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72章谁下?(下)

第172章谁下?(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先祝大家新年愉快!!!

    黑色的suv飞驶向医院,而坐在车子里的金钟铭明显有些不对劲。

    “想什么呢?”昭妍忍不住问了一句。“我从来没见你这么失态过……”

    “没想什么。”金钟铭头疼的答道。“或者说……就是因为想不起来才失态的。”

    “想不起来什么?”昭妍追问了下去。

    “想不起来脊椎方面的知识了。”金钟铭的语气忽然显得冷静了下来。“所以有些担心……但实际上我也知道,不去现场问医生估计也是白担心。”

    昭妍立即点了下头:“那就别想太多了,到地方再说吧,反正离得也近。”

    朴昭妍说的一点都没错,收治了秀英的医院是距离京釜高路最近的一家大型综合医院——尔三星医院,而这家医院位于江南地区的最南边,甚至已经到了城郊的献陵了。而巧合的是,尔大学所在的冠岳山同样是在尔市区的正南方,和三星医院几乎平行于尔闹市区。

    所以,绕开繁华的市区,直接从僻静的牛眠山下经过,很快就会到达目的地了。

    当然了,话说回来,无论你多快,总是快不过那些已经了快讯的记者们的,当金钟铭安排司机等在车里,带着昭妍下车后,迎面而来的正是如他潮水般的娱乐记者。

    “先问诸位一件事情……伤情到底如何,我听说是脊椎?”由于心急如焚,所以哪怕是眼看着这些记者已经被医院安保堵在门口,金钟铭也依然忍不住开口问了下情况。

    “现在的消息,确实是脊椎那里骨折了。”

    “听说髋骨那里也骨折了,但是这个就无所谓了。”

    “还有手臂。”

    记者中上来就有人验证了最不好的消息,脊椎和髋骨同时受伤是很合理的,无外乎是背部那里受到了直接伤害,而车祸中手臂伤到更是家常便饭。

    “我们先去看看……”金钟铭调整了一下心情,就想往里走。

    “金钟铭先生,你进去也没用的。”有记者赶紧追着补充了一句。“医生还在做紧急处理手术,现在里面只有送医的交通警察……你进去找谁问消息?”

    “秀英她家里人呢?”金钟铭茫然的反问道。

    “全都在全罗南道的长春地区做慈善呢,还正在往这边赶……崔秀英小姐不就是因为这个才在路上出的车祸吗?”

    金钟铭瞬间就有点懵了:“那s.m公司呢,他们应该离得很近吧,来人了吗?我去跟他们打听下……”

    “s.m公司还没来。”万能的记者又开始解释了。“少女时代昨天刚刚录制完新专辑,而马上9月2号她们又要在台海那边开演唱会。所以,崔秀英小姐这次其实是在放假中的私人活动里出了车祸,s.m公司那边不会比你得到消息的时间还早……”

    金钟铭怔了一下,然后又稍微想了一下,接着又有点懵了,说实话,他有点被这群人给绕晕了的意思。

    “钟铭。”朴昭妍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从背后拉了一下对方。“这时候我们更应该进去等着,万一秀英回过劲来肯定是想先看到熟人的……”

    金钟铭恍然大悟,立即不再理会这些记者,并抬腿往医院里面走去,而这些记者也没有一个敢阻拦的,只好纷纷让开一条路,任由两人离去。

    这个时候,有着一张明星脸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医院的护士和保安当然知道这俩人是崔秀英的熟人,所以并没有把两人当做门外那群娱乐记者一样对待,而是理所当然的说明了楼层和位置,并主动带着他们前往。

    就这样,两人在神经外科和骨科这个科室的手术室门口心烦意乱的等了一会后,突然间有一名医生迎面从里面推门出来了,手里还拿着x光照片。

    不过,让两人有些吃惊的是,不等他们俩上前询问,对方竟然主动的走了过来,还打了声招呼:“金钟铭先生,好久不见。”

    “您好,医生。”等对方拿掉口罩后,金钟铭立即就又有点懵的感觉了,因为此人赫然是当初恩静膝盖摔断时的那位主治医生。“真没想到又见面了……”

    “您好,医生。”朴昭妍明显也对对方有些印象。

    “对我这个职业而言,总是见面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事。”医生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是来问崔秀英小姐伤情的吧?来的时候那几个有经验的交通警察乱说话,听说已经把尾椎骨和骶骨的伤势给传出去了,对吧?”

