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42章好戏总在电影之外(中)

第142章好戏总在电影之外(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周三上午,在国会议事堂的走廊里,议员们三五成群,议论纷纷。

    话说,虽然整个国会里面都按装了摄像头,但是相比较于议事堂主会厅里面的24小时不停歇全方位直播,还是外面这里说话更随意一些。当然了,绝大多数党派之间的战术对策一般都还是在大佬们指定的地方指定好的,走廊……实在是显得有些随意和可笑。

    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一次大家只是在抱怨而已,又没有什么敏感的事情需要讨论,那躲在走廊骂几句人难道也不行?莫非还有谁闲的蛋疼收集这些监控当政治攻击武器吗?

    “你见过一整天就凑够一百万签名的请愿吗?”有人说话时明显有些怒气。“明明是事情本身引起的讨论太过于激烈,可是党内前辈却怪我这个提案执笔人太慢了……昨天宣布下周表决不是他们自己定下来的章程吗,现在被喷却怪我?”

    “小声点。”旁边有相熟的人安慰道。“谁叫你资历最浅呢,不拿你出气拿谁出气?不过也不用太憋屈,最高层的大佬又不是不知道问题在哪儿,你现在受了气他们会看在眼里的。”

    “看在眼里又如何?”虽然声音小了不少,但是这位提案执笔人语气中的不忿还是很明显的。“难道还能因为这个给我补偿?网上那些人说的对……好人这种东西只有大家都是穷瘪三的时候才有,等有了权在手,好人也变成王八蛋……”

    “这种话就不要说了。”又有其他人开口劝道。“何必呢?只有小孩子才想知道谁好谁坏,咱们这些大人只谈利益!我倒是觉得朝鲜日报那话说的挺实在的,熔炉那案子触碰底线是一回事,三个案子摞在一起让民众觉得司法系统再这么搞下去会威胁到他们自己身上,这又是一回事。这叫……威胁到了他们的切身利益……所以这波民意才会如此汹涌。”

    “算了,不说这个话题了。”之前那位和稀泥还在继续和他的泥。“反正过了今天上午,那些习惯性烧的家伙们就会安生下来了。昨天两边言人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案件重审,加强监管,教育福利法案也废掉……还想怎么样?”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突然又有声音从旁边传来。

    “怎么听彭议员这意思……事情还有反复?”

    “我也是听说而已,这不是大选年来了吗?”新加入的这位议员似乎是真知道什么内幕,语气显的很卖弄。“这种时候选择翻案的话,不翻釜林案件你们共同皿煮党不服气,不翻光州那个案件我们大国家党也不服气,大战开始,咱们两家都必须要做出坚决的态度……可是,金京浩那个案子可没人说一定要咬着牙翻过来啊?翻过来对谁有好处,这个案子有什么利害关系吗?”

    周围的人纷纷点头,且不提断箭这部电影里面的金京浩案件是四年前在尔生的,当事的法官、检查官、司法公务员都在原位上坐的好好的,官金滉植更是摇身一变,成了总理。选举在即,谁愿意轻易得罪这股强大的力量,或者说谁没点小辫子在他们手上?所以说强行翻案不是不行,但是要冒风险。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事情确实如这位彭姓议员所说的那样,这件案子并没掺和到两党之间的争端,跟大家是没有利害关系的。要是按照之前那位议员所说的大人只谈利益的说法,国会确实没必要为这件案子强出头的……因为划不来。

    “仔细想想的话……民众最关心的还是熔炉那个案子。”有人事后诸葛亮的开始剖析了起来。“釜林事件也有很强的政治意义,倒是金京浩不是今年已经刑满释放了吗?还闹什么?”

    “咱们在这里说没什么意义。”还是有明白人的。“还是要看几位党内大佬的意思……”

    “据说昨天金总理已经很恳切的和两边都谈过了。”这位彭议员果然有大料可爆。“现在你们秋美爱委员长和我们朴槿惠委员长正在楼上的女性休息室里一起协调立场……”

    “哦!”众人恍然大悟。

    “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朴槿惠果然正在跟秋美爱在一起,不过她眉眼里却有些犹豫和不安。“我问你两个问题……”

    “您说。”秋美爱很痛快的应道。

    “第一个,美爱你觉得现在的民意汹涌到什么程度?第二,你觉得我也好,文顾问也好,现在真得已经掌握了各自政党的全部力量吗?”

