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71章谁下?(中)(一万二)

第171章谁下?(中)(一万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一万二的更新,所以今晚没了……呃,就是这样。

    对于剧组而言,为了拍一部电影就买下济州岛的一栋独立旧别墅,而且还包括了周围附属的地皮,甚至要重新盖一栋新的……这确实是一笔显得有些奢侈或者说突兀的开销。要知道,一般这样的小成本都市爱情片对于不动产多采用租赁形式,直接购买实在是过了些。

    不过,整部电影其实也就只有这么一笔显得有些过分的开销了,再往后原定的一项开销大头,也就是大学校园的租赁和使用竟然没有耗费一分钱!而且是轻轻松松,愉快至极。

    话说,cube在七月初的时候就向尔大学那里提出了申请,结果隔了不到半天,对方就给予了一个非常热情的回复:

    先人家上来就说这次分文不收;同时校方还愿意主动在暑假中帮剧组把学校演艺方面的学生团体给组织起,以此让他们来承担起校园戏群众演员的职责;甚至,回复公文中还附上了一张尔大学教授建筑学概论这一门课的真实教授们的名单,那意思很清楚,看中哪个了,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居中联络,好请他出演那个教授龙套!

    这么好的氛围,原因自然是多种多样的。

    上来一个原因,自然是申请中附录剧本起的作用,纯纯的而又贴近现实的校园爱情故事,真实而又无奈的中年现状,略带一丝社会批判的感觉偏偏又始终没有脱离爱情故事本身的范畴,应该很合大学里那些人的口味。

    其次一个,金钟铭和金泰熙怎么说都是尔大学的明星学生,是自己人,而且这俩人算是为一直为尔大学的形象贡献了很多。现在两人次合作,还有校园爱情的桥段,选中尔大学的旧教学楼做拍摄基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真的没理由去腻歪人家。

    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千万别忘了金钟铭那个一年一百亿一个教学楼的教育慈善承诺!尔大作为第二个接受捐赠的大学,而且还因为是金钟铭的母校得到了更大的一个数字,这尼玛现在钱都还热乎着呢,有什么理由再给人添堵?大家嘻嘻哈哈的借这次机会搞次文艺汇演多好?你好我好大家好,摆什么破架子?!

    绝大多数时候,事情其实就是这样,当看起来最难的那些部分迎刃而解之后,整个事情就显得一马平川,甚至随心所欲了起来……

    尔大学的配合让人心旷神怡,再加上济州岛的旧房子也终于摆弄好了,于是很快,八月份刚一开始,随着金钟铭和金泰熙的几场室内戏份的开拍,整部电影其实就已经正式开始拍摄了!

    没有什么祭拜猪头,也没有什么开机布会,平平淡淡的就开始了,恰如剧情中初恋情人中年重逢的那种感觉一样。

    而这种拍摄顺序不仅是因为智妍在日本没有回来的缘故,更重要的是,无论如何金泰熙也是韩国成名已久的花瓶,或许表演力度什么的永远跟她沾不上边,但是展现一个三十多岁女性的成熟魅力,比如站在济州岛靠近海边的旧房子那里对着镜头用某些动作展现出女人味,或者在咖啡厅中摆出一丝略带忧郁和无奈的表情,又或者是在济州岛的小港口边喝醉酒的迷离……这永远是她的强项!所以说,选择让金钟铭和金泰熙的戏份做为电影的拍摄起始点,无疑是希望这种顺利的开局会让整部电影的拍摄变得富有节奏且通畅起来。

    实际上,这种拍摄顺序确实起到了很好的效果,甚至可以说,金钟铭和金泰熙的合作起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好的化学效果!

    毕竟在这部片子里,金泰熙扮演的这个角色本来就不需要什么力度,电影需要的就是她那种若即若离,无可奈何的美感。而这位过女神展现出的画面美,也注定会成为观众心头难以释怀也难以形容的一种美!

