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66章咖啡混着可乐,雨点在落

第166章咖啡混着可乐,雨点在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大家平安夜愉快,也希望考研的同学今天一切顺利。这章是上午码的,下午就就跟老婆一起出门了……是用手机修改送的。此外,标题来自于窗总的诗句,已经得到他的授权。

    金钟铭有点晕乎,因为西卡的这个答案太出乎的他的预料了。

    坦诚的说,西卡跟队内的队友有矛盾或者不和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任何一个男团女团内部都会有矛盾或者抱团的存在,这就好像一个大学寝室里哪怕只有四个人,但其中也一定有一个和你关系最好的以及一个和你关系最差的人存在……这是科学,是公理,是一种纯粹的数学关系。而这种数学关系来到人身上的时候,由于人性的作用,又由于你们这一群年轻女孩子整体的生活在一起,就注定会磕磕绊绊的!

    可只要没出一定限度,过两天估计也就过去了。

    就拿tara这个组合来说好了,新来的刘花英和之前六人关系很差劲,这就隐约中有些严重了,因为看不到愈合的前景;而之前恩静三人和后来的居丽三人其实也是有对立,有抱团,有矛盾的……但是这种矛盾既不会导致公开撕逼也不会导致谁嫉恨谁,那也就是个关系远近而已;甚至再回头说一下刘花英的问题,私下里虽然已经这么不对付了,可就目前而言,她们依旧没有在外面公开表露出来,那也不能说这就是分裂了什么的。

    毕竟嘛,ido1团体本身的团结其实是一种商业信誉保障,不惹出事来谁管你干吗?

    而回到少女时代这个队伍里,金钟铭当然也不会觉得谁跟谁哪天生了闷气就怎么样了,这倒是有着更实际的理由……毕竟她们可是五六年前就聚在了一起,然后一起出道,又一起经历过黑海,说句心大的话,吵一架,甚至打一架,那又如何?!郑二毛同学不也从记事起就被她姐姐欺负的哭了一场又一场,被揍了一顿又一顿……咳,难道她就不认这个姐姐了?关键时刻,或者说回到现实里来,姐妹还是姐妹,队友还是队友。

    只不过,金钟铭实在是对孝渊这个名字的突然出现感到难以理解罢了,因为按照他的记忆和理解,西卡和孝渊恰好是属于相互抱团的那种关系。

    先,少女时代里面是有小团体的,这点毋庸置疑:比如金泰妍和帕尼,她们俩关系没的说,帕尼几次过年都跟着泰妍去了全州;再比如允儿和小贤,这俩人同一个小区长大,拉着手上小学上公司乃至于上大学,这关系要是差了那就怪了;还比如……西卡、秀英、孝渊、侑莉这四个人,她们虽然没什么共通之处,可是这四个人却都是从很早开始就在s.m公司一起做练习生的,时间这个东西足以凝固最直接最厚重的关系;甚至,这四个人再仔细论一;论的话,侑莉和秀英之间可能关系更好一点,西卡则是跟孝渊更近一点。

    当然了,出道前sunny的突然到来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这些小圈子。先她和西卡的关系迅升温,并且两人很快组成了一个新的小圈子。其次,这个小圈子几乎跟其他所有的小圈子都能玩得来……如西卡和小贤之间有些极为不错的关系,再如sunny和泰妍的特别能抽到一块去……

    可是,说一千道一万,无论如何,孝渊和西卡之间却不应该出现什么岔子吧?!

    而且,联想到西卡之前说的rb这一趟很不愉快,什么赚了钱大家心态就变了……所以怎么想都不会觉得这丫头是在胡话。

    然而,金钟铭左思右想,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毛毛……你是指孝渊赚的钱最少,然后有情绪?可是说句不好听的……她这么多年不也习惯了吗?”

    “伍德。”西卡幽幽的看了一眼眼前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小时候一直觉的你也好,几位长辈也好,全都很啰嗦,可是慢慢的才明白,那些俗到极致的话真是至理名言。”

    “如果不是至理名言又怎么会俗到极致呢?”金钟铭忍不住调笑了半句。“你是指哪句?”

