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56章原来如此!(8.5k挽救节操)

第156章原来如此!(8.5k挽救节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一个问题,车恩泽是谁?

    另一个时空16年的时候,不要说韩国人了,中国、日本都有很多人知道这个什么朴女士的文艺界皇太子,还有什么崔二妹的操盘手……呃,总之吧,他在那场吸引了全世界目光的韩国政治滑稽剧里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和崔顺实这个主演配合默契,引人笑。

    可是,所以说可是,这是11年,他目前只是一个有点能量的广告导演而已,好不容易借着自家舅舅和老师的势力刚刚承揽下了cj和yg两边艺人的广告业务罢了。而金钟铭听到这个名字后甚至还需要秘书和商业伙伴的提醒,才能明白对方现在的水准到底如何。

    那么第二个问题,罗卿媛又是谁?

    16年也好,11年也好,对那些眼睛里全是自己生活的人而言估计是很难记住这个名字的,只有少数关注政治的人才会知道,这好像是一个明星国会议员,女的,很漂亮。

    但仅此而已。

    可是,对于此时此刻的金钟铭而言,罗卿媛是谁他一清二楚,什么职务什么头衔就不多说了,记住两件事就行。

    第一,此人乃是此时朴大妈手下第一小太妹,敢打敢拼,堪称朴派的红花双棍。

    第二,就在金钟铭眼前这当口,当尔市长空缺出来以后,目前她是第一个被推出来的市长候选人,并受到了保守派的全力支持,而且赢下选举的呼声极高!

    那么接下来第三个问题,李在贤是谁?

    呃,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愚蠢,因为不管是金钟铭也好还是韩国的路人也好,估计没人不知道他是谁的。同样让我们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记住他两个身份即可。

    一个自然是cj集团的会长,而cj集团是韩国财阀中涉足泛娱乐业最多的一个财阀,电视台、艺人专属经营、电影制作、院线……等等等等。

    至于他另一个身份就很微妙了,李在贤正是三星帝国创始人的长孙,而且是苗红根正的嫡长孙,不过却是被撵出家门的嫡长子生出来的嫡长孙罢了!

    三个问题问完,接下里自然就是第四个问题了,这三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为什么要排在一起,而且还在6月12日的上午出现在了金钟铭办公桌上的一张稿纸上面,并被画上了无数个圈圈?

    莫非是要诅咒这三个人?可金钟铭不信什么邪教啊!

    其实吧,答案很简单,因为tara!金钟铭竟然在tara周围找到了这三个人。

    话说,前世的金钟铭对于所谓的tara崩溃事件其实只有最浅层次的认识,他一直以为就是因为内讧,然后被棒子国这群最容易被煽动的国民给无脑anti下去了。而深层原因最多也就是ccm公司仗着自己是cj下属的公司肆无忌惮到处抢食,而在抢食的过程中,tara的无节制回归正是主要手段,于是业内早就万马齐喑了。所以,大家伙趁着那一次风波一起下手打黑拳,分分钟就把tara给压成了全民anti的十八线。

    可是,回到此刻的金钟铭身上,结合着他在娱乐圈里、商界、政界一步步走来的见识,虽然事情还根本没有影子,虽然仅仅是依照着他回到尔这短短一个月内知晓的一些消息,金钟铭却已然明白,这件事情绝对不止如此!

    先,跟朴昭妍见面的当天,坐在那家号称要开五百个连锁店的咖啡厅里,金钟铭这才现cj利用旗下组合揽钱已经有些丧心病狂了。而接下来,李在贤对他邀购tara的拒绝更让他本能的警惕了起来——cj在整合旗下所有子公司,意图何在?

    要知道,cj这种财阀级别的大企业,内部可不是李在贤一个说了算的,这么干必然是要引起内部反噬的。可是明知道如此,为什么李在贤还要坚持,甚至有些不顾一切的感觉在搞这件事情?

