还是第48届大钟奖的颁奖典礼,他没有理由不去出席。

    毕竟,这一届大钟奖对金钟铭而言意义非凡。

    先一点,辩护人、断箭、熔炉三箭齐,这一届大钟奖cube必然是赢家,只是赢多赢少的问题而已。

    其次,作为熔炉这部影响力出众电影的男主角和制作人,无论是谁都要承认,金钟铭本人是完全可以觊觎一下诸如影帝或者最佳影片之类殊荣的。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却不足以为外人所道。话说,经历了去年韩国电影人总联合会的崩溃,以及金东虎的退休,韩国电影圈的格局得以重新洗牌。抛开那些还未尘埃落定的争权夺利,最起码如今的金钟铭已经有资格亲自动手切蛋糕了……当然,有资格去切是一回事,切不切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晚上五点多,开幕式前几分钟金钟铭才匆匆赶到,而且正如他跟组委会说的那样,白天还有综艺要录制,不必专门安排的红毯时间……实际上他是从侧门进入的。甚至于刘仁娜这个金钟铭毋庸置疑的搭档,其实也是委委屈屈的一个人走的红地毯。

    而刚一进入世宗文化大礼堂的侧门,迎面张承文就走了过来……没错,大概是为了展示某种诚意,目前担任着电影人联合总会兼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双料委员长的郑进周选择了金钟铭旗下的保安公司承担这次大钟奖的安保工作……由于象征意义很大,刚从澳大利亚回来不久的张承文自然要亲自过来了。

    “什么事情?“金钟铭略显奇怪的问道,在他印象里张承文是个很有定力的人,再大的事情都应该保持风度,怎么自己刚一进来就迫不及待的迎上来说话?

    “李在贤来了。“张承文表情古怪的答到。“跟cj影业的李在斌一起坐到了嘉宾席的最后排……“

    “应该是来找我的。“金钟铭稍一思考就反应了过来。“你跟安圣基老师打声招呼,我不坐前排了,先去后排跟李在贤扯扯淡……“

    “明白了。“张承文回答的很利索。

    李在贤堂堂三星隐太子,还是cj这个能数到韩国前十五的财阀掌门人,无论在哪里都应该是全场的焦点。更何况,在娱乐产业中cj的份额其实是所有财阀中最大的那个,也就是sk能够凭着自己的巨大体积能与之相提并论。所以,他的到来着实让现场的一些人有些惊慌失措的感觉……哪怕是坐到了最后一排一言不,那也让半个嘉宾席陷入到了诡异的沉寂中。

    “李会长。“

    “钟铭怎么来了?今天你可是主角,干嘛来这里陪我一个糟老头子?“李在贤的态度相较于第一次相见时已然是天差地别。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跟别人的态度转变根本不是一回事,别人面对金钟铭时变得谨慎是因为金钟铭变得让他们认不出来了,而李在贤有这个转变却是因为他本人那里出现了剧烈的变动……看的出来,数月未见,这位韩国数得着的大佬已经有些憔悴了。

    “瞧您说的。“金钟铭亲热的拉住对方的手,该鞠躬还是认真鞠了一躬的,话说,对方这个年纪鞠上一躬真算不上什么。“听说您过来了,我来给您当个解说员好了。“

    看得出,李在贤对于金钟铭的态度还是很受用的,之前有些阴郁的表情一下子就舒展开了,再加上李在斌在旁边附和着,三个并肩坐在嘉宾席角落里的人很快就聊开了。

    当然了,李在贤终究还是李在贤,纵横韩国数十年,就算是状态再差劲几分城府也还是有的,他绕来绕去却都还是把话题放在电影上,就好像是个真正的电影粉丝一样在那里猜度着今晚的各大奖项归属。相应的,金钟铭也算是沉得住气,既然对方想要拖下去他也很乐意扮演一个真正的大钟奖讲解员。

    就这样,第48届大钟奖很快就在万众期待和忐忑中开始了,随着台上主持人的开场白,金钟铭已经煞有介事的解说了起来。

    “其实众所周知,如果没有特定的当红组合或者歌星,那么开场表演一般就很具有暗示性……“金钟铭言之凿凿。

    “确实。“李在斌在旁边忍不住附和道。“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根据开场表演猜电影,最起码是影帝、影后那个级别的奖项……“