    “外面说的是脊椎和髋骨……”金钟铭茫然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哦?”医生恍然大悟。“那是谣传……无所谓了,不过我也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了,放心吧,不会瘫痪的!人的脊髓不是贯穿整个脊椎骨的,到了尾椎那里其实就没了……安心。”

    金钟铭瞬间就安心了,这确实是他一直所担心的情况。而这时候,他才感觉到了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在医院的空调作用下变得凝固了,有些……呃,粘粘的。

    实际上,一路上金钟铭都在想着并担忧着秀英的伤情。说实话,他记不起来在另一个时空里秀英有没有出过这样的车祸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毫无印象,那说明就算是出了车祸,那伤势也没有到一种很严重的地步。

    于是乎,金钟铭被一种可能性给彻底弄的失措了——会不会上一次也有车祸,但是并无大碍,而这一次对方伤到了脊椎实际上是被自己的蝴蝶效应给推动的?这种车祸,这种伤处,稍微被蝴蝶翅膀扯动一丝一毫,很可能就改变了秀英的人生。

    这才是,金钟铭一路上都感到失神,甚至遇到记者都还有些懵的真正缘故了——他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甚至无迹可寻的负罪感。

    “那么医生……回到正题上吧,秀英的真实伤情到底如何?”心情平复了几分后,金钟铭终于还是赶紧继续问了下去。

    医生的面色突然有些不自然,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对于一个导演来说,金钟铭依旧很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么说吧。”医生稍微扶了下眼镜框。“由于这个伤势的手术有一定风险,她的家人不来我们是没法决定要不要立即手术的……所以,目前我们只能采用一些保守的治疗手段,打了封闭、处理了外伤,局部麻醉……实际上她从被送进来到现在一直很清醒,你们可以进去看看她,跟她聊聊。”

    这下子,金钟铭完全放松了了下来,甭管怎么样,人的意识都是清醒的,那还能坏到什么地步?刚才人家医生的不自然,估计也是因为自己并不算秀英的什么人,对手术这个问题毫无帮助。

    “那……我们可以现在进去?”朴昭妍指了指手术室。“在手术室?”

    “当然不是。”医生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的x光照片。“待会处理好外伤口后她会被送到临时病房,你们就可以跟她聊聊了……她现在应该会很疼。”

    “打了封闭,还麻醉……也会很疼?”金钟铭总觉的自己今天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我先忙了。”医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是觉得金钟铭的话犯了什么医学常识的错误吧,所以他不以为意的摆了下手后,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然而,走了几步后,这位医生还是扭过头来多说了一句:“有句多余的废话送给金钟铭先生……不是医生,不要看伤口!”

    “有机会一定向你郑重的表示感谢。”虽然依旧云里雾里的,但金钟铭只能如此说了。

    就这样,数分钟后,果然如同医生所说的那样,手术室的门被打开,趴在活动床上,还盖着一层薄被子的秀英出现在了眼前。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本来脑袋压在枕头里的秀英突然勉力扭了下头,然后迎上了金钟铭的目光。

    一直以来的明朗公主,此刻满脸都是泪痕,两眼更是通红,金钟铭勉力朝对方笑了一下,换来的却是两行止不住的眼泪。

    来到临时病房后,一直都是昭妍开口安慰着秀英,这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昭妍也没有呆太长时间,因为她知道s.m公司的人马上就要来了,说不定是李秀满或者金英敏亲自来,到时候自己还在这里就显得尴尬了。所以,大概十来分钟后,看到秀英的情绪渐渐回复了不少,她最终还是选择告辞了。

