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43章好戏总在电影之外(下)

第143章好戏总在电影之外(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家不要做过度解读,配合国家税务机关的工作是每一个国民的义务。”面对采访,金钟铭面色如常,表情泰然。“况且,这次税务突击稽查的理由也很充分,我们公司这两年跟日本和中国的同行有着很多合作项目,这种跨国的资金往来最容易出现法律上的认知漏洞,检查厅和税务部门有所误解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这种突击性的稽查一般是在税务部门掌握了证据的前提下才会实施的……”

    “那就要去问带队的检察官先生了,反正他们只是告诉我跟中国那边的账目可能有问题,希望复核一下。”金钟铭摊摊手,面上还是让人看不出喜怒。“至于你说的证据……说实话我也挺好奇的,你们消息快,要是税务厅和检察官那里布了什么信息还请你们务必通知我一声。”

    镜头切换回到了演播厅,主持人尹道贤难道表情严肃的引导着话题:“就像金钟铭先生说的那样,跨国资金流动很容易引起税务稽查,从事娱乐业的公司从来都不缺乏相关的报道。可是,由于cube公司刚刚同时推出了三部批判韩国司法的话题电影,而今天上午,和熔炉法、熔炉防治法、釜林法的无阻力通过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国会中关于限制法官和检察官个人权利的提案也被否决。在这种敏感的时刻,司法系统以及和他们关系密切的税务部门突然稽查cube公司的资金流向问题,实在是很难不让人联想起政治报复和警告。而短短半天的时间,网络上还有媒体都已经陷入到了极为激烈的争执中。为此,我们深夜tv演艺临时更改了报道内容,还专门请来了数位专家。下面,请他们……”

    “关上吧!”朴大妈突然无力的挥了下手。

    “是。”大妈的办公室秘书金淇春一如既往的灵活和敏锐,那边主人话音还未落,这边电视机就被他关上了,然后人也瞬间消失到了隔壁的秘书室里。

    “我记得这个深夜tv演艺不是专门追明星八卦的吗?”罗卿媛乏力的揉了揉太阳穴。“怎么也会关注这些问题?”

    “现在是个媒体都在说这个事情,再加上sbs周三晚上就这一个适合讨论话题的节目,临时客串一把时事节目也正常。”旁边一个小眼睛黑瘦男人略显随意的接口道,他是朴大妈的亲信郑虎成。

    话说,随着文在寅的高调出山,选战已经实质性的开始了,所以,虽然因为被打的措手不及还没有成立对应的选举对策委员会,可这些亲朴派的核心亲信却都已经主动放弃公职聚拢了过来,郑虎成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是啊。”又一名高级幕僚安钟范也腆着胖胖的肚子开了口,这是一个典型的肥头大耳男人,跟郑虎成形成了鲜明对比。“实际上sbs也是没法子,周围所有媒体都在讨论会不会是检方的恶意报复,你要是不说估计就会被人视为检方的帮凶……这就是民意。”

    “照这么下去的话。”罗卿媛想了一下。“就算是检方有证据,估计扔出来也会被认为是伪造的。”

    “牺牲造就崇拜。”郑虎成拿下眼镜擦了一下。“说句不好听的,真要是这小子或者安圣基被检查厅的那群蠢货逮到监狱里去,哪怕证据确凿,但我保证,出狱就是圣人,转身就能选总统。”

    “金大中不就是这样选上的?”安钟范嘿嘿笑道。“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国民都是这么愚昧……实际上,cube指不定真的烂账一堆,逃了几个亿的税呢!”

    “好了!”朴大妈点了下桌子。“叫你们来是商量这件事的对策,不是让你们闲聊的!”

    “会不会又是一次片场大火?”一直沉默着的金武星突然开口了,他一说话分量还是极重的。“上次光州片场着火,尹壮贤坚持就是金钟铭自己放的火,说他买通了教会里的两个关键人物当内应,然后玩苦肉计。”

    “应该不是。”朴大妈耷拉着眼皮,回答的很快。“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去问了检查厅和国税厅内部的人士。他们告诉我,这次的事情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谁干的,但最少是有一个高等检事长和一个国税厅次官卷在里面。刚才金委员你也说了,苦肉计是需要买通内应的,金钟铭真要是有本事让一个高等检事长和国税厅次官为他做事,苦肉计也我认了!”