    除此之外,再加上金钟铭也经历了大叔、熔炉中的演艺锻炼,对中年男性的表现力算的上有张有弛,画上皱纹的眼角和不加修饰却显得干净的面庞,眉梢偶然泛起对生活的忧虑……总之,种种因素使得两人的合作几乎称得上是水到渠成。

    所以,在开拍后不久,难得感觉到了入戏这种境界的金泰熙,甚至主动的承担起了电影中女主角的戏服设计!别忘了,金钟铭这位学姐可是尔大服装设计专业出身的!一开始她还只是负责电影中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但是慢慢的她竟然开始按照剧本为智妍、为金钟铭、为金秀贤设计衣服……这无疑更加说明了她的投入。

    当然了,事情不可能完全一帆风顺,8月2o日,少女时代在李明博夫人的招待下进行了青瓦台一日游,第二天tara就暂时回到了日本反正交通也方便,估计是觉得想要继续保持追赶势头必须要从影视方面着手,所以别人什么时候继续去日本不知道,但是小恐龙的行程完全进行了重新调整和安排,换句话说智妍提前来到剧组报道了。而随着小恐龙的归队,新的问题立马随之出现了。

    不过坦诚的讲,这次新出现的问题其实也在剧组核心们的预料之中,那就是本来演艺水准就很差的智妍有些难以适应如今剧组里那种水乳交融的气氛和演艺高度。

    “停!智妍……”一周后的冠岳山下,尔大学建筑系老教学楼门口,这一幕戏金钟铭已经第七次喊了停,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停留在远远的语言指点上,而是主动朝智妍走了过去,看样子是要言传身教了。

    “智妍……这么说吧,你得明白这一幕戏里你要表现的一个什么样的形象。”金钟铭指着那边金秀贤和几个配角说道。“跟之前一周拍摄的那些恋爱戏不同,那些戏里你要么是单纯的在谈恋爱,要么是有些心机的打击了胜民。但是这一幕戏里,你的形象是分裂的,因为这个时候你是刚出场的时候,我们只是因为需要群演才不得已挪到现在才拍。”

    “我不大明白……”智妍明显有些紧张。“我没抄秀贤oppa那里看,我听oppa的是只看了抽烟的演锡oppa。”

    “我不是这意思。”金钟铭无奈的继续解释道。“这么说吧,这幕戏里面前后动作是不同的,其中一个是对学长有所觊觎的乡下女生瑞英,而另一个则是清冷的女神。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理解,因为我之前跟你讲过戏,讲过瑞英这个角色的形象和脉络。但是你要知道,这一幕里面的你不是真的你,或者说不仅仅是真的你,因为后半段告辞的时候,从那个机位来看的话,你其实是处于对你一见钟情男主角胜民视角里的,在他眼里你就是清冷的女神!实在不懂的话,你可以认为你这一幕低头笑着问好的情形其实是胜民他在脑子想象出来的女神范!”

    智妍还是懵懵懂懂,甚至有点害怕了,因为正如金钟铭所言,这是一场群演众多的戏,可她却已经ng了7次。

    “那算了,跟我做!”金钟铭拉着对方退到了教学楼的玄关处,真的是要手把手的教了。“抱着书,身子挺直,缓步上前……对,就这样!然后到这里停下……记住了,到现在为止你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乡下出身的女大学生,然后你看到了学长……这时候你眼睛里只有学长,你就变得……呃,有些心机了起来,你看了很久……现对方没走,然后就并拢双腿,轻轻侧身,面带微笑……去喊那位高富帅的学长……那个,oppa……然后和学长的对话结束后,等我给你信号,你的表情就要收敛一些,动作就要矜持一些……我走了……明白了吗?”

    智妍连连点头。

    “那就好。”金钟铭打了个响指。“别有压力……各部门就位,重新来一遍,同学们也辛苦一下……中午盒饭加鸡腿!”

    哄笑声四起,这是暑假中闲到蛋疼的大学生群演们立即起哄似的呼应了起来。

    有着金钟铭几乎细致到每一个动作的指教,智妍这一次终于成功过了这场戏其实她不知道的是,那一幕盯着学长看的眼神明显不够心机,但金钟铭已经决定后期剪辑时给虚化掉好了。当然了,甭管如何了,金钟铭这一招手把手还是起到了很好效果的……话说,金钟铭这还是跟着徐克学来的呢,徐老爷有一宝,无论是什么,他都能给惟妙惟肖的画出来,然后技术人员也好,演员也要,工作人员也罢,都能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对应的,金钟铭就没这本事了,可架不住他是演员出身,大不了亲身上场演示好了!