    “所有感情都是要有物质基础的。”西卡扭头看了眼对方。“就是这句话。”

    “我还是不大懂。”金钟铭有些无奈。“这是当初你跟金在中那档子事的时候我跟你说的吧?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有的。”西卡毫不犹豫的答道。“这次rb之行我才明白,有没有钱在手是个很严肃也是个很……让人焦虑的问题,当然了,这里面有个关键,那就是你到底有多少钱在手。”

    “具体来说呢?”金钟铭拿起地上自己那瓶咖啡给对方的可乐碰了一下。

    “具体来说就是……”西卡顺着对方的意思又喝了一口可乐,但马上又放回到了地板上。“连忙内这次都准备一回来就给她爸妈换个大房子……因为她听说允儿要买公寓以后数了数自己的钱,现竟然也够了!而一个人如果可以在都的繁华地段独立购买一栋大房子的话……”

    “我懂了!”金钟铭忍不住笑出了声。“如果那样的话,那她就没有理由还把自己当做一个小孩子来看,哪怕她一个月前确实表现的还像个孩子。她会立即变得……很自信,走路的神态都会不一样,她会做之前不敢做的事情,会享受自己之前不敢享受的东西,会尝试之前不敢尝试的生活方式,甚至跟人说话时也会本能的调整语气……因为她现自己已经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钱了!这很重要!”

    西卡轻笑着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一夜之间,九个人就有一多半的人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然后,在来之前一周吧,公司提出在rb的专辑造型可以适当性感一些,适当的像kara的那种形象靠拢一下,忙内竟然就直接点了头……”

    “可以想象。”金钟铭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且……我在韩国这边听到过一个笑话,是关于允儿在rb转换成熟形象的。”

    “说来听听。”西卡来了点兴趣。

    “其实你们在rb的造型一出来,网上的粉丝就现你们开始性感风了,因此也是引起了一阵风波的。”金钟铭笑眯眯的叙述道。“然后就有不知道是好事的网友还是anti煞有介事的说他会看相……按照他的看相,现允儿失去处女的时间应该是22岁生日前后……”

    话未说完,西卡趴在贝克背上已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那不就是去rb这段时间吗?这才一个月,就已经看起来不是处女了吗?”

    金钟铭也低头笑了一下,甭管怎样,今天一直不怎么开心的西卡总算是痛快的笑了一会。

    “不过……”笑到一半的西卡却突然停下来似笑非笑的盯住了金钟铭。“伍德你知道吗,这种说法虽然听起来确实很可笑,但也不是全都是瞎编的……确实是她生日前后吧,允儿就开始跟一位男艺人频繁的电话、短信交流了起来。而在rb的时候大家又得住在一起,所以,她的一些行为我们看的一清二楚……说实话,很明显她是动心了。”

    金钟铭无言以对,只能干笑了一声。

    “或许就像你说的那样。”西卡轻叹了口气。“当一个人现自己有了足够的物质基础后,之前犹豫或者慎重的事情一下子就会变得大胆和自信起来……比如帕尼,她现在玩的越来越疯,秀英也开始越来越迷恋慈善活动,允儿又蠢蠢欲动的想演戏,侑莉又开始盯着允儿的路线想追过去,甚至就连我也被她们带着起了点别样的心思……这些未必就是坏事,一种生活方式上信心强化而已……”

    “是啊,我从没说过这是坏事。”金钟铭认真的点了点头。“毕竟这是迟早且必然的事情,只不过,由于你们年龄实在是很相近,所以这种觉悟或者说成长几乎同时开始的,这才让人感觉到有点惊慌。”说到这里,金钟铭稍微顿了一下。“而且说到孝渊,我已经全明白了……当其他队友都开始变得成熟、自信、大胆的时候,孝渊却是唯一一个现自己还没有自信的人,她连攒够钱在江南这边买栋房子都还很难,对不对?所以她焦虑了。而这种焦虑对上平日关系最好、人气顶尖、还最有钱的郑毛毛的时候,就显得格外难以控制,是这样吧?”