    “这倒也是。”金武星头疼的点点头。“可是……金滉植不是也主动过来解释了吗?说真的,我上觉得这不像是他搞出来的,那家伙没这么老糊涂!”

    “所以……这才是我叫诸位来的原因。”朴大妈环视了屋内众人一圈。“无论如何这件事情背后都有一些大能量的人物,大选已经开始了,不能置之不理!”

    “我先说个可能性。”郑虎成托着下巴当仁不让。“有没有可能是金滉植年纪大了,压不住司法系统内部的一些人了?再加上这次的事情让司法系统威信扫地,搞得他很是被动,于是有少壮派趁机自的搞了这么一出事?”

    “有道理。”安钟范连连点头。“这个角度完全说的通,他们一方面固然是想警告一下金钟铭,让他不要再乱拍电影,另一方面也可以让金滉植更加威信扫地……其实仔细想想,金滉植才是这件事里面最无奈的那个。民众那边、司法系统内部、包括我们在内的两党的核心都在盯着他,而且态度不一,所以无论事情往哪边展,总会有人会饶不了他的。”

    “很有道理。”金武星赞赏的看了一眼郑虎成和安钟范,同时心里却不免的些酸溜溜的,因为他很清楚,就是因为有这么多高级人才围绕在朴槿惠身边,那个女人才会强压自己一头成为党内最大派系的脑,然后试图去问鼎总统宝座的。

    “确实。”郑虎成也赞同安钟范的延伸解释。“事情都是这样,无论多么实力雄厚的政治人物,一旦来到了任期末端,什么矛盾都会集中爆。”

    不过,对于幕僚的偏题朴大妈还是有些无奈,她再次烦躁的点了点桌子做出提醒。还任期末端?她连党内初选都没过呢,说这个干吗?

    “对了……金钟铭怎么说?他跟委员长您联络过了吗?”看到自家老板不耐烦了,安钟范赶紧回到了正题上。

    “当然。”朴大妈这才说上了话。“他事当时就给这里打了电话,淇春接的……他先保证自己账目上干干净净,然而希望我为他做主……”

    “合情合理,自然而然。”郑虎成点了点头。“那么接着咱们的话题往下分析,抛开司法系统内讧的解释……从大选的角度来诠释这个问题,那就只有三个人,也只有这三个人有能量这么搞!”

    “刚刚宣布参选的文在寅、二月份突然跳出来接受了浦项制铁顾问职务的安哲秀……还有我们的李明博总统。”说出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安钟范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是不是少说了一个?”罗卿媛不解的问道。“郑梦准……”

    “不可能是他!”郑虎成冷笑一声。“罗议员忘了如今韩国司法系统的威势是从哪里来的吗?o2年世界杯以后,郑梦准就开始为o3年准备竞选金库了……结果怎么样?卢武铉上台以后大肆放权给检察官,让他们死死的盯住郑梦准。o4年的时候,郑梦准被逼到了绝路上,开始壁虎断尾,连着自杀了釜山市市长、坡州市市长、全罗南道知事、现代机械总裁……几乎损失了自己派系内部所有的顶级干将才活了下来……从那以后我就知道,这家伙再有钱也没资格入主青瓦台了。你说他这种家伙,有什么资格插手司法系统?”

    “没错,不会是郑梦准的。”金武星肯定的点点头。“可安哲秀……也还没正式露头啊?他目前的能量都在学界……这种事情还是差一点。”

    “咱们的李明博总统好像也不现实。”罗卿媛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看重的派系继承人是尔市市长吴世勋,可吴世勋现在被大家联手逼得要死要活的……公投马上就要开始了,总统不去想法子把吴世勋捞上岸,怎么还有其他心思玩这个?”