    再然后,就在前几天,金钟铭在接到了一个提醒电话后差点没被气疯了——凭着这通电话他才知道,tara竟然在今年一月份,也就是金钟铭本人在光州关上校门拍电影的时候,跑到了国会跟人家罗卿媛玩起了助理游戏!

    dreamgir1s,mbc出品综艺,让女艺人进行职业角色扮演的一个节目,少女时代当初就在这个节目里当过时尚杂志编辑……呃,既然是少女时代做过的,以金光洙的性格那tara没理由不去做的更好,同期的he11obaby养三个孩子的梗也是这么来的,金光洙甚至在节目里都直接露脸对少女时代宣战了。于是乎,劳模团tara立即就开始参与了这个综艺。

    而且你还别说,cj就是家大业大,he11obaby里三个孩子搞的tara几人焦头烂额,最后几乎烂尾倒也罢了。可在dreamgir1s这个节目里,tara的逼格还真的高了少女时代半筹,先是空姐……这个确实很赞,然后就是国会医院助理,而且还不是一般二般议员的助理,是罗卿媛这个派系分明实力强劲女议员的助理……话说当时坐在家里阳台上看这个节目的金钟铭立即就呵呵了!还忍不住踹了贝克一脚。

    话说,娱乐小说了写点政治都要被人骂的,你们倒好,一群女ido1不去唱歌跳舞养孩子,竟然就敢亲身掺和到这种破事里?!而且还上节目,公开对外摆立场……且不谈民众会怎么看你们,光是mbc那群恨死了朴大妈的中层pd们估计也会把你们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吧?这破事,要说没有李在贤的亲自授意,那简直是在糊弄金钟铭的智商。

    实际上,当时金钟铭就准备拿起电话去质问对方……可是临拨号前他却反应了过来,这件事不对劲,结合着对方之前的那些动作,还有cj这段时间的急切举动,李在贤必然是要有什么大动作的。在没搞清楚事情缘由之前贸贸然陷进去,只会丧失主动权。

    于是,这才有了金钟铭无视掉刘花英并放之任之的事情出现,因为多年的磨练让他本能嗅到了一个关于cj的大机会,而唯一欠缺的却正是一个串起所以事件的原始推动力,在理清楚这个初始起因是什么之前,他不好乱动,也只就能派人跟住了刘花英这个脓包罢了。这里多说一句,很多人都不满的向金钟铭提醒那人的人品如何如何……说句不好听的,刘花英的人品如何金钟铭比谁都清楚!就冲那个印象至深的小苹果……

    呃,回到正题上,现在又冒出来了一个神奇的车恩泽,为什么这货会在这里?总之,大上午的,金钟铭真的是越来越头疼了。

    “现在外面乱成了一锅粥,你倒有闲工夫在办公室里呆?”随着金钟铭声威愈重,安圣基大概是唯一一个可以直接推门进来的人了。

    “老师!”金钟铭恍然惊醒,这才把这件头疼至极的事情给暂时放了下去。“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安圣基轻笑道。“只是所有人都在谈论眼前这件事情……我也想来问问你,你不是向来看这种东西很准吗?从现在看来……罗卿媛的市长是不是稳了?皿煮派推出来的六个候选人没一个支持率上15的……这么下去,就算是在野党最后咬着牙公推一个人,恐怕也没机会翻盘吧……”

    “她没有任何机会!”金钟铭脱口而出。“这两年经济稍微好转,可是贫富差距却越来越大,财阀们占据的社会财富越来越多,中产阶级和平民百姓的话语权越来越少……只要有一个形象干净的人冲进来,人们会以弹劾这些当权者的方式把选票投给这个形象干净的对手。”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安圣基忍不住摇了下头。

    “我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不知道,但是老师……你不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吧?”金钟铭突然有些反应了过来。

    “不是风声,是确切消息。”说着,安圣基从身后拿出了一份东亚日报。“你自己看看吧,今天的东亚日报,你们尔大学的安哲秀教授以无党派第三方的名义正式宣布参加尔市长选举!外面已经吵开了。”

    金钟铭接过报纸随意的瞥了几眼,然后就按在肘下没有再看下去:“动作真快!”

