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55章好狗仔!

第155章好狗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花英觉得自己蠢透了,朴昭妍并不是金钟铭的女友,那个朴初珑才是,而自己竟然在最不应该的人面前放肆成那样!

    同时,刘花英也觉得含恩静蠢透了,看起来挺精明强干的样子,却把到手的这么一个男朋友给踢出去了,简直是……简直是蠢到家!

    而且,刘花英还觉的朴孝敏这个人同样蠢透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该出手时就出手啊,平时天天舞台上露腰也没见你害臊吧,怎么今天就见了金钟铭老实的跟个小媳妇一样,慌慌张张的就拽着自己要回来?

    而唯一一个让刘花英觉得非常聪明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朴昭妍!因为在她看来,朴昭妍跟金钟铭传出绯闻的事情绝对不正常——刚从日本回来,大晚上的一个人就去见人家?要说没点猫腻就怪了!

    娱乐网站上怎么说来着,嫣然一笑,含情脉脉对不对?

    不过,马上再往下刘花英就立即觉的连朴昭妍也是个蠢货了。

    “我觉得没必要让他掺和进来……mv最重要。”恩静率先表明了态度。

    “我其实无所谓……”居丽这个当事人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实际上今天上午她也只是听到车恩泽三个字以后随便说说而已。

    “我也觉得明天没必要让他来。”昭妍其实是想到了金钟铭那些危言耸听的话,以及想把tara整个买过去的建议,说实话,tara正在快起飞中,她是真不想横生枝节。“我去打电话告诉他!”

    当然,这在刘花英眼里看来,就显得有些不可理喻了,你倒是让金钟铭来啊!只要他当着公司上下和业内众多工作人员的面把车恩泽一巴掌扇下去,且不提会不会对外界造成某种暗示,然后让人联想起之前绯闻的同时对你俩的关系更加浮想联翩。最起码,经过这一遭之后,圈子里的人对你的态度也要再上一层楼吧?!

    不过,由不得刘花英多想了,当昭妍起身去阳台打电话的时候,恩静等人终于把目光集中到她身上了:

    “花英今天去cube是为帮居里姐鸣不平?”

    “是也不是!”此时在宿舍里既没摄像机也没家长式的人物,刘花英也懒得装。“你们几个人气高不说,还能有靠山倚着不被广告恶霸侵占利益,我人气那么低广告本来就少,这要是还被人给逼着推广告之类的,那还怎么生存?!至于姐姐你说为居丽姐鸣不平,大家本来就是一体的,不可能我去那里只是为了给我自己求条生路吧?”

    恩静被呛得晕却又无可奈何。

    “不是……花英。”孝敏忍不住开始以队长的身份开始了训诫。“不是说你去那里的目的有什么大问题,可你去之前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一下?大家是一个整体,是一个团队……”

    “跟你们说有用吗?”刘花英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要是你们真的想到过我的问题,哪里需要我去找人?你们自己享受了特殊待遇早就不想去管其他人的生死了,说到底,我入队半年了,是你们还不原因把我当做队友好不好?!”

    “话是如此了。”另一名也没有太多广告的宝蓝忍不住率先反驳道。“可那是车恩泽自己主动示好的,又不是静静她们主动要求的,我不也是一样吗?”

    刘花英心里再度冷笑了起来:那是你整天跟个小学生一样没本事。

    “更何况,当不当成队友这种事情总是要从两边一起找问题吧?”恩静也黑着脸重新开口了。“每次都板着脸干自己的事情,对待姐姐们总是爱睬不睬的样子,为什么一定要我们迁就你?在家里娇惯那是在家里,所有人在家都是被惯大的大小姐……可这里是公司,大家都要相互迁就,没人放纵你的!”

    你怎么知道没人?刘花英心里继续冷笑道,不过她并没有说出口,因为金光洙纵然因为跟自己姐姐的关系会骄纵着自己,可那跟这几人身后的金钟铭似乎也不是一个档次的。

    “随前辈你怎么说吧!”一念至此,刘花英又想到了今天在金钟铭那里出的丑,心情更加郁闷了起来,也就没有说话的心思了。“反正你们是前辈,我是在平白享受你们的余荫……而且你们有六个人六张嘴,怎么说都是你们的道理。”

    言罢,刘花英直接起身,百无聊赖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太过分了!”好脾气的孝敏也觉得自己太阳穴隐隐胀。

    “感觉还是年纪太小,一进演艺圈就成了当红ido1……有点艺人病的趋势。”居丽也难得摇了下头。

    “不止如此。”恩静有些烦躁的说道。“社长也对她也特别雍容,我现在都没搞懂,为什么刘孝英变成了刘花英……就算是双胞胎,这难道是一回事吗?”