    “那事情就很明了了。”郑虎成突然间就下了结论。“还是文在寅!虽然这件事情也让国会内部的皿煮派大受打击,但仔细想想,现在国会里主要都是秋美爱的人……他这么干说不定也是有借机敲打秋美爱的意思。”

    朴槿惠微微一怔,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必然是他了!既然幕后黑手已经找到了,那我们现在讨论一下如何把局势抚平……”

    “先要明确态度,找出关键。”郑虎成还是回答的很快,似乎突然间就胸有成竹了。“最基本的一条,事情来到这一步,安抚民众也好,为大选争取民心也好,金京浩案件必须要翻过来,因为在民众眼里这个案件已经成为了司法强权的标志!”

    “话是没错。”罗卿媛为难的接口道。“可是国会总不能朝令夕改吧?”

    “没必要通过国会。”安钟范失笑道。“我的意思是……去跟焦头烂额的金滉植沟通,让他把之前金京浩案件的法官给扔出来当替罪羊,说他贪污受贿……然后以这个案件为个案进行翻案。甚至可以把这次的事情也推到这个倒霉蛋身上,说就是他用法官权限调动的检察官去查的cube……也可以借此给金钟铭还有民众一个交代。”

    “但是……金钟铭不是傻子,文在寅也不是。”罗卿媛还是有些不解。“民众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时间一长……”

    “是啊,这个法子治标不治本啊?”金武星也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开了口。“虽然看起来很圆满,各方各面都糊弄过去了,可是经不起推敲,任何一方不满咬着牙顶下去得话,我们都没辙……”

    “顶下去就顶下去。安钟范继续笑道。“这件事我们没指望能起太长时间作用,只要对付过去半个月……就成了!”

    金武星眼皮不由的跳了一下。

    “没错。”郑虎成跟着解释道。“我们吴世勋市长的午餐公投就要开始了。这几天从迹象上看,我现他似乎根本就没有胜算……那他为什么还要坚持公投,傻吗?”环视了一周后郑虎成才继续解释道。“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想明白……直到今天。我觉得吴市长不傻,实际上我们李明博总统那边的人个个都很聪明!大家想想,吴世勋市长现在最需要是什么?不是资历,不是时间,也不是市长这个位置,他现在最需要的其实是要在选战全面打响
极灵混沌决吧
前全身而退,避免成为众矢之的,避免被委员长和文在寅给打倒在地,然后永世不得翻身!毕竟,以他的年龄,只要安全,什么都有可能!所以……我大胆的猜他是在主动寻求公投失败或者流产!”

    罗卿媛眼皮也不由的跳了一下。

    “而失败了、流产之后他需不需要负责?他负责的话需不需要下台?他下台,尔市市长这个不比国务总理差的职务谁不想上?大家一争起来,谁还会管一个已经平反的案子?所以,把这几天对付过去就行了。”郑虎成给安钟范的方案附上了一个完美的兜底背景。

    “尔市市长啊……”罗卿媛最终还是忍不住恍惚了起来。

    “很有道理。”朴大妈突然一锤定音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民众总是不够理性的,也总是健忘的,虽然今天的事情引起了很多民众的反弹,但是如果能用一些表面的动作糊弄过去,新的风波到来以后大家恐怕也就忘了。至于如果公投失败……实咱们之前已经考虑过这种极端的结果,对此我也早有腹案……我的意思是,如果吴世勋走人了,卿媛你马上离开国会过来参选,我全力为你站台!”

    罗卿媛喜从天降,整个人连着喘了好几口粗气才缓了下来:“委员长的栽培,我感激不尽!”

    “不必如此。”朴大妈关键时刻又开始祭出了自己那句名言。“想要走得快,就一个人走,想要走的远,就要大家一起走,以后还要考卿媛你的扶持呢!”