    “这两个还用问吗?”秋美爱摇了摇头。“对民众而言,就差直接上街了,打开网页、报纸,全都是讨论这些事情的,连之前sunny带出来的女权问题都没人说了,甚至免费午餐公投都要让一步风头。至于后一个问题嘛……每年不都是一直到正式选举辩论前各自阵营内部才会决出胜负吗?其实我懂前辈的意思,前辈是觉昨天我们两党有了公开的翻案承诺,再加上现在两边的上层缺乏对议员的绝对性控制,所以很可能会有大量议员在不记名投票里,依旧选择对金京浩的翻案提案投赞成票对不对?”

    “是啊。”朴槿惠皱了皱眉头。“而且人心如水,聚散如常,稍不留意就会失去人心。不瞒你说,我对金滉植总理的恳求其实是很犹豫的……我真没想到这波民意来的那么汹涌。”

    秋美爱再度摇了摇头:“这样不是正好吗?通过就过了,通不过就算了。”

    “也是。”朴槿惠低头轻笑道。“那就不说这个问题了……问美爱你一件别的事情。”

    “前辈请讲。”秋美爱微微眯起了眼睛。

    “中央日报昨天和今天连着吹捧钟铭……说那小子如何如何出色,又如何如何剧备电影人的独立特质,为了使辩护人和熔炉上映不惜跟强权宣战,而且能战而胜之……我怎么觉得说的有点过了?”

    “哪儿过了?”秋美爱一副不解其意的样子。“咱们今天在这里说,前辈你表侄的这个朋友确实了不起,整个国家的舆论、整个国会的动向全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中,甚至就连一国总理都被他逼得不得不向您低头,他才多大,这样夸哪里算是过分呢?”

    “是这样的。”朴槿惠笑着摇了摇头。“我倒不是觉得他这个晚辈本事不够大,而是中央日报,说实话,他之前好像因为电影的关系好跟中央日报相处的不是太好……你说这样的吹捧会不会有恶意在里面?”

    “要说这个的话……”秋美爱似乎早有准备。“朝鲜日报是怎么回事?这家报纸和您的这个晚辈好像关系一直很好的样子,为什么这次只谈电影和案件本身,而对电影背后如此辛苦和出色的电影人避而不谈呢?莫非是广告赞助给少了?”

    朴槿惠似笑非笑的把目光转向了天花板。

    “而且……东亚日报是怎么回事?”秋美爱继续追问道。“要说关系不好,这家报纸可是唯一跟您的这个晚辈公开闹过的大报纸,我记得是……那些年那部电影吧?可现在它的那个三堂会审的文章可是把三位演员捧到了天上,然后又把司法部和国会踩到了地上……”

    “东亚日报的动静不也是你们搞出来的吗?”朴槿惠终于受不了秋美爱的胡搅蛮缠了。“还跟中央日报一唱一和的。”

    秋美爱怔了一下,然后立即干笑了一声:“真不是我……”

    “那也是文在寅!”朴槿惠黑着脸应道。“就像你说的那样,不到辩论之前各方力量是不会合流的,指不定文顾问手上攥着这么一个大报却不愿意跟你们党内的其他人分享呢!”

    秋美爱这下子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个答案正是她内心所猜测的。其实她也觉得东亚日报的态度格外古怪,一方面跟皿煮派这边在大略上保持了一致,阵营问题毫无意问。另一方面,这家报纸最近的表现却还颇有一种杀敌一千自杀八百的感觉,因为它在格外的突出两派在国会的矛盾以及司法部的丑恶,颇有打倒一切强权的感觉……有点过了的感觉。所以,它的背后一定是一个有着强烈个人目的的大佬存在,而且跟国会还有司法机构全无牵扯。

    这样的话,在梁山养了好几年鸡的文在寅就实在是太显眼了。

    “算了……不说这个了。”秋美爱略显烦躁的站了起来。“还有半小时后开会,赶紧跟议员们沟通一下金京浩案件的事情吧。”

