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64章人情债

第164章人情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正是中午,哈哈背着一个大风筝,孝敏背着一个和自己肩膀一样宽的大名牌,两人一脸悲怆的从这个城乡结合的村子中间大路上走过,既不说话也不躲避。很显然,他们已经放弃了游戏,这是想主动送死,赶紧让人把自己身上这玩意给拿掉,然后好回之前的校园里吃上一份盒饭……说不定还有冰镇饮料。

    但是很可惜,没人理会他们,因为没人觉得这俩人会威胁到自己,而贸然出击的话反倒很可能暴露位置,然后引来围剿或者偷袭。

    于是乎,哈哈和孝敏穿过了整个村子,除了围观的吃瓜村民外,没一个人正眼瞧他们一次的。无奈之下,这两人干脆自暴自弃的来到村子那头的路边上坐下来,想来应该是去研究蚂蚁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挖草根充饥的。

    “哈哈哥……真是辛苦了。”站在远处某户农舍平房顶上看着这些的金钟铭突然感触良多。“被坑成了这样……我们后面那些人到底干了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

    旁边的恩静也是连连点头。

    总之,看这两人一副同情心泛滥的样子,似乎他们有多高尚似的,只是他们好像忘了,当初把两盒白饭买走让远处哈哈和孝敏吃不上饭的正是他们俩!

    总之吧,不用管心情悲凉的哈哈和孝敏了,让我们把视角放回到游戏里。很显然,这一次节目组再次显露出了自己在节目快上升期中的经验不足,对于最后这个撕名牌大战的方式和战场,他们的想法固然是好的,但是真正实际操作起来就很蛋疼了。

    话说,偌大的村子,漫无边际的田野,复杂的地形,还有一些能够让大家撑住劲的午饭,这些东西加在一块直接导致了场面的僵持。半个小时过去了,只有池石镇这组人迎面遇到了老虎,转身又遇到了周一cp,算是跑无可跑,被直接淘汰。除此之外,全场竟然只爆了两次无果而终的遭遇战……绝大多数时间,各组人马基本都没遇到对方。

    “咱们把白饭吃了吧!”趴在房顶上看了半天风景,金钟铭终于也撑不住劲了。“看来战斗要等到午饭后才能正式爆。”

    “那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恩静用手搭着凉棚,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日头。“这里实在不是个吃饭的好地方……”

    “去那边野地里吧。”金钟铭随意的扫了一圈后立即现了个好地方。“路边正好有棵大树可以遮阴,而且视野开阔,省的被人偷袭。”

    恩静这次并没有多余的废话,而是爽快的同意了。

    地方确实是个好地方,而且走近一看才觉那棵老槐树比站在房顶上看起来大的多,而且枝桠扭曲蔓延,称得上是枝繁叶茂。

    “咱们上去吃吧!”看着槐树粗壮的枝干,金钟铭突然来了点别样的情绪。

    “我可是女ido1……”恩静这个时候又突然想要装矜持了。

    “装了一整天的豪爽,现在又转傲娇了?”金钟铭一点面子都没给对方留。“你先上,我扶一下你!”

    恩静瞥了金钟铭一眼,把两盒饭递过来,噌噌噌就爬上去了,根本不带让人扶的。

    此情此状,金钟铭也只能尴尬的笑一下了。笑完以后,他和自己的专属vj许熊涛二人一先一后的互相帮着拿东西,也跟着恩静爬上了树,只不过金钟铭很自然跟恩静并肩坐在了一个枝桠上,而许熊涛为了继续拍摄只能来到了另一个枝桠上骑坐着。

    树影斑驳,夏日浮华,这幅情形看起来很美很浪漫,可实际上,鞋子合不合脚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话说,这两个人怎么都是活在21世纪的年轻人,平日里就不说零食不断了,哪怕是真的只给他们一盒白饭,那最最起码也能从冰箱里翻出来半瓶老干妈对付一下吧?什么时候只能干咽?