    罗卿媛的感激不尽自然不用再多说,而此时,沉默了很久的金武星也笑着鼓起了掌:“诚如委员长所言……大选年开始了,大家无论如何要团结……”

    “金委员这么赤诚实在是让我放松了不少。”朴大妈也变的和气了不少。

    “那就这样吧!”鼓完掌的金武星忽的一下站了起来。“跟金滉植总理沟通的事情,金京浩案件单独翻案的事情,让检察官那边把这个闹剧停下来的事情,全都交给我吧!至于跟金钟铭沟通安抚的事情……既然他是委员长您夹带里的人,我就不掺和了……战决,先行告退。”

    “好走。”朴大妈看了对方一眼,却并未挽留。

    就这样,半个小时后,大概是十一点的样子,罗卿媛终于也千恩万谢的离开了,整间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朴大妈和她的两个心腹中的心腹了。

    “刚才咱们三个配合的有点生疏。”朴大妈阴沉着脸说道。“敌意太明显了。”

    “不过……得益于您的威势。”安钟范心情轻松的奉承道。“金武星还是屈服了……”

    “幸亏我在他那边插了钉子!”朴大妈心情立即好了不少,最起码生气的情绪已经浮到脸上了。“不然这次说不定就被他糊弄过去了!”

    “没那么严重,以您的政治智慧就算是一时失察,用不了一会就会反应过来的。”郑虎成笑眯眯的安慰道。“不是文在寅就是他嘛……而且再考虑到尔市市长的空位,他略有心动也就可以理解了。”

    朴大妈心情更好了……不过,低头不知道想到什么的她突然又有些面色不渝了起来。

    安钟范和郑虎成两人对视了一眼,然还是郑虎成率先开了口:“委员长……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朴大妈深呼了一口气。“我刚想到金钟铭,我原本是想过一阵敲打他一下的……这次的三部电影一起放再加上媒体的鼓吹,最后搞得我都成了他刷声望的垫脚石,而且这副样子明显是既想搭我的顺风船又不想贱一身水……”

    “这个……没必要吧?”郑虎成冷静的劝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半年之内谁都不敢整他的……更何况我们的事情很多很重,如果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话,那尔市市长的问题会成为下半年最重要的议题。”

    “我知道。”朴大妈点点头。“然后到了12年就要正式成立选举对策委员会了,那时候只要不影响选举,什么额外的事情都不能做……”

    “而且。”郑虎成严肃的接口道。“我看过财经分析,明年年中facebook很可能就会上市,这说明到时候他手里很可能会因为套现而出现一笔前所未有的巨额财富,不仅是现金,更因为钱在美国用起来极为方便和安全。到时候……就不是想着什么敲打不敲打的问题了,反过来我们还要把他当做一个真正的盟友来拉拢……”

    “这就是我想说的!”朴大妈再度叹了口气。“今年下半年很可能是我唯一能对他轻易进行敲打的时间空窗……可现在,因为金武星的一次不安分的举动,使我失去了对他进行控制的最后一次机会!”

    郑虎成和安钟范对视了一眼,纷纷有些不明所以。

    “而上一次,不瞒你们说。”朴大妈继续解释道。“当他还是个小角色的时候,也曾经驳过我的面子,我也曾经一度准备顺手给他一巴掌……但就是起了心思的时候,天安舰沉了!”

    郑虎成和安钟范目瞪口呆。

    “然后过了一阵,他又重新冒头了,还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物……这事你们也知道,可还没等到自己陷入什么漩涡里呢,他就主动贴上了我。”朴大妈还在继续讲着这个小角色给自己造成的无奈。“有人来投奔,还在釜山那边有很大的影响力,我自然也不好拒之门外。对不对?”

    郑虎成和安钟范若有所思了起来。

    “然后看着他在文艺圈子里突飞猛进,我又有了些警惕,可我刚刚暗地了打压了他一下,还没来的几给他派一些文艺方面上的工作让他亮明自己身上我的标签,他就立即启动了熔炉这部电影……”朴大妈忍不住摇了摇头。“当时宋康昊已经要拍辩护人了,这小子当面顶撞我不说,还强行收走了宋康昊……但是那一阵子你们也知道,近七八个月的时间,他除了拍熔炉就是在国外,唯一一次过年休假竟然还接受了咱们那位总统的最高文化勋章……再然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您的意思是这小子滑不溜秋?”安钟范歪着头试探性的问道。

    “不知道。”朴大妈摇了摇头。“我其实就是想问问你们的看法……反正对我而言,总觉的面对他的时候无从下手。个人关键时刻的硬气还有确实在电影上造诣不凡到也罢了,最让我头疼的是他的好运气!我可不觉得是他炸了天安舰,也不觉得这次金武星突然试探性的蹦跶是他挑起来的,他哪能猜出来吴世勋要跑路?”

