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52章注定的拜访(中)(7.7k挽救节操)

第152章注定的拜访(中)(7.7k挽救节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所谓一命偿一命的意思,车太贤当然不会理解有误,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傻在了那里,因为他……或许很喜欢上综艺玩,但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像金钟铭和宋仲基那样在一个节目里常驻下去。

    可是话说回来,当车太贤本能的想拒绝,话都来到嗓子眼那里的时候,却又说不出来了。因为,他突然现,自己其实没有什么绝对性的理由来拒绝对方。

    先,他知道自己并不讨厌综艺,甚至可以说还很喜欢综艺,不然他也不会一次次的往各种综艺里面跑,还玩的很开心了。

    其次,他自问自己是一个喜剧电影演员,天然的会玩综艺,真要玩进去的话他有信心比很多专业的搞笑艺人玩的更好。而一个好的大型野外综艺如果玩转了,那会有多大的国民度加成?这一点,车太贤也是很动心的。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如今艺人身份之间的隔阂明显一日比一日少,搞跨界的艺人越来越多,这一点在综艺这个行业里尤其突出。实际上,如今的综艺人明显有朝着多元化展的趋势,很多节目都是传统搞笑艺人做骨架,然后五花八门的人来充当实际的亮点。而说到这一点的话,最具说服力的人无疑正是眼前的金钟铭。

    那么,真正能让车太贤拒绝的理由又有什么呢?无疑只是心理的惯性而已。

    “我……你,你让我想一下。”车太贤愁的扯了下自己的下嘴唇,看来他是真心犯了愁。

    “慢慢来,没必要现在就答复……”金钟铭随意的挑了下眉毛,并没有催促的意思,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车太贤确实动心了,这时候顺着捋就行了。

    “那什么……”车太贤无力的看了一眼身旁一直盯着他的宋仲基。“给我两天时间……13号那天我一定会给你答复,毕竟这样的话也算是两全其美了。”

    宋仲基连连点头。

    “那就好。”金钟铭这下子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两全其美这个词让他知道,这事情其实已经成了八成,比他想象的要顺利的多。

    “那就不打扰你了。”隔着透明的办公室玻璃墙,车太贤其实老早就注意到了等在门口的苏小娅,而现在事情说到这份上了,也就没必要再拖下去了。

    “是啊,钟铭你接着忙吧!”宋仲基也反应了过来。

    “还是那句话……这种事情并不急于一时。”金钟铭赶紧站起来相送。“太贤哥想清楚再说……怎么了?”

    前半句话还是跟车太贤、宋仲基客套,后半句话却已经是对苏小娅说了。

    “又有人来找你。”苏小娅面色古怪的应道。“dreamtea公司的李钟石社长,带着他们公司唯一的一组艺人来了,我把他们安排到那边的大型会客室了。”

    “dreamtea……名字不错。”金钟铭第一反应就是如此,不过也仅仅如此,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dreamtea也不知道什么李钟石社长。“不过这个李钟石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我不记得自己认得他啊,为什么会来找我?”

    “gir1sday!”苏小娅无语的补充道。“这家公司唯一的一组艺人就是gir1sday,钟铭,这不是你自己招惹过来的吗?”

    “哦!”金钟铭终于反应了过来,原来是狗日子的公司社长带着她们一起来了。“那就去接一下吧,毕竟一社之长,没理由晾着人家。不过小娅姐,你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吗?”

    苏小娅点了下头,然后又摇了下头。

    金钟铭立即无语的停下了脚步:“姐姐你能说人话吗?”

    “点头的意思是,那个李社长在我问他的时候亲口告诉我,他是来感谢你的。”话到这里,苏小娅忍不住轻叹了口气。“原因是上次你在mbc后台跟gir1sday打招呼起到了不错的效果,最近电视台很是给了她们几次机会……而摇头的意思嘛,我觉得这明显是假话或者托词,应该是找你有别的事情。”

    “怎么说?”金钟铭边走边低声问道。

    “我刚才趁你和车太贤说话的时候大概的查阅了一下dreamtea的资料,这家公司应该属于那种一穷二白出个单曲都要筹资的底层公司,说不定是想借这次的善缘挂靠过来……”

    “原来如此。”金钟铭似是而非的点点头。“要是那样的话,还真是赚大了!”