    这大概也是韩国导演里面独树一帜的一项技能了。

    “做导演真不容易。”中午在空闲教室里吃盒饭的时候,几名年轻男演员一边吃一边忍不住讨论起了刚才的事情。

    “是啊,女演员的戏竟然也要下场亲身示范,那个双腿并拢后的眼神看的我都虚。”高富帅学长的扮演着柳演锡忍不住附和了一句。“确实是了不起!”

    “不止如此啊!”有人插话道。“而且,金钟铭导演本身不还要在那边和金泰熙前辈一起演着戏嘛?这个真的很辛苦……”

    “你们听我说完好不好?”刚开始说话的那个正是男三号扮演者曹政奭。“我的意思是这样的,今天上午不是没戏吗?刚才就去帮着李勇周副导演搬摄影机了,正好听到金钟铭导演在对智妍的经纪人训话……”说到这里,曹政奭忍不住摇了下头。“他要求朴智妍的经纪人不要过分管控对方的食量,不要让她饿得那么瘦……说是电影形象不是ido1形象,过于瘦了反而不好看……还要保证睡眠,让智妍的脸色有些健康的血色!你们说……做导演真得管到这份上吗?”

    “我觉的还是需要的。”有人立即表了意见。“导演不就是要把影响拍摄效果的方方面面都顾及到吗?顾及到的越多就越是名导,反之就是小导演。”

    “所以说,大家都差不多的年纪,我们还在为了主演的身份奋斗,而人家不仅是主演还是导演了,而且还三部曲了。”柳演锡实在是感慨万分。“这不是没原因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大家都是年龄差不多的年轻演员,可以说是聊得不亦乐乎。可这其中,理应作为这一群年轻男演员核心的金秀贤却始终低着头吃饭,一言都不。他这人私下里就是这种性格,安安静静的,其实是有点闷骚的感觉……不过,很多名演员都是闷骚的性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安安静静吃饭不代表就没事找到他头上,就在此时,一名场务突然出现在了不远处,并朝这边招了下手:“秀贤……导演叫你!”

    金秀贤茫然的站了起来,赶紧放下盒饭跑了过去,然后足足一刻钟才回来。

    “这又是怎么了?”已经拿着第二份盒饭的柳演锡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导演跟你说什么了?”

    “金钟铭导演对我说……”金秀贤有些茫然的重新端起了盒饭。“一个好演员,想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其实是很容易的,但是只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并没有资格称之为一个好演员。因为,一个好演员是有义务带动着跟自己相关角色也挥出色的。最起码,也得让和自己搭戏的演员跟上自己的脚步,不至于掉队。这样,才有可能将自己的努力和演艺技能向观众和业内同僚全面的展示出来……”复述到这里,金秀贤捧着盒饭问了一句。“这算是批评吧?批评我作为对手戏的搭档没有带好智妍……今天,智妍ng了7次,我跟本没帮上忙!”

    “我巴不得能有这样的批评呢!”曹政奭心情复杂的答道。“这明显更是一种期待吧?如果不把你当做所谓好演员的话,怎么会跟你说这个?”

    周围人纷纷点头。

    金秀贤想了一下,也跟着点了一下头。

    不过,这个闷骚的好演员种子其实并未说实话,又或者说他其实并没把金钟铭的话复述完!

    实际上,金钟铭刚才还对他说了:如果这个演员还有着想要成为一部电影核心担纲的野心,那就要在做好演员的同时尽力照顾到整个剧组的方方面面。

    “我想了下,还是去找智妍一起吃饭吧,顺便对下晚上那场戏的台词。”仔细想了即便核心担纲这个词,金秀贤终于还是端着已经冰凉的盒饭站了起来.

    表情依旧不冷不淡,不过很明显,金钟铭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的。

    “去吧,去吧!”其他人无所谓的应道,在韩国,吃饭如果没有同伴的话是一个很差劲的表现,对应的,擅自离开最起码也需要说清楚原因。

    可是……十分钟后金秀贤却再度面无表情的走了回来,手里的盒饭很明显还是没怎么少。

    “这又是怎么了?”已经吃完了饭,此刻明显已经准备趁着夏日日头最热的时候睡午觉的一众男演员无语的盯住了他。

    “没好意思去。”金秀贤的表情终于生动了一下。“饶了半圈才知道,刚才导演找我的时候有人来探智妍的班,是她的队友,现在两人正在那边花园里吃饭呢……”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曹政奭不解的问道。“你不是跟那个组合的人关系不错吗?你之前就和……呃,含恩静小姐一起演过电视剧吧?”