    “你果然是知道了。”安圣基叹了口气。“很看好他?”

    “不是我看好他,而是就如同这个文章里说的那样……人们厌倦了所谓保守派和皿煮派的对决,迫切希望有第三方势力给政坛带来清新空气,所以他的出山理所当然,而且必定会影响到整个韩国政坛的格局。不过……”

    “不过?”

    “不过老师让我看这些东西,不会是真的想听什么时事评论吧?”金钟铭又瞥了一眼胳膊肘下的东亚日报,然后用一种奇怪的语调读出了一行字。“cube公司出品的三部电影给我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很显然安圣基、宋康昊、金钟铭这三位先生都是了不起的人,原本可能沦为政治斗争工具的电影在他们的努力下成为了同时向两种政治势力宣战的号角……我受此感召,同时有感于人们对保守势力和地域斗争的厌烦,决定以无党派的身份正式参选尔市市长,并期待与保守派以及皿煮派候选人形成一场公平的三方对决……如果老师你想问我对这段话感想的话,我的回答也很简单——安哲秀这个王八蛋是在把我们放在火上烤!”

    “我也是这么想的。”安圣基无可奈何的答道。“搞得好像我们是他的政治导师一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跟他是一伙的呢!”

    “什么政治导师?”金钟铭忍不住摇了下头。“考虑到我尔大学在校生的身份,指不定外人都以为我是他的马前卒呢!”

    “要不要对外说明一下?”安圣基追问道。

    “算了!”金钟铭摇了下头。“今年一年他注定大出风头号,我们强行分割反而会引起风波,咱们保持低调,顺便叮嘱一下旗下艺人谨言慎行就行了。更重要的是,我现在一想到政治议题就头疼,所以不大想理会这破事!”

    安圣基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得意门生,这种说法从对方这个策划了所谓三堂会审的人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讽刺。

    金钟铭闭上眼睛静坐了几秒钟,却现自己老师迟迟没有再开口,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而稍微愣了一下后,他马上明白了过来——对方这次过来应该还有别的话要说。

    闭上眼睛再次想了一会,金钟铭突然间有些明悟了:“老师是在问大钟奖的事情?莫非是那群人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安圣基点了头又摇了下头:“咱们三阳开泰,三部电影一起摆在这里,除了申奥用的高地战以外,其他电影再出色也只是我们的一盘菜罢了……我是想问问你,还记得咱们的赌约吗?我当时说,要是我输了就早点退休,好把场子让给你。所以我的意思是,就以大钟奖为赌桌……”

    “老师!”金钟铭忍不住打断了对方。“我认输!”

    安圣基怔了一下。

    不过,不待他反应过来,金钟铭已经泥沙俱下了:“咱们赌的是个人演技,不是电影如何,熔炉虽然影响力巨大,但是我在里面表演却只能称之为平平淡淡,是典型的电影撑起了演员……而断箭那边却恰恰相反,可以说,您给出了一次精彩而平实的表演,影片反过来因您的表演而晋升到一个比较高的层面。您诠释的金教授,愤怒包藏于平静刻板的表象之下,不头脑和心境隐藏于法庭的雄辩之中。更让我佩服的是狱中受辱后的那段戏……沉默,还有呆滞,简直举重若轻。”

    “从哪儿背的影评?”安圣基干笑了一声。

    “只是隐藏在心里的话未曾言明罢了!”金钟铭坦然答道。“老师……电影源自于真实,你看看咱们这几部电影,主人公求一丝公平都这么难!而我呢?跌跌撞撞的走到现在,虽然所求的,也只是想让身边的朋友、家人尽量处在一个公平的环境里罢了,可依旧难上加难……这个社会,无论爬的多高,总有更高的人想要无端欺辱、利用你……所以老师,什么赌约之类的就不要再说了,我认输……请你留下来多帮帮我。”