    话音未落,一群聋哑儿童就出现在舞台上,还围绕着一个传统歌手打着手语跳着舞,至于那位传统歌手唱的则赫然是让世界充满爱。

    不用多说什么了,大半个嘉宾席的人都忍不住看向了金钟铭这里。

    李在贤哑然失笑,金钟铭也只好尴尬的一笑而过。

    而随着开场表演的结束,奖项开始波澜不惊的依次出现了……呃,说实话,整个上半场都显得索然无味,毕竟大部分奖项都缺乏出色的竞争者。比如帝国之子的任时完根本就没有入围最佳男新人,这几乎是保送着李帝勋拿奖;再比如新人导演中唯独一个守望者有模有样,其余人根本无法和他竞争;这其中,唯一的亮点似乎是最佳女新人的争夺,因为这个奖项竟然有三个极为惊艳的入围者。

    “文彩元的话很早就在电视剧那边获得了极佳的成绩。“金钟铭指着台上的大屏幕煞有介事的给李在贤分析道。“虽然年纪很小,但却塑造过很多经典形象,比如风之画员里的歌伎;比如灿烂的遗产中也跟我有过搭档……然后她又回校读了两年书,这刚一回来就是两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成绩还都是顶尖的……论咖位,说实话,其余四个加一块也没她一半多。“

    李在贤微微颔,也不知道有没有认真在听。

    “还有一个是姜素拉,坦诚的讲,单单说到演技二字,她在sunny中的表现绝对没问题。但是……sunny剧组因为沈恩京拒绝出席这次大钟奖的缘故跟主办方很尴尬样子。“顿了一下,金钟铭稍微给李在贤说了一下沈恩京的风波。“沈恩京是童星出身,94年出生的演员,这一次sunny这部电影大热,她竟然以这个年龄入围了影后……但是由于她要去留学,就拒绝出席这次大钟奖,然后就被除名了,双方在媒体上还为此很是打了几次口水战。“

    “这就很尴尬了。“李在贤当然明白这个意思,要是别的什么大前辈有事情确实不能来,评奖的时候肯定不会在乎来没来现场的,但是在讲究资历的韩国,你一个94年的年轻人入围了影后还不到现场……这不是打脸吗?

    “其实……沈恩京也是聪明。“李在斌在旁边稍微补充了一下。“未成年的影后实在是太过于惊悚,本来就没多大概率,她出不出席其实都无所谓,反倒是最近闹腾了一阵后,大钟奖碍于名声,不得不以别的电影的名义给了她一个最佳女配的候选。而且这个奖项明显就……概率更大一些。“

    “原来如此。“李在贤终于恍然大悟了。“确实聪明,只是她这边倒是一走了之了,就是不知道被她连累的sunny剧组其他人该如何做想了!“

    “最后一个……“金钟铭没有深入讨论这个话题的意思,而是又指向了大屏幕上另外一个人。

    “这个我当然知道。“李在贤微微眯起了眼睛。“刘仁娜嘛,你的熔炉真是……惊天动地啊!只凭着电影的影响力,给她这个奖也让人无话可说。“

    金钟铭笑而不语。

    “获得最佳演技女新人的是……刘仁娜小姐,恭喜!“台上的颁奖嘉宾果然没有让观众久等。

    “恭喜啊!“李在贤毫不吝啬的送上了掌声,不过掌声却是朝着金钟铭送去的。

    “不是我。“金钟铭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真没对这个奖项说什么……“

    “那就更可贵了。“李在贤干笑着答道。“这说明,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没人能忽视你的存在了……“

    金钟铭不置可否。

    上半场的奖项继续一个个的如流水般宣布出来,金钟铭也拿了一个最佳制作人奖,这个奖他同样不知情,但是拿的无可厚非,熔炉拍摄的压力之大众所周知,那场大火迄今为止依然不明不白,真要是给别人拿这个奖,估计到手了也会让人觉得烫手。

    不过,临近上半场即将结束的时候,一直宣称自己对奖项安排一无所知的金钟铭却开始仔细的整理起了西装。

    李在贤倒也罢了,他始终是个来凑热闹的二把刀,对这些事情还是糊里糊涂的。倒是李在斌,面色却变得古怪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上半场结束前只有一个符合金钟铭条件的奖项了,而这个奖项要是被他拿了的话岂不是意味着这家伙反而丧失了在某些重要奖项上争夺的资格?