    “这次来的人我不太熟。”金秀贤无奈的应道。“而且我……刚现智妍在哭。说实话,我其实不大擅长哄女孩子,还是这个年纪的……更何况,已经有一个跟她的队友在那里宽慰她呢。”

    几个男演员一起敷衍的点了点头,然后很快就忘记了这件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事情,毕竟夏日的疲乏和老旧教室的凉爽让人欲罢不能,很快大家就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金秀贤本来想在这里把饭吃完,但看着眼前趴倒的一片,却也只好跑到门外蹲在走廊里才把饭给拨弄了下去!

    夏日午后,阳光炽烈,却一丝风都没有,而冠岳山脚下一个绿化带的凉亭里,正有蝉鸣阵阵。

    此刻,平日里傻里傻气的小恐龙今日却是另外一番形象,长披肩,格子上衣,外加一条不长不短的素白裙……更重要的是那一张脸并没有太多妆容,颇有几分不施粉黛的感觉,而且此刻趴在石桌子上梨花带雨,真的很有女神范。

    坐在她对面的,则是白衬衣牛仔裤还有些面瘫的朴昭妍,也就是金秀贤嘴里今天来探班的那个不熟悉的tara成员。呃,话说昭妍此刻看向自家忙内的表情颇有些冷漠的感觉,如果不是小恐龙非常熟悉对方,知道这是面瘫,那恐怕还真会以为对方是在鄙视自己呢!

    “欧尼为什么不安慰一下我?”即便如此,哭了一会后,小恐龙终于还是忍不住抹掉眼泪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该怎么宽慰你!”昭妍回答的非常快,嘴昭妍之名不仅是因为说的废话多,也不仅是因为什么都敢说,很重要一条还是说的非常快。“因为我现在都没明白你为什么要哭!有人欺负你了?哪场戏没过去?还是……什么跟什么?”

    “我害怕接下去演不好!”智妍眼泪扑簌簌的又下来了。“来之前我就听说了,其他三个人演的都特别好,我就知道自己是拖后腿的那个,果然一上来我一个人ng的次数就比其他三个人加一块还多……”

    “不是有钟铭吗?”昭妍无力的劝解道。“刚才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他最后下场手把手教你了吧?然后就过了。”

    “我最怕的就是这点。”智妍低头解释道。“给人的负担太重了。这部电影不是暑期恐怖电影,而是钟铭oppa恋爱三部曲的收尾电影,大家都是比着那些年那个档次来的。而且那oppa又一直这么照顾我,不仅坚持让我演这个角色还这么手把手的教……到时候我要是还演的不好……该怎么办?以后还好意思再见他吗?”

    “啊!”昭妍终于忍不住表情生动的仰天叹了口气。“其实……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智妍,我只能说你不要哭,哭是没用的,咱们好好当个乖孩子,听话演戏不就行了?万事有你们导演呢!”

    这下子,智妍反而更加委屈了,但索性朴昭妍对这丫头知根知底,来时就早有准备,只见她翻了翻自己的大挎包,果然,很快一盒品相精致的泡芙被摆在了凉亭的桌子上:“来,赶紧吃,一会太阳晒化了,想哭吃完再哭,不要浪费!啊?”

    果然,这个时候,吃货属性的优点就显露无疑了,小恐龙说到底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在美食面前她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担忧和负担,转而一心一意的对付起了甜点。

    而刚刚忙完了一些事情的金钟铭就是在这种情形下来到了凉亭这里,说到底,金大导演也算是经验丰富了,怎么可能会注意不到演员的心理起伏?像智妍这种年纪、这个情况,说实话……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哭了吗?”金钟铭随意的坐到了昭妍旁边的石凳子上。

    昭妍立即点了点头,而小恐龙则不知所措的看向了金钟铭,嘴里还鼓鼓的塞着至少两个泡芙……

    “哭了多长时间?”金钟铭戏谑的继续问道,同时也伸手抓了一个泡芙。

    “十分钟?”昭妍不自信的答道。“又或者只有五分钟……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计时?”