    “是,而且……焦虑这个词很恰当。”西卡歪着头想了一下。“非常恰当。毕竟,当周围的所有人都现自己下半辈子似
剑帝神皇帖吧
乎有了点依靠后,唯独自己还衣食无着,那情绪上有些焦躁是很应该的、也就是因为如此,我其实很理解孝渊对我的火气和那些幼稚的竞争表现……说起来,伍德我得谢谢你,最起码我在自己的这种意识还没萌的时候就已经衣食无忧了。”

    金钟铭忍不住再度轻笑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总之吧,我今天回来也不是因为心情多差。”西卡继续说道。“只是,大家刚一回来就都急匆匆的散了,一个个据说都是要去回家……估计是都想着要回去跟父母商量买房子的事情,然后就可以搬出宿舍了……这样的话,宿舍里只有孝渊、sunny、泰妍、帕尼……我怕去了宿舍会再跟孝渊闹起来,就让sunny陪陪她好了。”

    金钟铭继续笑了一下,说实话,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因为这种东西固然显得很有冲击性,但却是必然而然的东西,说不上早有预料,但是也肯定有所觉悟。

    “伍德……我其实知道你为什么会不担心。”西卡突然挣扎着从贝克身上撑坐了起来。“你一定在想,这种事情是必然的,对不对?”

    金钟铭略微耸了耸肩。

    “但是我很害怕!”西卡毫不客气的看向了金钟铭。“我一开始不是很害怕,但是坐在这里想了一会后,越想越害怕?”

    “为什么?”金钟铭不明所以,他是真的不太理解。“女团也好男团也罢,都是吃青春饭的,赚到钱了以后,大家迫不及待的置产实在是理所当然……”

    “迄今为止。”西卡似乎是在鼓起勇气,所以话语中途顿了一下。“伍德,迄今为止,韩国女团从没有熬过五年的!再过几十天,我们就要进入出道后的第五个年头了……你记得这件事情吗?”

    金钟铭张了张嘴,本能的想说些什么,却现自己根本无可辩驳。

    他第一反应其实是想告诉对方,这种说法没有任何依据。然而,多少前辈女团确实都是在五年这个期限后开始分道扬镳的,随后或是分崩离析或是名存实亡。而导致这种后果的原因也确实是很客观的一些理由——五年还未消亡的组合注定事业是成功的,所以这个时候成员普遍性有了钱,有了辈分,有了自己的展,那么组合什么的自然也就无人在意了。

    而从这个道理上讲,西卡的担忧并非是杞人忧天,甚至可以说合乎逻辑。

    然后,金钟铭本能的就想到了一个特例——beg,narsha大姐这个组合是o6年3月出道的,算算时间已经足足五年以上了。

    “beg!”一念至此,金钟铭几乎是脱口而出。

    “伍德。”西卡有些丧气的又躺了回去。“你从去年秋天开始,一直到今年四月份,其实就好像一直没待在韩国一样,所以你知道吗?从去年夏天以后,也就是你启程离开以后……beg这个组合就已经在歌谣界里消失了。这一年里,这个组合和很多进入第五年的女团一样,虽然没有太大的矛盾,但成员们却全都在忙着自己的活动,组合这个东西渐渐的就成了一个空头招牌了,没有专辑、没有新歌、没有复出……也自然没有打破这个魔咒的概念存在。”

    “总觉的你小瞧了这个组合。”金钟铭是真的不知道beg的情况,因为正如西卡所言,自己这大半年实际上是在韩国娱乐圈里消失了的人。但毫无意问,哪怕是金钟铭对narsha还有这个组合充满了信心,可西卡应该不会骗自己,最起码从现在而言,这个所谓的五年魔咒依旧有理有据甚至理所当然的摆在少女时代面前。

    这么一想的话,孝渊的不安,少女时代其他成员的急切,西卡的忧虑……似乎都得到了一种奇怪的buff加成,而这种buff让所有人的负面情绪都放大了!