    苏小娅不明所以,但也没说话,因为说话间两人就已经来到大型会客室跟前了。

    “这里风景真好。”金亚荣此刻正趴在沙背上往窗外看去,高层的视野极佳,从这里望过去虽然不像金钟铭办公室那里可以把整个江南地区一览无遗,但是不看北面汉江,只看西面的冠岳山也是很有感觉的。

    “那边是尔大学吧?”方敏雅也忍不住挤了过来。“金钟铭前辈的大学。”

    “亚荣、敏雅,你们俩保持点形象,你看惠利比你安生多了……”比金钟铭还大一岁的朴素珍忍不住喝止了一下92年的亚荣和93年的敏雅。

    “惠利那才叫没形象呢!”方敏雅无语的反驳道。“她从进来开始就吃个没完……桌子上的零食全都被她一个人包圆了……”

    “你们俩……”朴素珍无语至极。

    “好了,素珍也别管的太严。”不等朴素珍再说些什么,坐在一旁的一个中年男人倒是微笑着摇了摇头,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此人正是dreamtea的社长李钟石。“我一直觉的保持天性是我们最大的优点,没必要遮遮掩掩的,而且就这么保持下去,咱们gir1sday迟早会成为顶级女团的……”

    “说的好。”说话间金钟铭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李社长这话跟我们楼下acube崔振浩代表常说的话很像,这大概就是英雄所见略同吧?”

    “金钟铭先生。”李钟石赶紧站了起来。“冒昧来访,实在是过意不去。”

    “前辈好!”正趴在沙背上的金亚荣、方敏雅赶紧爬了下来,正在吃东西的李惠利也立即尴尬的吐了下舌头,然后跟着朴素珍站齐问好。

    “都说了不用太客气。”金钟铭笑着朝女孩们点了下头,然后立即回身跟李钟石握住了手。“李社长也不必在意,其实称不上什么冒昧不冒昧的,不瞒您说,我早就想找机会跟您聊聊了,因为我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带出了gir1sday这样的女团。”说到这里,金钟铭不由的再次用赞赏性的目光的扫视了眼前四个女孩一样。“当天我真不是什么客套,我确实很欣赏素珍这组人,我也觉得她们迟早会成为顶级女团的……不过,怎么就四个人?”

    这下子,偌大的会客厅里立即安静了下来。

    “那一个是有事情还是,还是有什么变故吗?”金钟铭立即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智海刚刚退团了。”作为队长,朴素珍略显无奈的解释道。

    人员变更,对于一个出道不久的韩国ido1组合而言,始终都是一个天大的事情。哪怕是tara这个老是被计划着增加人的奇葩面对着这种改变都有些难以接受,afterschoo1的毕业制度也明显水土不服。而眼前的狗日子,说实话,不出意外的应该是最常见的那种离队,也就是团员自己看不到以此谋生的希望,所以彻底忍受不了了。

    不过,李钟石这时候的表现却让金钟铭对他刮目想看,他既没有说什么托词也没有对离队的禹智海说什么多余的话,而是很坦诚的讲明了这件事情:“不瞒金钟铭先生,孩子们出道一年多还在十八线晃荡,我这个当社长的确实很羞愧。而智海作为一出道就在的初始成员,已经经历了一次两人离队的动荡,撑到现在才走算是仁至义尽了,我其实是很感激她的坚持的。不过,如今她已经是成均馆大学的高材生了,确实没必要再因此耽误学业了。”

    说到这里,李钟石顿了一下才继续讲道:“其实,这次来确实是有些山穷水尽的感觉,我虽然一直相信孩子们的潜力,可是业内其他人却都很现实……而金钟铭先生你几乎是唯一表露出对她们的认可的。所以,冒昧过来这里找一找路子。”

    “原来如此。”金钟铭点了点头。“我确实很欣赏gir1sday这个组合,但现在却更欣赏李社长的坦诚和认真,你这个样子才是真正谈事情的样子……这样吧,李社长和素珍来我办公室里详谈,小娅姐带其他三个小的去四楼找恩地她们吧,跟同龄人在一起应该会随意一点。”

    李钟石自然点头同意。

    而三人一起来到这边办公室里以后,放上了咖啡,金钟铭这才大致了解了一下狗日子眼前凄惨的情形。

    话说,先狗日子这个组合和dreamtea这个公司的来源就有些先天不足。

    其中,李钟石本来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然后还很早倒闭了的娱乐经纪公司室长。原公司散伙以后他一个人做点小生意,赚了点小钱,撑不死的那种……然后,时间来到四年前,眼看着o7年三大女团横空出世,一直觉得人生缺了点什么的他立即意识到,如果三大公司都认准了女团,那么女团市场的春天应该是确实要来了。于是乎,和当时同样有着类似嗅觉的很多人一样,他也开始咬着牙挂牌子办了一家小娱乐公司。

    而促使他下定决心这么干的正是方敏雅!