    于是乎,各自随意的扒弄了几口以后,恩静也好,金钟铭也罢,都齐刷刷的把饭盒摆回到了膝盖上。

    “你帮我吃了。”没过多久,恩静果然把饭盒推了过来。

    “太干了……我也吃不下。”金钟铭无力的给自己找了个说的过去理由。“要是有水就好了。”

    “那怎么办?”恩静百无聊赖的四下张望了一下,却现四野无人冷冷清清,甚至因为唯一一棵大树上还坐了三个人,连蝉鸣都只是远远的传过来一点。

    说实话,这场景着实有点让人泄气。

    “谁知道……”金钟铭也有点无力。“要不我们下去进村邀战吧,像哈哈哥和孝敏那样从大路中间走过去,肯定有人偷袭的。”

    “现在天太热了。”说到要走,恩静又有点舍不得这里的树荫了。

    “说到天气……待会米饭不会馊掉吗?”金钟铭再度略显担心的看起了手里的饭盒。

    “你昨天没睡好吧?”恩静似乎突然想到了一个什么主意。“我看你眼窝一直到现在还有点暗……”

    “蚊子太多了。”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是金钟铭也没理由不回答。“不只是我……大家昨天晚上都够呛的……你在干吗?”

    “给你除下黑眼圈。”恩静开始用勺子挖出来一勺米饭,然后用手揉出了一个不大的米饭团。“据说米饭除黑眼圈很有效果……这招是跟昭妍姐学的,她对这些化妆包养之类的手段向来很有一手。”

    金钟铭无语的看了一眼镜头其实是在看许熊涛,而当时许熊涛也确实很无奈的摇了下头,但马上就被恩静直接把米饭团按到了眼窝上。

    “怎么样?”恩静搓完一个米饭团后马上就换了第二个,兴致盎然。“有什么感觉吗?”

    “想听实话吗?”金钟铭无力的反问道。

    “怪里怪气的干吗?”恩静嗤笑道。“刚才就这样……有话直说。”

    “我在犹豫。”金钟铭绷着脸无力的叹了口气。“这一幕是该留下来还是专门提醒pd剪掉?”

    恩静鄙视的看了对方一眼:“你是觉得这样粉红……会惹你女朋友不高兴?”

    不用金钟铭提醒,坐在那边树杈上的许熊涛就主动关掉了录音设备和摄像机,同时,他还好奇的看向了金钟铭,很显然,这位vj应该也对金钟铭的女友这种话题很感兴趣。
雪中悍刀行吧


    不过,另一个很显然的情况是,恩静其实是没搞懂金钟铭的意思。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综艺嘛,我家那位很有包容心的。而从收视上来看……这样的粉红也确实很有意思。”金钟铭坦然答道。“但是,恩静你想过没有,这样的行为在反对者眼中看来却是在浪费粮食……”

    恩静登时就无力了起来。

    “而且……最近尔市长选举闹得沸沸扬扬,十几个候选人,有本事的固然不少,但不着调的也有,指不定还没你们tara知名度高呢!”金钟铭似乎没看到恩静兴致乏乏的样子,反而继续侃侃而谈。“我要是这种政客,为了吸引眼球,就狠狠的揪住这一点不放,说现在的艺人不知民间疾苦,老百姓为了一顿免费午餐而罢免了尔市市长,而有些艺人却在用米饭化妆……你以为这种话他们说不出来吗?”

    “我当然不会那么想。”恩静再度无力的叹了口气。“上一次竞选国会议员的时候不就有一位议员号称只要当选了自己就给全国新婚夫妇一百万韩元的红包吗?那种奇葩的口号都有人喊出来,为了选举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说的?只是……他说了又怎么样?现在我们不缺这两个anti,而国民和媒体也都不是傻子。”

    “媒体肯定不是傻子,但我可以拿自己的智商担保,韩国国民就是傻子!”金钟铭轻描淡写的接上了这话。“而你们……今天多点黑料,明天多点黑料,迟早会累积到一个可怕的重量,然后在你们急起飞的状态下把你们拖得飞机失事!”

    恩静怔了一下,然后本能的看向了已经关上摄像机和录音设备的许熊涛,在对方再度摆了下手以后才敢回头盯住金钟铭:“今天不是第一次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什么不是第一次?”金钟铭蹙眉反问道。“我可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决定认真提醒你一句的!”