    安圣基沉思了一会,却也忍不住朝着窗外笑了出来:“我来之前其实已经仔细想过了,到了我这个年纪,又拍了这么一部电影,还有了你这样一个学生,其实也就没什么念想了。所以,明知道你想把赌约糊弄过去却还要重新提出来。可是……嘿!”话到这里,安圣基又忍不住笑出了声。“被你一番话说的,我又有了新的念想了……最起
重生之天运符师最新章节
码要看到你多走几步……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这人本来就心不甘情不愿的,本来就存着一丝继续干下去的野心……”

    “老师,再说就显得煽情了。”金钟铭赶紧打断了安圣基的话,对方这么轻松的选择留下来继续工作,其实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这让金钟铭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

    “也是……”安圣基轻点了头。“话说,你这几天一直在办公室里愁什么?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在硕士论文担忧,现在看来倒是我想差了……”

    “cj!”金钟铭倒也没想瞒着对方。“cj这半年来的举动太过于反常了……我感觉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可一直没想通他们反常的理由,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反常在什么地方?”安圣基蹙眉问道。

    “一个是开始全力整合子公司,一个是对政治热情的过了头……后者的意思是,李在贤并没有跟其他的那些财阀保持同步,而是有些急切和慌张的感觉……”

    “前者是在积蓄力量,后者是在寻求机会……他想明年狠狠的赌一把大的!”安圣基认真的分析道。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金钟铭连连点头。“可是为什么?有什么东西让他不顾一切的整合力量,又要什么东西让他这么急切的试探政治风向?他完全可以和其他财阀一样,稳坐钓鱼台……这一次,他支持的对象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可既然是显而易见的,为什么要这么急迫的表达态度呢?我……是真没搞懂。”

    “钟铭。”安圣基架起腿稍微想了一下。“遇到不合逻辑的事情,总是要从人心方面去思考的,既然cj的举动那么反常,那只能说明李在贤的心乱了……有什么事情会让他这么失措呢?”

    金钟铭不解的摊了下手。

    “对于李在贤而言,有一样东西是比cj还重要的,实际上哪怕只有一成的可能性,而且输了就要跟他二叔家的那个堂弟一样死无葬身之地,说不定他都乐意赌一把……三星的继承权!”

    “其实老师,我很想说你讲的都是废话。”金钟铭苦笑的应道。“这种事情韩国的中学生都知道,而且换我我也这么干。可是还是那个问题……他不停的积蓄力量,不停的展壮大cj,不就是为了等待着实力对比最优的状态下再出手吗?之前李明博把他叔叔李健熙弄到法庭上,李在镕被逼的逃到中国,那时候他就已经试着赌一把了,不是没成功吗,这个时候再搞,明显不是合适的时机……难道他得到了什么好牌……”

    “为什么他不是被逼的呢?”安圣基突然打断了金钟铭的话。“你想过没有,突然间开始摊牌,当然可以是抽了张好牌,但也很有可能是没底牌了!”

    “您什么意思?”金钟铭还是糊里糊涂的。

    “你的年纪让你的思考方向出现了暗区。”安圣基伸出了一根手指。“但是我们这些老头子一听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你让你中国的朋友打听一下,李孟熙的身体是不是出了问题?”

    金钟铭登时愣在当场。

    不是惊愕,而是他突然现,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想,之前思考中的一切疑惑都迎刃而解了!逻辑链条也变的无懈可击!

    李孟熙身体出了问题,而三星继承权只能在李孟熙和李健熙兄弟二人中进行争夺,这时候,李在贤虽然无可奈何,却又不得不在明显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赶鸭子上架和自己的叔叔决一死战。

    因为,自己亲爹一旦出现了什么三长两短,那三星这辈子就他和他儿子无缘了。

    那么沿着这个逻辑继续往下走,如果确实需要进行一场关乎三星帝国归属的豪赌的话,那赌桌是什么?

    这个根本不用想,明年的总统大选就是天然的,也是最合适的一张赌桌。假设李在贤赌赢了,或者他叔叔赌输了,那李在贤一定会拼尽全力再把自己叔叔送上一次法庭,而这样的话,虽然双方实力差距巨大到了数量级的程度,可孰胜孰败还真的未必可知。

    于是,明白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在明年大选上以后,李在贤开始疯狂的筹备资金——这是给明年大选用的;他还开始疯狂收权,整合旗下企业,集中cj的资源——这是为了尽量缩小对决时双方的力量对比;而且他还开始惶急却又失措的用小动作进行政治上的试探——这是不安的表现,因为他真的没什么把握!