    “我是在明洞的路上看到她的。”李钟石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小姑娘明显是在跟同学校的朋友一起在路边表演,舞蹈、乐器、歌曲都很出色,但让我产生前所未有信心的还是她那双单眼皮的眼睛,一旦笑起来,感觉异常的可爱……我看到她第一眼后真的感觉这幅笑眼足够撑起一个女团。”

    “我同意,就好像我们apink的恩地的一样。”金钟铭恬不知耻的吹嘘道。“她嗓子很好,但其实长得并不咋地,一张大嘴很煞风景,可是那双眼睛一旦笑起来,却感觉能够融化一切的样子,所以我当机立断,立即就把她从釜山海云台带了过来。”

    “不过……和郑恩地小姐不一样。”李钟石苦笑道。“我们公司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没法给孩子们挥的舞台,甚至没法给她们设计一个好的培训课程,匆匆忙忙的……敏雅、素珍还有当时的智海那三个人就一起组建了gir1sday这个组合。但是,明明都已经准备出道了,我却还没法打通电视台的渠道,只能让她们去明洞那里表演,希望有一天能成网红。”

    金钟铭会意的点了点头,o9年往后,韩国每年几乎要出道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女团,可是被记住的就只有那几个,大多数都只能打个水花就消失了,而绝大多数实际上连打水花的能力都没有就消失了。

    去明洞路边表演,那真的是所谓十八线女团了。

    而更让这个新生组合感到受打击的还在后面呢,好不容易找到了电视台的老关系,也倾尽一切出了一张正儿八经的单曲,算是正式出道了。但是,满怀信心的gir1sday来到电视台以后,却马上又变成了那
超能神医全文阅读
种打个水花就消失的女团,新单曲瞬间就被人遗忘,也没积累起什么像样的粉丝团体。而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刚出道两个月,随着出道单曲的失败立即就有两个人决定放弃了。

    当然了,李钟石并未放弃,因为方敏雅这个时候表现出了让他不能放弃的理由。

    “虽然组合失败了,但是正如我所料,敏雅还是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李钟石欣慰的讲道。“那时候公司也没什么钱了,又走了两个人,眼看着公司要散伙,于是很多人来挖角最有潜力的敏雅……可让我感动的是,敏雅始终没放弃,几乎是咬着牙正常的来公司练习。这种情况下,我要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她们的坚持?于是,我就把自己的所有存款都拿了出来,又找到了惠利和亚荣,重新组队,重新出一个单曲,准备再搏一把!但是结果嘛……”

    结果自然是有扑街了,金钟铭心里很清楚,想想当时见到狗日子的情形就知道了,没有评分的打歌节目一结束,她们第一个跑出来,显然这说明当时她们是台上最没人气的一组。

    “于是……那个禹智海也退队了?”金钟铭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朴素珍这次终于开口了。“其实……智海退队还跟前辈你有关系……”

    “都说了,我不叫你姐姐,你也别叫我前辈,大家相互叫名字好了。”金钟铭干笑着挥了下手,他和朴素珍的这种情况是前后辈制度下的韩国演艺圈最尴尬和无奈的情形。“不过……这跟我有关系是怎么一回事?”

    “不怕金钟铭先生你笑话。”李钟石尴尬的应道。“你在后台跟她们打了次招呼,抵得上我们出十次单曲的人气!”

    金钟铭微微一怔,哪怕刚刚苏小娅提了一句他也真没多想,因为当时只是恰好遇到了一马当先的狗日子,然后心里一动……仅此而已。

    “托您这个最近不喜欢露面却震动了整个韩国大影帝的福气,这些天,孩子们受到了电视台的很多照顾,很多节目不用找门路就会主动邀请她们,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李钟石感慨的解释道。“所以,虽然只是露个脸、问下跟你那一次少见的交集,大家却依然很兴奋……要知道,我们之前半年所有的曝光率加一块都比不上那一周。这种情况下,大家自然希望能够抓住机会,把歌曲和知名度给带上去,可是……”

    “又是一次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金钟铭终于反应了过来。“眼瞅着前所未有的曝光率都没给事业带来起色,再加上今年三月份的大学面试……那个禹智海应该也通过了成均馆大学面试,算是人生有了底气,于是终于也想着放弃了?”