    “其实我觉的社长维护她的理由其实还是可以理解的。”智妍小心翼翼的插嘴道。“社长总是想让我们有朝一日能过少女时代,可这样的话,我们的年龄、舞蹈音乐水平其实都先天弱势,所以不停的加人就成了必然,而她是第一个加入的,那么无论如何都要在她的问题上保持团结和稳定,这样才能继续追赶少女时代……”

    “这是你想到的?”恩静见了鬼似的看向了智妍。

    “这是……上周在飞机上社长跟我说的。”智妍尴尬的应道。

    “我就知道……”恩静无力的往后瘫在了沙靠背上。

    “说实话,我觉得根子还是在她的人品上,这人人品有些问题!”说话间,昭妍已经打完电话回来了。“钟铭跟我说了一些她下午的事情,我以前只是觉得她年纪小,现在却感觉这人已经糟透了……”

    “其实,我觉得这人还不算是太糟糕,又或者说最起码并不是无可救药的那种。”同一时刻的汉江南路路灯下,一身便装的金钟铭背着手如是答道。

    “为什么这么说?”穿着一件暗色染花连衣裙的西卡在金钟铭的身后不解的质问道。“你没听初珑和恩地讲的话吗?她这种人,最起码一个势利眼躲不掉吧?不尊重前辈的辛苦也躲不掉吧?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更躲不掉吧?”

    “然后呢?”金钟铭依旧背着手慢慢踱着步,同时往汉江边上搜寻着什么。“这算什么毛病?毛毛你看看你周围这座城市,我负责任的告诉你,整个尔,九成九的人都是势利眼,十成十的新入职后辈都在心里看不惯什么所谓的前后辈制度,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某种意义上而言还是成功的一种基本要素。所以,这个刘花英虽然很讨人厌,但她所犯的错误迄今为止只有一条,那就是太年轻太幼稚太骄纵了一些,然后就在她觉得安全的地方把心里的一些意识不自觉的流露了出来……这不算什么问题,最起码不是什么无可救药的事情。毕竟嘛,心里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是正常的,评判一个人人品有无问题还是要看她到底干出了什么事情。就好像有的人天天想着犯罪,可实际上呢,不能因为人家在心里想过什么就要把人扔进监狱里吧?”

    金钟铭在前面侃侃而谈,西卡则黑着脸走在后面盯着对方的后背,至于拽着贝克的krysta1其实也有些面色不佳,因为刚才她也参与了批判那个刘花英的行列,至于初珑和恩地这两个叙述者,此时倒是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感
少年王小说5200
觉——恩地也跟着金钟铭在四处张望,而初珑则揽着对方的肩膀,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安慰着对方什么。

    “可是……”被金钟铭用嘴炮压制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西卡,似乎是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

    “找到了,在那边!”可就在这时金钟铭突然指向了远处江滩上的一个烧烤摊。“白沉香先生的烧烤摊……没错的!”

    “伍德,你听我说完。”西卡不依不饶的追了上去。“我刚才终于想明白你的话为什么显得这么强词夺理了……你是在故意忽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女团,保持形象其实是一种生死存亡的问题,因为女团就是靠着健康向上的形象才能存活的。而这个刘花英,她的这种幼稚和骄纵其实已经导致很严重的后果了,最起码她已经影响到了昭妍姐她们这个团队的团结了吧?这样的话不定哪天闹出来乐子来,她们就得摔一跤。从这个角度来说……你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吧?”

    “你说的一点没错,我一开始确实是觉得tara里面这个刘花英可能是最大的火药桶。”说着,金钟铭熟稔的拉开了烧烤摊的塑料椅子,而krysta1也把贝克栓到椅子把手以后立即开始了点单。“所以等她们从日本回来以后,我立即去见了昭妍姐,而且当时的想法就是想提醒一下她们刘花英的问题。但是……”

    “但是什么?”西卡紧追不舍。

    “具体细节我就不多说了……”金钟铭稍微皱了下眉头。“我只能说tara的问题异常的严重……而刘花英就像是一个脓包,挑破了固然简单,但如果不能把深层问题解决,那挑了一个脓包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留着它,对不对?这样的话最起码出事的时候知道伤口在哪儿。而反过来说,如果能够解决内里问题的话,那一个脓包挑开就挑开了,韩国这么多组合,退队的也不少,未必就有大问题。”

    “早说不就得了。”西卡一下子就没好气的松懈了下来。“搞得跟我们是一群蠢货一样……总之你心里有谱就行。”

    “不是有谱没谱的事情……tara这件事情比我想象的要严肃的多,我本来以后踢掉刘花英就万事ok了,可这一阵子我了解的越多就越是心惊肉跳,这件事看起来很简单,可要从根本解决却又牵一而动全身。”说着,金钟铭忍不住仰头倒在了椅背上,然后盯着头顶的夜空起了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组合而言。”krysta1点完单后嘟嘟囔囔的抱怨了起来。“我觉得伍德你是在强行给自己增加难度……你不是天天跟我说,你给谁谁谁都谈笑风生吗?”