    说到这里,金钟铭也基本明白tara跑过去给罗卿媛当助理是怎么一回事了,作死的当然不会是几个傻妞,因为她们什么都不懂;也不是智商有问题的金光洙,因为他什么没那个高度去接触罗卿媛;这里面必然有cj最高层的直接沟通和授意,而这么做的缘故很可能只是李在贤在单纯的对朴大妈进行示好!

    而且……金钟铭突然想到了那个来自于朴大妈办公室里的情报,罗卿媛似乎已经现,之前跟自己玩游戏的那几个小ido1,虽然小到自己已经忘了她们的名字,可是她们不仅代表着李在贤的触角……还好像跟金钟铭有点什么关系!

    那么以此反推,李在贤有没有把自己扯进去的一丝期待呢?自己当时要求购买tara的表现在他眼里究竟算是什么?

    而且继续往下想,越是临近大选,李在贤恐怕越是要放肆的把tara当做自己的政治触角到处乱伸了!到时候他赌赢了倒也罢了,可赌输了的话tara也要跟着死翘翘……而这么一想的话,tara上一世的崩溃还真有点死得其所的感觉——可不是任何一个什么组合都有资格成为韩国总统大选和三星帝国归属这种大事件棋子的。

    现在想想,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可要真是被李富真或者罗卿媛这种级别的人亲自出手用一根手指头摁死的话,tara还真是蛮荣耀的!

    一念至此,金钟铭立即抬头看向了安圣基:“老师,你觉得李在贤有可能赢吗?”

    “我不知道。”安圣基坦诚的摇了下头。“可我只知道李健熙不会输。我要是李健熙,李在贤押什么我就十倍的押什么……他还能怎么办?”

    “真是……蛮可怜的。”金钟铭点点头,然后立即想起了前两年初见时李在贤的那种傲气凌人,以及他双总是乱转的小眼睛。“我这就让中国的朋友帮我验证一下这个猜想!”

    “那好,你自己看着办吧!”安圣基随即起身。“有机会把cj的院线拿到手就万事可待了!”

    “安心。”嘴上如此说着,金钟铭其实并未直接打电话,而是低头拿出了一张未裁剪的大张稿纸,并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了起来。

    cj、三星、李在贤、李健熙、大选、朴大妈、文大爷、安教授、朴元淳、罗卿媛、车恩泽、cj内部二号人物孙京植李在贤从母亲孙福南手中接手net电视台、netc、ccm,自然还有ccm的实际核心tara组合以及自己……

    总之,不一会各种人名、企业名,甚至政府部门的名字就堆满了整张纸,圆圈和方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线条更是林林立立错综复杂……没错,哪怕还没有验证,金钟铭却已经彻底相信李孟熙的身体是真出了问题,而他要借机干一票大的!如有可能,这次要连netbsp;  而实际上,晚上的时候,金钟铭虽然还未得到中国那边的回应,却也从韩国这边迅查到了一个极大的佐证——去年冬天,李孟熙的长女李美京多次往返于中韩,行程极为频繁。

    这就足够了,李孟熙长年独居中国,长女这么频繁的去中国只能是去看自己亲爹。

    而隔了两天都不到,大晚上的,白沉香就给在办公室里加班的金钟铭带来了另外一个让他有些惊讶、有些厌恶、又有些原来如此感觉的消息。

    “你一定想不到的。”白沉香在电话里如此感慨道。“那个刘花英……”

    “刘花英怎么了?”金钟铭不解的追问道。“说话不要说一半。”

    “我只是有点感慨罢了。”白沉香的声音显得极为疑惑。“你告诉我……这个刘花英和她姐姐都未成年吧?”

    “哎,其实应该已经算成年了吧?”金钟铭迷迷糊糊的答道。“我哪知道这个,而且你问这个干吗?”