    “很疼吗?”金钟铭终于对着秀英这个从十年前就认识的小,说了大概是这近一年来的第一句话,两人之间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不疼。”秀英忍不住又流出了眼泪。“oppa你不知道……其实一开始受伤的时候是最疼的,但是那个时候太疼了,疼的我都麻木了,反而还能对警察还有医生笑出来……现在打了封闭,胳膊也上了麻药,可却感觉到一种锥心的疼!”

    “放心吧。”坐在床边的金钟铭勉力安慰道。“又不是真的像外面说的那样会瘫痪……你还不知道吧?现在你受伤的消息已经成了全球推特实时热点第二位,外面都说你是伤了脊椎,估计要瘫痪了……到底怎么了?”

    “oppa……其实我一直是清醒的。”秀英忍不住又崩溃式的哭了出来。“刚才左胳膊做处理的时候我手机还没被没收,就上网查了消息……网上有和医生说的伤势相符合的分析……有个专业医生在那里分析里说,我的伤势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很可能会有后遗症。”

    对于秀英而言,大概之前一辈子的眼泪加一块都没有今天的多,而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什么后遗症?”虽然知道自己立场尴尬,但脑子已经被震晕了的金钟铭仍然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不想说。”秀英低头咬住了已经被眼泪打湿的枕头。

    “我去问医生……我跟这里的一个医生很熟。”金钟铭忽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直接朝病房门口走去。

    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忽然转身走了回来,全程步履匆匆,显得格外可笑。

    “oppa怎么不去问了?”秀英含着眼泪反问道。

    “我走了,你一个人不是更难受吗?”突然冷静下来的金钟铭把凳子往床边挪了一下,让自己更加靠近对方。
寒门枭士无弹窗
“更何况……我刚听一个朋友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不是医生,不要随便看伤口。”金钟铭看着对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所以,不怪我没有担当吧?”

    “我……只会感激oppa的。”出乎意料的,秀英也跟着冷静了下来。“我的事情……请交给我自己决断就行,我刚才说出来也只是因为一个人承担这个消息太难受了。更何况,我刚才离开手术室的时候,看到oppa的那一刻真的很安心……你这样做,其实已经让我……”

    秀英带着哭意断断续续的话还未说完,房间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秀英的手机被没收,那自然是金钟铭的手机了,而金钟铭本来想直接按掉的,但是来电显示却让他有些犹豫。

    “oppa接电话吧!”冷静下来的秀英立即察觉到了对方的为难。“是不是西卡欧尼打电话来问我伤情?”

    金钟铭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

    “伍德!”果然,电话刚一接通西卡的声音立即就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怎么不接电话?你知不知道秀英出车祸了?我在网上看到……”

    “我就在秀英面前,你们俩聊一下好了。””金钟铭赶紧打断了对方,说着,他还直接把手机放到了秀英的嘴边。

    西卡立即老实了起来,语气也变得特别温柔,看这架势,好像还真觉得秀英已经瘫痪了似的。

    “那好吧。”数分钟后,西卡终于结束了这番安慰。“秀英你安心养伤,什么专辑之类的东西就不要多想了,我们过几天去看你……我跟伍德说两句。”

    金钟铭无可奈何,正准备直接挂掉,然而就在此时,临时病房的大门打开,赫然是李秀满还有少女时代秀英的经纪人出现在了病房里。

    金钟铭这才将手机放到耳边,直接在李秀满严肃的表情下绕过对方走了出去。

    “想说什么就赶紧说。”来到远处的一个僻静楼道里,金钟铭这才有点心烦意乱的回应了西卡。

    “伍德……我看网上说,秀英伤了脊椎?”西卡略显紧张的问道。

    “没有的事情!”金钟铭严厉的呵斥道。“别乱传谣言,你是她队友,你说的话会被人当成真话误解的!”