    “还是那句话。”李钟石认真的应道。“我不怪智海。因为,她们这么努力了大半年却一无所获,很大程度上要算在我们公司小、财务捉襟见肘的头上。所以,要怪也要怪我。实际上,不瞒您讲,深感愧疚的我下定决心来见金钟铭先生之前,已经把房子抵押出去了,希望能够再为孩子们出一个单曲!”

    朴素珍见了鬼一样看向了自家社长。

    “既然李社长已经下了这样的决心,还做出了这样破釜沉舟般的举动……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金钟铭面色如常的答道,同时伸手端起了桌上的咖啡杯子,轻轻的啜了一口。

    话说,就在楼上的会谈开始进入到实质阶段的时候,可就在同一时刻,三楼apink的专属练习室内,被金钟铭和李钟石盛赞的那两个笑眼女孩却像是朝韩离散家属会面那样正在抱头痛哭。

    “她们怎么了?”拎着一袋子,大概十来份坛子香蕉牛奶的南珠不解的朝身边的几个人问道。“我才出去几分钟而已。”

    “其实也没什么。”夏荣作为现场唯一一个比南珠要小的可怜虫,义不容辞的为姐姐解释了起来。“两个人都是笑眼,年龄又很近,性格又很像,所以马上就黏在一起了……”

    “这个我知道。”南珠无语的掂了掂袋子。“我只是去楼下食堂那里买了点饮料而已,你就说这两分钟生的事情好了。”

    “就是那位敏雅前辈突然鼻子一酸,说自己虽然很喜欢唱歌,可是出道这半年唱歌的却唱的很辛苦,然后眼泪就串成珠子了。”说着,夏荣伸手从袋子里掏出了一罐坛子牛奶,边开边继续描述道。“恩地欧尼刚开始还在劝她,但是说了几句以后她也说自己唱歌很辛苦,两人就抱头痛哭了……”

    “其实我也有同感。”放下手里的袋子以后南珠的语气也低沉了下来。“新人出道真的很累……前几天夏荣你不就是在排练广告曲的时候哭得跟小孩子一样吗?还说什么就是累的不想动……”

    “这事情就别说了。”夏荣红着脸瞥了眼旁边的惠利,在刚认识的人面前说这种事情还是很羞耻的。

    “初珑姐,其实这样蛮好的。”娜恩看了眼犯愁的初珑,忍不住附到对方耳边小声安慰了一下。“最起码,这几个人就会忘了刚才进来时咱们几个出的洋相了……”

    初珑先是茫然的看了娜恩一眼,然后立即变得眼神凶狠的点了点头。

    话说,一下午apink六人都在新来的芭蕾舞老师监督下练习劈叉和芭蕾舞基本动作……那简直是花样百出,丢人现眼。而当狗日子三个女孩在苏小娅的带领下进来时,apink其他五个人和老师一起正对着普美酱的猩猩式滑步旋转哄笑呢……

    不管怎么样了,好不容易把两个逗比劝开,九个女孩围成一圈席地而坐,开始分享起了坛子牛奶。

    而亚荣看了眼和恩地腻在一起的敏雅,又看了眼低头认真喝牛奶吃零食的自家忙内惠利,她终于忍不住对apink几人问了一句:“你们这里地方真大,整间练习室都是你们一个组合的吗?”

    初珑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心里有些谱的她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对方既然问了,事实又如此,几人只好一起摇了摇头。

    “我就说嘛……”亚荣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是和4minute还有kara那些前辈一起用的吧?”

    apink几人又一起摇了摇头,这下子亚荣就有些不明白了。

    “整个四层都是我们a-cube公司公用的。”初珑放下坛子牛奶,用她那特有的奶音解释道。“4minute智贤她们还有kara荷拉他们跟我们apink其实并不在一个楼层。”

    “是这样啊!”亚荣更加放心的点了点头,但是……马上她就愣住了,因为她立即反应了过来,所谓a-netk一个组合,换句话说,所谓的公司公用其实是apink独享,独享的还是一整层楼!