    小恐龙更加不知所措了,但很快就把嘴里的泡芙的咽了
神魂至尊吧
下去,然后继续抓了两个。

    “那就好!”金钟铭咽下了一个泡芙后笑着安慰道。“智妍你别想太多,也不要有太大负担,有责任心是好事,但是演几次能达到要求,还有别人会怎么看其实是因人而异的。比如对我和金泰熙前辈而言,要是一场简单的文戏连续ng个三四次大家就都会觉得不对劲,因为所有人对我们的期待在那里。可是你就不同了,大家都知道你是个ido1,本来就觉得你会每场戏都很辛苦,又怎么会因为你多ng了几次就有怨言呢?乖,啊?好好听话,认真演戏就行!”

    智妍连连点头。

    “那就好。”金钟铭继续笑着安慰道。“吃完这盒泡芙就随便找间教室睡个午觉,三点钟的时候让你经纪人把你叫起来起来背台词,就是那个关于做作业和称呼如何公平的那段台词……别忘了傍晚的时候,我们在那边校外的旧小区还有一场戏!”

    智妍再度点了点头,而且还立即就捧起桌子上的甜点盒子转身离开,不知道是担心自己的泡芙被金钟铭吃掉太多,还是特别金钟铭话的缘故。

    当然,昭妍肯定以为是后者:“感觉到没有?我们家忙内特别听你的话,在你面前特别乖巧。”

    金钟铭没有做声。

    “为什么不说话?”昭妍一边问一边又从自己的大挎包里拿出了一盒泡芙。“这盒是给你的。”

    “难得啊!”金钟铭稍微表达了一丝惊异,不过手上却没有太过于客气……别人拍完戏都去吃饭了,他却一直忙东忙西的拖到现在还没怎么吃东西呢。

    “问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昭妍无奈的追问了一句。“我说我们家忙内这只小恐龙在你面前乖巧的跟个小兔子似的……怎么回事啊?”

    “乖巧不了几天的。”金钟铭若有所感的应道。“智妍也过了18岁生日来到19了……算是成人了吧?马上出两个专辑唱几性感风的歌曲,演两部电视剧传几个绯闻……基本上就不会有这种乖巧的感觉了。”

    “有点答非所问。”昭妍稍微怔了一下,却也只能这么说了。“又或者是不想说吧,毕竟她对你的这种奇怪的信任感应该是从……”

    金钟铭轻瞪了对方一眼。

    “算了。”朴昭妍稍微叹了口气。“虽然答非所问,但却是天大的实话,因为甭管她是为什么信任你,又或者以后该会不会继续这么信任你,但等她真的长大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信任的形式却一定会生改变的……人在不同的时候想法和行为都是不一样的……”

    金钟铭忍不住笑了一下:“来到尔大学里,也变得文绉绉的了……”

    昭妍也忍不住笑了:“是啊,我一个小高中生竟然也给你讲道理?不过说到这个……钟铭,你觉不觉的这个世界真不公平?抛开我这个一开始就想当ido1的人不说,我也认识好多同学,他们一样努力,可有只能上到高中,有人却能上尔大……”

    “没错。”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点点头。“从出生开始就有各种不公平,有人一生下来就天生丽质,有人一生下来就是万贯家财的继承者,有人很快家庭离异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有人横生变故遭遇大灾大难……然后呢?大家就开始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公平去努力,可努力的结果往往是下一代更加不公平……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但是遭遇了这些不公平的事情以后,如何能够静下心来做自己的事情呢?”不知道是那句话触动了朴昭妍,她有些神情黯然的盯住了头顶有些破旧的凉亭盖子。“o6年到o7年的时候,那些事情……你知道吗?”

    “不该是你记得吗?”金钟铭反问道。“为什么又想起那些事情了?”

    “不是记得,确实是想问问你你知道当时的情况吗?”朴昭妍双肘支在石制的桌子上,双手托住了脸颊,然后认真的盯着金钟铭说道。“钟铭,我比你大。”

    “我当然知道这个。”金钟铭有些无语。

    “大四个月。”朴昭妍继续认真的讲着一些废话。“而西卡……我比她大十八个月……还是十七个月?”

