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92章蠢吐了

第192章蠢吐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少女时代经纪人情况很特殊并非是金钟铭信口开河,但所谓的特殊说穿了却也没那么复杂。

    话说,先一条,作为s.m公司目前最重要的组合,少时的经纪人配置本来就很是繁复。

    要知道,随着出道资历的积累和人气的飚增,如今的少时九人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个人经纪团队,化妆师、司机、助理……自然也免不了属于自己的独立经纪人。

    除此之外,少女时代作为一个整体,还依然保持着一个室长级别的总经纪人统揽着所有经纪团队用来应对大型的团体性活动。包括到了关键时刻,已经升为部长的韩胜浩也会像今天这样选择跟队。甚至到了一些真正的大场面……呃,比如说上次去青瓦台和李明博老婆一起聊天的时候,李秀满更是亲自出动,以示态度。

    不过这么多的成员,这么复杂的配置,这么多的服务人员,长久以来却从未出现过什么乱子……为什么?

    很简单,话说,s.m公司里面有一个掌舵人叫李秀满。

    说真的,有的时候,金钟铭不得不服气李秀满这个人,甭管站在西卡的立场让他多么讨厌这家伙,可他的强硬的管理方式和对下属以及艺人的严格要求确实效果卓著。九个人的大团队,一堆利益诉求复杂的经纪人,竟然井井有条,无一人敢生异心!

    没错,少时如今的收益是直接送到公司里的,而这群名义上的个人经纪人目前都是从李秀满那里领工资的!

    可是话说回来啊,再严格的管理也压不住人心的,不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s.m家的经纪人跳槽和创业了。

    不过,这种人心的浮动来到少时这边的时候却有着另外一种表现形式和诉求……少女时代前途无量,他们想跟下去!现在固然要从李秀满那里领工资,可14年合同到期以后呢?能不能续约是一回事,就算是续约,那给艺人的分成还会那么少吗?给对方的限度还会那么低吗?自己可不可以转为对方纯粹的私人经纪人?

    要知道,经纪人和艺人之间的关系几乎可以比拟家人,真到了那个时候哪个少时成员会拒绝这种要求?就算是孝渊去开个舞蹈培训班,那她第一个经理人选也肯定是自己的经纪人。而西卡目前的经纪人在s.m公司里竟然有了李总的外号,因为所有人都认为随着西卡合约到期以后,他肯定会跟着这位长公主一起鸡犬升天!

    所以说,这群经纪人或许不需要为了各自所跟的成员目前的人气差距而烦恼,但他们却需要为了两三年后这群孩子的人气差距而担忧……因为那是自己的切身收入!

    而考虑到这一点,那么年纪更大看问题更实际的经纪人之间,先于成员们本身为此闹上一场,或许就显得合情合理,乃至于理所当然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金钟铭虽然心里稍微不耐,甚至有些厌烦,但却依然没有做声的意思,只是默默地吃着自己冰凉的晚饭。

    然而,车后的二人依然未曾察觉漆黑一片的车内有着一个人在默默地啃着冰凉盒饭,更想不到坐在这里的人竟然是应该在货车车厢里躺着休息的金钟铭。所以,他们很自然的继续讨论了下去。

    “朴助理……“侑莉的经纪人再度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较真,你说,我能忍下这件事吗?被人扇了一耳光倒也罢了,韩胜浩毕竟是前辈,是上级……可因为那个姓金的挨这一耳光,我是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又能如何呢?“孝渊的经纪人平静的反问道。“现在的问题是周围的人全都是眼睛长到头上的人,允儿人气高收入高,周围的人也都高看他金胖子一眼……单凭我们终究是没辙的。除非……“

    “除非什么?“侑莉的经纪人反问道。

    “除非你能找到咱们西卡长公主的李助理,让他帮你说句话。“朴助理言之凿凿。“他的话总是有人听的……“

    金钟铭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不一定会答应的。“侑莉的经纪人略显为难的应道。“他现在是一心一意跟着西卡走,什么多余的事情都不想掺和。更何况,就算是他愿意帮忙……西卡好糊弄,那位可不好糊弄。“