    “获得丰田最佳人气奖的是……金钟铭先生,恭喜!“

    随着丰田汽车韩国总裁简短的一句话,早有准备的金钟铭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径直走向了颁奖台。而掌声中,很多人都有些茫然失措的感觉。

    “怎么回事?“李在贤不解的看向了自己的堂弟。

    “是这样的大哥,最佳人气奖的价值要看奖项的评比标准。“李在斌有些晕晕乎乎的解释道。“这些年网络直接投票的手段出现以后,再加上人气奖的大肆扩张和不停地规则变动,使得这个奖项近乎于儿戏……但是在以前没有网络手段可以进行直接投票时,最佳人气奖一般被认为是影帝或者影后的安慰奖,完全可以称之为准影帝或者准影后……“

    “那这一次呢?“李在贤马上反应了过来。

    “郑进周新官上任三把火嘛!“李在斌干笑了一声。“这次的人气奖非但只有一个名额,还是内部审议团独立投出来的……奖品还是很有价值的一辆豪车。“

    “换句话说,有了这个安慰奖,就相当于放弃了影帝的角逐吧?“李在贤微微弯起了嘴角。

    “是。“李在斌表示赞同。

    “他这是要主动把影帝让给自己的老师?“

    “应该……是吧。“李在斌不大肯定的答到。

    “那就应该是了。“李在贤看着台上侃侃而谈的金钟铭,心里稍微泛起了一股酸意。“拿的起放的下,好心胸,关键是还这么年轻……相比较而言,我家那个熊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李在斌闭口不言,作为李在贤一方少有的李家近枝子弟,他当然比谁都清楚李在贤的苦衷,老爹要死了,儿子年纪轻轻还不成器,自己也是一身病,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都要靠着这次总统大选搏一搏三星的继承权,最起码也要把继承权的竞争延伸到自己身上……不然呢?半辈子图的什么?

    可是,比谁都清楚李在贤家底的李在斌自然也清楚……自己这位堂兄的胜算到底有多大!

    “恭喜!“眼看着金钟铭神采飞扬的走了下来,李在贤由衷的道了一句贺。

    金钟铭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无外乎是觉得自己拿的起放的下,用手头的荣誉换来了安圣基继续为自己坐镇的机会,可他却并不想多谈这件事情:“那什么,刚才我已经宣布要把人气奖的那部价值十五亿韩元的高档丰田车给捐了……李会长经验丰富,觉得我该捐给谁?“

    “这个好
意动天开最新章节
办。“李在贤也跟着微微一笑。“你不是在捐资助学这方面名声极好吗?要我说……就在你就读的尔大历史学院里设个奖学金,每年奖一辆车,这多合适?“

    “姜还是老的辣啊!“金钟铭由衷赞叹了一句。“那群家伙好像还真的对车子很有怨念的样子……让他们怨念更深一点好了。“

    这种废话暂且按下不表,随着上半场的结束,世宗文化礼堂里终于变得喧闹起来,有人趁机交头接耳,有人四处走动打探消息,自然也要有人试图从现在开始就把这里变成一个交际场。

    不过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金钟铭和李在贤这两个别人眼中的大人物似乎是说上了瘾一样,根本不给其他人插话的机会,很多小心翼翼过来想打声招呼的人全都铩羽而归。

    “说起来。“眼看着中场休息的时间要结束,很多围拢过来的人都讪讪而归时,李在贤终于看似不经意般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尔市长选举就剩一周的限期了,罗卿媛议员和朴元淳律师感觉还是不相上下啊?钟铭怎么看?“

    “没什么怎么看的。“金钟铭讪笑着摇了摇头。“我觉得朴元淳律师似乎赢面更大一些……“

    “这话怎么说?“李在贤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似乎问起这个话题的不是他一样。

    “是啊钟铭!“李在斌也附和了起来。“据我所知,钟铭你最近很忙吧?电影、综艺就没停过,怎么还会有心思关注这个?“

    “我并没有刻意去关注这个话题。“金钟铭稍微挑了一下眉毛。“只是这件事根本不是你不去理会就不知道的东西。“说到这里,金钟铭稍微顿了一下。“李会长知道吗,连我偶妈的咖啡厅门口都摆着两位竞选人的广告牌?之前我偶妈还问我这样是不是影响不好,我告诉她,给钱就让放,别的不用管……“

    李在贤哑然失笑。

    “不过,钟铭到底是因为什么对朴元淳律师更加看好呢?“李在斌是明白人,自然知道自己堂兄是在笑什么……那些广告牌说不定就是netbsp;  “这件事情说起来也很有意思。“金钟铭从容不迫的答道。“我虽然懒得去理会这样的戏码,但是不代表没法观察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两位应该知道,我家里一直养着一只大白熊犬吧?“