    朴槿惠摇摇头,也选择了适可而止,毕竟对以大选为目标的她而言,文在寅才是第一大敌,秋美爱虽然是自己在国会里的老对手,既然已经明确支持了文在寅,那如今反倒可以适当的放一放了。

    于是乎,掌控着韩国最高立法力量的两个女人不再多言,而是一起从这个女性休息室里走了出去,并亲自安排人手去传达对金京浩议案的态度……毕竟,这种私相授受的事情只能口口相传,真要是留下什么短信之类的指不定哪天就是个定时炸弹,而且时间又很急,也就由不得两位这么忙了。

    上午九点,纷纷扰扰中韩国国会终于开始了新一天的议案讨论。

    或许是为了不夜长梦多,第一个议案赫然就是尔几位议员针对金京浩案提出的关于限制法官自由裁量权、法庭上公职人员权力规范化的提案。这个提案要是通过了,且不提金京浩案件必然翻案,韩国司法系统的各级人员也将失去很多特权……

    而随着例行的宣读、解释、说明之后,心照不宣中,不记名投票正式开始了。

    “下面由我宣布本次法案投票详情。”本届国会议长,大国家党院内代表金武星面无表情的说着一些废话,其实投票结果的扇形图已经在头顶的屏幕上显示了出来,一目了然,可是,必要的程序正义还是要坚持的。“本届国会满员3oo名,因外交访问、委员会工程监督、个人健康、交通等问题请假人员为65人,今日实到235人,无违规离堂人员,且过23的法定表决人数要求,因此本次投票合法有效。下面请工作人员统计电子投票器内的结果并予以显示……好的,在场235票中,赞成票1o3,反对票112,弃权票2o,因此,法案不予通过!”

    几位大佬齐刷刷的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个赞成票数量有些吓人,过程有些惊险,但不管怎样,事情最终还是按照自己等人的安排来到了这个结果,也算是可以跟金滉植总理一个交代了。

    不过,那几位提出议案的议员自然不能就此罢休,哪怕他们自己恐怕都在上头的暗示下投了反对票,可是直播摄像头满场都是,这个时候必须要表明态度啊?不然民众会把你当二五仔的!于是乎,例行的国会全武行又开始了,不过这次大家干劲不是很足,只是在主席台附近跟几位之前讨论议案
棺门鬼事笔趣阁
时就站出来杯葛的司法系统出身议员推搡了一会,然后就在金武星面无表情的呵斥声中停了下来。

    “下一个议案。”闹剧结束,金武星有气无力的继续主持着国会。“关于金武星、罗卿媛等七名议员提出的国家安全法、法适用范围的解释条例,罗卿媛议员请做陈述。”

    想翻案,绝不可能直接下行政命令给司法机构,只能通过国会对法律作出极为细致和具有针对性的解释,这样才能让案件的翻身有法可依。辩护人中的釜林案也是如此,既然判刑的理由是法和国家安全法,那就让国会直接补充说明这两个法律的适用范围只限于危及到了国家安全的条件下才能适用就行了。

    剩下的事情,自然由实权人物直接对下层的司法机构下命令,让他们重新研究和学习新法案就是了。

    这就是所谓官字两个口,兵字两只手了。

    话说,看着罗卿媛这个朴槿惠的天字第一号亲信下属在那里为了皿煮慷慨陈词,秋美爱颇有一种荒唐的感觉:为釜林事件翻案是自己这些人的义务,可是却由对方这个韩国最大独裁者女儿的下属提了出来。还有接下去的关于熔炉的两个法案,明明是对方处心积虑为了给自己这边的心脏也就是光州来一个狠的,可最后提出这两个法案的却是自己这边的人。还有之前的金京浩案件,谁都知道那是司法不公,为他翻案才是两党共同的义务,可结果呢?

    为了维护住剩下的权势、为了选举、为了名声、为了糊弄公众,自己这些人到底把国会当成了什么?