    金钟铭面色稍微好转了一点。

    “那就只有一个法子了。“朴助理立即答到。“你可以去找侑莉……让她帮你讨回公道。“

    “不会激化矛盾吗?“侑莉的经纪人略显为难的问道。

    “不是你说的咽不下这口气吗?“朴助理反驳道。“你要是能忍,这事肯定算了,就是因为你不能忍我才这么给你出主意的。“

    “我……知道了。“侑莉的经纪人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说起来……朴助理最近也是辛苦了,最近孝渊也是乱惹事啊。“

    “谁说不是呢?“

    “之前在日本和西卡差点打架的事情,今天中午又在车里闹了那么一出,然后又在拍摄的时候跳出来去抢西卡的风头……说实话,我都为她心惊肉跳的……你倒是换个人闹啊?“

    “谁说不是呢?可孝渊就是这种傻乎乎的脾气,摊上她我又能如何……“

    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再也听不清什么对话内容,而金钟铭也百无聊赖的捧着冰凉的盒饭从车里走了出来。看着两人消失的放向,他的嘴角微微弯出了一丝弧度,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又或者说是在笑谁,又或者……只是单纯觉得事情其实还蛮有趣的。

    话说,这一边金钟铭回到货车里躺下,然后跟其他人一起夜聊瞎扯淡暂且不提。回到这一期的runningman的录制上面,虽然有着种种游戏结尾的不了了之,有着侑莉的过强好胜心,还有着允儿的半步不退,但得益于少女时代的整体综艺素质和七人七色的出色魅力,节目虽然才拍摄半天,却已经有了足够的分量。于是整理完今天的精彩镜头以后,节目组临时商议决定,放弃明天一早的早餐游戏环节,直接开始最终的追击战!

    还是传统的情侣手环,但是分组却要完全打乱,猎人也要随机选定。

    当然,此时此刻的mc们已经和西卡她们一样昏沉沉的睡倒了,包括刘在石在内没有一个人人知道节目组的设定。

    就这样,车厢里的一夜转瞬而过,这里没有蚊子却有气闷,而且里面闷热无比外面却露水汽极大,在这种环境下睡上一觉,人反而会更加劳累,偏偏作为昨晚做饭比赛失败的惩罚,还没人愿意因为这个而砸节目的招牌。

    天蒙蒙亮的时候,金钟铭是被刘在石爬过自己双腿时给压醒的,他茫然的睁开眼睛,然后迷迷糊糊的就跟着对方跳下了车子……而且还没跳稳,要不是刘在石扶了他一下估计就要栽倒在地上了。

    “刘在石是第一个出来的吧?钟铭是第二个?“红着眼睛的赵孝镇pd第一时间迎了上来。

    “哎。“刘在石哑着嗓子应道,很显然他的状态也不是多好。

    “那就出吧!“赵孝镇直接伸手指向了昨天的小车。

    “出什么?“刘在石完全懵逼。“允……允儿呢?!“

    “你不用管允儿如何了,直接走吧。“赵孝镇不由分说就推着对方往车子的方向走了过去,然后刘在石的执行pd接过来,身后vj跟上,车子驾驶座上更是提前做好了司机……

    就这样,十几秒钟后刘在石就从迷迷糊糊的金钟铭面前消失了。

    “钟铭再等三分钟。“赵孝镇回头招呼了一声。

    “哦。“金钟铭终于回过了一丝神。“哪里能洗脸?“

    没人理他。

    “总得刷个牙吧?“

    还是没人理他。

    “哪里有点吃的吗?“

    “我这有杯水。“这次赵孝镇终于给了一个回应,他把自己的大号杯子递了过来。“菊花茶……专业败火的,我一口没碰过。“

    “碰没碰的真无所谓。“金钟铭倒也不嫌弃,他现在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所以接过来就灌了一大口,再然后……他就觉得自己胃里陡然一酸,竟然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草地上,然后差点吐了出来。