    “之前的什么少女时代sunny就能抓鸡我们却不行……还什么不要惯着我们?”恩静像是憋了一口气在心里一样,这下子总算是吐出来了。“你说说吧……是不是我们来你很不高兴?”

    “我那话是有嘲讽宝蓝的意思。”金钟铭低头摸了下粗糙的树皮。“但是更多的意思还是冲着你们金社长去的……这一次你们全员过来,显得有些操之过急,而且过于功利了。尤其是金光洙滥用人情……我确实有点生气了。”

    “他怎么滥用人情了?”恩静有些不满的继续追问道。“好像我们能来这里全是靠人情一样……就算是整队显得有些突出,但也不至于配不上这个节目吧?”

    “有点刻意了。”金钟铭还是那副不冷不淡的样子。“不是说你们配不配的问题,而是说想来的话完全可以走正规渠道,认认真真的预约,让cj和sbs商量好……”

    “tvn和jtbc现在势头那么好,让我们公司跟电视台认认真真商量的话不知道要耗多久……”

    “你也知道三大无线电视台在私下里抵触有线电视台?”金钟铭皱眉反问道。“所以……你还觉得这一次你们全团一起来这么理所当然?”

    恩静有些不满的嘟起了嘴,说实话,有点赌气的感觉。

    “我真不是对你们有意见。”金钟铭突然感觉到有些无力。“我只是对金光洙的愚蠢感到难以理解……你知道他跟钟国哥的关系吗?”

    恩静茫然的摇了下头。

    “要是按照传统一点的说法……钟国哥应该算是你师兄。”金钟铭给出了一个意外的答案。“当年turbo组合所谓的全盛双人时期,担任他们双人策划室室长的就是金光洙!”

    恩静目瞪口呆:“为什么我没在媒体上或者什么社长那里听说过?”

    “因为谁都不好说。”金钟铭冷笑了一声。“你忘了钟国哥被某某公司封杀,被某某社长威胁,被小混混整天跟在后面打……总之吧,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你应该印象深刻吧?”

    “你是说cj?”恩静有些头疼了起来。

    “所以说啊!”金钟铭再度为金光洙的愚蠢感到无力。“钟国哥是个很讲义气的人,这点毋庸置疑,可是他跟金光洙的义气却是非常脆弱的。私事的话金光洙让他帮忙他肯定全力以赴……可是以cj下属子公司的社长的名义让他帮忙做人情,跟节目组打商量……这就有点尴尬了吧?!”

    “怪不得。”恩静也有点尴尬的感觉。“刚才你和他说话那么奇怪……金钟国前辈应该是又好气又无奈吧?”

    “而且你别告诉我这里面没有哈哈哥的人情在。”金钟铭继续嘲讽着金光洙。“昨天临时向你们公司出的关于智妍的邀约,今天你们就能全员过来,金光洙肯定是有足够的说服力的,说不定还有我的空头人情在呢!”

    恩静更加尴尬了,先她真不知道金钟国跟自家社长的渊源,其次,关于哈哈的人情和金钟铭的人情,说到底其实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找线!而且,金钟铭的人情还好办,她知道金钟铭不差这一点对电视台的人情,可是哈哈……三番五次,五次三番,恩静是真有点过意不去了。

    “对不起……”低头想了半天,恩静也只能蹦出来这三个字了。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金钟铭的回答还是那么利索。“我跟sbs的金永燮也不差这点狗屁人情。而且……好好做,总有一天不要再用借势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让sbs弯下腰,光明正大的把你们全队请过来,那才算是还了哈哈哥的人情债和辛苦了。”

    恩静老老实实的点了下头,她这人性格就是这样,硬起来自然毋庸多言,可是如果你真的说服了她,让她信服了你的观点,马上她又会软的不得了……

    “说起来……”金钟铭扫了下毫无动静的四周和百无聊赖的许熊涛,又继续问了下去。“我怎么感觉你们队内关系有点问题啊?”

    恩静再度老老实实的点了下头。

    ps:头好痛……写的好挣扎,又是看到九点了才不得不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希望明天晚上周末会有个好精神。

    顺便……寒假不是暑假,不要再嘲笑我了。

    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