    “而且她们家里条件极佳对不对?”白沉香继续不管不顾的按照自己的节奏汇报起了情况。“算是富二代了……”

    “这些不应该是你去收集的信息吗?”金钟铭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别卖关子了行不行?”

    “不是卖关子,而是感慨。”白沉香的声音显得极为无奈。“我们当时出来胡乱混,是穷的不行,是被逼的……这算什么?”

    “说人话!”

    “行吧……广告导演车恩泽你认识吗?”白沉香终于进入了正题。“就是现在给tara拍mv的那个,才两天,那个刘花英就跟这个车恩泽一起去男方家里过夜了!”

    金钟铭沉默了许久试图来消化这个消息,但是明显失败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她姐姐跟她是双胞胎,或许是她姐姐……”

    “你也知道她们是双胞胎?”白沉香冷笑道。“妹妹多大点,姐姐就多大好不好?脑子抽了?!”

    金钟铭无言以对。

    “而且……虽然不在我工作范围内,可看在你医院找的特别快的份上,我额外赠送你一个消息。”白沉香笑吟吟的继续说道。“她的那个姐姐比她还要猛,你认识金光洙吗?陈恩泽好歹帅气未婚,算上钻石王老五……金光洙……呵呵……”

    金钟铭愣了半响,然后忽的一下用肩膀夹着电话就双手慌乱的翻开了抽屉,并把那张写了画了不知道多少东西的稿纸给翻了出来。

    仔细审视了一下后,他将刘花英和车恩泽这两个名字直接用红线连了起来,并狠狠的描粗,然后他继续用红笔把这条线从车恩泽延展到了罗卿媛、朴大妈身上,又从刘花英那里延展到刘孝英和金光洙身上。

    这样,一条坚实、稳固、强力的关系线就将代表着tara的圆圈狠狠的撕裂开来。

    “问个事。”金钟铭仔细看了几眼图后终于想起自己肩膀上的电话还是通着的。

    “我只负责刘花英,咱们说好的,所以照片、视频不会少你的……可刘孝英的事情,就请你另请高明吧!”白沉香不等对方开口就给出了答案。

    “那好,辛苦!”金钟铭随即挂上了手机,并立即又拿起了桌上的内部电话。“小娅姐,承文应该还在,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对了,再以私人的身份帮我催一下车太贤,问问他做没做好决定……嗯,就是这样!再见!”

    “哐”的一声!金钟铭放下了话筒,此刻的他觉得有些惊愕,又有些激动,还有些不安,因为一切都豁然开朗了……他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展脉络。

    暗中掌握,静观其变即可!

    ps1:上一章之后竟然有人不知道车恩泽是谁……你们真的是看韩娱的吗?这可是闺蜜门里的皇太子啊!而且,他跟我瓜的关系真不是假的……这事前后是有他身影出没的!

    ps2:关于我瓜沦为十八线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而且注定跟真相离着很远,因为我们都不是当事人,所以,也没有那个韩娱小说作者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最权威解读。

    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我目前给出的信息全都是有迹可循的,车恩泽11年-12年事前后跟cj以及tara关系的密切。还有日后跟cj的翻脸是能找到新闻的;罗卿媛11年初跟tara在dreamgir1s里确实合作过,我上周决定写tara开始看资料的时候一开始看的时候都不敢信,问了姬叉老爷他也不信,后来真的看到了罗卿媛露面后我们俩一起在群里打字感慨tara真是在作死!而李在贤的事情就更容易查到了,无论是整合公司,还是后来在大选中颠三倒四,又或者12年底输掉继承官司以后公布了父亲肺癌晚期的事情,还有13年大妈上台后往死里玩他……这些都能轻易查得到,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当然,刘花英和刘孝英以及金光洙是大家情绪化最严重的地方,我也难免,所以这个关系确实是我自己思考后设定的逻辑链条,没有太多佐证。

    ps3:不是加更,加不起更,只是今天的更新提前了。

    ps4:不许问我瓜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