    真不是茶的问题,茶只是有点凉了,问题在他自己身上,金钟铭非常清楚这一点。

    实际上,从之前拍摄两天一夜的时候他的胃就因为饮食不规律而出现过痉挛,昨天又是剧烈运动,又是冷饭,夜里又顶着露水睡了一夜,估计已经受凉了,然后这一口凉茶下去才立马崩溃了。

    “没事吧?“看到金钟铭憋到眼泪都出来了,还根本没站住,赵孝镇马上有点心虚的感觉,实际上周围的人基本上全都慌了。

    “没事。“金钟铭赶紧摆手。“有点受凉而已。“

    开什么玩笑?别说只是受凉反胃而已,就算这时候真有事也不能表露出来,因为那只会让这些人平白的失措,对事情本身却根本毫无助力,反倒会影响节目接下去的正常拍摄。

    但是,这些人依旧还是有些惊慌过度的感觉,所有人都围在周围不敢散开……其实想想也是,虽然平时说说笑笑的,可金钟铭毕竟是节目的投资人,算是大家某种意义上的顶头上司,真要是在这里出了点岔子,就算是他自己不说什么,外人又怎么看?又这么说?

    哦,让自己老板睡到货车车厢里受了凉,然后一杯水菊花茶把对方给灌倒了……这简直就是韩国综艺史上数得着的笑话,负面的那种。

    “真不要紧。“金钟铭缓过劲来后直接翻身坐在了露营地的草地上。“没什么大事。“

    然后……当着赵孝镇的面,金钟铭开始用对方的菊花茶漱口、洗脸、洗手。

    这下子,众人无语之余,却也真的放下了心……毕竟,对方还有心思搞笑,看来是真没事。

    “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感觉。“稍微一会后,稍微恢复
不死武皇sodu
了一点精力的金钟铭终于察觉到了一点什么……比如说刚才刘在石为什么要喊允儿的名字——没错,少女时代的露营车消失了!

    “我家毛毛呢?“金钟铭无语的站起身揪住了赵孝镇的衣领。“你把我妹妹拐卖到什么地方了?“

    赵孝镇哑然失笑,不过却也终于彻底放心了:“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不过马上上车以后你就明白了。“

    这下子,金钟铭终于摆着一副到时候让你好看的样子松开了手,没有再生什么幺蛾子。而随着三分钟的期限来临,他也被塞进了一辆昨天那样的小车里,然后被送往了未知的目的地。

    “这在搞什么鬼?“一下车金钟铭就有些无语,原来,少女时代等人竟然也都是和他一样,两眼通红,精神萎靡,而且个个肿的像个包子……

    “伍德!“对着金钟铭招手的赫然是帕尼。“我们俩一组。“

    “按照起床顺序重新分组吗?“金钟铭恍然大悟。“怪不得没看到我家毛毛……泰妍竟然也这么懒?“

    “泰妍欧尼赖起床来才是最让人没辙的。“蹲在第三位的允儿捧着脸蛋答到。“西卡欧尼在叫她呢。“

    “随便吧。“本来想调侃一下这群人水肿包子脸的金钟铭突然又觉得胃里有点翻腾,于是马上放弃了这个意图。“是往那边走吗?来吧傻t,咱们一起,不管毛毛了!“

    帕尼欲言又止,却还是马上跟上了对方。

    这里多说一句,此地是韩国高阳的英语村。很显然,又是一个有着旅游宣传意图的地点,也是一个有时限的地点,因为等到了上午,这里很快就会有附近幼儿园或者小学生过来参与教学游乐活动。说句不好听的,节目组没有资格跟熊孩子们抢地盘。