    “算是十七个月吧!”金钟铭更加无语了。“所以呢?”

    “所以……当时舅舅和奶奶的病症以及后来去世虽然确实是一件对我打击很大的事情,但我选择离开时,相当一部分原因却还是因为我的年龄。钟铭,当时……其实,在那个年假之前,我已经从李秀满老师那里知道,因为年龄的缘故,我是不可能以少女时代的企划出道的。”

    金钟铭稍微怔了一下,却很快的选择相信了朴昭妍的话,恰如对方所言,少女时代九个人最大的泰妍和最小的徐贤其实也不过差了一岁而已,朴昭妍87年……确实跟这个企划不符。

    “那段时间,我就觉的这大概就是人跟人最不公平的时候吧?”朴昭妍捧着脸,面色平淡的继续盯着头顶的凉亭。“我跳舞也好、唱歌也好,全都不比她们差,甚至连她们都觉的我会是将来那个组合的队长……可是突然间有一天,李秀满老师找到我说,你的年龄有点大了,不合适继续留在这个企划里,要不要挪到别的练习室?因为差了十几个月的出生日期,就要被扔下车,一下子真的很难接受,求了很多遍都没有用,正好年假到了,而那个时候奶奶身体不好,我就顺势请了假……可再然后,奶奶和舅舅的身体被确诊,我才知道什么是最终的不公平……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就再也没回到过那个公司……你怎么不说话?”

    “在想你到底想说什么。”金钟铭认真的答道。

    “没什么想说的。”由于双手依旧没有放下,朴昭妍只能机械的晃下脑袋而已。“只是有感而而已……你知道吗?有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从那种情况熬过来……如果不是你的帮忙,我很可能还在那个酒吧打工,又或者已经嫁人了,哪里能继续当一个ido1……”

    “别这么说。”金钟铭赶紧摆了下手。“卢梭曾经说过,人有四种不平等,品质与道德、阶级或地位、权力、财富。其中,第一种是一切不平等的根本,最后一种是一切不平等的结果……昭妍姐,我曾经想过你这个问题的,以你当时的那种情况,迟早你会找到属于的自己的机会的,因为那是你多年专业练习积累下来的实力使然,也是当时那种近乎于绝路状态下唯一的一个选择……有我没我,你总会重新踏上这条路,而且由于实力出众长得又那么漂亮,所以肯定会有出道机会的!”

    “说的很有道理。”朴昭妍点了下头。“但是没有意义了……我确实是在你的帮助下来到这个组合,所以我在心里一直很感激你,就是这么简单。”

    “那你说的有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又是什么意思呢?哪些人?”金钟铭终于把提起来的心稍微放一放了,对方这个状态,又提起了之前的一些往事,总是有些让人无奈的。

    “你猜!”

    “刘花英?”金钟铭试探性的问道。

    “真聪明!”朴昭妍终于冷笑着把支着下巴的双手给放了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

    “她又干吗了?”金钟铭嗤笑着追问道。

    “能干吗?”昭妍略微烦躁的应道。“不就是那天回来以后嫌自己没抢到这个角色吗,就整天在私下里怪声怪气的说什么智妍有人疼,她没人管……”

    “只是私下里怪里怪气的……倒也不能说她怎么样。”金钟铭戏谑的笑道。“可能真觉得自己吃了亏呢!”

    “问题就在这里,她凭什么觉得是自己吃亏?”昭妍终于有点上火的意思了。“钟铭你知道吗?在日本的时候赚钱容易,收入差距也就立马显出来了,于是她就好多次当着全队人的面跟我们社长讲,全队就她的人气最低,资源最少,结果次次分到的钱只有其他人的几分之几,希望社长多给她机会,多给她一点资源……总之,她竟然也觉得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不公平!可钟铭你刚才不也是说了吗,想要公平,就得有素质和道德,然后拿这些换地位和权力,最后才能换来资源和财富!我们其他六个人,哪个不是练习了好几年,然后又经历了出道期的辛苦?孝敏在青春不败里面难道不是通篇被编辑掉?恩静膝盖摔成那样难道是装的?我不也是好几次累到晕倒……嗯,可这些她都无视掉!明明是她突然插进来白白占有了我们创造的人气和地位……可却还觉得自己不公平?我们都没说不公平!”