    李在贤兄弟二人面面相觑……说实话,金钟铭家的贝克也算是全国闻名了,可那只大白狗跟尔市长归属之间的关系……恕他们智商余额不足,好像确实想不大通。

    “因为一直在养狗,所以在网络上大白熊犬的饲养论坛也一直很活跃。“金钟铭倒是很有兴致的叙述了起来,完全不顾大钟奖的下半场已然到来。“所以,很自然的就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情——选战陷入僵持以后,作为一群爱狗人士,论坛上很快就有人讨论起两位候选人谁对动物保护方面做的力度更大一些……一开始自然是支持罗卿媛议员的占据着巨大的优势。“

    “这是理所当然的。“李在斌已经完全把故事听进去了,竟然主动帮着分析了起来。“一般来说饲养大型犬的本身就是中高收入阶层,天然的属于保守派阵营。更何况,罗议员还主导过动物保护方面的议案……就是tara那次综艺里的议案,钟铭应该还有印象吧?“

    “自然!“金钟铭似笑非笑的应道。“总之吧,一开始论坛中罗派就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那么到底是怎么反转的呢?“李在斌好奇的追问道,听对方一开始的论断他自然就知道最后结果生了巨大逆转……可为什么,他还真是好奇。

    “说起来也简单。“金钟铭干笑了一声。“论坛里有个无聊的大叔,竟然趁着周末,真的牵着自己的狗各自去了一趟两位候选人的竞选总部,还带着手机拍摄了视频……“

    李在贤兄弟二人面面相觑,却也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就像两位想的那样。“金钟铭无奈的摇了摇头。“朴元淳律师那里虽然没有相应的竞选方案,可是这位大叔却遇到了很好的接待,甚至有志愿者跑过去和他的大狗合影……而之前做出了相应提案的罗议员一方,根本就没有允许那位大叔进入竞选总部,原因是那里严禁宠物出入。“

    李在贤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又不是傻子,细节决定成败,这种选战无外乎就是要尽量团结可以团结的一切人,然后尽量减少可以减少的一切敌对立场的人……如果金钟铭讲的是真的,那小处见大,说明罗卿媛还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可怜自己千辛万苦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汇聚起来的资金,每一韩元都是弥足珍贵的!

    “会不会……是朴元淳的支持者演的一场戏?“李在斌看到自己堂兄的脸色不大好,赶紧安慰似的插了句嘴。

    “那罗议员就更加无力回天了!“金钟铭无所谓的摊了下手。

    “确实。“李在斌稍微一想却也无话可说了,如果朴元淳一方的动员力和着眼点竟然能细化到一个养狗论坛上,那他要不赢才是真的老天没开眼。

    就这样,被一只狗给搅得心神不宁的李在贤彻底安静了下来,整个下半场都没有再出声,而金钟铭终于也得以安生下来去看看下半场这些重量级奖项的归属了!

    最佳男配角被断箭的朴元尚拿走,坦诚的说这个奖项有点惊险,因为最佳男配专业户朴海镇在辩护人中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最佳女配角自然被今天没到场的留学生沈恩京给隔空取走了,也不知道连个新人奖都失手的同剧组姐妹姜素拉心里会如何做想。

    而颁奖典礼再往后,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认真了起来,包括金钟铭。

    因为,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奖项就那寥寥几个,还被有着国家形象支持的高地战给拿走了一个,影后的竞争偏偏还毫无意义。结果,这么多部优秀电影却只能着眼于最佳导演和影帝这两个奖项。

    其实,这里多说一句废话,金钟铭之所以放开了手不愿意去切这块蛋糕,甚至还主动退让,真不是他怂,而是确实僧多粥少。

    熔炉、断箭、辩护人、sunny,你说奖项给谁?给谁都要服气的。

    所以与其如此,不如先忍让一时,静待青龙和百想。而且,自己的忍让还能为跟自己一体的安圣基大大加分!

    怎么说呢?这种做法未必像是李在贤感慨的那种拿的起放的下,但也绝对是一种更为成熟的做法,三大奖的周期远着呢,先行耗尽心力未必是好事情,适当的退让不仅可以寻求补偿,而该自己的终究还会是自己的。

    “获得第48届大钟奖最佳男主角的是……断箭,安圣基先生!“

    果然,金钟铭的忍让为安圣基换来了一个新的影帝头衔,而随着郑进周的亲自宣读,金钟铭立即起身鼓掌,算是为自己老师和自己之间的影帝头衔数量差距又多了一个而庆祝!

