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89章阵雨

第189章阵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侑莉接过主动权转而向刘在石提出邀请的时候,相较于满是被长颈鹿愤恨眼神而逗乐的runningman节目组众人,站在远处的s.m公司一行人却有些面色阴沉了起来——他们虽然也相信刘在石的控场能力,但却仍然担心这种行径会引队员之间的不和事端来。

    说实话,这个小动作要是放在少时其他人之间,韩胜浩等人说不定还会跟着节目组的人笑一笑,然后夸一下自己公司ido1的艺能感。

    但是,侑莉这个动作明显是给允儿添了乱,而侑莉和允儿这二人之间的不良互动实在是让他们感到敏感!

    毕竟嘛,有着之前大巴车里的事情做铺垫,很难让人相信这是纯粹的搞笑设计。甚至再往前想,这俩人出道前就因为门面的位置产生过争端,就如同西卡觊觎过泰妍的队长位置一样是老毛病了。所以这一次允儿要是非觉得侑莉又在试图挑战她的位置怎么办?会不会挑衅回去?那到时候闹大了撕破脸了,你让s.m公司怎么整?马上重要的正规三辑就要来了好不好?

    接二连三的问题依次摆在了眼前,看似逻辑性不强。可说句实话,在这一行干了这么久,谁也都明白,这种看似很小的问题,往往是大问题的开端,所以放在以往,按照s.m公司的尿性,拼着得罪电视台也要冲过去暂停拍摄,然后先狠狠的教训一番不按常理出牌的侑莉再说。

    但实际上呢?实际上s.m公司这群人却只能站在远处无奈和头疼起来。

    为什么?无他,今时早已不同往日了!

    从大局方面来讲,就像金钟铭那天晚上接受宴请时说的一样,这群女孩既然成为了国家名片,还接入了奥运会的宣传版块,那2o14年之前的少女时代就多了一层坚硬的保护膜。

    而且这里多说一句,这可不是一般的保护膜哦!刚刚来的新消息,韩国经济皇帝,外加s.m公司背后的经济靠山,三星会长李健熙准备亲自上马担任平昌奥委会的主席!换句话说,少女时代这层保护膜简直堪比路飞那艘船的海底镀膜——那是雷利亲手套上去的,坚固耐用,非海军大将不建议去捅。

    回到正题上,而这又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s.m公司在面对这个组合的时失去了最大,也是最常规的一个钳制手段,他们没法用离队或者冷藏之类的威权手段来威胁这群女孩了。所以就算是冲过去叫了停,万一呵斥不成反被怼怎么办?侑莉在自己老家强行闹起来他们又能如何?

    至于抛开公司的威权讲道理,那就更没意思了。

    因为从组合本身而言,这种东西根本就是没有道理可言的。公司有公司的分工,艺人有艺人的想法,可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最终的利益分配,哪有什么合情合理的解释,真要是有的话也不至于出现所谓五年魔咒了!

    那么再往下数,从个人的角度来说,侑莉出道已经4年多了,23了,喝酒都能喝的过韩胜浩了,换句话说早就不能再把她当小孩子对待了!有时候真是需要给面子的。就事论事,之前在车子里侑莉自己不都梗着脖子理直气壮的说了嘛,这是高阳,特事特办一次不行吗?

    是啊,不行吗?

    于是乎,虽然场上还是欢声笑语,韩胜浩和一干少时经纪人却已经有些心乱了。

    “前辈……侑莉这么干过分了点吧?”说话的是允儿那个胖乎乎的经纪人,也就是那个提议让允儿调整后改为压轴出场的金姓眼镜哥,而他说话的对象赫然是侑莉的经纪人。

    “金助理这么说莫非觉得是我在鼓动侑莉这么干了?”侑莉的经纪人似乎资历更高一点,说话也更不客气。“都不是小孩子了,我能管到她?!金助理,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不是……”

    “都闭嘴!”未待两人作起来,韩胜浩先狠狠的瞪了挑事的后辈金助理一眼。“她们都还没闹呢,你们倒先内讧了,要点脸吗?!”

    积威之下,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但是几个当事经纪人服不服气那就两说了。

    不过也就是在此时,眼前的录制场地里,事情又出了乱子。话说压轴允儿还未参与进来呢,在她之前,今天早就公开表达过不满的孝渊又乱带了一下节奏——可能是受到侑莉跳脱式尝试竟然成功了的鼓励吧,她竟然把目标放到了金钟铭身上。

    金钟铭明显怔了一下,他瞥了瞥今天最漂亮的毛毛,又看了看孝渊,然后竟然在西卡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把这丫头给推了下去!

    “为什么?”西卡明显有些不满,一边走一边还在回头质问。“今天不是我最漂亮吗?”

    “哎。”金钟铭尴尬的笑了一声。“我刚想起来,孝渊比你能喝酒……我有点怕她。”

    “这算什么理由?”西卡万分不满,但却依然按照金钟铭的指示走了下去,因为她懂对方的暗示——没错,你今天最漂亮,但是考虑到孝渊的心情,适度让一下也好。

    说句实话,这事情要是放在别的地方,西卡未必会想太多,也未必会忍。但这是金钟铭提出来的,郑毛毛大小姐就不得不考虑一下对方的苦心了:

    孝渊那种不过脑子的性格;之前日本那次差点动手的冲突;还有今天在车内刚刚生却未及跟金钟铭提及的事情……一件件的都在催促着她嘟着嘴走了下去。

    而孝渊是真有点二,她完全不顾西卡的不爽,竟然毫不客气的越过对方直接跑上台阶跟金钟铭站到了
最强天赋树吧
一块。

    众人欢声笑语,和之前侑莉抢走刘在石时的表现一模一样,但这其中有个别人已经明显察觉到不对劲了。

    泰妍是其中一个,她面上跟所有人一样都在笑呵呵的,但心里却对这一幕感到极度的忧虑,因为她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乱,乱到了出了控制。

    而刘在石则是另外一个察觉到问题的人,因为他一直观察着允儿,然后他现这个经过专业训练且出道多年的ido1面色上竟然有了一些不稳……这说明对方是真的有些介意目前的局面了。

    没错,允儿现在很尴尬,如果金钟铭没有答应孝渊的话,那自己待会完全可以稳住心态去把刘在石拉回来,毫无压力的和侑莉玩一出争风吃醋的好戏,反正刘在石的形象和地位摆在那里,自己的定位也会让公司无条件的支持自己,怎么闹都不用担心的。

    可是现在,金钟铭为了不引问题竟然连西卡欧尼都给推了下来……自己又该怎么办?还要不要再跟侑莉争一下?如果强行争的话算不算不给金钟铭面子?!

    但……这当然是要争的!允儿几乎是一瞬间就定下了决心。实际上,这就是她的性格,这是她母亲离开家庭以后促使她养成的性格,不服输,不服气,该自己的东西决不放弃!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种激烈的心理活动,允儿并未觉斜对面的刘在石和李光洙已经对视很久了,话说这两个人已经搭档了一年多,默契的交流什么的,该有的也早都有了。

    “光洙,该你了!”站在台阶上和侑莉并肩而立的刘在石突然适时的喊了一声,把众人的心思和笑声收了回来。

    不过,这个顺序其实并不大对,光洙已经被拒绝了一次,这一次虽然主动权回到了男方手上,却应该是一直没开口的池石镇主动上前的……只不过,池石镇自己都没多说什么,其余人更是只能装作不知道这回事。

    李光洙一言不的来到场地中间,一副仇大苦深的模样。

    “哎,面前还有两位,请选择……”

    “侑莉!”刘在石话音未落,李光洙毫不犹豫的举手对准了已经站在台上的侑莉,来了一出至死不渝!“我的眼睛里只有权侑莉!”

    众人哄笑不已,就连远处的s.m公司的一众人也都有几分感念,因为从目前看来,经过刘在石的引导和李光洙这次不惜形象的反转,事情终于重新被纳入到了轨道中——长颈鹿给侑莉打造了一个完美的台阶!而全程牺牲掉的,只有李光洙一个人的形象而已。话说,什么叫做好的mc?这就是好的mc,李光洙虽然只上了一年综艺,却已然得到了刘在石的两分真传!

    说实话,站在后面的金钟铭这时候看的很清楚,侑莉明显是有几分感动的,她的脚甚至本能的挪动了一下!

    然而,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向来容易动摇的侑莉这次竟然岿然不动——她又一次拒绝了对方。

    在有些变味或者说是mc们刻意放声展示出的哄笑中,金钟铭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孝渊,不过很显然,舞后没有想太多,她还在傻笑着看着眼前的表演。

    金钟铭随即又看了眼允儿,却现这丫头在强作镇定的翻着白眼,努力维持着梅花鹿的形象,不过很显然,不满和愤懑已经来到一定程度了。

    金钟铭最后又跟刘在石对视了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无奈……事到如今,如果允儿接下来还要坚持的话,那实在不行,为了不出乱子,就只能选择牺牲侑莉和孝渊的形象恢复秩序了。毕竟,节目也有节目的诉求,原定计划是符合节目收视利益的,mc们真的已经尽力了,大家没有义务再陪着她们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在石oppa!”半分钟后,在远处韩胜浩等人的不安中,允儿挺起胸膛依旧把目标定在了刘在石身上,她似乎觉得理所当然,国民mc本来就是电视台和公司给自己安排好的搭档。

    而这一次刘在石也没有任何犹豫,他没有多余的搞笑和设计,而是立即选择了回归原定计划,也就是放下侑莉去和允儿一组。

    这时候,西卡也顺势看向了金钟铭,她的意思很简单,允儿都这么干了,我是不是也可以拨乱反正?

    金钟铭不动声色的回应了一个眼神,而西卡也一看就懂,于是接下来她竟然也毫不犹豫的重新喊出了伍德这个专属称呼,而金钟铭随即也把孝渊推了下去,正如同他之前推开西卡一样!

    没辙!允儿那边回归了原定计划,自己这边要是强行不顾人气和设定和孝渊在一组,那就是让允儿当那个霸道恶人了……而回归大众都能理解的分组的话,那还能用综艺桥段来解释之前的纷乱。

    果然,孝渊也只是抱怨了一下,然后和侑莉一样没有再多说什么。不算她变得聪明了,而是说真到了这个时候孝渊才反应过来,当金钟铭和刘在石这样的人严肃起来的时候,她也好,侑莉也好,其实是没有任何说话机会的。

    刚才那一瞬间,就像是刚才的天气一样,不过是两片薄薄的云彩重合到了一起,这才落下了一片阵雨,但这改变不了云彩依旧很薄的现实,一阵风出来,云彩还是要散的,阵雨还是要停的,灼热的秋日午后阳光还是很刺眼的。

    唯一留下来的,其实只有雨滴打在皮肤上又被阳光蒸后的那种焦灼和羞耻感。

    ps:抱歉……没抵御住醉酒后的脑壳疼……现在还有点脑壳疼。继续码字中……呃,是不是不该说这五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