    “不考虑一下让她退队吗?”金钟铭试探性的笑问道,同时又拿起了一个泡芙。“你们可以一起找金光洙表达一下不满……怎么了?”

    “没什么。”昭妍摇了下头。“只是觉得你这个想法太偏激。每个队伍里都有人气高低之分,每个团队里也都有排在最下面的那个人,这是一定的。而处在下面的人也总是有怨气,这也是一定的。只不过是怨气多少,泄方式有多种,仅此而已。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因为人家掉队了就让人家退队吧?更何况……”

    “更何况?”

    “更何况,我们在日本的活动没有想象中那么成功,最起码远远没有资格学着kara在那边反少女时代,再加上西卡她们去了青瓦台,我们社长为此神伤了很久……准确的说,这一周他都在愁眉苦脸。”

    “你们社长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李秀满给他的侮辱和伤害了。”金钟铭忍不住笑了出来。“其实学学人家朴振英多好?心多大?当初他不也是一样被李秀满羞辱到不行吗,可现在人家已经看得很开了。”

    “我也忘不了李秀满老师把我叫进办公室,然后让我离开少女时代企划的那一幕。”昭妍略微嘟着嘴应道。“这又怎么了?你看不起记仇的人吗?”

    “行吧,那你们社长的结论是什么?”

    “他跟我们商量了一下,结论是……如果我们tara真想要跟少女时代的一战之力,那就必须要再加人!”朴昭妍略显茫然的答道。“加入更年轻,更漂亮,更有实力的队员……加入第八个人、甚至第九个人,甚至子团……”

    “你觉得靠谱吗?”

    “不知道。”朴昭妍摇摇头。“但是……现在公司的情况很诡异,我们社长好像权力越来越大了,上头根本不会干涉他,所以他说加人肯定就会是这样了。但不管怎么样了,既然决定改变的方向是再加人,那没理由在这之前还减人吧?那样的话,你让刘花英怎么在娱乐圈混下去?”

    “这倒是大实话。”金钟铭晒笑着点了点头。“可是昭妍你想过没有,加人也是要看定位的。就拿少女时代这个企划来说吧,人家九个人,甚至算上你和ste11a都在的时候,十一个人,可相互之间的定位却都没有明显的重复和相互排斥。高雅拉不就是和允儿太过于想似被拉下去的吗?而你们呢,刘花英加入前,且不谈实力如何,恩静和孝敏是负责rap这方面的吧?她来了,这俩人就得让开这份工作,而更重要的是,智妍的忙内形象和担当已经深入人心了,现在呢?上个综艺,mc问谁是忙内,你猜会有几个人举手?你之前说了半天我家忙内,我请问你,你家忙内是哪个啊?”

    “你说的……都有道理。”昭妍耸了耸肩。“但是木已成舟了,还能怎么样呢?”

    “这倒也是。”金钟铭忍不住干笑了一下,同时继续伸手吃起了泡芙。

    “嗯,既然说到这个了,我就多说个事。”昭妍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说吧,我知道你嘴是停不下来的。”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

    “是这样的钟铭。”昭妍也对金钟铭的戏谑浑不在意。“虽然我挺恨李秀满老师的,也对少女时代这四个字颇有怨念,但我跟西卡她们这些人关系还是很好的,少女时代里面很多人还把我当做之前最大的那个姐姐,乐意把一些不好跟队友说的事情说给我听……”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虽然少女时代看起来什么定位不重合,什么青瓦台做客,什么这个那个的……但据我所知,她们最近内部也有矛盾,而且还是因为老调重弹的人气不均,收益不均导致的。这个你知道吗?”朴昭妍认真的问道。

    “自然。”金钟铭捏着最后一个泡芙答道,脑海中瞬间闪过了孝渊的身影。“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知道就好。”昭妍斜着眼睛看着对方答道。“我其实也只是觉得她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当然,这是我这个被扔下了少女时代号高列车的人一点无谓的感慨罢了。何苦呢?”