    “哎……那就是不会瘫痪了?”

    “你说呢?她要是真可能瘫了,我还能跟她在病房里说话?”

    “那就好……”西卡立即松了一口气。“伍德你不知道,现在外面谣言满天飞,还有人说秀英伤的其实是尾椎和什么什么嘀咕……”

    “那叫骶骨!”

    “甭管是什么了,那个就更扯了!”西卡心情轻松的应道。“我看了一个学医的粉丝的分析贴,说是骶骨其实非常重要,因为那里连着什么马尾神经,一旦受伤处理不好,就有可能会不孕不育!骨头受伤还有这后遗症?而且更扯的是还有说尾椎骨那里……说是尾椎受伤的话,很可能会导致……呃,大小便失禁……伍德?你在听吗?总不可能秀英真的大小……”

    “她要是真失禁了,还有心思对着我哭?”金钟铭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把手机换到了另一边。“不过想想也是,那里骨头断了,在伤好之前,有些……那方面的困难总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物理上的疼跟,跟什么失禁总是连不到一块的。”

    “是是是!”西卡连不迭的答道。“你说的虽然我都不懂,但想来应该是对的……”

    “还是那句话。”金钟铭语气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作为队友……我警告你,不要乱传谣言,只要说自己知道的好消息就行了,比如说你刚跟秀英通过话,她现在精神状态很好……懂吗?”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说!”西卡直接挂掉了电话。

    夏日的医院,一片寂静之中,金钟铭忍不住用额头轻轻顶了一下墙壁,然后又转身背靠在了墙壁上,沉思良久。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金钟铭终于还是收拾好心情回到了临时病房外,而这时候秀英的家人已经全都赶到了,都在病房里面和秀英交流着什么,而李秀满和秀英的经纪人自然也来到了病房外的长椅上。

    金钟铭也很自然的坐到了对方身边:“怎么讲?”

    “老一套。”李秀满平静的答道。“保守治疗和手术治疗,保守治疗可以在一个月以后就出院跳舞,风险概率其实也低一些,但是风险期会很长。手术治疗则是反过来,风险高一些,而且一旦出现问题就是大问题……可是一旦成功就会杜绝后患。”

    “确实是老一套。”金钟铭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从你们的角度而言更期待保守治疗吧?毕竟,虽然新专辑已经完全录制好了,可活动少了一个人算什么?”

    “是啊,如果保守治疗的话,晚一些,十月份再出这张专辑也算是能救场。”李秀满不以为意的应道。“自己搞什么公益事业摔成这样……我们公司才是无妄之灾。”

    “其实你们这个坚决的态度也算是替秀英家人作决断了。”金钟铭冷静的跟上了对方的节奏。“反正这种时候总是两难的,你们公司帮着他们顺水推舟,总比僵持在这里强!”

    “果然当了大老板,思路也变了。”李秀满忍不住上下打量了金钟铭一眼。“我以为你会骂我们公司为了利益不顾艺人的身体风险呢?没错,我确实是这么跟秀英父亲建议的……”

    “既然两相为难,就没有什么道德压力。”金钟铭抱着怀侧脸盯住了对方。“你无论怎么建议当然没问题……但是,李总监,恶意炒作新闻,夸大秀英的伤情博同情……有点过了吧?”

    “我夸大什么了?”李秀满一声冷笑。“我又炒作什么了?”话到这里,李秀满忍不住笑了一下:“虽然我们确实经常干这种事情,可这锅我们公司这次不背,那都是媒体和粉丝自己瞎说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来的比你都晚……除了那位主治医生这里,谁会有真正的可靠信息来源?”

    “外面都在说秀英是脊椎伤了,说她要瘫痪……还有说她尾椎断了的……已经大小便失禁了。”金钟铭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而且这些说法已经来到了全球推特实时热榜的第二位……你别说跟你们没关系。”

    李秀满终于尴尬的笑了一下:“我们公司有着完全的新闻反应机制……确实推波助澜了一把!”