    “你们公司真是财大气粗。”方敏雅也反应了过来,她从恩地腿上爬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艳羡。

    “其实……只是这方面的资源过剩而已。”稍微靠谱点的娜恩赶紧解释道。“这栋大楼不是租下来的,而是我们金钟铭代表的私产,公司用起来是没有租金压力的……再加上对面的那栋旧楼,这就让大家平时在空间利用上显得比较奢侈。不过,听说过一阵子公司要大规模招收练习生,到时候应该就没这种空间过剩的事情生了。”

    “不知道社长跟金钟铭前辈谈的怎么样了……”亚荣终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似乎是在隔着这么多楼层感受到了亚荣的疑问,楼上金钟铭办公室里,主人和客人的谈判确实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

    “如你所言,和你一样,我对gir1sday这个组合抱有极大的信心,所以也希望李社长你看在我的坦诚上同样用坦诚的态度和价格来思考我提出的两个方案。”金钟铭认真的伸出了两根手指。“第一,接受我和cube总公司的入股,仿照a-cube的例子,成为cube的子公司,然后搬到这里来。这样的话,虽然你们依旧有着绝对的公司运营权,但是我们的控股比例必须要达到66以上,这样才能确保你们公司成为cube核心体系的一员。第二,我个人或者我绝对控股的这些个公司会寻求你们dreamtea的部分股权,4o不多,2o不少,看你个人意思,这是仿照李秉宪那个例子来的。这么做的话,毫无意问公司彻头彻尾都还是你的,我们只是纯粹的商业合作,而我作为股东自然也会帮你打开gir1sday的运营渠道,提供各式各样的帮助……选一个吧!”

    “毫无意问……是第二个。”挣扎了半天,其实来之前就明白自己是处于绝对劣势的李钟石终于还是咬着牙接受了其中一个方案。

    “李社长……很挣扎?”得到了答复的金钟铭笑了一下,但却仅仅是笑了一下就重新变得认真了起来。

    “我……”李钟石欲言又止。

    “我可以理解。”金钟铭伸手制止了对方的回复。“这笔生意在所有外人看来都是一笔正常的风险投资,小钱缓股权,然后看gir1sday能否起飞又能飞多高才能判定这笔生意是赚是赔。可是话说回来,那是别人的看法,对于你我而言……可都坚信gir1sday会起飞的。所以,我提出来的两个方案无论如何都是在打劫……只不过一个先杀人再抢钱,一个是先抢钱再杀人罢了……对不对?”

    “真的不是这样!”李钟石摇了摇头。“说到底……愿意相信孩子们会起飞终究只有你我和她们而已……我现在又山穷水尽,真要是房子也没了,还失败了,那我到时候连选择权都没有。更何况我也是做生意的人,韩国财阀明抢豪夺的事情还少了?金钟铭先生真的已经很仁义了。”

    “我其实还可以更仁义……”金钟铭轻轻瞥了对方一眼。“我可以一点股权都不要,也可以借你一笔无息贷款,还可以帮你搞定圈子里小公司遇到的一切麻烦……还可以帮你找到业内最好的团队为gir1sday量身打造一个属于她们自己的正式专辑,而且一分钱不要……甚至我还可以保质保量,保证gir1sday会凭这张专辑拿下属于她们的一位……这样,你就可以保全自己倾尽所有才打造出的公司和组合的一切了。”

    随着金钟铭的描述,李钟石的呼吸慢慢的变得粗了起来。

    “问题是……你敢干吗?”带着黑框眼镜的金钟铭朝着对方微微笑着,像极了一个人畜无害的仁义大侠。

    回到楼下,初珑的呼吸也由于某个信息变的粗了起来。

    “短的tara的成员来拜访金钟铭代表?”普美毫不客气的用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向了苏小娅。“而由于金钟铭代表要跟惠利她们社长谈正事,所以暂时放在我们这里?”

    “哎!”苏小娅忍憋着笑点了下头。“不行吗?我人都带来了!”

    说着,苏小娅拉开了滑动门,果然,一个明显是艺人装扮的短女性正尴尬的朝这边点头行礼:“诸位……我是93年出生的tara忙内刘花英,是来找金钟铭先生的……不知道诸位怎么称呼?”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