    “被扔下车的人,掉队的人,还有被排在最下面的人,这三者不是一回事……这关乎着有或者没有,孤立还是团体,我其实知道昭妍姐你在想什么,也理解你!”

    “是啊。”朴昭妍有些无所谓的应了一声。“钟铭你总是这么聪明,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谁的心思也都能理解……是这样吧?”

    金钟铭愣了一下,但马上就随着一阵突然响起的蝉鸣声笑了出来:“是这样,不过昭妍姐,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想什么?”

    “泡芙吃完了,还有吗?”金钟铭抬了一下空荡荡的点心盒子。

    “没了!”朴昭妍回答的很利索。“想吃我明天给你买一车!姐姐我如今也是有钱人了……日本那边是真赚钱!如何?”

    “那我等着你的应援车。”金钟铭随意的笑了一下。“现在那怕是在小气的韩国也已经很流行应援车了……”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给你来一辆泡芙应援车吧!”朴昭妍拍了一下巴掌。“指名给你的,不是给智妍的,我倒想看看智妍会是什么反应……”

    “会气炸吧?”

    “未必哦。”昭妍戏谑的摇了摇头。“还是一开始那个话题,为什么我们家忙内这么信任你,因为她对你的感觉是从恩静身上转移过来的,没有恩静她根本不会和你认识,根本不会和你生交集……但是她出道太早,对恩静的那种依赖性太强。所以,你跟恩静在一起的时候她根本对你就是负面的观感,反而是现在的状态让她把这种观感给洗刷了过来……所以说,她不是信任你,她是信任恩静。”

    金钟铭连连点头:“终于还是没能堵住你的嘴,让你给说出来了。”

    “但我不是这样的……我认识你比认识tara整个团队还要早。”昭妍没有理会对方的玩笑,而是歪着头继续说道。“所以,我给你送应援车,她凭什么生气?实际上,整个tara里,也只有我和恩静有资格指名向你送应援车了……而要让我家忙内不生气,也只有我一个人了。对不对?”

    金钟铭没有回答。

    “算了!”昭妍终于无奈的挎起包站起身来。“说了半天的废话,估计你也烦了,这样吧,你也去睡个午觉吧……我先走了,说定了,明天给你送一车泡……”

    昭妍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她看到有一名工作人员拎着一个手机正急匆匆的往这边跑了过来,夏日炎炎,来到凉亭下面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了。

    “什么事?”金钟铭稳坐不动。

    “代表,不是剧组里的事情。”来人很明显是cube公司内部的员工。“是一个突新闻,我刚刚看到,觉得代表你应该会很在意……”

    “到底什么事情?”金钟铭微微皱起了眉头。

    “少女时代的崔秀英小姐今天上午去外地参加了她父亲那个眼睛方面的慈善活动。”来人一边略显紧张的答道,一边把手机递了过去。“在中午结束后回来的路上,好像是在京釜高那段出了车祸……据说很严重!”

    金钟铭失神了片刻,还是赶紧接过了手机,昭妍也赶紧凑了过来,儿不待金钟铭反应过来她就随手拉了一下屏幕,刷新了一下新闻。

    “脊椎骨折……”念出来这四个字的朴昭妍有些茫然,很显然她不懂得这四个字的含义。“严重吗?钟铭你要是忙我替你去去看看她吧!”

    朴昭妍是不懂,但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的金钟铭却觉得脑子嗡的一下就炸开了……脊椎那地方的骨折能按照一般的骨折来对待吗?刚刚说到朴昭妍被扔下了少女时代这个快列车的事情,而现在,当这列车即将要变身为飞机起飞的时候,又有人要被扔下了!

    而且,这还是最好的情况,鬼知道到底有没有伤到脊髓?!如果伤到了……岂不是要瘫痪?!没错,瘫痪!这就是金钟铭看到这四个字后脑子里最终盘旋着的一个词!

    “你去告诉李勇周导演,傍晚的拍摄就交给他负责了。”金钟铭终于还是强撑着劲站了起来。“让剧组腾一辆车,安排一个司机,我和昭妍现在就要去医院!”

    ps1: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ps2:秀英28日车祸貌似是早上……不是中午……不要在意。

    ps3:接下来一段剧情,主要是围绕着电影和少女时代展开……为最终的主线铺路……感谢小明帮忙梳理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