    走入英语村的一栋建筑,冥pd一如意料之中的坐在那里。

    “保护好你们的情侣手环。“

    就这么干巴巴的一句话,没有什么额外的提示,没有什么专门的提醒,很显然,今天早上金钟铭和帕尼并不是主角。

    “追击战……知道怎么玩吗?“金钟铭强忍着胃部的不适询问起了帕尼。

    “我当然知道!“帕尼兴致勃勃。“之前同桌特辑我全看过……不过这次谁是猎人我们根本不知道?“

    “哦。“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假装自己是猎人吓唬他们?“

    “你想多了。“

    “伍德你什么意思?“

    “你智商不足……恐怕不大可能骗得过他们。“金钟铭言之凿凿。“肯定有时限的,而且还要带铃铛,咱们找个地方躲着就好,熬过去算了。“

    “……“

    就这样,在帕尼的不情不愿中,两人挽着胳膊走上了一栋建筑的天台,然后并肩坐了下来。再然后,帕尼开始研究起了金钟铭的粉红色队服……这玩意是她昨天羡慕一下午的了,而且当时还因为领衣服的时候晚了一步推了gary一把。

    但是金钟铭心思全不在这里,因为他的胃已经翻江倒海了。

    “你说什么?“过了一会,似乎是听到什么的金钟铭忍不住捂着肚子问道。

    “我说……伍德,我这么叫你西卡会不会生气?“

    “她为什么会生气?“金钟铭不禁反问道。

    “因为这是她的专属称呼……“帕尼笑眯眯的把眼睛弯成了一个月牙。“伍德你大概不知道吧?她还因为这个跟我闹过脾气。“

    “是吗?“金钟铭似笑非笑的问道。“我是不是该骄傲,少女时代为我争风吃醋?“

    “少女时代为你争风吃醋还算是新闻?“帕尼毫不示弱的反问道。

    “咳……“金钟铭压抑着涌到嗓子眼里的酸意干咳了一声。

    帕尼诧异的顺着对方的眼角余光看了过去,果然,对方身后那个长得像是熊一样的vj立即关上了摄影机。

    “伍德你果然是……“帕尼忍不住又把眼睛弯成了月牙。

    “所以呢?“金钟铭扶着胃部反问道。“都谁又为我争风吃醋了?“

    “远的就不说了……近的话泰妍似乎又因为你有点茶不思饭不想了。“帕尼说的很是直接,搞得身后的许熊涛忍不住多看了金钟铭几眼。

    “是吗?“金钟铭略显疑惑的应道。“可是……我跟泰妍之间说句直接点的话,关系恐怕是少时之间最疏远的吧?你确定自己没搞错?“

    “可她从前几天去给你探班扑空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

    “可今天不是挺开心的样子?“

    “她性格如此嘛,有什么事情总是藏在心里,在没人的时候才表现出来。“

    “今天你们还有行程吗?“金钟铭略显不适的问道,似乎是想尽快结束这场谈话。

    “上午没有,但是下午有……“

    “那我待会找她当面问问好了。“金钟铭终于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结束了这场谈话。

    帕尼不满的嘟了嘟嘴,却终于没有再说什么,而许熊涛也重新拧开了摄像机的盖子,拍摄继续进行。

    其实,就如同当初老虎察觉到智妍的疲惫后就带着对方躲进了阁楼里一样,金钟铭身体不适的状态下对此有所察觉的节目组自然也知道分寸……于是很快他们就被猎人刘在石、徐贤的组合给堵在了楼顶,然后还被藏住了铃铛的他们给偷袭撕掉了情侣指环。