    “委员长……委员长?”就在这时,旁边有人轻轻的捅了下秋美爱,她名义上的职位是国会里面环境什么的委员会的委员长。“投票开始了。”

    “哦。”秋美爱反应了过来,然后握住了电子投票器。

    不过,正当秋美爱准备按下绿色按钮赞成这个提案的时候,突然间一身冷汗却沿着她的脊背流了下来。原来,这个时候她才反应了过来,因为昨天金滉植的拜托,自己等党内魁都把心思都放到了否决第一个法案上面去了,更基础的且更必须的两个剩下的法案竟然都没来得及串联。这tm要是在不记名投票中闹了乌龙,把法案给否决了,那民众能把自己这些人给撕了!

    可是转念一想,秋美爱突然又想明白了一些,自己没来得及串联,对方肯定也没来得及。而且单就眼前的这个釜林法案而言,这个法案通不过,只会是对面的锅,下两个熔炉相关法案才是自己等人的问题。

    那样的话,自己是不是可以试探一下?不是说人心如水吗?

    一念至此,秋美爱抬头看了眼一分钟的投票限定时间,然后做了大胆的决定——她面不改色的按下了红色否决按钮。

    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想试试人心罢了。

    然而,结果让秋美爱这个身经百战的贞德感到有些茫然和恍惚,无他,一分钟后头顶大屏幕上即时的显示出了扇形的投票结果示意图,一大片铺天盖地的绿色,还有大概十几个代表弃权的灰色原点……然而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代表了反对票的红色原点只有一个!很显然,那就是自己的杰作。

    “委员长。”身边的亲信兴奋的低声祝贺道。“人心所至,大势所趋啊!”

    “没错!”秋美爱在恍惚中连连点头。“有些东西,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一时间的权势固然可以混淆视听,但是时间和历史会证明一切,人心也会还他们以公道的。”

    “……在场235票,217票赞成,1票反对,17票弃权,法案通过!”金武星喊出这话时有一种解脱的快感,对于从釜山起家的他而言,他比谁都清楚这件案子里人心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与其为了某些人的政治遗产而让整个党派为承担这些东西,不如咬着牙认下来!

    没人愿意为了一些可笑的东西背负上内心的负担,政客也是如此,更何况还是十几年的老包袱?

    “看来投反对票的这位不想冲到这里打架,那我们就赶紧下一项议案。”金武星心情轻松的继续宣读道。“共同民主的韩呈辉等十三名议员提出的性侵害防止修正案,请韩呈辉议员作为议案提出倡导者先进行法案本身条款的说明……”

    “我的修正案很简单。”韩呈辉这个昔日的光州市市长秘书以一个全新的身份站到了新的舞台上。“内容是这样的。先,性侵对象身患残障,又或者是不满13岁的幼童,那最重可处无期徒刑;其次,废除这两种情况的公诉期;最后,加害者如任职于社会福利机构或特殊教育单位可加重处罚。新法于下个月一号正式实施。”

    果然简单直接,三条修正案直接指向了熔炉案,或者干脆可以称之为熔炉法了。

    满场寂静,无人开口。

    金武星作为主持者继续按照流程主持了下去:“请陈述法案提起的理由。”

    “理由也很简单。”当惯了秘书的韩呈辉表现的却很有大佬范,说话的语气威严而不失凌厉。“前天在楼下的放映厅里我看到了熔炉这部电影。恕我直言,作为一名立法者我无法将它视为一部简单的艺术品,因为电影一开始的那句本电影由真实事件改编从头到尾在警示着我!所以我必须要做点什么!这就是这个法案提出的理由!”

    满场寂静,还是无人开口。

    金武星干咳了一声,准备继续,但是韩呈辉突然继续说了下去:

    “其实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在想,你韩呈辉是光州出身,你这个光州出身的政客在欺世盗名!因为你和光州的上下都关系密切!你或许会因为一部电影就想着把那群人渣绳之于法,因为他们确实很可恶、但是,你韩呈辉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就要和那群跟自己关系密切的光州厉害人物做切割呢?值得吗?”