    “一个组合当然不是个问题。”金钟铭摇了下头。“但是cj不愿意放手呢?那就是cj的问题了。而如果cj还准备拿她们当招牌操作一些事情呢?那就是更严肃的问题了……”

    “如果是需要从cj的层面出手的话……伍德你还一定要管吗?”krysta1不解的问道,她年纪再怎么小,也知道netbsp;  “伍德oppa要是不管就不是伍德oppa了。”西卡和初珑几乎是同时回应了krysta1的疑问,而两人说完后却也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其实不止如此。”金钟铭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把事情拉开,全方位对待和操作的话,搞好了,反而可以让我在娱乐圈里少打拼十年!换句话说,这是个好机会!所以,我才会有些犹犹豫豫,似是而非……”

    四个女孩面面相觑,都明智的没再提这个话题。

    “对了,白老板怎么看这件事情?”金钟铭突然朝眼前的身影问道。

    “我不知道金钟铭先生在说什么。”白沉香背对着烧烤台,正在冰柜里取东西,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后连头都没抬。“你妹妹点了太多的东西,我很忙。”

    “也是。”金钟铭连连点头。“我专门去查了还都云里雾里外加隐隐作难的,白老板消息再灵通也不可能对这些事情知之甚详……那换个话题,白老板知道我们cube公司的唐九为什么辞职了吗?”

    白沉香这次终于回过了头来:“你公司职员辞职为什么要问我?况且,一个看大门的辞职还能劳动您这种大老板注目?”

    “先加一碗泡菜汤。”金钟铭随手指了下冰柜。“我确实没在意,可是……”说着,金钟铭朝恩地那里努了下嘴。“这个小丫头很在意……带着苹果去给总是对自己很好的唐大叔送过去,准备告诉对方自己出道大成功,结果却现人没了。拜托了我才知道,人竟然已经在她们出道前一天就辞职了,然后又是一整晚的不开心……也不知道那种年纪的大叔哪来的这种魅力……”

    白沉香扭头仔细看了一阵子面露期待的恩地,然后一言不的回过头去又开始了忙活,不过,当他将一碗泡菜汤送到金钟铭面前时,终究还是开了口:“老唐最近心情很不好,他夫人……风里雨里几十年,本来身体就不好,最近又被检查出了胃癌……他选择辞职,大概是害怕自己一辈子起起伏伏风风雨雨的,最后却落得个什么都没了。”

    恩地登时就略带无力的低下了头。

    “原来如此。”金钟铭也感慨的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没辙的……早期晚期?”

    “不知道……”白沉香摇了下头。“但依着老唐的性子,这下子有的耗了。”

    “对了,夫人叫什么名字?”金钟铭继续追问道。“白老板熟悉吗?”

    “不熟悉。”白沉香熟练的翻了下烤腰子。“不过名字很有意思,你一定能听过的……李富真,跟三星长公主同名,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怎么在一起的,但是突然间就在一起了。”

    金钟铭花了五分钟才消化完这个名字:“那换个话题……癌症需要长时间住院,韩国的医疗……现在很缺钱吧?”

    “很缺钱也不能放下老婆出来做事吧?”白沉香把腰子装盘递了过来。“你们这些资本家都这么黑心吗?趁人之危的……不会是想让他去做一些为难的事情吧?”

    恩地立即像看仇人一样看向了金钟铭。

    “资本家确实很黑心,也喜欢趁人之危。”金钟铭扯开一次性筷子夹起了一片猪腰子。“味道不错……这一点你看的很准。”

    白沉香的眼睛也立即咪了起来。

    不过,不管是恩地的目光还是白沉香的目光金钟铭都并未为其所动,他抬起头盯住了白沉香的大口罩:“白老板,我说的很缺钱……指的是你,一个烧烤摊养活自己游刃有余,还能给顾客甩脸色,可是再加上癌症的治疗费用……就差了很多吧?”

    白沉香盯着金钟铭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扭头看向了一旁的汉江江面:“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杀人放火我不干!”

    金钟铭放下筷子,踱步来到了江边,白沉香也跟着走了过来。

    “我只是想请你当个私家侦探,替我盯住tara组合里一个叫刘花英的年轻女艺人,事无巨细就可以。”金钟铭的答案简单利索。“报酬是尔三星医院的一间私人高等病房。”

    “狗仔队的工作而已,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成交!”白沉香扯下了口罩,露出了爬满半张脸的络腮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