    而最后的获胜者,也正是这对组合。

    不过,金钟铭并没有在意这些东西,因为节目刚一结束他就找上了金泰妍,地点则是英语村外的停车场角落。

    “帕尼对我说你探班没找到我很失望?“金钟铭开门见山。“然后还闷闷不乐……为什么?“

    金泰妍并未搭话,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金钟铭。

    “怎么了?“金钟铭大为不解,但同时他也忍不住心虚了起来。“莫非就像帕尼说的那样,那天你本来是有话对我说?“

    “确实如此。“金泰妍犹豫片刻,竟然直接点了下头。“不过oppa你现在应该有所察觉了吧?更何况帕尼也对你讲了……“

    “话是如此了。“金钟铭一声叹息。“但是这种事情终究有些让人不好直接问明。“

    “oppa也有不敢直接介入的事情吗?“泰妍似乎终于鼓起了很大勇气一样质问道。“其实这种东西完全就是系于oppa你一人的心思上,你说谁行谁就行,你说哪个不行哪个也就不行,要是都惹烦你了直接全都不行……没人能反对的,最起码大家也不会怀着不该有的心思了。“

    “然后呢?“金钟铭彻底头疼了起来。“说的简单,但行的倒也罢了,不行的难道就不管了?“

    “那oppa你的意思是……“

    “很简单……如果真要是处于一个公平的态势,那就应该给予双方一个公平的竞争机会,但是问题在于胜负已定,根本没有再讨论这件事情的必要……“思索片刻后,金钟铭终于还是决定把话挑明。

    “我觉得无论是给一个公平机会也好,还是让她们不要再闹也好,其实都是没问题的。“泰妍说着说着眼泪竟然流了下来。“可无论如何oppa你都应该直接去跟侑莉和允儿说清楚,不要让她们再这么折腾下去。oppa,有些事情你应该比我懂,有些人心上的裂痕一旦出现,很可能就再也愈合不了。所以有些时候,oppa你既然有着一只手就压制下去的能力那就应该直接伸手按下去,免得以后成为……成为……?“

    “成为痼疾?“金钟铭面色古怪的接口问道。“所以你是想跟我说允儿和侑莉的事情其实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因为她们之间的问题牵扯到切实的利益,如果没有足够外力干涉,恐怕会成为持续性的问题,到时候会真正影响到团队的生存?“

    “oppa既然比我还清楚,为什么还要一直置之不理呢?“泰妍抹着眼泪反问道。

    “当然是因为西卡和孝渊的事情更加吸引我的注意力。“金钟铭回答的倒也坦诚。“所以对于这俩人的问题就有些想当然了,总觉得画个更大的蛋糕就能让她们各自安生下来。“

    “oppa的理由我无话可说。“泰妍略显无奈的应道。“但实际上,那样只会让她们闹得越来越厉害,因为真要是有了想法,越大的蛋糕就意味着越大的差额,没人会甘心的。“

    “我……知道了。“事到如今,金钟铭也只能这么说了。“择日不如撞日,趁着有时间,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去看一下她们。“

    矮个子女孩低头鞠了一躬,然后默默的离开了。而金钟铭稍等了一会,也压抑住自己胃部的不适,然后慢腾腾的走向了少女时代的大巴车。

    不过当他摸到大巴车前的时候,却正好遇到了一场精彩的戏码。

    “允儿,你的经纪人欺人太甚了!”扒开大巴车车门的那一刻,侑莉正在横眉怒对着允儿说着什么,而整辆车却都陷入到了一种夹杂着忐忑不安、激动、愤懑不平等等情绪混合体的不明雾气中。

    而背对着车门的允儿毫不示弱,直接耿着脖子迎了上去:“欧尼,说话要凭良心的,场上的事情倒也罢了,可是金城oppa和你经纪人之间的事情先动手的可不是金城oppa,扇耳光的更是韩室长!”

    话说金钟铭原本胃部就翻腾的厉害,此时又被这种热气迎面一冲,他就再也难以压制,转过身来就在车下干呕了起来。

    说句大实话吧!他是真没想到,侑莉和允儿竟然这么蠢,又或者竟然就被意气之争蒙蔽了眼睛,连着各自的经纪人被别人耍的团团转……这,实在是让他太失望了!

    ps:高铁、平板、熊孩子、睡眠不足、喝酒……这次码字码的真心艰难。然而竟然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