    “其实这种离奇的说法到也罢了,网上还有说她是骶骨伤了的,说是影响到了马尾神经,以后可能会不孕不育。”金钟铭看着对方的脸色继续说了下去。“这个就有点恶意夸大的嫌疑了……加上这个新闻热度,由不得我怀疑你们公司因为少女时代接下来一个月会无所事事,所以拿秀英的伤势进行恶意的夸大和炒作,以此来博取关注度……”

    李秀满终于不笑了。

    “而且炒作也要讲规矩的,别人到也罢了。”金钟铭继续说道。“最起码你们s.m应该要告诉秀英本人实情吧?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既然是你为了让少女时代在接下来一个月里保持住关注度而恶意制造出来的……总不能真让她觉得自己要瘫痪,要不孕了吧?!她神智清楚,而且是能看手机的。”

    李秀满看了金钟铭一眼,然后突然站起身来,并回身敲响了病房的大门,然后就在崔秀珍的低头问好中再度走进了秀英的临时病房。

    金钟铭看了眼重新关上的病房大门,也站起身来,不过,他却是直接朝着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路过走廊尽头的一个办公室时,金钟铭注意到了门口贴着的照片,赫然是那位秀英和恩静共同的主治医生。

    “三星尔医院神经外科和骨科大夫。”金钟铭歪着头看了眼对方的信息标注。“窗小明……真是古怪的姓氏和幼稚的名字。”

    然而,在心里吐槽了一阵,又犹豫了很久,金钟铭终于还是没有敲开大门,而是选择转身离开医院。

    不是医生,不要随便看伤口!

    这是一句至理名言。

    ps:说句额外的话,这一章其实上午就已经写完了,写的剧情是……秀英的伤势很严重,保守治疗会很可能有严重后遗症,而动手术风险大,无后遗症,于是主角挺身而,又怼了一次李秀满,坚持让秀英做手术,但同时也让秀英彻底的掉队,没法跟上少女时代11年下半年到12年上半年越顶峰的这段荣光。这就贴合标题的意思,每个团队里都有掉队和处于下方的人,她们会感觉不公的……会是以后团队内不安稳的源地。

    但最后……我却并没有把这章出来,而是选择重写。

    为什么?因为那句话不是医生,不要随便看伤口。

    这是网络上一位很佩服的医学专业朋友的原话,也就是窗总,他告诉我,骶骨受伤,稍微严重一点,很可能就会有不育不孕的后遗症。而按照秀英车祸后s.m公司对外布的消息来看,我个人觉得,最起码依照着那种描述,说有后遗症似乎是很正常的。

    而一直为本书细纲做完善的小明却提醒我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艺人受伤多半要对外夸大,s.m公司说尾椎和骶骨都骨折了,说不定只是擦伤,而网络上那些消息全是公司在炒作播同情,以求少女时代九月十月的空白期保持关注度。按照s.m公司的一贯作风,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然而,整理了这些消息后我就不下去了……因为我这个人有点矫情,当时就想,如果秀英是真的有这么严重的后遗症不孕不育,我这里写的那么温和,主角那么伟光正算什么?而如果人家只是单纯的擦伤,什么脊椎、骶骨、尾椎全都是经纪公司炒作,我在这里恶意夸大,算不算恶意造谣,影响大家新年心情?

    所以,放弃了原本的设定,从晚上点钟开始,重新删掉后半段,改了这么一个不合大纲要求的结果出来……当然,恐怕还是会影响大家的新年心情,但是……按照窗总的另一个说法,医生和写手的一个共同的良心就是说实话。我想到了这个结果,就说了出来。

    至于秀英真正的伤势……见仁见智,我当然希望她其实毫无关碍,就是趴在床上一个月,然后立即活蹦乱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