    然而,回到金钟铭的角度,他其实很清楚这种说法是有多么的无稽……就在这时,金钟铭突然反应了过来:“毛毛……你是不是想听我说些什么?就好像六年前,在东湖大桥上,你当时因为泰妍的到来突然感觉自己看不到出道的希望,所以专门想听我说一句什么……是这意思吗?”

    西卡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定定的看着对方,那意思很明显,她确实想从金钟铭这里获得一丝类似预言之类的定论,多少年了,对方从没有让她失望过。

    阳台外面开始响起一些滴滴答答的声音,话说从日落开始两人说了这么多话却一直就没开过灯,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明白这应该是下雨了。

    夏日的雨水来的非常急促,所以打在阳台玻璃上的声音显得极为杂乱无章,而这种杂乱的声音似乎打散了金钟铭的思路,他没有起身开灯,没有去看近在咫尺的西卡,也没有开口做声。

    不过,这种看似散漫的沉默注定持续不了多久,因为他的毛毛在一直盯着他。

    “毛毛。”果然,金钟铭还是开口了,语气平淡而认真。“我其实很想给你一句直接且让你安心的回答……但是转念一想,却觉得这种回答太过于随意和不负责任。如今的你们都已经是成年了,都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钱,那么团不团结,能不能继续走下去已经不是我的事情了。或者说,如果你们自己心都散了,我就算是把你们强行拉回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阳台上很黑,但是金钟铭和西卡一开始就是并肩而坐,两人近在咫尺,双方的表情相互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所以,西卡稍微嘟起的嘴根本瞒不过金钟铭。

    “可是话说回来。”金钟铭没有在意对方的表情,而是突然探出身子附到了对方耳边。“如果你们愿意一起走下去,却又遇到了外力的阻碍,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允许的!这是十年前,我对你做出的承诺!”

    “十年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西卡小声的答道。

    “不记得很正常。”金钟铭突然伸出单臂将自己的妹妹揽在了怀里。“因为我根本就没说出口。”

    西卡:“……”

    “毛毛。”很快,金钟铭就松开了手,然后抽身拿过了对方的那半瓶可乐和自己的半瓶咖啡,将两者倒在了一起,然后递了过去。“尝尝吧,咖啡混着可乐,雨点在落……很符合你现在黏糊糊湿哒哒的心情……仔细尝尝你就明白,其实这种味道很烂。”

    西卡默不作声的接过可乐瓶子,稍微抿了一口,果然有点难以忍受的感觉。

    “喝完这瓶就去洗个澡,到时候雨也该停了,你就去宿舍找找人,跟泰妍、sunny、孝渊好好聊聊,自己换个好心情,我觉的她们就应该会给你展示出另外一面……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为自己的组合前景担忧。”

    “我只是……夏天有点困,才趴在这里的……没有什么心情湿哒哒黏糊糊的意思……”西卡低头小声辩解了半句。

    “你要想转傲娇系我也没意见。”金钟铭撑着地板站了起来,然后回身摸到了阳台灯的开关,不过,他突然顿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开灯。“对了毛毛,你之前说……连你也有了一些想法?什么意思?”

    “我是想……经济上自立一些应该会有好处……不过那只是被孝渊几句气话给刺激到了而已。”

    “随意吧。”金钟铭带着笑意答道。“有想法总是好的!”

    言罢,金钟铭按开了阳台上的灯,灯光明亮,咋一出现,让眼睛有些不适应的西卡感觉到了一丝刺激……然而很快,整间房子就变的彻底亮堂了起来。

    西卡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咖啡混着可乐,雨点在落,再度轻轻的抿了一口。结果……还是很难喝。四处打量了一下,她突然从阳台角落里拽出来一个狗食盆,将整瓶饮料倒了进去,然后摆到了贝克的嘴边。

    “乖,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熏牛肉……”西卡摸了摸贝克的狗头。“不过一定得替我喝完。”

    言罢,西卡直接光着脚跳了起来,然后拉开阳台玻璃门跑远了。而贝克不明所以的嗷呜了一声后,又继续趴在地板上打起了盹。窗外,短促的夏日阵雨说停就停,雨点也已不再落。

    一个傍晚,只留下那一狗盆极为诡异的咖啡混着可乐。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