    金武星目瞪口呆,台下各议席上议论纷纷,因为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可是我今天要告诉诸位。”站在言台上的韩呈辉严肃的说道。“我确实觉得跟光州的那群朋友做切割是一个很亏本的事情,甚至我都不在乎那群人渣到底该怎么样,或者都不在乎设立一个多么完美的法律来抑制他们……我在乎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孩子们现在在想什么?她们当时被性侵的时候又在想什么?案件宣布那些人被当庭释放的时候她们又在想什么?请不要觉得这个问题无聊,因为我觉得这个才是最关键的,因为作为一名失败的父亲,我始终都关心着我女儿她时时刻刻在想着什么?可问题在于……如果我连自己那个家境优渥因为她父亲而被人捧着的女儿都搞不懂的话,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想这些孩子的内心呢?我是没资格想的,你们也是……所以回到这个问题上,回到我们的职业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提出这个议案,来履行自己的职责,把那些人渣绳之于法!而你们要问为此和光州的旧友们生分的话值不值得,我告诉你们吧,我在审阅议案的时候没想这个问题。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比你们都幸运,因为这个议案是我提出来的……我内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定和充实,我可以仰着头告诉民众我不是个朝三暮四的政客!至于我在光州的朋友们,我想告诉他们,请尽快重审案件,让所有人恢复怼你们的信心!以上!”

    当韩呈辉走下来的时候,有人忍不住鼓起了掌,随即掌声连成一片,这在韩国国会里实在是少见。

    “不错。”秋美爱也忍不住对这个党内后辈的表现大加赞赏。

    “可……是不是有点情绪化了?还是说演技出色?”有亲信忍不住询问道。

    “既不是情绪化也不是演技出色。”秋美爱不以为意的答道。“而是说,这种情形下换谁上去恐怕都会像他这样演着演着就真假不分了。而我称赞的是他在真假不分的情绪中还能保持清醒的逻辑和语言。”

    “确实,虽然很动情,但并没有说出任何对光州那边有实质性伤害的东西。”

    秋美爱点点头,然后坐下去握住了自己的投票器,这一次她没做任何遮掩,直接就伸手按下了绿色的按钮,然后就盯着头顶的大显示器静静的等着一份钟后显示出来的投票情况。

    而结果也正如她所料,一分钟后,满屏幕亮起的都是绿色的圆形图标,似乎要铺满整个屏幕……不过,就在这时候一个显眼的红色斑点突然单独显现了出来,孤零零的趴在了屏幕的右下角,这跟上次投票的情形其实很像。不过,这次却没有任何灰色斑点,也就是没人投弃权票。

    秋美爱愣了一下,然后本能的看向了对面的朴槿惠。

    有些恍惚的朴槿惠茫然的迎上了对方的目光,然后两人面色上同时显现出了一丝恍然——原来如此,谁都想试试人心的力量。

    “我宣布……”金武星严肃的宣读了结果。“在场235票,234票赞成,1票反对,o票弃权,法案正式通过!”

    掌声四起,韩国国会里竟然一天之内出现两次掌声,简直神奇。

    事情还没完,还有一个被外界称之为熔炉预防法的教育福利法修正案要继续投票,但是结果恐怕已经毋庸置疑了。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连反对票都没有,只有几个恐怕是利益攸关的教育界人士无奈的选择了弃权。

    今天的事情似乎皆大欢喜。

    然而,中午的国会饭厅里,当秋美爱和朴槿惠面对面的说着一些什么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消息同时来到了两人面前。

    “税务厅在检察官的带领下突击检查了cube公司?”朴槿惠目瞪口呆。“什么时候的事情?”

    “刚刚……大概就是性侵害防止修正案表决的时候。”来报信的议员诺诺的应道。

    “金滉植老糊涂了吗?!”秋美爱起脾气来可比男人都厉害。“他还嫌自己那些徒子徒孙挖的坑不够大?”

    朴女士没说话,她其实看的很明白,秋美爱并不是在为自己的老前辈担忧,因为金滉植那群司法系统的人再怎么坑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可是今天带上金京浩法案的表决失败,半个国会恐怕都要被他们一起带进坑里……而对于自己而言,甭管怎么样,虽然有各种关于独立性上面的认知差异,但是在绝大部分人看来,甚至在她自己来看,金钟铭目前都是苗红根正的朴派,人家不知道给你的什么慈善基金会捐了多少钱,有拍出来了熔炉,你竟然任由金滉植报复他头上?这事要是算了,以后还有没有人给你朴槿惠出力?

    这可真是……金滉植老糊涂了!