    “恭喜了!“周围一些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也纷纷向金钟铭致意,在外人看来,金钟铭和安圣基师生二人终究是一体的。

    金钟铭自然也一一感谢。

    “获得第48届大钟奖最佳导演的是……sunny,姜炯哲导演!“

    话音未落,“啪“的一声,一只大手突然按下了遥控器,电视机上的画面随即关闭。

    “这么不看了?“一个温婉的女声诧异的问道。“不是还有个最佳影片吗?“

    “那个奖项是内定给高地战的。“崔泰源稍微撇了下嘴。“看不看吧……我倒是没想到金钟铭真把影帝给让出来了。“

    “让给自己老师而已。“女人毫不在意的应道。“有什么想不到的?“

    “对于他这种年轻人而言,最难的不就是一个让字吗?“崔泰源倒是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套理论。

    “然后呢?“女人好奇的问道。“这个字对你这个糟老头子而言不也是很困难吗?你真的要把sk的娱乐事业全都让出去?“

    “不是让出去,是卖出去。“崔泰源更正道。“要拿钱来换的。他是个什么东西,值得我去让?“

    “那你要卖给他吗?“女人戏谑的问道。

    “也未必。“崔泰源却摇了下头。“再等两天。据我所知,韩国电影人联合总会要进行全面的调整和选举,这是一次大洗牌,说不定……金钟铭今天的忍让是为了换取他老师在选举中的退让呢?“

    “不至于吧?“

    “人心隔肚皮。“崔泰源皱着眉头看向了客厅里的十字架。“人活世上,无外乎是钱权名三字罢了,他能忍得住诱惑……哪怕只是一次,那我也会服气的。熔炉还有两次机会,三大奖更是每年都有三次,可是决定未来几年韩国电影圈权力划分的选举就这一次机会,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这次再给他加把火……看他到底会如何……“

    “随你吧!“女人看着有些走火入魔的崔泰源,着实懒得再问这些事情。“你开心就好。“

    大钟奖恍然落幕,这么多优秀影片,这么几个奖项,注定要几家欢喜几家愁。而在这种纷乱中,庆功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但是李在贤却不准备再呆下去了。

    上前向安圣基道贺以后,李在贤在众人的挽留中向着世宗文化礼堂的侧门走了过去……金钟铭、安圣基、李在斌三人相送到了门口。

    “对了。“当来到一组安保人员面前时,似是无意,似是随口,李在贤突然拉着金钟铭的手问了一句话。“我怎么听说……钟铭最近在收购院线?怎么,有吃这碗饭的想法?“

    周围众人纷纷一滞,倒是金钟铭面色如常,而且回答的很利索,似乎对这个问题早有预料的样子:“没错,最近准备收购几家小的院线,准备组成一个艺术类的扶持院线,用来辅助老师手上的电影基金会……怎么,李会长也要做善事?“

    李在贤似笑非笑的盯着金钟铭好长一段时间,却终于干笑着摇了下头:“钟铭想多了,我一个商人,无利可图的事情怎么会做?这种刷声望的艺术院线,还是钟铭你和安圣基先生多出些力吧!“

    “原来如此。“金钟铭从容点了下头。“那我就安心去做了。“

    “告辞。“李在贤不再多留,直接转身离开。

    李在斌犹豫片刻,却黯然的摇了下头,然后不顾礼仪的率先返回了礼堂。

    “糊弄过去了?“安圣基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是。“金钟铭摇了摇头。“恰恰相反……他应该是现了我让承文去澳大利亚的真正目的,而且证据确凿!其实想想也是……韩国就三家大型商业院线,这么大的动作他肯定有所察觉。“

    “那他为什么……不说话?“张承文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说完之后呢?“金钟铭嘲讽似的弯了一下嘴角。“是,我想要收购美佳,然后cube就会从单纯的电影制作变成一个从制作到行一条龙的庞然大物,就会跟cj全线对立。那么作为业内龙头,他能怎么样?警告完我以后我要还是一意孤行,他就只能跟我撕破脸全线开战,杀一儆百了……可他现在虚弱成那个样子,心思还都集中在政治博弈上,又真的能拿我如何?“

    “已经虚弱到这份上了吗?“张承文诧异的看向了李在贤消失的方向。

    “这次敲山震虎不成,反而暴露了自己的无力啊!“安圣基也略微感慨了起来。“可要是不来……李在斌和cgv院线那边又会怎么想?李在贤也是无奈啊!“

    金钟铭闻言回头看向了黑洞洞的世宗文化礼堂大门,目光炯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ps:来到西安第一天,就开始头疼、鼻塞、嗓子疼,然后熊孩子和平板,然后西安的雾霾……我这个年真是生不如死。希望大家不要像我那么倒霉!

    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还有……真的尽力而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