    安钟范和郑虎成连连点头。

    “你们说……是不是真的有人天生有气运加身啊?”朴大妈突然问了一个让两位心腹目瞪口呆的问题。“我就觉得他是这样的人,而且越想越觉得如此。生意上财的事情就不说了,就说全韩国都一清二楚的那些电影上的事情,他从爱回家开始,每一部电影都很成功吧?他老师安圣基都是一部烂片一部好片对不对?”

    “好像还真是如此。”向来被称为朴槿惠谋主的郑虎成突然间脑子一激灵,竟然跟着点头了。

    话说,他本来想劝一劝自己的这位主公,少信萨满教招魂的那一出。就算是信,对外也要装作不信。更何况,郑虎成心里一清二楚,眼前的这位信奉的宗教其实就是典型的韩国式邪教,这种宗教韩国多如牛毛,具体来说就是打着基督的幌子,干着萨满教的行为,招魂、血祭、偶像崇拜、乱吃药物。可是,由于这位主公年少就失去了父母,确实需要心灵寄托,也对招魂这玩意特别迷信,所以,只要她不拿这个对外瞎扯扯,那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但是,此时此刻,向来精明强干信奉新教的郑虎成却突然有些信了对方的话,因为仔细回想起来,金钟铭的经历还真是如他对方所言的那样貌似有气运加身——他参与的电影,一开始的时候是电影本身非常出色,总是比他这个新人的档位高上那么一点点,这使得他能够借着电影往上爬;而成名以后,且不说那些特别成功的电影电视剧了,好不容易遇到实际上故事讲得不是特别溜的大叔,他本人却演技爆,使得电影成为了他的反衬;再往后,如今的熔炉,电影本身很乏善可陈,演的其实也不是很惊艳,可架不住话题性高啊,那些评论电影的人就没一个人敢说一句坏话的!

    再加上对方飞蹿升的财富,经营日渐稳固的人脉,还有朴槿惠亲口说的那些玄玄乎乎的时机……莫非这个年轻人真有大气运加身?!天降伟人汉江畔?!要不然如何解释这些东西?

    一时间,郑虎成竟然是想的呆住了。

    “咳!”安钟范也跟着愣了一会,但是他想的比较浅,马上就回过神来且想通了该如何利用朴大妈的这种心理。“委员长……您想过没有?”

    “什么?”朴大妈正在胸口上划着奇葩形状的十字架呢。

    “其实我也觉得这个年轻人要么像您说的那样大气运加身,要么八面玲珑且运气不错。”安钟范笑眯眯的解释道。“但是……您想啊,这样的人虽然几次跟对你违逆,可却始终坚定的站在了您这边没有下船,这岂不是说明,明年咱们大事可期啊?”

    朴大妈的呼吸瞬间粗了起来,然后她在环顾了四周一圈后突然拿起了眼前的手机,并哆嗦着拨通了一个号码,对方正是金钟铭。

    而走在三成洞路上的金钟铭也立即有些慎重的按了通话键:“优博噻优,朴委员长……您有什么吩咐?还是说税务稽查的事情有了眉目。”

    “后者已经解决了!”朴大妈惶急的应道,然后迫不及待的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吴世勋很可能要倒了你知道吗?”

    “我真不知道……不是要公投吗?”大半夜的,金钟铭竟然冒了一头汗,他还以为金武星把自己给供出去了呢。“委员长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很好,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要是你答的不对我倒是很让你好看。”

    金钟铭的汗更多了。

    “如果进行新的尔市长选举……你觉得是我推出的人选能赢还是文顾问那边推出的人选能赢?”

    金钟铭彻底茫然了起来:“说不对,就让我好看?”

    “没错!立即回答!”

    “我猜是……第三方获胜!”金钟铭想了一下,还是咬着牙把朴元淳和安哲秀这两个名字咽进了肚子里。

    “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